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般若部 >> 文章正文
 
-0228 08.P0587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 (25卷)〖宋 施护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0846   【字体: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十一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传法大师赐紫臣施护奉 诏译

恶者障法品第十一之一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先已说受持读诵般若波罗蜜多法者诸善男子、善女人所有功德。而彼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法门时,将无恶魔为难事耶?”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如是,如是!甚多。须菩提!有诸恶魔而为难事,于一切时伺求其便。”

须菩提复白佛言:“如佛所说诸难事者,其相云何?”

佛告须菩提:“若有住菩萨乘修习此般若波罗蜜多法者,欲为他人说此法时,不即为说及说不止,应当觉知是为魔事。又复,若说法者于说法时,生其我慢贡高心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人书持读诵此法门时,生轻慢心而戏笑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心生散乱,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互相非说,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记念不明多所忘失,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持法者,互相障碍不能和合,于此法门不生敬信,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人书持读诵此法门时,于自诸根不能调伏,应当觉知是为魔事。若有诸听法者忽作是念:‘我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得其味、无所解了。’弃舍此法从座而起,应当觉知是为魔事。又听法者若作是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为我等说授记事,我不能生清净信解。’念已弃舍从座而起,应当觉知是为魔事。又听法者若作是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说我名、不说我等所住城邑聚落方处,及不说我所生族姓父母名字,以是因缘不能听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我当弃舍。’随所起念,即于若干劫数有所退堕。后复以其胜因缘故,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还得修习。何以故?诸菩萨摩诃萨若不听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即不能成就世间、出世间法。是故,须菩提!若起退失心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住菩萨乘者,不能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求一切智智,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修习趣求一切智智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欲学欲成就世间、出世间法,而不学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返于声闻、缘觉法中而生趣求。须菩提!若不学般若波罗蜜多法者,即不能成就世间、出世间法。是人起颠倒慧,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中,不能修习如实了知,弃舍根本取其枝叶。须菩提!如世有人饥行求食,弃舍其主而返于彼作务人所求索饮食。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诸善男子、善女人亦复如是,弃舍般若波罗蜜多一切智智根本法门,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取其枝叶。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何以故?是人少智少慧,谓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不能至彼一切智智,以是因缘而生弃舍,返谓声闻、缘觉法门即能成就一切智智,是故于中取其枝叶。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应当觉知如是等相,觉已远离,不应于中爱乐修学,如是学者非所相应。若有爱乐声闻、缘觉法者,即如是学。云何彼等如是学耶?须菩提!所谓声闻法中而但修习调伏我相,证得我空寂静涅盘,自谓已得究竟果法,不能于彼最上法中精进修行,亦复不能广为众生作大利益,是故菩萨摩诃萨不应如是学。云何名为菩萨学耶?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所行所学,皆自安住如实法已,广修一切相应善根,普摄世间无量无边一切众生,悉令安住真如实际,一一证得最上涅盘,是即名为菩萨学法。

“复次,须菩提!譬如有人欲观其象,虽复得见,不能真实观其形相,是人即自返寻象迹观取象相。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于此法门生弃舍心。以弃舍般若波罗蜜多故,即不能取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是故返于声闻、缘觉法中取证涅盘,自谓已得究竟果法。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譬如世间诸求宝人,诣彼大海欲求珍宝,到已不能于大海中采取其宝,而返于彼牛迹水中求诸珍宝,自谓与其海水相等。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调伏我相,取证我空寂静涅盘,所谓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及缘觉果。于诸果中见如是法、证如是理,得诸漏尽、心善解脱,彼彼果中而得离系。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即不生如是心。何以故?而诸菩萨已得安住大乘法中,被精进铠作大庄严,长时修习诸波罗蜜多相应法门,悲愍世间,广为众生作大利益。是故,须菩提!所有心不调柔、起颠倒慧,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不能修习,不觉不知生弃舍心,不能安住菩萨法中,不与诸波罗蜜多胜行相应,但乐声闻、缘觉法者,当知此等皆是善根未成熟者。

“复次,须菩提!又如世间有巧业者,本欲造立如天帝释殊胜宫殿,而返度量日月宫殿大小分量。须菩提!于汝意云何?彼日月宫殿,能胜帝释妙宫殿耶?”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调伏我相,取证我空寂静涅盘,自谓已得究竟果法。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乐欲见彼转轮圣王,虽复得见,不能真实观其色相威神福德,而返观彼诸小王等所有色相,自谓与彼转轮圣王等无有异。须菩提!于汝意云何?彼转轮圣王色相威德,与诸小王为相等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如来为诸菩萨摩诃萨故,而以种种善巧方便宣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令诸菩萨于中修学,即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须菩提!是故如来以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为诸菩萨摩诃萨如理表示、如实教授、如所利益、如理生喜,趣入安住胜义法门,令诸菩萨摩诃萨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复次,须菩提!如是住不退转菩萨摩诃萨,于此大乘法中已安住者,设复弃舍而返于彼声闻、缘觉下劣乘中起趣求心。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饥渴所逼周行求食,见彼百味精妙饮食,生弃舍心而不能取,返取于彼六十日饭,食已爱乐。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爱乐趣求。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见彼无价摩尼珠宝即不能取,而返取其水精之宝,自谓与彼摩尼珠宝等无有异。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是人为智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须菩提:“未来世中,所有退失菩萨法者亦复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萨乘中,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虽复听受修习,不能于中请问其义,不能如实了知胜行。由不了故,于此法门生弃舍心,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中求一切智,自谓与彼菩萨法门等无有异。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写受持读诵演说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若进若退其心散乱,一一当知皆是魔事。”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罗蜜多为可书写耶?”

佛言:“不也,须菩提!般若波罗蜜多非文字可得,所有文字但为显示此法门故。而般若波罗蜜多离文字相,毕竟于文字中求不可得。若有人作是言:‘我书文字即是书写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心不专一起诸思念,所谓:城邑聚落园林池沼,父母师长及诸亲友,自身他身若内若外,一切所有饮食衣服,卧具医药,歌舞戏笑,苦乐忧喜爱非爱境乃至贪嗔痴等。如是种种起思念者,一一当知皆是恶魔作诸障难,使令行者心生散乱,不得于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书持读诵。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是故诸菩萨摩诃萨觉已远离,不令诸魔伺得其便。

“又复,若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思念王事,以此因缘而为障难,是故不能于此法门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筹计财宝资生等物,以此因缘而为障难,是故不能于此法门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思念世间语言章句,以此因缘而为障难,是故不能于此法门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有诸恶魔现苾刍相,来住其前作如是言:‘我有法门汝等当学,如是书写受持读诵如是修习,即能至彼一切智果。’须菩提!此因缘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住菩萨乘者,乐欲通达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者,不能于其菩萨法中如实了知,而返于彼声闻、缘觉法门起趣求心,是人知彼法中亦说空、无相、无愿,谓与菩萨法门等无有异。须菩提!若欲了知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最胜智者,应当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法中如实趣求,若复于余声闻缘觉法门而修习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若听者乐闻,说者懈倦,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说者乐说,听者懈倦,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乐欲听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听已书写读诵,而说法者不即为说,以戏论心说余经法。由此因缘不能和合,令听法者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说法者心不懈退,乐欲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法门,而听法者住于异方。以此因缘不能和合,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说法者少欲欢喜,离无义语忻乐说法,而听法者身力疲懈心识惛重。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有信乐心欲闻此法,而说法者作诸留难不欲为说。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令听法者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欲闻此法,而说法者诵习不利,听者不喜乐闻。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说法者乐欲为说,而听法者以余缘故不乐听受。由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说法者乐欲说法,而听法者睡眠所覆,惛重疲懈不能听受。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又复,若时彼听法者乐欲闻法,而说法者睡眠所覆,惛重疲懈不乐说法。以此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或有人来作如是说:‘汝等当知,地狱、饿鬼、傍生及阿修罗,彼彼趣中有种种苦,如是苦受应当远离,不如修习出诸趣类尽苦边际取证涅盘。’须菩提!作此说者,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有人书持读诵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时,或有人来作如是说:‘诸天界中有胜妙乐,所谓欲界有五欲乐,色界有禅定乐,无色界有寂灭定乐。如是诸乐皆悉有为无常,败坏诸相毕竟无实,三界悉空诸法无我,汝诸智者应当了知,不如取证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得是果已不复更受后身。’须菩提!作此说者即为障碍菩萨胜行,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说法者独止一处,心念徒众,即作是言:‘若人有能随从我者,我即当与般若波罗蜜多。不随我者,我不与其般若波罗蜜多。’有诸善男子等,为求法故尊重正法,尔时各往随从法师。而彼法师忽于异时,心不乐欲为诸徒众说般若波罗蜜多,即当往诣饥馑枯涸、虎狼虫兽、盗贼怖畏诸险难处。时彼法师告徒众言:‘诸善男子!此处饥馑险难极甚怖畏,汝等何能受是苦耶?应自筹量无宜后悔。’其说法者以此微细因缘方便,远离诸听法众。尔时诸人知是事已,互相谓言:‘此远离相,非与般若波罗蜜多相。’是故诸人各各退还,不复随从。须菩提!以是因缘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说法者,或时欲诣极大怖畏诸恶虫兽非人聚中,或诣饥馑枯涸险难等处,谓听法者言:‘诸善男子!汝等当知,我所往处极大险恶,汝等不应随从于我。’须菩提!说法者以是微细因缘方便远离,诸听法者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罗蜜多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复次,须菩提!若说法者于亲友家常所往返,而于后时谓听法者言:‘我有亲族,汝等应往求乞所须饮食衣服受用等物。’由此因缘,妨废听受般若波罗蜜多法门,是故不得书持读诵,应当觉知是为魔事。”

佛告须菩提:“如是等相,一一当知皆是恶魔作诸方便而为障难,欲令诸修菩萨法者,不得此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听受修习、书持读诵。是故诸修菩萨法者,于一切时常所觉知,觉已远离,令彼诸魔不得其便。”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第十一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