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阿含部 >> 文章正文
 
-0024 01.P0310 起世经 (10卷)〖隋 阇那崛多等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3409   【字体:

起世经卷第六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等译

阿修罗品第六之余

诸比丘。彼阿修罗七头会处。有二岐道。为通彼王往来游戏故。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宫殿之处。有二岐道。亦复如是。诸小阿修罗王宫殿之处。亦二岐道。诸小阿修罗住止之处。亦二岐道。娑罗园林。亦二岐道。奢摩梨园林。亦二岐道。俱毗陀罗园林。亦二岐道。难陀那园林。亦二岐道。难陀池侧。亦二岐道。苏质怛逻波吒罗大树之下。亦二岐道。悉皆如前。与七头会处。相通来往。

诸比丘。若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意欲向彼娑罗园林。奢摩梨。俱毗陀罗。难陀那等园林。澡浴嬉戏。游行受乐者。

尔时彼王即便心念诸小阿修罗王。及念诸小阿修罗众。是时诸小阿修罗王。并及诸小阿修罗等。亦生是念。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心念我等。如是知已。即以种种众宝璎珞。庄严其身。各严饰已。乘种种乘。俱共来诣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宫门之外。到已下乘。至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殿前而住。

尔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见此诸小阿修罗王。及诸小阿修罗众。来在殿前。亦即自以种种璎珞。庄严其身。既庄严已。便起就乘。是时诸小阿修罗王。及诸小阿修罗众等。左右侍卫。周匝围绕。前后导从。相将往诣娑罗园林。及奢摩梨园林。俱毗陀罗园林。难陀那园林。到其处已。先在难陀园林前。驻驾而息。诸比丘。难陀园内。有三风轮。自然吹动。庄严彼园。何名为三。谓开净吹。何者名开。有风轮来。开彼诸门。名之为开。何者为净。有风轮来。扫彼园林。令地清净。名之为净。何者为吹。有风轮来。吹动彼园。林树众花。飘零四散。名之为吹。诸比丘。难陀园中。风散种种上妙众花。积至于膝。有种种香。其香氛馥。遍满园林。当于是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即与诸小阿修罗王及小阿修罗众围绕。共入难陀园林。随意洗浴。观看游戏。诸阿修罗等。于此园林。或经一月。或二三月。澡浴嬉戏。各随所欲。住止游行。恣情受乐。

诸比丘。有五阿修罗。恒常住在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侧。为欲防遏诸恶事故。何者为五。一名随喜。二名常有。三名常醉。四名牟真邻陀。五名鞞呵多罗。诸比丘。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有如是等五阿修罗。恒常在侧。守卫防护。诸比丘。彼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宫殿之上。有大海水。深万由旬。住在其上。然彼水聚。有四种风轮。自然持之。何等为四。一名为住。二名安住。三名不堕。四名牢固。由此风持。常住不动。

诸比丘。须弥山王南面。过千由旬。大海之下。有踊跃阿修罗王宫殿住处。其处纵广八万由旬。七重城壁。略说犹如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住处。一切所有此中一一亦如彼说汝应当知。乃至此王宫殿之上。所有大水聚。亦为四风轮之所住持。所谓住及安住不堕牢固等。诸比丘。须弥山王西面。亦千由旬。大海水下。有奢婆罗阿修罗王宫殿住处。其处纵广八万由旬。七重城壁。略说亦如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住处。一切所有此中一一亦如彼说。汝应当知。乃至此王宫殿之上。所有水聚。亦为四种风轮之所住持。住及安住不堕牢固等。

诸比丘。须弥山王北面。亦千由旬。大海水下。有罗睺罗阿修罗王宫殿住处。其处纵广八万由旬。七重城壁。诸门台阁楼橹却敌园苑花池。乃至种种树。种种叶。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熏。有种种鸟。各各和鸣。皆如上说。

诸比丘。于彼城内。有罗睺罗阿修罗王所住之城。其城名曰摩婆帝。纵广庄严亦如前说。七重城壁。七重栏楯。外有七重多罗行树。七重铃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皆是砗磲玛瑙等七宝所成。此之城壁。高下纵广亦如前说。城壁四面亦有诸门。一一诸门。高下纵广。并亦如前。彼一一门。皆有楼橹却敌台阁园苑诸池及花沼等。亦有诸树。其树各有种种叶。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熏。亦有种种诸杂类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摩婆帝城王所住处。有罗睺罗阿修罗王聚会之所。亦各七头。其处纵广如上所说。栏楯七重及诸铃网。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乃至亦是砗磲玛瑙等七宝之所庄严。于四方面各有诸门。彼一一门亦有楼橹。杂色可观。乃至砗磲玛瑙等七宝所成。以天砗磲。遍布其地。柔软细滑。触之犹如迦旃邻提衣。当处中央。有一宝柱。高下纵广如上所说。于其柱下。为罗睺罗阿修罗王。置一高座。其座高下。纵广庄挍一一如前。杂色可观。七宝所成。所谓砗磲玛瑙等。柔软细滑。触之犹如迦旃邻提衣。其座左边。为十六小阿修罗王。亦各别置诸妙高座。七宝所成。杂色可观。右边亦为十六小阿修罗王。置诸高座。如上所说。柔软细滑。触之如迦旃邻提衣。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东面。为罗睺罗阿修罗王。别置宫殿。其处纵广一一如前。七重垣墙。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乃至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乃至砗磲玛瑙等七宝所成。于四方面各有诸门。彼一一门。悉有楼橹台观却敌重阁园苑诸池众花泉沼。有种种树。其树各有种种叶。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熏。复有种种异类众鸟。各各和鸣。其音哀雅。甚可爱乐。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西南北面。有诸小阿修罗王宫殿住处。其诸宫殿。或有纵广九百由旬。或有八百。或有七百乃至六百五百四百三百二百由旬。其最小者。尚百由旬。各各皆有七重垣墙七重栏楯。略说乃至。种种众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四面复有小阿修罗众宫殿住处。其处纵广或九十由旬。或八十七十六十五十四十三十二十由旬。极最小者。犹尚纵广十二由旬七重垣墙。略说乃至。种种众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东面。复有罗睺罗阿修罗王园苑。名娑罗林。其林纵广。一一如前。七重垣墙。七重栏楯。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于四方面各有诸门。彼一一门皆有楼橹。杂色可观。乃至亦为砗磲玛瑙等七宝所成。甚可爱乐。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南面。亦有罗睺罗阿修罗王园苑。名奢摩梨林。纵广庄严皆如上说。七重垣墙。乃至七重多罗行树。杂色可观。亦为七宝之所成就。所谓砗磲玛瑙等。于四方面各有诸门。彼一一门皆有楼橹。亦玛瑙等七宝所成。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西面。亦有罗睺罗阿修罗王园苑。名俱毗陀罗林。纵广一一皆如上说。七重垣墙。乃至玛瑙等七宝所成。于四方面各有诸门。彼一一门皆有楼橹。杂色可观。乃至亦是砗磲玛瑙等宝之所成就。甚可爱乐。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北面。有罗睺罗阿修罗王园苑。名难陀那林。其林纵广如上所说。七重垣墙。乃至玛瑙等七宝所成。于四方面各有诸门。彼一一门。亦有楼橹。种种校饰。杂色可观。乃至砗磲玛瑙等宝之所庄严。甚可爱乐。

诸比丘。奢摩梨及娑罗林。二苑之间。为罗睺罗阿修罗王。出一池水。名曰难陀。其池纵广如上所说。其水凉冷。柔软轻甘。清净不浊。以七宝砖。七重砌累。七重宝板间错庄严。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亦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乃至玛瑙等七宝所成。于池四方。各有阶道。甚可爱乐。亦为七宝之所庄严。池生诸花。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头花。奔茶利花。其花火形火色火光。略说如上。乃至水形水色水光。明照四方。香气氛氲。普熏一切。又有藕根。汁白味甘。食之香美。犹如上蜜。诸比丘。俱毗陀罗及难陀那二苑之间。为罗睺罗阿修罗王。出一大树。其树亦名苏质怛罗波吒罗。树形纵广种种庄严。皆如上说。乃至七重墙院。七重栏楯。皆是砗磲玛瑙等七宝所成。甚可爱乐。略说乃至。种种众鸟。各各和鸣。其音哀雅。听者欢喜。

诸比丘。彼阿修罗王七头会处。一切庄严如上所说。亦有岐道。去来径路。为通罗睺罗阿修罗王游宫殿故。又为诸小阿修罗王。及诸小阿修罗众。亦有岐道。通其往来。向奢摩梨及俱毗陀罗。亦有岐道。向难陀那及难陀池。苏质怛罗波吒罗树等。皆有岐道。通其往来。游戏受乐。

诸比丘。罗睺罗阿修罗王。若欲往诣娑罗林苑及难陀那林等。澡浴游戏。遍观看时。尔时即念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便作是念。罗睺罗阿修罗王。心念于我。欲俱游戏。尔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作是念已。复自念其诸小阿修罗王。及其诸小阿修罗众。时彼诸小阿修罗王。并其诸小阿修罗众。咸生是心。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垂念我等。我等当往。便以种种众宝璎珞。庄严其身。既庄严已。各乘骑乘。共诣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所。到已在宫门外齐行而立。尔时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既见诸小阿修罗王。及小阿修罗众。皆已集会。即自严身。服诸璎珞。御种种乘。与诸小王及阿修罗众。左右侍卫前后围绕。往诣罗睺罗阿修罗王所。到已止住。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复更起心。念踊跃奢婆罗二阿修罗王。时踊跃奢婆罗二阿修罗王。亦作是念。罗睺罗阿修罗王。今念我等。如是知已。即各念其诸小阿修罗王。并其诸小阿修罗众。如是念时。彼等各知咸亦严饰。聚集来诣。踊跃奢婆罗二大王所。到已亦复严身璎珞。乘骑将从前后围绕。来向罗睺罗阿修罗王住处。各随所安。住在一面。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见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等。并已云集。即自念其诸小阿修罗王。及其诸小阿修罗众。其众知已。亦各严饰。服乘而来。至罗睺罗阿修罗王前。俨然住立。时罗睺罗阿修罗王。见众集已。便著种种妙宝璎珞。庄严其身。驾种种乘。前后围绕。与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踊跃阿修罗王。奢婆罗阿修罗王。并诸小王。及阿修罗众。一切云集。前后导从。往诣娑罗林。奢摩梨林。俱毗陀罗林。难陀那林等。到已少时逡巡而住。诸比丘。难陀苑中。自然而有三种风轮。何者为三。谓开净吹。是中开者。有风轮来开苑诸门。名之为开。净者有风轮来扫除其地。令皆清净。名之为净。吹者有风轮来吹诸花树。令花布散。名之为吹。诸比丘。难陀苑中上妙好花。遍散地上。积至于膝。其花香气。普熏园林。庄严具足。种种可乐。

尔时罗睺罗阿修罗王。及鞞摩质多罗阿修罗王。踊跃阿修罗王。奢婆罗阿修罗王等。并诸小王群众眷属。小修罗等。围绕共入难陀那园。入已澡浴。游戏受乐。种种观看。或行或住或卧或坐。随所欲乐。恣意游行。诸比丘。罗睺罗阿修罗王。亦有五阿修罗。常随侍卫。护诸恶事。名字如前。宫上海水。纵广厚薄。四种风持令不堕坠。并如上说。

起世经四天王品第七

诸比丘。须弥山王。东面半腹有山。名曰由乾陀。山顶去地。四万二千由旬。其山顶上。有提头赖吒天王城郭住处。城名贤上。纵广正等六百由旬。七重垣墙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复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悉以七宝而为庄饰。所谓金银琉璃颇梨赤珠砗磲玛瑙等之所成就。于四方面。各有诸门。一一诸门。皆有楼橹却敌台观园苑诸池。有诸花林种种异树。其树各有种种叶。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其香普熏。有种种鸟。各各和鸣。其音哀雅。甚可爱乐。

诸比丘。须弥山王。南面半腹。下去地际。四万二千由旬。于由乾陀山顶之上。有毗楼勒迦天王城郭住处。城名善现。纵广庄严。皆如提头赖吒天王住处所说。乃至种种诸鸟。各各和鸣。其音哀雅。甚可爱乐。

诸比丘。须弥山王。西面半腹。下去地际。四万二千由旬。由乾陀山顶。有毗娄博叉天王城郭住处。城名善观。纵广庄严。一一皆如提头赖吒天王住处所说。乃至种种诸鸟。各各和鸣。其音哀雅。甚可爱乐。

诸比丘。须弥山王。北面半腹。下去地际。亦四万二千由旬。由乾陀山顶有毗沙门天王住止之处。三大城郭。其三者何。一名毗舍罗婆。二名伽婆钵帝。三名阿荼槃多。咸各纵广六百由旬。七重垣墙。七重栏楯。略说乃至。种种众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唯除月天子宫殿。日天子七大宫殿已。自余官属。及四天王天中诸天子宫。其间或有纵广正等四十由旬。或有三十。或有二十。乃至十二由旬。其最小者。犹尚纵广六由旬。所居亦各七重垣墙。七重栏楯。略说如前。乃至众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毗舍罗婆伽婆钵帝二宫之间。为毗沙门天王。出生一池。名那稚尼。纵广正等四十由旬。其水调和。清凉轻软。其味甘美。香洁不浊。其池四边。七重砖砌。七重宝板。间错分明。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亦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乃至砗磲玛瑙等。七宝所成。于四方面。各有阶道。亦以七宝之所庄饰。池中多有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荼利花等。自然出生。其花火形火色火光。乃至水形水色水光。花量大小。皆如车轮。光明所照。至半由旬。香气所熏。满一由旬。有诸藕根。大如车轴。割之汁出。色白如乳。食之甘美。味如上蜜。

诸比丘。伽婆钵帝阿荼槃多二宫之间。为毗沙门天王。立一园苑。其园名曰迦毗延多。纵广正等四十由旬。七重垣墙。七重栏楯。乃至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略说如前。乃至七宝之所成就。

诸比丘。提头赖吒天王贤上住处。城郭往来。有二岐道。毗楼勒迦天王善现住处。城郭往来亦二岐道。毗楼博叉天王善观住处。城郭往来。亦二岐道。毗沙门天王。阿荼般多城郭住处。亦二岐道。毗舍罗婆。及伽婆钵帝城郭住处。亦二岐道。四天王天所有眷属。诸小天众宫殿住处。亦各往来有二岐道。那稚尼池。及迦毗延多苑等。亦各往来有二岐道。诸比丘。毗沙门天王若欲往至迦毗延多苑中。游戏澡浴者。尔时即念提头赖吒天王。时提头赖吒天王。心亦生念。毗沙门天王。意念于我。如是知已。即复自念其界所属诸小天王及小天众。是时东面眷属诸王。及其天众。咸作是念。提头赖吒天王。心念我等。如是知已。各各严身。著诸璎珞。乘诸骑乘。诣提头赖吒大天王所。到已在前一面而住。尔时提头赖吒天王。亦自庄饰。服诸璎珞。严驾骑乘。与诸小王天众眷属。前后围绕。相与俱诣毗沙门大天王所。到已在前一面而住。

尔时毗沙门天王。心复更念毗楼勒迦毗楼博叉二大天王。时彼二王。亦作是念。毗沙门王。意念我等。如是知已。即各自念已所统领诸小天王。并诸天众。时彼小王。及诸天众。亦皆作念。我大天王。心念我等。宜时速往。如是知已。各以璎珞。严饰其身。俱共往诣毗楼勒迦毗楼博叉二大王所。时二天王。知诸小王及余天众皆集会已。亦自严身。服众璎珞。前就骑乘。与众围绕。咸共往诣毗沙门大天王所。到已在前随便停住。

尔时毗沙门大天王。见二天王及其天众皆已集会。亦自念其所领小王及诸天众。尔时北方诸小天王及其天众。即作是念。毗沙门大天王今念我等。如是知已。各著种种众宝璎珞。庄严其身。俱共往诣毗沙门大天王前。默然而住。

尔时毗沙门大天王。即亦自著众宝璎珞庄严其身。驾种种乘。与提头赖吒。毗楼勒迦。毗楼博叉等。四大天王。各将所属诸天王众。前后围绕。皆共往诣迦毗延多园苑。到已在苑门前。暂时停住。诸比丘。其迦毗延多苑中。自然而有三种风轮。谓开净吹。开者开彼园门。净者净其园地。吹者吹其园树。令花飘飏。诸比丘。迦毗延多苑中所散众花。积至于膝。种种香气。周遍普熏。

尔时毗沙门大天王。提头赖吒天王。毗楼勒迦天王。毗楼博叉天王等。与诸小王及众眷属围绕。共入迦毗延多苑中。澡浴游戏。种种受乐。在彼园中澡浴讫已。或复一月二月三月。游戏受乐。随心所欲。恣意游行。诸比丘毗沙门王。有五夜叉。恒常随逐。侍卫左右。为防护故。何者为五。一名五丈。二名旷野。三名金山。四名长身。五名针毛。诸比丘。毗沙门天王。游戏去来。常为此等五夜叉神之所守护。

起世经三十三天品第八之一

诸比丘须弥山王顶上。有三十三天宫殿住处。其处纵广八万由旬。七重城壁。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外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七宝所成。所谓金银琉璃颇梨赤珠砗磲玛瑙等。其城举高四百由旬。厚五十由旬。城壁四面相去。各各五百由旬。于其中间。乃开一门。一一城门。悉皆举高三十由旬。阔十由旬。其门两边。并有楼橹却敌台阁轩槛辇舆。又有诸池花林果树。其树各各有种种叶。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其香普熏。有种种鸟。各各和鸣。其音调雅。甚可爱乐。又彼诸门。一一门处。各有五百夜叉。为三十三天昼夜守护。诸比丘。于彼城内。为三十三天王更立一城。名曰善见。其城纵广六万由旬。七重城壁。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外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亦以七宝之所成就。所谓金银乃至玛瑙。其城亦高四百由旬。厚五十由旬。城之四面。亦各相去五百由旬。于其中间。便开一门。诸门亦高三十由旬。阔十由旬。一一诸门亦有楼橹却敌台阁水池花林种种奇树。其树各有种种叶。种种花。种种果。种种香。其香普熏。种种众鸟。各各和鸣。如是诸门。门门皆有五百夜叉。为三十三天昼夜守护。

诸比丘。三十三天善见城侧。为伊罗钵那大龙象王。立一宫殿。其宫纵广六百由旬。七重墙壁。七重栏楯。略说乃至。种种众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善见城内。有三十三天聚会之处。名善法堂。其处纵广五百由旬。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外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乃至玛瑙等七宝所成。于四方面。各有诸门。一一诸门。皆有楼橹却敌台观。种种杂色。七宝所成。其地纯是青琉璃宝。柔软细滑。触之犹若迦旃邻提衣。当其中央有一宝柱。高二十由旬。于宝柱下。为天帝释。别置一座。高一由旬。方半由旬。杂色可观。乃至砗磲等。七宝成就。柔软细滑。触之如前。其座两边。各有十六小天王座。夹侍左右。七宝所成。杂色可观。柔软细滑。触之如前。诸比丘。此善法堂。诸天集处。有帝释宫。其宫纵广一千由旬。七重垣墙。乃至众鸟。各各和鸣。诸比丘。此善法堂诸天集处。东西南北。四面皆有诸小天王宫殿住处。其宫或广九百由旬。或复纵广八百由旬。或复七百六百五百四百三百二百由旬。其最小者。犹尚纵广一百由旬。七重垣墙。乃至众鸟。各各和鸣。又善法堂诸天会处。东西南北。各有三十三天诸小天众宫殿住处。其宫或广九十由旬。或复纵广八十由旬。或复七十六十五十四十三十二十由旬。其最小者。犹尚纵广十二由旬。七重垣墙。乃至众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此善法堂诸天会处。东面有三十三天王苑。名波娄沙。纵广正等一千由旬。略说乃至。七重垣墙。皆玛瑙等七宝所成。于四方面各有诸门。一一诸门各有楼橹。杂色可观。乃至玛瑙七宝所成。诸比丘。波娄沙苑中。有二大石。一名贤。二名善贤。皆天玛瑙之所成就。并各纵广五十由旬。柔软细滑。触之犹如迦旃邻提衣。

诸比丘。此善法堂诸天集处。南面亦有三十三天王苑。名杂色车。其苑纵广亦千由旬。七重垣墙。乃至玛瑙之所成就。于四方面各有诸门。一一诸门皆有楼橹。杂色可观。乃至玛瑙等七宝所成。于彼苑中。亦有二石。一名杂色。二名善杂色。天青琉璃之所成就。并各纵广五十由旬。柔软细滑。触之犹如迦旃邻提衣。诸比丘。此善法堂诸天集处。西面复有三十三天王苑。名曰杂乱。其苑纵广亦千由旬。七重垣墙。乃至七宝之所成就。四方诸门。皆有楼橹却敌台阁。并七宝成。此杂乱苑中。亦有二石。一名善现。二名小善现。皆天颇梨之所成就。亦各纵广五十由旬。柔软细滑。触之犹如迦旃邻提衣。

诸比丘。此善法堂诸天集处。北面复有三十三天王苑。名曰欢喜。其苑纵广亦千由旬。七重垣墙。乃至玛瑙等七宝所成。四方诸门各有楼橹却敌台阁。亦为七宝之所庄严。

诸比丘。欢喜园中。亦有二石。一名欢喜。二名善欢喜。天银所成。亦各纵广五十由旬。柔软润泽。触之如触迦旃邻提衣。

诸比丘。于波娄沙及杂色车二园之间。为三十三天王故。有一大池。名曰欢喜。纵广正等五百由旬。其水凉冷。轻软甘美。清洁不浊。以七宝砖。四面砌累。七重宝板。庄严间错。七重栏楯。乃至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观。于池四方。各有阶道。并是七宝之所庄挍。中有诸花。所谓优钵罗花。钵头摩花。拘牟陀花。奔荼利花。其花火形火色火光。乃至水形水色水光。纵广大小。皆如车轮。光明所照。至一由旬。风吹香气。熏一由旬。有诸藕根。大如车轴。割之汁流。色白如乳。其味甘美。如最上蜜。诸比丘。杂乱欢喜二园之间。为三十三天王故。有一大树。名波利夜怛逻俱毗陀罗。其树本下。周七由旬。略说乃至。枝叶遍覆墙院。纵广五百由旬。七重垣墙。乃至众鸟。各各和鸣。

诸比丘。此波利夜怛逻俱毗陀罗树下有一石。名般荼甘婆罗。天金所成。其石纵广五十由旬。柔软润泽。触之如触迦旃邻提衣。

诸比丘。以何因缘此善法堂诸天会处。名为善法。诸比丘。其善法堂诸天会处。三十三天王。集会坐时。于中唯论微妙细密善语深义。审谛思惟。称量观察。皆是世间诸胜要法。真实正理。是以诸天。称此会处。为善法堂。又何因缘。名波娄沙迦苑(波娄沙迦隋言粗涩)。诸比丘。粗涩园中三十三天王。入已坐于贤及善贤二石之上。唯论世间粗涩不善戏谑之语。是故称为波娄沙迦。又何因缘名杂色车苑。诸比丘。杂色车园。三十三天王。入已坐于杂色善杂色二石之上。唯论世间种种杂类色相语言。是故称为杂色车苑。又何因缘。名杂乱苑。诸比丘。此杂乱园。三十三天王。常以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于其宫内一切婇女。入此园中。令与三十三天众合杂嬉戏。不生障隔。恣其欢娱。受天五欲具足功德。游行受乐。是故诸天共称此园。为杂乱苑。

起世经卷第六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