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7 47.P0713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 (20卷)〖宋 绍隆等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0540   【字体: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十一

宋平江府虎丘山门人绍隆等编

小参四

住东京天宁寺小参。师云。一见更不再见。今已再见。一说更不重说今已重说。未有长行而不住途中。无这个消息。未有长住而不行屋里。没此葛藤。直得二途俱不涉。去住得纵横。其住也千人万人罗笼不得。其去也等闲坐断一切人舌头。假使亲到这个田地。更须知有照用同时人。境俱夺向上一窍始得。若论向上一窍。佛祖不立。凡圣杳绝。净裸裸没承当。赤洒洒无回互。正当恁么时作么生。但愿春风齐著力。一时吹入此中来。复颂云。明珠在掌。有功者赏。长老新入院。都卢无伎俩。不立赵州关。各自著槽[木*敞]。

四月八日小参。直下便是。已涉阶梯。总不恁么。犹落情识。直得威音已前没交涉。七佛已后没交涉。向上向下总没交涉。然虽如是。通方作者举著便知。尚滞皮肤难脱蹊径。所以向第二义门。不恁么中有时恁么。恁么中有时不恁么。净法界身本无出没。大悲愿力示现受生。虽则落草之谈。也须草中有通身之路。敢问诸人。要知本无出没底道理么。乃竖起拂子云。只这是要知示现受生么。竖拂子云。只这是。到这里双收双放。全暗全明。为中下之机则得。直得九龙吐水一场捏怪。目视四方转纳败阙。只有云门大师。解于铁树上生华道。我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却。云门大师具个什么眼目。便恁么道。诸人要见云门大师么。山僧不惜眉毛。放一线道去也。还委悉么。不入千寻浪。难逢称意鱼。复云。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一往看来却是。子细点检将来。犹滞两边。殊不知。东弗于逮走马。南赡部洲作舞。西瞿耶尼作拍。北郁单越翻筋斗。也无是也无非。也无得也无失。且道。毕竟如何。八角磨盘空里走。

郓王请小参。僧问。无修无证。乃是本觉妙明。为求佛果菩提。正是有作之因。去此二途。请师直指。师云。吹毛宝剑逼人寒。进云。一点灵光异。万古照人间。师云。用一点灵光作么。进云。可谓言言合圣道。法法自圆成。师云。他亦本无言。僧礼拜。师乃云。宽廊非外。十方国土目前观。寂寥非内。一毫头上宝王刹。直得无内无外绝彼绝此。亘古亘今全明全暗。到这里亦须有转身一路。始能得大自在。岂不见道。大人具大见。大智得大用。发大机。群机泯息。立一言。众言绝谓。直得言言机机头头相副。如金锁连环相续不断。此犹是长生路上事所以道。言锋若差玄关万里。直得悬崖撒手自肯承当。绝后再稣欺君不得。非常之旨。人焉廋哉。既有非常之旨。必藉非常之人。既有非常之人。必明非常之旨。正当恁么时如何。侧身方外看。谁是个中人。复云。护生之德彻坤维。草木昆虫乐圣时。敌胜惊群有奇特。如何是奇特。啰啰哩哩。击禅床下座。

小参。目前无一法。森罗万法历然。格外立千机。权实照用廓尔。其权也。纳须弥于芥子。掷大千于方外。其实也。上是天下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其照也。廓周沙界而无余。其用也。喝似雷奔棒如雨点。只如不落权实照用。不落格外千机。不落目前一法。正当恁么时如何凑泊。若是心机透脱。得失已忘。玄妙理遣。有恁么人。聊闻举著。踢起便行。释迦自释迦。弥勒自弥勒。解脱自解脱。善财自善财。其或未能便恁么。直下信得及把得定作得主。却须于古人方便门建立。处头头上明物物上显。无一丝毫蹉过。无一丝毫得失。净裸裸绝承当。赤洒洒无回互。踏著本地风光。明见本来面目。正当恁么时如何著力。不起纤毫修学心。无相光中常自在。复颂云。佛佛道同同至道。心心真契契真心。廓然透出威音外。地久天长海更深。

益国夫人请小参云。目前无一法。绵密有谁知。格外列千差。到头须自用。若自用得去。改禾茎为粟柄。易短寿作长年。变大地作黄金。搅旻河为酥酪。不为分外。且如绵密处。若辨得。用处即是绵密。绵密即是用处。所以道。世尊三昧迦叶不知。迦叶三昧阿难不知。阿难三昧商那和修不知。商那和修三昧优波菊多不知。既是各各不知。何故却相传受。到这里不妨。誵讹处直是誵讹。绵密处直是绵密。若会山僧适来答这僧问道。和尚三昧什么人得知。答云。山僧自知。然虽如是。大似把手上高山。未免傍观者哂更有一著。诸人往往向知不知处作活计。若道知去。此人只具一只眼。若道不知去。此人亦只具一只眼。离却知不知。正当恁么时如何。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复举。外道问佛。昨日说什么法。世尊云。说定法。外道云。今日说什么法。世尊云。说不定法。外道云。昨日定。今日为什么不定。世尊云。昨日定今日不定。师云。大小世尊。龙头蛇尾。若是天宁即不然。忽有问。早朝说什么法。对云。不定法。即今说什么法。对云定法。或云早辰不定。而今为什么定。即向他道。一钓便上。

小参云。提向上机须向上眼。指其中事要其中人。若能立千圣于下风。掷大千于方外。脚根下硬纠纠。顶门上黑漫漫。坐断要津不通凡圣。亦未是向上机。亦未是其中事。且作么生是向上机其中事。酌然将谓实有恁么说话。殊不知。如将蜜果换苦葫芦。淘却业根俱无实事。若是灵利底人。聊闻举著。便知落处。更不纷纭。既不纷纭。则二六时中。虽终日吃饭。不曾咬著一粒米。终日著衣。不曾挂一条线。终日说话。不曾动著舌头。虽然如是。能有几人到此田地。何故。只为不落心意识。不落净秽边。透出威音那边。全明本元要地。一棒一喝一挨一拶。一出一入一问一答。譬如掷剑挥空。莫论及之不及。斯乃空轮无迹。剑刃无亏。正当恁么时。著实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撒手那边千圣外。灯笼露柱放毫光。颂云。妙德空生赞莫穷。摩醯正眼不通风。大千掷在他方外。作者须明向上宗。

解夏小参云。护生须杀。虽杀无伤。蜡人已冰。其功历尔。可以驾铁船入海。可以飞磨盘轮空。半合半开成团成块。尽出个大圆觉不得。若有出得大圆觉底。便能逆顺纵横杀活自在。是故文殊菩萨一夏三处度夏。一月日在魔宫。一月日在长者家。一月日在淫房。既三处度夏。却入世尊会中。解制极为不平。所以迦叶欲白槌摈出文殊。才举此念。见会中有无量释迦无量文殊无量迦叶无量犍槌。迦叶既见恁么。直得目瞪口呿。何故。过量人有过量见有过量用。虽金色头陀。到这里。缩手不得。展手不去。只如与么时。是大圆觉里耶。大圆觉外耶。须是通方作者始能证明。何故。此是文殊普贤大人境界。若参得文殊普贤境界。则无边香水海。无量无数微尘佛刹。悉为安居处。乃至现无边身。处处行住坐卧。亦不相妨亦不犯手。正当恁么时。若是知音者。举起便知。所以天宁虽与大众九十日安居。必竟诸人还知么。诸人若透顶透底去。即是文殊普贤境界。若不透顶透底去。即是迦叶境界。离却文殊迦叶。收因结果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九十日功今已满。豁开布袋各优游。

小参。僧问。如何是主中宾。师云。阇黎问处带纤尘。进云。如是则灵光千古秀。万法落阶梯。师云。阶下立。进云。如何是宾中主。师云。山僧不免自道取。进云。古佛位中无觅处。深深草里露全身。师云。莫来这里呈幪袋。进云。如何是主中主。师云。坐断舌头无去取。进云。袖里金槌光灿烂。吹毛宝剑逼人寒。师云。七十五棒翻成一百五十。进云。如何是宾中宾。师云。青山之外更愁人。进云。如是则家贫未是贫。路贫愁杀人。师云。荒村古庙里去。进云。只如不涉宾主。是什么人。师便喝。师乃云。目击知归已为分外。未言先契犹涉程途。须知个中有格外机行格外用。明格外道证格外心。洒洒落落。净裸裸绝承当。密密堂堂。赤洒洒无回互。壁立万仞处。千差万别。万别千差处壁立万仞。所以道。垂钩四海只钓狞龙。格外之机为寻知识。于中若有。个便恁么承当。得格外趣向。便恁么权衡。得格外底作略。时向伊道个什么。即得说玄说妙说佛说祖说心说性。已是此人弃下之增语。论棒论喝论权论实论照论用。亦是此人不要之长物。以其中间不犯锋铓纤尘不立。如何透脱。还委悉么。大道体宽无向背。当阳须是个中人。

季迪甫请小参。蓦地相期全机独证。眼眼相照心心相知。俱不从他处得来。尽皆在胸襟流出。正当恁么时。森罗万像古佛家风。碧落青霄道人活计。打开自己库藏。运出自己家财。与诸佛祖师同德同诚。维摩庞老同拈同放。与裴相国王常侍。同一机用同一境照。更无余事。截断生死路头。打破烦恼窠窟。不消一句子。且道。是那一句子。还委悉么。超然直透威音外。目前无法可商量。

请小参云。当阳直截不立阶梯。觌面相呈全彰正体。以世谛法接人去。落在世谛法中。以佛法接人去。落在佛法中。以祖佛机接人去。落在祖佛机境中。以向上拈提接人去。落在向上拈提中。以恁么恁么接人去。落在恁么恁么中。以不恁么不恁么接人去。落在不恁么不恁么中。以总不恁么总不恁么接人去。落在总不恁么总不恁么中。到这里罗笼他不住处。千圣出头来也。不敢正眼觑他。虽是当头脱却。向那边承当也只得个没交涉。且作么生合杀去。若有大根大器人。向合杀处挨得一线。便可以拈一茎草作丈六金身用。有时将丈六金身作一茎草用。有时拈灯笼作露柱用。有时拈露柱作灯笼用。有时骑佛殿出三门。放一线遣。拈新罗与占波国斗额。且道。是何宗旨。是何境界。正当恁么时当头一句作么生道。满目光辉无向背。优钵罗华火里开。

小参。师云。千差一举。举处绝遮拦。万化一拈。拈时无向背。只如道上古诸佛未出世未成道未发心已前。还有这个消息也无。若道有。有在什么处。若道无争得这个来。所以前贤后贤前佛后佛。只是提持得他景仰得他。要且未解从机境上把定处作得主。山僧今夜与他作主去也。诸佛未出世未发心未成道。尽在山僧手里。放行教他通一口气。若不放行。不消一搦搦杀。所以黄檗道。牛头横说竖说。不知有向上关捩子。若教他知向上关捩子。祖佛亦提掇不出。实为土旷人稀相逢者少。忽若有个同死同生来与天宁相见。且须容他何故。他若坐山僧须下禅床。山僧若坐他须侧足而立。直得如此。虽然同途。要且不同辙。虽然同明要且不同暗。虽然同得。要且不同失。且毕竟作么生。出头天外看。谁是个中人。复举。京兆蚬子和尚参洞山后。居止无定。不循律仪。每日沿岸采掇虾蚬以充朝。夜即宿白马庙纸钱丛中。时有华严静禅师。闻之欲决真假。先潜入纸钱中。蚬于深夜归。静把住问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蚬子答云。神前酒台盘静奇之。忏谢而退师云。诸人若未委悉。山僧下个注脚。神前酒台盘。铁弹大如拳。一击便击碎。不直半分钱。

益国夫人请小参。僧问。最初威音王。末后楼至佛。未审威音参见什么人。师云。参见无面目底。僧云。只如无面目人。复见阿谁。师云。狂狗趁块。僧云。争奈拄杖子在学人手里。师云。尔试用看。僧云。到这里直得无言可说无理可伸。师云。只得七成。僧云。可谓师承不立递代相传。师云。一刀截断。僧云。既然如是。和尚何用更觅白云。师云。尔道威音楼至佛。即今在什么处。僧云。一穿穿却。师云。顶[寧*頁]上更添一只眼始得。师云。三世诸佛也恁么。历代祖师也恁么。德山也恁么。临济也恁么。天宁岂可不恁么。所以早朝也恁么。而今也恁么。且道。恁么恁么是个什么。还委悉么。所以道。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学者劳形如猿捉影。只如遇达者而前。作么生提掇。作么生谙悉说理性玄妙得么。喝一喝得么。划一划得么。口吧吧地得么。六六三十六九九八十一得么。且总不是这个道理。况此乃千圣不传之妙。这一片田地。唯佛与佛乃能知之。毕竟知后。还传与人。不传与人。若传得去。龙头蛇尾。若传不得。千圣万圣。一个个到这里。若佛若祖。于一切人机境不到处发明。于一切人用不及处提掇。一切人情识计较不得处。坐断千差路头。虽然拈一句。簇锦攒华攒华簇锦。可以趣向及至到那畔。若也承当则没交涉。到这里有棒有喝有权有实有杀有活有擒有纵。唯许诸佛知。不许诸佛会。既许诸佛知。为什么不许诸佛会。会则传得去也。所以要人心机绝智境。忘得失遣是非。一时落谢万境枞然。而无何碍。可以与千圣把手共行。同用同证。一切处光辉。一切处澄湛去。抽钉拔楔解粘去缚。只如今山僧。对众恁么说。还当得千圣不传底么。灼然当不得。既当不得。又说作什么。千人万人管取不奈何。所以古人道。虽然点破纲宗意在。文彩未生时。要一觑便透一咬便断。若也未会。切不得疑著如今不惜性命。向这里与诸人通个消息。还会么。千圣共传无底钵。大千沙界一浮沤。

小参云。截断千差路。坐却是非头。报化不容身。语默绝消息。正当恁么时。若有祖师西来意。正是撒土撒沙。若无西来意。大似对面相谩。去此二途。须知他家有出身底路。大众。灼然不是目前事。亦非目前机。有一句子。千圣觑他不见。有一句子。千圣出头不得有一句子。千圣同廛共用。且道。此一句毕竟从什么处流出。若有识得流出去处。则净裸裸赤洒洒也不说一即三三即一。不用行棒不用行喝。不用道见成公案。不消瞬目扬眉。不用谈玄说妙。所以释迦弥勒文殊普贤。犹是他走使。他本不作一切。不为一切。坐断一切。初无动摇。各各当人脚跟下。圆明朗照如大日轮。人人回光得度。也不在他处也不在己处。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然而一切奇特事。因他建立。一切殊胜事。由他圆成。如王库宝刀。如摩醯三目。如圆伊三点。如涂毒鼓。千言万句。终说他不成。说他不就。正当恁么时还委悉么。如王宝剑随王意。挥斥纵横得自由。

小参。僧问。波斯匿王请问世尊。圣谛义中还有世俗事也无。世尊云。大王。汝于龙光佛时曾问此义。为复答他话为他说。师云。一时在里许。进云。只如翠岩道。大王善问不善答。世尊善答不善问。未审此意如何。师云。拈起上头关捩子。进云。忽若大王请传此语问和尚。未审如何只对师云。开口见胆。师云。适早已露线索。如今更展家风。摩醯首罗三只眼八面通透。释迦老子百亿身十方分形。如印印空如印印水如印印泥。初不分前后际。亦不分纵横并别。到这里若深入骨髓底。直下透脱。不疑天下人舌头。聊闻举著。踢起便行可以坐断十方。可以乾坤独步。其或尚留观听。犹滞皮肤。直须脚跟下一一洞明。各各见本来面目。踏著本地风光。不随声色不居凡圣。不落见闻不涉语默。净裸裸赤洒洒。所以道。十方无壁落。四面亦无门。全体与么来。全体与么去。毕竟天人群生类。皆承此恩力。若识此恩力。终不落虚。步步脚踏实地。句句透见根源。全体如如不变不动。推此以及群灵。摄此普济品汇。正当恁么时。超声越色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不须更费纤毫力。吞跳金圈栗棘蓬。

张国太夫人请小参云。霜风凛凛细雨微微。解脱门八字打开。正法眼顶门显示。还有超宗越格离见绝情底么。出来证据。若也证据得去。七佛已前也不恁么。七佛已后也不恁么。西天二十八祖亦不恁么。唐土六祖亦不恁么。至于历代宗师天下老和尚亦不恁么。为什么不与么。只恐赚误人去。既不与么。亦不赚误人。作么生承当。到这里平田中万仞壁立。壁立万仞处。一似平田。把断要津不通凡圣。亦无语话分。亦无展演分。毕竟教一切人什么处入。老僧不惜眉毛。通个消息去也。遂竖起拂子云。见么。又击禅床云。还闻么。若道见。且得没交涉。若道不见。更是没交涉。毕竟作么生若教老僧只管与尔说。经无穷劫摸索不著不随言。解则净裸裸赤洒洒。各各坐断报化佛头。各各气冲宇宙。设使千佛出兴。恰如蚊蚋相似。与么把得定作得主。方始是本分作家。正当恁么时如何委悉。一句迥超诸佛格。坐断天下衲僧头。复颂云。虽然说破五家宗。争及曹溪一线通。宝剑当阳谁杀活。离名离相振高风。

小参云。不是如来涅槃心。亦非祖师正法眼。万缘穷之不到。千圣究之莫及。直饶威音王那畔空劫已前。正好挥金刚王宝剑。何况威音王以来。以至穷未来际。只是打葛藤。终非本分草料。所以道。我若一向举扬宗教。法堂前草深一丈。如今事不获已向诸人道。尽大地是般若光。光未发时。无佛无众生。消息从甚处得来。若向这里便绝消息去。此人命根未断。命根若断。[祝/土]著磕著。言语说著。机境投著。虽然如是。此犹是第二机。若到第一机。说甚威音已前空劫那畔。设使德山临济。喝下承当棒头取证。未免拖泥涉水不受人瞒。牙如剑树口似血盆。直下承当。可以笼罩古今乾坤坐断。虽然如是。天宁与么说话。大似傍若无人。何故。佛佛道同祖祖共证。一一于此承当。向什么处著。红炉上还著得一点雪么。到这里表里纯净中外一如。虽然落草。未免向上用。正当恁么时如何。棒头有眼明如日。要识真金火里看。复举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底是什么人。马师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山僧略露个消息。为人须为彻。杀人须见血。直下便承当。已落第二月。且道。如何是第一月。咄。

冬夜小参。僧问。德山昔日小参不答话。赵州小参却答话。未审答底是不答底是。师云。总不是。进云。好音在耳。人皆耸去也。师云。杓卜听虚声。进云。忽若答话中不答话。不答话中却答话时如何。师云。葛藤窠里出头来。进云。忽若有个汉出来。不管答话不答话。只么掀倒禅床时如何。师云。劈脊便棒僧云。险师云险。僧便喝。师亦喝。僧礼拜归众。师云。一场漏逗。师乃云。大众。截群机于未兆。坐断天下人舌头。藏冥运于即化。世谛一阳便生。且道。是一是二。若道是一。因甚么圣谛义中有世俗谛。若道是二。为什么世俗谛中无圣义谛。到这里若无透关眼透出机关。未免瞒瞒顸顸儱儱侗侗去也。还知个里么。直如明镜当台明珠在掌。举无遗照万象历然。虽四序迁移。其中有不移易一丝毫之体。虽万机齐赴。其中有湛然不动之源。以此拨转路头。随机应感。诸人若也不见。设使千圣出头来。也摸索不著。倜傥衲子出来。眼似铜铃口似悬河。也说他不得。也觑他不著。天宁意欲要与诸人解黏去缚拔楔抽钉。到这里伎俩一点也使不著。且道。为什么如此。他家自有通霄路。切忌当阳指画伊。师云。昨夜钟鸣时。诸人尽来此。已是刺脑入胶盆。今夜钟鸣时。复来有何事。两重三重已落节。若是知有底。聊闻举著。彻骨入髓。踢起便行。坐断报化佛头。不落语默声色。却校些子。如或准前只守窠窟。山僧不免。向无事处生事。无言处显言。无葛藤处说葛藤。无荆棘处立荆棘去也。一尘才举大地全收。四方八面净裸裸。华开世界起。浮幢王刹明历历。直得无情有情齐成佛道。有说无说俱转法轮。此犹是法性海边拈掇在。若向衲僧门下。直饶一棒打破虚空。一喝喝散白云。释迦弥勒犹为走使。德山临济目瞪口呿也。未当本分气字在。所以道。坐却舌头别生见解。他参活句不参死句。活句下荐得。永劫不忘。死句下荐得。自救不了。只如诸人。即今作么生会他活句。莫是即心即佛是活句么没交涉。莫是非心非佛是活句么没交涉。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活句么没交涉。莫是入门便棒是活句么没交涉。入门便喝是活句么没交涉。但有一切语言尽是死句。作么生是活句。还会么。万仞峰头独足立。四方八面黑漫漫。复云。一口吸尽西江。栗棘[祝/土]杀老庞。当阳若也吞得。管取海内无双。

师云。天无四壁迥绝罗笼。地绝八维了无障隔。与虚空同体。合暗合明。与虚空同寿。亘古亘今。人人有一坐具地。何用安排。处处悉弥勒门开。不须弹指。尽是人人受用无去无来。以大悲力成此胜事。所以释迦老子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且道。诸人分上还有这个消息也无。若无。人人具足个个圆成。因什么却无。若有。诸人即今在甚处安身立命。还知落处么。若知落处。不动道场而遍能含受十方刹海。一尘一刹随处受生。何待九龙吐香水分手指天地作大师子吼。须知未出母胎时。已作大师子吼。直至各各时时念念处处悉皆圆满。清净无为无间无断大解脱门。正当恁么时。昼升兜率夜降阎浮。其中摩尼珠为什么不现。敢问诸人。中间作么生。还委悉得么。龙袖拂开全体现。象王行处绝狐踪。

师云。大机圆应大用纵横。不堕千圣机关。不游诸祖窠窟。举一机千机截断。拈一事万事齐彰。须是他大解脱人乃能明向上宗旨。岂不见。维摩不离本座移妙喜世界。如针锋持枣叶。又不见。大仰云。拈一片木叶。便是移一座仰山去。是知个事若在心机。意识路布言诠上觅。大似掘地觅天。了没交涉。若是个生铁铸就。不涉化城。不由迷悟。不拘得失。然后一明一切明。一了一切了。一见一切见。一用一切用。此犹是衲僧家。垂手应机为人边行履。若使他独照独运。乃至千圣觅他不著。诸天捧华无路。魔外潜观不见。周旋往返十方无碍。一念普应前后际断。只如今坐立俨然灯烛荧煌。且道。是什么时节。若道是唯心境界。正坐在荆棘林里。若道是向上时节。亦未跳出金刚圈在。总不恁么又作么生。还有人道得么。若不蓝田射石虎。几乎误杀李将军。颂曰。天上人间不可陪。同风千眼应时开。智通居士真奇特。道照三年两度来。

师云。言发非声。和言击碎。色前不物。与物俱融。声色翳障全消。闻见之源亦脱。直得净裸裸赤洒洒。清寥寥白滴滴。一片本地风光。一著本来面目。神通妙用底纵横十字。不离田地稳密。田地稳密底坐断十方。不离神通妙用。双明中有双暗。同生中有同死。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也得。不恁么也得。所以道。即此见闻非见闻。无余声色可呈君。个中若了。全无事体用。何妨分不分。个中见闻是体声色是用。声色是体见闻是用。分也得不分也得。所以云门道。移灯笼向佛殿里。拈三门向灯笼上。若以衲僧正眼觑之。犹为小事。直得纳须弥于芥中。掷大千于方外。也只是个半提。所以尽乾坤大地。都无空阙处。更须知有全提时节。三世诸佛只堪齐立下风。六代祖师只得全身远害。当机直截一句作么生道。三尺杖子搅沧波。令彼鱼龙知性命。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十一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