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6 47.P0669 明觉禅师语录 (6卷)〖宋 惟盖竺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6127   【字体:

大正藏 No. 1996 明觉禅师语录

宋 惟盖竺编

6卷

明觉禅师语录卷第一

参学小师惟盖竺编

住苏州洞庭翠峰禅寺语

师在万寿。开堂日白槌了。师云。宗乘一唱三藏绝诠。祖令当行十方坐断。其有达士不避死生。贬上眉毛出众相见。问人天普集伫听雷音。学人上来。乞师垂示。师云。十万八千不是远。进云。恁么则大众沾恩也。师云。后五日看。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云。分明记取。进云。恁么则昔日智门今朝和尚。师云。有甚么交涉。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云。量才补职。学云。谢师方便。师云。自领出去。师乃云。一问一答。总未有事在。直饶乾坤大地草木丛林。尽为衲僧。异口同声各置百千问难。也不消长老。弹指一下。并乃高低普应前后无差。旷祖佛之妙灵。廓天人之幽迹。如是则何假觉城东际。五众咸居古佛庙前。此时参毕。

师在杭州灵隐。受疏了。众请升座。时有僧问。宝座先登于此日。请师一句震雷音。师云。徒劳侧耳。进云。恁么则一音普遍于沙界。大众无不尽咸闻。师云。忽有人问。尔作么生举。僧云。三十年后敢为流芳。师云。赚了也。师乃云。天下绝胜之觉场。灵隐导师之广座。暂借卑僧升陟。实愧非材。岂敢于五百员衲子前提唱佛祖抑扬古今炫耀见知耻他先作。假饶说得。天雨四华地分六震。于曹溪路上一点使用不著。何以行脚高士。有把定世界函盖乾坤底眼。谁敢错误丝毫。其知有者必共相悉。

师在灵隐。诸院尊宿。茶筵日。众请升座。僧问。禅侣尽临于座侧。未审师还说也无。师云。寰中天子塞外将军。进云。恁么则一震雷音满大唐也。师云。看取令行。师乃云。上士相见。一言半句如击石出火。瞥尔便过应非。即言定旨滞句迷源。从上宗乘合作么生议论。直得三世诸佛不能自宣。六代祖师全提不起。一大藏教诠注不及。所以棒头取证。喝下承当。意句交驰并同流浪。其有知方作者。相共证明。

师到苏州日。僧俗迎在万寿。众请上堂。问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和尚从何而得。师云。将谓是衲僧。学云。恁么则大众沾恩。学人礼谢也。师云。龙头蛇尾。问选佛场开。还许学人选也无。师云。切忌点额。学云。恁么则心空及第归也。师云。阶下汉。师乃云。如天普盖。似地普擎。有如是自在。具如是威德。谁不承恩。谁不景慕。过去诸圣。于无量劫勤苦受尽。所得秘要法门。今将普示大众。不用纤毫心力。各请一时验取。于此荐得。便能永出四流。高步三界。其或不知。刚是诸人讳却师初到院升座。僧问。杖锡已居于此日。请师一句定乾坤。师云。百杂碎。进云。恁么则海晏河清去也。师云。非公境界。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龙吟雾起虎啸风生。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山高海阔。进云。学人不会。师云。紧悄草鞋。师乃云。未来翠峰多人疑著。及乎亲到一境萧然。非同善财入楼阁之门。暂时敛念。莫比维摩掌中世界。别有清规。冀诸人饱足观光。以资欣慰。

上堂。问答罢。师乃云。释迦已灭弥勒未生。正当今日。佛法委在翠峰。放开捏聚总由者里。放开也七纵八横。是处填沟塞壑。捏聚也天下老和尚。尽在拄杖头。不消一札。

上堂。僧问。如何是实学底事。师云。针札不入。进云。乞师方便。师云。水到渠成。问如何是教外别传一句。师云。看看腊月尽。学云。恁么则流芳去也。师云。哑子吃苦瓜。问言迹之兴。异途之所由。生不犯锋铓。请师道。师云。谁家无白月清风。进云。还当也无。师云。土上加泥汉。师乃云。剑轮飞处日月沈辉。宝杖敲时乾坤失色。众魔从兹胆裂。千圣由是眼开。其如二听不圆。震迅雷而莫觉。孤根将败。霈春雨以非滋。致使凡圣岐分。悟迷派列。奔驰七趣。泊没四流重。业相缠。无有休日。尔诸禅德。觊善参详。如人上山。各自努力。

上堂。僧问。昭昭于心目之间。而相不可睹。晃晃在色尘之内。而理不可分。既于心目之间。为甚么不睹其相。师云。华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进云。恁么则云散家家月。师云。毗婆尸佛早留心。僧方礼拜。师以拄杖打一下云。不得放过。问猿抱子归青嶂后。鸟衔华落碧岩前。古人意旨如何。师云。夹山犹在。学云。和尚如何。师云。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僧却问。如何是翠峰境。师云。春至桃华亦满溪。僧礼拜。师云。山僧今日败阙。有人点捡得出。许他顶门上一只眼。便下座。

上堂。僧问。古人借问田中事。插锹叉手意如何。师云。人从陈州来。不得许州信。问古人道。有读书人到来。意旨如何。师云。且在门外立。学云。请师相见。师云。任是颜回亦不通。师乃云。立宾立主剜肉作疮。举古举今抛沙撒土。直下无事。正是无孔铁槌。别有机关。合入无间地狱。明眼衲子应须自看。

上堂。僧问。古人一喝不作一喝用。是否。师云是。僧便喝。师便棒。僧无语。师云。谑我。问古人道。有佛法处不得住。无佛法处急走过。意旨如何。师云。气急杀人。僧拟议。师云。甚么处去也。问只在目前。为甚么再三不睹。师云。截耳卧街。僧云恰是。师云。令我攒眉。问黑豆未生芽时如何。师云。喂驴喂马。进云。生后如何。师云。透水透沙。僧礼拜。师云。一似不斋来。问功巧诸技艺。尽现行此事。如何是此事。师云。诸方榜样进云。莫便是学人会处也无。师云。有头无尾汉。师乃云。过去诸如来。斯门已成就。放过一著。现在诸菩萨。今各入圆明。两重公案。未来修学人。总被翠峰穿却鼻孔。

上堂云。智者聊闻猛提取。莫待须臾失却头。问丹霄独步时如何。师云。脚下踏索。进云。天下横行去也。师云。徐六担板问学人乍入丛林。诸事不会。未审师还拯济也无。师云。苏州纸贵。进云。和尚岂无方便。师云。脑后拔榍。师云。炉鞴之所固无钝铁。良医之门谁是病夫。向后鼻孔辽天。莫辜负人好。

上堂云。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便下座。

上堂。才有僧出礼拜。师云。大众。一时记取者僧话头。便下座。

上堂。大众云集。以拄杖抛下云。棒头有眼明如日。要识真金火里看。

上堂云。从天降下从地涌出。南北东西一棚俊鹘。顾杼停机苦屈苦屈。

上堂云。古人道。譬如掷剑挥空。莫论及之不及。斯乃空轮绝迹。剑刃非亏。好诸禅德。若能如是。心心无知。即是踞妙峰孤顶。非但善财七日不逢。设使文殊百劫亲来。也摸[打-丁+索]不著。

上堂。有僧出礼拜了方伸问。师云。啼得血流无用处。便下座。

上堂云。藏峰剑客便请施呈。有僧方出来。师云。什么处去也。便下座。

上堂云。语渐也返常合道。且任诸人点头。论顿也不留朕迹。衲僧又奚为开口。师以拄杖一划云。上无冲天之计。下无入地之谋。蔡州千个万个。打破只在须臾。

上堂问答罢乃云。映眼时若千日。万像不能逃影质。凡夫只是未曾观。何得自轻而退屈。师拈起拄杖云。把定世界不漏丝发。还观得也无。所以云门大师道。直得乾坤大地无纤毫过患分。只是转句不见一色。犹为半提。直得如此。更须知有全提时节。诸上座。翠峰若也全提。尽大地人。并须结舌。放一线道。转见不堪。以拄杖一时趁下。

上堂。僧问。如何是翠峰境。师云。有眼底见。学云。如何是境中人。师云。贪观白浪失却手桡。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云。客来须看。进云。恁么则学人得见也。师云。三十年后。问如何是第一义。师云。道士倒骑牛。学云。乞师再垂方便。师云。无孔铁槌。问道远乎哉。师云。青山夹乱流。学云。恁么则得闻于未闻去也。师云。千里万里。师乃云。大众前共相酬唱。也须是个汉始得。若未有奔流度刃底眼。不劳拈出。所以道。如大火聚。近著则燎却面门。亦如按太阿宝剑。冲前则丧身失命。师乃颂云。太阿横按祖堂寒。千里应须息万端。莫待冷光轻闪烁。复云看看。便下座。

拈古

举。米胡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药山。米云。药山近日如何。僧云。大似顽石一般。米云。得恁么郑重。僧云。也无提拨处。米云。非但药山。米胡亦恁么。僧近前顾视而立。米云。看看顽石动也。其僧便出。师拈云。米胡也纵夺可观。争奈死而不吊。

举。罽宾国王仗剑。诣师子尊者所乃问。师得蕴空否。尊者云。已得。王曰。可施我头。尊者曰。身非我有。岂况于头。王遂斩之。白乳高丈余。王臂自落。师拈云。作家君王天然有在。

举。镜清于僧堂前。自击钟子云。玄沙道底玄沙道底。时有僧出来云。玄沙道什么。镜清作一圆相。僧云。若不久参。争知恁么。清云。还我草鞋钱来。师拈云。洎被打破蔡州。

举。宝公云。终日拈香择火。不知身是道场。玄沙云。终日拈香择火。不知真个道场。师拈云。一对无孔铁槌。

举。五通仙人问佛云。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佛召五通仙人。仙人应喏。佛云。那一通尔问我。师云。老胡元不知有那一通。却因邪打正。

举。思和尚令石头送书去让和尚处云。回日与子个鈯斧子住山去。石头才到让和尚处便问。不慕诸圣不重己灵时如何。让云。子问太高生。何不向下问将来。石头云。乍可永劫沉沦。不求诸圣解脱。便归。思和尚问。书达否。石头云。书亦不达。信亦不通。去日蒙和尚许鈯斧子。便请。思垂下一足。石头便礼拜。师拈云。石头洎担板过却。又云。大小让师。不解据令。

举。长髭到石头处。头问。什么处来。髭云。岭南来。石头云。大庾岭头一铺功德。还成就也未。髭云。成就久矣。只欠点眼。石头云。莫要点眼么。髭云。便请。石头垂下一足。髭便礼拜。石头云。见什么道理便礼拜。髭云。如红炉上一点雪。石头便休。师拈云。无眼功德。有什么点处。德山和尚到龙潭问。久响龙潭。及乎到来。潭又不见。龙又不现。龙潭云。子亲到龙潭。德山便休去。师拈云。将错就错。又云。大小德山。

师一日因事举。往日有老宿。一夏不为师僧说话。有僧自叹云。我只恁么空过一夏。不望和尚说佛法。得闻正因两字也得。老宿聊闻云。阇黎莫[言*斯]速。若论正因。一字也无。恁么道了扣齿云。适来无端恁么道。邻壁有老宿闻云。好一釜羹。被两颗鼠粪污却。师拈云。谁家锅釜。无一两颗。

观和尚见新到来。观作面引次示之。其僧便去。观晚间问第一座。今日新到在什么处。第一座云。当时去也。观云。是即是只得一橛。师拈云。老观大似失钱遭罪。

举。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据坐。外道礼拜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外道去后。阿难问佛。外道有何所证而言得入。佛云。如世良马见鞭影而行。师拈云。邪正不分。过犹鞭影。

傅大士云。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起坐镇相随。如身影相似。要识佛去处。只者语声是。玄沙云。大小傅大士。只认得个昭昭灵灵。师拈云。玄沙也是打草蛇惊。

宝公令人传语思大和尚。何不下山教化众生。目视云汉作什么。思大云。三世诸佛被我一口吞尽。何处更有众生可度。师拈云。有什么屎臭气。

赵州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语言是拣择是明白。老僧不在明白里。是尔作么生护惜。时有僧问云。既不在明白里。护惜个什么。州云。我亦不知。僧云。和尚既不知。为什么道不在明白里。州云。问事即得。师拈云。赵州到退三千。

南泉示众云。三十年来。牧一头水牯牛。欲拟东边放。不免侵他国王水草。欲拟西边放。不免侵他国王水草。不如随分纳些子。免被官主劳挠。长庆云。尔道南泉前头为人。后头为人。云门云。且道牛内纳牛外纳。直饶道得纳处分明。我更问你。牛在甚处。师拈云。一时穿却。

邓隐峰在襄州破威仪堂。只著衬衣于砧槌边举槌云。道得即不打。于时大众默然。隐峰便打一下。师拈云。果然果然。

僧问玄沙。大耳三藏第三度为什么不见国师。玄沙云。尔道前来两度还见么。师拈云。败也败也。

室中举古

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云。河北。睦州云。河北有个赵州和尚。曾到么。僧云。某甲近离彼中。睦州云。赵州有何言教示徒。僧云。每见新到便问。曾到此间来么。云曾到。赵州云。吃茶去。忽云不曾到。赵州亦云。吃茶去。睦州云。惭愧。却问僧。赵州意作么生。僧云。只是一期方便。睦云。苦哉赵州。被尔将一杓屎泼了也。便打。睦州却问沙弥。尔作么生。沙弥便礼拜。睦州亦打。其僧往沙弥处问。适来和尚打尔作什么。沙弥云。若不是我。和尚不打某甲。师云。者僧克由叵耐。将一杓屎。泼他二员古佛诸上座。若能辩得。非唯赵睦二州雪屈。亦乃翠峰与天下老宿无过。若道不得。到处泼人卒未了在。

举。僧问长庆。如何是正法眼。庆云。有愿不撒沙。保福云。不可更撒也。师云。夫宗师决定以本分相见。不敢撒沙。且那个是诸人正眼。不受人瞒底汉出来。对众道看。共相知委。若道不得。翠峰一一与尔点过。开眼也著合眼也著。

举。黄檗有六人新到。五人作礼。其中一人提起坐具作一圆相。檗云。我闻有一猎犬甚恶。僧云。寻云羊声来。檗云。羚羊无声到汝寻。僧云。寻羚羊迹来。檗云。羚羊无迹到汝寻。僧云。寻羚羊踪来。檗云。羚羊无踪到汝寻。僧云。恁么则死羚羊也。黄檗便休。到来日上堂云。猎犬在甚处。僧便出来。檗云。昨日公案未了。老僧休去。尔作么生。僧无语。檗云。将谓是本分衲子。元来是义学沙门。以拄杖打出。师云。只如声响踪迹既无。猎犬向甚处寻逐。莫是绝声响踪迹。见黄檗么。诸禅德。要明陷虎之机。也须是本分衲子。

举。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良久。外道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师云。诸禅德。迷云既开决定见佛。还许他同参也无。若共相委知。则天下宗师并为外道伴侣。如各非印证。则东土衲僧不如西天外道。

举。龙牙和尚问翠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翠微云。与我过禅板来。牙取禅板。与翠微。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意。后又问临际。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际云。与我过蒲团来。牙取蒲团与临际。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无祖师意。师云。临际翠微。只解放不解收。我当时若作龙牙。待伊索蒲团禅板。拈得劈胸便掷。

举。椑树问定山。不落数量。请师道。定山提起数珠云。是落不落。树云。圆珠三窍人人有请师圆前话。山便打。椑树便去。定山云。三十年后槌胸大哭去在。椑树果后开堂示众道。三十年前。被定山老子瞒我一上。不同小小。师云。定山用即用。争柰险。椑树知即知。要且未曾具择法眼。试请辩看。

举。雪峰问投子。一槌便成时如何。投子云。不是性[怤-寸+喿]汉。峰云。不假一槌时如何。投子云。者漆桶。师云。然则一期折挫雪峰。且投子是作家炉韛。我当时若作雪峰。待投子道不是性[怤-寸+喿]汉。只向伊道。钳槌在我手里。诸上座。合与投子著得个什么语。若能道得。便乃性[怤-寸+喿]平生光扬宗眼。若也颟顸。顶上一槌莫言不道。

举赵州问僧。曾看法华经么。僧云看来。州云。衲衣在空闲。假名阿练若。诳惑世间人。尔作么生会。其僧拟礼拜。州云。尔披衲衣来么。僧云披来。州云。莫惑我。僧云。如何得不惑去。州云。莫取我语。师云。大小赵州。龙头蛇尾。诸人若能辩得。便乃识破赵州。如或不明。个个高拥衲衣。莫惑翠峰好。

举。长髭问僧。甚处来。僧云。九华控石庵。髭云。庵主是什么人。僧云。马祖下尊宿。髭云。名什么。僧云。不委他法号。髭云。他不委尔不委。僧云。尊宿眼在甚处。髭云。若是庵主亲来。今日也须吃棒。僧云。赖遇和尚放过某甲。髭云。百年后讨个师僧也难得。师云。是则二俱作家。要且只解收虎尾。不能据虎头。若使德山令行。并须瓦解。

举。保福示众云。此事如击石火闪电光。构得构不得。未免丧身失命。僧便问。未审构得底人。还免丧身失命也无。保福云。适来且致。阇黎还构得么。僧云。若构不得。未免大众笑。保福云。作家作家。僧云。是什么心行。福云。一杓屎拦面泼不知臭。师云。诸上座。保福有生擒虎兕底爪牙。者僧也不易相敌。虽然如此。要且放过保福一著。只如翠峰与大众。还许诸方捡责也无。若免不得。平地上死人无数。其中有得活底么。师拈起拄杖云。来也来也。

举。归宗锄草次。见一条蛇。以锄斩之。僧见便问。久响归宗。元来是个粗行沙门。宗云。尔粗我粗。后雪峰问德山。古人斩蛇意旨如何。德山便打。雪峰便走。德山召云。布衲。雪峰回首。德山云。他后悟去。方知老汉彻底老婆心。师云。归宗只解慎初。不能护末。德山。颇能据令。且未明斩蛇。师召大众云。看翠峰今日斩三五条以拄杖一时打下。

勘辩

问僧甚处来。僧云。和尚问谁。师云。我问尔。僧云。何不领话。师云。翠峰今日败阙。

宝华侍者来看师。师问。宝华多少众。侍者云。不劳和尚如此。师云。我好好问。尔勃趒作什么。侍者云。不得放过。师云。真师子儿。吃茶了。师把住云。适来得恁么无礼。侍者拟议。被师一掌云。归去分明。举似宝华。

有数人新到至。师云。新到那。僧云是。师云。参堂去。僧便去。师复唤来来。其僧却回。师云。洞庭难得师僧。与尔一碗茶吃。

问僧。甚处受业。僧云天章。师云。将得兰亭记来么。僧云。争敢呈似和尚。师云。草本不劳拈出。

五人新到。师云。洞庭绝顶无行路。不假梯航速道看。僧云。特来礼拜和尚。师云。湛水停舟徒夸运济。僧无语。师云。过者边来。其僧齐过。师云。将头不猛误累三军。参堂去。

问僧。名什么。云义怀。师云。何不名怀义。僧云。当时致得。师云。谁与汝安著。僧云。某甲受戒来十年也。师云。行脚费却多少草鞋。僧云。和尚莫瞒人好。师云。我也没量罪过。尔作么生。僧无语。师云。脱空谩语汉。便打。

问新到。近离甚处。僧云兴教。师云。达磨一宗扫土而尽。僧无语。师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复问僧。阇黎名什么。僧云宗雅。师云。雅即不问。作么生是宗。僧无对。师云。且限三日。其僧频来下语。师皆不诺。僧却问。某甲见处只恁么。和尚作么生。师云。尔何不问我。僧方拟问。被师连打数下。

问新到。发足甚处。僧拍掌一下。师云。两重公案。僧云恰是。师便喝。僧无语。师云。还我一拍来。僧拟议。师云。瞎汉参堂去。

六人新到。师问。参头。夫为上将。须是七事随身。两刃交锋作么生。僧云。久响翠峰有此一著。师云。一著放过。还我草鞋钱来。僧喝。师便棒。僧约住拄杖与师一拍。师云。未到翠峰。与尔二十棒了也。僧无语。师云。且在一边。却问第二副将。作么生。僧茫然。师云。一状领过吃茶了。师把住参头云。适来公案。者里即恁么。堂中作么生举。僧拟议。师打一坐具推出。

雪峰和尚塔铭并序

夫从缘有者。始终而成坏。非从缘得者。历劫而常坚。坚之则在。坏之则捐。虽然离散未至。何妨预置者哉。所以叠石结室翦木合函。般土积石为龛。诸事已备。头南脚北。横山而卧。惟愿至时同道者。莫违我意。知心者不易我志。深嘱载嘱。幸勉励焉。纵饶他日邪造显扬。岂如当今正眼密弘。善思之审思之 师注兄弟添十字(云国无二君。又云知么)同心著一仪(云风行草偃。又云。直与)土主曰松山(云四顾匪绝。又云看)卵塔号难提(云独露相倚。又云险)更有胡家曲(云一西一东。又云。大难)汝等切须知(云自南自北。又云。会也)我唱泥牛吼(云闻莫举头。又云。呵呵)汝和木马嘶(云见应合眼。又云。抚掌)但看五六月(云岂可徒然。又云吁)冰片满长街(云事非草草。又云苦)薪尽火灭后(云去去谁同。又云。好住)密室烂如泥(云须到如此。又云。努力)受师号。上堂。僧问。皇恩已降。海众同观。学人上来愿闻举唱。师云。好音在耳人皆听。进云。听后如何。师云。问著元来总不知。僧云。学人到者里。实谓不知。师云。许尔是个草贼。复云。禅家流还如战将。见斗勇健索不来。即便擒下虽一期之作。争似借水献华唱太平歌好。夜雨山草滋。爽籁生古木。闲吟竺仙偈。胜于嚼金玉。蟋蟀啼坏墙。苟免悲局促。道人优昙华。迢迢远山绿。是知道无不在。谁云间然。故天有道以轻清。地有道以肃静。谷有道以盈满。君有道以敷化。故我今上皇帝。金轮统御睿泽霶流。草木禽鱼无远不及。岩野抱疾之士。俄承宠光。此生他生无以云报。贤守司封高扶尧舜。下视龚黄龚千载之雅风。锁万那之春色。伫当明诏别振休声。贰车屯田诸厅朝宰不敢饰辞褒赞。仲尼言云。吾祷久矣。

住明州雪宝禅寺语

师开堂日。于法座前顾谓大众云。若论本分相见。不必高升宝座。乃以手指一划云。诸人随山僧手看。无量诸佛国土一时现前。各各子细观瞻。其或涯际未知。不免拖泥带水。即便升座。僧正宣疏了。维那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时有僧出来。师乃约住云。如来正法眼藏。委在今日。放行则瓦砾生光。把定则真金失色。权柄在手。杀活临时。其有作者。相共证据。僧乃问。远离翠峰祖席。已届雪窦道场。未审是一是二。师云。马无千里谩追风。进云。与么则云散家家月也。师云。龙头蛇尾汉。问德山临济棒喝已彰。和尚如何接人。师云。放过一著。僧拟议。师便喝。僧云。未审只与么。别有在。师云。射虎不真徒劳没羽。问布发掩泥因底事。全身半偈为谁施。师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进云。若然者立雪岂能传妙旨。三拜伸后始为亲。师云。莫乱统。问梵王请佛盖为群生。学士请师当为何事。师云。相识满天下。进云。与么则大众沾恩也。师云。你分上作么生。进云。学士证明。师云。未在有俗士。问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处。心空及第归。如何得及第去。师云。徒遭点额。进云。如此则辜负平生也。师云。教休不肯休。问一焚龙斗万像咸臻。未审是何境界。师云。金殿草漫漫。进云。向上更有事也无。师云。白云千里万里。问吹大法螺击大法鼓。朝宰临筵如何即是。师云。清风来未休进云。与么则得遇于师也。师云。一言已出驷马难追。僧礼拜。师云。放过一著。师又普观大众一回乃云。人天普集。合发明个什么事焉。可互分宾主驰骋问答。便当宗乘去。广大门风威德自在。辉腾今古把定乾坤。千圣只言自知。五乘莫能建立。所以声前悟旨。犹迷顾鉴之端。言下知宗。尚昧情识之表。诸人要知真实相为。但以上无攀仰下绝己躬。自然常光见前。个个壁立千仞。还辩明得也无。未辩辩取。未明明取。既辩明得能截生死流。同踞祖佛位。妙圆超悟正在此时。堪报不报之恩。以助无为之化。

师在翠峰受疏日。洞庭檀越与明州专使相争。纭纭不已。师乃升座普告大众。不须作闹事在。况僧家也无固无必。住则孤鹤冷翘松顶。去则片云忽过人间。应非彼此殊源动静乖趣。今与诸人评议。念三二年洞庭晦迹。承四远信心恩顾。栖众方谐旧辙。藏教复乃新归。岂可知感顿忘。遽致前迈。诚为不可。而又四明太守星驰介使。辎重俄临。既已跋涉数州。迢递千里。投诚苦逼。一至于斯。进退审详。不能自决。敢问大众。住翠峰好。往雪窦好。于时众僧高声云。往雪窦好。师乃顾谓洞庭诸檀越云。不用为讶。宜各知时。且佛法委自王臣兼住持。亦以缘断。在彼在此。本无间然。希披疏文。以塞来命。便下座。

师至晚小参。僧问。四明侯伯远降公文。未涉程途请师速道。师云札。进云。鄞江一枝今日犹秀。师云。不许夜行。师乃云。诸仁者。未有长行而不住。未有长住而不行。古之今之各有攸往。且如兹院僻处一隅。若非念报佛恩。无以四来居此。恐山僧进发之后。法席空虚。今命素公开士接续住持。幸冀众慈同心劝请。师辞翠峰。上堂。僧问。承学士有言。辍翠峰之祖席。登雪窦之道场。如何是不动尊。师云。下坡不走快便难逢。进云。与么则动若行云。止犹谷神。师云。尔须紧悄草鞋。师乃云。山僧斯者抑徇彼请。难可稽留。束装告行。但多攀感况住持久烦勤。旧备认岁寒。希各务道专孜。以副诚祝。其有参随诸高士。动逾千里俯近百僧。忽斋粥疏遗。船车隘窄。冀相回互。禅悦自贻。则佛国遍游亦不为远。何以诸禅德。去来不以象故。无器而不形。动静不以心故。无感而不应。然则心生于有心。象出于有象。象非我出故。金石流而不燋。形非我生故。日用而不勤。纭纭自彼于我何为。请诸人高挂征帆。不胜珍重。

师到万寿。众请上堂。僧问。七事随身。便请相见。师云。打退鼓。进云。方始交锋。已见大败。师云嘘。僧拟议。师便喝。者般汉有什么死急。问翠峰一箭已射雪窦。雪窦一箭当射何人。师云。不为鼷鼠发机。进云。非但闻名。今日亲见。师云。添得一场愁。僧礼拜。师云。若是便休。师乃云。万寿门下一一作家。盖是强将之兵也。强然如此。保福有言。击石火闪电光。构得构不得。未免丧身失命。若教据令而行。尽苏台一境人。个个三头六臂。到翠峰手里。也须瓦解冰消。如今放过一著。分付万寿和尚。

师到秀州。百万道者备茶筵请升堂。僧问。赴请雪窦先至嘉禾。向上宗乘请师举唱。师云。鸟啼处处皆相似。进云。与么则得闻于未闻也。师云。不是苦心人不知。僧拟进语。即便喝。僧礼拜。师云。初有问话者出来。问如何是教外别传一句师云。三生六十劫。进云。学人未会。师云。碧眼胡僧笑点头。师乃云。山僧此者承鄞江太守之命。俾赴雪窦住持。再至嘉禾。弥增嘉幸。仍承百万道者曲赐周勤。仰荷之怀无以忘也。兼劳广命。硕德抑今。举唱宗乘。况达士相逢。非存目击。若云言中有响句里呈机。犹曲为中下之流。向本分衲僧。远之远矣。秖如适来僧问教外别传一句对云三生六十劫。诸人还知落处也无。且鹭池鹫岭海甸庵园。三百法会之中。甚处有者个消息。所以道三世诸佛不能自宣。一代时教诠注不及。除非知有。莫能知之。久立众慈。伏惟珍重。

师到灵隐。众请升座。僧问。远别翠峰丈室。将届雪窦道场。如何是不动尊。师云。看风使帆。进云。恁么则观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师云。龙头蛇尾。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点。进云。犹有者个在。师云。三十年后。进云。与么则翠峰今日瓦解冰消。师云。有些子。师乃云。莫是与上座相争。然则论战也个个力在箭锋相拄。又须是个特达汉始得。若意根尚滞。直须向前决择。所以长沙和尚道。百尺竿头坐底人。虽然得入未为真。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僧举问南泉。百尺竿头如何进步。泉云。更进一步。僧复问瓦官。官云。百尺竿头用进作什么。僧不肯。官便打。师云。大众。古人机变出在一时。其间别有商量。亦未言著。且如雪窦。今日再入灵隐。也似百尺竿头。依南泉之言。得进一步。喜与大众相见。则十方世界一时周匝。便下座。

师到越州承天寺。众请升座。僧问。学人不问西来意。藏身北斗意如何。师云。拈头作尾汉。进云。请师答话。师云。西天令严。问有问有答宾主历然。无问无答时如何。师云。古路草漫漫。进云。若不上来。焉知与么。师云利剑不斩死汉。师乃云。作者相见。一拶一捺。撩起便行。若伫思停机。卒摸[打-丁+索]不著。若言问在答处答在问宗。个个依草附木。问不在答处答不在问宗。罕见顶上有眼。诸人还荐得也无。荐得荐不得。并是新雪窦之过。且莫钝致承天和尚。

越州檀越备茶筵。请师升座。僧问。檀越殷勤伸三请。乞师方便指迷津。师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进云。非但学人。四众有赖。师云。百千年后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云。迢迢十万余。僧礼拜。师云。拄杖不在。师乃云。诸檀信。山僧暂以经过。邂逅相遇。何沐特隆异待。抑俾敷扬。且如承天和尚。寅暮流慈诸人。况是异闻已绝希冀。何必更烦雪窦。重为发宣。直饶三世圣人六代开士。利生间出。故不敢错误诸人丝毫。然虽与么。放过即不可。良久云。不解作客。劳烦主人。

师归寺上堂。有僧问。如何是雪窦正主。师云。何不问雪窦山中人。进云。与么则把定乾坤去也师云。出门唯恐不先到。当路有谁长待来。问如何是古佛家风。师青。青天白日。进云。还许学人领会也无。师云。不是剑客请莫相过。问如何是第一句。师云。袖里金槌。僧便喝。师云。朝三千暮八百。问如何是雪窦境。师云。天无四壁。进云。如何是镜中人。师云。月在中峰。进云。与么则从苗辩地。因语识人。师云是。僧礼拜。师云。酌海持蠡一场困苦。师乃云。甚生标格。还知也无。诸禅德。祖佛不能宣传。天地不能覆载。二乘闻之胆裂。十地到此魂惊。其或达士切磋。颇逢决战一拶一捺。略露风规。句滞则岳立磨空。源迷则云横布野。所以先圣道。一言才举千车同辙。该括微尘。犹是化门之说。尔衲僧。合作么生觊。自知时。便下座。

上堂。僧问。承师有言。三更过铁门。意旨如何。师云。忠言不避截舌。僧礼拜。师云。临筌方觉取鱼难。问千山万水穿云去。拨草瞻风事若何。师云。蹋破草鞋。进云。为什么如此。师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问如何是向去底人。师云。伊兰树下坐。进云。却来时如何。师云。白日绕须弥。进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师云。二头三手汉。问承师有言。释迦老子出气不得。甚处誵讹。师云。君子千里同风。进云。与么则殃及子孙也。师云。素非鸭类。师乃云。诸禅德。直饶文殊辩说。认萤火为太阳。居士杜词。指鱼目同明月。所以雪窦寻常道。威音王已前无师自悟。是第二句。还我第一句来。若未能把定要津。不免奔驰南北。

上堂。因僧送拄杖上师。师拈起成颂云。清峻孤根别有灵。势含山水自分明。提来胜得丰城剑。报尽人间两不平。复云。大凡以平报不平。是义烈常准以不平报不平。为格外清规。亦犹以智遣惑。颇蓬下士。以智遣智。罕遇作家。要会两不平么。诸人也没量罪过。雪窦也没量罪过。雪窦过自能检责。尔者漆桶。不打更待几时。以拄杖一时趁下。

冬至上堂。僧问。鼓声才罢海众齐臻。新节一句请师垂示。师云。三日前五日后。进云。与么则闻于未闻。师云。索短不构深泉。问文殊仗剑其意如何。师云。八十老僧闲灌顶。进云。学人不会。师云。四溟无浪月轮孤。僧良久。师喝云。甚处去也。僧礼拜。师云。放过一著。师乃云。相逢不拈出。举意便知有。早是不唧[口*留]汉。更乱蹋步向前。实谓苦屈。诸禅德。看他先觉。未离兜率已降阎浮。未出母胎度人已讫。若言周行七步目顾四方天地之间唯我独尊。尚有人不放伊过。如今巧说异端。不肯荷负。真可哀愍。所以道。天魔外道是辜恩德汉声闻一乘是自欺诳人。尔见如此。不平之事便合愤悱驱将去喝将去。随例道。我不知不会。者般底苦海里。有什么出头时。

上堂云。形兴未质。名起未名。形名既兆。游气乱清。师拈起拄杖云。大众。拄杖子是形名双举。还有过也无。有即水里月。无即形名兆。若也究。得实谓恩大难酬。

上堂云。未出母胎见成公案。周行七步过犯弥天。更入鹿野苑中。枝蔓上复生枝蔓。乃拈起拄杖云。吽吽。便下座。

上堂。僧问。如何是触目菩提。师云。风动尘起鸟飞落毛。进云。乞师再垂方便。师云。洎被打破蔡州。问如何是教外别传一句。师云好问。进云。还许学人领会也无。师云有头无汉。师乃云。诸仁者。夫宗师唱道。譬若沧溟上客独泛兰舟。月渚烟波随情放旷。欲抛香饵须待长鲸。纵有纤鳞应无希冀。

上堂云。一径直二周遮。衲子辩得。眼里生华。便下座。

上堂。僧问。达磨西来单传心印。诸方为什么各说异端。师云。谁。进云。争奈即今何。师云。西天令严。进云。与么则入水见长人。师云。韩信临朝底问三通鼓罢群贤集。请师抛下御前题。师云。长因送人处。忆得别家时。进云。与么则退身三步。师云。依旧渔翁把钓竿。问不除妄想不求真底。是什么人。师云。一宿觉。进云。与么则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师云。一拨便转。师乃云。大凡出众。切磋也须是本分。禅客若未具啐啄同时眼。卒摸[打-丁+索]不著。

上堂。众方集定。师云。不用低头思量难得。便下座。

上堂云。直钓钓鲲鲸。曲钓钓龟鳖。曲钓若在鲲鲸。理应未可。直钓若在龟鳖。情亦不甘。如今抛钓也。负命者上钩来。良久云。劳而无功。便下座。

上堂。众集定。师起立云。雪窦得与么长。诸人得与么短。若人道得齐肩句。许伊把定乾坤便。下座。

上堂云。久雨不晴。衲僧向甚处晒[日*良]皮草。便下座。

上堂云。布袋里盛锥子。不出头是好手。复云。大众。雪窦锥头出也。莫有傍不肯底禅客出来。良久云。诸人既乃缩头。且听诸方检责。

明觉禅师语录卷第一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