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律部 >> 文章正文
 
-1450 24.P0099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20卷)〖唐 义净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24320   【字体: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一

大唐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尔时阿瑜率满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所云僧伽破坏。复云。僧伽和合。未知齐何名为破坏。未知齐几名作和合。世尊告曰若复苾刍。于其非法作非法想。现有别住作别住心。作羯磨者。齐此名为破坏羯磨僧伽也。若其于法而为法想。于和合众作和合想。为羯磨者。齐此名为僧伽和合。何谓破僧。若一苾刍。是亦不能破僧伽也。若二若三乃至于八。亦复不能破和合众。如其至九或复过斯。有两僧伽。方名破众。作其羯磨并复行筹。何谓羯磨。即如提婆达多于诸苾刍告令教诲制其学处。汝等苾刍。须知有其五种禁法。何谓为五。具寿。若有苾刍。不居阿兰若。是则清净是则解脱。是正出离超于苦乐。能得胜处。如是于树下坐常行乞食但畜三衣著粪扫服。具寿。斯谓苾刍。是则清净是则解脱。是正出离超于苦乐。能得胜处。若具寿。诸苾刍众忍此五种胜上禁法。是清净是解脱是出离者。应可远彼沙门乔答摩。应可离彼与其别居。不应亲附。此是其白。如是羯磨准白应为。云何行筹。即如提婆达多于诸苾刍告令教诫制诸学处。具寿。有五胜法。是则清净是则解脱。是正出离超越苦乐。能得胜处。云何为五。具寿。若有苾刍。不住阿兰若。是则清净是则解脱。是正出离超越苦乐。能得胜处。如是于树下坐常行乞食但畜三衣著粪扫衣。具寿。苾刍行时。是则清净是则解脱。是正出离超越苦乐。能得胜处。若具寿。诸苾刍忍此五种胜上禁法。是清净是解脱是出离者。应可远彼沙门乔答摩。应可离彼与其别住。不应亲附。应可受筹。提婆达多并身第五。而受筹者。是名受筹。内颂曰。


  非一破僧伽  至九方能破

  并作羯磨事  行筹说非法

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且如被舍置人。此人能作破僧伽事。及以随顺舍置之人。乃至随此随顺之人。为破僧事。非能舍置。非随顺舍置。非随顺随顺。为破僧事耶。为当能舍置人为破僧事。及以随顺能舍置人。乃至随此随顺之人。为破僧事。非被舍置。非随舍置。亦非随此随顺之人。为破僧事耶。又复为当被舍置人。及以随顺舍置之人。为破僧事非随顺随顺。非能舍置。亦非随此能舍置人。乃至亦非随此随顺。为破僧事耶。为当被舍置人。及随顺随顺。为破僧事。非随舍置。及非能舍置。并非随能舍置。乃至亦非随此随顺。为破僧事耶。

为当能舍置人。及随能舍置。为破僧事。非随此随顺。非被舍置。非随舍置。及非随此随顺之人。为破僧事耶。

为当能舍置人。及随顺随顺。为破僧事。非随能舍置及被舍置。非随舍置非随顺随顺。为破僧事耶。

为当随顺被舍置人。及随顺随顺被舍置人。为破僧事非余四耶。

为当随顺能舍置人及随顺随顺。为破僧事非余四耶。

为当被舍置人及能舍置人。为破僧事非余四耶。

又复为当被舍置人为破僧事。非余五耶。

为当随此被舍置人为破僧事非余五耶。

为当随此随顺之人为破僧事非余五耶。

为当能舍置人为破僧事非余五耶。

为当随此能舍置人为破僧事非余五耶。

为当随此随顺之人为破僧事非余五耶。

世尊告曰。邬波离。斯等诸人咸能破坏和合之众。但唯除彼被舍置人。此一不能破僧伽故内颂曰。


  三二一能破  余非可类知

  破众三六殊  唯除被舍置

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如世尊说。若有人破和合众已。此人定生无间之罪。亦成无间之业者。大德。未知苾刍齐何名为破和合众。生无间罪成无间业耶。

(无间罪者。谓若堕在捺落迦中。受罪之时曾无间隙。无间业者。谓从人道更无间隔。垂堕泥犁。无间之字。虽同其义条然自别。苦无间隙。梵云阿毗止。无间坠堕。梵云阿难呾利耶。若取正译应云无隙。无隙无间不能异。旧且后俱题无间之字。不云无隙。事乃分疆无间。即生堕狱中无隙。或余身方受。有斯差别故致十八不同耳)。

世尊告曰。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事作非法想。及正破时为非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事作非法想。及正破时为其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之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事作非法想。及正破时便生犹豫。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事作法想。及正破时为非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言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亦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事而作法想。及正破时亦为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事作法想。及正破时便起犹豫。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作非法想。及正破时亦为非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亦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作非法想。及正破时为其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作非法想。及正破时便生犹豫。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作法想。及正破时为非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作法想。及正破时亦为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斯乃但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作法想及正破时便起犹豫。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生犹豫心。及正破时为非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生犹豫心。及正破时便为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非法作犹豫心。及正破时亦生犹豫。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生犹豫心。及正破时为非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生犹豫心。及正破时便生法想。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罪。不成无间业。

又邬波离。若苾刍于法生犹豫心。及正破时亦生犹豫。于诸苾刍教诫令学。定破僧伽。邬波离。齐此名为破和合众。此生无间之罪。不成无间业。

邬波离。此中总有一十八句。就中六句。由正破时作非法想而为诳说。由心重故。遂生无间罪成无间业。余十二句。由心轻故。不成无间业。摄颂曰。


  初六建首皆非法  中六初并法应知

  下六初三非法心  下三是法应须识

  初六中三上非法  下三法想理须知

  中六中间与此同  下六中间尽犹豫

  最初六句后上三  非法法想并犹豫

  自余五处咸同此  是故便成十八殊

非法非法非法非法非法非法非法非法非法法法法非法法疑非法法疑法法法法法法非法非法非法法法法非法法疑非法法疑非法非法非法法法法疑疑疑疑疑疑非法法疑非法法疑。

(虽有长行及以摄颂。犹疑创学未体区分。辄复更准颂文出其题目。欲使长行易晓。无梗滞于初心。十八分明。冀不疑于后唱。复恐写人致误。有舛译文故。复印以九行。庶无三豕之谬也。详夫律教东流绵历多代。四部译匠并励殷心。或亲涉龙河。或传文龟洛。至于破僧句数多并未详。致使后人怀疑。卒岁寻文者。则疑文于节段。逐义者乃惑义于分疆。造疏出释之家。并怀疑于先唱。是知轻身殉命振锡鹤林。亡己济人褰衣鹫岭。颇得详谈疑滞决择是非。冀补阙遗永除惶。惑望龙华之后。会得法忍于初心。福被无疆俱时启悟)。

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若是破僧。皆是僧伽扰乱。若是扰乱。即是破僧耶。佛言。自有破僧而非扰乱。应为四句。云何破僧而非扰乱。自有僧破。而不受行十四种破坏之事。云何僧伽扰乱而非破僧。自有受行十四种破坏之事。然非破僧。云何扰乱而为破僧。谓受行十四种事。并为破僧。有二俱无。谓除前相。是四句。

大德。若有破僧皆别住。但有别住即破僧耶。应为四句。

尔时世尊。为阿若憍陈如及八万天子。以施法味皆令充足。尔时苾刍咸皆有疑。请问世尊。彼憍陈如及诸天子。先作何业令法味具足。佛告诸苾刍。汝等谛听。我于往昔在不定聚。于大海中而作龟身。于诸龟中而复为王。后于异时。有五百商人。乘舡入海到于宝所采种种宝。既获宝已而还本国。于其中路遇磨竭鱼非理损舡。诸商人等皆悉悲号同声大叫。时彼龟王。闻此叫声从水而出。诣商人所作是言。汝等勿怖。宜上我背。我今载汝令得出海身命得全。于是众商一时乘龟而发趣岸。人众既多所载极重。住于精进心不退转。受大疲苦既已度毕。便于岸上展头而卧。去身不远有诸蚁城。其中一蚁渐次游行。闻龟香气前至龟所。乃见此龟舒颈而卧。身既广大复不动摇。蚁即速行至于本城。呼诸蚁众其数八万。同时往彼。是时彼龟睡重如死。都不觉知。蚁食皮肤困乏未觉。渐食精肉方始觉知。乃见诸蚁遍身而食。便作是念。我若动摇回转身者。必当害蚁。乍可弃舍身命。终不损他。作是念已。支节将散要处穿穴。便发愿言。如我今世以身血肉济诸蚁等令得充足。于当来世证菩提时。此诸蚁等皆以法味令其充足。佛告诸苾刍等。勿生异念。往昔龟王者。即我身是。彼引导蚁子。即憍陈如是。彼八万蚁。以憍陈如引来食我血肉得使充足。即八万诸天是。我以过去世。以血肉充足。今世成佛以法味充足。苾刍当知。如常所说黑杂二业。汝应当舍。白白之业。汝应当修。

尔时世尊。为五苾刍先说法味。皆令充足。超生死海将趣胜因究竟涅盘。尔时苾刍咸皆有疑。请问世尊。此五苾刍先作何业。得法味具足。大师哀愍。于生死海强拔令出。方便安置究竟涅槃。唯愿为说。佛告诸苾刍。此非希有。我今于此离贪嗔痴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皆悉解脱。一切智一切种智一切智智。皆得自在。此五苾刍。以法味具足。于生死海强令出离。安置究竟涅槃。我于昔时。未离贪嗔痴生老病死。未得解脱。尚为此辈。我以身血充足已。令住五戒。此是希有。汝等谛听。往昔波罗痆斯城中有一国王。名金刚臂。正法化世国土安乐。人民炽盛五谷丰熟。其王淳信禀性贤善。乐自利他有慈悲心。具大威德乐行正法。怜愍众生诸有财物能舍能施。于大舍中而自安住。彼王极修习慈悲。昼夜六时入慈悲定。为入定故。所有求者皆不得施。王知此事告群臣曰。于城四门各置施堂用贮财物。若有沙门婆罗门贫穷孤露远来求者。皆悉与之。群臣闻敕即奉王命。于波罗痆斯城四门。各置施堂。积贮财物及诸饮食衣服卧具金银摩尼真珠琉璃螺石珊瑚马瑙璧玉珂贝赤真珠右旋螺贝等大物资粮安置其中为给施充足贫穷故。又于异时。多闻药叉。从阿洛迦筏底王城驱出。吸人精气。五药叉处处游行。至波罗痆斯城外。乃见牧牛羊及负柴草人并店肆诸估卖人。见已即问诸人。汝等岂不怖我。诸人报曰何故怖汝。药叉又报。何故不怖。诸人报曰。我王性大慈悲。于诸有情利乐意乐。昼夜六时入慈悲定。时彼药叉即便化身。为婆罗门游四施堂。既见知已。时金臂王从定而出。遂整衣服具诸威仪。时五药叉往至王所。举手赞叹。唯愿大王。福寿长远。白言。大王我今饥渴。唯愿慈悲布施饮食。王告侍臣当施种种上妙饮食。时五药叉即白王言。我渴饮血饥唯食肉不吃余食。王告侍臣。勿损众生。当可求觅自死血肉施彼令食。时五药叉复白王言。我今所食惟热肉血。而不食彼自死肉血。王既闻已复作是念。不可损生施彼而食。当以我身热血热肉施彼食之。作是念已。即命医人。医既到已。王寻报言。当刺我身五处出血令五药叉各各饮之。医便答王。此五药叉至极下品。我今不忍刺王出血。王善医术皆悉明了。遂自以针刺其五处。令血流出令彼饱满。复为说法令其充足。授与五戒。佛告诸苾刍。勿生异念。彼金臂王即我身是。五药叉者五苾刍是。我于往时。施彼血肉及为说法授与五戒。我于今时。为说正法令住见谛究竟涅槃。汝诸苾刍。应如是学。

尔时世尊。为五苾刍先说法味。皆令充足。超生死海令住见谛。究竟涅槃。时诸苾刍以生疑念。为断疑故。白言。世尊。此五苾刍有何因缘。世尊以正法味令其充足。于生死海拔之令出。令其安住究竟涅槃。佛告苾刍。此非希有我今于此。离贪嗔痴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皆悉解脱。一切智一切种智一切智智。皆得自在。令五苾刍法味充足。于生死海拔之令出。究竟涅槃我于往昔。未离贪嗔痴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未得解脱。尚为此辈。以其身血令其充足。授以五戒。此为希有。汝等谛听。往昔波罗痆斯城有大王。号为慈力。如法化世人民炽盛。五谷熟成安隐丰乐。其王本性有大慈悲。具大威德。于诸有情恒常怜愍。后于异时。多闻药叉。从阿洛迦伐底城驱出。吸人精气。时五药叉处处游行。至波罗痆斯城。不见诸人设于祭食。心生嗔怒。于其国中多诸疾疫。死者极众。尔时群臣以事白王。王今国内死者极众。时王便敕诸臣。汝等于其城内唱令遍告。王敕汝等。我于有情为欲利益。专心勤求日夜不断。汝等诸人。于诸有情起大慈心。常修此心诸灾寂静。时诸人等奉王敕已。于诸有情发大慈心。彼五药叉。于其国中不能为害。以诸有情发慈心故。时五药叉。于其城外处处游行。不能得入不能为害。城外乃见牧牛羊人负柴薪人并诸店肆估卖之者。见已即问。汝等不怖于我。彼人答曰。何故怖汝。药叉报言。何故不怖。诸人答曰。我慈力王每常思惟我亦思惟。药叉答曰。彼慈力王思惟何事。众人答曰。于诸有情常修慈心。以是思惟我等亦尔。彼药叉等闻是语已便作是念。我等今者。以此诸人修慈悲故。于此城中不能损害。彼诸药叉。城四门外游行求见彼慈力王。后于异时。彼慈力王因出城外。时药叉等见慈力王。即便变身作婆罗门像。举手叹王。福寿长远。白言。大王。我今饥渴。唯愿慈悲施我饮食。王告侍臣。当施种种上妙饮食。时五药叉即白王言。我渴饮血饥惟食肉。不吃余食。王告侍臣。勿损众生当可求觅自死血肉施彼令食。时五药叉复白王言。我今所食惟热肉血。不食所有自死肉血。王既闻已便作是念。不可损生施彼而食。当以我身热肉热血施彼食之。作是念已即命医人。医人到已王寻报言。当刺我身五处出血令五药叉各各饮之。医人答王。此五药叉至极下品。今我不忍刺王出血。时王善巧。一切方便皆悉明了。遂即以针刺其五处。令血流出令彼饱满。复为说法令其充足。授以五戒。

尔时佛告诸苾刍等。勿生异念。彼慈力王即我身是。五药叉者。即憍陈如等五苾刍是。我于往昔施彼血肉。及为说法授与五戒。我于今日为说正法。令住见谛究竟涅槃。汝诸苾刍。应当修学。

尔时世尊。先六年苦行。然后成无上觉。往诣波罗痆斯城。度憍陈如五苾刍众。次度耶舍五人。次度贤众六十人民。是故苾刍。其众渐多。时诸苾刍心生疑念。复白佛言。大德。世尊往作何业。今受六年苦行异熟。佛告苾刍。我自作业还自受报。

佛告诸苾刍。我于往昔人寿二万岁时。有一聚落名为分析。其聚落中人民炽盛安隐丰乐五谷成熟。其聚落中有婆罗门。名尼拘陀。多诸眷属富饶自在。于中为主。讫栗枳王。以此聚落施尼拘陀。彼婆罗门有一弟子。名曰最胜。父母清净氏族高良。乃至七祖并皆殊胜。学诸异论洞彻四明。诸有字书无不通悟。颜貌端正人所乐观。时尼拘陀有五百弟子。常教读诵。其聚落中复有陶师。名曰喜护。归依三宝深信四谛决定无疑。见四谛理证预流果。所有坏生营事之具。皆悉弃舍。以鼠壤土用无虫水及无虫木。造诸瓦器。以此器物置于门外。遍告诸人。施我米豆。将此器去多少随意。所得米豆养盲父母。或时奉施迦摄如来。时彼最胜与其喜护。自少以来共为亲友。后于异时。喜护往诣迦摄佛所。头面礼足退坐一面。佛以种种微妙之法示教利喜。为喜护说时。彼喜护闻法欢喜顶礼而去。时彼最胜乘白马辂。与五百弟子前后围绕。从城而出。于其中路乃逢喜护。见已问言。贤首。汝从何来。喜护答言。我从迦摄佛所供养礼拜而从彼来。今可共汝往诣佛所礼拜供养。最胜答曰。贤首。何须见佛而修供养。何以故。作此出家正觉难得。喜护报言。贤首。勿作是言。此迦摄佛。出家不久已得正觉。具一切智正法现前。时彼喜护如是三告。我当与汝共往佛所。时彼最胜亦复三答。如是出家正觉难得。喜护即便上彼车上撮彼最胜。共往佛所瞻仰礼拜。尔时见彼撮已便作是言。彼迦摄佛。定是最胜。无上大师。所有诸法并是殊胜。何以故。而彼喜护先来贤善。而无卒暴卒尔凶猛。为彼如来而撮于我。作是念已。便告喜护。汝当放我。喜护答言。我不放汝。汝若共我往世尊所供养礼拜。我当放汝。如是三告。时彼最胜报言。喜护。乘此车辂。我当与汝俱往佛所。可通辂处乘辂而行。不通辂处便即徒步。既至佛所顶礼佛足退坐一面。尔时喜护。从坐而起合掌白佛。而此最胜不信三宝。唯愿世尊。为说妙法。令彼最胜信佛法僧。尔时世尊。默然受请。即为最胜演说妙法示教利喜。乃至默然而住。尔时最胜。告喜护言。汝闻此法何不出家。喜护答言。最胜。汝可不知。我养二盲父母。时复供养迦摄如来。最胜答言。汝若不出家者。我今决定出家。尔时喜护。从坐而起白佛言。世尊。今最胜于佛善说法毗奈耶中。欲得出家。唯愿世尊。听其出家。作是语已礼佛而坐。尔时世尊。听其最胜如法出家尔时世尊。从分析聚落往波罗痆城游行人中。渐至彼城仙人堕处施鹿林中。尔时讫栗枳王。闻佛游行人间至施鹿林。王从城出往诣佛所。到已顶礼迦摄如来双足退座一面。佛即为讫栗枳王。演说妙法示教利喜。乃至默然而住。时讫栗枳王。从座而起整衣服。而白佛言。唯然世尊。及苾刍众。明日清旦受我所请。我于宫内施设供具。饭佛及僧。世尊尔时默然受请。时讫栗枳王。见世尊默然受请已。顶礼佛足从座而起。辞佛还归。时王到已于其夜中。营事种种香美饮食。至晨朝时。铺设胜座办诸香水。作是事已令使白佛。日时已至唯愿知时。迦摄佛于日初分。将诸苾刍。执持衣钵前后围绕。往至其王设供养处。到已佛居众首。余苾刍随次。各敷座而坐。时讫栗枳王。以种种饮食。自授世尊及苾刍众。供养已佛及苾刍。各摄钵器澡手嗽口。王执金瓶满中盛水。于世尊前胡跪而作是言。唯愿世尊。我为世尊造立大寺。数满五百院。是一一院。各置大小诸床敷具及香稻米。供佛世尊及苾刍众。尔时世尊告讫栗枳王。汝今能发殊胜大心。此之功德如具受之。讫栗枳王如是三请。于夏三月唯愿世尊。受我种种四事供养。我为世尊造立五百大寺。是一一寺。各置大床小床几案毯褥枕。具各有五百。及上妙粳米种种珍奇。供养世尊并苾刍众。尔时世尊告讫栗枳王。大王。今者能发此心。与办无异。时讫栗枳王白佛言。世尊。我今无供养。世尊。有人已能如我诚心办供养不。世尊答曰。大王。国内已有如是供养我者。王便问曰。其供养者名字是谁。世尊报曰。王之境内有聚落。名微频持。有陶师名喜护。住彼聚落。于佛法僧信心决定归依三宝。见实谛理证得圣果。所有坏生营事之具。皆悉弃舍。以鼠壤土用无虫水及无虫木。造诸瓦器。以此器具置于门外。遍告诸人。施我油麻米豆。将此器去多少随意。所得米豆等物养盲父母。亦复将来供养于我。佛告王曰。我于一时游行城邑。至微频持聚落食。时著衣持钵次第行乞。至陶师喜护家门已。徐徐打门。于时喜护陶师缘事他行。唯盲父母住于家内。闻打门声来于门所。问言。是何贤首。是何人者来打门耶。佛言。我迦摄波佛应正等觉。为食时故行乞至此。彼即开门请我令入。既入其舍。彼盲者曰。我有熟豆在盆器中。并有熟菜置于筐里。我今不见。唯愿世尊。恣意而取。盲者又曰。彼供养世尊施主。为他事暂出。尔时世尊告大王曰。我当以作北俱卢洲法。而自手取食竟而出。陶师喜护后便至家。见其豆菜有人取处。问父母曰。谁食此豆菜。彼盲父母即如上事次第而说。喜护闻已甚大欢跃。而作是念。我已得大利益。迦摄波佛入我舍内自恣取食。由此欢喜心故。跏趺七日入定。从定起已。缘是定故。正念不散。满十五日恒无间断。于七日中。缘定力故。家内食器饮食恒满。供给父母而不乏少。

佛告王曰。我于异时。住微频持聚落安居三月。于其夏初时经苦雨。我所住处屋宇霖漏。喜护陶师有造作处厂屋。皆用新草而为覆苫。我于尔时告侍者苾刍曰。汝等可共往喜护陶师有造作处。坼取彼厂苫屋新草将覆此屋。彼苾刍等闻我语已。并依其教作所为事。于时喜护缘事他行。其喜护父母闻坼屋声。便即问曰。是何贤首是何圣者。来坼喜护新覆草屋。彼等报曰。我是迦摄波应正等觉侍者苾刍。缘佛所居屋宇霖漏故。来取此所有新草。为迦摄波应正等觉。覆苫其屋。陶师父母白圣者曰。我儿不在任圣者取。诸苾刍等遂坼厂草苫我寺屋。喜护后还家。见其作厂坼却新草。便问父母。谁来坼我作厂新草将去。父母报曰。汝出不久。我闻坼厂。便问言。是何圣者。是何贤者坼我新草厂屋。彼即答言。我等苾刍。是迦摄波应正等觉侍者苾刍。缘佛所居屋宇霖漏故。来取此所有新草。为迦摄波应正等觉覆苫其屋。便即答言。我儿不在任意取将。时喜护闻父母说已甚大欢喜。便作是念。我已得大利益。迦摄波佛于我家内自恣无难。心既知已欢喜踊跃。跏趺七日专念相续。无时暂舍。以天福力虽于七日。其被坼屋虽大霖雨。一渧不漏。佛告大王。莫生异念。我今不受王请三月安居四事供养。犹如喜护新苫于厂。时讫栗枳王白世尊言。喜护今者获大利益。迦摄波佛。于喜护家受用无难。时王随喜。便说偈言。


  诸祭祀中火为上  围陀之中神为上

  世间所尊王为上  一切众流海为上

  诸星宿中月为上  诸耀之中日为上

  上下四维及天等  供养世尊最为上

尔时世尊。为讫栗枳王。说其妙法示教利喜已。便即而去。时讫栗枳王。便以种种诸供养具随送世尊。出聚落已。顶礼双足绕佛三匝却还本宫。命一使者。令送五百乘车各载粳米付与陶师。当报喜护。此五百车所载粳米。当用供养汝盲父母及迦摄波如来。是时使者既奉王教。将米付与即宣王命。此五百车所载粳米。当用供养汝盲父母。并时时供养迦摄波佛时彼喜护见王米来。报使者曰。王多事务我不敢受。佛告诸苾刍。勿生异念。摩纳婆者即我身是。由我往昔谤迦摄波佛。不得正觉名要须苦行。彼不勤苦。如何能得正等觉耶。由恶谤故。今我报得六年受苦。汝等苾刍应知。业报必须自受。广说如前乃至。如是汝等。修学。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一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