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本缘部 >> 文章正文
 
-0190 03.P0655 佛本行集经 (60卷)〖隋 阇那崛多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49669   【字体:

佛本行集经卷第九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从园还城品下

尔时迦毗罗城。有诸释种五百大臣。皆悉是于菩萨眷属。还复造立五百精舍。拟菩萨坐。当于菩萨初入城时。各各立在自家门前。以欢喜心。合掌恭敬。而作是言。愿天中天。入我精舍。愿大船师。入我精舍。愿身金色。清净众生。入我精舍。愿施一切欢喜心者。入我精舍。愿名远闻。无毁缺者。入我精舍。愿德最尊。无等等者。入我精舍。时净饭王。为如是等五百亲眷。生怜愍故。将于菩萨。次第巡历。入其精舍。悉皆周遍。然后始将入于自宫。

尔时菩萨当生之日。即有五百诸释种子。同日而生。菩萨巍巍。最为初首。

复有五百诸释种女。亦同日生。耶输陀罗而为上首。

复有五百诸释奴仆。亦同日生。净饭王宫车匿为首。

复有五百释种婢媵。亦同日生净饭王宫侍卫太子。

复有五百鲜白马驹。亦同日生。净饭王厩揵陟为首。

复有五百大香象王。色白如雪。齐有六牙。在王宫门。忽然而现。

复有五百大巨伏藏。周匝四面。绕迦毗罗。自然而现。

复有五百妙好园林。流泉浴池。种种花果。皆悉遍满。并现在于迦毗罗城。四面周匝。悉是太子威德力故。

复有五百大商贾主。积诸钱财。多饶珍宝。相随来诣迦毗罗城。

复有五百微妙伞盖五百金瓶。并是五百粟散诸王。遣使送来。上净饭王。作如是言。今以是物。奉献大王。庆贺太子。

复有五千诸婆罗门及刹利种大富长者。各持己女。将来奉上于净饭王。时净饭王。凡所须者。皆悉备具。

时净饭王。自心思惟。我生太子。今作何名。复更思惟。彼生之日一切众事。皆悉自成。今我可为太子立名。名为成利。时净饭王。即开藏出百亿两金。供养成利。为立名字。是故偈言。


  如是王宫内  众事悉丰饶

  今作太子名  应当名成利

佛本行集经相师占看品第八上

时净饭王。即召相师解占观者。呼使前来。令看太子。作如是言。汝诸相师婆罗门等。占是太子。在我族中。为好为恶。汝等好看吉凶之相。

是时诸相师婆罗门等。闻王敕已。一心瞻仰太子形容。各依先圣所有诸论。共相量宜。量宜讫已。白于王言。大王。今者大得众利。何以故。此太子者。有大威德。是大众生。今生王家。大王当知。此太子身有三十二大丈夫相。凡有一人。具三十二丈夫相者。于世间中。则有二种果报不差。更无余异。何等为二。一若在家受世乐者。则得作于转轮圣王。王四天下。护持大地。七宝具足。乃至不用刀杖化人。自然如法。遍于海内。若舍王位。出家学道。得成如来应正遍知。名称远闻。充满世界。

时净饭王。闻是记已。复更重问婆罗门言。太子何处是大丈夫三十二相。婆罗门言。三十二种大人相者。一者太子足下安立。皆悉平满。二者太子双足下。有千辐轮相。端正处中。可喜清净。三者太子手指纤长。四者太子足跟圆好。五者太子足趺高隆。六者太子手足柔软。七者太子手足指间具足罗网。八者太子踹如鹿王。九者太子正立不曲二手过膝。十者太子阴马藏相。十一太子皮肤一孔一毛旋生。十二太子身毛上靡。十三太子皮肤细软如兜罗绵。十四太子身毛金色。十五太子身体淳净。十六太子口中深好可喜方正。十七太子颊车方正如师子王。十八太子两胫广阔。十九太子身体上下纵横正等如尼拘树。二十太子七处满好。二十一者具四十齿。二十二者诸齿齐密。二十三者齿不疏缺不齹不齵。二十四者四牙白净。二十五者身体清净纯黄金色。二十六者声如梵王。二十七者舌广长大柔软红薄。二十八者所食之物皆为上味。二十九者眼目绀青。其三十者太子眉眼睫如牛王。三十一者眉间白毫右旋宛转具足柔软清净光鲜。三十二者顶上肉髻高广平好。大王。此是太子三十二种大丈夫相。如是具足。若有一人具足此等丈夫相者。是人所得二种果报。在家出家如上所说。

时净饭王。闻诸相师说是语已。心大欢喜。遍体踊跃。不能自胜。即出种种百味饮食。设彼相师婆罗门等。令其自恣随意饱满。复以种种杂妙衣服。种种诸宝及余资财。而布施之时。净饭王于迦毗罗大城之内。四衢道头及诸街巷。处处遍满。立无遮会。凡所须物。皆悉给与。须食与食。须饮与饮。须衣与衣。须香与香。须床敷与床敷。须房舍与房舍。须资财与资财。须驮乘与驮乘。所有功德。皆悉回施。并为资益于太子身。

是时菩萨。在天臂城岚毗尼园。从于母胎。初出生时。正忆正念。放大光明。遍满世界。又此大地。六种震动。备十八相。尔时地居诸天诸仙。见此瑞已。欢喜遍身。不自胜持。扬声叫唤。发大语言。今日阎浮岚毗尼中。菩萨出生。为于一切天人世间。作大安乐。为诸无明黑闇众生。作大光照。时四天王。闻彼地居诸天诸仙发大声已。其四天王。所在诸天。传闻此语。复大欢喜。发大音声。戏弄衣裳。作如是言。今于人中。菩萨出生。为诸世间。安乐明故。三十三天。闻四天王叫唤音声。亦大欢喜。如是乃至须夜摩天。从忉利闻至兜率陀。从夜摩闻化自乐天。从兜率闻他化自在。从化乐闻展转复至色界梵天。从他化闻梵众天。从梵天处闻梵辅天。从梵众天闻大梵天。从梵辅天闻光天。从彼大梵天闻少光。从彼光天处闻无量光天。从少光闻光音天。从无量光闻净天。从彼光音天闻少净天。从净天处闻无量净天。从少净闻遍净天。从无量净闻广天。从彼遍净天闻从于广天至少广天。从少广天至无量广。从无量广至广果天。从广果天至于热天。从于热天至无热天。从无热天至无比天。从无比天至善现天。从善现天。如是次第。一刹那顷。乃至到于阿迦尼吒一切诸天。各各唱言。今日菩萨。生于世间。为于天人。作大安乐。为于黑暗盲冥众生。作大灯明。尔时有一阿私陀仙。在三十三天上安居。见彼诸天。欢喜踊跃。不能自胜。或弄衣裳。扬声如前。见已即问彼诸天言。仁者大德三十三天。今以何故。欢喜踊跃。遍满身中。不能自胜。复大叫唤。手弄衣冠。说是语已。三十三天。报彼仙人阿私陀言。阿私陀仙大德不闻。今人世间阎浮提地。当于北方雪山之下。有释种城。名迦毗罗。彼城有王。名为净饭。彼王最大夫人生子。极大端正。可喜绝殊。身色黄金。头如伞盖。鼻高圆直。两臂下垂。形体端严。六根具足。处处皆充。如铸金挺。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备八十种微妙之好。大仙彼之菩萨决定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决定转于无上清净法轮。而彼菩萨能于一切天人魔梵沙门婆罗门等诸世间中。自证诸通。证诸通已。阐扬正法。其法秘密。初中后善。义味深妙具足。说于清净梵行。彼说法时。所有一切诸众生等。以闻法故。有生法者。断绝生法。受老法者。断其老法。受病法者。得断病法。受死法者。得断死法。忧愁苦恼。悉得断除。灭其根本。阿私陀仙。从彼三十三天闻已。心生重信。即于彼天。隐身来下。现增长林。

尔时复有说如是言。南天竺地。有一城名优禅耶尼。去城不远。山名频陀。于其中间。更有一山。名阿私陀。是时仙人。于彼山居。以彼山故。即称仙人。名阿私陀。其仙人从忉利天下。在彼山时。阿私陀仙。将一侍者。名那罗陀。从彼山中。隐身来此迦毗罗城。去城不远。下而立住。作是思惟。我昔于此迦毗罗城。闻众国师及婆罗门云。净饭王生菩萨子。彼是天人及我等师。不得轻忽。若我今于迦毗罗城。现神通入无有此理。何以故。迦毗罗城。不同往昔。今日若往。应当更现其余异相。我应敬彼如事尊神。我宁步行。入彼城内。时阿私陀及其侍者那罗陀。身徒步共入迦毗罗城。从小巷里。私窃欲向净饭王所。到宫门前。时迦毗罗人民稠闹。处处遍满。间无有空。为菩萨故。作大庄严。

时诸大众。见彼仙人步行而来。入迦毗罗。复从小巷。趣向净饭大王宫门。见已无量无边人民。云雨而集。随逐仙人。心生惊愕。怪不敢问。以何义故。仙人致此。时彼大众。城内人民。或在自家门前而立。或在窗边。或倚构栏。或在台头。或在屋上。观彼仙人。各相谓言。往昔此仙。来入迦毗罗婆城。时乘大神通。腾空而行。到于净饭大王宫中。今日步行而来入城。我等不知。以何义故。步涉而来。

时阿私陀。至净饭王宫门前已。语当门人。作如是言。我婆罗门。久来耆耄。犹如祖父。今日步行。翻似年少。二十小儿及那罗陀童子而来。其那罗陀。年始八岁。汝可为我白净饭王。时守门者。语仙人言。如尊者教。我当奉咨。即入宫门。渐渐而行。到于王前。具以白王。时净饭王。闻此语已。心大敬仰。欢喜无量。即从座起。语彼通事守门人言。汝急疾引仙人将来。勿使淹迟。时守门者。还仙人所。而作是言。大仙知时。宜速入宫。时阿私陀。闻彼语已。即共侍者那罗陀。入净饭王宫。时净饭王。遥在殿见阿私陀仙渐渐而行。将至王所。是时大王。即从座起。诣仙人所。承事迎接。扶持其腋。将好最胜最妙第一希有宝座。安置令坐。坐已礼拜。口唱是言。我今恭敬礼拜尊者。是时仙人。口即咒愿净饭王言。唯愿大王。常得安乐。时净饭王。白仙人言。尊者何求故屈到此。为须衣耶。为须食乎。为复求须其余诸事。须者但道。我悉备具。必与不违。时阿私陀。咨白王言。大王当知。今我来者。无所乏少。不求衣食。一切诸事。悉所不须。然我今者故从远来。欲见大王最胜童子。大王慈恩。愿当示我善胜童子。是时童子。在于宝座。睡卧眠寝。净饭王语阿私陀言。尊者大仙。少时留心。童子今眠。犹未觉寤。愿待须臾。时阿私陀。即白王言。大王莫说如是语言。称童子睡。何以故。我等虽寤。犹如睡人。大王童子久来断除。无复眠睡。昼夜恒为诸众生等。得安乐故。大利益故。而入禅定。

时净饭王。知童子眠寤时欲至。即入宫内。敕令庄严宫舍殿堂。净水洒地。扫除粪秽。香水重洒。花散其上。在在处处。安置香炉。烧杂妙香。复悬种种缯彩幡盖。垂诸旒苏。竖大宝幢。复悬无量真珠璎珞真珠罗网。种种宝铃。垂覆其上。悬众杂宝。犹如日月星宿之光复挂种种妙宝衣裳。喻如飞天。手持花璎。复悬杂色。朱紫红黄。种种众眊。诸如是等。挍饰精丽。庄严宫中。如乾闼城。一种无异。复召释种内外眷属。最大最胜。威德尊者。令来入宫。使共摩耶夫人一处。是时摩耶诣童子所。至已持手抱童子头。令向仙人拟如礼拜仙人之足。是时童子。威德力故。其身自转。足向仙人。时净饭王。更复共扶回童子头。令拜仙人。童子力故。足还自转。向彼仙人。时净饭王。复回童子。头向仙人。还复转足。如是至三。其阿私陀。遥见童子。是时童子。放常光明。照触大地。童子威德。端正可喜。色纯黄金。头如宝盖。鼻直而圆。修臂下垂。支节正等。无缺无减。具足庄严。

时阿私陀。即从座起。白于王言。大王莫将童子圣头回向于我。何以故。彼头不合顶礼我足。我头应当顶礼彼足。复唱是言。希有希有。大人出世。最大希有。大人出世。我本从天所闻之者。即此童子真实。定是如彼不异。时阿私陀。整理衣服。偏袒右臂。右膝著地。伸其两手。抱持童子。安其顶上。还复本座。本座坐已。还下童子。置于膝上。是时摩耶国大夫人即白大仙阿私陀言。仁者尊师。当令童子礼大仙足。阿私陀仙报夫人言。国大夫人。莫作是语。今是童子。不应礼我。我及一切诸天世人。应当接足礼拜童子。

时净饭王。即持种种杂妙珍宝。以用嚫施阿私陀仙。时阿私陀。持自澡罐。以水洗手。受此施物。受已即持回奉童子。时净饭王。白阿私陀大仙人言。尊者大仙。我以此物。施于尊者。唯愿纳受。仙人报言。大王施我。我今回施最胜童子。净饭王言。我知大仙福田胜故。供养大师。阿私陀仙。复报王言。我今见是胜因缘故。回施童子。净饭王言。大圣尊仙。我今不解尊师此意。仙人复言。大王当知。我今身心。深自归伏于此童子。净饭王言。何因何缘。愿为解释。时阿私陀。即报王言。大王谛心。善听是义。我当为王说其本末。大王当知。我昔在于忉利天上。安居行道。忽见忉利一切诸天。欢喜踊跃。充遍其身。不能自胜。舞弄衣冠。跳踯悦豫。我时于彼。即便问言。诸天仁者。何因何缘。欢喜腾跃。不能自胜。执持衣冠。舞弄踯[跳-兆+屬]。作是语已。忉利诸天。即答我言。大德仙人。汝今知不。于下世间北方地内雪山之下。有释种城。名迦毗罗。彼城有王。名为净饭。彼王最大第一夫人。产一童子。端正可喜。人所乐见。身黄金色。头圆鼻直。足满臂长。犹如金像。备具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好。必定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转无上清净法轮。今此童子。相貌具足。决是无疑。今此童子。以自神力。能知此世及以过去未来世等。天人魔梵沙门婆罗门等。一切世间。自证知已。分别法相。乃至略说种种苦恼。可解脱者。令得解脱。大王我于彼时。闻是语已故。来至此观看童子。时净饭王。报仙人言。若如是者。大怜愍我。大饶益我。无覆忧愁。更有何法。过四种行。四行过已。能胜能最。今此童子。既人所生。能于未来。得无上道。阿私陀仙。复白王言。大王当知。彼等一切诸婆罗门。在在处处。云何得胜而证知耶。时净饭王。复更咨白于仙人言。我今在于大仙之前。愿为解说。令我乐闻。时阿私陀。答言。大王如我相传婆罗门家。四毗陀经说。往昔有一婆罗门。名曰羖羊。复有婆罗门。名拔迦利。复有婆罗门。名拔伽婆。复有婆罗门。名末檀地。复有婆罗门。名迦吒啰唎。复有婆罗门。名般适尸弃。彼等皆得阿修罗王算计之法。得胜得上。复有仙人。名阿帝利耶。复有一王名钵啰摩檀那。复有一王。名阇那迦。此等诸人。皆得除灭身苦方便。大王当知。如是如是。今此童子。虽生人间。而过于人。得胜人法。大王往昔复有一王。名婆伽罗。大海奔涛。波浪如山。甚难得渡。非祖非父。彼身能渡。大王诸如是等。虽生人间。有大威德。以威德故。过诸天人。

时净饭王。报仙人言。若如尊师所宣说者。我无有疑。但我爱子。其心狭劣。故生惊恐。阿私陀仙。复语王言。大王所有心狐疑者。今可咨问。悉为决之。时净饭王白言。大师我实怀疑。如彼往昔。有调浮王。多罗求王。知离婆王。达离波王。诸如是等。不曾得见。不曾得知。我此童子。云何得知得见此事。愿说因缘。时阿私陀。复报王言。大王我亦知王有是疑惑。不得言无。何以故。大王但闻他所说事。以意消息。筹量取之。用自决疑。凡其前后。所作诸王。未必一向有于证验。大王。彼等诸王子。及父祖。胜劣不同。是故大王不可种姓。独取其胜。不可以家。独取其胜。不可以先生故而胜。后为不如。或有后出而胜先生。大王譬如天晓之时。先现明相。然后出日。论其明相。未能照明。其日后出。普光大地。破一切闇。无有遗余。大王世间如是如是。或时生子胜父胜祖。时净饭王。白仙人言。大德尊师。善以譬喻证明于事。慰解于我。令得决疑。心大安隐。大仙尊师。善摄受我。时阿私陀。复白王言。大王当知。我齿衰迈。余残无几。今此童子。幼稚少年。春秋方盛。长大成就。当向山林出家学道。恨我朽耄。不觌慈颜。时净饭王。白仙人言。大仙尊师。今是童子。决出家耶。阿私陀仙。报于王言。大王今者不须疑虑。时净饭王。回头顾视看国师面。时阿私陀。问于王言。大王内心欲作何语。净饭王言。大德尊仙。此我国师婆罗门等。曾语我言。今此童子。必定得作转轮圣王。阿私陀仙。复白王言。大王如我意者。终不虚妄。我今所语。诚实至真。时净饭王。闻是语已。复更白言。大仙尊师。若审然者。乃令我心。更大忧愁。切割我心。肝肠恼沸。时阿私陀。复报王言。大王智慧勿作是言。大王往昔高曾祖父以行福业功德缘故。得度众生到于彼岸。如是匠导。托作王儿。不但独为治化人民令得安乐而为王子。时净饭王。复白仙言。大师我意亦然。思惟如是。今此童子。种我王世。荷负重担。代我所忧。我至老年。出家入山。当修古道。

时净饭王。复白仙言。大师我意。欲令我子常在。云何方便。及今幼年。勿使舍我。阿私陀仙。复白王言。大王我实不能专正决定说是方便。令作障碍。

时净饭王。复语仙人。作如是言。大师善听。我今当作种种方便。设方便已。不令我子。从今幼稚。及到盛年。不听暂离。舍我出家。阿私陀仙。即问王言。大王今者因何事故。说如是语。时净饭王。报彼仙人阿私陀言。尊师当知。如我国内。所有相师婆罗门等。皆语我言。若是童子。在家当作转轮圣王。以是因缘。我如是语。阿私陀仙。复白王言。大王当知。彼等相师。皆大妄语。何以故。如是胜相。非是转轮圣王之相。今此童子。有百善相。八十随形。挺特殊好。分明炳著。皆悉具足。时净饭王。问仙人言。大师何等是此童子八十随形之好。时阿私陀。具白王言。

大王当知今此童子。两手掌内。有金刚文。

大王今是童子诸指爪甲薄而且软。

大王今是童子诸指爪甲其色赤红犹如铜鍱。

大王今是童子诸指爪甲悉皆润泽。

大王今是童子诸指妙色。

大王今是童子诸指皆佣。

大王今是童子踝骨不现。

大王今是童子两膝团圆有大光液。

大王今是童子进止雍容安详徐步。

大王是童子行如师子王。

大王是童子行犹如牛王。

大王是童子行犹如鹅王。

大王是童子行安详徐步犹如耳珰。

大王是童子行安庠如住。

大王是童子身形体挺直。

大王是童子身形体柔软。

大王是童子身形体滑泽。

大王是童子身肤体上充。

大王是童子身出妙熏香。

大王是童子身肤体无上。

大王是童子身肤体整肃。

大王是童子身支节分解。各自分明。

大王是童子身肤体显现如大梵王。

大王是童子身肤体无戾。

大王是童子身肤体清净无有黑皯(古汗切)。

大王是童子身无有诸病。

大王是童子身圆满正等。

大王是童子身七处齐满。

大王是童子身具足诸好。

大王是童子身遍体端正。

大王是童子身行处淳净。

大王是童子身最胜无垢诸毛清净。

大王是童子身无有垢障能出净光。

大王是童子身常光一寻。

大王是童子腰犹如弓弝(百雅切)。

大王是童子腹无有破坏(谓其皮不皱欇等)。

大王是童子脐深隐妙好。

大王是童子脐团圆不散。

大王是童子脐犹如车轮。

大王是童子脐分明右旋。

大王是童子手不粗不涩。

大王是童子手如兜罗绵。

大王是童子手掌心之中文理画深。

大王是童子手文理册画柔软光泽。

大王是童子手文不破散。

大王是童子手所有册文分明次第。

大王是童子手两腕阔大。

大王是童子头犹如踝骨。

大王是童子口唇色犹如频婆罗果。

大王是童子面颜貌寂静。

大王是童子舌薄而且长。如赤铜色。

大王是童子声深而清亮。

佛本行集经卷第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