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Read More
  •   尔时世尊……言:‘汝等谛听……譬如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人、抹为微尘,过于东方五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国、乃下一尘,如是东行,尽是微尘,……是诸世界,若著微尘及不著者、尽以为尘,一尘一劫,我成佛已来,复过于此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 Read More
  •   依净律仪,成妙和合,灵山遗芳型。修行证果,弘法利世,焰续佛灯明。三乘圣贤何济济,南无僧伽耶。统理大众,一切无碍,住持正法城。——太虚大师
  •   《佛说无量寿经》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无量寿佛……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佛说阿弥陀经》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复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念经。
      《称赞净土佛摄受经》舍利子!若有净信诸善男子或善女人,得闻如是无量寿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名号、极乐世界功德庄严,闻已思惟,若一日夜,或二、或三、或四、或五、或六、或七,系念不乱。是善男子或善女人临命终时,无量寿佛与其无量声闻弟子、菩萨众俱前后围绕,来住其前,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既舍命已,随佛众会,生无量寿极乐世界清净佛土。
      《佛说阿弥陀佛根本秘密神咒经》阿弥陀佛名号具足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甚深秘密、殊胜微妙、无上功德。所以者何?"阿弥陀"佛三字中,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一切诸菩萨、声闻、阿罗汉,一切诸经、陀罗尼、神咒、无量行法。是故彼佛名号,即是为无上真实至极大乘之法,即是为无上殊胜清净了义妙行,即是为无上最胜微妙陀罗尼。……以称名故,诸罪消灭,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缘。
    Read More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有图片链接代码)。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技术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数千枚图片。增加了“在线视频”、“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图解系列”、“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 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 6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
  [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
  [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
  [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有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

  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

  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

  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
  [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
  [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
  [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三藏法数》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普贤菩萨警众偈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
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大众,当勤精进,如救头燃。
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
《大般涅槃经》卷第六:法者即是法性、义者即是如来常住不变、智者了知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了义者了达一切大乘经典。
《三藏法数》:【依法不依人】依法者,谓依实相等法,修诸波罗蜜行,则能具足清净功德,能至菩提也。不依人者,如涅槃经云:魔王尚能假化作佛,况能不作其余之身?是故虽是凡夫,若所说所行,与实相等法相应,则可依信。虽现佛身相好,若所说所行,违于实相法者,则不应依也。

  • 动画《让我们回归极乐》
  • 动画《佛典故事》极乐净土 佛说阿弥陀经
  • 动画《佛典故事》大愿 佛说无量寿经
  • 动画《金刚萨埵净障修法如意宝珠》
  • 动画《妙法莲华经》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上
  • 电影《首楞严演义》下
  • 乘願再來九百年(完美字幕版)
  • 慈诚罗珠堪布《前世今生:生命的奥秘》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上)
  • 慈诚罗珠堪布:2018东南亚系列讲座_生命的另一面——中阴(下)
  • 生死与轮回



简介:几个世纪以来,许多文化和个人都表示经历过轮回,那么在这个永恒的谜团后边,有什么科学依据吗?本片通过对杰出的科学家和轮回的研究学者的独家采访,基于大量来自意识研究领域,濒死体验和前世记忆研究的最新研究成果,第一次深入并科学地探索了这个谜团。更多播放:

第1集:女子自称死后进入另一个世界
第2集:出生时胎记是前世伤痕
第3集:专家称人的意识和大脑无关
第4集:轮回就是灵魂换一个外壳

更多相关下载:
前世今生 轮回的故事

大正藏第 24 册 No. 1457 根本说一切有部略毗奈耶杂事摄颂

  No. 1457

  根本说一切有部略毗奈耶杂事摄颂一卷

  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此杂事中总有八门,以大门一颂摄尽宏纲,一一门中各有别门,总摄八颂就别门中各有十颂,合九十颂,并内摄颂向有千行。若能读诵忆持者,即可总闲其义。

  大门总摄颂曰(总有八颂摄):

  砖石及牛毛,  三衣并上座;
  舍利猛兽筋,  笈多尼除塔。

  第一别门总摄颂曰:

  砖揩剪爪钵,  镜生支蹈衣;
  水罗生豆殊,  洗足裙应结。

  别门子摄颂十行:

  砖揩石白土,  牛黄香益眼;
  打柱等诸缘,  璎珞即应知。
  剪爪发揩光,  春时餐小果;
  渴听五种药,  广说大生缘。
  缀钵畜资具,  刀子及针筒;
  并以揁有三,  是大仙开许。
  照镜并鉴水,  不应用梳刷;
  顶上留长发,  浴室栗㚲毗。
  生支当护面,  不为歌舞乐;
  许作歌咏声,  用钵有四种。
  蹈衣并诸袋,  褥及于坐具;
  有缘离三衣,  六种心念法。
  水罗有五种,  器共一衣食;
  露形啖饮食,  洗浴事应知。
  豆生不净地,  吐食指授索;
  铜器不应为,  盛盐等随畜。
  应为洗足处,  及以濯足盆;
  热时须扇风,  蚊虫开五拂。
  结下裙不高,  不持于重担;
  若病许杖络,  服蒜等随听。

  第二别门总摄颂曰(十行):

  牛毛并伞盖,  披緂胜鬘缘,
  出家药汤瓶,  门扇锤斤斧。

  别门子摄颂十行:

  牛毛及隐处,  同床不独披;
  若得白色衣,  染覆方应用。
  伞盖无后世,  歌声不放火;
  游行觅依止,  毛緂不翻披。
  披緂听不听,  恶声不置钵;
  衣开三种纽,  应知条亦三。
  胜鬘恶生事,  次制诸璎珞;
  金条及彩物,  斯皆不应畜。
  出家有五利,  不捉钱授学;
  大众说伽他,  烟筒漱听许。
  药汤应洗浴,  灌鼻开铜盏;
  乘舆老病听,  须知便利事。
  水瓶知净触,  愿世尊长寿;
  因斯尼涅槃,  啖嚼俱开五。
  安门扇釰孔,  皮替处中窗;
  内阔网扇枢,  开店须羊甲。
  铁锤及枪子,  铁鎐并木锨;
  釜床灶五百,  斧凿众皆许。
  许斤斧三梯,  竹木绳随事;
  下灌造寺法,  说难他因缘。

  第三别门总摄颂曰:

  三衣及衣架,  河边造寺盐,
  拭面拭身巾,  寺座刀应畜。

  别门子摄颂十行:

  三衣条叶量,  床脚拂游尘;
  行处着?毹,  捍石须时畜。
  衣架及灯笼,  勿使虫伤损;
  热开三面舍,  可记难陀身。
  河边制齿木,  罗怙遣出门;
  合诃不合诃,  二行应与服。
  造寺安檐网,  广陈扫地缘;
  求法说二童,  热时听造舍。
  石盐安角内,  药器用?毹;
  安替诵经时,  以物承其足。
  拭面巾疏薄,  唾盆并衬体;
  铁槽砌基地,  日光珠浣衣。
  拭身履蛇咽,  石器生疑惑;
  染衣有多种,  随意尽伽蓝。
  造寺所须物,  穿床礼敬仪;
  别畜剃发衣,  花鬘挂眠处。
  好座并床施,  香泥及钵笼;
  油器法语行,  衣袋持三索。
  须剃刀应畜,  及剪甲等物;
  支床并偃枕,  香土用随情。

  第四别门总摄颂曰:

  上座及墙栅,  缘破并养病,
  旃荼猪蔗寺,  钵依栽树法。

  别门子摄颂十行:

  上座翻次说,  或可共至终;
  滤作非时浆,  处不为限齐。
  墙栅尼剃具,  不着打光衣;
  得少亦平分,  洗净仪应识。
  缘破须缝[打-丁+替],  明月闻便颂;
  依止知差别,  三人共坐听。
  养病除性罪,  将圆不升树;
  王臣不受戒,  斩手不应为。
  旃荼苏陀夷,  大衣暂时用;
  师谟婆苏达,  取钵已物想。
  阿市多护月,  贼想取白衣;
  此与大律同,  故更不烦出。
  猪蔗多罗果,  毛緂黑喜还;
  安置刀子针,  不用琉璃器。
  寺中应遍画,  然火并洗浴;
  钵水不蹈叶,  连鞋食不应。
  无钵度大贼,  安居无依止;
  五年同利养,  负重不应为。
  四依求六物,  贼盗苾刍衣;
  委寄五种殊,  须知染衣法。
  须知栽树法,  贼緂作神通;
  若得上帔衣,  不应割去?。

  第五别门总摄颂曰:

  焚尸诘三转,  舍堕我身亡;
  界苾刍不应,  不合五皮用。

  别门子摄颂十行:

  焚尸诵三启,  目连因打亡;
  不应广大作,  多护诸珍宝。
  诘问令忆念,  问彼容许不;
  教授事不为,  长净及随意。
  佛三转法轮,  初度五人已;
  不唤名族等,  拘尸宣略教。
  舍堕物不分,  蚊帱随意畜;
  三股状作釜,  应张羯耻那。
  亡后嘱授别,  委寄者身死;
  他方通委寄,  若死对余人。
  界外不与欲,  将行不展转;
  说戒随意事,  违者并招愆。
  苾刍应知数,  随意任行筹;
  不与俗同坐,  老少应随夏。
  不应居贮座,  不诱他求寂;
  不为誓赌物,  亦不食虎残。
  不合自藏身,  不为言白等;
  若得上价宝,  卖之应共分。
  五皮不应用,  余类亦同然;
  若患痔病时,  熊皮履应着。

  第六门总摄颂曰:

  猛兽筋不应,  灯光及勇健;
  驮索度尼法,  因许乔答弥。
  尼不前长者,  可与余卧具;
  不合辄濽水,  是总颂应知。

  别门子摄颂十行:

  猛兽筋皮綖,  拥前复拥后;
  两角及尖头,  诸靴皆不合。
  四大王初诞,  光明普皆照;
  父母因斯事,  各为立其名。
  腹中天守护,  生已蹈莲花;
  举手独称尊,  灌洗花衣落。
  阿私多睹相,  那剌陀劝师;
  五百瑞现前,  父王立三字。
  付母养太子,  令观大人相;
  阿私多远至,  亲睹牟尼形。
  灯光得为王,  有五珠胜物;
  因叙奇异事,  广说健陀罗。
  鸺鹠鹤饮乳,  芒草尾身齐;
  斑驳与毛同,  沙盆水不溢。
  盐麨水差别,  衣瓦变成尘;
  是谓健陀罗,  世间思十事。
  猛光亲问母,  知从蝎所生;
  与彼五百金,  驱之令出国。
  猛光侍缚迦,  金光医罗钵;
  那剌陀得果,  妙发钵持油。
  楼上逢增长,  淫女夜观星;
  因作马鸣声,  商人抱枯骨。
  牛护猎师死,  放宫天授归;
  猛光向得叉,  杀人声以梦。
  猛光一切施,  影胜舍饼初;
  卧具谓给孤,  善贤造僧寺。
  文鸠死赤体,  三种难不应;
  观无厌不眠,  总收其七颂。
  林内文鸠死,  树下猕猴亡;
  此世他世中,  四盲闇应识。
  赤体空无用,  杵臼唯应一;
  患害起疑心,  轻贱事须渐。
  三种愚痴人,  离间有三别;
  下品应车裂,  奸诈事应知。
  难得为他事,  孤独事多虚;
  相违合重打,  失去行无益。
  不应事不观,  不善合驱却;
  惊怖不欢舍,  渴忆难思忧。
  无厌可爱事,  不共戏夺财;
  不共争恶心,  无依伴不信。
  不睡及不欲,  九恼无悲心;
  十恶十相违,  十力天人现。
  勇健与宝器,  妙光兰若中;
  因能活开医,  不度损众者。
  驮索等三同,  忘由绪并问;
  大神通大药,  刀子下天宫。
  度尼八敬法,  尼欲依次坐;
  二部事各殊,  还俗尼不度。
  近圆从苾刍,  半月请教授;
  依苾刍坐夏,  见过不应言。
  不嗔诃礼少,  意喜而众中;
  随意对苾刍,  斯名八尊法。
  因度乔答弥,  出家有五利;
  可于五众内,  诃责事应知。
  尼不在前行,  见僧应起敬;
  白僧半加坐,  归俗诘无缘。
  长者与残食,  残触不相避;
  不问隐屑事,  近圆坐应知。
  苾刍余卧具,  应与苾刍尼;
  尼不踏桥板,  不着装身物。
  不濽水污衣,  不持死胎子;
  不吞于不净,  触已子非他。

  第七别门总摄颂曰:

  笈多尼不住,  僧脚崎二形,
  道小羯磨沽,  转根寺外石。

  别门子摄颂十行:

  笈多共儿宿,  王舍药叉神;
  施儿衣系项,  称名与祭食。
  尼不住兰若,  不居城外寺;
  不许门前望,  亦不现窗中。
  许着僧脚崎,  有男不池浴;
  交衢不应越,  宜在一边行。
  若是二形女,  或是合道类;
  或常血流出,  及时无血人。
  道小着内衣,  近苾刍不唾;
  僧尼不对说,  当于自众边。
  苾刍作羯磨,  尼可用心听;
  敷座令人坐,  尼座应分别。
  酤酒淫女舍,  途中不触女;
  随时开内衣,  歌舞不应作。
  僧尼根若转,  至三皆摈出;
  广说法与缘,  莲花色为使。
  寺外不为忏,  独不令剃发;
  不赁尼寺屋,  砖等不揩身。
  不以骨及石,  若木或拳揩;
  唯用手摩身,  余物皆不合。

  第八门总摄颂曰:

  除塔忏门前,  被差不应畜,
  不共女由妇,  泻药三衣蛇。

  别门子摄颂十行:

  除塔损波离,  僧制不应越;
  尼无难听入,  教诫等相随。
  尼忏不应轻,  随意不长净;
  更互当收谢,  尼众坐应知。
  门前不长净,  当须差二尼;
  若至长净时,  差人待尼白。
  被差不避去,  当问教师名;
  着帽为钵囊,  结鬘尼不合。
  不应畜铜器,  变酒合平复;
  赁房与俗旅,  诳惑作医巫。
  不共女人浴,  亦不逆流洗;
  钵底应安替,  不畜琉璃杯。
  由妇制锡杖,  起舞时招罪;
  湿饼受请食,  说法伴白知。
  泻药齿有毒,  刮舌錍应洗;
  由其罪业尽,  证得阿罗汉。
  三衣随事着,  兰若法应知;
  浴守门妙花,  不应住非处。
  由蛇观卧具,  一衣不为礼;
  初至寺中时,  老年应礼四。
  世尊为高胜,  广说弟子行;
  行雨问大师,  为说七六法。
  众集敬大师,  闻法生正信;
  自述年衰老,  说行雨因缘。
  行雨竹林内,  修理波吒邑;
  渡河诣小树,  渐向涅槃等。

  第三十七卷记四黑白,次明涅槃事。

  第三十八说善贤外道得果事,次说诸国争舍利事。

  第三十九说婆罗门与诸国分舍利,及牛主结集事等。

  第四十说五百及七百结集事。

  根本说一切有部略毗奈耶杂事摄颂一卷

  大唐景龙四年岁次庚戌四月辛巳朔十五日景申,三藏法师大德义净宣释梵本并缀文正字

  翻经沙门吐火罗大德达摩秫磨证梵义

  翻经沙门中天竺国大德拔努证梵义

  翻经沙门罽宾国大德达摩难陀证梵文

  翻经沙门淄州大云寺大德慧沼证义

  翻经沙门洛州崇先寺大德律师道琳证义

  翻经沙门福寿寺寺主大德利明证义

  翻经沙门洛州太平寺大德律师道恪证义

  翻经沙门大荐福寺大德胜庄证义

  翻经沙门相州禅河寺大德玄伞证义笔受

  翻经沙门大荐福寺大德律师智积证义正字。

  翻经沙门德州大云寺寺主慧伞证义

  翻经沙门西凉州伯塔寺大德慧积读梵本

  翻经婆罗门东天竺国左屯卫翊府中郎将员外置同正员臣瞿金刚证译

  翻经婆罗门东天竺国大首领臣伊舍罗证梵本

  翻经婆罗门左领军卫中郎将迦湿弥罗国王子臣阿顺证译

  翻经婆罗门东天竺国左执戟直中书省臣度颇具读梵本

  翻经婆罗门龙播国大达官准五品臣李输罗证译

  金紫光禄大夫守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上柱国史舒国公臣韦洰源等,及修文馆学士三十三人同监

  判官朝散大夫行著作佐郎臣刘令植,使金紫光禄大夫秘书监检校殿中兼知内外闲厩陇右三使上柱国嗣号臣王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