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72 大乘入楞伽经

大乘入楞伽经卷第五

  大周于阗国三藏法师实叉难陀奉 敕译无常品第三之余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愿为我说如来应正等觉自觉性,令我及诸菩萨摩诃萨而得善巧自悟悟他。”

  佛言:“大慧!如汝所问,当为汝说。”

  大慧言:“唯。世尊!如来、应供、正等觉,为作非作,为果为因,为相所相,为说所说,为觉所觉,如是等为异不异?”

  佛言:“大慧!如来、应、正等觉,非作非非作,非果非因,非相非所相,非说非所说,非觉非所觉。何以故?俱有过故。大慧!若如来是作则是无常,若是无常,一切作法应是如来,我及诸佛皆不忍可。若非作法则无体性,所修方便悉空无益,同于兔角、石女之子,非作因成故。若非因非果则非有非无,若非有非无则超过四句;言四句者,但随世间而有言说;若超过四句惟有言说,则如石女儿。大慧!石女儿者惟有言说不堕四句,以不堕故不可度量,诸有智者,应如是知如来所有一切句义。大慧!如我所说诸法无我,以诸法中无有我性故说无我,非是无有诸法自性;如来句义应知亦然。大慧!譬如牛无马性马无牛性,非无自性,一切诸法亦复如是,无有自相,而非有即有,非诸凡愚之所能知。何故不知?以分别故。一切法空,一切法无生,一切法无自性,悉亦如是。大慧!如来与蕴非异非不异,若不异者应是无常,五蕴诸法是所作故。若异者,如牛二角有异不异,互相似故不异,长短别故有异,如牛右角异左、左角异右,长短不同色相各别;然亦不异。如于蕴于界、处等,一切法亦如是。

  “大慧!如来者依解脱说,如来解脱非异非不异;若异者,如来便与色相相应,色相相应即是无常;若不异者,修行者见应无差别,然有差别故非不异。如是智与所知,非异非不异;若非异非不异,则非常非无常,非作非所作,非为非无为,非觉非所觉,非相非所相,非蕴非异蕴,非说非所说,非一非异,非俱非不俱,以是义故超一切量;超一切量故惟有言说,惟有言说故则无有生,无有生故则无有灭,无有灭故则如虚空。大慧!虚空非作非所作,非作非所作故远离攀缘,远离攀缘故出过一切诸戏论法,出过一切诸戏论法即是如来,如来即是正等觉体,正等觉者永离一切诸根境界。”

  尔时世尊重说颂曰:

 “出过诸根量,  非果亦非因;
  相及所相等,  如是悉皆离。
  蕴缘与正觉,  一异莫能见;
  既无有见者,  云何起分别?
  非作非非作,  非因非非因,
  非蕴非不蕴,  亦不离余物。
  非有一法体,  如彼分别见;
  亦复非是无,  诸法性如是。
  待有故成无,  待无故成有;
  无既不可取,  有亦不应说。
  不了我无我,  但著于语言;
  彼溺于二边,  自坏坏世间。
  若能见此法,  则离一切过;
  是名为正观,  不毁大导师。”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如佛经中分别摄取不生不灭,言此即是如来异名。世尊!愿为我说不生不灭此则无法,云何说是如来异名?如世尊说,一切诸法不生不灭,当知此则堕有无见。世尊!若法不生则不可取,无有少法,谁是如来?惟愿世尊为我宣说。”

  佛言:“谛听!当为汝说。大慧!我说如来非是无法,亦非摄取不生不灭,亦不待缘亦非无义。我说无生,即是如来意生法身别异之名,一切外道、声闻独觉、七地菩萨不了其义。大慧!譬如帝释地及虚空乃至手足,随一一物各有多名,非以名多而有多体,亦非无体。大慧!我亦如是,于此娑婆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诸凡愚人虽闻虽说,而不知是如来异名,其中或有知如来者,知无师者,知导师者,知胜导者,知普导者,知是佛者,知牛王者,知梵王者,知毗纽者,知自在者,知是胜者,知迦毗罗者,知真实边者,知无尽者,知瑞相者,知如风者,知如火者,知如俱毗罗者,知如月者,知如日者,知如王者,知如仙者,知戌迦者,知因陀罗者,知明星者,知大力者,知如水者,知无灭者,知无生者,知性空者,知真如者,知是谛者,知实性者,知实际者,知法界者,知涅槃者,知常住者,知平等者,知无二者,知无相者,知寂灭者,知具相者,知因缘者,知佛性者,知教导者,知解脱者,知道路者,知一切智者,知最胜者,知意成身者,如是等满足三阿僧祇百千名号,不增不减。于此及余诸世界中,有能知我如水中月不入不出,但诸凡愚心没二边不能解了,然亦尊重承事供养,而不善解名字句义,执着言教昧于真实,谓无生无灭是无体性,不知是佛差别名号;如因陀罗释揭罗等,以信言教昧于真实,于一切法如言取义,彼诸凡愚作如是言,义如言说义说无异。何以故?义无体故。是人不了言音自性,谓言即义无别义体。大慧!彼人愚痴,不知言说是生是灭、义不生灭。大慧!一切言说堕于文字,义则不堕,离有离无故,无生无体故。大慧!如来不说堕文字法,文字有无不可得故,惟除不堕于文字者。大慧!若人说法堕文字者,是虚诳说。何以故?诸法自性离文字故。是故,大慧!我经中说,我与诸佛及诸菩萨,不说一字不答一字。所以者何?一切诸法离文字故,非不随义而分别说。大慧!若不说者教法则断,教法断者则无声闻缘觉菩萨诸佛,若总无者谁说为谁?是故,大慧!菩萨摩诃萨应不著文字随宜说法。我及诸佛皆随众生烦恼解欲,种种不同而为开演,令知诸法自心所见无外境界,舍二分别转心意识,非为成立圣自证处。

  “大慧!菩萨摩诃萨应随于义莫依文字,依文字者堕于恶见,执着自宗而起言说,不能善了一切法相文辞章句,既自损坏亦坏于他,不能令人心得悟解。若能善知一切法相,文辞句义悉皆通达,则能令自身受无相乐,亦能令他安住大乘。若能令他安住大乘,则得一切诸佛声闻缘觉及诸菩萨之所摄受;若得诸佛声闻缘觉及诸菩萨之所摄受,则能摄受一切众生;若能摄受一切众生,则能摄受一切正法;若能摄受一切正法则不断佛种;若不断佛种则得胜妙处。大慧!菩萨摩诃萨生胜妙处,欲令众生安住大乘,以十自在力现众色像,随其所宜说真实法。真实法者,无异无别不来不去,一切戏论悉皆息灭。是故,大慧!善男子、善女人,不应如言执著于义。何以故?真实之法离文字故。

  “大慧!譬如有人以指指物,小儿观指不观于物;愚痴凡夫亦复如是,随言说指而生执着,乃至尽命终不能舍文字之指取第一义。大慧!譬如婴儿应食熟食,有人不解成熟方便,而食生者则发狂乱;不生不灭亦复如是,不方便修则为不善,是故宜应善修方便,莫随言说如观指端。大慧!实义者,微妙寂静是涅槃因,言说者,与妄想合流转生死。大慧!实义者从多闻得,多闻者谓善于义非善言说,善义者不随一切外道恶见,身自不随亦令他不随,是则名曰于义多闻,欲求义者应当亲近,与此相违著文字者宜速舍离。”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承佛威神,复白佛言:“世尊!如来演说不生不灭非为奇特。何以故?一切外道亦说作者不生不灭,世尊亦说虚空、涅槃及非数灭不生不灭;外道亦说作者因缘生于世间,世尊亦说无明爱业生诸世间,俱是因缘但名别耳;外物因缘亦复如是,是故佛说与外道说无有差别。外道说言,微尘胜妙自在生主等,如是九物不生不灭;世尊亦说一切诸法不生不灭,若有若无皆不可得。世尊!大种不坏,以其自相不生不灭,周流诸趣,不舍自性。世尊分别虽稍变异,一切无非外道已说,是故佛法同于外道。若有不同,愿佛为演,有何所以佛说为胜?若无别异外道即佛,以其亦说不生不灭故。世尊常说一世界中无有多佛,如向所说是则应有。”

  佛言:“大慧!我之所说不生不灭,不同外道不生不灭,不生无常论。何以故?外道所说,有实性相不生不变;我不如是堕有无品。我所说法,非有非无离生离灭。云何非无?如幻梦色种种见故;云何非有?色相自性非是有故,见不见故,取不取故。是故我说一切诸法非有非无。若觉惟是自心所见,住于自性分别不生,世间所作悉皆永息;分别者是凡愚事,非贤圣耳。大慧!妄心分别不实境界,如乾闼婆城、幻所作人。大慧!譬如小儿见乾闼婆城及以幻人商贾入出,迷心分别言有实事,凡愚所见,生与不生有为无为悉亦如是。如幻人生如幻人灭,幻人其实不生不灭,诸法亦尔离于生灭。大慧!凡夫虚妄起生灭见,非诸圣人。言虚妄者,不如法性起颠倒见,颠倒见者,执法有性不见寂灭,不见寂灭故,不能远离虚妄分别。是故大慧!无相见胜,非是相见。相是生因,若无有相则无分别,不生不灭则是涅槃。大慧!言涅槃者,见如实处舍离分别心心所法,获于如来内证圣智,我说此是寂灭涅槃。”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为除有生执,  成立无生义;
  我说无因论,  非愚所能了。
  一切法无生,  亦非是无法;
  如干城幻梦,  虽有而无因。
  空无生无性,  云何为我说?
  离诸和合缘,  智慧不能见。
  以是故我说,  空无生无性;
  一一缘和合,  虽现而非有。
  分析无和合,  非如外道见;
  如梦及垂发,  野马与干城。
  无因而妄现,  世事皆如是;
  折伏有因论,  申述无生旨。
  无生义若存,  法眼恒不灭;
  我说无因论,  外道咸惊怖。
  云何何所因?  复以何故生?
  于何处和合?  而作无因论。
  观察有为法,  非因非无因;
  彼生灭论者,  所见从是灭。
  为无故不生?  为待于众缘?
  为有名无义?  愿为我宣说。
  非无法不生,  亦非以待缘;
  非有物而名,  亦非名无义。
  一切诸外道,  声闻及缘觉;
  十住非所行,  此是无生相。
  远离诸因缘,  无有能作者;
  惟心所建立,  我说是无生。
  诸法非因生,  非无亦非有;
  能所分别离,  我说是无生。
  惟心无所见,  亦离于二性;
  如是转所依,  我说是无生。
  外物有非有,  其心无所取;
  一切见咸断,  此是无生相。
  空无性等句,  其义皆如是;
  非以空故空,  无生故说空。
  因缘共集会,  是故有生灭;
  分散于因缘,  生灭则无有。
  若离诸因缘,  则更无有法;
  一性及异性,  凡愚所分别。
  有无不生法,  俱非亦复然;
  惟除众缘会,  于中见起灭。
  随俗假言说,  因缘递钩琐;
  若离因缘琐,  生义不可得。
  我说惟钩琐,  生无故不生;
  离诸外道过,  非凡愚所了。
  若离缘钩琐,  别有生法者;
  是则无因论,  破坏钩琐义。
  如灯能照物,  钩琐现若然;
  此则离钩琐,  别有于诸法。
  无生则无性,  体相如虚空;
  离钩琐求法,  愚夫所分别。
  复有余无生,  众圣所得法;
  彼生无生者,  是则无生忍。
  一切诸世间,  无非是钩琐;
  若能如是解,  此人心得定。
  无明与爱业,  是则内钩琐;
  种子泥轮等,  如是名为外。
  若言有他法,  而从因缘生;
  离于钩琐义,  此则非教理。
  生法若非有,  彼为谁因缘;
  展转而相生,  此是因缘义。
  坚湿暖动等,  凡愚所分别;
  但缘无有法,  故说无自性。
  如医疗众病,  其论无差别;
  以病不同故,  方药种种殊。
  我为诸众生,  灭除烦恼病;
  知其根胜劣,  演说诸法门。
  非烦恼根异,  而有种种法;
  惟有一大乘,  清凉八支道。”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一切外道妄说无常,世尊亦言诸行无常是生灭法。未知此说是邪是正?所言无常复有几种?”

  佛言:“大慧!外道说有七种无常,非是我法。何等为七?谓:有说始起即舍是名无常,生已不生无常性故;有说形处变坏是名无常;有说色即无常;有说色之变异是名无常,一切诸法相续不断,能令变异自然归灭,犹如乳酪前后变异,虽不可见然在法中坏一切法;有说物无常;有说物无物无常;有说不生无常,遍住一切诸法之中。其中物无物无常者,谓能造所造其相灭坏,大种自性本来无起。不生无常者,谓常与无常有无等法,如是一切皆无有起,乃至分析至于微尘亦无所见,以不起故说名无生。此是不生无常相,若不了此则堕外道生无常义。有物无常义有物无常者,谓于非常非无常处,自生分别。其义云何?彼立无常,自不灭坏能坏诸法,若无无常坏一切法,法终不灭成于无有,如杖捶瓦石能坏于物而自不坏,此亦如是。大慧!现见无常与一切法,无有能作所作差别,云此是无常,此是所作无差别故,能作所作应俱是常,不见有因能令诸法成于无故。大慧!诸法坏灭实亦有因,但非凡愚之所能了。

  “大慧!异因不应生于异果,若能生者,一切异法应并相生,彼法此法能生所生应无有别。现见有别,云何异因生于异果?大慧!若无常性是有法者,应同所作自是无常,自无常故,所无常法皆应是常。大慧!若无常性住诸法中,应同诸法堕于三世,与过去色同时已灭,未来不生现在俱坏。一切外道计四大种体性不坏色者,即是大种差别大种造色,离异不异故,其自性亦不坏灭。大慧!三有之中能造所造,莫不皆是生住灭相,岂更别有无常之性,能生于物而不灭耶?始造即舍无常者,非大种互造大种,以各别故。非自相造,以无异故。非复共造,以乖离故。当知非是始造无常。形状坏无常者,此非能造及所造坏,但形状坏。其义云何?谓分析色乃至微尘,但灭形状长短等见,不灭能造所造色体。此见堕在数论之中。色即是无常者,谓此即是形状无常非大种性,若大种性亦无常者则无世事;无世事者,当知则堕卢迦耶见,以见一切法自相生惟有言说故。转变无常者,谓色体变非大种变,譬如以金作庄严具,严具有变而金无改,此亦如是。

  “大慧!如是等种种外道,虚妄分别见无常性,彼作是说,火不能烧诸火自相,但各分散,若能烧者,能造所造则皆断灭。大慧!我说诸法非常无常。何以故?不取外法故,三界唯心故,不说诸相故,大种性处种种差别不生不灭故,非能造所造故,能取所取二种体性一切皆从分别起故,如实而知二取性故,了达惟是自心现故,离外有无二种见故,离有无见则不分别能所造故。大慧!世间出世间及出世间上上诸法,惟是自心非常非无常,不能了达,堕于外道二边恶见。大慧!一切外道不能解了此三种法,依自分别而起言说着无常性。大慧!此三种法,所有语言分别境界,非诸凡愚之所能知。”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始造即便舍,  形状有转变;
  色物等无常,  外道妄分别。
  诸法无坏灭,  诸大自性住;
  外道种种见,  如是说无常。
  彼诸外道众,  皆说不生灭;
  诸大性自常,  谁是无常法。
  能取及所取,  一切惟是心;
  二种从心现,  无有我我所。
  梵天等诸法,  我说惟是心;
  若离于心者,  一切不可得。”

  大乘入楞伽经现证品第四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愿为我说一切声闻缘觉入灭次第相续相,令我及诸菩萨摩诃萨善知此已,于灭尽三昧乐心无所惑,不堕二乘及诸外道错乱之中。”

  佛言:“谛听!当为汝说。

  “大慧!菩萨摩诃萨至于六地,及声闻缘觉入于灭定,七地菩萨念念恒入,离一切法自性相故非诸二乘。二乘有作堕能所取,不得诸法无差别相,了善不善自相共相入于灭定,是故不能念念恒入。大慧!八地菩萨声闻缘觉,心、意、意识分别想灭,始从初地乃至六地,观察三界一切唯是心、意、意识自分别起,离我我所,不见外法种种诸相。凡愚不知,由无始来过恶薰习,于自心内变作能取所取之相而生执着。大慧!八地菩萨所得三昧,同诸声闻缘觉涅槃,以诸佛力所加持故,于三昧门不入涅槃。若不持者便不化度一切众生,不能满足如来之地,亦则断绝如来种性,是故诸佛为说如来不可思议诸大功德,令其究竟不入涅槃。声闻缘觉着三昧乐,是故于中生涅槃想。大慧!七地菩萨善能观察心、意、意识我我所执,生法无我,若生若灭自相共相,四无碍辩善巧决定,于三昧门而得自在,渐入诸地具菩提分法。大慧!我恐诸菩萨不善了知自相共相,不知诸地相续次第,堕于外道诸恶见中,故如是说。大慧!彼实无有若生若灭,诸地次第三界往来,一切皆是自心所见。而诸凡愚不能了知,以不知故,我及诸佛为如是说。

  “大慧!声闻缘觉至于菩萨第八地中,为三昧乐之所昏醉,未能善了惟心所见,自共相习缠覆其心,着二无我生涅槃觉,非寂灭慧。大慧!诸菩萨摩诃萨见于寂灭三昧乐门,即便忆念本愿大悲,具足修行十无尽句,是故不即入于涅槃,以入涅槃不生果故,离能所取故,了达惟心故,于一切法无分别故,不堕心意及以意识外法性相执着中故;然非不起佛法正因,随智慧行如是起故,得于如来自证地故。大慧!如人梦中方便度河,未度便觉,觉已思惟向之所见,为是真实?为是虚妄?复自念言:‘非实非妄,如是但是见闻觉知,曾所更事分别习气,离有无念意识梦中之所现耳。’大慧!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始从初地,而至七地,乃至增进入于第八得无分别,见一切法如幻梦等离能所取,见心心所广大力用,勤修佛法未证令证,离心、意、意识妄分别想获无生忍,此是菩萨所得涅槃,非灭坏也。大慧!第一义中无有次第亦无相续,远离一切境界分别,此则名为寂灭之法。”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诸住及佛地,  惟心无影像;
  此是去来今,  诸佛之所说。
  七地是有心,  八地无影像;
  此二地名住,  余则我所得。
  自证及清净,  此则是我地;
  摩醯最胜处,  色究竟庄严。
  譬如大火聚,  光焰炽然发;
  化现于三有,  悦意而清凉。
  或有现变化,  或有先时化;
  于彼说诸乘,  皆是如来地。
  十地则为初,  初则为八地;
  第九则为七,  第七复为八。
  第二为第三,  第四为第五;
  第三为第六,  无相有何次?”

  大乘入楞伽经如来常无常品第五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来、应、正等觉,为常为无常?”

  佛言:“大慧!如来、应、正等觉,非常非无常。何以故?俱有过故。云何有过?大慧!若如来常者,有能作过,一切外道说能作常;若无常者,有所作过,同于诸蕴为相所相,毕竟断灭而成无有,然佛如来实非断灭。大慧!一切所作如瓶衣等,皆是无常,是则如来有无常过,所修福智悉空无益。又诸作法应是如来,无异因故,是故如来非常非无常。复次,大慧!如来非常,若是常者,应如虚空不待因成。大慧!譬如虚空非常非无常。何以故?离常无常若一若异俱不俱等诸过失故。复次,大慧!如来非常,若是常者,则是不生,同于兔马鱼蛇等角。

  “复次,大慧!以别义故亦得言常。何以故?谓以现智证常法故,证智是常、如来亦常。大慧!诸佛如来所证法性,法住法位,如来出世若不出世常住不易,在于一切二乘外道所得法中,非是空无,然非凡愚之所能知。大慧!夫如来者,以清净慧内证法性而得其名,非以心、意、意识、蕴、界、处法妄习得名;一切三界皆从虚妄分别而生,如来不从妄分别生。大慧!若有于二有常无常,如来无二,证一切法无生相故,是故非常亦非无常。大慧!乃至少有言说分别生,即有常无常过,是故应除二分别觉勿令少在。”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远离常无常,  而现常无常;
  如是恒观佛,  不生于恶见。
  若常无常者,  所集皆无益;
  为除分别觉,  不说常无常。
  乃至有所立,  一切皆错乱;
  若见惟自心,  是则无违诤。”

  大乘入楞伽经刹那品第六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我说蕴、界、处生灭之相,若无有我,谁生谁灭?而诸凡夫依于生灭,不求尽苦不证涅槃。”

  佛言:“大慧!谛听!谛听!当为汝说。大慧!如来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儿变现诸趣离我我所,以不觉故,三缘和合而有果生。外道不知执为作者,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藏识,生于七识无明住地,譬如大海而有波浪,其体相续恒注不断,本性清净,离无常过、离于我论。其余七识意意识等念念生灭,妄想为因、境相为缘和合而生,不了色等自心所现,计著名相起苦乐受,名相缠缚,既从贪生复生于贪,若因及所缘,诸取根灭不相续生,自慧分别苦乐受者,或得灭定,或得四禅,或复善入诸谛解脱,便妄生于得解脱想,而实未舍未转如来藏中藏识之名。若无藏识,七识则灭。何以故?因彼及所缘而得生故。然非一切外道二乘诸修行者所知境界,以彼惟了人无我性,于蕴、界、处取于自相及共相故,若见如来藏五法自性诸法无我,随地次第而渐转灭,不为外道恶见所动,住不动地得于十种三昧乐门,为三昧力诸佛所持,观察不思议佛法及本愿力,不住实际及三昧乐获自证智,不与二乘诸外道共,得十圣种性道及意生智身离于诸行。是故,大慧!菩萨摩诃萨欲得胜法,应净如来藏藏识之名。大慧!若无如来藏名藏识者,则无生灭。然诸凡夫及以圣人悉有生灭,是故一切诸修行者,虽见内境界住现法乐,而不舍于勇猛精进。大慧!此如来藏藏识本性清净,客尘所染而为不净,一切二乘及诸外道,臆度起见不能现证,如来于此分明现见,如观掌中庵摩勒果。

  “大慧!我为胜鬘夫人及余深妙净智菩萨,说如来藏名藏识,与七识俱起,令诸声闻见法无我。大慧!为胜鬘夫人说佛境界,非是外道二乘境界。大慧!此如来藏藏识是佛境界,与汝等比净智菩萨随顺义者所行之处,非是一切执著文字外道二乘之所行处。是故汝及诸菩萨摩诃萨,于如来藏藏识当勤观察,莫但闻已便生足想。”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甚深如来藏,  而与七识俱;
  执着二种生,  了知则远离。
  无始习所熏,  如像现于心;
  若能如实观,  境相悉无有。
  如愚见指月,  观指不观月;
  计著文字者,  不见我真实。
  心如工伎儿,  意如和伎者;
  五识为伴侣,  妄想观伎众。”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愿为我说五法自性诸识无我差别之相。我及诸菩萨摩诃萨善知此已,渐修诸地具诸佛法,至于如来自证之位。”

  佛言:“谛听!当为汝说。大慧!五法自性诸识无我,所谓:名、相、分别、正智、如如。若修行者观察此法,入于如来自证境界,远离常断有无等见,得现法乐甚深三昧。大慧!凡愚不了五法自性诸识无我,于心所现见有外物而起分别,非诸圣人。”

  大慧白言:“云何不了而起分别?”

  佛言:“大慧!凡愚不知名是假立,心随流动见种种相,计我我所染著于色,覆障圣智起贪瞋痴,造作诸业如蚕作茧,妄想自缠堕于诸趣生死大海,如汲水轮循环不绝,不知诸法如幻如焰如水中月,自心所见妄分别起,离能所取及生住灭,谓从自在、时节、微尘、胜性而生,随名相流。大慧!此中相者,谓:眼识所见名之为色;耳、鼻、舌、身、意识得者,名之为声、香、味、触、法,如是等我说为相。分别者,施设众名显示诸相,谓以象马车步男女等名而显其相,此事如是决定不异,是名分别。正智者,谓观名相互为其客,识心不起不断不常,不堕外道二乘之地,是名正智。大慧!菩萨摩诃萨以其正智观察名相,非有非无远离损益二边恶见,名相及识本来不起,我说此法名为如如。

  “大慧!菩萨摩诃萨住如如已,得无照现境,升欢喜地离外道恶趣,入出世法法相淳熟,知一切法犹如幻等,证自圣智所行之法,离臆度见,如是次第乃至法云。至法云已,三昧诸力自在神通,开敷满足成于如来,成如来已为众生故,如水中月普现其身,随其欲乐而为说法。其身清净离心、意、识,被弘誓甲,具足成满十无尽愿,是名菩萨摩诃萨入于如如之所获得。”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为三性入五法中?为各有自相?”

  佛言:“大慧!三性、八识及二无我,悉入五法,其中名及相是妄计性;以依彼分别心心所法俱时而起,如日与光是缘起性;正智如如不可坏故,是圆成性。大慧!于自心所现生执着时,有八种分别起,此差别相皆是不实,惟妄计性。若能舍离二种我执,二无我智即得生长。大慧!声闻缘觉菩萨如来,自证圣智诸地位次,一切佛法悉皆摄入此五法中。复次大慧!五法者,所谓相、名、分别、如如、正智。此中相者,谓所见色等形状各别,是名为相。依彼诸相立瓶等名,此如是、此不异,是名为名。施设众名显示诸相心心所法,是名分别。彼名彼相毕竟无有,但是妄心展转分别,如是观察乃至觉灭,是名如如。大慧!真实决定究竟根本自性可得,是如如相。我及诸佛随顺证入,如其实相开示演说。若能于此随顺悟解,离断离常不生分别入自证处,出于外道二乘境界,是名正智。大慧!此五种法,三性、八识及二无我,一切佛法普皆摄尽。大慧!于此法中,汝应以自智善巧通达,亦劝他人令其通达,通达此已,心则决定不随他转。”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五法三自性,  及与八种识;
  二种无我法,  普摄于大乘。
  名相及分别,  二种自性摄;
  正智与如如,  是则圆成相。”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如经中说,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如恒河沙,此当云何?为如言而受?为别有义?”

  佛告大慧:“勿如言受。大慧!三世诸佛非如恒沙。何以故?如来最胜超诸世间,无与等者非喻所及,唯以少分为其喻耳。我以凡愚诸外道等,心恒执着常与无常,恶见增长生死轮回,令其厌离发胜悕望,言佛易成易可逢值;若言难遇如优昙华,彼便退怯不勤精进,是故我说如恒河沙。我复有时观受化者,说佛难值如优昙华。大慧!优昙钵华无有曾见现见当见,如来则有已见当见。大慧!如是譬喻非说自法。自法者,内证圣智所行境界,世间无等过诸譬喻,一切凡愚不能信受。大慧!真实如来超心、意、意识所见之相,不可于中而立譬喻。然亦有时而为建立,言恒河沙等无有相违。大慧!譬如恒沙,龟鱼象马之所践踏,不生分别恒净无垢;如来圣智如彼恒河,力通自在以为其沙,外道龟鱼竞来扰乱,而佛不起一念分别。何以故?如来本愿,以三昧乐普安众生,如恒河沙无有爱憎无分别故。大慧!譬如恒沙是地自性,劫尽烧时烧一切地,而彼地大不舍本性,恒与火大俱时生故,诸凡愚人谓地被烧,而实不烧,火所因故;如来法身亦复如是,如恒河沙终不坏灭。大慧!譬如恒沙无有限量;如来光明亦复如是,为欲成就无量众生,普照一切诸佛大会。大慧!譬如恒沙住沙自性,不更改变而作余物;如来亦尔,于世间中不生不灭,诸有生因悉已断故。大慧!譬如恒沙取不知减投不见增;诸佛亦尔,以方便智成熟众生无减无增。何以故?如来法身无有身故。大慧!以有身故而有灭坏,法身无身故无灭坏。大慧!譬如恒沙,虽苦压治欲求苏油终不可得;如来亦尔,虽为众生众苦所压,乃至蠢动未尽涅槃,欲令舍离于法界中,深心愿乐亦不可得。何以故?具足成就大悲心故。大慧!譬如恒沙随水而流非无水也;如来亦尔,所有说法莫不随顺涅槃之流,以是说言诸佛如来如恒河沙。大慧!如来说法不随于趣,趣是坏义,生死本际不可得知,既不可知云何说趣?大慧!趣义是断,凡愚莫知。”

  大慧菩萨复白佛言:“若生死本际不可知者,云何众生在生死中而得解脱?”

  佛言:“大慧!无始虚伪过习因灭,了知外境自心所现,分别转依名为解脱;非灭坏也,是故不得言无边际。大慧!无边际者,但是分别异名。大慧!离分别心无别众生,以智观察内外诸法,知与所知悉皆寂灭。大慧!一切诸法,唯是自心分别所见,不了知故分别心起,了心则灭。”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观察诸导师,  譬如恒河沙;
  非坏亦非趣,  是人能见佛。
  譬如恒河沙,  悉离一切过;
  而恒随顺流,  佛体亦如是。”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愿为我说一切诸法刹那坏相。何等诸法名有刹那?”

  佛言:“谛听!当为汝说。大慧!一切法者,所谓:善法不善法,有为法无为法,世间法出世间法,有漏法无漏法,有受法无受法。大慧!举要言之,五取蕴法以心、意、意识习气为因而得增长,凡愚于此而生分别,谓善不善。圣人现证三昧乐住,是则名为善无漏法。复次,大慧!善不善者,所谓八识。何等为八?谓如来藏名藏识,意及意识并五识身。大慧!彼五识身与意识俱,善不善相展转差别相续不断,无异体生生已即灭,不了于境自心所现,次第灭时别识生起,意识与彼五识共俱,取于种种差别形相,刹那不住,我说此等名刹那法。大慧!如来藏名藏识,所与意等诸习气俱是刹那法,无漏习气非刹那法,此非凡愚刹那论者之所能知。彼不能知一切诸法有是刹那非刹那故,彼计无为同诸法坏,堕于断见。大慧!五识身非流转,不受苦乐非涅槃因,如来藏受苦乐与因俱有生灭,四种习气之所迷覆,而诸凡愚分别熏心,不能了知起刹那见。大慧!如金金刚佛之舍利,是奇特性终不损坏;若得证法有刹那者,圣应非圣,而彼圣人未曾非圣,如金金刚虽经劫住称量不减。云何凡愚不解于我秘密之说,于一切法作刹那想?”

  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常说六波罗蜜,若得满足便成正觉。何等为六?云何满足?”

  佛言:“大慧!波罗蜜者,差别有三。所谓:世间、出世间、出世间上上。大慧!世间波罗蜜者,谓诸凡愚着我我所执取二边,求诸有身贪色等境,如是修行檀波罗蜜、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成就神通生于梵世。大慧!出世间波罗蜜者,谓声闻缘觉执着涅槃希求自乐,如是修习诸波罗蜜。大慧!出世间上上波罗蜜者,谓菩萨摩诃萨于自心二法,了知惟是分别所现,不起妄想不生执着,不取色相,为欲利乐一切众生,而恒修行檀波罗蜜;于诸境界不起分别,是则修行尸波罗蜜;即于不起分别之时,忍知能取所取自性,是则名为羼提波罗蜜;初中后夜勤修匪懈,随顺实解,不生分别,是则名为毗梨耶波罗蜜;不生分别,不起外道涅槃之见,是则名为禅波罗蜜;以智观察心无分别不堕二边,转净所依而不坏灭,获于圣智内证境界,是则名为般若波罗蜜。”

  尔时世尊重说颂曰:

 “愚分别有为,  空无常刹那,
  分别刹那义,  如河灯种子。
  一切法不生,  寂静无所作;
  诸事性皆离,  是我刹那义。
  生无间即灭,  不为凡愚说;
  无间相续法,  诸趣分别起。
  无明为其因,  心则从彼生;
  未能了色来,  中间何所住?
  无间相续灭,  而有别心起;
  不住于色时,  何所缘而生?
  若缘彼而起,  其因则虚妄;
  因妄体不成,  云何刹那灭?
  修行者正受,  金刚佛舍利;
  及以光音宫,  世间不坏事。
  如来圆满智,  及比丘证得;
  诸法性常住,  云何见刹那?
  干城幻等色,  何故非刹那?
  大种无实性,  云何说能造?”

  大乘入楞伽经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