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律部 >> 文章正文
 
-1450 24.P0099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20卷)〖唐 义净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24321   【字体: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四

大唐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尔时菩萨。在于宫内嬉戏之处。私自念言。我今有三夫人及六万婇女。若不与其为俗乐者。恐诸外人云。我不是丈夫。我今当与耶输陀罗共为娱乐。其耶输陀罗因即有娠。既怀娠已生思念曰。我于明旦报菩萨知。尔时菩萨。于其夜中约缘生理。而说颂曰。


  所共妇人同居宿  此是末后同宿时

  我今从此更不然  永离女人同眠宿

当此之夜。婇女倡伎悉皆疲倦。昏闷眠睡。或头发披乱。或口流涕唾。或复讇语。或半身露。菩萨见此。虽在深宫犹如冢间见诸死人。即自思惟。而说颂曰。


  如风吹倒池莲花  手脚撩乱纵横卧

  头发蓬乱身形露  所有爱心皆舍离

  我今见此诸女眠  犹如死人身形变

  何故我不早觉知  在此无智有情境

  欲同彼泥箭毒火  如梦及饮碱水等

  当如龙王舍难舍  诸苦怨仇因此生

菩萨说此颂已便即眠睡。尔时大世主夫人。于其夜中见四种梦。一者见月被蚀。二者见东方日出便即却没。三者见多有人顶礼夫人。四者见其自身或笑或哭。尔时耶输陀罗复于此夜见八种梦。一者见其母家种族皆悉破散。二者见与菩萨同坐之床。皆自摧毁。三者见其两臂忽然皆折。四者见其牙齿皆悉堕落。五者见其发鬓悉皆堕落。六者见吉祥神出其宅外。七者见月被蚀。八者见日初出东方便即却没。菩萨于夜中见五种梦。一者见其身卧大地。头枕须弥山。左手入东海。右手入西海。双足入南海。二者见其心上生吉祥草高出空际。三者见诸白鸟头皆黑色。顶礼菩萨所欲腾空。不过菩萨膝下。四者见于四方杂色诸鸟。至菩萨前皆同一色。五者见杂秽山菩萨在上经行来去。见是梦已。即从卧起欢喜思念。我今此相不久之间。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之智。尔时耶输陀罗。即从睡觉。便为菩萨说其八梦。菩萨尔时。恐耶输陀罗情生忧恼。方便为解此梦。令得欢悦。见汝母家种族皆悉破坏者。今皆见在何为破坏。见汝与我同坐之床皆自摧毁者。床今见好云何摧毁。见汝两臂忽然皆折者。今皆无损。见汝牙齿悉皆堕落者。今亦见好。见汝鬓发亦自堕落者。今见如故。见吉祥神出汝宅者。妇人吉神所谓夫婿。我今见在。见月被蚀者。汝可观之。今见圆满。汝见日出东方复遂没者。今见夜半日犹未出。何为遂没。时耶输陀罗闻是解已。默然而住。菩萨尔时思惟是梦。如耶输陀罗所见之相。我于今夜即合出家。又作思念。我应方便令耶输陀罗略知觉我。作是念已告耶输陀罗曰。我愿出家。耶输陀罗曰。大天。汝欲往者可将我去。菩萨思念。得涅槃时即将汝去。报耶输陀罗曰。我有去处便将汝去。尔时耶输陀罗。闻是语已欢喜而寝。

尔时菩萨发心欲出。大梵天王及帝释等。知菩萨念应时而至。合掌恭敬而说颂曰。


  心如未调马  亦如躁猕猴

  能舍五欲乐  速证涅槃明

  大慈者起起  舍此大地尊

  当得一切智  度脱诸众生

菩萨报曰。天帝释。汝不见耶。即说颂曰。


  如师子王在铁槛  猛将弓刀守其傍

  象马人众甚繁闹  围绕此城若为出

  父王犹如猛师子  四兵铁甲皆全具

  城堑楼阁及廊屋  种种兵仗皆充满

  见彼宫门及合门  乃至城门亦如是

  安诸鸣铃普周遍  关拒甚难不可越

  种种螺鼓围绕我  喧聒鸣声未曾息

  宫外多诸象马兵  勤加防卫不令出

尔时释提桓因。即说颂曰。


  昔有誓愿今应思  然灯如来先授记

  众生多拘苦恼中  应速舍家求正道

  我今亦能作如是  及彼梵王诸天等

  当令汝得无障碍  诣树林中修正觉

菩萨闻是颂已。其心欢喜答诸天曰。善时天帝释即以昏盖覆。诸兵众及净饭王倡伎婇女。所有一切防卫守护劫比罗城者。皆令睡眠。心无觉悟。命夜叉大将散支迦持取踏梯。便令菩萨从梯而下至车匿所。见车匿方睡。菩萨以手推觉。良久方悟。菩萨尔时即说颂曰。


  起起汝车匿  速被干陟来

  过去胜者林  我往彼寂默

尔时车匿。若睡若觉。以颂报曰。


  今非游观时  汝先无怨敌

  既无怨贼来  云何夜索马

菩萨以颂告曰。


  车匿汝昔来  不违我言教

  勿于末后时  方欲违我命

车匿报曰。今夜半时我怀恐怖。不能取马。菩萨尔时闻是语已。便自思念。我若与此车匿言酬未已。恐傍人闻废我前去。不如自被马王干陟。即趋马坊至干陟所。时彼干陟见菩萨来。即怀嗔怒如大猛火。跳踉来去未便受捉。菩萨手中先有百宝轮相。一切怖畏众生见菩萨者。菩萨即以百宝手抚慰安隐。菩萨尔时。便以轮手抚其马头。即说颂曰。


  我今末后时乘汝  速当至彼不久留

  我当不久证菩提  当以法雨润众生

复次一切众生有常法。有人教者即能习学。干陟马王闻此颂已。即便安住。菩萨欢喜便被牵出。梵王帝释。令四天子共扶干陟拥卫菩萨。四天子者。一名彼岸。二名近岸。三名香叶。四名胜香叶皆有威力。诣菩萨所侍立左右。菩萨问曰。谁能将我腾空而出。四天子曰。我等皆能菩萨又曰。汝等有何神力。彼岸报曰。太子当知。尽大地土我犹擎得。亦复将行。近岸复曰。四大海水及诸江河。我今亦能荷负将行。香叶又曰。一切山石我能担负将行。胜香叶又曰。一切林树及诸丛草。能负将行。菩萨闻已以脚案地。令四天子尽力擎之。时四天子。即皆尽力共相动挽。乃至疲乏犹动不得。时四天子尽皆惊愕。白菩萨曰。不知菩萨有大威力。我等若知有是力者。不敢擎之。尔时车匿。闻其菩萨与四天子递相言说。即便趋行至菩萨所。菩萨尔时即乘干陟。时四天子各扶马足。尔时车匿一手攀鞦一手执刀。菩萨诸天威力感故。即腾虚空。宫中善神。既见是已悉皆号哭。泪下如雨车匿见之白菩萨曰。此是雨不。菩萨报曰。此不是雨。是宫中神见我今去。泪下如此。车匿尔时。闻菩萨此言。哽咽歔欷默然不语。菩萨尔时。如象旋顾望其宫中。便自思念。是我末后与诸女人共居一处。今一时别之。不复更尔。复重思念。我若不从东门与父王别。恐生嫌恨责诸兵士不加防守。即诣东门。见其父王睡眠极重。菩萨尔时。绕父王三匝跪礼父足。作是言曰。我今去者非不孝敬。但为生老病死磨灭有情。由是义故。我欲出家证菩提道救济斯苦。作是语已即腾虚空。时释迦大名将军。巡行观察至城东门。忽见菩萨腾在虚空。发声啼哭白菩萨曰。欲何所作欲何所作。菩萨报曰。大将当知。我欲出家。大名将曰此是非法。菩萨报曰。我已曾于三阿僧祇劫。常行苦行求无上菩提。于一切众生拔诸苦难。我今岂得在于宫中。今当一心为法而去。大名释迦。闻是语已即复啼哭。哀哉哀哉。净饭大王及诸释种。苦哉苦哉。虽发大愿欲留太子。徒加爱念。此事便发。释迦大将即说颂曰。


  今日净饭王  为子生忧恼

  举手叫苍天  悲恨大号哭

  耶输陀罗等  及诸大宫人

  今别悉达已  常为苦所逼

大名释迦。说此颂已悲泪懊恼。速至耶输陀罗所。以手推耶输陀罗。即说颂曰。


  悉达夫欲去  应可生留恋

  勿当后时忧  为忆夫愁故

  今去极难见  最后相见时

  苦哉无人闻  觉去勿罪我

大名释迦。频于内宫遍告众人。了无觉者。悲恼忙惧。复速往彼净饭王所。觉净饭王。即说颂曰。


  悉达今欲去  王当速制之

  勿于彼后时  为子常忧恼

大名释迦再三觉之。王犹眠睡曾不暂觉。时释梵天等。与无量百千诸天眷属。来诣菩萨。至菩萨所便即围绕。大梵天王及色界诸天。俨然无声在菩萨右。释提桓因及欲界天在菩萨左。或有执持幡盖并奏音乐。或于空中散诸香花供养菩萨。所谓优钵罗花。波头摩花。分陀利花。曼陀罗花。摩诃曼陀罗花。栴檀沉水香粖香和香。以散菩萨。复以种种上妙衣服散于空中。复于空中击鼓吹螺作诸倡伎。而作颂曰。


  诸天在空中  悉皆大踊跃

  抃舞菩萨前  歌赞于菩萨

  无边诸天众  揶揄彼魔军

  或有作音乐  或有引前者

  或复开诸门  或以花来散

  或有扶马足  瞻仰随从行

  或复左旋绕  或复居左右

  多闻及梵释  先引菩萨路

  一切威德天  无不随从者

  如月在星中  往彼圣者林

是时菩萨。出劫比罗城已。梵释天等皆大欢喜。白菩萨曰。善哉仁者。汝昔长夜如是希求言。我何时获无障碍在闲林中。汝昔有愿。今悉圆满。汝若证得无上道时。摄受我等。菩萨曰。如汝所愿。尔时菩萨。如象王右顾观诸天等。作是颂曰。


  不证无上道  了知诸佛法

  不复重来归  入此劫比城

是时菩萨。以二更中。行十二逾膳那。从马而下。即解璎珞告车匿曰。汝可将马及我璎饰从此回去。即说颂曰。


  此马及璎饰  可付我亲属

  我今舍贪爱  从此被法服

尔时车匿闻此语已。发声号哭悲感懊恼。泪下如雨。而说颂曰。


  狮子虎成群  蕀林恶兽迹

  独住无眷属  圣者如何住

菩萨尔时。以颂报曰。


  生者独自生  死者亦自死

  苦者还自受  生死无有伴

尔时车匿。复说颂曰。


  汝昔常乘诸象马  手足柔软未经苦

  攒搓刃石满斯地  如何于此堪行住

菩萨以颂报曰。


  假令少小憍养育  贤善及与诸孤独

  勇猛无畏人恭敬  如斯等类咸归死

  生老病死相纷斗  速来逼迫一切人

  纵有余愿不少宽  能令须臾尽磨灭

车匿报曰。太子。净饭大王若不见汝。必大懊恼便当至死。菩萨虽闻是。已为得菩提资粮久圆满故。于车匿言曾不在念。尔时菩萨即于车匿手中。取其所执之刀。其刀轻利。青光湛色如青莲花叶。既拔其刀。即自割发掷虚空中。释提桓因。于虚空中即便捧接。将往三十三天。每至此日。集三十三大众旋绕供养。其割发之地。信心长者婆罗门等营一宝塔。名曰割发地塔。苾刍俗人常应供养。菩萨当割发已告车匿曰。汝见我不。形容已毁心复坚固。如斯之人岂有更还在人间耶。车匿曰。不也。车匿即自思念。今此太子是刹帝利种。情多高慢。我虽苦言终不移改。作是念已礼菩萨足。干陟马王亦礼菩萨。便吐其舌舐菩萨足。菩萨即以百宝轮手抚其马背。而作是言。汝干陟去。我证菩提常念汝恩。告车匿曰。汝必不应将我干陟入于宫内。车匿悲泣不胜哽咽。所视迷闷归还路时顾菩萨前。以菩萨神德力故。于二更中便至于彼。及车匿还路。经七日方至本国。既到城门。车匿念言。我若与马同入城者。当为众人之所尤怨。我之身命或可不存。是时车匿入苑林中。且先遣马却入城内。是时干陟既入城内。即便悲嘶。时城中人及宫人等。闻此马声咸皆忙遽。不见菩萨。抱干陟项悲号懊恼。然畜生有常法。于世间情无不解了。况此马王。尔时干陟。见诸人等号恸伤感。其气迷绝便至于殒。然此干陟从昔已来。于具六种勤事婆罗门家。受其胎形。若菩萨得无上道时。当言汝恶性马。便得宿念。超于生死畏途中。登究竟涅槃岸。时菩萨须袈裟。于无比城中有一居士。财宝富盛仓库盈溢多诸眷属。如薜室罗末拏天王。时彼居士。于其同类种族中取女为妻。既得为妇共相娱乐。俗礼和合因生一子。如是乃至生于十子。皆悉出家证辟支佛道。尔时其母。与此十子疏布衣服。时彼十子共白母曰。我今便入涅槃不须此物。尔时十辟支佛白母言。净饭王子释迦牟尼。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母将此衣服可施与彼。必当获得无量果报。作是语已。即于宫中现十八变火化而灭入无余涅槃。其母年老困疾将死。持其衣服嘱付于女。具说前事。时女后时染患将卒。复持此衣置树空中。告树神曰。今此衣服为我守护。待净饭王子出家之日。当持与之。时天帝释观其下界。乃见此衣在树空中便往取之身自被著。作老猎师形状。执持弓箭与菩萨相近。菩萨告曰。此是出家人衣。我衣贵妙是俗人服。今欲相换可得以不。猎师报曰。我不相与。何以故。我若取汝好服行于人间。或有见者便言。我杀于汝取汝此衣。菩萨报曰。汝猎师当知。一切世间所有人众。咸知我有勇猛智慧无能杀者。谁有将此能杀我者。汝不须惧。时天帝释。即跪持衣奉与菩萨。尔时菩萨。得此衣已便即著之。衣窄身大不遍覆体。作是念言。此出家服小不堪受用。若有威力。愿自宽大今覆我体。菩萨及天力之威故。其衣即大。菩萨尔时复自念云。我今既被此衣具出家相。当应救济诸苦恼者。即以先著细妙之衣将与帝释天帝得已。将还三十三天恭敬供养。换衣之所。诸婆罗门居士长者。共于此地造一制底。名为受出家衣塔。尔时菩萨既剃头被袈裟已。于林野中处处游行。至婆伽婆仙人所。见其仙人以掌支颊思惟而住。菩萨问曰。大仙。何故作此思惟。仙人报曰我之住处有多罗树。于先之时生金花金果。忽于今时花果自落。我于今时思念此事。菩萨报曰。此花果主。惧诸生老病死之所逼切。出家修道。所以花果自落。若花果主不出家者。当为园苑。时此仙人闻是语已。即便举目熟视菩萨。见菩萨仪容端正。便自思念告菩萨曰。出家人者。岂汝是耶。答曰。我是。尔时仙人即大惊悦。明目直视观睹菩萨。便屈今坐以诸花果恭敬供养。菩萨坐须臾间。问仙人曰。今此之地至劫比罗城可有几里仙人报曰。有十二逾膳那。菩萨念曰。此处甚近城国。诸释种子其数不少。恐相烦乱。我当渡弶伽河。作是念已即渡弶伽河。渐次游行至王舍城。菩萨有善巧之力。具一切智。取迦啰毗啰拘那一十叶。缀作一钵。威仪寂静入城乞食。时频毗娑罗王在楼观望。遥见菩萨行步端正被如法僧伽胝衣捧持一钵如法瞻视威仪庠序次第乞食。见是事已私自念言。我王舍城中诸出家人。未有若此之者。而说颂曰。


  我今赞出家  如是贤善者

  思惟生死故  彼人要出家

  在家诸苦逼  粪秽来煎迫

  出家味禅悦  智者乐出家

  身心俱出家  诸恶皆舍离

  口业亦清净  正命以自活

  圣游摩竭国  渐至王舍城

  摄心在禅念  次第行乞食

  国主在高楼  遥见此圣者

  即发欢喜心  告诸近臣曰

  汝等当观彼  胜相皆具足

  形容甚端严  视地如法行

  智者不遥视  此非贱种生

  即令使者观  彼住在何处

  使者奉王命  即随彼人行

  观此出家人  当于何处住

  彼次第乞食  历门至六家

  钵中食既满  如法捧其钵

  菩萨乞食已  默然出城外

  往彼般茶林  清净自安止

  使者知处已  即遣一人守

  一报速还城  报彼国王曰

  天王彼苾刍  今在般茶山

  坐如猛虎儿  处山如师子

  王闻说是言  即登诸宝辂

  群臣共围绕  速诣彼所居

  至彼般茶山  王从车辂下

  步行前往诣  便即睹菩萨

  恭敬相问讯  王即相对坐

  见彼寂静住  便作是言曰

  汝少年苾刍  今是盛壮时

  端严多技艺  如何自乞食

  汝生何族姓  我与汝园宅

  并给诸婇女  种种令具足

  菩萨闻是言  以颂而答曰

  大王有一国  住在雪山傍

  财食甚丰足  名曰娇萨罗

  甘蔗曰乔答  彼中住释迦

  我是刹利种  不乐世间欲

  若人御大地  山林及海滨

  具有诸珍宝  贪心犹未足

  以薪投猛火  贪欲亦如是

  怖畏险途中  御者常忧惧

  诸苦欲为根  能覆于善法

  我昔出家时  诸欲皆弃舍

  譬如大雪山  风吹尚能动

  我心依解脱  诸欲不能牵

  世间欲驱驰  生死轮常转

  国主唯我能  解脱诸怖畏

  我知欲愆过  见涅槃寂静

  我今当舍弃  往诣清净乐

尔时频毗娑罗王。闻是语已问菩萨曰。汝出家士。作此苦行欲有何愿。菩萨报曰。愿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王曰。汝若得道者应当念我。报曰。依汝所愿。说此语已。菩萨即往耆阇崛山傍仙人林下。既到彼已。随彼仙众行住坐卧见彼苦行。常翘一足至一更休。菩萨亦翘一足至二更方休。见彼苦行。五热炙身至一更休。菩萨亦五热炙身至二更方休。如是苦行皆倍于彼。仙人见已共相议曰。此是大持行沙门。犹此缘故。名大沙门。尔时菩萨问诸仙曰。诸大仙等。如是苦行欲有何愿。一仙报曰。我等愿得帝释天王。更一仙曰。我等愿得大梵天王。一仙又曰。我等愿得欲界魔王。菩萨尔时闻是语已。便自思念。此等仙人天上人间轮回不绝。此是耶道。非清净道。菩萨既见仙人行垢秽道。即便弃之。诣歌罗罗仙所。既至彼已。合掌恭敬相对而坐。问彼仙曰。汝师是谁。我欲共学梵行。彼仙报曰。仁者乔答摩。我无尊者。汝欲学者随意无碍。菩萨问曰。大仙得何法果。仙人报曰。仁者乔答摩。我得无想定。菩萨闻此私作是念。罗罗信心我亦信心。罗罗精进有念有善有智。我亦有之。罗罗仙人见得如许多法乃至无想定。如是之法我岂不得。尔时菩萨默然而去。念彼诸法。未得欲得未证欲证未见欲见。菩萨尔时独处闲林。专念此道勤加精进。作是事已不久之间。便得证见此法。得此法已。还乃至彼罗罗仙所。白罗罗曰。今汝此法乃至无想定岂自得耶。彼仙报曰。如是乔答摩。乃至无想定我自得之。菩萨报曰。仁者。此等智慧乃至无想定。我亦得之。彼仙报曰。乔答摩。汝既得之我亦得之。我既得之汝亦得之。今我二人此弟子众。可共教授此法。义理一种得故。此罗罗仙。即是菩萨。第一教授阿遮利耶。彼罗罗仙。以菩萨智慧故。欢喜供养亲好而住。菩萨尔时作如是念。今此道法者。非智慧非证见。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道。是垢秽道故。菩萨知已告罗罗曰。仁者好住。我今辞去。菩萨尔时游行山林。见水獭端正仙子。旧云郁头蓝者此误也。即往亲近恭敬问讯。告彼仙曰。汝师是谁。我共修学。彼仙报曰。我无尊者。汝欲修学随意无碍。菩萨问曰。汝得何道。彼仙报曰。仁者乔答摩。我得乃至非非想定。菩萨闻此私作是念。此水獭仙有信心。我亦有之。有精进有念有善有智。我亦有之。彼得如是法。乃至非非想定。我岂不得。默然而去。念彼诸法。未得欲得未见欲见未证欲证。即往闲林专修此道。勤加精进不久之间。乃至证非想非非想定。得是定已。还诣水獭仙所。白彼仙曰。今汝此法岂自得耶。答曰。如是。菩萨又曰。大仙。此智慧乃至非想非非想定。我亦得之。水獭报曰。汝既得之我亦得之。我既得之汝亦得之。今我二人可共同住教授弟子。何以故。得法同故。菩萨尔时作如是念。如此之道。非智慧非正见。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是垢秽道。白彼仙曰。汝今好住。我辞而去。此是菩萨第二阿遮利耶。菩萨尔时游行山林。时净饭王忆念菩萨。令使寻访相望道路。在所山林悉皆知处。既闻太子辞彼水獭无有侍者独行山林。即差童子三百人往侍太子。天示城王既闻是事。复差二百童子往侍太子。如是五百童子围绕菩萨。于诸山林随意游观。尔时菩萨便作是念。我今欲于林间静住。不可令其多人围绕而求甘露。然我应留侍者五人。余者放还。是时菩萨。于母宗亲中而留两人。于父宗亲中而留三人。而此五人承事菩萨。余者各令还国。

尔时菩萨。与此五人围绕。往伽耶城南。诣乌留频螺西那耶尼聚落。四边游行于尼连禅河边。见一胜地。树林美茂其水清冷。底有纯沙岸平水满。易可取汲。青草遍地。岸阔堤高。有杂花树。在于岸上。滋茂殊胜。菩萨见此殊胜之地。作如是念。此地树茂其水清冷。底有纯沙。岸平水满。易可取汲。青草遍地。岸阔堤高有杂花树。在于岸上。滋茂殊胜。若有人乐修禅慧者。可居此地。我今欲于此地念诸寂定。此树林中断诸烦恼。菩萨作是念已。便于树下端身而坐。以舌拄腭两齿相合。善调气息摄住其心。令心摧伏压捺考责。于诸毛孔皆悉流汗。犹如猛士搦一弱人。拉折压捺复恼彼情。其人当即遍体流汗。菩萨伏其身心亦复如是。因此转加精进。曾不暂舍。得轻安身获无障碍。调直其心无有疑惑。菩萨如是作极苦苦不乐苦。虽受众苦。其心犹自不能安于正定。

尔时菩萨复作是念。我今不如闭塞诸根。不令放逸。使不喘动。寂然而住。于是先摄其气不令出入。由气不出故。气上冲顶。菩萨因遂顶痛。犹如力士以诸铁嘴斫弱人顶。菩萨尔时。转加精进不起退心。由是得轻安身。随顺所修其心专定。无有疑惑。如是种种自强考责忍受极苦苦及不乐苦。于其心中曾不暂舍。而犹不得入于正定。何以故。由从多生所熏习故。菩萨复作是念。我今应当转加勤固。闭塞诸根令气内拥入于禅定。作是念已。便闭其气不令喘息。其气复从顶下冲于耳根。气满无耳。犹如积气聚[橐-木+棐]袋口。受如是种种诸苦。乃至不能得入于正定。何以故。由久远时所熏习故。菩萨复作是念。我当倍加精进。内摄其气令其胀满而入禅定。闭其口鼻。令气悉断。气既不出。却下入腹五藏皆满。其腹便胀如满[橐-木+棐]袋。复加功用轻安其身。随顺所修其心专定。无有疑惑。菩萨如是受种种苦受。其心犹不入于正定。由从多时染熏习故。菩萨复作是念。我今倍加入胀满定。入此定已拥闭其气。其气覆上冲顶。其顶结痛。犹如力士以其绳索勒缚系羸弱人。头顶悉皆胀满。菩萨受如是等最极苦已。乃至不能得于正定。何以故。由多时熏习故。菩萨复作是念。我今应当倍加功用入胀满定。入其定已其气满胀。其腹结痛。如屠牛人以其利刀刺于牛腹。菩萨受如是苦受。乃至不能获于正定。何以故。由多时染熏习故。菩萨复作是念。我今应当倍加精进入胀满定。既入定已闭塞口鼻。其气胀满周遍身体。其身盛热。犹二力士执羸弱人内于猛火。菩萨如是受种种苦受。乃至不得入于正定。菩萨复作是念。我今不如断诸食饮。尔时诸天观见菩萨断诸食饮。诣菩萨所告曰。大士。汝今嫌人间食。我等愿以甘露入菩萨毛孔。汝应受取。菩萨便作是念。一切诸人已知我断人间食。今受甘露。便成妄语。若于邪见一切众生。由妄语邪见故。身亡灭后。堕落恶趣于地狱中生。我今应当不受此事。然我今应少通人食。或小豆大豆及牵牛子。煮取其汁日常少吃。作是念已不受天语。遂取小豆大豆及牵牛子煮汁少吃。于是菩萨。身体肢节皆悉萎瘦无肉。如八十岁女人肢节枯憔。菩萨羸瘦亦复如是。尔时菩萨。由少食故。头顶疼枯又复酸肿。如未熟蓏子擿去其蔓见日萎憔。菩萨头顶亦复如是。菩萨于是。转加精进得轻安身。随所念修受种种苦受。乃至心不能获入于正定。菩萨尔时。以少食故眼睛却入。犹如被人挑去。如井中见星。菩萨眼睛亦复如是。菩萨于是。复倍精进受诸苦受。乃至不获入于正定。何以故由从多时所熏习故。菩萨以少食故。两胁皮骨枯虚高下。犹三百年草屋。菩萨两胁亦复如是。菩萨尔时。转倍勤念受诸苦受。乃至心不能获入于正定。由从多时所熏习故。菩萨以少食故。脊骨羸屈。犹如箜篌欲起则伏欲坐仰倒欲端腰立上下不随。菩萨困顿乃至于是。以手摩身诸毛随落。菩萨复作是念。今我所行非正智非正见。不能至无上菩提。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四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