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6 册 No. 0663 金光明经

金光明经卷第三

  北凉三藏法师昙无谶译

  金光明经散脂鬼神品第十

  尔时散脂鬼神大将,及二十八部诸鬼神等,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白佛言:“世尊!是金光明微妙经典,若现在世及未来世,在在处处,若城邑聚落、若山泽空处、若王宫宅,随是经典所流布处,我当与此二十八部大鬼神等,往至彼所隐蔽其形,随逐拥护是说法者,消灭诸恶令得安隐;及听法众,若男若女童男童女,于是经中乃至得闻一如来名、一菩萨名及此经典首题名字,受持读诵,我当随侍宿卫拥护,悉灭其恶令得安隐,及国邑城郭,若王宫殿、舍宅空处,皆亦如是。世尊!何因缘故,我名散脂鬼神大将?唯然世尊,自当证知。

  “世尊!我知一切法一切缘法,了一切法,知法分齐,如法安住一切法如性,于一切法含受一切法。世尊!我现见不可思议智光、不可思议智炬、不可思议智行、不可思议智聚、不可思议智境。世尊!我于诸法正解正观,得正分别,正解于缘,正能觉了。世尊!以是义故,名散脂大将。

  “世尊!我散脂大将,令说法者庄严言辞辩不断绝,众味精气从毛孔入,充益身力心进勇锐,成就不可思议智慧入正忆念,如是等事悉令具足心无疲厌,身受诸乐心得欢喜,以是意故,能为众生广说是经。

  “若有众生,于百千佛所种诸善根,说法之人,为是众生于阎浮提内,广宣流布是妙经典令不断绝;无量众生闻是经已,当得不可思议智聚,摄取不可思议功德之聚,于未来世无量百千劫,人天之中常受快乐,于未来世值遇诸佛,疾得证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一切众苦、三恶趣分永灭无余。

  “南无宝华功德海琉璃金山光照如来、应供、正遍知。南无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庄严其身释迦如来、应供、正遍知,炽然如是微妙法炬。南无第一威德成就众事大功德天。南无不可思量智慧功德成就大辩天。”

  金光明经正论品第十一

  尔时佛告地神坚牢:“过去有王名力尊相,其王有子名曰信相,不久当受灌顶之位统领国土。尔时父王告其大子信相:‘世有正论,善治国土。我于昔时曾为大子,不久亦当绍父王位。尔时父王持是正论,亦为我说,我以是论于二万岁善治国土,未曾一念以非法行,于自眷属情无爱着。’何等名为治世正论?

  “地神!尔时力尊相王为信相大子,说是偈言:

“‘我今当说,  诸王正论,  为利众生,
  断诸疑惑。  一切人王、  诸天天王,
  应当欢喜,  合掌谛听。  诸王和合,
  集金刚山,  护世四镇,  起问梵王:
  “大师梵尊,  天中自在,  能除疑惑,
  当为我断。  云何是人,  得名为天?
  云何人王,  复名天子?  生在人中,
  处王宫殿,  正法治世,  而名为天?”
  护世四王,  问是事已,  时梵尊师,
  即说偈言:  “汝今虽以,  此义问我,
  我要当为,  一切众生,  敷扬宣畅,
  第一胜论。  因集业故,  生于人中,
  王领国土,  故称人王。  处在胎中,
  诸天守护,  或先守护,  然后入胎;
  虽在人中,  生为人王,  以天护故,
  复称天子。  三十三天,  各以己德,
  分与是人,  故称天子。  神力所加,
  故得自在;  远离恶法,  遮令不起;
  安住善法,  修令增广;  能令众生,
  多生天上。  半名人王,  亦名执乐,
  罗刹魁脍,  能遮诸恶;  亦名父母,
  教诲修善。  示现果报,  诸天所护;
  善恶诸业,  现在未来,  现受果报,
  诸天所护;  若有恶事,  纵而不问,
  不治其罪,  不以正教,  舍远善法,
  增长恶趣,  故使国中,  多诸奸斗,
  三十三天,  各生瞋恨,  由其国王,
  纵恶不治。  坏国正法,  奸诈炽盛;
  他方怨敌,  竞来侵掠;  自家所有,
  钱财珍宝,  诸恶盗贼,  共来劫夺。
  如法治世,  不行是事;  若行是者,
  其国殄灭。  譬如狂象,  踏莲花池,
  暴风卒起,  屡降恶雨,  恶星数出,
  日月无光,  五谷果实,  咸不滋茂;
  由王舍正,  使国饥馑,  天于宫殿,
  悉怀愁恼,  由王暴虐,  不修善事。”
  是诸天王,  各相谓言:  “是王行恶,
  与恶为伴。  以造恶故,  速得天瞋;
  以天瞋故,  不久国败,  非法兵仗、
  奸诈斗讼、  疾疫恶病,  集其国土。”
  诸天即便,  舍离是王,  令其国败,
  生大愁恼。  兄弟姊妹、  眷属妻子,
  孤迸流离,  身亦灭亡;  流星数堕、
  二日并现;  他方恶贼,  侵掠其土;
  人民饥饿,  多诸疾疫;  所重大臣,
  舍离薨亡;  象马车乘,  一念丧灭;
  诸家财产,  国土所有,  互相劫夺,
  刀兵而死;  五星诸宿,  违失常度;
  诸恶疾疫,  流遍其国;  诸受宠禄,
  所任大臣,  及诸群僚,  专行非法,
  如是行恶,  偏受恩遇,  修善法者,
  日日衰灭;  于行恶者,  而生恭敬,
  见修善者,  心不顾录。  故使世间,
  三异并起,  星宿失度,  降暴风雨,
  破坏甘露、  无上正法、  众生等类,
  及以地肥;  恭敬弊恶,  毁诸善人,
  故天降雹、  饥饿疫病;  谷米果实,
  滋味衰减;  多病众生,  充满其国;
  甘美盛果,  日日损减;  苦涩恶味,
  随时增长。  本所游戏,  可爱之处,
  悉皆枯悴,  无可乐者;  众生所食,
  精妙上味,  渐渐损减;  食无肥肤,
  颜貌丑陋,  气力衰微;  凡所食啖,
  不知厌足;  力精勇猛  悉灭无有;
  懒惰懈怠,  充满其国;  多有病苦,
  逼切其身;  恶星变动,  罗刹乱行。
  若有人王,  行于非法,  增长恶伴,
  损人天道,  于三有中,  多受苦恼,
  起如是等,  无量恶事,  皆由人王,
  爱着眷属,  纵之造恶,  舍而不治。
  若为诸天,  所护生者,  如是人王,
  终不为是。  有行善者,  得生天中;
  行不善者,  堕在三涂;  三十三天,
  皆生焦热。  由王纵恶,  舍而不治,
  违逆诸天,  及父母敕,  不能正治,
  则非孝子;  起诸奸恶,  坏国土者,
  不应纵舍,  当正治罪。  是故诸天,
  护持是王,  以灭恶法,  修习善故,
  现世正治,  得增王位,  应各为说,
  善不善业,  能示因果,  故得为王。
  诸天护持,  邻王佐助,  为自为他,
  修正治国;  有坏国者,  应当正教,
  为命及国,  修行正法,  不应行恶,
  恶不应纵,  所有余事,  不能坏国。
  要因多奸,  然后倾败,  若起多奸,
  坏于国土。  譬如大象,  坏莲华池;
  怨恨诸天,  故天生恼,  起诸恶事,
  弥满其国。  是故应随,  正法治世,
  以善化国,  不顺非法;  宁舍身命,
  不爱眷属,  于亲非亲,  心常平等:
  视亲非亲,  和合为一。  正行名称,
  流布三界,  正法治国,  人多行善;
  常以善心,  仰瞻国王,  能令天众,
  具足充满;  是故正治,  名为人王。
  一切诸天,  爱护人王,  犹如父母,
  拥护其子;  故令日月,  五星诸宿,
  随其分齐,  不失常度;  风雨随时,
  无诸灾祸,  令国丰实,  安乐炽盛,
  增益人民,  诸天之众。  以是因缘,
  诸人王等,  宁舍身命,  不应为恶,
  不应舍离,  正法珍宝。  由正法宝,
  世人受乐,  常当亲近,  修正法者,
  聚集功德,  庄严其身;  于自眷属,
  常知止足;  当远恶人,  修治正法;
  安止众生,  于诸善法,  教敕防护,
  令离不善。  是故国土,  安隐丰乐,
  是王亦得,  威德具足。  随诸人民,
  所行恶法,  应当调伏,  如法教诏,
  是王当得,  好名善誉,  善能摄护,
  安乐众生。’”

  金光明经善集品第十二

  尔时如来复为地神,说往昔因缘,而作偈言:

 “我昔曾为,  转轮圣王,  舍四大地,
  及以大海;  又于是时,  以四天下,
  满中珍宝,  奉上诸佛。  凡所布施,
  皆舍所重,  不见可爱,  而不舍者。
  于过去世,  无数劫中,  求正法故,
  常舍身命。  又过去世,  不可议劫,
  有佛世尊,  名曰宝胜。  其佛世尊,
  般涅槃后,  时有圣王,  名曰善集,
  于四天下,  而得自在,  治正之势,
  尽大海际。  其王有城,  名水音尊,
  于其城中,  止住治化。  夜睡梦中,
  闻佛功德,  及见比丘,  名曰宝冥,
  善能宣畅,  如来正法,  所谓金光,
  微妙经典,  明如日中,  悉能遍照。
  是转轮王,  梦是事已,  即寻觉寤,
  心喜遍身,  即出宫殿,  至僧坊所,
  供养恭敬,  诸大圣众,  问诸大德:
 ‘是大众中,  颇有比丘,  名曰宝冥,
  成就一切,  诸功德不?’  尔时宝冥,
  在一窟中,  安坐不动,  思惟正念,
  读诵如是,  金光明经。  时有比丘,
  即将是王,  至其所止,  到宝冥所。
  时此宝冥,  故在窟中,  形貌殊特,
  威德炽然。  即示王言:  ‘是窟中者,
  即是所问,  宝冥比丘。  能持甚深,
  诸佛所行,  名金光明,  诸经之王。’
  时善集王,  即寻礼敬,  宝冥比丘,
  作如是言:  ‘面如满月,  威德炽然,
  惟愿为我,  敷演宣说,  是金光明,
  诸经之王。’  时宝冥尊,  即受王请,
  许为宣说,  是金光明。  三千大千,
  世界诸天,  知当说法,  悉生欢喜,
  于净微妙,  鲜洁之处,  种种珍宝,
  厕填其地,  上妙香水,  持用洒之;
  散诸好华,  遍满其处。  王于是时,
  自敷法座,  悬缯幡盖,  宝饰交络,
  种种微妙,  殊特末香,  悉以奉散,
  大法高座。  一切诸天、  龙及鬼神、
  摩睺罗伽、  紧那罗等,  即雨天上,
  曼陀罗华,  遍散法座,  满其处所;
  不可思议,  百千万亿,  那由他等,
  无量诸天,  一时俱来,  集说法所。
  是时宝冥,  寻从窟出,  诸天即时,
  以娑罗华,  供养奉散,  宝冥比丘。
  是时宝冥,  净洗身体,  着净妙衣,
  至法座所,  合掌敬礼,  是法高座;
  一切天王,  及诸天人,  雨曼陀罗、
  大曼陀罗、  摩诃曼殊、  众妙宝华,
  无量百千,  种种妓乐,  于虚空中,
  不鼓自鸣。  宝冥比丘,  能说法者,
  寻上高座,  结跏趺坐,  即念十方,
  不可思议,  无量千亿,  诸佛世尊,
  于诸众生,  兴大悲心;  及善集王,
  所得王领,  尽一日月,  所照之处。
  时说法者,  即寻为王,  敷扬宣说,
  是妙经典。  是时大王,  为闻法故,
  于比丘前,  合掌而立,  闻于正法,
  赞言善哉,  其心悲悼,  涕泪交流;
  寻复踊悦,  心意熙怡,  为欲供养,
  此经典故,  尔时即提,  如意珠王,
  为诸众生,  发大誓愿:  ‘愿于今日,
  此阎浮提,  悉雨无量,  种种珍异,
  瑰琦七宝,  及妙璎珞,  以是因缘,
  悉令无量,  一切众生,  皆受快乐。’
  即于尔时,  寻雨七宝,  及诸宝饰,
  天冠耳珰、  种种璎珞、  甘馔宝座,
  悉皆充满,  遍四天下。  时王善集,
  即持如是,  满四天下,  无量七宝,
  于宝胜佛,  遗法之中,  以用布施,
  供养三宝。  尔时为王,  说法比丘,
  于今现在,  阿閦佛是;  时善集王,
  听受法者,  今则我身,  释迦文是。
  我于尔时,  舍此大地,  满四天下,
  珍宝布施,  得闻如是,  金光明经;
  闻是经已,  一称善哉,  以此善根,
  业因缘故,  身得金色,  百福庄严,
  常为无量,  百千万亿,  众生等类,
  之所乐见;  既得见已,  无有厌足。
  过去九十,  九亿千劫,  常得作于,
  转轮圣王;  亦于无量,  百千劫中,
  常得王领,  诸小国土;  不可思议,
  劫中常作,  释提桓因,  及净梵王;
  复得值遇,  十力世尊,  其数无量,
  不可称计;  所得功德,  无量无边,
  皆由闻经,  及称善哉。  如我所愿,
  成就菩提,  正法之身,  我今已得。”

  金光明经鬼神品第十三

  佛告功德天:“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以不可思议妙供养具供养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世尊,及欲得知三世诸佛甚深行处,是人应当必定至心,随有是经流布之处,若城邑村落舍宅空处,正念不乱,至心听是微妙经典。”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若欲供养,  一切诸佛,  欲知三世,
  诸佛行处,  应当往彼,  城邑聚落,
  有是经处,  至心听受,  是妙经典。
  不可思议,  功德大海,  无量无边;
  能令一切,  众生解脱,  度无量苦,
  诸有大海。  是经甚深,  初中后善,
  不可得说,  譬喻为比;  假使恒沙、
  大地微尘、  大海诸水、  一切诸山,
  如是等物,  不得为喻。  若入是经,
  即入法性,  如深法性,  安住其中,
  即于是典,  金光明中,  而得见我,
  释迦牟尼。  不可思议,  阿僧祇劫,
  生天人中,  常受快乐,  以能信解,
  听是经故。  如是无量,  不可思议,
  功德福聚,  悉已得之。  随所至处,
  若百由旬,  满中盛火,  应从中过;
  若至聚落,  阿兰若处,  到法会所,
  至心听受,  听是经故,  恶梦蛊道、
  五星诸宿、  变异灾祸,  一切恶事,
  消灭无余。  于说法处、  莲华座上,
  说是经典,  书写读诵,  是说法者,
  若下法座,  尔时大众,  犹见坐处,
  故有说者,  或佛世尊,  或见佛像、
  菩萨色像、  普贤菩萨、  文殊师利、
  弥勒大士,  及诸形像;  见如是等,
  种种事已,  寻复灭尽,  如前无异。
  成就如是,  诸功德已,  而为诸佛,
  之所赞叹;  威德相貌,  无量无边;
  有大名称,  能却怨家;  他方盗贼,
  能令退散;  勇捍多力,  能破强敌;
  恶梦恼心,  无量恶业,  如是恶事,
  皆悉寂灭。  若入军阵,  常能胜他;
  名闻流布,  遍阎浮提;  亦能摧伏,
  一切怨敌;  远离诸恶,  修习诸善;
  入阵得胜,  心常欢喜。  大梵天王、
  三十三天、  护世四王、  金刚密迹、
  鬼神诸王、  散脂大将、  禅那英鬼,
  及紧那罗、  阿耨达龙、  娑竭罗王、
  阿修罗王、  迦楼罗王、  大辩天神、
  及功德天,  如是上首,  诸天神等,
  常当供养,  是听法者,  生不思议,
  法塔之想;  众生见者,  恭敬欢喜,
  诸天王等,  亦各思惟,  而相谓言:
 ‘令是众生,  无量威德,  皆悉成就。’
  若能来至,  是法会所,  如是之人,
  成上善根;  若有听是,  甚深经典,
  故严出往,  法会之处,  心生不可,
  思议正信,  供养恭敬,  无上法塔;
  如是大悲,  利益众生,  即是无量,
  深法宝器,  能入甚深,  无上法性。
  由以净心,  听是经典,  如是之人,
  悉已供养,  过去无量,  百千诸佛;
  以是善根,  无量因缘,  应当听受,
  是金光明。  如是众生,  常为无量,
  诸天神王,  之所爱护,  大辩功德、
  护世四王、  无量鬼神,  及诸力士,
  昼夜精进,  拥护四方,  令无灾祸,
  永离诸苦。  释提桓因,  及日月天、
  阎摩罗王、  风水诸神、  违驮天神,
  及毗纽天、  大辩天神,  及自在天、
  火神等神,  大力勇猛,  常护世间,
  昼夜不离。  大力鬼王、  那罗延等,
  摩醯首罗、  二十八部、  诸鬼神等,
  散脂为首,  百千鬼神,  神足大力,
  拥护是等,  令不怖畏。  金刚密迹、
  大鬼神王,  及其眷属,  五百徒党,
  一切皆是,  大菩萨等,  亦悉拥护,
  听是经者。  摩尼跋陀、  大鬼神王、
  富那跋陀,  及金毗罗、  阿罗婆帝、
  宾头卢伽、  黄头大神,  一一诸神,
  各有五百,  眷属鬼神,  亦常拥护,
  听是经者。  质多斯那、  阿修罗王,
  及乾闼婆、  那罗罗阇、  祁那娑婆、
  摩尼乾陀,  及尼揵陀、  主雨大神、
  大饮食神、  摩诃伽吒、  金色发神、
  半祁鬼神,  及半攴罗、  车钵罗婆、
  有大威德,  婆那利神、  昙摩跋罗、
  摩竭婆罗、  针发鬼神、  绣利蜜多、
  勒那翅奢、  摩诃婆那,  及军陀遮、
  剑摩舍帝,  复有大神,  奢罗蜜帝、
  醯摩跋陀、  萨多琦梨、  多醯波醯、
  阿伽跋罗、  支罗摩伽、  央掘摩罗,
  如是等神,  皆有无量,  神足大力,
  常勤拥护,  听受如是,  微妙经者。
  阿耨达龙、  娑伽罗王、  目真邻王、
  伊罗钵王、  难陀龙王、  跋难陀王、
  有如是等,  百千龙王,  以大神力,
  常来拥护,  听是经者,  昼夜不离。
  波利罗睺、  阿修罗王、  毗摩质多,
  及以茂脂、  睒摩利子、  波诃梨子、
  佉罗骞陀,  及以揵陀,  是等皆是,
  阿修罗王,  有大神力,  常来拥护,
  听是经者,  昼夜不离。  诃利帝南、
  鬼子母等、  及五百神,  常来拥护,
  听是经者,  若睡若寤。  旃陀旃陀、
  利大鬼神、  女等鸠罗、  鸠罗檀提,
  啖人精气,  如是等神,  皆有大力,
  常勤拥护,  十方世界,  受持经者。
  大辩天等,  无量天女,  功德天等,
  各与眷属,  地神坚牢,  种植园林,
  果实大神,  如是诸神,  心生欢喜,
  悉来拥护,  爱乐亲近,  是经典者。
  于诸众生,  增命色力,  功德威貌,
  庄严倍常;  五星诸宿、  变异灾怪,
  皆悉能灭,  无有遗余;  夜卧恶梦,
  寤则忧悴,  如是恶事,  皆悉灭尽。
  地神大力,  势分甚深,  是经力故,
  能变其味;  如是大地,  至金刚际,
  厚十六万,  八千由旬,  其中气味,
  无不遍有,  悉令涌出,  润益众生。
  是经力故,  能令地味,  悉出地上,
  厚百由旬,  亦令诸天,  大得精气,
  充益身力,  欢喜快乐。  阎浮提内,
  所有诸神,  心生欢喜,  受乐无量;
  是经力故,  诸天欢喜,  百谷果实,
  皆悉滋茂,  园苑丛林,  其华开敷,
  香气馝馚,  充溢弥满;  百草树木,
  生长端直,  其体柔软,  无有斜戾。
  阎浮提内,  所有龙女,  其数无量,
  不可思议,  心生欢喜,  踊跃无量,
  在在处处,  庄严华池,  于其池中,
  生种种华:  优钵罗华、  波头摩华、
  拘物头华、  分陀利华;  于自宫殿,
  除诸云雾,  令虚空中,  无有尘翳,
  诸方清彻,  净洁明了;  日王赫焰,
  放千光明,  欢喜踊跃,  照诸闇蔽。
  阎浮檀金,  以为宫殿,  止住其中,
  威德无量。  日之天子,  及以月天,
  闻是经故,  精气充实。  是日天子,
  出阎浮提,  心生欢喜,  放于无量,
  光明明网,  遍照诸方;  即于出时,
  放大光网,  开敷种种,  诸池莲华。
  阎浮提内,  无量果实,  随时成熟,
  饱诸众生。  是时日月,  所照殊胜;
  星宿正行,  不失度数;  风雨随时,
  丰实炽盛;  多饶财宝,  无所乏少。
  是金光明,  微妙经典,  随所流布,
  读诵之处,  其国土境,  即得增益,
  如上所说,  无量功德。”

  金光明经授记品第十四

  尔时如来,将欲为是信相菩萨及其二子银相、银光,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是时即有十千天子,威德炽王而为上首,俱从忉利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却坐一面。

  尔时佛告信相菩萨:“汝于来世,过无量无边百千万亿不可称计那由他劫,金照世界,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号金宝盖山王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乃至是佛般涅槃后,正法像法皆灭尽已,长子银相,当于是界次补佛处,世界尔时转名净幢,佛名阎浮檀金幢光照明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乃至是佛般涅槃后,正法像法悉灭尽已,次子银光,复于是后次补佛处,世界名字如本不异,佛号曰金光照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

  是十千天子,闻三大士得受记莂,复闻如是金光明经,闻已欢喜生殷重心,心无垢累如净琉璃,清净无碍犹如虚空。尔时如来,知是十千天子善根成熟,即便与授菩提道记:“汝等天子!于当来世,过阿僧祇百千万亿那由他劫,于是世界,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同共一家一姓一名,号曰青目优钵罗华香山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如是次第出现于世,凡一万佛。”

  尔时道场菩提树神,名等增益,白佛言:“世尊!是十千天子,于忉利宫为听法故故来集此,云何如来便与授记?世尊!我未曾闻是诸天子修行具足六波罗蜜,亦未曾闻舍于手足头目髓脑、所爱妻子财宝谷帛、金银琉璃砗磲码瑙、真珠珊瑚珂贝璧玉、甘馔饮食衣服卧具、病瘦医药象马车乘、殿堂屋宅园林泉池奴婢仆使,如余无量百千菩萨,以种种资生供养之具,恭敬供养过去无量百千万亿那由他等诸佛世尊。如是菩萨于未来世,亦舍无量所重之物,头目髓脑所爱妻子财宝谷帛乃至仆使,次第修行,成就具足六波罗蜜,成就是已备修苦行,动经无量无边劫数,然后方得受菩提记。世尊!是天子等何因何缘,修行何等胜妙善根,从彼天来暂得闻法便得受记?惟愿世尊,为我解说断我疑网。”

  尔时佛告树神:“善女天!皆有因缘,有妙善根,以随相修。何以故?以是天子于所住处舍五欲乐,故来听是《金光明经》,既闻法已,于是经中净心殷重如说修行,复得闻此三大菩萨受于记莂,亦以过去本昔发心誓愿因缘,是故我今皆与受记,于未来世,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金光明经除病品第十五

  佛告道场菩提树神:“善女天!谛听,谛听!善持忆念,我当为汝演说往昔誓愿因缘。过去无量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尔时有佛出现于世,名曰宝胜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善女天!尔时是佛般涅槃后,正法灭已,于像法中,有王名曰天自在光王,修行正法如法治世,人民和顺孝养父母。是王国中有一长者名曰持水,善知医方救诸病苦,方便巧知四大增损。善女天!尔时持水长者家中,后生一子名曰流水,体貌殊胜端正第一,形色微妙威德具足,受性聪敏善解诸论,种种技艺书疏算计无不通达。是时国内天降疫病,有无量百千诸众生等,皆无免者,为诸苦恼之所逼切。

  “善女天!尔时流水长者子,见是无量百千众生受诸苦恼故,为是众生生大悲心,作是思惟:‘如是无量百千众生受诸苦恼。我父长者,虽善医方能救诸苦,方便巧知四太增损,年已衰迈老耄枯悴,皮缓面皱羸瘦颤掉,行来往反要因几杖,困顿疲乏不能至彼城邑聚落;而是无量百千众生,复遇重病无能救者,我今当至大医父所咨问治病医方秘法,咨禀知已,当至城邑聚落村舍治诸众生种种重病,悉令得脱无量诸苦。’

  “时长者子思惟是已,即至父所头面着地,为父作礼叉手却住,以四大增损而问于父,即说偈言:

“‘云何当知,  四大诸根,  衰损代谢,
  而得诸病?  云何当知,  饮食时节,
  若食食已,  身火不灭?  云何当知,
  治风及热,  水过胏病  及以等分?
  何时动风、  何时动热、  何时动水,
  以害众生?’  时父长者,  即以偈颂,
  解说医方,  而答其子:  ‘三月是夏,
  三月是秋,  三月是冬,  三月是春,
  是十二月,  三三而说。  从如是数,
  一岁四时;  若二二说,  足满六时;
  三三本摄,  二二现时,  随是时节,
  消息饮食,  是能益身。  医方所说,
  随时岁中,  诸根四大,  代谢增损,
  令身得病。  有善医师,  随顺四时,
  三月将养,  调和六大,  随病饮食,
  及以汤药。  多风病者,  夏则发动;
  其热病者,  秋则发动;  等分病者,
  冬则发动;  其肺病者,  春则增剧。
  有风病者,  夏则应服,  肥腻咸酢,
  及以热食;  有热病者,  秋服冷甜,
  等分冬服,  甜酢肥腻;  肺病春服,
  肥腻辛热。  饱食然后,  则发肺病;
  于食消时,  则发热病;  食消已后,
  则发风病。  如是四大,  随三时发,
  风病羸损,  补以酥腻;  热病下药,
  服诃梨勒;  等病应服,  三种妙药,
  所谓甜辛,  及以酥腻;  肺病应服,
  随能吐药。  若风热病,  肺病等分,
  违时而发,  应当任师,  筹量随病,
  饮食汤药。’

  “善女天!尔时流水长者子,问其父医四大增损,因是得了一切医方。时长者子知医方已,遍至国内城邑聚落,在在处处随有众生病苦者所,软言慰喻作如是言:‘我是医师,我是医师,善知方药,今当为汝疗治救济悉令除愈。’

  “善女天!尔时众生闻长者子软言慰喻许为治病,心生欢喜踊跃无量。时有百千无量众生,遇极重病,直闻是言,心欢喜故,种种所患即得除差,平复如本气力充实。

  “善女天!复有无量百千众生,病苦深重难除差者,即共来至长者子所,时长者子,即以妙药授之令服,服已除差亦得平复。

  “善女天!是长者子,于其国内治诸众生所有病苦悉得除差。”

  金光明经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