•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恭敬经典

  我们研究佛法的人,对于安放经书的常识应该知道。譬如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无论是哪一部,我们应该看着这一切经典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看着这一切经典比任何珍宝更重要。《金刚经》上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所以经典是佛的法身所在处。

  佛经是法宝,为众生离苦的指南,应尊重恭敬,若有破损,应速修补,不可烧毁或丢弃。经典所在之处皆有龙天护佑。恭敬经典

卍新续藏第 21 册 No. 0389 弥勒下生经述赞

  No. 389

  佛说弥勒下生经述赞

  眼之中。欣净土即妙行不成。若冀天宫。恐胜因无就。净土虽无恶染。圣教自有参差。天宫虽有欲乐。道理定无疑。或欲尘境者。触事染而不染。耽欲乐者。是事不染而染。戒业缺。然福残薄。佛既应物机而现秽。凡亦契圣境而欣生。上圣上贤。皆为此业。下凡下位。何得越之。故行同者。皆应专率。习已穿凿。望允生因。自余状迹。具如别传。上来述第一天上利益已讫。

  佛说弥勒下生经者。

  述云。将讲此经。略有三门。一来意。二释名。三讲文。初来意有二。一为化下品众生故。弥勒生天。虽复利益上中品人。而下品人未得入圣之益故。二为显人间教道故。天上教导。虽先广显。而人间七相。教化众生。犹未唱故。以此二义故。以上生后辨下生。

  第二释名。略有三对。一能说所说对。佛说即能说也。弥勒等即所说也。二能受所受对。即弥勒名能受。下生名所受。三所诠能诠对。即弥勒下生名所诠。经名能诠。下生有三义。一初入胎之为名。二入住出胎总名。三人间之都言。虽有八相。而后七相。皆在人间。对天而言皆下生。故从狭至宽。分为三义。义亦无违。此即天报没已。还生人间。故名下生。广谈下圣化之事。故名下生经。下生之经。故依士释。

  闻如是(至)五百人俱者。

  述云。第三讲文之第二辨下人化益有二。初略辨下人化益众生。后广辨下人化益众生。下品之人。自有优劣。故有此略广之说。初有三分。初证信传经分。次问答广说分。后闻说喜行分。有三分之意。思之可解。此初也。有义此经亦有起说之序。从尔时阿难至即就坐。即发起说故。此解不然。无有余经对问佛答。名曰发起。而可为例故。所以然者。如来说法。不可一例。或各说法时。以放光动地。召众为缘。然后说经。或说余经。乃即率说。更无显相。此经同后。故无起说序也。于中有五句。中三同前。初闻如是者。前标所闻之法。故先如是。后曰我闻。今以多闻总持之用。表领如来所说之法。故曰闻如是。或华夷语。次第异故。随存一种。义亦无失。

  五百人者。如中阿含云。世尊。此五百比丘。几比丘得三明达。几比丘得俱解脱。几比丘得慧解脱。世尊告曰。舍利子。此五百比丘。九十比丘得三明达。九十比丘得俱解脱。余比丘得慧解脱。以此证知。三明俱解脱。义亦异也。

  尔时阿难(至)右膝着地者。

  述云。第二问答。广说有四。一阿难陈请。二如来许说。三                 宿习故。

  白世尊言(至)皆悉明了者。

  述曰。第二叹圣有二。初总叹。后别叹。此初也。事即指法。故总也。欲请弥勒当来化导之事。故须叹三达智。

  诸过去佛(至)皆悉知之者。

  述云。第二别叹有三。初叹过去智。次叹现在智。后叹未来智。初又有三。初能化。次化时。后化众。此初也。姓即种姓。毗婆尸佛出刹利种。姓拘利若。尸弃佛毗舍婆佛种姓亦尔。拘楼孙佛。出婆罗门种。姓迦叶。拘那含佛迦叶佛种亦同。字即廿年之名。名者初生之名。号即十号。弟子即声闻菩萨可解。声闻菩萨补翼世尊。故云翼从。翼者助也。成也毗婆尸佛三会说法。初十六万八千人。次十万人。后八万人。尸弃佛亦三会说。初十万人。次八万人。后七万人。毗舍婆佛二会说法。初七万人。次六万人。拘楼孙佛一会说法。有四万人。拘那含佛一会说法。有三万人。迦叶如来一会说法。有二万人。释迦示一会说。千二百五十人。经云多少。意在此也。广如长阿含第一。

  一劫百劫(至)皆悉观察者。

  述云。第二知化时也。如妇人无近。请佛经云。第一佛字唯卫。般涅槃曰已来九十一劫。第二佛字戒式佛。般涅槃曰已来三十一劫。第三佛字随叶佛。般涅槃曰亦卅一劫。是颰陀罗劫中。当有五百佛。第一者拘楼孙佛。般泥曰已来万岁。第二者拘那含牟尼佛。般泥曰已来万岁。第三者迦叶佛。般泥曰已来万岁。第四佛我字释迦文佛。有说。既言毗婆尸等三佛般涅槃已来。九十一及卅一劫故。即知余三佛般涅槃已来。并云万岁。谬也。不然。何者。以此释迦贤劫时。望前三佛般涅槃时。故云九十一劫及卅一劫。虽拘楼孙佛四万岁时出。拘那佛三万岁时出。迦叶佛二万岁时出。即次后佛。望即前佛。故云万岁。而非释迦时。望前三佛。皆万岁也。七佛姓字父母。道树弟一。双侍者弟子。广如彼。

  亦复智(至)人民姓字者。

  述云。此后化众也。准无延经。唯卫佛父字波潭刹利王。母字波头末。所治国名波头末。式佛父字阿轮刹利王。母字波罗越。所治国名阿留那末。随叶佛父字着波罗提刹利王。母字夜耶祇。所治国名阿濡墨拘楼孙佛父字阿耆达波罗门种。母字准耶阿耆达。所治国            辨城有三。初名体。次量。后庄严。此初也。今时虽未有。而未来当有。故云当有居中。王城周遍。护城人民所居名廓。成佛经云。翻头未。昔云有幢。今慧幢。言虽不同。其义无违。何者。长阿含经第五云。尔时圣王。建大宝幢。圆十六寻。上高千寻。杂色严饬。其幢有百孤。孤有百枝。宝缕织成。众宝间厕。于是圣王怀此幢。王以施沙门波罗门。国中贫者。准知城中有此幢。故云有幢。亦以此幢施沙门等。故云慧幢。虽有二义。而城似鸡头。故总名鸡头。有说。梵云翅头未。此反鸡头。此解不然。作佛经云。有地城名鸡头末故。

  东西十二(至)七由旬者。

  述云。此城量也。太成佛云。纵广一千二百由旬。高七由旬。与此云十二由旬相违者。兴衰别故。至下当解。即表轮王教导。令循十善。自地兼行故。十二由旬。法王必成七宝故。七由旬。又虽受胜报。而不出十二缘起故。十二由旬。不离七有七随眠。故七由旬。

  土地丰熟(至)御巷成行者。

  述云。此后城庄严。庄严虽多。略表三种。土地。人民。街巷。广如下解。

  尔时城中(至)尽之请和者。

  述云。第二龙王加好。成佛经云。有大力龙王。名曰多罗尸弃。今云水光。互举华夷。故不相违。

  是时鸡头城中(至)极为香净者。

  述云。第三鬼神除恶。成佛经云。有大夜叉神。名䟦陀婆罗赊塞伽。秦云善好。今云叶华。即善好之类也。梵云药叉。此云暴恶。又名勇猛。即是神名。通天鬼傍生。今云罗刹者。即可畏也。此即彼城药叉罗刹皆有。故随谈一种。互不相违。法即道理。教即言教行顺道理。不越圣言故。

  阿难当知(至)十万由旬者。

  述云。第二土地广美有二。初地水增减。后傍乘释疑。初又有三。初地增。次地水兼减。辨水独减。此初也。成佛经云。是时阎浮提地。长十千由旬。广八千由旬四大海水渐减少。三千由旬。长十千由旬。金光明经第六云。阎浮提地。纵广七千由旬。水减三千由旬之地。足本七千。故十千由旬。今此经云十万由旬。难可会释。有义遂机宜。故有此异。此解不然。应无乖文。而会释故。今作此解。弥勒初出时。四海水多减。而地多增故。十万由旬。渐久远时。海水还渐增。地遂狭短故。十千由旬。但瑜伽论委悉说故。六千五百由旬。更有违文。例之可会。

  诸山河石(至)皆悉消灭者。

  述云。第。

  □□□□(至)如镜清明者。

  述云。第二傍乘释疑。疑即有六。一广未必平疑。二平或无谷疑。三谷无人民疑。四人民乏珍疑。五宝无聚落疑。六村无树果疑。疑既有六。故决亦有六。一广必平正决。二平丰五谷决。三谷食兼人决。四人具珍宝决。五宝兴聚落决。六村枹甘果决。此初疑云。地虽十万由旬。未必平正。故云其地平正。如镜清明。理实于时亦有诸山。但对今时。故云平正。不尔。便违下文。大迦叶住此山故。问坏劫未有。弥勒已出。由何因缘。故无诸山。答依般涅槃。后诸比丘。经我般泥洹。后一百岁。吾诸弟子沙门听。聪明智慧。与我无异。千岁之后。三百岁之中。大乱灾矣。众患万变。切身亿灾。人民欲尽。时当有大水。高二十里。清诸名山。满十二年。乃去了。所在无复有山。其地平政。乐不可言。月光童子乃出世了。便以般若波罗蜜。教诸人民得道者。日有千百。生天不可数。其时人民。身长八尺。寿百八千岁。有时人民。多食自然。人民但念道。金宝不用。众圣侧塞。于世宫殿城廓。皆用七宝。法王治世。五十二年便去。自是之后。法遂渐。未罗云。于诸塔寺。取佛舍利。聚着一处。然后乃般泥洹。龙王当取舍利去。及佛十二部经。于海中供养之。是以后大法尽矣。后人当寿四十五十乃没。时人当寿五岁时。无有君王臣佐。尔时五岁。乃与今一岁等了。人欲尽时。大海通小。皆大涌沸。地剡浮提。当大平正。弥勒佛乃成之。

  举剡浮提(至)谷食丰贱者。

  述云。第二疑云。地虽平正。未必五谷成就。故作此解。

  人民炽盛者。

  述云。第三疑云。谷食虽成。未必有谷之人。故作此言。

  经多诸珍宝者。

  述云。第四疑云。虽人民兴。谷食丰熟。未必有诸珍宝。故作此释。

  鸡鸣相接者。

  述云。第五疑云。虽多珍宝。未必村落相近。故作此解。

  是时弊华(至)皆生其他者。

  述云。第六疑云。虽村落接。未必有树果甘美。故作此通。

  弥勒菩萨经述赞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