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804   【字体:

大慧普觉禅师住育王广利禅寺语录卷第五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师绍兴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于明州报恩光孝禅寺开堂。宣疏拈香祝圣罢。乃就座。天童和尚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云。第一义谛。天童和尚一槌打就。莫有知恩报恩底么。僧问。保寿开堂。三圣横身赞助。学人上来。愿闻祝圣。师云。牛皮鞔露柱。进云。天高地厚无穷极。佛功德海实难量。师云。千圣共传无底钵。进云正当恁么时如何鹐啄。师云。尔看即有分。进云。莫便是知恩报恩底事也无。师云。一任钻龟打瓦。进云。无计上酬天子德。唯凭此日一炉香。师云。犹较些子。问世尊拈华迦叶微笑。世尊道。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嘱摩诃大迦叶。如何是正法眼藏。师云。拔却眼中钉。进云。如何是涅槃妙心。师云。速礼三拜。进云。若不上来伸此问。焉知全露法王机。师云知。进云。只如今日一会。何异灵山。师云普。进云。恁么则从此佛日增辉。道风永扇去也。师云。又是恶水泼人。僧礼拜。师乃云。佛法要妙。离言说相。离文字相。离心缘相。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无心得。不可以语言造。不可以寂默通。如涂毒鼓。闻著则脑门百裂。似猛火聚。近之则燎却面门。实谓壁立万仞。剿绝圣凡。假使智如鹙子。辩若维摩。与三世诸佛同时出来。也须入地三尺有如是自在。有如是威神。只许老胡知。不许老胡会。到这里如何启口。然官不容针。私通车马。放一线道却有商量蓦拈拄杖卓一下云。还闻么。一切障碍即究竟觉。得念失念无非解脱。成法破法皆名涅槃。智慧愚痴通为般若。又卓一下云。太阳溢目。万里不挂片云。古佛与露柱相交。新罗共占波斗额。即不问。汝诸人只如马祖道即心是佛。作么生商量。还委悉么。太平本是将军致。却许将军见太平。复卓一下(谢辞不录)复举。西天国王问波罗提尊者曰。我欲作佛。不知何者是佛。尊者曰。见性是佛。王曰。师见性否。尊者曰。我见佛性。王曰性在何处。尊者曰。性在作用。王曰。是何作用。我今不见。尊者曰。今现作用。王自不见。王曰。于我有否。尊者曰。王若作用无有不是。王若不用体亦难见。王曰。若当用时。几处出现。尊者曰。若出现时。当有其八。王曰。八处佛性当为我说。尊者曰。在胎曰身。处世名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辩香。在舌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遍现俱该。沙界收摄。在一微尘识者知是佛性。不识唤作精魂。王闻是言心即开悟。师云。敢问。法筵大众。且道。西天国王悟得佛性耶。悟得精魂耶。若道在八处悟得。只是精魂。若离八处。却唤甚么作佛性。于斯荐得。皇恩佛恩一时报足。若荐不得。育王今日为诸人下个注脚。良久云。鸑鷟麒麟俱是瑞。栴檀薝卜一般香。天童和尚再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师召大众云。记取天童和尚语。便下座。

入院指方丈召大众云。这里是烹佛烹祖大炉韝锻生锻死恶钳锤。莫怪主人无面目。法如是故非强为。法既如是。又非强为。且道。最初一句又作么生。还委悉么。钓竿斫尽重栽竹。不计功程得便休。

次上堂。僧问。当头裂破眼睛突出。四方八面东涌西没。只如杨岐三脚驴子弄蹄行。意旨如何。师云。无意旨。进云。莫只这便是杨岐受用处也无。师云。便是杨岐受用处。进云。恁么则坐断玉几峰。时人皆拱手。师云。序品第一。进云。未审这一著落在甚么处。师云。尔且道。落在甚么处进云。师为法王于法自在。问云。朝到西天暮归东土时如何。师云。挂起草鞋。进云。谢和尚指示。师云。尔得个甚么。进云。今日亲见大禅师。师举拂子云。汝在拂子前见。拂子后见。进云。前后一时收。师云。穿却尔鼻孔。换却尔眼睛。进云。和尚费力作甚么。师便喝。乃举。南泉和尚新入院。知事头首请入方丈。有僧便问。师归丈室将何指示于人。泉云。昨夜三更失却牛。天明起来失却火。师云。妙喜初住育王。亦不曾失却牛。亦不曾失却火。或有人问。师归丈室将何指示于人。只向他道。饥餐渴饮闲坐困眠。且道。与南泉是同是别。若也道得。许尔是个衲僧。若道不得。三十年后却来方丈里。向尔道。便下座。

上堂。僧问。大梅即心是佛。马祖非心非佛。阿那个是。师云。两个俱是。两个俱不是。进云。金不博金。水不洗水。师云。尔作么生会。进云。千古垂芳孰共知。清风匝地有何极。师云。又被风吹别调中。问教中道。离言说相离文字相离心缘相。毕竟平等无有变易。请和尚离言说相。师云。尔只今在甚么处安身立命。进云。与和尚眉毛厮结。问答俱备。师云。大好离言说相。进云。侧侧平平题不著。忉忉怛怛语还空。师云。刹竿头上仰莲心。乃云。今朝腊月初一。一年此月将讫。过去现在未来。弹指一时顿入。乃举拂子云。只有这个不入这保社。为甚么如此。不见道。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

到天童请上堂。僧问。暂借一问以为影草时如何。师云。没这闲工夫。进云。莫便是和尚答话也无。师云是。进云。恁么则今日得闻于未闻。师云。闻底事作么生。进云未鸣鼓已前。闻和尚道了也。师云。道甚么聻。进云。也知和尚。有时恁么。有时不恁么。师云。错下注脚。问赵州访一庵主云。有么有么。主竖起拳头。州云。水浅不是泊船处。此意如何。师云。拳头。进云。又访一庵主。主亦竖起拳头。赵州为甚么却道。有纵有夺。师云。也只是个拳头。进云。既只是个拳头。为甚么两处勘辩。师云。尔但两处看。进云。未审和尚今日与天童大众相见。还有为人处也无。师云有。进云。恩大难酬。便礼拜师。乃云。垂万里钩。驻千里乌骓。布漫天网。打冲浪鲲鲸。此是天童老人寻常用底。育王今日得得入山瞻礼。客听主裁令升此座。到这里说个甚么即得。莫是说心说性得么。说玄说妙说理说事得么。既总不得。不可只恁么休去既不可休去。又不可说心说性说玄说妙说理说事。莫是世谛流布得么。若恁么唤作顺水张帆。未是衲僧用处。虽然如是。略借主人威光。与大众赴个时节。且道。即今是甚么时节。尺蠖之屈乃欲求伸。击碎蟠桃核。得见个中仁。个中仁既见。此道出常情。且道出常情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眼光烁破四天下。主盟此道是渠侬。复云。适来蒙堂头老人举。僧问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云。腊月火烧山。师云。此是香林语。堂头今日举育王随搂摗也未敢相许。因甚么未敢相许。选佛若无如是眼。假饶千载又奚为。

上堂。相逢不拈出。举意便知有。巍巍不动尊。脚不离地走。既是不动尊。为甚么却走。喝一喝云。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

上堂。丹霞烧木佛。院主眉须落。鸟飞毛坠鱼行水浊。喝一喝云。是甚么。要识真麒麟。只有一只角。参。

岁旦上堂。一年三百六十日。今朝又是从头起。人人有个主人公。水牛衔却老鼠尾。深沙欢那吒喜。佛殿走出三门去。僧堂撞入厨库里。敢问大众。还有不迁义也无。自云有。作么生是不迁义。东君行正令。华发树南枝。

到资福请上堂。举香城顺和尚颂黄龙三关云。黄龙老和尚。有个三关语。山僧承嗣伊。今日为君举。为君举。猫儿偏解捉老鼠。广鉴英禅师因见此颂乃曰。好则好。第恐学者作无事会去。师云。诚哉是言。山僧今日也有个颂子。黄龙此语盖天地。从来缜密不通风。后昆随例承其响。总道猫儿解捉虫(资福乃广鉴法孙)。

到雪窦请上堂。平常无生句。妙玄无私句。体明无尽句。一镞破三关。他家有本据。作么生是他家本据。莫怪从前多意气。他家曾蹋上头关。复举。僧问明觉禅师。如何是诸佛本源。明觉云。千峰寒色。僧云。未审向上还有事也无。明觉云。雨滴岩华。师云。千峰寒色雨滴岩华。今日不妨应时应节。若是诸佛本源。不得动著。为甚么不得动著。自有雪窦主人在。

到启霞请上堂。适来蒙堂头法叔禅师举临济访龙光因缘。客听主裁敢不依严命。略与诸人下个注脚。龙光据坐。虽然无语。其声如雷。临济云。这老汉今日败阙。堂头法叔禅师道。那里是他败阙处。妙喜道。路远夜长休把火。大家吹杀暗中行。

上堂举。仰山一日与懒安看雨次。安云。好雨寂阇黎。山云。好在甚么处。安无语。山云。某甲却道得。安云。好在甚么处。山以手指雨。安便休去。师云。一人只知看雨。一人只知指雨。子细检点将来。大似钉桩摇橹。育王当时待他道好在什么处。只向他道。滴穿眼睛。浸烂鼻孔。或有个衲僧出来道。育王也是钉桩摇橹。却许他具眼。

上堂举。五祖师翁举。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恁么会。便不是了也。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恁么会。方始是。师云。要识五祖师翁么。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上堂。僧问。参禅要透尘劳网。学道还期出死生。铁壁银山无向背。金圈栗棘不多争。这个是学人寻常用底。未审和尚见处作么生。师云。春日晴黄莺鸣。进云。今日小出大遇。师云。更听落崖流水声。进云。从上诸圣毕竟将何等法为何等人。师云。将何等法为何等人。进云。恁么则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师云。信受奉行速礼三拜。僧礼拜。师乃云。今朝二月二十。又是清明寒食。灵云不见桃华。争信曲中有直。遂拈拄杖卓一下云。是曲耶是直耶。掷下云。多虚不如少实。参。

上堂举。修山主云。是柱不见柱。非柱不见柱。是非已去了。是非里荐取。师召大众云。是非既去了。各各照顾。且道。照顾个甚么。良久云。莫教撞著露柱。

上堂。僧问。有么有么。庵主竖起拳头。还端的也无。师便下座。

上堂。古人道。侍者烧香已成多事。大众问讯转见病深。恁么说话。大似无病著灸。捏目生华。若是育王即不然。侍者烧香不为分外。大众问讯。理合如然。若作佛法商量。生身入地狱。下座。

浴佛上堂。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这个是题目摩耶夫人毗蓝园里攀无忧树。右胁而生悉达太子。直得九龙吐水沐浴金躯。地涌金莲以承其足。这个是序分。以手指天地。作大师子吼。上中及四维。无能尊我者。这个是正宗。育王今日专为流通去也。遂拈拄杖卓一下云。释迦老子来也。举起云。净法界身本无出没。大悲愿力示现受生。已上四段不同。收归上科。掷下云。下座与大众同到殿上。再讲经首呕啊。

朱舍人请升座。僧问。三世诸佛说了也。和尚作么生。师云。摩竭提国亲行此令。进云。要且只今事不恁么。师云。剑去久矣。尔方刻舟。进云。也知和尚截断天下人舌头。师云。果然不恁么。进云。道端白日青天。开眼落人圈缋。便礼拜。问释迦弥勒犹是他奴。未审他是阿谁。师云。尔是一枚村夫。进云。切忌为他安名立字。师云。村夫有甚么名字。进云。前言何在。师云。尔道他毕竟是阿谁。进云。家无小使不成君子。师云。未免随人脚跟转。问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师云。老僧无的的大意亦无如何。进云。既是无。和尚甚处得这消息。师云。育王亦无这消息。乃云。只这消息。三世诸佛说不及。六代祖师传不到。既说不及又传不到。则释迦弥勒亦是空名。释迦弥勒既是空名。唤甚么作奴。唤甚么作主。唤甚么作生。唤甚么作死。唤甚么作古。唤甚么作今。既无生又无死。既无古亦无今。净裸裸绝承当。赤洒洒没窠窟。如是则尽十方世界无内无外。是个净妙佛土。是个无上佛土。是个无等佛土。是个不可思议佛土。是个不可量佛土。是个不可说佛土。既有如是佛土。只如宫使舍人今请妙喜举扬此段大事因缘追荐先妣太夫人俞氏。且道。在那个佛上中。良久云。一尘一佛刹。一叶一释迦。

上堂。结夏方得五日。露柱却知端的。勃跳撞入灯笼。普为诸人入室。还有知惭识愧者么。良久云。白云乍可来青嶂。明月难教下碧天。

圣节上堂。如人持尺量虚空。复有随行计其数。虚空边际不可得。吾君寿量亦如是。理则如是。事又作么生。下座与大众同到无量寿如来前。五体投地启建天申圣节道场。谨白。

上堂举睦州才见僧云。现成公案放汝三十棒。僧云。某甲如是。州云。三门头金刚为甚么竖起拳头。僧云。金刚尚乃如是。州便打。师云。虽然无孔笛。撞著毡拍板。直是五音调畅六律谐和。子细检点将来。未免傍观者哂。且道。谁是傍观者。良久云。不得动著。动著打折尔驴腰。

上堂。今朝五月五。天降沛然雨。艾人与门神。聚头相耳语。且道。说个甚么。雪窦禅师。来一口吞佛祖。

上堂举。普化一日在临济僧堂前吃生菜。济见云。大似一头驴。化便作驴鸣。济云。这贼。化云。贼贼。便出去。师云。一个驴鸣两个贼。堪与诸方为轨则。正贼草贼不须论。大施门开无壅塞。

上堂云。已著槽厂将错就错。骑却圣僧不妨快乐。龙象蹴蹋非驴所作。堪笑诸方妄生穿凿。休穿凿。祥麟只有一只角。

上堂。今朝七月五。打鼓普请看。万里无片云。犹欠一大半。且作么生是那一半。良久云。无人过价打与一贯。

荣侍郎生日请升座。僧问。杨岐一头驴。为甚么只有三只脚。师云。尔少吃水草。进云。恁么则觌面相呈。更无回互。师云。且莫诈明头。进云。既是潘阆倒骑归。为甚么颠杀黄番绰。师云。非汝境界。进云。争柰即今何。师云。且莫辜负老僧。进云。恩大难酬。便礼拜。师乃云。杨岐一头驴。只有三只脚。潘阆倒骑归。颠杀黄番绰。妙喜三十年前底注脚。今日被这僧对人天众前华擘一上。不同小小。直得杨岐和尚拍手呵呵大笑。山河大地万象森罗一时起舞。当恁么时。且道。是甚么人证明。所以道。处处真处处真。尘尘尽是本来人。真实说时声不现。正体堂堂没却身。作么生是堂堂正体。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岂不是堂堂正体。若作堂堂正体会。则辜负释迦老子。若不作堂堂正体会。则辜负自己。自己既辜负。将甚么与释迦老子相见。若向这里拨得一线路。方知释迦老子在兜率天。乘日轮香象降摩耶夫人胎。只是示现个生底时节以至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吾独尊。也只是与一切人作个示现生相底样子。若向这里见得。不独为释迦老子出气。亦乃与生身父母出气。不独为生身父母出气。亦乃与一切有情出气。正当恁么时。且道。承谁恩力。良久云。挥剑斫开人我易。推山塞断是非难。

上堂举俱胝和尚凡有所问。唯竖起一指。又自卖弄云。我在天龙处。得一指头禅。一生受用不尽。后来琅玡有颂云。俱胝一指报君知。朝生鹞子搏天飞。若无举鼎拔山力。千里乌骓不易骑。师云。俱胝和尚若不得琅玡为伊出气。几乎埋没了这一指头禅。妙喜既恁么举。不免随后也有个注脚。俱胝一指头。吃饭饱方休。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杨州。

上堂。久雨不晴。才晴又雨。天道变化。万物得所。札久雨不晴。良久复召大众云。云门老汉。不在里许。参。

中秋上堂。举仰山与长沙玩月次。山以手指月云。人人尽有这个。只是用不得。沙云。恰是请汝用。山云。作么生用。沙近前一蹋蹋倒仰山。山起来云。直下似个大虫。师云。皎洁一轮寒光万里。灵利者叶落知秋。傝[白*辱]者忠言逆耳。休不休已不已。小释迦有陷虎之机。老大虫却无牙齿。当时一蹋岂造次。蓦然倒地非偶尔。众中还有缁素得二老出者么。良久云。设有也是掉棒打月。

上堂。赵州东院西。密室烂如泥。窦八布衫穿。赤土画簸箕。喝一喝云。是甚么。檐头雨滴滴。鸡向五更啼。

上堂举盘山和尚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若能如是。是真出家。师云。育王即不然。若能如是捏目生华。

天童觉和尚遗书至。受书云。古人道。末后一句始到牢关。把断要津不通凡圣。举起书云。这个是天童和尚末后把断要津全提底消息。还委悉么。如未委悉。却请维那分明说破。宣了遂升座云。法幢摧法梁折。法河干法眼灭。虽然如是。正是天童真实说。且道。说底事作么生。知音知后更谁知。

岁旦上堂。昨朝残腊尽。今日贺新年。虎逐牛方急。东君令已行。且作么生是已行底令。瑞雪已铺银世界。大家携手普贤门。

为佛智裕和尚迁塔以手指穴云。妙喜与师兄俱是圜悟子。妙喜移住径山。师兄迁来在此。虽与师兄同条生。不与师兄同条死。八两与半斤。青红对碧紫。正当恁么时。且归根得旨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师兄解唱泥牛吼。师弟宁忘木马嘶。豁开顶上活人眼。鄮山山下是真归。

大慧普觉禅师住阿育王山广利禅寺语录卷第五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