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93 大方广佛华严经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二十八

  罽宾国三藏般若奉 诏译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

  尔时,善财白瞿波言:“圣者!得此解脱,其已久如?”

  瞿波告言:“善男子!我于往世过百佛刹极微尘数劫,有劫名最胜行,世界名胜无畏。彼世界中有四天下,名常具众乐阎浮提;中有一王都,名大树妙高吉祥,于八十四千亿王都之中最为上首。时,此王都复有八十四千亿城而为眷属,其诸城邑,一一严饰悉皆清净;毗琉璃宝以为其地,七重宝墙周匝围绕,一一皆以杂色影像光明宝网以覆其上;其诸宝墙一一皆以宝堑围绕,金沙布底,香水盈满,优钵罗华、钵头摩华、拘物头华、芬陀利华弥布水上;此一一河,皆有自然众宝栏楯及诸宝网庄严其岸;一一河间复有宝多罗树,七重围绕;复有自然宝庄严树,垂诸璎珞、衣服、鬘带、真金宝网弥覆其上。其诸城邑往来之处,所有道路左右八步,皆以种种上妙杂宝间错庄严,发耀舒光,辉映一切;又有无量持明咒仙,严洁其身,如自在天经行游履,保护众生;又彼城邑,一一各有无量园苑游戏之处,华果树林无不备足,杂类众鸟哀鸣和雅,游集其中,欢乐无畏;常有无量清净微妙可爱男女止住其中,身出妙香普熏一切;诸天昼夜常雨妙华,色类百千,缤纷乱坠。彼诸城邑一一皆有百千地神而为守护;其诸城邑内外所有众宝树林,璎珞鬘带及宝铃网诸庄严具,微风吹动,演出种种妙法音声;闻皆喜悦,烦恼销除,身意清凉,法喜充满,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具足普贤常所称赞妙行功德。

  “彼时,有王名为财主,常以正法化周率土,妃嫔采女八万四千,辅相大臣其数五百;五百王子色力具足,形相端严,勇猛无畏,能伏怨敌。王有夫人名莲华吉祥藏,威德殊胜,颜貌第一;所生太子名威德主,端正奇特,人所乐见,具足圆满三十二相。所谓:足下平满,犹如奁底;千辐轮相,圆满备足;手足柔软,如兜罗绵;其指纤长,网缦成就;足跟齐圆,足趺丰起;一一相称,光洁妙好;双腨?圆,如仙鹿王;垂臂过膝,犹如象鼻;马王阴藏,峰势隐密;一一毛孔各生一毛;绀发右旋,螺文不乱;身皮金色,细薄润滑,一切尘垢所不能着;手足肩项,七处平满;臂膊?圆,脊骨不现,周圆相称,如尼拘陀树;颐颔胸臆,犹如师子;颈如绀蒲,三约成就;常光四照,面各一寻;四十牙齿,鲜白齐密;舌相红赤,长广覆面;梵音清美,人所乐闻;目睫青润,齐整不乱;目上下瞬,犹如牛王,青白分明;面部圆满,犹如净月;眉相纤曲,如帝释弓;白毫皎洁,文相右旋;顶有肉髻,犹如天盖。如是众相,庄严其身。

  “善男子!太子有时受父王教,与二十千妓侍采女并诸眷属,前后围绕从宫城出,诣光明云峰大香芽园,游观嬉戏。是时,太子乘阎浮檀上妙宝车,其车严饰世无伦匹;大焰金刚以为其轮,天妙金刚以为其毂,香摩尼宝以为其箱,上妙栴檀间厕严饰,众宝华网弥覆其上,大庄严藏宝摩尼王为师子座。五百采女各执宝绳牵驭而行,不迟不速,进止合度。宝马千匹,驾以金车,前后导从;白琉璃摩尼宝王以为其盖,放不思议一切希有杂色光明摩尼宝王而为庄校,一切影像绀琉璃王摩尼妙宝而作其竿,使人执持随覆其上。百千万人持诸宝盖,百千万人持诸宝幢,百千万人持诸宝幡,百千万人奏诸音乐,百千万人散诸宝华,百千万人持诸香炉,烧众名香,前后围绕而为翊从。其路宽平,八衢齐列;界以杂宝,布以金沙,种种宝华而散其上。杂宝行树及宝栏楯,于八衢间次第行列;覆以种种妙宝铃网及诸缯彩,悬布树间,以为严饰。于其路侧,处处建立义堂、福舍,众宝楼阁及诸仓库,递相连接,延袤远近,珍宝财物悉皆充满;或于其中积诸珍宝、璎珞严具,或积缯彩上妙衣服,或办甘美上味饮食,或贮香华身诸资具,或畜象马杂宝车乘,或复安置端正女人及诸僮仆,善闲一切世仪礼则,一切艺能无不成就。随诸众生有来求?,悉皆施与,靡不令其意愿充满。

  “尔时,大树妙高吉祥王都之中,有一母人,名为善现,有一童女,名具足艳吉祥,颜容端正,色相严洁;洪纤得所,修短合度;众相圆备,目发绀青;言同梵音,清彻美妙;智慧聪明,人所尊重;善达技能,精通辩论;恭勤匪懈,质直柔和;少欲寡思,慈愍不害;具足惭愧,无谄无憍;志量弘深,人无与等。及与其母乘妙宝车,将诸眷属无量采女前后围绕,先于太子从王都出,歌咏嬉戏,随路而行;见其太子奏诸妓乐,言辞讽咏,心生爱染,而白母言:‘善哉!慈母,我心愿得敬事此人,若不遂情,自当殒灭。’

  “时,母善现告其女言:‘汝今不应生如是念,何以故?今此仁者是王太子,具足圆满转轮王相,不久当绍转轮王位,时有女宝自然出现,飞行乘空,有大威德。我今与汝,种族卑贱,非其匹偶,此甚难得,勿生是意。’

  “是时,童女其心决定,坚固不舍。时,香芽云峰园苑之侧,有一道场,名法云光明;时有如来名胜日身,于此道场成等正觉已经七日。是时,童女游观疲极,暂时假寐;时彼如来即于梦中为现神变。从梦觉已,时有宿世守护菩萨亲友使天,于虚空中而告之言:‘童女!汝向所梦是胜日身如来,于香芽云峰园苑之侧,法云光明菩提场中成等正觉始经七日,诸菩萨众前后围绕,及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梵世诸王、净居天等,并诸一切主河、主海、主地、主水、主风、主火、主山、主城、主园、主药、主林、主稼、主方、主空、主昼、主夜、身众、足行、道场神等,男女眷属,为欲见佛听闻法故,皆悉来集;汝今亦应亲近礼敬。’

  “时,具足艳吉祥童女以于梦中睹佛神变,得佛功德所加持故,其心无畏,安隐快乐,以其宿心景慕太子,即于其前而说偈言:

“‘我身端正无等伦,  智慧色相皆圆满,
  言辞礼则咸通达,  功德名闻遍十方。
  世间无量诸众生,  见我身者皆贪着,
  我于彼众恒清净,  曾不生于染爱心。
  我心一切无憎爱,  亦离愚痴瞋恨心,
  但以清净大慈悲,  究竟饶益诸含识。
  我于今时见太子,  最胜功德相庄严,
  其心大喜充遍身,  诸根悦乐思亲近。
  色如净妙光明宝,  毛发绀青而右旋,
  鼻高修直妙端严,  额广平正眉纤曲。
  身如妙宝真金聚,  相好光明无等伦,
  妙眼长广若青莲,  齿白齐密逾珂雪。
  月面圆明师子颊,  口方唇赤色如丹,
  所发曾无非法言,  愿最胜尊哀纳我。
  舌相长广能柔软,  色若赤铜众宝光,
  声如梵响紧那罗,  众生闻者咸欣悦。
  发言现笑辞清妙,  威光蔽众德难量,
  喜颜美貌自庄严,  能令见者无厌足。
  心无垢染身清净,  三十二相所庄严,
  必于此界作轮王,  唯愿慈悲垂纳受。’

  “尔时,威德主太子为于世间显示女人多诸过患,障诸世间、出世间乐,乃至能障无上菩提;于众会中,即为童女而说偈言:

“‘世间妄计诸宗族,  爱敬适悦唯女人,
  一切最胜无比伦,  能成住止诸善伴。
  女为第一人中宝,  亦作天人解脱因,
  绍续胜种功德身,  世智说言女为胜。
  一切热恼烧心苦,  种种烦冤所逼身,
  妻慰令使得清凉,  譬如毒暑逢甘雨。
  凡夫心没诸忧恼,  犹遭重病之所缠,
  因妻佞媚所欢娱,  妄谓除忧最胜药。
  邪见众生兴是念,  女人能为世界因,
  生成长育福庄严,  天地变化无能胜。
  勤劳世业唯由女,  劝夫普作诸善事,
  能令男子随意转,  此女无染别人心。
  智人所说诸烦恼,  一切过业由女生,
  况取卑族以为妻,  世间极恶无过此。
  女人弊执为其性,  如地坚住匪能移,
  但随富乐荣贵迁,  贫贱衰羸咸弃舍。
  五通仙人大威德,  退失神通因女人,
  随意自在骑项行,  王女能令寂静转。
  琰魔死王及猛风,  亦如地下沃焦海,
  炎火黑蛇刀毒药,  女人为害过于此。
  敬心给足诸财宝,  质直承事意无违,
  智慧方便或刚柔,  无有能知女心者。
  见人啼笑皆过彼,  种种幻惑诱其心,
  貌恭矫媚于男夫,  心藏很戾无知者。
  极虚诳语示真实,  极真实言皆虚妄,
  恒如毒兽害众生,  咄哉丈夫宁共处。
  长时敬事益憍慢,  暂遇违缘恶转增,
  若出若处一切时,  陵突于夫无愧耻。
  如火焚薪恒不足,  如海吞流无满时,
  琰魔不厌杀众生,  女人欲男心亦尔。
  女人不观于种族,  老少贵贱与妍媸,
  一切男子悉驰求,  无厌恣欲情如是。
  女人志欲无厌足,  曾无少分系夫心,
  犹如野牛自在行,  恒思渐食于新草。
  少年盛色心流转,  富贵从夫系属人,
  丰盈玉馔璎珞衣,  常愿贫穷随自意。
  种种供事咸充足,  涂香沐浴妙庄严,
  未尝惭愧丈夫恩,  纵意邪思心不绝。
  或染欲语怜愍语,  舌上犹如甘露生,
  心中猛恶兴毒害,  是故女言难定信。
  女人能间夫宗族,  匪令雍穆暂同居,
  父母兄弟甚怨仇,  一切姻亲皆舍离。
  外现美容怀谄媚,  一切愆违满腹中,
  不应观视一须臾,  况久甘其粗恶语。
  女人恒于一切处,  防诸过患及猜嫌,
  一行有亏众所轻,  伤风败俗人咸弃。
  女人童幼及中年,  乃至老时过百岁,
  内外种族皆荣贵,  动止恒须人所防。
  处女居家随父母,  笄年适事又从夫,
  夫亡从子护嫌疑,  由是常名不自在。
  出家舍欲修寂静,  心思女境非圣贤,
  犹郁金香染垢衣,  离善常为智人笑。
  如囚得出思还入,  如狂遇差愿重生,
  癞病已除念病时,  舍女思女过于是。
  如澄静水蛟龙止,  亦如金窟猛兽居,
  虽修戒定念女人,  智者观之亦如是。
  智人宁吞于热铁,  不观女色乱其心,
  戒定慧品遍成怨,  寂静资缘皆弃舍。
  女人不观于胜族,  吉祥富贵智名闻,
  唯求染欲无异心,  云何慧者所亲近?
  有住诸禅及威势,  能杀勇力与王仙,
  或时女色染其心,  退失调伏诸功德。
  斗诤象马诸军阵,  亡躯济海集珍财,
  胜族乞丐为仆隶,  行非正法皆由女。
  女人喜怒情难见,  染心邪计量无涯,
  世间名称诸智人,  无有能知女心者。
  五通神仙及天主,  能知大海水多少,
  终身计算莫能知,  一一女人差别意。
  谄言悦耳甘如蜜,  心如利剑害于人,
  乱意巧妙夺人心,  怀恶兴谋肆诸毒。
  女人妙饰或无饰,  行住坐卧悉猜嫌,
  邪视愚智诸女人,  见画像女亦憎恶。
  愚童乐攀毒树枝,  痴乱欲住毒蛇窟,
  狂人执持于热铁,  亲近女色过于是。
  染着女色心昏醉,  违意忿毒害于身,
  怖彼女人喜怒时,  智者云何亲近住。
  女人恶法满其心,  如河深水蛟龙止,
  不观勇力色种族,  恣欲从心无是非。
  女心不定如疾风,  亦如迅速浮云电,
  百岁供承资所欲,  曾无少念丈夫恩。
  不敬有德轻无德,  憎贫乐富徇贪求,
  美言敬养增慢高,  资财阙乏无心顾。
  蚖蛇枯碛狼毒华,  共住戴持伤一世,
  暂近女色过于彼,  永害未来功德身。
  女人谗巧恒是非,  离间六亲及朋友,
  覆藏己过扬他失,  一切过患由女人。
  女心不定如猿狖,  恒思少过忘多恩,
  愚夫敬事若师尊,  如奴奉主情无足。
  女性如河滋泛溢,  漂诸胜法坏多身,
  如流湍激两岸崩,  女人害善过于是。
  女人欲网甚坚密,  顾视徐行无愧容,
  笑语欢诤无异心,  罗诸富贵如昏醉。
  女人染爱由妄起,  如树无根欲尽灯,
  色衰爱息一须臾,  所有恩情咸灭尽。
  女人爱欲须臾顷,  染心邪语信难依,
  或时宝重过殊珍,  或生厌弃如刍草。
  象王自在拔树力,  色如浮空大白云,
  由为女象醉其心,  一切随人所调伏。
  菩萨为法摄女人,  虽恒教授心远离,
  若时太过而亲近,  如鸟折翼不能飞。
  女人志趣恒卑下,  如河流处岸崩摧,
  所往能令善法衰,  毁宗灭族皆因此。
  女人能张爱欲网,  罗捕一切诸愚夫,
  世间染欲诸众生,  如鱼吞钩为所食。
  智者观知本不净,  九窍常流昼夜时,
  如是厌离女人身,  云何于此生贪着?
  女身虚幻如浮泡,  老病死苦所依处,
  积集不净过山岳,  云何于此生贪着?
  一切忧恼及恐怖,  皆从女色之所生,
  若能观察无贪着,  解脱无忧无恐惧。
  是故智者不观女,  或时观察以慈心,
  想如母女及姊妹,  随应为说无贪法。
  能了女人身内外,  种种不净之所生,
  如何境动思欲火,  焚烧累劫诸善根。’

  “尔时,妙威德主太子说此偈已,告具足艳吉祥童女言:‘汝是谁女?先系属谁?为谁守护?若已属人,我则不应重摄受汝。’尔时,太子以偈问曰:

“‘汝具清净功德身,  色相端严甚微妙,
  我今问汝应实答,  汝本从生及所居,
  父母亲属为是谁?  汝复今依谁所住?
  若已系属于他人,  我则不应重摄受。
  汝不好盗他财物,  汝不无慈害有情,
  汝不邪行染其心,  毕竟汝依何语住?
  汝不离间他亲友,  口出一切粗恶言,
  虚诳无义恼群生,  贪求境界怀嫉妒?
  汝不于他生恚怒,  以邪险见自缠心,
  不行谄幻诳世间,  作诸相违重业不?
  尊重父母师长不,  恭敬一切善友不?
  见诸困厄贫穷人,  能起慈心饶益不?
  若有一切善知识,  诲示于汝真实法,
  能以坚固信乐心,  恭敬勤修供养不?
  汝能爱乐诸佛不,  汝能尊重菩萨不?
  最胜佛法功德僧,  一切能生恭敬不?
  汝能安住正法不,  汝能远离非法不?
  闻赞无边功德海,  能生爱乐尊重不?
  汝见孤独无所依,  能起慈心救护不?
  汝见恶道诸众生,  能生广大悲心不?
  于他所有荣乐事,  能生最极欢喜不?
  于诸逼迫众生中,  能住平等舍心不?
  汝为痴闇诸众生,  求大菩提开悟不?
  无边劫海修诸行,  不起身心疲倦不?’

  “尔时,太子如是问已,女母善现即于其前,自说童女从初诞生乃至成长所有吉祥功德之相,而说偈言:

“‘太子仁今应善听,  所问此女诸因缘,
  初生渐次及长成,  具德庄严我当说。
  曩于太子初生日,  此女亦从莲华生,
  诸根清净相圆明,  肢节庄严皆具足。
  我时游观于春月,  入彼最胜娑罗园,
  观诸卉木华始生,  百谷药草皆荣茂。
  奇树名华开众色,  发耀舒光如庆云,
  黑蜂游集鸟和鸣,  闻者忘忧恣欢乐。
  同游八百诸采女,  容仪端正夺人心,
  袨服姝丽备庄严,  言谈歌咏皆殊妙。
  园有浴池宝严饰,  名为种种莲华幢,
  我将采女诣池边,  散华布地而敷座。
  于彼清净芳池内,  忽生千叶宝莲华,
  阎浮檀金以为台,  琉璃为茎摩尼叶。
  妙香众宝为华蕊,  普放一切大光明,
  众生睹相尽生疑,  中夜云何日光照?
  夜分既尽日初出,  光明照此莲华开,
  莲华放光出妙音,  示此童女初生相。
  我时见此人间宝,  从彼莲华之所生,
  往修净业悉无亏,  今获圆明诸妙果。
  绀琉璃发青莲眼,  面貌端严金色光,
  华鬘宝髻具庄严,  吉祥无垢莲华色。
  身分肢节皆圆满,  相好光明无比伦,
  俨然端坐宝华中,  犹如净妙真金像。
  遍身所有诸毛孔,  咸出一切栴檀香,
  口中常出青莲香,  所有言音同梵响。
  或时微笑有宣说,  犹如天乐妙音声,
  此是女宝世间希,  非诸下劣当斯偶。
  我观世间无有人,  堪与此女为其主,
  唯仁功德相庄严,  愿赐弘悲哀纳受。
  此女非长亦非短,  亦复不粗亦不细,
  身诸部分悉端严,  众相圆备无讥丑。
  世间所有诸技艺,  文字算印工巧法,
  言辞讽咏皆清妙,  唯愿仁尊哀纳受。
  亦能解了诸兵法,  弓剑技术无不通,
  善和斗讼以慈心,  闻名仰德咸调伏。
  宿因胜行皆圆满,  一切功德自庄严,
  见者欢喜永无厌,  唯愿仁尊哀纳受。
  众生所有一切病,  知其因起及增损,
  应病与药使无差,  能令众苦皆销灭。
  阎浮一切语言法,  音声随转无量种,
  名言训释各不同,  如是一切咸通达。
  世间所有诸音乐,  歌舞嬉戏及赞咏,
  言辞辩论适人心,  能令见者咸欣悦。
  动止威仪皆有则,  取舍进退合其宜,
  于染不染诸众生,  但以慈心无所著。
  徐步谛观心不乱,  诸根寂静念无亏,
  身口恒随智慧行,  女人过失咸皆离。
  女人所有诸功德,  此女一切备修持,
  人间女宝汝应知,  愿速垂悲哀纳受。
  其心不悭亦不嫉,  亦无嗜欲及贪瞋,
  质直柔软性调和,  言音美妙无粗犷。
  恭敬一切诸尊长,  专求功德志无移,
  于诸梵行悉坚持,  唯愿慈悲哀纳受。
  见诸衰老及重病,  受诸困厄处贫穷,
  无主无亲无所依,  常起慈心而救护。
  不念自身安隐乐,  常乐利益诸众生,
  以此功德庄严心,  究竟观于真实谛。
  行住坐卧心无逸,  动静语默常应时,
  未曾一念舍众生,  能令见者咸尊重。
  虽于一切众生处,  不起凡夫染污心,
  见有慈悲具德人,  常乐亲近无厌足。
  普能尊重善知识,  远离一切恶知识,
  心无躁竞恒顺行,  所作先思无谬失。
  普于一切无怨恨,  恒修众福以严身,
  智慧人间无等伦,  此女宜应奉太子。’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