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回梦到法王家。来去分明路不差。出水珠幢如日月。排空宝盖似云霞。鸳鸯对浴金池水。鹦鹉双衔玉树花。睡美不知谁唤醒。一炉香散夕阳斜。
  •   这是生死书网站大藏经的第八次更新,采用了中华佛典宝库2016版的TXT文件包(有更多的经文、使用了现代标点符号、链接近万枚图片)。

      本次更新与2014版相比外观界面变化不大,但是底层服务平台Apache、PHP、MySQL(MariaDB),以及网站源程序Joomla、模板、组件等都采用了2018.08为止最新的版本,网站的菜单、分类、文章、长文章分页、模块等全部从头重新制作,经文网址URL更加简短,经文内容中链接了近万枚图片。增加了“圣典汇编”,以及“五百罗汉图”、“思维导图”、“佛学大辞典”、“常用经文难字注释”等文章,还增加了宗教对比研究菜单专栏、并推荐了佛教微信公众号。
    Read More
  • 1
  • 2
  • 3
  • 4
  • 5

三法印:

﹝出法华玄义﹞释论云:诸小乘经,若有无常、无我、涅槃三印,印定其说,即是佛说;若无此三法印印之,即是魔说。如世公文,得印可信,故名三法印。[一、无常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无常。众生不了,于无常法中执为常想,是故佛说无常,破其执常之倒,是名无常印。[二、无我印],谓世间生死及一切法,皆是因缘和合而有,虚假不实,本无有我。众生不了,于一切法强立主宰,执之为我;是故佛说无我,破其着我之倒,是名无我印。[三、涅槃印],梵语涅槃,华言灭度。谓一切众生不知生死是苦,而更起惑造业,流转三界。是故佛说涅槃之法,令其出离生死之苦,而得寂灭之乐,是名涅槃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 ——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 撰

另有四法印之说:诸行无常 有漏皆苦 诸法无我 涅槃寂静。

一实相印:

又名诸法实相印,四法印之一。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说,小乘法是以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来作印定,大乘法是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其实,一实相印概括了三法印,三法印也能贯通一实相印,全都是阐明诸法因缘生,无有自性之理。只是大乘一实相印所说的“缘起性空”,把空的理性说得更加澈底,它说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非有非空,亦有亦空,众生的佛性如此,一切法的法性亦如此。所以它们的不同点是:小乘说诸行无常,大乘于万法为无常之外,还认为它是不曾断灭的;小乘说诸法无我,大乘于真谛说无我之外,还于俗谛说化他;小乘唯以我空而说涅槃寂静,大乘却以我法二空而说涅槃无住。大乘与小乘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契合这“一实相印”的妙用,故辨证大乘的教法,也就以“一实相印”来作印定了。——【《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四念处:

[一、观身不净],身有内外,己身名内身,他人之身名外身。此内外身,皆揽父母遗体而成;从头至足,一一观之,纯是秽物。众生颠倒,执之为净,而生贪着,故令观身不净也。[二、观受是苦],领纳名受,有内受、外受;意根受名内受,五根受名外受。一一根有顺受违受,不违不顺受。于顺情之境则生乐受,于违情之境则生苦受,于不违不顺之境则生不苦不乐受。乐受是坏苦,苦受是苦苦,不苦不乐受是行苦。众生颠倒,以苦为乐。故令观受是苦也。[三、观心无常],心即第六识也。谓此识心,体性流动,若粗若细,若内若外,念念生灭,皆悉无常。众生颠倒,计以为常,故令观心无常也。[四、观法无我],法有善法恶法。人皆约法计我,谓我能行善行恶也。善恶法中,本无有我。若善法是我,恶法应无我;若恶法是我,善法应无我。众生颠倒,妄计有我,故令观法无我也。——出自【《三藏法数》明·一如等撰】

大正藏第 01 册 No. 0001 长阿含经

  No. 1

  长阿含经序

  长安释僧肇述

  夫宗极绝于称谓,贤圣以之冲默;玄旨非言不传,释迦所以致教。是以如来出世,大教有三:约身口,则防之以禁律;明善恶,则导之以契经;演幽微,则辨之以法相。然则三藏之作也,本于殊应,会之有宗,则异途同趣矣。

  禁律,律藏也,四分十诵。法相,阿毗昙藏也,四分五诵。契经,四阿含藏也:《增一阿含》四分八诵,《中阿含》四分五诵,《杂阿含》四分十诵,此《长阿含》四分四诵,合三十经以为一部。

  阿含,秦言法归。法归者,盖是万善之渊府,总持之林苑。其为典也,渊博弘富,韫而弥广;明宣祸福贤愚之迹,剖判真伪异齐之原,历记古今成败之数,墟域二仪品物之伦。道无不由,法无不在,譬彼巨海,百川所归,故以法归为名。开析修途,所记长远,故以长为目。玩兹典者,长迷顿晓。邪正难辨,显如昼夜;报应冥昧,照若影响;劫数虽辽,近犹朝夕;六合虽旷,现若目前。斯可谓朗大明于幽室,惠五目于众瞽,不窥户牖,而智无不周矣。

  大秦天王,涤除玄览,高韵独迈,恬智交养,道世俱济,每惧微言翳于殊俗。以右将军使者司隶校尉晋公姚爽,质直清柔,玄心超诣,尊尚大法,妙悟自然,上特留怀,每任以法事。以弘始十二年岁次上章阉茂,请罽宾三藏沙门佛陀耶舍出律藏一分四十五卷,十四年讫。十五年岁次昭阳赤奋若,出此《长阿含》讫。凉州沙门佛念为译,秦国道士道含笔受。时,集京夏名胜沙门,于第校定,恭承法言,敬受无差,蠲华崇朴,务存圣旨。余以嘉遇猥参听次,虽无翼善之功,而预亲承之末,故略记时事,以示来贤焉。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

  后秦弘始年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

  (一)第一分初大本经第一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花林窟,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时,诸比丘于乞食后集花林堂,各共议言:“诸贤比丘!唯无上尊为最奇特,神通远达,威力弘大,乃知过去无数诸佛,入于涅槃,断诸结使,消灭戏论。又知彼佛劫数多少,名号、姓字,所生种族,其所饮食,寿命修短,所更苦乐。又知彼佛有如是戒,有如是法,有如是慧,有如是解,有如是住。云何,诸贤!如来为善别法性,知如是事,为诸天来语,乃知此事?”

  尔时,世尊在闲静处,天耳清净,闻诸比丘作如是议,即从座起,诣花林堂,就座而坐。

  尔时,世尊知而故问,谓:“诸比丘!汝等集此,何所语议?”时,诸比丘具以事答。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善哉!善哉!汝等以平等信,出家修道,诸所应行,凡有二业:一曰贤圣讲法,二曰贤圣默然。汝等所论,正应如是。如来神通,威力弘大,尽知过去无数劫事,以能善解法性故知,亦以诸天来语故知。”佛时颂曰:

 “比丘集法堂,  讲说贤圣论;
  如来处静室,  天耳尽闻知。
  佛日光普照,  分别法界义;
  亦知过去事,  三佛般泥洹。
  名号、姓、种族,  受生分亦知;
  随彼之处所,  净眼皆记之。
  诸天大威力,  容貌甚端严;
  亦来启告我,  三佛般泥洹。
  记生、名号、姓,  哀鸾音尽知;
  无上天人尊,  记于过去佛。”

  又告诸比丘:“汝等欲闻如来识宿命智,知于过去诸佛因缘不?我当说之。”

  时,诸比丘白言:“世尊!今正是时,愿乐欲闻。善哉!世尊!以时讲说,当奉行之。”

  佛告诸比丘:“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时,诸比丘受教而听。

  佛告诸比丘:“过去九十一劫,时,世有佛名毗婆尸如来、至真,出现于世。复次,比丘!过去三十一劫,有佛名尸弃如来、至真,出现于世。复次,比丘!即彼三十一劫中,有佛名毗舍婆如来、至真,出现于世。复次,比丘!此贤劫中有佛名拘楼孙,又名拘那含,又名迦叶。我今亦于贤劫中成最正觉。”佛时颂曰:

 “过九十一劫,  有毗婆尸佛;
  次三十一劫,  有佛名尸弃;
  即于彼劫中,  毗舍如来出。
  今此贤劫中,  无数那维岁;
  有四大仙人,  愍众生故出:
  拘楼孙、那含、  迦叶、释迦文。

  “汝等当知,毗婆尸佛时,人寿八万岁。尸弃佛时,人寿七万岁。毗舍婆佛时,人寿六万岁。拘楼孙佛时,人寿四万岁。拘那含佛时,人寿三万岁。迦叶佛时,人寿二万岁。我今出世,人寿百岁,少出多减。”佛时颂曰:

 “毗婆尸时人,  寿八万四千;
  尸弃佛时人,  寿命七万岁;
  毗舍婆时人,  寿命六万岁;
  拘楼孙时人,  寿命四万岁;
  拘那含时人,  寿命三万岁;
  迦叶佛时人,  寿命二万岁;
  如我今时人,  寿命不过百。

  “毗婆尸佛,出刹利种,姓拘利若;尸弃佛、毗舍婆佛,种、姓亦尔。拘楼孙佛,出婆罗门种,姓迦叶;拘那含佛、迦叶佛,种、姓亦尔。我今如来、至真,出刹利种,姓名曰瞿昙。”佛时颂曰:

 “毗婆尸如来,  尸弃、毗舍婆,
  此三等正觉,  出拘利若姓。
  自余三如来,  出于迦叶姓。
  我今无上尊,  导御诸众生;
  天人中第一,  勇猛姓瞿昙。
  前三等正觉,  出于刹利种;
  其后三如来,  出婆罗门种;
  我今无上尊,  勇猛出刹利。

  “毗婆尸佛坐波波罗树下成最正觉,尸弃佛坐分陀利树下成最正觉,毗舍婆佛坐娑罗树下成最正觉,拘楼孙佛坐尸利沙树下成最正觉,拘那含佛坐乌暂婆罗门树下成最正觉,迦叶佛坐尼拘律树下成最正觉。我今如来、至真,坐钵多树下成最正觉。”佛时颂曰:

 “毗婆尸如来,  往诣波罗树;
  即于彼处所,  得成最正觉。
  尸弃分陀树,  成道灭有原。
  毗舍婆如来,  坐娑罗树下;
  获解脱知见,  神足无所碍。
  拘楼孙如来,  坐尸利沙树;
  一切智清净,  无染无所著。
  拘那含牟尼,  坐乌暂树下;
  即于彼处所,  灭诸贪忧恼。
  迦叶如来坐,  尼拘楼树下;
  即于彼处所,  除灭诸有本。
  我今释迦文,  坐于钵多树。
  如来十力尊,  断灭诸结使;
  摧伏众魔怨,  在众演大明。
  七佛精进力,  放光灭闇冥;
  各各坐诸树,  于中成正觉。

  “毗婆尸如来三会说法,初会弟子有十六万八千人,二会弟子有十万人,三会弟子有八万人。尸弃如来亦三会说法,初会弟子有十万人,二会弟子有八万人,三会弟子有七万人。毗舍婆如来二会说法,初会弟子有七万人,次会弟子有六万人。拘楼孙如来一会说法,弟子四万人。拘那含如来一会说法,弟子三万人。迦叶如来一会说法,弟子二万人。我今一会说法,弟子千二百五十人。”佛时颂曰:

 “毗婆尸名观,  智慧不可量;
  遍见无所畏,  三会弟子众。
  尸弃光无动,  能灭诸结使;
  无量大威德,  无能测量者;
  彼佛亦三会,  弟子普共集。
  毗舍婆断结,  大仙人要集;
  名闻于诸方,  妙法大名称;
  二会弟子众,  普演深奥义。
  拘楼孙一会,  哀愍疗诸苦;
  导师化众生,  一会弟子众。
  拘那含如来,  无上亦如是;
  紫磨金色身,  容貌悉具足;
  一会弟子众,  普演微妙法。
  迦叶一一毛,  一心无乱想;
  一语不烦重,  一会弟子众。
  能仁意寂灭,  释种沙门上;
  天中天最尊,  我一会弟子。
  彼会我现义,  演布清净教;
  心常怀欢喜,  漏尽尽后有。
  毗婆、尸弃三,  毗舍婆佛二,
  四佛各各一,  仙人会演说。

  “时,毗婆尸佛有二弟子:一名骞茶,二名提舍,诸弟子中最为第一。尸弃佛有二弟子:一名阿毗浮,二名三婆婆,诸弟子中最为第一。毗舍婆佛有二弟子,一名扶游,二名郁多摩,诸弟子中最为第一。拘楼孙佛有二弟子,一名萨尼,二名毗楼,诸弟子中最为第一。拘那含佛有二弟子:一名舒槃那,二名郁多楼,诸弟子中最为第一。迦叶佛有二弟子,一名提舍,二名婆罗婆,诸弟子中最为第一。今我二弟子,一名舍利弗,二名目揵连,诸弟子中最为第一。”佛时颂曰:

 “骞茶、提舍等,  毗婆尸弟子;
  阿毗浮、三婆,  尸弃佛弟子。
  扶游、郁多摩,  弟子中第一,
  二俱降魔怨,  毗舍婆弟子。
  萨尼、毗楼等,  拘楼孙弟子;
  舒槃、郁多楼,  拘那含弟子;
  提舍、婆罗婆,  迦叶佛弟子;
  舍利弗、目连,  是我第一子。

  “毗婆尸佛有执事弟子,名曰无忧。尸弃佛执事弟子,名曰忍行。毗舍婆佛有执事弟子,名曰寂灭。拘楼孙佛有执事弟子,名曰善觉。拘那含佛有执事弟子,名曰安和。迦叶佛有执事弟子,名曰善友。我执事弟子,名曰阿难。”佛时颂曰:

 “无忧与忍行,  寂灭及善觉,
  安和、善友等,  阿难为第七。
  此为佛侍者,  具足诸义趣;
  昼夜无放逸,  自利亦利他。
  此七贤弟子,  侍七佛左右;
  欢喜而供养,  寂然归灭度。

  “毗婆尸佛有子,名曰方膺。尸弃佛有子,名曰无量。毗舍婆佛有子,名曰妙觉。拘楼孙佛有子,名曰上胜。拘那含佛有子,名曰导师。迦叶佛有子,名曰集军。今我有子,名曰罗睺罗。”佛时颂曰:

 “方膺、无量子,  妙觉及上胜,
  导师、集军等,  罗睺罗第七,
  此诸豪贵子,  绍继诸佛种;
  爱法好施惠,  于圣法无畏。

  “毗婆尸佛父名槃头,刹利王种,母名槃头婆提,王所治城名曰槃头婆提。”佛时颂曰:

 “遍眼父槃头,  母槃头婆提;
  槃头婆提城,  佛于中说法。

  “尸弃佛父名曰明相,刹利王种,母名光曜,王所治城名曰光相。”佛时颂曰:

 “尸弃父明相,  母名曰光曜,
  于明相城中,  威德降外敌。

  “毗舍婆佛父名善灯,刹利王种,母名称戒,王所治城名曰无喻。”佛时颂曰:

 “毗舍婆佛父,  善灯刹利种;
  母名曰称戒,  城名曰无喻。

  “拘楼孙佛父名祀得,婆罗门种,母名善枝,王名安和,随王名故城名安和。”佛时颂曰:

 “祀得婆罗门,  母名曰善枝;
  王名曰安和,  居在安和城。

  “拘那含佛父名大德,婆罗门种,母名善胜,是时王名清净,随王名故城名清净。”佛时颂曰:

 “大德婆罗门,  母名曰善胜;
  王名曰清净,  居在清净城。

  “迦叶佛父名曰梵德,婆罗门种,母名曰财主,时王名汲毗,王所治城名波罗㮈。”佛时颂曰:

 “梵德婆罗门,  母名曰财主;
  时王名汲毗,  在波罗㮈城。

  “我父名净饭,刹利王种,母名大清净妙,王所治城名迦毗罗卫。”佛时颂曰:

 “父刹利净饭,  母名大清净,
  土广民丰饶,  我从彼而生。

  “此是诸佛因缘、名号、种族、所出生处,何有智者闻此因缘而不欢喜,起爱乐心?”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吾今欲以宿命智说过去佛事,汝欲闻不?”

  诸比丘对曰:“今正是时,愿乐欲闻!”

  佛告诸比丘:“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比丘!当知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从右胁入,正念不乱。当于尔时,地为震动,放大光明,普照世界,日月所不及处皆蒙大明,幽冥众生,各相睹见,知其所趣。时,此光明复照魔宫,诸天、释、梵、沙门、婆罗门及余众生普蒙大明,诸天光明自然不现。”佛时颂曰:

 “密云聚虚空,  电光照天下,
  毗婆尸降胎,  光明照亦然;
  日月所不及,  莫不蒙大明,
  处胎净无秽,  诸佛法皆然。

  “诸比丘!当知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在母胎时,专念不乱,有四天子,执戈矛侍护其人,人与非人不得侵娆,此是常法。”佛时颂曰:

 “四方四天子,  有名称威德,
  天帝释所遣,  善守护菩萨。
  手常执戈矛,  卫护不去离,
  人非人不娆,  此诸佛常法。
  天神所拥护,  如天女卫天,
  眷属怀欢喜,  此诸佛常法。”

  又告比丘:“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专念不乱,母身安隐,无众恼患,智慧增益。母自观胎,见菩萨身诸根具足,如紫磨金,无有瑕秽。犹如有目之士观净琉璃,内外清彻,无众障翳。诸比丘!此是诸佛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如净琉璃珠,  其明如日月;
  仁尊处母胎,  其母无恼患。
  智慧为增益,  观胎如金像;
  母怀妊安乐,  此诸佛常法。”

  佛告比丘:“毗婆尸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专念不乱,母心清净,无众欲想,不为淫火之所烧然,此是诸佛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菩萨住母胎,  天终天福成;
  其母心清净,  无有众欲想。
  舍离诸淫欲,  不染不亲近;
  不为欲火燃,  诸佛母常净。”

  佛告比丘:“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专念不乱,其母奉持五戒,梵行清净,笃信仁爱,诸善成就,安乐无畏,身坏命终,生忉利天,此是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持人中尊身,  精进、戒具足,
  后必受天身,  此缘名佛母。”

  佛告比丘:“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当其生时,从右胁出,地为震动,光明普照。始入胎时,闇冥之处,无不蒙明,此是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太子生地动,  大光靡不照,
  此界及余界,  上下与诸方,
  放光施净目,  具足于天身,
  以欢喜净音,  转称菩萨名。”

  佛告比丘:“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当其生时,从右胁出,专念不乱。时,菩萨母手攀树枝,不坐不卧。时,四天子手奉香水,于母前立言:‘唯然,天母!今生圣子,勿怀忧戚。’此是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佛母不坐卧,  住戒修梵行,
  生尊不懈怠,  天人所奉侍。”

  佛告比丘:“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当其生时,从右胁出,专念不乱,其身清净,不为秽恶之所污染。犹如有目之士,以净明珠投白缯上,两不相污,二俱净故。菩萨出胎亦复如是,此是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犹如净明珠,  投缯不染污;
  菩萨出胎时,  清净无染污。”

  佛告比丘:“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当其生时,从右胁出,专念不乱。从右胁出,堕地行七步,无人扶侍,遍观四方,举手而言:‘天上天下唯我为尊,要度众生生老病死。’此是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犹如师子步,  遍观于四方;
  堕地行七步,  人师子亦然。
  又如大龙行,  遍观于四方;
  堕地行七步,  人龙亦复然。
  两足尊生时,  安行于七步;
  观四方举声,  当尽生死苦。
  当其初生时,  无等等与等,
  自观生死本,  此身最后边。”

  佛告比丘:“诸佛常法:毗婆尸菩萨当其生时,从右胁出,专念不乱,二泉涌出一温一冷,以供澡浴,此是常法。”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两足尊生时,  二泉自涌出;
  以供菩萨用,  遍眼浴清净。
  二泉自涌出,  其水甚清净;
  一温二清冷,  以浴一切智。

  “太子初生,父王槃头召集相师及诸道术,令观太子,知其吉凶。时,诸相师受命而观,即前披衣,见有具相,占曰:‘有此相者,当趣二处,必然无疑。若在家者,当为转轮圣王,王四天下,四兵具足,以正法治,无有偏枉,恩及天下,七宝自至,千子勇健,能伏外敌,兵杖不用,天下太平;若出家学道,当成正觉,十号具足。’时,诸相师即白王言:‘王所生子,有三十二相,当趣二处,必然无疑。在家当为转轮圣王;若其出家,当成正觉,十号具足。’”佛时颂曰:

 “百福太子生,  相师之所记,
  如典记所载,  趣二处无疑。
  若其乐家者,  当为转轮王,
  七宝难可获,  为王宝自至。
  真金千辐具,  周匝金辋持,
  转能飞遍行,  故名为天轮。
  善调七牙住,  高广白如雪,
  能善飞虚空,  名第二象宝。
  马行周天下,  朝去暮还食,
  朱髦孔雀咽,  名为第三宝。
  清净琉璃珠,  光照一由旬,
  照夜明如昼,  名为第四宝。
  色声香味触,  无有与等者,
  诸女中第一,  名为第五宝。
  献王琉璃宝,  珠玉及众珍,
  欢喜而贡奉,  名为第六宝。
  如转轮王念,  军众速来去,
  健疾如王意,  名为第七宝。
  此名为七宝,  轮、象、马纯白,
  居士、珠、女宝,  典兵宝为七。
  观此无有厌,  五欲自娱乐,
  如象断䩭靽,  出家成正觉。
  王有如是子,  二足人中尊,
  处世转法轮,  道成无懈怠。

  “是时,父王殷勤再三,重问相师:‘汝等更观太子三十二相,斯名何等?’时诸相师即披太子衣,说三十二相:‘一者足安平,足下平满,蹈地安隐。二者足下相轮,千辐成就,光光相照。三者手足网缦,犹如鹅王。四者手足柔软,犹如天衣。五者手足指纤,长无能及者。六者足跟充满,观视无厌。七者鹿膞肠,上下𦟛直。八者钩锁骨,骨节相钩,犹如锁连。九者阴马藏。十者平立垂手过膝。十一、一一孔一毛生,其毛右旋,绀琉璃色。十二、毛生右旋,绀色仰靡。十三、身黄金色。十四、皮肤细软,不受尘秽。十五、两肩齐亭,充满圆好。十六、胸有万字。十七、身长倍人。十八、七处平满。十九、身长广等,如尼拘卢树。二十、颊车如师子。二十一、胸膺方整如师子。二十二、口四十齿。二十三、方整齐平。二十四、齿密无间。二十五、齿白鲜明。二十六、咽喉清净,所食众味,无不称适。二十七、广长舌,左右舐耳。二十八、梵音清彻。二十九、眼绀青色。三十、眼如牛王,眼上下俱眴。三十一、眉间白毫柔软细泽,引长一寻,放则右旋螺如真珠。三十二、顶有肉髻,是为三十二相。’”即说颂曰:

 “善住柔软足,  不蹈地迹现,
  千辐相庄严,  光色靡不具。
  如尼俱类树,  纵广正平等。
  如来未曾有,  秘密马阴藏。
  金宝庄严身,  众相互相映,
  虽顺俗流行,  尘土亦不污。
  天色极柔软,  天盖自然覆,
  梵音、身紫金,  如华始出池。
  王以问相师,  相师敬报王。
  称赞菩萨相,  举身光明具。
  手足诸支节,  中外靡不现。
  食味尽具足,  身正不倾斜。
  足下轮相现,  其音如哀鸾。
  𦟛䏶形相具,  宿业之所成。
  臂肘圆满好,  眉目甚端严。
  人中师子尊,  威力最第一。
  其颊车方整,  卧胁如师子。
  齿方整四十,  齐密中无间。
  梵音未曾有,  远近随缘到。
  平立不倾身,  二手摩扪膝。
  毛齐整柔软,  人尊美相具。
  一孔一毛生,  手足网缦相。
  肉髻、目绀青,  眼上下俱眴。
  两肩圆充满,  三十二相具。
  足跟无高下,  鹿膞肠纤𦟛。
  天中天来此,  如象绝䩭靽;
  解脱众生苦,  处生老病死。
  以慈悲心故,  为说四真谛;
  开演法句义,  令众奉至尊。”

  佛告比丘:“毗婆尸菩萨生时,诸天在上,于虚空中手执白盖宝扇,以障寒暑、风雨、尘土。”佛时颂曰:

 “人中未曾有,  生于二足尊;
  诸天怀敬养,  奉宝盖宝扇。

  “尔时,父王给四乳母:一者乳哺,二者澡浴,三者涂香,四者娱乐。欢喜养育,无有懈倦。”于是颂曰:

 “乳母有慈爱,  子生即付养;
  一乳哺一浴,  二涂香娱乐。
  世间最妙香,  以涂人中尊。

  “为童子时,举国士女视无厌足。”于是颂曰:

 “多人所敬爱,  如金像始成,
  男女共谛观,  视之无厌足。

  “为童子时,举国士女众共传抱,如观宝华。”于是颂曰:

 “二足尊生时,  多人所敬爱;
  展转共传抱,  如观宝花香。

  “菩萨生时,其目不眴,如忉利天。以不眴故,名毗婆尸。”于是颂曰:

 “天中天不眴,  犹如忉利天;
  见色而正观,  故号毗婆尸。

  “菩萨生时,其声清彻,柔软和雅,如迦罗频伽鸟声。”于是颂曰:

 “犹如雪山鸟,  饮华汁而鸣;
  其彼二足尊,  声清彻亦然。

  “菩萨生时,眼能彻视见一由旬。”于是颂曰:

 “清净业行报,  受天妙光明;
  菩萨目所见,  周遍一由旬。

  “菩萨生时,年渐长大,在天正堂,以道开化,恩及庶民,名德远闻。”于是颂曰:

 “童幼处正堂,  以道化天下;
  决断众事务,  故号毗婆尸。
  清净智广博,  甚深犹大海;
  悦可于群生,  使智慧增广。

  “于时,菩萨欲出游观,告敕御者严驾宝车,诣彼园林,巡行游观。御者即便严驾讫已,还白:‘今正是时。’太子即乘宝车诣彼园观。于其中路见一老人,头白齿落,面皱身偻,拄杖羸步,喘息而行。太子顾问侍者:‘此为何人?’答曰:‘此是老人。’又问:‘何如为老?’答曰:‘夫老者生寿向尽,余命无几,故谓之老。’太子又问:‘吾亦当尔,不免此患耶?’答曰:‘然,生必有老,无有豪贱。’于是,太子怅然不悦,即告侍者回驾还宫,静默思惟:‘念此老苦,吾亦当有。’”佛于是颂曰:

 “见老命将尽,  拄杖而羸步;
  菩萨自思惟,  吾未免此难。

  “尔时,父王问彼侍者:‘太子出游,欢乐不耶?’答曰:‘不乐。’又问其故,答曰:‘道逢老人,是以不乐。’尔时,父王默自思念:‘昔日相师占相太子,言当出家,今者不悦,得无尔乎?当设方便,使处深宫,五欲娱乐,以悦其心,令不出家。’即便严饰宫馆,简择婇女以娱乐之。”佛于是颂曰:

 “父王闻此言,  方便严宫馆;
  增益以五欲,  欲使不出家。

  “又于后时,太子复命御者严驾出游。于其中路逢一病人,身羸腹大,面目黧黑,独卧粪除,无人瞻视,病甚苦毒,口不能言。顾问御者:‘此为何人?’答曰:‘此是病人。’问曰:‘何如为病?’答曰:‘病者,众痛迫切,存亡无期,故曰病也。’又曰:‘吾亦当尔,未免此患耶?’答曰:‘然。生则有病,无有贵贱。’于是,太子怅然不悦,即告御者回车还宫。静默思惟:‘念此病苦,吾亦当尔。’”佛于是颂曰:

 “见彼久病人,  颜色为衰损;
  静默自思惟,  吾未免此患。

  “尔时,父王复问御者:‘太子出游,欢乐不耶?’答曰:‘不乐。’又问其故,答曰:‘道逢病人,是以不乐。’于是父王默然思惟:‘昔日相师占相太子,言当出家,今日不悦,得无尔乎?吾当更设方便,增诸伎乐,以悦其心,使不出家。’即复严饰宫馆,简择婇女以娱乐之。”佛于是颂曰:

 “色声香味触,  微妙可悦乐,
  菩萨福所致,  故娱乐其中。

  “又于异时,太子复敕御者严驾出游。于其中路逢一死人,杂色缯幡前后导引,宗族亲里悲号哭泣,送之出城。太子复问:‘此为何人?’答曰:‘此是死人。’问曰:‘何如为死?’答曰:‘死者,尽也。风先火次,诸根坏败,存亡异趣,室家离别,故谓之死。’太子又问御者:‘吾亦当尔,不免此患耶?’答曰:‘然,生必有死,无有贵贱。’于是,太子怅然不悦,即告御者回车还宫,静默思惟:‘念此死苦,吾亦当然。’”佛时颂曰:

 “始见有人死,  知其复更生;
  静默自思惟,  吾未免此患。

  “尔时,父王复问御者:‘太子出游,欢乐不耶?’答曰:‘不乐。’又问其故,答曰:‘道逢死人,是故不乐。’于是父王默自思念:‘昔日相师占相太子,言当出家,今日不悦,得无尔乎?吾当更设方便,增诸伎乐以悦其心,使不出家。’即复严饰宫馆,简择婇女以娱乐之。”佛于是颂曰:

 “童子有名称,  婇女众围绕;
  五欲以自娱,  如彼天帝释。

  “又于异时,复来御者严驾出游,于其中路逢一沙门,法服持钵,视地而行。即问御者:‘此为何人?’御者答曰:‘此是沙门。’又问:‘何谓沙门?’答曰:‘沙门者,舍离恩爱,出家修道,摄御诸根,不染外欲,慈心一切,无所伤害,逢苦不戚,遇乐不欣,能忍如地,故号沙门。’太子曰:‘善哉!此道真正永绝尘累,微妙清虚,惟是为快。’即来御者回车就之。

  “尔时,太子问沙门曰:‘剃除须发,法服持钵,何所志求?’沙门答曰:‘夫出家者,欲调伏心意,永离尘垢,慈育群生,无所侵娆,虚心静寞,唯道是务。’太子曰:‘善哉!此道最真。’寻来御者:‘赍吾宝衣并及乘舆,还白大王,我即于此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所以然者?欲调伏心意,舍离尘垢,清净自居,以求道术。’于是,御者即以太子所乘宝车及与衣服还归父王。太子于后即剃除须发,服三法衣,出家修道。”

  佛告比丘:“太子见老、病人,知世苦恼,又见死人,恋世情灭;及见沙门,廓然大悟。下宝车时,步步中间转远缚着,是真出家,是真远离。时,彼国人闻太子剃除须发,法服持钵,出家修道,咸相谓言:‘此道必真,乃令太子舍国荣位,捐弃所重。’于时,国中八万四千人往就太子,求为弟子,出家修道。”佛时颂曰:

 “撰择深妙法,  彼闻随出家;
  离于恩爱狱,  无有众结缚。

  “于时,太子即便纳受,与之游行,在在教化。从村至村,从国至国,所至之处,无不恭敬四事供养。菩萨念言:‘吾与大众,游行诸国,人间愦闹,此非我宜。何时当得离此群众,闲静之处以求道真,寻获志愿,于闲静处专精修道?’复作是念:‘众生可愍,常处闇冥,受身危脆,有生、有老、有病、有死,众苦所集,死此生彼,从彼生此,缘此苦阴,流转无穷,我当何时晓了苦阴,灭生、老、死?’

  “复作是念:‘生死何从?何缘而有?’即以智慧观察所由,从生有老死,生是老死缘;生从有起,有是生缘;有从取起,取是有缘;取从爱起,爱是取缘;爱从受起,受是爱缘;受从触起,触是受缘;触从六入起,六入是触缘;六入从名色起,名色是六入缘;名色从识起,识是名色缘;识从行起,行是识缘;行从痴起,痴是行缘。是为缘痴有行,缘行有识,缘识有名色,缘名色有六入,缘六入有触,缘触有受,缘受有爱,缘爱有取,缘取有有,缘有有生,缘生有老、病、死、忧、悲、苦恼,此苦盛阴,缘生而有,是为苦集。菩萨思惟:苦集阴时,生智、生眼、生觉、生明、生通、生慧、生证。

  “于时,菩萨复自思惟:‘何等无故老死无?何等灭故老死灭?’即以智慧观察所由,生无故老死无,生灭故老死灭;有无故生无,有灭故生灭;取无故有无,取灭故有灭;爱无故取无,爱灭故取灭;受无故爱无,受灭故爱灭;触无故受无,触灭故受灭;六入无故触无,六入灭故触灭;名色无故六入无,名色灭故六入灭;识无故名色无,识灭故名色灭;行无故识无,行灭故识灭;痴无故行无,痴灭故行灭。是为痴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识灭故名色灭,名色灭故六入灭,六入灭故触灭,触灭故受灭,受灭故爱灭,爱灭故取灭,取灭故有灭,有灭故生灭,生灭故老、死、忧、悲、苦恼灭。菩萨思惟:‘苦阴灭时,生智、生眼、生觉、生明、生通、生慧、生证。’尔时,菩萨逆顺观十二因缘,如实知,如实见已,即于座上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时颂曰:

 “此言众中说,  汝等当善听,
  过去菩萨观,  本所未闻法。
  老死从何缘?  因何等而有?
  如是正观已,  知其本由生。
  生本由何缘?  因何事而有?
  如是思惟已,  知生从有起。
  取彼取彼已,  展转更增有;
  是故如来说,  取是有因缘。
  如众秽恶聚,  风吹恶流演;
  如是取相因,  因爱而广普。
  爱由于受生,  起苦罗网本;
  以染着因缘,  苦乐共相应。
  受本由何缘?  因何而有受?
  以是思惟已,  知受由触生。
  触本由何缘?  因何而有触?
  如是思惟已,  触由六入生。
  六入本何缘?  因何有六入?
  如是思惟已,  六入名色生。
  名色本何缘?  因何有名色?
  如是思惟已,  名色从识生。
  识本由何缘?  因何而有识?
  如是思惟已,  知识从行生。
  行本由何缘?  因何而有行?
  如是思惟已,  知行从痴生。
  如是因缘者,  名为实义因,
  智慧方便观,  能见因缘根。
  苦非贤圣造,  亦非无缘有,
  是故变易苦,  智者所断除。
  若无明灭尽,  是时则无行;
  若无有行者,  则亦无有识;
  若识永灭者,  亦无有名色;
  名色既已灭,  即无有诸入;
  若诸入永灭,  则亦无有触;
  若触永灭者,  则亦无有受;
  若受永灭者,  则亦无有爱;
  若爱永灭者,  则亦无有取;
  若取永灭者,  则亦无有有;
  若有永灭者,  则亦无有生;
  若生永灭者,  无老病苦阴;
  一切都永尽,  智者之所说。
  十二缘甚深,  难见难识知;
  唯佛能善觉,  因是有是无。
  若能自观察,  则无有诸入;
  深见因缘者,  更不外求师。
  能于阴界入,  离欲无染者;
  堪受一切施,  净报施者恩。
  若得四辩才,  获得决定证;
  能解众结缚,  断除无放逸。
  色受想行识,  犹如朽故车;
  能谛观此法,  则成等正觉。
  如鸟游虚空,  东西随风逝;
  菩萨断众结,  如风靡轻衣。
  毗婆尸闲静,  观察于诸法;
  老死何缘有?  从何而得灭?
  彼作是观已,  生清净智慧;
  知老死由生,  生灭老死灭。

  “毗婆尸佛初成道时,多修二观,一曰安隐观,二曰出离观。”佛于是颂曰:

 “如来无等等,  多修于二观;
  安隐及出离,  仙人度彼岸。
  其心得自在,  断除众结使;
  登山观四方,  故号毗婆尸。
  大智光除冥,  如以镜自照;
  为世除忧恼,  尽生老死苦。

  “毗婆尸佛于闲静处复作是念:‘我今已得此无上法,甚深微妙,难解难见,息灭、清净,智者所知,非是凡愚所能及也。斯由众生异忍、异见、异受、异学,依彼异见,各乐所求,各务所习。是故于此甚深因缘,不能解了,然爱尽涅槃,倍复难知,我若为说,彼必不解,更生触扰。’作是念已,即便默然不复说法。

  “时,梵天王知毗婆尸如来所念,即自思惟:‘念此世间便为败坏,甚可哀愍。毗婆尸佛乃得知此深妙之法,而不欲说。’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从梵天宫忽然来下,立于佛前,头面礼足,却住一面。时,梵天王右膝着地,叉手合掌白佛言:‘唯愿世尊以时说法!今此众生尘垢微薄,诸根猛利,有恭敬心,易可开化,畏怖后世无救之罪,能灭恶法,出生善道。’

  “佛告梵王:‘如是!如是!如汝所言,但我于闲静处默自思念:所得正法甚深微妙,若为彼说,彼必不解,更生触扰,故我默然不欲说法。我从无数阿僧祇劫,勤苦不懈,修无上行,今始获此难得之法,若为淫、怒、痴众生说者,必不承用,徒自劳疲。此法微妙,与世相反,众生染欲,愚冥所覆,不能信解。梵王!我观如此,是以默然不欲说法。’

  “时,梵天王复重劝请,殷勤恳恻,至于再三:‘世尊!若不说法,今此世间便为坏败,甚可哀愍。唯愿世尊以时敷演,勿使众生坠落余趣!’尔时,世尊三闻梵王殷勤劝请,即以佛眼观视世界,众生垢有厚薄,根有利钝,教有难易。易受教者畏后世罪,能灭恶法,出生善道。譬如优钵罗花、钵头摩华、鸠勿头华、分陀利华,或有始出污泥未至水者,或有已出与水平者,或有出水未敷开者,然皆不为水所染着,易可开敷。世界众生,亦复如是。

  “尔时,世尊告梵王曰:‘吾愍汝等,今当开演甘露法门,是法深妙,难可解知,今为信受乐听者说,不为触扰无益者说。’

  “尔时,梵王知佛受请,欢喜踊跃,绕佛三匝,头面礼足,忽然不现。其去未久,是时如来静默自思:‘我今先当为谁说法?’即自念言:‘当入槃头城内,先为王子提舍、大臣子骞茶开甘露法门。’于是,世尊如力士屈伸臂顷,于道树忽然不现,至槃头城槃头王鹿野苑中,敷座而坐。”佛于是颂曰:

 “如师子在林,  自恣而游行;
  彼佛亦如是,  游行无挂碍。

  “毗婆尸佛告守苑人曰:‘汝可入城,语王子提舍、大臣子骞茶:宁欲知不?毗婆尸佛今在鹿野苑中,欲见卿等,宜知是时。’时,彼守苑人受教而行,至彼二人所,具宣佛教。二人闻已,即至佛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佛渐为说法,示教利喜: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恶不净,上漏为患,赞叹出离为最微妙清净第一。尔时,世尊见此二人心意柔软,欢喜信乐,堪受正法,于是即为说苦圣谛,敷演开解,分布宣释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出要谛。

  “尔时,王子提舍、大臣子骞茶,即于座上远离尘垢,得法眼净,犹若素质易为受染。是时,地神即唱斯言:‘毗婆尸如来于槃头城鹿野苑中转无上法轮,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及余世人所不能转。’如是展转,声彻四天王,乃至他化自在天,须臾之顷,声至梵天。”佛时颂曰:

 “欢喜心踊跃,  称赞于如来,
  毗婆尸成佛,  转无上法轮。
  初从树王起,  往诣槃头城,
  为骞茶、提舍,  转四谛法轮。
  时骞茶、提舍,  受佛教化已,
  于净法轮中,  梵行无有上。
  彼忉利天众,  及以天帝释,
  欢喜转相告,  诸天无不闻。
  佛出于世间,  转无上法轮;
  增益诸天众,  减损阿须伦。
  升仙名普闻,  善智离世边;
  于诸法自在,  智慧转法轮。
  观察平等法,  息心无垢秽;
  以离生死扼,  智慧转法轮。
  灭苦离诸恶,  出欲得自在;
  离于恩爱狱,  智慧转法轮。
  正觉人中尊,  二足尊调御;
  一切缚得解,  智慧转法轮。
  教化善导师,  能降伏魔怨;
  彼离于诸恶,  智慧转法轮。
  无漏力降魔,  诸根定不懈;
  尽漏离魔缚,  智慧转法轮。
  若学决定法,  知诸法无我;
  此为法中上,  智慧转法轮。
  不以利养故,  亦不求名誉;
  愍彼众生故,  智慧转法轮。
  见众生苦厄,  老病死逼迫;
  为此三恶趣,  智慧转法轮。
  断贪瞋恚痴,  拔爱之根原;
  不动而解脱,  智慧转法轮。
  难胜我已胜,  胜已自降伏;
  已胜难胜魔,  智慧转法轮。
  此无上法轮,  唯佛乃能转;
  诸天魔释梵,  无有能转者。
  亲近转法轮,  饶益天人众;
  此等天人师,  得度于彼岸。

  “是时,王子提舍、大臣子骞茶,见法得果,真实无欺,成就无畏,即白毗婆尸佛言:‘我等欲于如来法中净修梵行。’佛言:‘善来,比丘!吾法清净自在,修行以尽苦际。’尔时,二人即得具戒。具戒未久,如来又以三事示现:一曰神足,二曰观他心,三曰教诫,即得无漏、心解脱、生死无疑智。

  “尔时,槃头城内众多人民,闻二人出家学道,法服持钵,净修梵行,皆相谓曰:‘其道必真,乃使此等舍世荣位,捐弃所重。’时,城内八万四千人往诣鹿野苑中毗婆尸佛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佛渐为说法,示教利喜: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恶不净,上漏为患,赞叹出离为最微妙清净第一。尔时,世尊见此大众心意柔软,欢喜信乐,堪受正法,于是即为说苦圣谛,敷演开解,分布宣释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出要谛。

  “时,八万四千人即于座上远尘离垢,得法眼净,犹如素质易为受色,见法得果,真实无欺,成就无畏,即白佛言:‘我等欲于如来法中净修梵行。’佛言:‘善来,比丘!吾法清净自在,修行以尽苦际。’时,八万四千人即得具戒。具戒未久,世尊以三事教化:一曰神足,二曰观他心,三曰教诫,即得无漏、心解脱、生死无疑智现前。八万四千人闻佛于鹿野苑中,转无上法轮,沙门、婆罗门、诸天、魔、梵及余世人所不能转,即诣槃头城毗婆尸佛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佛时颂曰:

 “如人救头燃,  速疾求灭处;
  彼人亦如是,  速诣于如来。

  “时,佛为说法亦复如是。尔时,槃头城有十六万八千大比丘众,提舍比丘、骞茶比丘于大众中上升虚空,身出水火,现诸神变,而为大众说微妙法。尔时,如来默自念言:‘今此城内乃有十六万八千大比丘众,宜遣游行,各二人俱在在处处,至于六年,还来城内说具足戒。’

  “时,首陀会天知如来心,譬如力士屈伸臂顷,从彼天没,忽然至此,于世尊前,头面礼足,却住一面,须臾白佛言:‘如是,世尊!此槃头城内比丘众多,宜各分布,处处游行,至于六年,乃还此城,说具足戒,我当拥护,令无伺求得其便者。’尔时,如来闻此天语,默然可之。

  “时,首陀会天见佛默然许可,即礼佛足,忽然不现,还至天上。其去未久,佛告诸比丘:‘今此城内,比丘众多,宜各分布,游行教化,至六年已,还集说戒。’时,诸比丘受佛教已,执持衣钵,礼佛而去。”佛时颂曰:

 “佛悉无乱众,  无欲无恋着;
  威如金翅鸟,  如鹤舍空池。

  “时,首陀会天于一年后告诸比丘:‘汝等游行已过一年,余有五年。汝等当知,讫六年已,还城说戒。’如是至于六年,天复告言:‘六年已满,当还说戒。’时,诸比丘闻天语已,摄持衣钵,还槃头城,至鹿野苑毗婆尸佛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佛时颂曰:

 “如象善调,  随意所之;
  大众如是,  随教而还。

  “尔时,如来于大众前上升虚空,结加趺坐,讲说戒经:忍辱为第一,佛说涅槃最,不以除须发害他为沙门。时,首陀会天去佛不远,以偈颂曰:

“‘如来大智,  微妙独尊,
  止观具足,  成最正觉。
  愍群生故,  在世成道,
  以四真谛,  为声闻说。
  苦与苦因,  灭苦之谛,
  贤圣八道,  到安隐处。
  毗婆尸佛,  出现于世,
  在大众中,  如日光曜。’

  “说此偈已,忽然不现。”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自思念:‘昔一时于罗阅城耆阇崛山,时,生是念:我所生处,无所不遍,唯除首陀会天,设生彼天,则不还此。’我时,比丘!复生是念:‘我欲至无造天上。’时,我如壮士屈伸臂顷,于此间没,现于彼天。时,彼诸天见我至彼,头面作礼,于一面立,而白我言:‘我等皆是毗婆尸如来弟子,从彼佛化,故来生此,具说彼佛因缘本末。又尸弃佛、毗沙婆佛、拘楼孙佛、拘那含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皆是我师,我从受化,故来生此。’亦说诸佛因缘本末,至生阿迦尼吒诸天,亦复如是。”佛时颂曰:

 “譬如力士,  屈伸臂顷,
  我以神足,  至无造天。
  第七大仙,  降伏二魔,
  无热无见,  叉手敬礼。
  如昼度树,  释师远闻,
  相好具足,  到善见天。
  犹如莲华,  水所不着,
  世尊无染,  至大善见。
  如日初出,  净无尘翳,
  明若秋月,  诣一究竟。
  此五居处,  众生所净,
  心净故来,  诣无烦恼。
  净心而来,  为佛弟子,
  舍离染取,  乐于无取。
  见法决定,  毗婆尸子,
  净心善来,  诣大仙人,
  尸弃佛子,  无垢无为,
  以净心来,  诣离有尊。
  毗沙婆子,  诸根具足,
  净心诣我,  如日照空。
  拘楼孙子,  舍离诸欲,
  净心诣我,  妙光焰盛。
  拘那含子,  无垢无为,
  净心诣我,  光如月满。
  迦叶弟子,  诸根具足,
  净心诣我,  如北天念,  不乱大仙,
  神足第一,  以坚固心,
  为佛弟子。  净心而来,
  为佛弟子,  礼敬如来,
  具启人尊。  所生成道,
  名、姓、种族,  知见深法,
  成无上道。  比丘静处,
  离于尘垢,  精勤不懈,
  断诸有结。  此是诸佛,
  本末因缘,  释迦如来,
  之所演说。”

  佛说此大因缘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说长阿含经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