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史传部 >> 文章正文
 
-2087 51.P0867 大唐西域记 (12卷)〖唐 玄奘译.辩机撰〗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27069   【字体:

大正藏 No. 2087 大唐西域记

唐 玄奘译.辩机撰

12卷

大唐西域记序

窃以穹仪方载之广。蕴识怀灵之异。谈天无以究其极。括地讵足辩其原。是知方志所未传。声教所不暨者。岂可胜道哉。

详夫天竺之为国也。其来尚矣。圣贤以之叠轸。仁义于焉成俗。然事绝于曩代。壤隔于中土。山经莫之纪。王会所不书。博望凿空。徒置怀于印竹。昆明道闭。谬肆力于神池。遂使瑞表恒星。郁玄妙于千载。梦彰佩日。秘神光于万里。暨于蔡愔访道。摩腾入洛。经藏石室。未尽龙宫之奥。像画凉台。宁极鹫峰之美。自兹厥后。时政多虞。阉竖乘权。溃东京而鼎峙。母后成衅。剪中朝而幅裂。宪章泯于函雒。烽燧警于关塞。四郊因而多垒。况兹邦之绝远哉。然而钓奇之客。希世间至。颇存记注。宁尽物土之宜。徒采神经。未极真如之旨。有隋一统寔务恢疆。尚且眷西海而咨嗟。望东雒而杼轴。扬旌玉门之表。信亦多人。利涉[葸-十+夕]岭之源。盖无足纪。曷能指雪山而长骛。望龙池而一息者哉。良由德不被物威不及远。我大唐之有天下也。辟寰宇而创帝图。扫搀抢而清天步。功侔造化。明等照临。人荷再生。肉骨豺狼之吻。家蒙锡寿。还魂鬼蜮之墟。总异类于藁街。掩遐荒于舆地。苑十洲而池环海。小五帝而鄙上皇。

法师幼渐法门。慨祇园之莫履。长怀真迹。仰鹿野而翘心。褰裳净境。实惟素蓄。会淳风之西偃。属候律之东归。以贞观三年。杖锡遵路。资皇灵而抵殊俗。冒重险其若夷。假冥助而践畏涂。几必危而已济。喧寒骤徙。展转方达。言寻真相。见不见于空有之间。博考精微。闻不闻于生灭之际。廓群疑于性海。启妙觉于迷津。于是隐括众经。无片言而不尽。傍稽圣迹。无一物而不窥。周流多载。方始旋返。十九年正月届于长安。所获经论六百五十七部。有诏译焉。

亲践者一百一十国。传闻者二十八国。或事见于前典。或名始于今代。莫不餐和饮泽。顿颡而知归。请吏革音。梯山而奉赆。欢阙庭而相抃。袭冠带而成群。尔其物产风土之差。习俗山川之异。远则稽之于国典。近则详之于故老。邈矣殊方。依然在目。无劳握椠已详油素。名为大唐西域记。一帙十二卷。窃惟书事记言。固已缉于微婉。琐词小道冀有补于遗阙。秘书著作佐郎敬播序之云尔。

大唐西域记叙

尚书左仆射燕国公张说制

若夫玉毫流照。甘露洒于大千。金镜扬晖。薰风被于有截。故知示现三界。粤称天下之尊。光宅四表。式标域中之大。是以慧日沦影。像化之迹东归。帝猷宏阐。大章之步西极。

有慈恩道场三藏法师讳玄奘。俗姓陈氏。其先颖川人也。帝轩提象。控华渚而开源。大舜宾门。基历山而耸构。三恪照于姬载。六奇光于汉祀。书奏而承朗月。游道而聚德星。纵壑骈鳞。培风齐翼。世济之美。郁为景胄。法师籍庆诞生。含和降德。结根深而[卄/(仁-二+(公/几))]茂。道源浚而灵长。奇开之岁。霞轩月举。聚沙之年。兰薰桂馥。洎乎成立。艺殚坟素。九皋载响。五府交辟。以夫早悟真假。夙照慈慧。镜真筌而延伫。顾生涯而永息。而朱绂紫缨。诚有界之徽网。宝车丹枕。寔出世之津途。由是摈落尘滓。言归闲旷。令兄长捷法师释门之栋[榦-木+禾]者也。擅龙象于身世。挺鹙鹭于当年。朝野挹其风猷。中外羡其声彩。既而情深友爱。道睦天伦。法师服勤请益。分阴靡弃。业光上首。擢秀檀林。德契中庸。腾芬兰室。抗策平道。包九部而吞梦。鼓枻玄津。俯四韦而小鲁。自兹遍游谈肆。载移凉燠。功既成矣。能亦毕矣。至于泰初日月。烛曜灵台。子云鞶悦。发挥神府。于是金文暂启。伫秋驾而云趋。玉柄才撝。披雾市而波属。若会斫轮之旨。犹知拜瑟之微。以泻瓶之多闻。泛虚舟而独远。乃于轘辕之地。先摧鍱腹之夸。并络之乡。遽表浮杯之异。远迩宗挹。为之语曰。昔闻荀氏八龙。今见陈门双骥。汝颖多奇士。诚哉此言。

法师自幼迄长。游心玄理。名流先达。部执交驰。趋末忘本。摭华捐实。遂有南北异学。是非纷纠。永言于此。良用怃然。或恐传译踳驳。未能筌究。欲穷香象之文。将罄龙宫之目。以绝伦之德。属会昌之期。杖锡拂衣。第如遐境。于是背玄灞而延望。指葱山而矫迹。川陆绵长。备尝艰险陋博望之非远。嗤法显之为局。游践之处。毕究方言。镌求幽赜。妙穷津会。于是词发雌黄。飞英天竺。文传贝叶。聿归振旦。

太宗文皇帝。金轮纂御。宝位居尊。载伫风徽。召见青蒲之上。乃眷通识。前膝黄屋之间。手诏绸缪。中使继路。俯摛睿思。乃制三藏圣教序。凡七百八十言。今上昔在春闱。裁述圣记。凡五百七十九言。启玄妙之津。书揄扬之旨。盖非道映鸡林。誉光鹫岳。岂能缅降神藻以旌时秀。奉 诏翻译梵本。凡六百五十七部。具览遐方异俗。绝壤殊风。土著之宜。人备之序。正朔所暨。声教所单。著大唐西域记。勒成一十二卷。编录典奥。综核明审。立言不朽。其在兹焉。

大唐西域记卷第一(三十四国)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大总持寺沙门辩机撰  ·阿耆尼国

·屈支国

·跋禄迦国

·笯(奴故反)赤建国

·赭时国

·[怡-台+巿](敷发反)捍国

·窣(苏没反)堵利瑟那国

·飒秣建国

·弭秣贺国

·劫布呾那国

·屈霜(去声)尔伽国

·喝捍国

·捕喝国

·伐地国

·货利习弥伽国

·羯霜(去声)那国

·呾蜜国

·赤鄂衍那国

·忽露摩国

·愉(色俱反)漫国

·鞠和衍那国

·镬沙国

·珂咄罗国

·拘谜(莫闭反)陀国

·缚伽浪国

·纥露悉泯健国

·忽懔国

·缚喝国

·锐秣陀国

·胡寔健国

·呾剌健国

·揭职国

·梵衍那国

·迦毕试国

历选皇猷遐观帝录。庖牺出震之初。轩辕垂衣之始。所以司牧黎元。所以疆画分野。暨乎唐尧之受天运。光格四表。虞舜之纳地图。德流九土。自兹已降。空传书事之册。逖听前修。徒闻记言之史。岂若时逢有道运属无为者欤。我。

大唐御极则天。乘时握纪。一六合而光宅。四三皇而照临。玄化滂流。祥风遐扇。同乾坤之覆载。齐风雨之鼓润。与夫东夷入贡西戎即叙。创业垂统。拨乱反正。固以跨越前王。囊括先代。同文共轨至治神功。非载记无以赞大猷。非昭宣何以光盛业。玄奘辄随游至。举其风土。虽未考方辩俗。信已越五逾三。含生之畴咸被凯泽。能言之类莫不称功。越自天府。暨诸天竺。幽荒异俗。绝域殊邦。咸承正朔俱沾声教。赞武功之绩。讽成口实。美文德之盛。郁为称首。详观载籍。所未尝闻。缅惟图牒。诚无与二。不有所叙何记化洽。今据闻见于是载述。

然则索诃世界(旧曰。娑婆世界。又曰娑诃世界。皆讹也)三千大千国土。为一佛之化摄也。今一日月所照临。四天下者。据三千大千世界之中。诸佛世尊皆此垂化。现生现灭导圣导凡。苏迷卢山(唐言妙高山。旧曰须弥。又曰须弥娄皆讹略也)。四宝合成。在大海中。据金轮上。日月之所照回。诸天之所游舍。七山七海。环峙环列。山间海水。具八功德。七金山外乃咸海也。海中可居者。大略有四洲焉。东毗提诃洲(旧曰。弗婆提。又曰。弗于逮讹也)。南赡部洲(旧曰。阎浮提洲。又曰。剡浮洲讹也)。西瞿陀尼洲(旧曰。瞿耶尼。又曰。的伽尼讹也)。北拘卢洲(旧曰。郁单越。又曰。鸠楼。讹也)。金轮王乃化被四天下。银轮王则政隔北拘卢。铜轮王。除北拘卢及西瞿陀尼。铁轮王则唯赡部洲。夫轮王者。将即大位。随福所感。有大轮宝。浮空来应。感有金银铜铁之异。境乃四三二一之差。因其先瑞即以为号。则赡部洲之中地者。阿那婆答多池也(唐言无热恼。旧曰阿耨达池讹也)。在香山之南大雪山之北。周八百里矣。金银琉璃颇胝饰其岸焉。金沙弥漫。清波皎镜。八地菩萨以愿力故化为龙王。于中潜宅。出清冷水。给赡部洲。是以池东面银牛口流出殑(巨胜反)伽河(旧曰恒河又曰恒伽讹也)。绕池一匝入东南海。池南面金象口流出信度河(旧曰辛头河讹也)。绕池一匝。入西南海。池西面琉璃马口。流出缚刍河(旧曰。博叉河讹也)。绕池一匝。入西北海。池北面。颇胝师子口。流出徙多河(旧曰私陀河讹也)。绕池一匝。入东北海。或曰。潜流地下。出积石山。即徙多河之流。为中国之河源云。

时无轮王应运。赡部洲地有四主焉。南象主。则暑湿宜象。西宝主。乃临海盈宝。北马主。寒劲宜马。东人主。和畅多人。故象主之国。躁烈笃学特闲异术。服则横巾右袒。首则中髻四垂。族类邑居室宇重阁。宝主之乡。无礼义重财贿。短制左衽断发长髭。有城郭之居。务殖货之利。马主之俗。天资犷暴情忍杀戮。毳帐穹庐鸟居逐牧。人主之地。风俗机惠仁义照明。冠带右衽车服有序。安土重迁务资有类。三主之俗东方为上。其居室则东辟其户。旦日则东向以拜。人主之地南面为尊。方俗殊风。斯其大概。至于君臣上下之礼。宪章文轨之仪。人主之地无以加也。清心释累之训。出离生死之教。象主之国其理优矣。斯皆著之经诰问诸土俗。博关今古详考见闻。然则佛兴西方法流东国。通译音讹方言语谬。音讹则义失。语谬则理乖。故曰必也正名乎。贵无乖谬矣。

夫人有刚柔异性。言音不同。斯则系风土之气。亦习俗之致也。若其山川物产之异。风俗性类之差。则人主之地。国史详焉。马主之俗。宝主之乡史诰备载。可略言矣。至于象主之国。前古未详。或书地多暑湿。或载俗好仁慈。颇存方志莫能详举。岂道有行藏之致。固世有推移之运矣。是知候律以归化。饮泽而来宾。越重险而款玉门。贡方奇而拜绛阙者。盖难得而言焉。由是之故访道远游。请益之隙存记风土。黑岭已来莫非胡俗。虽戎人同贯。而族类群分。画界封疆。大率土著。建城廓务殖田畜。性重财贿。俗轻仁义。嫁娶无礼尊卑无次。妇言是用男位居下。死则焚骸丧期无数。厘面截耳断发裂裳。屠杀群畜祀祭幽魂。吉乃素服凶则皂衣。同风类俗略举条贯。异政殊制随地别叙。印度风俗语在后记。

出高昌故地。自近者始。曰阿耆尼国(旧曰乌耆)。

阿耆尼国。东西六百余里。南北四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六七里。四面据山道险易守。泉流交带引水为田。土宜穈黍宿麦香枣蒲萄梨柰诸果。气序和畅风俗质直。文字取则印度。微有缯绢服饰毡褐。断发无巾货用金钱银钱小铜钱。王其国人也。勇而寡略好自称伐。国无纲纪法不整肃。伽蓝十余所。僧徒二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经教律仪既遵印度。诸习学者。即其文而玩之。戒行律仪洁清勤励。然食杂三净。滞于渐教矣。

从此西南行二百余里。逾一小山越二大河。西得平川。行七百余里至屈(居勿反)支国(旧曰龟兹)。

屈支国。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七八里。宜穈麦有粳稻出蒲萄石榴。多梨柰桃杏。土产黄金铜铁铅锡。气序和风俗质。文字取则印度。粗有改变。管弦伎乐特善诸国。服饰锦褐断发巾帽。货用金钱银钱小铜钱。王屈支种也。智谋寡昧迫于强臣。其俗生子以木押头。欲其遍递也。伽蓝百余所。僧徒五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经教律仪取则印度。其习读者。即本文矣。尚拘渐教食杂三净。洁清耽玩人以功竞。

国东境城北天祠前有大龙池。诸龙易形交合牝马。遂生龙驹[怡-台+龍]戾难驭。龙驹之子方乃驯驾。所以此国多出善马。闻诸先志曰。近代有王。号曰金花。政教明察感龙驭乘。王欲终没鞭触其耳。因即潜隐以至于今。城中无井取彼池水。龙变为人与诸妇会。生子骁勇走及奔马。如是渐染人皆龙种。恃力作威不恭王命。王乃引构突厥杀此城人。少长俱戮略无噍类。城今荒芜人烟断绝。

荒城北四十余里。接山阿。隔一河水。有二伽蓝。同名照怙厘。而东西随称。佛像庄饰殆越人工。僧徒清斋诚为勤励东。照怙厘佛堂中有玉石。面广二尺余。色带黄白状如海蛤。其上有佛足履之迹。长尺有八寸。广余六寸矣。或有斋日照烛光明。

大城西门外路左右各有立佛像。高九十余尺。于此像前建五年一大会处。每岁秋分数十日间。举国僧徒皆来会集。上自君王下至士庶。捐废俗务奉持斋戒。受经听法渴日忘疲。诸僧伽蓝庄严佛像。莹以珍宝饰之锦绮。载诸辇舆谓之行像。动以千数云集会所。常以月十五日晦日。国王大臣谋议国事。访及高僧然后宣布。

会场西北渡河至阿奢理贰伽蓝(唐言奇特)。庭宇显敝佛像工饰。僧徒肃穆精勤匪怠。并是耆艾宿德硕学高才。远方俊彦慕义至止。国王大臣士庶豪右。四事供养久而弥敬。闻诸先志曰。昔此国先王崇敬三宝。将欲游方观礼圣迹。乃命母弟摄知留事。其弟受命。窃自割势防未萌也。封之金函持以上王。王曰。斯何谓也。对曰。回驾之日乃可开发。即付执事随军掌护。王之还也果有构祸者曰。王令监国淫乱中宫。王闻震怒欲置严刑。弟曰。不敢逃责愿开金函。王遂发而视之。乃断势也。曰斯何异物欲何发明。对曰。王昔游方命知留事。惧有谗祸割势自明。今果有征愿垂照览。王深惊异情爱弥隆。出入后庭无所禁碍。王弟于后行遇一夫拥五百牛欲事形腐。见而惟念。引类增怀。我今形亏岂非宿业。即以财宝赎此群牛。以慈善力男形渐具。以形具故遂不入宫。王怪而问之。乃陈其始末。王以为奇特也。遂建伽蓝。式旌美迹传芳后叶。

从此西行六百余里。经小沙碛至跋禄迦国(旧谓姑黑又曰亟黑)。

跋禄迦国。东西六百余里。南北三百余里。国大都城周五六里。土宜气序人性风俗。文字法则同屈支国。语言少异。细毡细褐邻国所重。伽蓝数十所。僧徒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

国西北行三百余里度石碛至凌山。此则葱岭北原。水多东流矣。山谷积雪春夏合冻。虽时消泮寻复结冰。经途险阻寒风惨烈。多暴龙难凌犯行人。由此路者。不得赭衣持瓠大声叫唤。微有违犯灾祸目睹。暴风奋发飞沙雨石。遇者丧没难以全生。

山行四百余里至大清池(或名热海又谓咸海)。周千余里。东西长南北狭。四面负山众流交凑。色带青黑味兼咸苦。洪涛浩汗惊波汩[淴-勿+(句-口+夕)]。龙鱼杂处灵怪间起。所以往来行旅祷以祈福。水族虽多莫敢渔捕。

清池西北行五百余里至素叶水城。城周六七里。诸国商胡杂居也。土宜糜麦蒲萄。林树稀疏。气序风寒人衣毡褐。

素叶已西数十孤城。城皆立长。虽不相禀命。然皆役属突厥。

自素叶水城至羯霜那国。地名窣利。人亦谓焉。文字语言即随称矣。字源简略本二十余言。转而相生其流浸广。粗有书记竖读其文。递相传授师资无替。服毡褐衣皮[疊*毛]。裳服褊急齐发露顶。或总剪剃。缯彩络额形容伟大。志性恇怯。风俗浇讹。多行诡诈。大抵贪求。父子计利。财多为贵。良贱无差。虽富巨万服食粗弊。力田逐利者杂半矣。

素叶城西行四百余里至千泉。千泉者。地方二百余里。南面雪山三陲平陆。水土沃润林树扶疏。暮春之月杂花若绮。泉池千所故以名焉。突厥可汗每来避暑。中有群鹿多饰铃镮。驯狎于人不甚惊走。可汗爱赏下命群属。敢加杀害有诛无赦。故此群鹿得终其寿。

千泉西行百四五十里至呾逻私城。城周八九里。诸国商胡杂居也。土宜气序大同素叶。

南行十余里有小孤城。三百余户。本中国人也。昔为突厥所掠。后遂鸠集同国。共保此城。于中宅居衣服去就遂同突厥。言辞仪范犹存本国。

从此西南行二百余里至白水城。城周六七里。土地所产风气所宜逾胜呾逻私。

西南行二百余里至恭御城。城周五六里。原隰膏腴树林蓊郁。

从此南行四五十里至笯(奴故反)赤建国。

笯赤建国。周千余里。地沃壤备稼穑。草木郁茂华果繁盛。多蒲萄亦所贵也。城邑百数各别君长。进止往来不相禀命。虽则画野区分总称笯赤建国。

从此西行二百余里至赭时国(唐言石国)。

赭时国。周千余里。西临叶河。东西狭南北长。土宜气序同笯赤建国。城邑数十各别君长。既无总主役属突厥。

从此东南千余里至[怡-台+巿](敷发反)捍国。

[怡-台+巿]捍国周四千余里。山周四境。土地膏腴稼穑滋盛。多花果宜羊马。气序风寒人性刚勇。语异诸国形貌丑弊。自数十年无大君长。酋豪力竞不相宾伏。依川据险画野分都。

从此西行千余里至窣堵利瑟那国。

窣堵利瑟那国周千四五百里。东临叶河。叶河出葱岭北原。西北而流。浩汗浑浊汩[泳-永+急]漂急。土宜风俗同赭时国。自有王附突厥。

从此西北入大沙碛。绝无水草。途路弥漫。疆境难测。望大山寻遗骨。以知所指。以记经途。行五百余里至飒秣建国(唐言康国)。

飒秣建国。周千六七百里。东西长南北狭。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极险固多居人。异方宝货多聚此国。土地沃壤稼穑备植。林树蓊郁花果滋茂。多出善马。机巧之技特工诸国。气序和畅风俗猛烈。凡诸胡国此为其中。进止威仪近远取则。其王豪勇邻国承命。兵马强盛多诸赭羯。赭羯之人其性勇烈。视死如归战无前敌。

从此东南至弭秣贺国(唐言米国)。

弭秣贺国。周四五百里。据川中。东西狭南北长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北至劫布呾那国(唐言曹国)。

劫布呾那国。周千四五百里。东西长南北狭。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国西三百余里至屈(居勿反)霜(去声)尔迦国(唐言何国)。

屈霜尔迦国。周千四五百里。东西狭南北长。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国西二百余里至喝捍国(唐言东安国)。

喝捍国。周千余里。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国西四百余里至捕喝国(唐言守安国)。

捕喝国。周千六七百里。东西长南北狭。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国西四百余里至伐地国(唐言西安国)。

伐地国。周四百余里。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西南五百余里至货利习弥伽国。

货利习弥伽国。顺缚刍河两岸。东西二三十里。南北五百余里。土宜风俗同伐地国。语言少异。从飒秣建国西南行三百余里至羯霜(去声)那国(唐言史国)。

羯霜那国。周千四五百里。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西南行二百余里入山。山路崎岖溪径危险。既绝人里又少水草。东南山行三百余里入铁门。

铁门者。左右带山。山极峭峻。虽有狭径。加之险阻。两傍石壁其色如铁。既设门扉又以铁锔。多有铁铃悬诸户扇。因其险固遂以为名。

出铁门至睹货逻国(旧曰吐火罗国讹也)。其地南北千余里东西三千余里。东厄葱岭西接波刺斯。南大雪山北据铁门。缚刍大河中境西流。自数百年王族绝嗣。酋豪力竞各擅君长。依川据险。分为二十七国。虽画野区分总役属突厥。气序既温疾疫亦众。冬末春初霖雨相继。故此境已南滥波已北。其国风土并多温疾。而诸僧徒以十二月十六日入安居。三月十五日解安居。斯乃据其多雨。亦是设教随时也。其俗则志性恇怯容貌鄙陋。粗知信义不甚欺诈。语言去就稍异诸国。字源二十五言。转而相生。用之备物。书以横读自左向右。文记渐多逾广窣利。多衣[疊*毛]少服褐。货用金银等钱。模样异于诸国。

顺缚刍河北下流至呾蜜国。

呾蜜国。东西六百余里。南北四百余里。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东西长南北狭。伽蓝十余所。僧徒千余人。诸窣堵波即旧所谓浮图也。又曰鍮婆又曰塔婆。又曰私鍮簸。又曰薮斗波。皆讹也。及佛尊像多神异有灵鉴。

东至赤鄂衍那国。

赤鄂衍那国。东西四百余里。南北五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伽蓝五所。僧徒鲜少。

东至忽露摩国

忽露摩国。东西百余里。南北三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其王奚素突厥也。伽蓝二所。僧徒百余人。

东至愉(朔俱反)漫国。

愉漫国。东西四百余里。南北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六七里。其王奚素突厥也。伽蓝二所。僧徒寡少。

西南临缚刍河至鞠和衍那国。

鞠和衍那国。东西二百余里。南北三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伽蓝三所。僧徒百余人。

东至镬沙国。

镬沙国。东西三百余里。南北五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六七里。

东至珂咄罗国。

珂咄罗国。东西千余里。南北千余里。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

东接葱岭至拘谜(莫闭反)陀国。

拘谜陀国。东西二千余里。南北二百余里。据大葱岭中。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西南邻缚刍河。南接尸弃尼国。南渡缚刍河至达摩悉铁帝国。钵铎创那国。淫薄健国。屈浪拏国。呬(火利反)摩呾罗国。钵利曷国。讫栗瑟摩国。曷逻胡国。阿利尼国。瞢健国。自活国东南至阔悉多国安呾逻缚国。事在回记。

活国西南至缚伽浪国

缚伽浪国。东西五十余里。南北二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

南至纥露悉泯健国。

纥露悉泯健国。周千余里。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

西北至忽懔国。

忽懔国。周八百余里。国大都城周五六里。伽蓝十余所。僧徒五百余人。

西至缚喝国。

缚喝国。东西八百余里。南北四百余里。北临缚刍河。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人皆谓之小王舍城也。其城虽固居人甚少。土地所产物类尤多。水陆诸花难以备举。伽蓝百有余所。僧徒三千余人。并皆习学小乘法教。城外西南有纳缚(唐言新)僧伽蓝。此国先王之所建也。大雪山北作论诸师。唯此伽蓝美业不替。其佛像则莹以名珍。堂宇乃饰之奇宝。故诸国君长利之以攻劫。此伽蓝素有毗沙门天像。灵鉴可恃冥加守卫。近突厥叶护可汗子肆叶护可汗。倾其部落率其戎旅。奄袭伽蓝欲图珍宝。去此不远屯军野次。其夜梦见毗沙门天曰。汝有何力敢坏伽蓝。因以长戟贯彻胸背。可汗惊悟便苦心痛。遂告群属所梦咎征。驰请众僧方申忏谢。未及返命已从殒殁。

伽蓝内南佛堂中有佛澡罐。量可斗余。杂色炫耀金石难名。又有佛牙。其长寸余。广八九分。色黄白质光净。又有佛扫帚。迦奢草作也。长余二尺。围可七寸。其把以杂宝饰之。凡此三物。每至六斋法俗咸会陈设供养。至诚所感或放光明。

伽蓝北有窣堵波。高二百余尺。金刚泥涂众宝厕饰。中有舍利时烛灵光。

伽蓝西南有一精庐。建立已来多历年所。远方辐凑高才类聚。证四果者难以详举。故诸罗汉将入涅槃。示现神通众所知识。乃有建立诸窣堵波。基迹相邻数百余矣。虽证圣果终无神变。盖亦千计不树封记。今僧徒百余人。夙夜匪懈凡圣难测。

大城西北五十余里至提谓城。城北四十余里有波利城。城中各有一窣堵波。高余三丈。昔者如来初证佛果。起菩提树方诣鹿园。时二长者遇被威光。随其行路之资遂献麨蜜。世尊为说人天之福。最初得闻五戒十善也。既闻法诲请所供养。如来遂授其发爪焉。二长者将还本国请礼敬之仪式。如来以僧伽胝(旧曰僧祇梨讹也)方叠布下。次郁多罗僧。次僧却崎(旧曰僧祇支讹也)又覆钵。竖锡杖。如是次第为窣堵波。二人承命各还其城。拟仪圣旨式修崇建。斯则释迦法中。最初窣堵波也。

城西七十余里有窣堵波。高余二丈。昔迦叶波佛时之所建也。

从大城西南入雪山阿至锐秣陀国。

锐秣陀国。东西五六十里。南北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

西南至胡寔健国。

胡寔健国。东西五百余里。南北千余里。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多山川出善马。

西北至呾剌健国。

呾剌健国。东西五百余里。南北五六十里。国大都城周十余里。西接波刺斯国界。

从缚喝国南行百余里至揭职国。

揭职国。东西五百余里。南北三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四五里。土地硗确陵阜连属。少花果多菽麦。气序寒烈风俗刚猛。伽蓝十余所。僧徒三百余人。并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

东南入大雪山。山谷高深峰岩危险。风雪相继盛夏合冻。积雪弥谷蹊径难涉。山神鬼魅暴纵妖崇。群盗横行杀害为务。

行六百余里出都货逻国境。至梵衍那国。

梵衍那国。东西二千余里。南北三百余里。在雪山之中也。人依山谷逐势邑居。国大都城据崖跨谷。长六七里。北背高岩。有宿麦少花果。宜畜牧多羊马。气序寒烈风俗刚犷。多衣皮褐亦其所宜。文字风教货币之用。同都货逻国。语言少异。仪貌大同。淳信之心特甚邻国。上自三宝下至百神。莫不输诚竭心宗敬。商估往来者。天神现征祥。示祟变求福德。伽蓝数十所。僧徒数千人。宗学小乘说出世部。

王城东北山阿有立佛石像。高百四五十尺。金色晃曜宝饰焕烂。东有伽蓝。此国先王之所建也。伽蓝东有鍮石释迦佛立像高百余尺。分身别铸总合成立。

城东二三里伽蓝中有佛入涅槃卧像。长千余尺。其王每此设无遮大会。上自妻子下至国珍。府库既倾复以身施。群官僚佐就僧酬赎。若此者以为所务矣。

卧像伽蓝东南行二百余里。度大雪山。东至小川泽。泉池澄镜林树青葱。有僧伽蓝。中有佛齿及劫初时独觉齿。长余五寸。广减四寸。复有金轮王齿。长三寸广二寸。商诺迦缚娑(旧曰商那和修讹也)大阿罗汉所持铁钵量可八九升。凡三贤圣遗物。并以黄金缄封。又有商诺迦缚娑九条僧伽胝衣。绛赤色设诺迦草皮之所绩成也。商诺迦缚娑者。阿难弟子也。在先身中以设诺迦草衣。于解安居日持施众僧。承兹福力于五百身中阴生阴恒服此衣。以最后身从胎俱出。身既渐长。衣亦随广。及阿难之度出家也。其衣变为法服。及受具戒。更变为九条僧伽胝。将证寂灭入边际定。发智愿力留此袈裟。尽释迦遗法。法尽之后方乃变坏。今已少损信有征矣。

从此东行入雪山。逾越黑岭至迦毕试国。

迦毕试国。周四千余里。北背雪山。三陲黑岭。国大都城周十余里。宜谷麦多果木。出善马郁金香。异方奇货多聚此国。气序风寒人性暴犷。言辞鄙[卄/執/衣]婚姻杂乱。文字大同睹货逻国。习俗语言风教颇异。服用毛[疊*毛]衣兼皮褐。货用金钱银钱及小铜钱。规矩模样异于诸国。王刹利种也。有智略性勇烈。威慑邻境统十余国。爱育百姓。敬崇三宝。岁造丈八尺银佛像。兼设无遮大会。周给贫窭惠施鳏寡。伽蓝百余所。僧徒六千余人。并多习学大乘法教。窣堵波僧伽蓝。崇高弘敝广博严净。天祠数十所。异道千余人。或露形。或涂灰。连络髑髅以为冠鬘。

大城东三四里。北山下有大伽蓝。僧徒三百余人。并学小乘法教。闻诸先志曰。昔健驮逻国迦腻色迦王。威被邻国化洽远方。治兵广地至葱岭东。河西蕃维畏威送质。迦腻色迦王既得质子。特加礼命寒暑改馆。冬居印度诸国。夏还迦毕试国。春秋止健驮逻国。故质子三时住处。各建伽蓝。今此伽蓝。即夏居之所建也。故诸屋壁图画质子。容貌服饰颇同中夏。其后得还本国。心存故居。虽阻山川不替供养。故今僧众每至入安居解安居。大兴法会为诸质子祈福树善。相继不绝。以至于今。

伽蓝佛院东门南大神王像。右足下坎地藏宝。质子之所藏也。故其铭曰。伽蓝朽坏取以修治。近有边王贪婪凶暴。闻此伽蓝多藏珍宝。驱逐僧徒方事发掘。神王冠中鹦鹉鸟像。乃奋羽惊鸣。地为震动。王及军人辟易僵仆。久而得起。谢咎以归。

伽蓝北岭上有数石室。质子习定之处也。其中多藏杂宝。其侧有铭。药叉守卫。有欲开发取中宝者。此药叉神变现异形。或作师子。或作蟒蛇猛兽毒虫。殊形震怒。以故无人敢得攻发。

石室西二三里大山岭上有观自在菩萨像。有人至诚愿见者。菩萨从其像中出妙色身安慰行者。

大城东南三十余里至曷逻怙罗僧伽蓝。傍有窣堵波。高百余尺。或至斋日时烛光明。覆钵势上石隙间流出黑香油。静夜中时闻音乐之声。闻诸先志曰。昔此国大臣遏逻怙逻之所建也。功既成已。于夜梦中有人告曰。汝所建立窣堵波。未有舍利。明旦有献上者。宜从王请。旦入朝进请曰。不量庸昧敢有愿求。王曰。夫何所欲。对曰。今有先献者愿垂恩赐。王曰。然遏逻怙罗伫立宫门瞻望所至。俄有一人持舍利瓶。大臣问曰。欲何献上。曰佛舍利。大臣曰。吾为尔守。宜先白王。遏逻怙罗。恐王珍贵舍利追悔前恩。疾往伽蓝登窣堵波。至诚所感其石覆钵自开安置舍利。已而疾出尚拘衣襟。王使逐之。石已掩矣。故其隙间流黑香油。

城南四十余里。至霫([口/└/月]立反)蔽多伐刺祠城。凡地大震山崖崩坠。周此城界无所动摇。

霫蔽多伐刺祠城南三十余里至阿路猱(奴高反)山。崖巅峭峻岩谷杳冥。其峰每岁增高数百尺。与漕矩吒国[禾*芻](士句反下同)那呬罗山仿佛相望。便即崩坠。闻诸土俗曰。初[禾*芻]那天神自远而至。欲止此山。山神震怒摇荡溪谷。天神曰。不欲相舍故此倾动。少垂宾主当盈财宝。吾今往漕矩吒国[禾*芻]那呬罗山。每岁至我受国王大臣祀献之时。宜相属望。故阿路猱山增高。既已寻即崩坠。

王城西北二百余里至大雪山。山顶有池。请雨祈晴随求果愿。闻诸先志曰。昔健驮逻国有阿罗汉。常受此池龙王供养。每至中食以神通力。并坐绳床凌虚而往。侍者沙弥密于绳床之下攀援潜隐。而阿罗汉时至便往至龙宫。乃见沙弥。龙王因请留食。龙王以天甘露饭阿罗汉。以人间味而馔沙弥。阿罗汉饭食已讫。便为龙王说诸法要。沙弥如常为师涤器。器有余粒骇其香味。即起恶愿。恨师忿龙。愿诸福力于今悉现断此龙命。我自为王。沙弥发是愿时。龙王已觉头痛矣。罗汉说法诲喻。龙王谢咎责躬。沙弥怀忿未从诲谢。既还伽蓝至诚发愿。福力所致是夜命终。为大龙王。威猛奋发。遂来入池杀龙王居龙宫。有其部属总其统命。以宿愿故兴暴风雨。摧拔树木欲坏伽蓝。时迦腻色迦王怪而发问。其阿罗汉具以白王。王即为龙于雪山下立僧伽蓝建窣堵波。高百余尺。龙怀宿忿遂发风雨。王以弘济为心。龙乘嗔毒作暴。僧伽蓝窣堵波。六坏七成。迦腻色迦王耻功不成。欲填龙池毁其居室。即兴兵众至雪山下。时彼龙王深怀震惧。变作老婆罗门叩王象而谏曰。大王宿殖善本多种胜因。得为人王无思不服。今日何故与龙交争。夫龙者畜也。卑下恶类。然有大威不可力竞。乘云驭风蹈虚履水。非人力所制。岂王心所怒哉。王今举国兴兵。与一龙斗。胜则王无伏远之威。败则王有非敌之耻。为王计者宜可归兵。迦腻色迦王未之从也。龙即还池声震雷动。暴风拔木沙石如雨。云雾晦冥军马惊骇。王乃归命三宝请求加护。曰宿殖多福得为人王。威慑强敌统赡部州。今为龙畜所屈。诚乃我之薄福也。愿诸福力于今现前。即于两肩起大烟焰。龙退风静雾卷云开。王令军众人担一石用填龙池。龙王还作婆罗门。重请王曰。我是彼池龙王惧威归命。唯王悲愍赦其前过。王以含育覆焘生灵。如何于我独加恶害。王若杀我。我之与王俱堕恶道。王有断命之罪。我怀怨仇之心。业报皎然善恶明矣。王遂与龙明设要契。后更有犯必不相赦。龙曰。我以恶业受身为龙。龙性猛恶不能自持。嗔心或起当忘所制。王今更立伽蓝不敢摧毁。每遣一人候望山岭。黑云若起急击揵槌。我闻其声恶心当息。其王于是更修伽蓝建窣堵波。候望云气于今不绝。

闻诸先志曰。窣堵波中有如来骨肉舍利。可一升余。神变之事难以详述。一时中窣堵波内忽有烟起。少间便出猛焰。时人谓窣堵波已从火烬。瞻仰良久火灭烟消。乃见舍利如白珠幡。循环表柱宛转而上。升高云际萦旋而下。

王城西北大河南岸旧王伽蓝。内有释迦菩萨弱龄龆龀。长余一寸。其伽蓝东南有一伽蓝。亦名旧王。有如来顶骨一片。面广寸余。其色黄白发孔分明又有如来发。发色青绀螺旋右萦。引长尺余。卷可半寸。凡此三事。每至六斋王及大臣散花供养。

顶骨伽蓝西南有旧王妃伽蓝。中有金铜窣堵波。高百余尺。闻诸土俗曰。其窣堵波中有佛舍利升余。每月十五日。其夜便放圆光。烛耀露盘联晖达曙。其光渐敛入窣堵波。

城西南有比罗娑洛山(唐言象坚)。山神作象形。故曰象坚也。昔如来在世。象坚神奉请世尊及千二百大阿罗汉。山巅有大盘石。如来即之。受神供养。其后无忧王即盘石上起窣堵波。高百余尺。今人谓之象坚窣堵波也。亦云中有如来舍利可一升余。

象坚窣堵波北山岩下有一龙泉。是如来受神饭已。及阿罗汉于中漱口嚼杨枝。因即种根。今为茂林。后人于此建立伽蓝名鞞铎佉(唐言嚼杨枝)。

自此东行六百余里。山谷接连峰岩峭峻。越黑岭入北印度境至滥波国(北印度境)。

大唐西域记卷第一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