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5973   【字体:

大正藏 No. 1998A 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宋 蕴闻编

30卷

进大慧禅师语录奏札

(臣)僧(蕴闻)窃以佛祖之道。虽非文字语言所及。而发扬流布。必有所假而后明。譬如以手指月。手之与月。初不相干。然知手之所指。则知月之所在。是以一大藏教为世标准。于今赖之(臣)山野微贱。遭值圣明。屡获瞻望清光。禀承音旨。圣言高远非凡所及。斯道庆幸有待而兴。窃欣希阔之逢。敢陈诚切之恳。伏念(臣)先师前住径山大慧禅师(宗杲)敏悟英发直受正传。善巧方便开悟后学。其平日提唱语要(臣)随处记录。皆已成书。既为广录三十卷。又为语录十卷。谨缮写诣阙上进。伏望万机之暇 俯垂省览(臣)又伏见真宗皇帝景德年中。以僧(道原)所集传灯录。颁降入藏。今(臣)所进先师语录十卷。欲乞圣慈依上件体例。特赐指挥亦令入藏。用广流通。使后学皆得预闻。在先师益为不朽。(臣)无任战灼。俟命之至取进止。乾道七年三月 日。径山能仁禅院住持。慧日禅师(臣)蕴闻奏札。

福州东禅报恩光孝禅寺本寺承知府安抚大观文公文备准御批。降大慧禅师语录十册。令置之名山大藏中。以永其传。住持(臣)僧(德潜)谨刊为经板。计三十卷。入于毗卢大藏。用广流通。以此功德恭为今上皇帝祝延圣寿无疆。仰愿皇图巩固。凤历长新。佛日增辉。法轮常转。乾道八年正月 日。住持(臣)僧(德潜)谨题。

大慧普觉禅师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一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师绍兴七年七月二十一日。于临安府明庆院开堂。拈疏示众云。留守相公。入善知众艺三昧。向毛锥子上放大光明。不动舌头演说四十二般若波罗蜜门已竟。还信得及么。若信不及。却请表白。重新拈出。令未闻者闻未信者信。宣疏了指法座召大众云。还见么。坐断古佛路头。潜窜千妖百怪。任是须弥灯王也。须速礼三拜喝一喝。遂升座拈香云。此一瓣香。恭为北阙之至尊。上祝南山之万寿。次拈香云。此一瓣香。奉为留守大丞相洎文武官僚常居禄位。又拈香云。此一瓣香。觑著则眼睛枯。嗅著则脑门裂。遇贵则价重娑婆。遇贱则分文不直。今日对人天众前。爇向炉中。奉为成都府昭觉禅寺先圜悟禅师大和尚。用酬法乳之恩。乃就座上首白槌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云。诸方旧例今古常仪。直饶千佛世尊次第出世升于此座末上也少这一杓恶水不得莫有回避得底么出来证据。时有僧出方礼拜。师云。雪上加霜。次有一僧搀前便问。人天普集选佛场开祖令。当机如何举唱。师云。钝鸟逆风飞。进云。遍界且无寻觅处。分明一点座中圆。师云。人间无水不朝东。进云。可谓三春果满菩提树。一夜华开世界香。师云。筑著磕著。进云。纷纷香气炉中发。[颱-台+弗][颱-台+弗]清风座上生。师云。闲言语。进云。争奈千枝少室华方盛。一派曹源水更清。师举起拂子云。这个是第机枝。进云。知音不在频频举。达者须知暗里惊。师云。灵利衲僧问。一问一答辜负己灵。举古举今埋没先祖。去此二途如何即是。师云。分身两处看。进云。唐土二三齐敛衽。西天四七亦开眉。师云。天无私盖地无私载。进云。如斯问答已涉功勋。祝圣一句请师速道。师云。长将日月为天眼。指出须弥作寿山。进云。社稷山河增胜气。乾坤草木尽沾恩。师云。重说偈言。进云。还许学人别露个消息也无。师云。不许。进云。却请和尚道。师云。既不许更道甚么。进云。愿施折槛朱云手。来作为霖傅说人。师云。只欠这一句在。复有数僧竞出。师乃约住云。假使大地草木尽末为尘。一一尘有一口。一一口具无碍广长舌相。一一舌相出无量差别音声。一一音声发无量差别言词。一一言词有无量差别妙义。如上尘数衲僧。各各具如是口如是舌如是音声如是言词如是妙义。同时致百千问难。问问各别不消。径山长老咳嗽一声一时答了。乘时于其中间作无量无边广大佛事。一一佛事周遍法界。所谓一毛现神变。一切佛同说经。于无量劫不得其边际。便恁么去。闹热门庭即得。若以正眼观之。正是业识茫茫无本可据。祖师门下一点也用不著。况复钩章棘句展露言锋。非唯埋没从上宗乘。亦乃笑破衲僧鼻孔。所以道毫牦系念三涂业因。瞥尔情生万劫羁锁。圣名凡号尽是虚声。殊相劣形皆为幻色。汝欲求之得无累乎。及其厌之又成大患。看他先德恁么告报。如国家兵器不得已而用之。本分事上亦无这个消息。山僧今日如斯举唱。大似无梦说梦。好肉剜疮检点将来合吃。拄杖只今莫有下得毒手者么。若有堪报不报之恩。共助无为之化。如无倒行。此令去也。蓦拈拄杖云。横按镆鎁全正令。太平寰宇斩痴顽。卓一下。喝一喝(谢词不录)复举。王常侍一日访临济。同到僧堂内。常侍曰。这一堂僧远看经否。临济曰。不看经。常侍曰。学禅否。临济曰。不学禅。常侍曰。经又不看禅又不学。毕竟作甚么。临济曰。总教伊成佛作祖去。常侍曰。金屑虽贵落眼成翳又作么生。临济曰。我将谓尔是个俗汉。师云。临济老汉握一柄金刚王宝剑。气冲宇宙。天下横行。等闲被这官人轻轻一拶。便见冰销瓦解。且道。这官人有甚长处。听取一颂。世出世间希有事。显发须凭过量人。只将补兖调羹手。拨转如来正法轮。久立众慈。伏惟珍重。上首再白槌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入院上堂。山僧未离泉州时。已与诸人相见了也。临安府亦与诸人相见了也。及乎来到山中击动法鼓坐立俨然眼眼相觑。为甚么却不相识。只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

当晚小参。大道只在口前。要且目前难睹。欲识大道真体。不离声色言语。举起拂子云。这个是色。击禅床云。这个是声。山僧只今口吧吧地。是言语那个是大道真体。喝一喝云。即此见闻非见闻。无余声色可呈君。个中若了全无事。体用无妨分不分。若也分去。雨下地上湿。天晴日头出。小尽二十九。大尽三十日。若也不分。金刚与土地揩背一擦骨出。复云。古者道。末后一句始到牢关。把断要津不通凡圣。作么生是末后一句。良久云。且莫说梦。拍禅床下座。

上堂。昔日杨岐老祖翁。牵犁。拽耙。逞神通儿孙。带水拖泥甚。熨斗煎茶铫不同。

上堂举。僧问利山。众色归空。空归何所。山云。舌头不出口。僧云。为甚么如此。山云。内外一如故。师云。事存函盖合。理应箭锋拄。须还利山始得。若是径山即不然。或问众色归空空归何所。芍药华开菩萨面。棕榈叶散夜叉头。为甚么如此。但办肯心。必不相赚。

上堂举。南泉云。江西马祖说即心即佛。王老师不恁么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么道。还有过么。赵州礼拜而出。时有僧随问赵州云。上座礼拜了便出。意作么生。州云。汝却问取和尚。僧上问云。适来谂上座意作么生。泉云。他却领得老僧意旨。师云。两个老汉虽善靴里动指头。殊不知傍观者丑。

圜悟和尚大祥。拈香指真云。这个川藞苴。自来好打哄。闹处便入头。恶静而喜动。前年今日始归家。今日前年路不差。乃顾示大众云。作么生是不差底路。要会么。一回饮水一回曀。一瓣栴檀一碗茶。便烧香。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喝一喝云。幸自可怜生。特地胡打乱喝。作甚么。掷下云。冷处著把火。

上堂。今朝八月十有五。顾兔天边谁不睹。若非东土小释迦。放过长沙这老虎。

上堂。祖师道。一心不生。万法无咎。无咎无法。不生不心。能随境灭。境逐能沈。境由能境。能由境能。大小祖师却作座主见解。径山即不然。眼不自见。刀不自割。吃饭济饥。饮水定渴。临济德山特地迷枉。费精神施棒喝。除却棒拈却喝。孟八郎汉。如何止遏。

上堂举。须菩提岩中宴坐。诸天雨华赞叹尊者曰。空中雨华赞叹者是何人。曰我是梵天。尊者曰。汝云何赞叹。天曰。我重尊者善说般若。尊者曰。我于般若未曾说一字。云何言善说。师喝一喝云。当时若下得这一喝。非但塞却梵天口。亦乃二千年后免被径山检点。天曰。尊者无说。我乃无闻。无说无闻是真说般若。师又喝一喝云。当时若下得这一喝。非但塞却须菩提口。亦乃二千年后免被径山检点。且道。径山还有遭人检点处也无。自云。有甚么处是遭人检点处。不合多口。

上堂。水底泥牛嚼生铁。憍梵钵提咬著舌。海神怒把珊瑚鞭。须弥山王痛不彻。拍禅床下座。

上堂。冲开碧落松千尺。截断红尘水一溪。不识本来真面目。将谓人题德峤诗。

临安县谓。就海会寺开堂。师拈疏示众云。文彩未彰消息已露。文彩既彰难为盖覆。既不通盖覆。却烦表白。朗宣一遍宣疏了。师顾视大众云。知县学士已为诸人敷扬第一义谛了也。还有眼开心悟底么。若有便请。即今散去。其或未然。径山却向曲录床上说脱空去也。遂升座拈香。祝圣罢又拈香云。此一瓣香。诸佛不知。鬼神莫测。非天地之所生。亦非自然而得。前日城中已尝拈出。今日人天普集四众咸臻。其间恐有未知气息者。不免重新说破。便烧乃就座。僧问。尧风永扇。菩萨现宰官之身。佛日高明。卢老唱少林之曲。祝圣开堂愿闻法要。师云。惊天动地。进云。凭师一滴曹溪水。四海为霖报我皇。师云。一雁初归四海秋。进云。金轮统御三千界。玉历延鸿百万春。师云。阿谁不愿。问。三圣道。我逢人即出。出则不为人。意旨如何。师云。杀人不用刀。进云。兴化道我逢人即不出。出则便为人。又作么生。师云。活人何必剑。进云。正当出与未出时如何。师云。无须锁子两头摇。进云。专为流通去也。师云。径山今日失利乃云。佛法至当不在问答处。直饶问似普慧云兴。答如普贤瓶泻。若不识其要妙。只成戏剧之谈。于道有何所益。据实而论。尽是痴狂外边走。所以大觉世尊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以种种微密善巧方便成就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起道树诣鹿苑。先为憍陈如等转四谛法轮。四十九年三百六十余会。随众生根器所宜次第开演。令其各各闻法解悟出离生死。末后临般涅槃。于人天百万众前。拈华普示。唯金色头陀破颜微笑。遂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分付于汝。自是西天四七东土二三。天下老和尚各各以心传心相续不断。若不识其要妙。一向溺于知见驰骋言词。正法眼藏流布岂到今日。到这里须是个不求诸圣不重己灵底出格道人方能荷担此个大事。且那个是出格道人。不见昔日江西马大师。遣西堂智藏。驰书上径山国一禅师。国一开针见一圆相。遂索笔对智藏。于圆相中点一点。智藏罔措。这个岂不是格外消息。若作格外商量。又却不是。诸人且作么生辩明。时中如何受用。适来知县学士疏中有言。马师圆相远缄千里之清规。钦老机锋点破一时之群惑。群惑既破。则人人脚根下大事洞明。大事既明。则十二时中折旋俯仰弹指謦欬无非佛之妙用。既是佛之妙用。则不从人得。既不从人得。亦不在己躬。既不在己躬。则内不放出外不放入。既外不放入则外息诸缘。内不放出。则内心无喘。既内心无喘外息诸缘。则一切智通无障碍。既无障碍。则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正当恁么时。不是世间法。亦非出世间法。拽取占波国与新罗国斗额。岂是分外。虽然如是。更有事在。敢问诸人。只如忠国师为甚么却道。钦师犹被马师惑。即今莫有定当得出底么。若定当得出。许尔诸人。尽是出格道人。其或未然。径山据款结案去也。良久云。在舍只言为客易临筌方觉取鱼难。

上堂。僧问。灵山会上迦叶亲闻。少室峰前神光得髓。即今座下谁是知音。师云。裂破舌头。进云。可谓卞氏场中多巨璞。孟尝门下足高宾。师云。瓦砾不劳拈出。进云。争奈锋前有异。句里无私。师云。谁是知音者。进云。少室岩前金凤舞。径山峰顶玉鸡啼。师云。两重公案。问。达磨西来单传心印。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只如德山入门便棒。临济入门便喝未审是同是别。师嘘嘘。进云。恁么则不离当处常湛然。觅即知君不可见。师云。鱼行水浊。进云。争奈蹋著秤锤硬以铁。师云。引不著进云。头头垂示处。子细好生观。师云。放尔三十棒。乃云。不用安排切莫造作。造作安排无绳自缚。不安排不造作善财弹指登楼阁。秘魔放下手中叉。普化入市摇铃铎。

上堂举盘山云。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复是何物。洞山云。光境未亡复是何物。师云。白鹭下田千点雪。黄鹂上树一枝华。

上堂。僧问。沩仰当时相见处插锹叉手。意如何。师云。两眼对两眼。进云。没弦琴上知音少。父子弹来格调高。师云。尔且道。在插锹处在叉手处。进云。竿头丝线从师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师云。又却恁么去也。乃云。有句无句如藤倚树。碧眼胡儿不知落处。且道。落在甚么处。蓦拈拄杖召大众云。看看。直下来也。急著眼觑掷下拄杖。

出卿归。上堂举五祖师翁出队归。示众云。出队半个月。眼不见鼻孔。失却祖师禅。拾得个骨董。且道。向甚处著。一分奉释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宝佛塔。径山法孙出队八十余日。鼻孔常与眼睛相见。亦无祖师禅可失。亦不曾拾得骨董。既无骨董则无以奉释迦牟尼佛。亦无以奉多宝佛塔。毕竟得个甚么。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上堂。去年腊月二十五有恁么消息。今年腊月二十五无恁么消息。有恁么消息。是诸人分上事。径山不预。无恁么消息。是径山分上事。诸人无分。或有人问。径山未审是甚么消息。蓦拈拄杖云。不得动著。动著打折尔驴腰。掷拄杖下座。

岁旦上堂。拈拄杖空中。作书字势云。正朝把笔万事皆吉。应时纳祐庆无不宜。若作世谛流布平地。吃交更在佛法商量眉须堕落。卓拄杖下座。

上堂。买铁得真金。求雨得瑞雪。五峰玉琢成。千树银华结。龙王降吉祥。普贤呈丑拙。三世如来秘密门。今日一时都漏泄。虽然如是这里有一处可疑。且道。疑个甚么。恐日出后一场漏逗。

上堂。元宵佳节同欢乐。处处咸然无尽灯。火光烁破胜热面。夜神忽患冷头疼参。

上堂举僧问长沙。如何转得山河大地归自己去。沙云。如何转得自己归山河大地去。师云。转山河大地归自己则易。转自己归山河大地则难。有人道得不难不易句。却来径山手里请棒吃。

上堂。二月仲春久雨不晴。云门一札德非有邻。乃顾视大众云。札。复云。惭惶杀人。

不动居士至。上堂。僧问。径山布龙蛇阵。居士匹马单枪。当恁么时如何相见。师云。老僧打退鼓。进云。一个老大虫。撞著重牙虎。师云。尔还闻雷声么。进云。只为学人个得惯。师云。且莫诈明头。进云。却请和尚道。师云。我若道。尔须百杂碎。进云。庆快平生去也。师嘘嘘乃云。眼空宇宙浑无物。大坐当轩孰敢窥。选佛选官俱已了。同途把手不同归。敢问大众。既同途又把手。为甚么不同归。莫将鹤唳误作莺啼。复举陆亘大夫问南泉云。肇法师也甚奇怪。解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南泉遂指庭前华谓大夫曰。时人见此一株华。如梦相似。师云。这一则公案流布丛林近三百载。中间有无数善知识出世。只是未尝有一人与伊分明判断。径山今日与伊断却。若向理上看。非但南泉谩他陆亘一点不得。亦未摸著他脚下一茎毛在。若向事上看。非但陆亘谩他南泉一点不得。亦未梦见。他汗臭气在。或有人出来道。大小径山说理说事。即向他道。但向理事上会取。

上堂。一不成只。两不成双。喝一喝云。是甚么。剑号巨阙珠称夜光。

上堂。僧问。老东山也恁么举。老圜悟也恁么举。未审和尚如何举。师云。一手不独拍。两手鸣掴掴。进云。金不博金。水不洗水。师云。蹉过了也不知。进云。上是天下是地。蹉过个甚么。师云。金不博金。水不洗水聻。进云。直下来也急著眼看。师云。依旧跳不出乃举。僧问投子。一大藏教还有奇特事也无。投子云。演出大藏教。又一老宿云。演入大藏教。师云。演出演入则不无二老。若是奇特事。三生六十劫也未梦见在。

无上禅师忌日上堂。适来未击鼓已前。无上禅师已为诸人入泥入水。葛藤不少。径山不可更向土上加泥。便下座。

上堂举永嘉云。江月照松风吹。永夜清宵何所为。佛性戒珠心地印。雾露云霞体上衣。师云。这个阿师好与三十棒。且道。过在甚处。不合偷。常住物入衣钵下。

上堂举教云。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师举起拂子云。这个是径山拂子。唤甚么作法相。法相既不可得。又知个甚么见个甚么。信个甚么。解个甚么。复举起云。这个是法相。却唤甚么作拂子。拂子既不可得。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又有甚么过。正当恁么时转身一句作么生道。千重百匝无回互。大家静处萨婆诃。

上堂。今朝又是四月一。那事全然没消息。衲僧皮草久不干。且喜日头东畔出。参。

浴佛上堂。今朝正是四月八。净饭王宫生悉达。吐水九龙天外来。棒足七莲从地发。点胸点肋独称尊。大口开张自矜伐。都卢住世七旬余。四十九年恣忉怛。赖有云门老跛师。一棒当时要打杀。人人尽道报佛恩。将此深心奉尘刹。独有径山即不然。既不然合作么生。下座。同到殿上。为诸人说破。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召大众云。还闻么。复举起云。观世音菩萨来也在径山拄杖头上。口喃喃地道。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既灭寂灭现前。拈须弥卢于掌上。向针眼里打秋千。直饶便恁么见得彻去。犹较拄杖子十万八千。且道。径山拄杖子有甚么奇特。掷下云。不直半分钱。

上堂。径山无寸土庄田。今夏随宜结众缘。慵论道懒谈禅。拄杖挑来个个圆。不用息心除妄想。大家吃饭了噇眠。噇眠则不无。或若梦中有人索饭钱又作么生。依稀似曲才堪听。又被风吹别调中。

上堂。僧问。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光即不问。未审法身还具四大也无。师云具。进云。如何是法身。师云。地水火风。进云。如何是四大。师云漆桶不快。进云。法身向上还更有事也无。师云。但向下会取。乃举僧问赵州。如何是出来底人。州云。诸佛菩萨。师云。大小赵州。元来胆小。或有人问径山。如何是出来底人。向他道。泥猪疥狗。他若道。径山舌头得恁么自在。我也知尔是个漆桶。

上堂。僧问。万机休罢独坐大方。犹是向下事。如何是向上事。师云。痴人面前不得说梦。进云。老和尚三寸甚密。师云。众眼难谩。进云。只如僧问洞山如何是佛。云麻三斤又作么生。师云。大鹏展翅盖十洲。篱边之物空啾啾。乃云。昨日晴今日雨。时分不相应。三日后看取。拍禅床下座。

上堂。僧问。情生智隔。想变体殊。情未生时隔从何得。师云。元来是个饭袋子。进云。未审意旨如何。师云隔。乃拈拄杖举。三圣云。我逢人即出。出则不为人。卓一下云。贼身已露放过不可。兴化闻云。我逢人即不出。出则便为人。又卓一下云。已露贼身不可放过。大凡宗师决断是非。要得开人眼目。不可一向盲枷瞎棒。且道。这两个老汉有甚么过。掷下云。龙蛇易辩衲子难谩。

上堂举。僧问洞山。寒暑到来如何回避。山云。何不向无寒暑处去。僧云。如何是无寒暑处。山云。寒时寒杀阇黎。热时热杀阇黎。又僧问一老宿。时节恁么热。向甚处回避。宿云。向镬汤炉炭里回避。僧云。镬汤炉炭里如何回避。宿云。众苦不能到。师云。二老宿。一人在寒暑里垂手。一人在寒暑外垂手。寒暑里垂手者不见有寒暑之相。寒暑外垂手者。通身是寒暑。径山恁么道。诸人还辩明得么。若辩明得。南天台北五台。若辩明不得。今日热如昨日。

上堂。僧问。教中道。尘尘说刹刹说无间歇。未审以何为舌。师拍禅床右角一下。进云。世尊不说说。迦叶不闻闻也。师拍禅状左角一下。进云也知今日令不虚行。师云。识甚好恶。乃举赵州问南泉。知有底人向甚么处去。泉云。山前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去。州云。谢师答话。泉云。昨夜三更月到窗。云峰云。南泉若无后语。洎被打破蔡州。师云。云峰老人失却一只眼。殊不知只因后语。当下打破蔡州。

上堂举。兴化谓克宾维那曰。汝不久为唱导之师。宾云。不入这保社。化云。汝会了不入。不会不入。宾云。总不恁么。化便打云。克宾维那法战不胜。罚钱五贯。设钻饭一堂。来日兴化自白槌云。克宾维那法战不胜。罚钱五贯。设钻饭一堂。仍须出院。云居舜和尚云。大冶精金应无变色。其奈兴化令行太严。不是克宾维那也大难承当总似。而今泛泛之徒。翻转面皮多少时也。师云。云居恁么道。未免拗曲作直。径山即不然。要作临济炟赫儿孙。直须翻转面皮始得。

上堂。僧问。临济云。吾灭后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三圣出云。谁敢灭却和尚正法眼藏。如何是正法眼藏。师云。彦诜贼汉。又争会正法眼藏。进云。临济道。或有人问尔又作么生。三圣便喝。济云。谁知吾正法眼藏向这。瞎驴边灭却。意旨如何。师云。利动君子。乃举。罽宝国王仗剑问师子尊者曰。师得蕴空否。尊者曰。已得蕴空。王曰。脱生死否。尊者曰。已脱生死。王曰。可施我头尊者曰。身非我有。岂况于头。王遂斩之。白乳高丈余。王臂自落。雪窦云。作家君王天然犹在。黄龙新和尚云。黄龙要问雪窦。既是作家君王。因甚臂落。师云。孟八郎汉。又恁么去也。

大慧普觉禅师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一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