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7 47.P0713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 (20卷)〖宋 绍隆等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0592   【字体: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十

宋平江府虎丘山门人绍隆等编

小参三

蒋山寺小参。师云。相逢不拈出。举意便知有。万人众前显瞒顸。不是目前机。亦非目前事。三千里外纳败阙。直得尽乾坤大地。无丝毫法可当情。静悄悄地绝誵讹。千圣不敢疑议。致之诸佛顶[寧*頁]上。到这里更说什么行棒行喝论正论偏有语有默绝玄绝妙双放双收同死同生。向窠窟里作活计。正当恁么时。且作么生参究。且作么生捉摸。作么生拈弄。作么生证入。若有一丝头伎俩去。便乃见神见鬼。更不作一丝头伎俩。未免堕在无事界里。个事如壶公瓢中自有天地日月。所以雪峰和尚道。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又道尽大地是沙门一只眼。盐官又道虚空为鼓须弥为槌。什么人打得。南泉道。王老师不打这破鼓。法眼道王老师不打。玄沙道深山岩崖千年万年无人到处。还有佛法也无。云门大师道日里来去日里辨人。忽然教夜中取个物。无日月灯不曾到处。作么生取似此。若不通透。有纤毫隔碍。则如山如岳。或若尽情透得。要行便行。更疑什么。虽然如此。直须是真实到这个田地始得。向万丈悬崖处撒手。百尺竿头进步且道此事毕竟如何委悉。撞著道伴交肩过。君向潚湘我向秦。下座。

师云。一举便知落处。已是第八头。未跨船舷三十棒。也是第九首。直饶空劫已前威音那畔。一时座断。大似钉桩摇橹胶柱调弦直饶显目前机用目前事。一问一答一挨一拶一出一入。正如开眼尿床立地作梦若是明眼汉。须知不恁么所以从上来事。只要个奇特人直下承当得坐断天下人舌头。还有恁么人么。如无不免合水和泥。向荆棘林中出手去也。遂举拂子云。还见么。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天下老和尚。总在这里。至于万象森罗日月星辰四圣六凡尽无边香水海醯鸡蠛蠓一切含情。总在这里。以至诸人于日用中亦在这里。唯有山僧不在这里。且道为什么如此。同途不同辙。同死不同生。众中忽若有个汉。也不恁么。许尔具一只眼。正当恁么时如何。定光金地遥招手。智者江陵喑点头。下座。

师云。言中有响句里呈机。告往知来拈头会尾。须是恁么人始解恁么事。且如诸人。适来钟未鸣鼓未响未到此间时。还有如许多事么。还有一问一答道理么。若是个汉。未举先知未言先透。及乎理随事变事逐理圆。钟已鸣鼓已响。大众簇簇恁么上来。有问有答有宾有主。且道于中还有恁么事么。若有恁么端的底道理。便是对面相谩。实无如是事。既无如是事。又且是个什么。须知万里无片云万里无寸草。所以道。欲得亲切莫将问来问。有时问在答处。有时答在问处。虽然如是。要且问不在答处。答不在问处。又道阇黎不是不将来山僧不是不分付。于中具金刚眼向本分田地上承当。乃无可无不可。敢问大众。著实底一句作么生道。未明心地印。难透赵州关。下座。

师云当阳举唱直截根源。贯古通今超情离见。恁么恁么二窍俱明。不恁么不恁么双遮普照。恁么中有不恁么。不恁么中有恁么。草窠里突出焦尾大虫。若能离此三句外。拨转向上机。即知诸人脚跟下有此一段大事。辉腾今古迥绝知见。祖师虽西来诸佛虽出世。不曾加一丝毫。诸佛不出世。祖师不西来。亦不曾减。一丝毫。净裸裸赤洒洒。如印印空如印印水如印印泥也。须是不依倚一物。不堕闻见知觉。不处是非得失。直饶恁么犹落他祖师指处在所以道。有祖以来。若将祖师言教。为人师范。却成赚人去。他只说无法本是道。又道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既无一切心不用一切法。则这里八字打开。还知落处么。山僧露个消息去。也须知过量人契此过量事。下座。

师云。当轩正坐觌面无私。离相绝名当机有准。露个形相通一线道。起个面目示少津梁。如隔山见烟早知是火。隔墙见角早知是牛。若要只管随数逐名求玄觅妙。则丧却自己脚跟下大事。埋没从上来佛祖家风。只如今不依倚一物。不显个消息。还有共相证据底么。若证据得。把断要津不通凡圣。不向二千年前释迦老子起模画样处。各自点胸。何故大丈夫儿。他人住处我不住。他人用处我不用。祖师阶梯是第二头。超佛越祖是第三首。净裸裸赤洒洒当阳独露。是第八解。所以道。末后一句始到牢关。把断要津不通凡圣。若是上流之士。不将祖师言教为人师范。如龟负图。自取丧身之兆。凤萦金网。趋霄汉以何期。今夜与诸人一时拈却。敢问大众。不落祖师言教一句作么生道。万缘不到无心处。至了浑加井觑驴。下座。

师云。一向据令而行。呵佛骂祖截断众流。直得释迦弥勒文殊普贤退身无路。临济德山赵州睦州目瞪口呿。千里万里无片云。拟议不来三十棒。恁么举唱。本色衲僧愈生光彩。后学初机无摸索处。一向垂慈落草。立问立答存主存宾有始有末。三玄戈甲中论誵讹。四种料简里别皂白。丝来线去照用双行。各各脚跟下只推明一个大机。唯此一事更无余事。恁么举唱。后学初机通一线道。其奈取笑衲僧。恁么中有不恁么。不恁么中有恁么。权实双运照用并行。佛祖誵讹离名绝相。不守窠窟单明向上一路。犹是寻常茶饭。更或打翻许多露布。则上是天下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都无许多得失玄妙。又落在无事甲里。四种为人。向此时为诸人都拈却。且道毕竟如何。所以道。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只如即今时节。大檀越设斋已了。升堂已了。忏罪已了。荐亡已了。更教山僧说个什么。若能不以眼见。不以耳闻。不以意想。不以口说。则千里万里见誵讹。千句万句都穿却。恁么会得。可以通彻古今。更须知有向上事始得。敢问大众。作么生是向上事。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下座。

师云。诸佛不出世。那里得这个消息。祖师不西来。免见累及后代。正当恁么时。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星辰之昭昭。人物境界之浩浩。不曾移易一丝毫。何不向这里荐取。若向这里荐得去。管取是一员无事道人。及至诸佛出世。提持一大事因缘。祖师西来。传持个正法眼藏。令一切闻者见者。生希有心起难遭想。各各依佛依祖。历阶梯超地位证无为登圣果。若恁么荐得。亦是一员无事道人。更有个具大阐提不起信根。逢佛叱佛遇祖骂祖。乃至灭却佛灭却祖。令人不见佛不闻法。净裸裸赤洒洒。全体只是个真实人。若向个里荐得。亦是一员无事道人。有个信得及把得住依佛行而不著佛。依祖证而不著祖。善建法幢能立宗旨。赞佛赞祖如锦上铺华。乃至天上天下如金如玉。若向个里荐得。亦是一员无事道人。此四员无事道人中。要选一人为师。且道。选那一人为师。若道得。试出来道看。若道不得。山僧不免露个消息去也。披蓑侧立千峰外。引水浇蔬五老前。下座。

师云。离言离相总无许多。不妨静悄悄。只恐堕在死水里去。示相显言如锦上铺华。不妨闹浩浩。只恐入荆棘林去。于此二途。犹是时人升降处。不落时人升降。不住此二途。且如何显示。还知个里么。有通天路有绝圣机。向猛虎口里横身。毒蛇头上揩痒。是寻常茶饭。所以道。威音王已前无师自悟则得。何故许他有超师之作。威音王已后须是因师打发。何故恐落天魔外道去。所以道。有时一句可与祖佛为师。有时一句堪与人天为师。透得过信得及见得彻把得住。方始契得古人。岂不见道见过于师方堪传授。见与师齐减师半德。只如今释迦老子。岂不是师。达磨大师岂不是师。还有见过释迦老子达磨大师底么。试出来露个消息看。也要见从上来种草。有么有么。如无若不蓝田射石虎。几乎误杀李将军。

师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钩头香饵最誵讹。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时人窠窟无摸索。若是具顶门上眼底衲僧。三千里外别端倪。有作家炉鞴底宗师。未跨船舷已分付。所以道。个里是八十翁翁入场屋。不是小儿戏。个个须是具金刚正眼汉始得。明眼汉没窠臼。只露目前些子。咬去咬住。有时一向不去。有时一向不住。若论战也个个力在转处。更说什么佛。说什么祖。说什么心说什么性。说什么玄说什么妙。说什么有说什么无。一笔句下只有一剑。剑下有分身之意。亦有出身之路。然于中若有个脱情解。去药忌识机宜别休咎底。试出来对众道看。也要大家知有。然虽恁么。也须实到这个田地始得。敢问诸人。是时人窠窟。是钩头香饵。还委悉么。目前已脱常流见。格外须知作者名。

师云。只恁么坐断天下人舌头。不恁么穿却本色衲僧鼻孔。恁么中不恁么要辨龙蛇。不恁么中却恁么要擒虎兕。离却四句外更有什么事。也许具一只眼。何故。双收双放双暗双明。同死同生同得同失。也未为分外。虽然如是。犹是建立边事。若据衲僧家自受用中。要且不然。只如衲僧家自受用处。还有人明得么。若明不得。佛法无灵验。若明得。平欺一切人去。今夜不妨向荒草里合水和泥。和泥合水与诸人商量。岂不见南泉道。祖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又道尔当哆哆和和。何不自家究取。直待多知多解。却来与老和尚作头抵。又道唤作如如早是变了也。今时人直得向异类中行。又道学道者如痴似兀难得。赵州道。我见千百亿个汉子。尽是觅作佛底人。中间求个无心道人不可得。云门大师道。和尚子莫妄想。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见拄杖子但唤作拄杖子。见灯笼但唤作灯笼。此谓之觌体全真。只如恁么处。还容人作得失解会么。灼然论实不论虚。直得如狸奴白牯相似。直得如枯木朽株绝气息。憨憨痴痴瞢瞢懂懂。千佛出世他也不知。目睹瞿昙如黄叶相似。方始是生铁铸就。千人万人罗笼他不住。只如独脱一句作么生道。莫谓无心云是道。无心犹隔一重关。

檀越请小参。师云。尽大地是个解脱门。头头物物皆证入无边刹海如来藏。绵绵密密悉包容。举处峭巍巍。用时净裸裸。譬如猛火聚近之则燎却面门。又如大阿剑拟之则神惊胆战。若是知有恁么。彻骨彻髓承当。不劳鹐啄。其或尚留观。听犹滞皮肤。须是透出金刚圈。吞却栗棘蓬。若透得一圈。则百千亿圈一时透过。若吞得一蓬。则无数亿蓬一时吞得。可以作奇特因。可以现殊胜相。无罪可忏而罪垢消除。无冤可解而冤家解释。显现一切难思议。作为无边殊胜业。只消个一道清虚。更不用周由者也。正当恁么时。当机一句作么生道。声前突出金刚眼。弹指圆成八万门。颂云。忏罪涤垢解冤释结。似日镕霜如汤沃雪。云散长空一轮皎洁。感应道交绵。绵瓜瓞。

邓朝议请小参云。宏机独唱千圣潜踪。一句当阳十方坐断。有亦不管无亦不拘。圣亦不收凡亦不立。明明无覆藏。明明无渗漏顶门眼照。山河大地全彰。肘后符开。万象森罗顿现。有如是奇特相。有如是殊胜门。只求向上作家要接大乘根器。所以道。垂钩四海只钓狞龙。格外玄机为寻知识。若是利根种智。具大解脱性。一闻一切闻。一了一切了。一见一切见。一证一切证。净裸裸赤洒洒。只如今还有道得底么。试出众露个消息看。若道未得山僧这里八字打开去也。还委息得么。利根上智须圆证。十圣三贤一念超。复颂云。无对毗耶彼上人。顶门有眼耀乾坤。只凭一个无言说。遍界全开不二门。

滁州太平寺知山请小参云。祖佛提掇不起处。正好作工夫。魔外潜觑不见处。犹宜猛著力。直得通身是眼。也照他未了。直得通身是口。也说他不著。深深处有回互。密密处有誵讹。到这里德山有棒。不论佛来祖来。一例行遣。临济有喝。不论佛来祖来。一例施呈。若向棒下见。未免瞒肝。若向喝下荐。更是漏逗。须知向上人有换骨换髓透色透声透圣透凡透开透见底肘后符子。所以道。尔若坐我则立。尔若立我则坐。若也同坐同立。二俱瞎汉。到这里还说心说性得么。说玄说妙得么。说理说事得么。说得说失得么。若有恁么。尽是依草附木精灵。且独脱一句作么生道。须弥顶上翻身处。百尺竿头撒手时。复颂云。昔岁依投蒙重顾。今春还沐渡江来同。风更话同风事。千手通身正眼开。

文伦二上人。荐安华严请小参。僧问。如何是理法界。师云。不动一丝毫。进云。如何是事法界。师云。纵横十字。进云。如何是理事无碍法界。师云。铜头铁额铁额铜头。进云。如何是事事无碍法界。师云。重重无有尽。处处现真身。师乃云。言发非声。高高峰顶立。色前不物。深深海底行。全机转处没承当。觌面呈时绝回互。离心意识非见闻觉知。须明彻法慧目离念明智。然后一尘才举大地全收。一毛头师子百亿毛头一时现。直得一为无量无量为一。小中现大大中现小。宽同法界细入邻虚。无处不周无处不备。毗卢遮那大法性海中。不论圣不论凡。不论有情不论无情。一一把断不漏丝毫。处处常光现前。一一壁立千仞。若说理法界事法界事理无碍法界事事无碍法界。正是没交涉。直饶棒头取证喝下承当。向空劫那畔识破根尘。威音已前洞然明白。尚未免在窠窟里。只如出窠窟一句作么生道。千峰势到岳边止。万派声归海上消。

结夏小参。僧问马师。离四句绝百非。请和尚答祖师西来意。马祖云。我今日劳倦。不能为子说得。问取西堂去。此意如何师云。三头两面。进云。僧问西堂。西堂云。我今日头痛。问取海兄去。又作么生。师云。同坑无异土。进云。僧问海兄。海云。我到这里却不会。又作么生。师云。黑漆桶夜里生光。进云。只如僧举似马祖。祖云。藏头白海头黑。又作么生。师云。不许外人知。师乃云。一粒粟中藏世界。恒沙刹海始安居。万缘不到千差超。超证无生等太虚。至实处不容声。至深处无回互。明明盖天盖地。历历亘古亘今。坐断千差壁立万仞。千圣提撕不到。是衲子放下复子处。千人万人罗笼不住。是无为无事人拗折拄杖时。虽然浩浩应机。要且如如不动。有时魔宫虎穴转大法轮。有时荆棘林中建立梵刹。有时向十字街头壁立千仞。有时向孤峰顶上合水和泥。有照有用有权有实。所以道。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则于千人万人罗笼不住处。始能安居。于千圣万圣提撕不到处。始放复子。敢问。安居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但令身语常清净。夏满何须验蜡人。

曾先生请小参云。全机不动。会群像于目前觌面相呈。截千差于格外。动则影现觉即冰生。不动不觉直下捏目。个中有一条路。盖天盖地盖色盖声。密密绵绵平平稳稳。若是个曹溪门下客。直到解脱处。更不落二落三。未举觉已前。早是落二落三了也。何况举觉言诠总纳败阙。所以道。西天二十八祖亦如是。唐土六祖亦如是。天下老和尚亦如是。山僧亦如是。到这里不著眼试观看。不著耳试听看。若向个里一时截得断把得定作得主。与千圣把手。同一正因同一解脱。然虽如是。正当恁么时。不立阶梯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声前截断千差路。出格唯凭作者知。复颂云。一著当机截众流。选官选佛两俱优。相逢相见呵呵笑。天上人间得自由。

祖上人请小参。师云。生身父母居堂上。从本爷娘在顶门。一念顿消诸祖意。堪任补报最深恩。一沤未发已前。滔滔流水。一尘未举之际。茫茫刹尘。若是具透关眼有过量见。即知千圣万圣罗笼不住。若也一沤已发一尘已举。待著眼用意。尽未来际穷虚空劫。毕竟摸索不著。所以道。尽大地是般若光。光未发时无佛无众生消息。从什么处得来。正当恁么时。无佛无众生。无高无下。无得无失。无彼无我处。还荐得么。若荐不得。不免打葛藤去也。道是无得么。且喜没交涉。道是有得么。转见没交涉。道是不有不无得么。转更没交涉。道是离四句绝百非。直是没交涉。须知道一条路一种机。三世诸佛依此成立。一大藏教依此诠注。乃至世间虚空凡圣山河大地无边香水海不可说不可说。全从他流出。只今若知一沤未发已前恩德。则自己脚跟下。如千日并照。如暗得灯如贫得宝。如渡得船如民得王。于一切时无一念落虚。无参杂时。全体恁么来。全体恁么去。只如空劫已前那畔一段事作么生。还委悉么。照开千圣顶门眼。放出威音物外春。复颂云。父母恩深重。过于盖与载。若欲图补报。碎身莫能赛。唯有般若力。一句截情爱。凯风吹棘心。二百四十岁。

修道者请小参。天地与我同根。其根深固。万物与我一体。其体虚凝。万物之根亘古亘今。坚固之体包含万有。毫茫得意。可以点铁成金。可以转凡作圣。如理如事即处即真。一念不生前后际断。所以道。不思议解脱力。妙用恒沙也无极。若论妙用去。可以击碎业山。可以点竭苦海。可以忏不忏之罪。可以解不解之冤。可以起必死之疾。可以证无生法忍。正当恁么时。不立功勋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千年闇室一灯破。万劫愆尤一句消。颂云。阿阇被疾投皇觉。调御垂慈放月光。法药之功同佛力。自然身病得清凉。

小参。师云。一向说事说理论妙论玄谈心谈性。堕在葛藤窠里。一向行棒行喝立照立用存卷存舒。落在荆棘林中。更或举古举今话偏话正立主立宾。也是撒沙撒土。忽若见山即山。见水即水。僧是僧俗是俗。落在无事界内。记使总不恁么。大似曳尾灵龟。直饶独体单明。亦是狐狸恋窟。若有个出身处去。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譬如猛火聚近之则燎却面门。又如按太阿剑拟之则丧身失命。便可以不须说事不须说理。不行棒不行喝。不立主不立宾。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全体恁么来。全体恁么去。总无许多露布葛藤声色边事。且超然独脱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万丈县崖须撒手。大千沙界始全身。

张户曹请小参。师云。直下便是不通拟议寻思。还有作家禅客么。试出众证据看。僧问。如何是临济下事。师云。一刃两段。进云。如何是云门下事。师云。三句纵横进云。如何是曹洞下事。师云。五位君臣没分付。进云。如何是沩仰下事。师云。进前退后绝商量。进云。那一句如何。师云。何不问法眼下事。僧礼拜。师乃云。灵山提密旨。独有迦叶亲闻。少林演妙诀。唯许神光担荷。只为机机相副箭箭相投。用处声色纯真。举时乾坤独露。密密意绝誵讹。深深机没回互。若是个本色自由自在承当担荷得底。更不落声前句后。亦不用拟议寻思。直下当阳分明领取。所以道。若论此事。贬上眉毛早已蹉过。既已蹉过。何用鼓两片皮口吧吧地。岂不是当堂蹉过。既若蹉过。还知未蹉过事么。若知未蹉过事。虽终日说而不曾动著舌头。终日行而不曾移著一步。终日吃饭不曾嚼一粒米。终日著衣不曾挂一缕丝。虽然如是。此犹是建化门庭向下为人处。岂不见。德山和尚但有问答语言。向上向下尽是依草附木竹木精灵。所以山僧从头棒将去。待有个独脱底与他商量。后来浮山圆鉴道。只这独脱底也是草木之精。且道。还有为人处也无。山僧不惜眉毛。入泥入水为诸人平展。还委悉么。但能万法不干怀。一超直入如来地。

披剃小参。僧问。正令当行十方坐断。宗风建立毫发无差。时节因缘愿闻举唱。师云。只是旧时面目。进云。斩新处乞师再示。师云。换却适来底。进云。法轮再转于阎浮。道光重映于千载。师云。谁不恁么。进云。只如无边身菩萨。为什么不见如来顶相。师云。有时恁么有时不恁么。进云。如何是和尚顶相。师云错。僧礼拜。师云。果然果然。师乃云。重圆僧相复方袍。优钵罗华未易遭。恩重丘山何以报。辄提纲要一秋毫。尽十方世界若长若短若纵若横。以至香水海不可说不可说无边刹海。尽在个一秋毫。有时现无边身。东涌西没南涌北没中涌边没。作无量无边神通变化。也只不出此一秋毫。有时冷啾啾地。如枯木朽株寒灰死火。一念万年万年一念。也只不出此一秋毫。乃至作为无量无边殊胜奇特难行苦行。转化一切成佛作祖。亦不出此一秋毫。诸人还知此一秋毫么。若知去。未开口已前。未举意已前。生佛未兆已前。空劫已前。好荐取。既荐得。则卷而怀之。任任运运如兀如痴。不妨是一个决量大人。如或未然。却须返照回光。若动若静若住若行若坐若卧。须是究他根源始得。父母未生已前。父母既生之后。六根四大三百六十骨节完具。寒时知寒热时知热。饥时知饥饱时知饱。以至顶天履地含齿戴发。尽承此个恩力。且道。此个恩力如何趣向。还知么。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

蒋山辞众云。终日相逢长背面。终朝背面却相逢。途中不是途中事。不动巍然达九重。这个消息唯许作家明暗同途主宾互用。虽去似去而不去。虽来似来而不来。卓尔超然。动静曾无两种。所以道。动若行云止若谷神。既无心于彼此。亦无象于去来。如是则去来不以象。而确然去来。动静不以心。而超然动静。在彼在此殊无间然。一道清虚廓周沙界。是以月上女出城。舍利弗入城。而舍利弗问云。圣姊向什么处去。月上女云。如舍利弗恁么去。舍利弗云。我方入城汝已出城。云何言如舍利弗恁么去。女云。诸佛弟子当住何所。舍利弗云。诸佛弟子当住如来大解脱。女云。诸佛弟子既住大解脱。所以我云如舍利弗恁么去。既得如来大解脱。去而无去去迹。入九重城里毗赞圣化。住而无住住踪。在深山白云中。坐断天下人舌头。既住如来大解脱。安有动静去来之意。正当恁么时。作么生道。九重城里真消息。一句无私遍九垓。复云。忆得曹山和尚辞洞山。山云。向什么处去。曹山云。向不变异处去。洞山云。不变异处岂有去耶。曹山云。去亦不变异。师云。大凡衲僧。佩肘臂下符。具顶门上眼。向一切万境万缘。当头坐断。岂不是个无变异。何故。金刚正体湛寂凝然。曹山虽得此意。争奈洞山怜儿不觉丑。若是山僧。待他道向不变异处去。只向他道。这汉未出门早变了也。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十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