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10 册 No. 0279 大方广佛华严经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三

  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

  光明觉品第九

  尔时,世尊从两足轮下放百亿光明,照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阎浮提、百亿弗婆提、百亿瞿耶尼、百亿郁单越、百亿大海、百亿轮围山、百亿菩萨受生、百亿菩萨出家、百亿如来成正觉、百亿如来转法轮、百亿如来入涅槃、百亿须弥山王、百亿四天王众天、百亿三十三天、百亿夜摩天、百亿兜率天、百亿化乐天、百亿他化自在天、百亿梵众天、百亿光音天、百亿遍净天、百亿广果天、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如此处,见佛世尊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其百亿阎浮提中,百亿如来亦如是坐。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名曰:文殊师利菩萨、觉首菩萨、财首菩萨、宝首菩萨、功德首菩萨、目首菩萨、精进首菩萨、法首菩萨、智首菩萨、贤首菩萨。是诸菩萨所从来国,所谓:金色世界、妙色世界、莲华色世界、薝卜华色世界、优钵罗华色世界、金色世界、宝色世界、金刚色世界、玻璃色世界、平等色世界。此诸菩萨各于佛所净修梵行,所谓:不动智佛、无碍智佛、解脱智佛、威仪智佛、明相智佛、究竟智佛、最胜智佛、自在智佛、梵智佛、观察智佛。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若有见正觉,  解脱离诸漏,
  不着一切世,  彼非证道眼。
  若有知如来,  体相无所有,
  修习得明了,  此人疾作佛。
  能见此世界,  其心不摇动,
  于佛身亦然,  当成胜智者。
  若于佛及法,  其心了平等,
  二念不现前,  当践难思位。
  若见佛及身,  平等而安住,
  无住无所入,  当成难遇者。
  色受无有数,  想行识亦然,
  若能如是知,  当作大牟尼。
  世及出世见,  一切皆超越,
  而能善知法,  当成大光耀。
  若于一切智,  发生回向心,
  见心无所生,  当获大名称。
  众生无有生,  亦复无有坏,
  若得如是智,  当成无上道。
  一中解无量,  无量中解一,
  了彼亘生起,  当成无所畏。”

  尔时,光明过此世界,遍照东方十佛国土;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如此处,见佛世尊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彼一一世界中,各有百亿阎浮提、百亿如来,亦如是坐。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众生无智慧,  爱刺所伤毒,
  为彼求菩提,  诸佛法如是。
  普见于诸法,  二边皆舍离,
  道成永不退,  转此无等轮。
  不可思议劫,  精进修诸行,
  为度诸众生,  此是大仙力。
  导师降众魔,  勇健无能胜,
  光中演妙义,  慈悲故如是。
  以彼智慧心,  破诸烦恼障,
  一念见一切,  此是佛神力。
  击于正法鼓,  觉寤十方刹,
  咸令向菩提,  自在力能尔。
  不坏无边境,  而游诸亿刹,
  于有无所著,  彼自在如佛。
  诸佛如虚空,  究竟常清净,
  忆念生欢喜,  彼诸愿具足。
  一一地狱中,  经于无量劫,
  为度众生故,  而能忍是苦。
  不惜于身命,  常护诸佛法,
  无我心调柔,  能得如来道。”

  尔时,光明过十世界,遍照东方百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诸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佛了法如幻,  通达无障碍,
  心净离众着,  调伏诸群生。
  或有见初生,  妙色如金山,
  住是最后身,  永作人中月。
  或见经行时,  具无量功德,
  念慧皆善巧,  丈夫师子步。
  或见绀青目,  观察于十方,
  有时现戏笑,  为顺众生欲。
  或见师子吼,  殊胜无比身,
  示现最后生,  所说无非实。
  或有见出家,  解脱一切缚,
  修治诸佛行,  常乐观寂灭。
  或见坐道场,  觉知一切法,
  到功德彼岸;  痴暗烦恼尽。
  或见胜丈夫,  具足大悲心,
  转于妙法轮,  度无量众生。
  或见师子吼,  威光最殊特,
  超一切世间,  神通力无等。
  或见心寂静,  如世灯永灭,
  种种现神通,  十力能如是。”

  尔时,光明过百世界,遍照东方千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佛于甚深法,  通达无与等,
  众生不能了,  次第为开示。
  我性未曾有,  我所亦空寂,
  云何诸如来,  而得有其身。
  解脱明行者,  无数无等伦,
  世间诸因量,  求过不可得。
  佛非世间蕴,  界处生死法,
  数法不能成,  故号人师子。
  其性本空寂,  内外俱解脱,
  离一切妄念,  无等法如是。
  体性常不动,  无我无来去,
  而能寤世间,  无边悉调伏。
  常乐观寂灭,  一相无有二,
  其心不增减,  现无量神力。
  不作诸众生,  业报因缘行,
  而能了无碍,  善逝法如是。
  种种诸众生,  流转于十方,
  如来不分别,  度脱无边类。
  诸佛真金色,  非有遍诸有,
  随众生心乐,  为说寂灭法。”

  尔时,光明过千世界,遍照东方十千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发起大悲心,  救护诸众生,
  永出人天众,  如是业应作。
  意常信乐佛,  其心不退转,
  亲近诸如来,  如是业应作。
  志乐佛功德,  其心永不退,
  住于清凉慧,  如是业应作。
  一切威仪中,  常念佛功德,
  昼夜无暂断,  如是业应作。
  观无边三世,  学彼佛功德,
  常无厌倦心,  如是业应作。
  观身如实相,  一切皆寂灭,
  离我无我着,  如是业应作。
  等观众生心,  不起诸分别,
  入于真实境,  如是业应作。
  悉举无边界,  普饮一切海,
  此神通智力,  如是业应作。
  思惟诸国土,  色与非色相,
  一切悉能知,  如是业应作。
  十方国土尘,  一尘为一佛,
  悉能知其数,  如是业应作。”

  尔时,光明过十千世界,遍照东方百千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

  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若以威德色种族,  而见人中调御师,
  是为病眼颠倒见,  彼不能知最胜法。
  如来色形诸相等,  一切世间莫能测,
  亿那由劫共思量,  色相威德转无边。
  如来非以相为体,  但是无相寂灭法,
  身相威仪悉具足,  世间随乐皆得见。
  佛法微妙难可量,  一切言说莫能及,
  非是和合非不合,  体性寂灭无诸相。
  佛身无生超戏论,  非是蕴聚差别法,
  得自在力决定见,  所行无畏离言道。
  身心悉平等,  内外皆解脱,
  永劫住正念,  无著无所系。
  意净光明者,  所行无染着,
  智眼靡不周,  广大利众生。
  一身为无量,  无量复为一,
  了知诸世间,  现形遍一切。
  此身无所从,  亦无所积聚,
  众生分别故,  见佛种种身。
  心分别世间,  是心无所有,
  如来知此法,  如是见佛身。”

  尔时,光明过百千世界,遍照东方百万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

  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如来最自在,  超世无所依,
  具一切功德,  度脱于诸有。
  无染无所著,  无想无依止,
  体性不可量,  见者咸称叹。
  光明遍清净,  尘累悉蠲涤,
  不动离二边,  此是如来智。
  若有见如来,  身心离分别,
  则于一切法,  永出诸疑滞。
  一切世间中,  处处转法轮,
  无性无所转,  导师方便说。
  于法无疑惑,  永绝诸戏论,
  不生分别心,  是念佛菩提。
  了知差别法,  不著于言说,
  无有一与多,  是名随佛教。
  多中无一性,  一亦无有多,
  如是二俱舍,  普入佛功德。
  众生及国土,  一切皆寂灭,
  无依无分别,  能入佛菩提。
  众生及国土,  一异不可得,
  如是善观察,  名知佛法义。”

  尔时,光明过百万世界,遍照东方一亿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各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

  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智慧无等法无边,  超诸有海到彼岸,
  寿量光明悉无比,  此功德者方便力。
  所有佛法皆明了,  常观三世无厌倦,
  虽缘境界不分别,  此难思者方便力。
  乐观众生无生想,  普见诸趣无趣想,
  恒住禅寂不系心,  此无碍慧方便力。
  善巧通达一切法,  正念勤修涅槃道,
  乐于解脱离不平,  此寂灭人方便力。
  有能劝向佛菩提,  趣如法界一切智,
  善化众生入于谛,  此住佛心方便力。
  佛所说法皆随入,  广大智慧无所碍,
  一切处行悉已臻,  此自在修方便力。
  恒住涅槃如虚空,  随心化现靡不周,
  此依无相而为相,  到难到者方便力。
  昼夜日月及年劫,  世界始终成坏相,
  如是忆念悉了知,  此时数智方便力。
  一切众生有生灭,  色与非色想非想,
  所有名字悉了知,  此住难思方便力。
  过去现在未来世,  所有言说皆能了,
  而知三世悉平等,  此无比解方便力。”

  尔时,光明过一亿世界,遍照东方十亿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

  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广大苦行皆修习,  日夜精勤无厌怠,
  已度难度师子吼,  普化众生是其行。
  众生流转爱欲海,  无明网覆大忧迫,
  至仁勇猛悉断除,  誓亦当然是其行。
  世间放逸着五欲,  不实分别受众苦,
  奉行佛教常摄心,  誓度于斯是其行。
  众生着我入生死,  求其边际不可得,
  普事如来获妙法,  为彼宣说是其行。
  众生无怙病所缠,  常沦恶趣起三毒,
  大火猛焰恒烧热,  净心度彼是其行。
  众生迷惑失正道,  常行邪径入闇宅,
  为彼大然正法灯,  永作照明是其行。
  众生漂溺诸有海,  忧难无涯不可处,
  为彼兴造大法船,  皆令得度是其行。
  众生无知不见本,  迷惑痴狂险难中,
  佛哀愍彼建法桥,  正念令升是其行。
  见诸众生在险道,  老病死苦常逼迫,
  修诸方便无限量,  誓当悉度是其行。
  闻法信解无疑惑,  了性空寂不惊怖,
  随形六道遍十方,  普教群迷是其行。”

  尔时,光明过十亿世界,遍照东方百亿世界、千亿世界、百千亿世界、那由他亿世界、百那由他亿世界、千那由他亿世界、百千那由他亿世界,如是无数无量、无边无等、不可数、不可称、不可思、不可量、不可说,尽法界、虚空界、所有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彼一一世界中,皆有百亿阎浮提,乃至百亿色究竟天;其中所有,悉皆明现。彼一一阎浮提中,悉见如来坐莲华藏师子之座,十佛刹微尘数菩萨所共围绕。悉以佛神力故,十方各有一大菩萨,一一各与十佛刹微尘数诸菩萨俱,来诣佛所。其大菩萨,谓:文殊师利等;所从来国,谓:金色世界等;本所事佛,谓:不动智如来等。尔时,一切处文殊师利菩萨,各于佛所,同时发声,说此颂言:

 “一念普观无量劫,  无去无来亦无住,
  如是了知三世事,  超诸方便成十力。
  十方无比善名称,  永离诸难常欢喜,
  普诣一切国土中,  广为宣扬如是法。
  为利众生供养佛,  如其意获相似果,
  于一切法悉顺知,  遍十方中现神力。
  从初供佛意柔忍,  入深禅定观法性,
  普劝众生发道心,  以此速成无上果。
  十方求法情无异,  为修功德令满足,
  有无二相悉灭除,  此人于佛为真见。
  普往十方诸国土,  广说妙法兴义利,
  住于实际不动摇,  此人功德同于佛。
  如来所转妙法轮,  一切皆是菩提分,
  若能闻已悟法性,  如是之人常见佛。
  不见十力空如幻,  虽见非见如盲睹,
  分别取相不见佛,  毕竟离着乃能见。
  众生随业种种别,  十方内外难尽见,
  佛身无碍遍十方,  不可尽见亦如是。
  譬如空中无量刹,  无来无去遍十方,
  生成灭坏无所依,  佛遍虚空亦如是。”

  菩萨问明品第十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觉首菩萨言:“佛子!心性是一。云何见有种种差别?所谓:往善趣、恶趣;诸根满、缺;受生同、异;端正、丑陋;苦、乐不同;业不知心,心不知业;受不知报,报不知受;心不知受,受不知心;因不知缘,缘不知因;智不知境,境不知智。”

  时,觉首菩萨以颂答曰:

 “仁今问是义,  为晓悟群蒙,
  我如其性答,  惟仁应谛听。
  诸法无作用,  亦无有体性,
  是故彼一切,  各各不相知。
  譬如河中水,  湍流竞奔逝,
  各各不相知,  诸法亦如是。
  亦如大火聚,  猛焰同时发,
  各各不相知,  诸法亦如是。
  又如长风起,  遇物咸鼓扇,
  各各不相知,  诸法亦如是。
  又如众地界,  展转因依住,
  各各不相知,  诸法亦如是。
  眼耳鼻舌身,  心意诸情根,
  以此常流转,  而无能转者。
  法性本无生,  示现而有生,
  是中无能现,  亦无所现物。
  眼耳鼻舌身,  心意诸情根,
  一切空无性,  妄心分别有。
  如理而观察,  一切皆无性,
  法眼不思议,  此见非颠倒。
  若实若不实,  若妄若非妄,
  世间出世间,  但有假言说。”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财首菩萨言:“佛子!一切众生非众生。云何如来随其时、随其命、随其身、随其行、随其解、随其言论、随其心乐、随其方便、随其思惟、随其观察,于如是诸众生中,为现其身,教化调伏?”

  时,财首菩萨以颂答曰:

 “此是乐寂灭,  多闻者境界,
  我为仁宣说,  仁今应听受。
  分别观内身,  此中谁是我,
  若能如是解,  彼达我有无。
  此身假安立,  住处无方所,
  谛了是身者,  于中无所著。
  于身善观察,  一切皆明见,
  知法皆虚妄,  不起心分别。
  寿命因谁起,  复因谁退灭,
  犹如旋火轮,  初后不可知。
  智者能观察,  一切有无常,
  诸法空无我,  永离一切相。
  众报随业生,  如梦不真实,
  念念常灭坏,  如前后亦尔。
  世间所见法,  但以心为主,
  随解取众相,  颠倒不如实。
  世间所言论,  一切是分别,
  未曾有一法,  得入于法性。
  能缘所缘力,  种种法出生,
  速灭不暂停,  念念悉如是。”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宝首菩萨言:“佛子!一切众生,等有四大,无我、无我所。云何而有受苦、受乐,端正、丑陋,内好、外好,少受、多受,或受现报,或受后报?然法界中,无美、无恶。”

  时,宝首菩萨以颂答曰:

 “随其所行业,  如是果报生,
  作者无所有,  诸佛之所说。
  譬如净明镜,  随其所对质,
  现像各不同,  业性亦如是。
  亦如田种子,  各各不相知,
  自然能出生,  业性亦如是。
  又如巧幻师,  在彼四衢道,
  示现众色相,  业性亦如是。
  如机关木人,  能出种种声,
  彼无我非我,  业性亦如是。
  亦如众鸟类,  从㲉而得出,
  音声各不同,  业性亦如是。
  譬如胎藏中,  诸根悉成就,
  体相无来处,  业性亦如是。
  又如在地狱,  种种诸苦事,
  彼悉无所从,  业性亦如是。
  譬如转轮王,  成就胜七宝,
  来处不可得,  业性亦如是。
  又如诸世界,  大火所烧然,
  此火无来处,  业性亦如是。”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德首菩萨言:“佛子!如来所悟,唯是一法。云何乃说无量诸法,现无量刹,化无量众,演无量音,示无量身,知无量心,现无量神通,普能震动无量世界,示现无量殊胜庄严,显示无边种种境界?而法性中,此差别相,皆不可得。”

  时,德首菩萨以颂答曰:

 “佛子所问义,  甚深难可了,
  智者能知此,  常乐佛功德。
  譬如地性一,  众生各别住,
  地无一异念,  诸佛法如是。
  亦如火性一,  能烧一切物,
  火焰无分别,  诸佛法如是。
  亦如大海一,  波涛千万异,
  水无种种殊,  诸佛法如是。
  亦如风性一,  能吹一切物,
  风无一异念,  诸佛法如是。
  亦如大云雷,  普雨一切地,
  雨滴无差别,  诸佛法如是。
  亦如地界一,  能生种种芽,
  非地有殊异,  诸佛法如是。
  如日无云曀,  普照于十方,
  光明无异性,  诸佛法如是。
  亦如空中月,  世间靡不见,
  非月往其处,  诸佛法如是。
  譬如大梵王,  应现满三千,
  其身无别异,  诸佛法如是。”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目首菩萨言:“佛子!如来福田,等一无异。云何而见众生布施果报不同?所谓:种种色、种种形、种种家、种种根、种种财、种种主、种种眷属、种种官位、种种功德、种种智慧;而佛于彼,其心平等,无异思惟。”

  时,目首菩萨以颂答曰:

 “譬如大地一,  随种各生芽,
  于彼无怨亲,  佛福田亦然。
  又如水一味,  因器有差别,
  佛福田亦然,  众生心故异。
  亦如巧幻师,  能令众欢喜,
  佛福田如是,  令众生敬悦。
  如有才智王,  能令大众喜,
  佛福田如是,  令众悉安乐。
  譬如净明镜,  随色而现像,
  佛福田如是,  随心获众报。
  如阿揭陀药,  能疗一切毒,
  佛福田如是,  灭诸烦恼患。
  亦如日出时,  照曜于世间,
  佛福田如是,  灭除诸黑暗。
  亦如净满月,  普照于大地,
  佛福田亦然,  一切处平等。
  譬如毗蓝风,  普震于大地,
  佛福田如是,  动三有众生。
  譬如大火起,  能烧一切物,
  佛福田如是,  烧一切有为。”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勤首菩萨言:“佛子!佛教是一,众生得见,云何不即悉断一切诸烦恼缚而得出离?然其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欲界、色界、无色界,无明、贪爱,无有差别,是则佛教。于诸众生,或有利益?或无利益?”

  时,勤首菩萨以颂答曰:

 “佛子善谛听,  我今如实答,
  或有速解脱,  或有难出离。
  若欲求除灭,  无量诸过恶,
  当于佛法中,  勇猛常精进。
  譬如微少火,  樵湿速令灭,
  于佛教法中,  懈怠者亦然。
  如钻燧求火,  未出而数息,
  火势随止灭,  懈怠者亦然。
  如人持日珠,  不以物承影,
  火终不可得,  懈怠者亦然。
  譬如赫日照,  孩稚闭其目,
  怪言何不睹,  懈怠者亦然。
  如人无手足,  欲以芒草箭,
  遍射破大地,  懈怠者亦然。
  如以一毛端,  而取大海水,
  欲令尽干竭,  懈怠者亦然。
  又如劫火起,  欲以少水灭,
  于佛教法中,  懈怠者亦然。
  如有见虚空,  端居不摇动,
  而言普腾蹑,  懈怠者亦然。”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法首菩萨言:“佛子!如佛所说:‘若有众生,受持正法,悉能除断一切烦恼。’何故复有受持正法而不断者?随贪、瞋、痴,随慢、随覆、随忿、随恨、随嫉、随悭、随诳、随谄,势力所转,无有离心。能受持法,何故复于心行之内起诸烦恼?”

  时,法首菩萨以颂答曰:

 “佛子善谛听,  所问如实义,
  非但以多闻,  能入如来法。
  如人水所漂,  惧溺而渴死,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如人设美膳,  自饿而不食,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如人善方药,  自疾不能救,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如人数他宝,  自无半钱分,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如有生王宫,  而受喂与寒,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如聋奏音乐,  悦彼不自闻,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如盲缋众像,  示彼不自见,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譬如海船师,  而于海中死,
  于法不修行,  多闻亦如是。
  如在四衢道,  广说众好事,
  内自无实德,  不行亦如是。”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智首菩萨言:“佛子!于佛法中,智为上首。如来何故,或为众生赞叹布施,或赞持戒,或赞堪忍,或赞精进,或赞禅定,或赞智慧,或复赞叹慈、悲、喜、舍?而终无有唯以一法,而得出离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

  时,智首菩萨以颂答曰:

 “佛子甚希有,  能知众生心,
  如仁所问义,  谛听我今说。
  过去未来世,  现在诸导师,
  无有说一法,  而得于道者。
  佛知众生心,  性分各不同,
  随其所应度,  如是而说法。
  悭者为赞施,  毁禁者赞戒,
  多瞋为赞忍,  好懈赞精进。
  乱意赞禅定,  愚痴赞智慧,
  不仁赞慈愍,  怒害赞大悲。
  忧戚为赞喜,  曲心赞叹舍,
  如是次第修,  渐具诸佛法。
  如先立基堵,  而后造宫室,
  施戒亦复然,  菩萨众行本。
  譬如建城廓,  为护诸人众,
  忍进亦如是,  防护诸菩萨。
  譬如大力王,  率土咸戴仰,
  定慧亦如是,  菩萨所依赖。
  亦如转轮王,  能与一切乐,
  四等亦如是,  与诸菩萨乐。”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问贤首菩萨言:“佛子!诸佛世尊,唯以一道,而得出离。云何今见一切佛土,所有众事,种种不同?所谓:世界、众生界、说法调伏、寿量、光明、神通、众会、教仪、法住,各有差别。无有不具一切佛法,而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

  时,贤首菩萨以颂答曰:

 “文殊法常尔,  法王唯一法,
  一切无碍人,  一道出生死。
  一切诸佛身,  唯是一法身,
  一心一智慧,  力无畏亦然。
  如本趣菩提,  所有回向心,
  得如是刹土,  众会及说法。
  一切诸佛刹,  庄严悉圆满,
  随众生行异,  如是见不同。
  佛刹与佛身,  众会及言说,
  如是诸佛法,  众生莫能见。
  其心已清净,  诸愿皆具足,
  如是明达人,  于此乃能睹。
  随众生心乐,  及以业果力,
  如是见差别,  此佛威神故。
  佛刹无分别,  无憎无有爱,
  但随众生心,  如是见有殊。
  以是于世界,  所见各差别,
  非一切如来,  大仙之过咎。
  一切诸世界,  所应受化者,
  常见人中雄,  诸佛法如是。”

  尔时,诸菩萨谓文殊师利菩萨言:“佛子!我等所解,各自说已。唯愿仁者,以妙辩才,演畅如来所有境界!何等是佛境界?何等是佛境界因?何等是佛境界度?何等是佛境界入?何等是佛境界智?何等是佛境界法?何等是佛境界说?何等是佛境界知?何等是佛境界证?何等是佛境界现?何等是佛境界广?”

  时,文殊师利菩萨以颂答曰:

 “如来深境界,  其量等虚空,
  一切众生入,  而实无所入。
  如来深境界,  所有胜妙因,
  亿劫常宣说,  亦复不能尽。
  随其心智慧,  诱进咸令益,
  如是度众生,  诸佛之境界。
  世间诸国土,  一切皆随入,
  智身无有色,  非彼所能见。
  诸佛智自在,  三世无所碍,
  如是慧境界,  平等如虚空。
  法界众生界,  究竟无差别,
  一切悉了知,  此是如来境。
  一切世间中,  所有诸音声,
  佛智皆随了,  亦无有分别。
  非识所能识,  亦非心境界,
  其性本清净,  开示诸群生。
  非业非烦恼,  无物无住处,
  无照无所行,  平等行世间。
  一切众生心,  普在三世中,
  如来于一念,  一切悉明达。”

  尔时,此娑婆世界中,一切众生所有法差别、业差别、世间差别、身差别、根差别、受生差别、持戒果差别、犯戒果差别、国土果差别,以佛神力,悉皆明现。如是,东方百千亿那由他无数无量、无边无等、不可数、不可称、不可思、不可量、不可说,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世界中,所有众生法差别,乃至国土果差别,悉以佛神力故,分明显现;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

  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