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840   【字体:

大慧普觉禅师再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六(塔铭附)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师绍兴二十八年正月十日。于明州阿育王山广利禅寺受请。望阙谢恩讫。拈敕黄示众云。达磨不来东土。二祖不住西天。人人常光现前。个个壁立万仞。且道。这个从甚么处得来。若知来处受用无穷。其或未然。却请维那分明宣过。也要大家知有宣了。拈香祝圣罢乃就座云。善法堂前瑞气新。天书来自九重城。唯凭一句无私语。上祝吾皇亿万春。

二月二十八日。于临安府景德灵隐禅寺开堂。拈疏示众云。此是释迦老子四十九年三百六十余会说不尽底。尽在里许。安抚敷文。两手分付径山。山僧分明把呈其中妙义。如何敷演。若敷演得皇恩佛恩一时报足。其或未然。却请表白。对众拈出。宣疏了指法座云。毗卢顶[寧*頁]人人有志上头行。问著路头十个有五双不知去处。诸人要识路头么。良久云看。遂升座拈香。祝圣罢。又拈香云。此一瓣香。在兜率天则曰仙陀婆。在善变化天则曰夺意。在阿那婆达多池边则曰莲华藏。且道在径山手中唤作甚么。良久云。非但圜悟老人看即有分。便是三世诸佛出来也不敢正眼觑著。便烧乃就座。灵隐和尚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云。若论第一义。五目莫睹二听难闻。要得谛当分明。当须直截自观。作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邪正未分有疑请问。僧问。调御出世。三转法轮于大千。达磨西来。九年面壁于少室。和尚今日为国开堂。未审超佛越祖一句作么生道。师云。空里忙忙画卍字。进云。直得四众瞻仰万姓歌谣去也。师云。却被上座道著。进云。直饶道著。也只得一半。未审向上。和尚还更道得也无。师云。八角磨盘空里走。进云。记得肃宗帝问忠国师。如何是十身调御。国师云。檀越蹋毗卢顶上行。未审意旨如何。师云。今古历然。进云。顶门具眼争谩得。耀古腾今作者知。师云。收问灵山一会与今日是同是别。师云。如是我闻。进云。恁么则灵山亲见举。今日又重闻。师云。闻底事作么生。进云。两头俱坐断。八面起清风。师云。吃嘹舌头三千里。僧礼拜。复有僧出。师云。问话且止。纵饶问处如百川竞注。答处似巨海吞流。直得维摩结舌鹙子无言。于本分事上了无交涉。且道。本分事上合作么生提持。乃举拂子云。还见么。又击禅床云。还闻么。闻见分明是个甚么。当今圣主于此得之。以妙明心印。印十方华藏世界海。只在一尘中。于一尘中垂衣治化。演出无量无边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殊胜功德。利益法界一切有情。所谓圣寿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圣量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圣德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圣学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乃至圣智圣慧圣慈圣聪。皆悉广大如虚空不可思议。只这不可思议底亦不可思议。都卢只在一尘中。皆圣心之常分。非假于他术。满朝文武诸贵官。得之以妙明心印。向各各当人脚跟下。一印印定。更无秋毫以为透漏。所谓王事民事。一一明了一一无差。然后卷舒自在纵夺临时。皆吾心之常分。非假于他术。今日一会。若僧若俗。若男若女。若贵若贱。得之各以妙明心印印之。则随其根性悉得受用。一一明了一一无差。皆吾心之常分。非假于他术。且道。径山长老得之又作么生。还相委悉么。唯凭一滴曹溪水。遍界为霖报我皇。即将上来举扬般若所有一毫之善。祝延今上皇帝圣寿无疆。恭愿。尧仁广被。齐日月之盛明。汤德弥新。并乾坤之久固。皇太后中宫皇后大内天眷。伏愿同明般若正因。悉获金刚种智。复举波斯匿王问佛。胜义谛中还有世俗谛否。若言其有。智不应一。若言其无。智不应二。一二之义其义云何。佛言大王。汝于过去龙光佛所。曾问此义。我今无说汝亦无闻。无说无闻。是名一义二义。师召大众云。明明向道。尚自不会。岂况盖覆将来今日。或有人问。径山胜义谛中还有世俗谛否。若言其有智不应一。若言其无智不应二。一二之义其义云何。只向他道。元首明哉。股肱良哉。是名一义。亦名二义。正当恁么时。还有向上事也无。良久云。任大也须从地起。更高争奈有天何。久立众慈。伏惟珍重。灵隐和尚再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下座。

入院上堂。古人道。去去实不去。途中好善为。来来实不来。路上莫亏危。敢问大众。既不去善为个甚么既不来有甚么亏危。妙喜离径山十八年。今日归来。亦不见有善为。亦不见有亏危。三门依旧向南开。为甚么如此。良久云。而今四海清如镜。行人莫与路为仇。

上堂。今朝三月十五。已得如膏之雨。农夫鼓腹歌谣。万象森罗起舞。敢问大众。农夫鼓腹理合如是。万象森罗因甚么起舞。还委悉么。不见道。一家有好事。引得百家忙。

上堂佛子住此地。则是佛受用。常在于其中。经行及坐卧。以拂子击禅床云。一切智通无障碍。释迦老子来也。说道昨日有人从庐山来。却得江西信。钵盂口向天。灯笼挂露柱。四方八面一时来。直是无尔回避处。既无回避处。且作么生商量。还委悉么。回而更相涉。不尔依位住。

浴佛上堂。九十七种大人相。庄严微妙净法身。示现诞生出母胎。为众生故作佛事。且作么生是作底佛事。良久云。下座与首座大众。同入如来香水海。助这老子转大法轮。

上堂举僧问赵州。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示。州云。尔吃粥了也未。僧云。吃粥了。州云。洗钵盂去。其僧于言下有省。师云。诸方拈掇甚多。下注脚亦不少。未曾有一人分明说破。妙喜今日为诸人分明说破。吃粥了便洗钵盂。且道。还曾指示无。黑豆从来好合酱。比丘尼定是师姑。

上堂举赵州一日。与文远侍者论义。斗劣不斗胜。胜者输糊饼。远云。请和尚立义。州云。我是一头驴。远云。某是驴胃。州云。我是驴粪。远云。某是粪中虫。州云。汝在彼中作甚么。远云。某在彼中过夏。州云。把将糊饼来。师云。文远在驴粪中过夏。面赤不如语直。赵州贪他小利。赢得个糊饼。检点将来。也是普州人送贼。且道毕竟如何。良久云。鹅王择乳。素非鸭类。

上堂。正说知见时。知见即是心。当心即知见。知见即如今。如今即且置。古佛与露柱相交。占波共新罗斗额。万里圆光顶后相。云门北斗里藏身。睦州担板赵州吃茶。又作么生商量。遂喝一喝云。若不喝住。几乎乱却六十甲子。下座。

上堂举洞山和尚夏末示众云。初秋夏末。兄弟东去西去。直须向万里无寸草处去。前后下语者皆不契。有僧传此语到石霜。霜云。何不道。出门便是草。洞山闻得深肯之。谓浏阳有古佛出世。师云。万里无寸草。但请恁么去。出门便是草。各自有公据。有公据何拘束。清风月下守株人。凉兔渐遥春草绿。

中秋上堂。人有心看月。月无心照人。有无成一片。方始得惺惺。蓦拈拄杖卓一下云。这个不可不惺惺。掷下云。若知扑落非他物。始信纵横不是尘。

上堂。才方八月中秋。又是九月十五。拈起拄杖卓一下云。唯有这个不迁。掷下云。一众耳闻目睹。

上堂。一二三四五。五四三二一。返覆数千回。总不出今日。且道今日事作么生。良久云。霜风刮地来。法身赤骨[骨*歷]。

上堂举。盘山道。向上一路千圣不传。慈明道。向上一路千圣不然。师云。不传不然海口难宣。须弥顶上驾起铁船。

上堂举。僧问雪峰。古涧寒泉时如何。峰云。瞪目不见底。饮者如何。峰云。不从口入。赵州闻举。呵呵大笑云。不可从鼻孔入。僧却问。古涧寒泉时如何。州云苦。饮者如何。州云死。雪峰得闻乃云。赵州古佛。遂遥作礼云。从此不答话。师云。雪峰不答话。疑杀多少人。赵州道苦。面赤不如语直。若是妙喜即不然。古涧寒泉时如何。到江扶橹桌。出岳济民田。饮者如何。清凉肺腑。此语有两负门。若人辩得。许尔具参学眼。

退院再归上堂。去是住时因。住是去时果。去住与果因。无可无不可。喝一喝云。这里是甚么所在。说去说住。说因说果。说可说不可。虽然如是。这里却有个好处。且道好在甚么处。良久云。再理旧词连韵唱。村歌社舞又重新。

圣节上堂。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既无是法又无非法。谓之无上佛果菩提。亦谓之真如佛性。亦谓之摩诃般若波罗蜜多。所以道。般若波罗蜜多能出生一切诸佛法。能成就一切菩萨解脱法。能成就国王无上法。能成就众生所作法。譬如摩尼宝珠体具众德。能镇毒龙诸恶鬼神。能遂人心所求如意。且作么生是如意底事。下座与大众同诣大佛殿。启建天申。圣节谨白。

上堂举。法眼问修山主。毫厘有差天地悬隔。尔作么生会。修云。毫厘有差天地悬隔。眼云。恁么会又争得。修云。某甲只恁么。未审和尚作么生。眼云。毫厘有差天地悬隔。修礼拜。师云。法眼与修山主。丝来线去。绵绵密密。扶竖地藏门风。可谓满目光生。若是德山临济门下。更买草鞋。行脚始得。为甚如此。毫厘有差天地悬隔。甚处得这个消息来。

上堂。今朝又是五月五。大鬼拍手小鬼舞。蓦然撞著桃符神。两手椎胸叫冤苦。艾人云。休叫苦。遂拈拄杖卓一下云。只有一处堪回互。回互不回互。回而更相涉。掷下云。不尔依位住。参。

上堂。今朝又是六月半。记得一则旧公案。拈拄杖卓一下云。拄杖子吞却法身。露柱在傍偷眼看。看不看拈起。秦时鞭轹钻。虽然如是。这一则旧公案。妙喜与他重剖判。掷下云。万别与千差。吾道一以贯。

解夏上堂。一百二十日禁足。三十五日在外走。熨斗煎茶铫不同。泥牛解作师子吼。今朝法岁已周圆。拈得鼻孔失却口。以大圆觉为伽蓝。七七依前四十九。

上堂。秋江清浅时。白露和烟岛。良哉观世音。全身入荒草。在荒草不须讨。为甚么如此。不识大哥妻。元来是嫂嫂。

上堂。门外春将半。山房总不知。可怜拄杖子。暗里自抽枝。遂拈起拄杖云。这个是拄杖子。那个是抽底枝。掷下云。直下来也休眼鼓眵。

上堂举。干峰示众云。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云门出众云。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往径山去。干峰遂唤维那云来日不得普请。师云。干峰洗面摸著鼻。云门吃饭咬著沙。二人蓦地相逢著。元来却是旧仇家。虽然如是。只许老胡知。不许老胡会。

上堂。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蓦拈拄杖卓一下云。这个是拄杖子。那个是法王身。又举起云。这个是法王身那个是拄杖子。遂掷下云。既已扑落。又非他物却是个甚么。已是头上安头。喝一喝云。更是个甚么。

上堂。今朝十月旦。为君重衍算。两个五百文。元来是一贯。顶门具眼人。记取这公案。

今上皇帝在建邸。遣内知客入山供养罗汉。祝圣请升座。僧问。当来下生弥勒佛。一毛头上现乾坤。现在无量寿世尊。大光普照河沙界。天台五百阿罗汉。随缘赴感靡不周。双径峰头老作家。超诸方便如何说。师云。现在未来佛。皆同一名号。进云。恁么则人间天上无不归依。师云。师子窟中师子。栴檀林里栴檀。进云。可谓是。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师云。刹竿头上仰莲心。进云。正当恁么时。未审是谁家风月。师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进云。和尚分上又作么生。师云。天人群生类。皆承此恩力。进云。如是则。一身有赖乾坤阔。万事无忧日月高。师云。龙得水时添意气。虎逢山色长威狞。进云。道端到这里。只得兵随印转将逐符行去也。师云。灵利衲僧一拨便转。进云。人归大国方知贵。水到潇湘一样清。师云点。进云。只如教中道。天人得道此为证。三宝于是现世间。以斯妙法济群生。一受不退常寂然。如何是妙法。师云。生铁铸成浑钢打就。进云。只凭此个真消息。玉叶金枝万万春。师云。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间无水不朝东。僧礼拜云。谁不恁么道。师乃云。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敢问大众。作么生是自彰底理。举起拂子云。还见么。又击禅床云。还闻么。闻见分明是个甚么。若向这里提得去。皇恩佛恩一时报足。其或未然。径山打葛藤去也。复举起拂子云看看无量寿世尊在径山。拂子头上放大光明。照不可说不可说又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于诸世界中转大法轮。作无量无边广大佛事。其中若凡若圣。若正若邪。若草若木。有情无情遇斯光者。皆获无上正等菩提。所以诸佛于此得之。具一切种智。诸大菩萨于此得之。成就诸波罗蜜。辟支独觉于此得之。出无佛世现神通光明。诸声闻众洎夜来迎请。五百阿罗汉于此得之。得八解脱具六神通。天人于此得之。增长十善。修罗于此得之。除其憍慢。地狱于此得之。顿超十地。饿鬼傍生及四生九类。一切有情于此得之。随其根性各得受用。无量寿世尊放大光明作诸佛事已竟。然后以四大海水灌弥勒世尊顶。与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当于补处作大佛事。无量寿世尊有如是神通。有如是自在。有如是威神。到这里还有。知恩报恩者么。若有出来与径山相见为汝证明。如无听取一颂。十方法界至人口。法界所有即其舌。只凭此口与舌头。祝吾君寿无间歇。亿万斯年注福源。如海滉漾永不竭。师子窟内产狻猊。鸑鷟定出丹山穴。为瑞为祥遍九垓。草木昆虫尽欢悦。稽首不可思议事。喻若众星拱明月。故今宣畅妙伽陀。第一义中真实说。

俞御干请上堂。一别二十年。蓦地又相见。如百炼精金。始终色不变。请我转法轮。增长菩提愿。直下绝狐疑。便悟本来面。

上堂举。圆通秀和尚示众云。少林九年冷坐。刚被神光觑破。如今玉石难分。只得麻缠纸裹。这一个那一个更一个。若是明眼人。何须重说破。师云。径山今日不免狗尾续貂。也有些子。老胡九年话堕。可惜当时放过。致令默照之徒。鬼窟长年打坐。这一个那一个更一个。虽然苦口叮咛。却似树头风过。

结夏上堂。一年一度解。一年一度结。只是这个事。何须更多说。不多说蹋著。秤锤硬似铁。

大慧普觉禅师再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六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