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经疏部 >> 文章正文
 
-1736 36.P0001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 (90卷)〖唐 澄观述〗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62527   【字体: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第八

唐清凉山大华严寺沙门澄观述

疏。又法华第三云下。第三明无趣寂。既无趣寂。则无定性二乘。一乘之义亦已显矣。

疏。引三文。谓法华智论及法华论。今初。即化城喻品。结会世尊所化弟子。经云。尔时所化无量恒河沙等众生者。汝等。诸比丘及我灭度后未来世中声闻弟子是也。我灭度后下。

疏。全同。言余国者。有云。随举娑婆之外一国。即是若天台云。余国者。方便有余土也。彼立四土。一凡圣同居土。即法相中变化土也。二方便有余土。三实报无障碍土。即是法相中报土。通自他受用。四常寂光土。即法性土。方便一土。法相所无。天台依凭智论而立。智论即下所引。九十五文。论曰。阿罗汉先世因缘。所受分段身。必应当灭。住在何处。而具足佛道。答。得阿罗汉更不生三界。有净佛土出三界外。乃无烦恼之名。于是国土佛所闻法华经具足佛道。如法华经说。有阿罗汉我于余国等。引文全同前疏。又云。若尔罗汉受法性身。应疾得菩提。何以稽留。答云。以舍众生及舍佛道。又复虚言得道。虽不受生死。于菩提根钝。不能疾得。不如直往菩萨。释曰。智论之文昭然。与法华符会。定知虽出三界不趣寂也。故疏结云决定回心。

疏。法华论中四声闻内等者。引论成上无趣寂义。先引后释。今初。然论云。言声闻受记者。声闻有四种。一者决定声闻。二者增上慢声闻。三者退菩萨心声闻。四者应化声闻二种声闻如来与记。谓应化声闻退已还发菩提心者。若决定者。增上慢者。二种声闻根未熟故。如来不与记。菩萨与授记。菩萨授记者。方便令发菩提心故。疏文略引耳。言退菩萨心得记者。即如身子二万亿佛所。已曾受化。又次下云。我今还欲令汝忆念本愿所行道故。则非独身子。又四大声闻。自陈舍父逃逝。则已先化。第三周中引大通智胜佛所曾已广化。皆是退菩提心。言应化者。如富楼那内秘菩萨行外现是声闻。又言。是故诸菩萨作声闻缘觉。又阿难自忆本愿。偈云。方便为侍者。罗睺罗偈云。罗睺罗密行。唯我能知之。现为我长子。皆应化声闻也。故知夫能对扬圣教。影向其迹。靡不是权。而独言富楼那是应化者。亦抑法华诸罗汉耳。言菩萨与记者。论主次前自云。如下不轻品中应知。礼拜赞叹作如是言。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者。示诸众生所有佛性故。此上皆论。而安国法师不许此义。云何有昔时菩萨。预记今日会上声闻。即诸弘法菩萨。谓药王等当与记也。释曰。既是论主自言菩萨与记。亦论自释。何得不依。

疏。既云未熟下。释上所引论文。若决定声闻定不成佛。则应言余二声闻根不熟。故佛不与记。既言未熟。非永不熟也。若大乘法师云。合言不熟。译者之误。言未熟耳。故疏结弹云。不可不顺己宗。定有趣寂。便判论文为错耶。又上言方便令发心者。彼论次前。有问云。彼声闻等。为实成佛故与授记。为不成佛与授记耶。若实成佛者。菩萨何故于无量劫修习无量无边种种功德。若不成佛者。云何与之虚妄授记。答曰。彼声闻授记者。得决定心非谓声闻成就法性故。如来依三平等说一乘法故。以如来法身与彼声闻法身平等无异。故与授记。非即具修功德行。故菩萨之人功德具足声闻之人功德未具足。释曰。由此论文是故上云方便令发心耳。言三平等者。一乘平等。无二乘故。二生死涅槃平等。三法身平等。今即第三平等。

疏。入楞伽下。亦成无越寂义。言入楞伽者。即后魏菩提留支所译。文有十卷。世尊入楞伽王城。故云入也。同引三卷经文。皆说无实涅槃。明知定无趣寂。若尔何以言得涅槃。望其当分。谓是无余涅槃。以大乘望之。但是深入三昧。沈空多时假言涅槃。以引劣器耳。疏法华论中意亦同此故。同无实涅槃也。论释七譬喻中第四。为有定性人。说化城喻。论云四者实无。而有增上慢人。以有世间有漏三昧三摩跋提。实无涅槃而生涅槃想。如是颠倒取。对治此故。为说化城譬喻应知。释曰。既言无实涅槃。明知是假说耳。故与前同。又法华云。我虽先说汝等灭度。但尽生死而实不灭。次引胜鬘。亦成上来涅槃不实耳。

疏。又无上依经。宝性佛性二论。皆说入灭二乘等者。无上依第一说云。阿难。一切阿罗汉辟支佛。未自在位菩萨。为由四种障。不得如来法身四德。一者生缘惑。二者生因惑。三者有有。四者无有。何者是生缘惑。即是无明住地。生一切行。如无明生业。何者是生因惑。是无明住地所生诸行。譬如无明所生诸业何者有有。缘无明住地。因无明住地。所起无漏行。起三种意生身。譬如四取为缘。三有漏业为因。起三种有。何者无有。缘三种意生身。不可觉知微细堕灭。喻如缘三有中生念念老死。由无明住地一切烦恼。是其依处未断除故。诸罗汉辟支佛。未自在位菩萨。不得至见烦恼垢浊。习气臭秽。究竟灭尽大净波罗蜜。又因无明住地轻相惑有虚妄行。未灭除故。不得至见无作无行极寂大我波罗蜜。缘无明住地。因微细虚妄。起无漏业。意生诸阴未除尽故。不得至见极灭远离大乐波罗蜜。若未得一切烦恼诸业生难。永尽无余。是诸如来为甘露界。则变易生死断续流灭无量。不得至见极无变异大常波罗蜜。阿难。于三界中有四种难。一者烦恼难。二者业难。三者生报难。四者过失难。无明住地所起方便生死。如三界内烦恼难。无明住地所起因缘生死。如三界内业难。无明住地所起有有生死。如三界内生报难。无明住地所起无有生死。如三界内过失难。应如是知。阿难。四种生死未除灭故。三种意生身。无有常乐我净波罗蜜果。唯佛法身是常是乐是我是净波罗蜜。汝应知之。释曰。据上经文。明于二乘及未自在菩萨皆受变易。三界之外有业惑苦甚为昭著。如何断言永灭无余。下疏明于四种生死。可检于此论。下文中。又广说常乐我净之相。亦可知之。所归下。言宝性佛性二论者。大意同无上依经。宝性论当第四。佛性论当第二。此卷亦广论四种生死。

疏。如是经论下。结成无定性声闻也。

疏。涅槃第九下。第四明无有无性。彼经广说阐提无善根竟。即云。复次善男子。譬如莲华为日所照无不开敷。一切众生亦复如是。若得见闻大涅槃日。未发心者皆悉发心。为菩提因。是故我说大涅槃光所入毛孔必为妙因。彼一阐提虽有佛性。而为无量罪垢所缠。不能得出。如蚕处茧。以是业缘不能生于菩提妙因。流转生死无有穷。已上皆经文。今疏。但取中间。意在虽有佛性之言。既言虽有。则非无也。但未得其用耳。故疏结云。此则有而非无。疏又云。或有佛性一阐提有等者。即涅槃第三十六。南经三十二。皆迦叶菩萨品。具有四句。今但引第一句者。是证阐提有性。经云。善男子。或有佛性一阐提有。善根人无。或有佛性善根人有。一阐提无。或有佛性二人俱有。或有佛性二人俱无。善男子。我诸弟子若解如是四句义者。不应难云一阐提人定有佛性。定无佛性。若言众生悉有佛性。是名如来随自意语。如来如是随自意语。众生云何一向作解。此一段经近远皆释。大同小异。今依荐福故。彼疏云。今准经明佛性略有五种。谓善不善无记及理果等。今言一阐提有善根人无者。此是不善佛性也。然善根人有其二种。一是离欲善根人。离欲断一切不善故。二是五性。五住已上无不善性故。此之二人俱无不善性也。善根人有。阐提人无者。此是善佛性也。阐提断一切善。故云无也。二人俱有者。理及无记性也。二人俱无者。俱无果性。此中有者。是现有。非当有也。然有人执此经文。谓一分善根人。及一分阐提。无有佛性。以经说有善根人及一阐提无故。善根人无者。是无性不断善人。阐提人无者。是断善无性。二人俱有者。俱是有性。二人俱无者。俱是无性。此释违经故。涅槃上文云。如来佛性则有二种。一有二无。有者。所谓三十二相。乃至无量三昧。是名为有。无者。所谓如来过去诸善不善无记。业因果报。烦恼五阴十二因缘。是名为无。乃至阐提佛性亦尔。是则上从乎佛下至阐提。皆有有无二性。无全无性。由善根人与一阐提有无二性异故。得有四句。此中明佛性多种有无不同。不明众生多种有性无性。所以得知者。经言。或有佛性。善根人有阐提人无等。故不言或有善根人有佛性。阐提人无佛性。故谈文尚不识颠倒。尚能解义。今此善不善因果理性。无一众生悉具一切。无一众生悉无一切。始末以明一切众生具一切也。佛与阐提亦有四句。佛有非阐提者。谓果性。阐提有非佛者。谓无明诸结性。二人俱有者。是理性。二人俱无者。善因性。故阐提决有佛性。又上经云。若言众生中别有佛性。是义不然。何以故。众生即佛性。佛性即众生。直以时异有净不净。解曰。生之与性既二互相即。明有众生即有佛性矣。

疏。况前引楞伽五性。自迷其文等者。破其所引不晓经意。彼之所引证无性义。今释其所引。还成有性。非无性也。何者以彼经言非焚烧一切善根者。常不入涅槃。则有入义也。疏。此意则明下。疏释经意。疏。况经自下。引经结成。疏。庄严论下。引论重成。同前楞伽。非毕竟无性。

疏。是知前来下。第五释所引经论。结成正义。于中二。初释般若深密经意。意明长时定性。长时无性。多劫之外。定性回心。多劫之外无性说有。故云非永定永无。非永定者。结上声闻。非永无者。结阐提也。

疏。诸论随佛下。二通妨难。谓有难言。诸大菩萨造论释经。言永定永无。岂是菩萨不了佛意。故今释云。菩萨能知随教弘阐耳。故世亲造于小乘论。则无预大乘。说般若宗。则性空寂灭。建立唯识。则性相历然。及释法华一乘昭著。解十地论。则六相圆融。余诸菩萨例此可了。佛随众生机缘立教。菩萨随佛亦显浅深。故次下。引宝性佛性。即符一性。

疏。若谓法华是第二时下。第六引诸经论。遮救定性。于中二。先正牒破。后结成前非。今初又二。先牒救词。后何以下。难破。今初。言是第二时者。彼不立为第二时教。由谓一乘是密意说。义当深密第二时教。又以法华盛破三乘说于一乘故。当第二时耳。言为引不定者。彼引摄论第十偈云。为引摄一类。及任持所余。由不定种性。诸佛说一乘等者。彼有十意。此偈有二。一为引摄一类不定性声闻故。二为任持不定性菩萨恐退精进故。今但取初意。故云为引不定性故。一切悉成。即一乘义。既未说定性不成故是密意。若作此说者。

疏。何以自判法华为第三时者。难破也。彼法华疏引经。云我等今日得未曾有。非先所望而今自得。第三时教也。又下结云。为显第三时真实之教故说此经。据上二文。则判法华为第三时。约明一乘是密意说。则成法华复为第二。一宗自立义语相违。疏。谁敢判于法华为不了耶者。即遮救也。恐彼救言。设依密意为不了者。复有何过。故便难云。谁敢判为不了。以判不了即是谤经。恐招苦报。但由不信皆当作佛。即是谤经。岂要不信文字经卷故谤不轻。但由不信汝等皆当作佛言耳。

疏。妙智经等者。此双引经论。妙智经者。即上西域三时教中。第二时中明于三乘。第三时中即明一乘。故言一乘居三乘后。次引梁摄论成立正法中者。即第八卷末论曰。佛说正法善成立。释论释曰。一切三世诸佛共说此法。所说理同不相违背。故名正法。又欲显说者胜。故言佛说。由所说道理胜。及所得果胜。故名正法。如来成立正法有三种。一立小乘。二立大乘。三立一乘。于此三中。第三最胜。故名善成立。释曰。既彼论亦云第三最胜居三乘后。则三非了矣。疏。真谛三藏部异执记者。即宗论之异名耳。疏。故经云临欲终时者。即引法华第二信解品文。经云。复经少时。父知子意渐以通泰。成就大志自鄙先心。临欲终时而命其子。并会亲族国王大臣刹利居士。皆悉已集。即自宣言。诸君。当知此实我子我实其父。今我所有一切财物。皆是子有。先所出内。是子所知。斯即会无性定性之父子意。明法华会中。明一切声闻皆佛真子。临欲终时者。喻临涅槃时也。第三经末亦云。若如来自知涅槃时到等。明皆临涅槃时也。

疏。若不信下。又遮其救。恐彼救言虽言临终说于法华。临终言宽。容后更说其余经故。若作此救。且致法华。涅槃即云二月十五日临涅槃时。晨朝唱灭中夜涅槃。斯为最后。居然可信。此后必定不说别经。而涅槃经亦说一乘。以破三乘。一性破五性。则一乘一性亦居最后矣。那言居第二时为不了耶。

疏。若以般若为第二时下。复重遮救。恐其救云。我对般若为第二时。故立法华为第三时。以般若但明于空。法华显中道故。若作此救。且纵可尔。以从多分一义说故。即自违于深密三时。深密三时三乘为了。破第二时说皆成不了故。今说法华以一破三。岂得同于第三时教。

疏。明知深密下。第二结成前非。欲将深密三时。定断一切佛法。理不尽故。以未居最后故者。以约时判未是穷终之极唱故。如世后敕破于前敕。涅槃法华居于最后故。能决了有余义耳。若尔不信深密。岂不谤于深密经耶。故下释云。深密别为一类之机故非无理。以诸余经虽未终极各随一类。皆不相违。义如前说者。如前叙西域中。最后会通也。

疏。若谓佛性有二下。第七遮救无性。于中二。光牒救辞。后辩差当。今初。彼法华疏云。然性有二种。一者理性。胜鬘所说。如来藏是。二者行性。楞伽所说。如来藏是。前性皆有。后性或无。故今许云。斯言可尔。故涅槃云下。引经为证。

疏。然涅槃依于理性下。第二辩其差当。涅槃明有心作佛。有心未必有行。既皆作佛。明约理性。何以趣寂。趣寂定不成佛。有心定当作佛。岂得相成。

疏。是知下。结示正义。谓阐提实不作佛。今言阐提作佛者。以发心之后方能作佛。从其未发大心前名阐提耳。故云以作佛非阐提故。亦如女身不得成佛。今言龙女作佛者。当作佛时。忽然之间变成男子。岂是女身作佛耶。阐提成佛亦复如是。此约成佛。若约佛性。理本有之。疏。乃抑扬当时言阐提无者。扬则令其发心。抑挫令其莫作。若言阐提有佛性者。显扬理性令不自欺。若已作阐提令速回心。若速发心。得佛无异。是故言有。未必总有果行二性。言无未必总无理等。故生公云。扬当时诱物之妙。岂可守文哉。以法显三藏翻六卷泥洹经云除一阐提皆有佛性。生公云。夫禀质二仪。皆是涅槃正因。阐提含生之类。何得独无佛性。盖是此经来未尽耳。由唱此言。被摈武丘。后大经既至。圣行品已下。果云一阐提人虽复断善犹有佛性。于是诸公轻舟迎接请唱斯经。每至阐提有佛性之文。诸德莫不扼腕。何以至今犹存无义。

疏。若谓法华入灭下。第八遮救趣寂。于中先牒救辞。谓彼救云。上法华第三云。我于余国作佛更有异名。是人虽生灭度之想入于涅槃。而于彼土求佛智慧。得闻是经入于佛慧者。是应化声闻。非定性入灭声闻也。

疏。权必化实下。次正破也。于中又二。先总夺云。化有无用之失。如有定性声闻。故菩萨化为声闻诱令回心。此则化而有益。今汝宗中定性决不回心。何用化于定性而受一乘耶。故无所化之机。能化便成无用。

疏。又岂不误下。纵其有化。化翻成损。言岂不误。一类怯弱等者。谓一类人厌生死苦。又闻佛道长远。心生怯弱。常欲且趣寂灭界中。若知一灭永沈。彼则不敢趣寂。今见变化之者从灭得起。此怯弱人便谓有真趣灭得起。便即趣灭希后得起。汝宗一灭。决定不起。便成误彼令其永沈。故云尔也。

疏。是知趣寂下。三结成正义。法华已前有二意。故说有趣寂。一为好灭之者。且顺其心。谓彼念言。大患莫若于有身。故灭身以归无。劳勤莫先于有智。故绝智以沦虚。然则智以形倦。形以智劳。轮转修途。疲劳莫返。不如寂灭诸患永亡。故顺彼机。言有永寂二者。为恐怖不定小乘怯弱菩萨。倦于广利且欲息心。便闻永寂声闻。一沉涅槃永不复起。便生怖畏惧见小乘。由此策心还行大道。有斯二益权说有之。不晓随宜执为究竟。故法华之会广破昔非。三根声闻皆与记别。不在此会亦为宣陈。若实是声闻。必信一乘之说。若不信者增上慢人。第一周中。犹云除佛灭后现前无佛。以佛灭后解一乘义者难得其人。故许不信及第三周。即言余国决定受化。明文若此。何用偏执。故言皆是法华前意耳。

疏。又胜鬘经云下。第九会一乘方便之言。意云若随欲说。不是方便。是真实者。即定有三乘。既随欲说。是方便说非真实者。则明唯有一乘。故云即是一乘。则随彼所欲而方便说。便为一句。此是一乘所以下云。即是一乘无有二乘。此意正显一乘之义。诸公错读。乃云而方便说即是一乘。故谓一乘而为方便。斯定误矣。若以名中一乘大方便者。此是巧化摄物运济方便。非是真实假设方便。故生公云。理本无言。假言而言。即是方便。疏。又彼经中更引胜鬘余文。证成一乘真实可知。疏。设有方便之言者。复纵破之。莫论胜鬘无一乘方便之言。设纵有一乘是方便之言者。亦是法华之前方便说耳。及至法华。亦复破三归一也。况复经无此言。何须强执。

疏。法华云。此经难信难解下。第十结成破立。意云以四十余年皆说三乘。唯至法华独说一乘故难信解。此即法师品文。文云。佛告药王。我所说经典无量千万亿。已说今说当说。而于其中此法华经。最为难信难解。药王此经是诸佛秘要之藏。不可分布妄授与人。诸佛世尊之所守护。从昔已来未曾显说。而此经者如来现在。犹多怨嫉。况灭度后。今疏。略引言已说者。法华之前谓般若等。言今说者。即无量义经。言当说者。即涅槃等。所以方知诸经不及法华。难信解者。以法华是会三之始归一之初。信解者难耳。昔经虽妙犹带三乘。曾未明言说唯一实。涅槃之中虽明一极。法华在前已破三乘。后说一极。便易信受。法华犹如先锋。涅槃如于大军。先锋已破于贼。后军用力不多耳。又破三显一。法华如收获。涅槃如拾穗。故涅槃三十六云。昔于灵山说法华。八千声闻得受记别。如秋收冬藏。更无所为。即其义耳。若依难信之义。设将已说该著华严。若比法华亦为易信。始成正觉便说一极。上根所受。不对昔权。故比法华诚易信耳。疏。诚哉斯言者。结定前经。若保执下。结成破立。三乘五性即是所破。一乘一性以为所立。疏。百喻经下。更引他经证成一义。彼经第二云。昔有一聚落。去王城五由旬。村中有好美水。王敕村人。常使日日进其美水。村人疲苦。悉欲远移避此村去。时彼村主语诸人言。汝等莫去。我当为汝白王。改五由旬作三由旬。使汝得近往来不疲。即往白王。王为改之作三由旬。众人闻已便大欢喜。有人语言。今三由旬。与彼本来五由旬量。更无有异。虽闻此言。信王语故。终不肯舍。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修行正法。超度五道向涅槃城。心生疲倦便欲舍离。顿驾生死不能复进。如来法王有大方便。于一乘法分别说三。小乘之人闻之欢喜以为易行。修善进德求度生死。后闻人说无有三乘但是一道。以信佛语终不肯舍。当知彼人亦复如是。此经即是金口良断。权实显然。可息诸说耳。

疏。上约二宗。下第三通会二宗令不相违。然此会者。恐于后学各计是非。以生过患故复会通。虽复会通权实不失。于中有三。先总标。后谓就机下。正会。言约法则一者非佛化法。化法亦有权说三乘。故今言法者。佛之知见一乘可轨之法耳。疏。新熏则五本有无二者。然准法相。立新熏者。亦说有五。立本有者。亦说有五。今借其言不依其义。谓众生遇缘熏习三乘种性及不定无性。故有五耳。何者唯习近声闻。成声闻定性。唯习近缘觉。成缘觉定性。故法华安乐行中。不许亲近声闻者。恐被熏习成其性故。若唯习近菩萨则成菩萨定性。若俱习近三乘。则成不定性人。亦如今人偏习禅戒慧等。即成定性。三学俱习成不定性。不定偏执故。若都不习近三乘者。则成无性。卒难教化。故知熏习成五种性者。依其长时故说各别。言本有无二者。本有佛性理不容差。故说有心定当成佛。非是本有五种性也。疏。若入理等者。真理寂寥不属诸数。借一以遣三。三亡则一遣。言穷虑绝何实何权。体本寂寥孰三孰一。故法句经云。森罗及万像。一法之所印。此以一遣多也。又云。一亦不为一。为欲破诸数。浅智著诸法。计一以为一。此以非一遣一也。故须三一两亡。疏。若约佛化仪。则能三能一者。随物机宜则说三乘。淘练已久。则便说一。故下经云。或有国土说一乘。或二或三或四五。如是乃至无有量。释曰。尚有无量况三一耶。

疏。是故下。令物除执。常说权实亦莫执之。此即求那跋摩遗文偈也。谓有偈云。诸论各异宗。修行理无二。竞执有是非。达者无违诤。亦如胁尊者。对迦腻色迦王云。如析金杖。况以争衣。争衣则衣终不别。析金则金体不殊。是故依之修行。无不获益耳。疏。大集五部虽异者。谓五部僧。故涅槃三十三。亦云五部互生是非。长没三恶道。疏。涅槃各说身因者。即第三十五经云。善男子。如来所说十二部经。或随自意说。或随他意说或随自他意说。云何名为随自意说。如五百比丘问舍利弗云。大德。佛说身因。何者是耶。舍利弗言。诸大德。汝等亦各得正解脱。自应识之。何缘方作如是问耶。有比丘言。大德。我未获得正解脱时。意谓无明即是身因。作是观时得阿罗汉果。复有说言。大德。我未获得正解脱时。谓爱无明即是身因。作是观时得阿罗汉果。或有说言。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饮食五欲。即是身因。尔时五百比丘各各自说己所解已。共往佛所稽首佛足。右绕三匝礼拜毕已。却坐一面。各以如上己所解义。向佛说之。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如是诸人谁是正说。谁非正说。佛告舍利弗。善哉善哉。一一比丘无非正说。舍利弗言。世尊。佛意云何。佛言。舍利弗。我为欲界众生说言。父母即是身因。如是等经。名随自意说(云云)释曰。意取各随自说者。为随自意。今疏所引。不取随自意义。但取皆正说言。五百虽异皆为正说。二宗小别并合佛教。故不应是非。故海东晓公云。如言而取所说皆非。得意而谈。所说皆是则贵在得意亡言耳。余可知。

第三立教开宗中。疏文分二。先标章。后今初下。别释分教。于中三。初总辩源由。次言五教下。正立五教。后若约所说下。约诠辩异。二中先列名。后初即天台下。解释。初小乘教易故不释。以见天台立名招难故。改名小乘。所摄法门不异于彼。故指同也。

疏。二始教等者。文二。先正立。后释名。今初。言二乘不成佛者。其言犹略。应云阐提二乘皆不成佛故。下终教有二乘阐提悉皆成佛言。以趣寂难成。故偏举耳。

疏。此既未尽下。二释名也。谓何名初教。复称分耶。由合二三两时。皆未尽理故。言未尽者。第二时中但明于空。空即初门。第三时中定有三乘隐于一极。故初教名并从深密二时以得。云何空为初门。法鼓经中以空门为始。以不空门为终。故彼经云。迦叶白义言。世尊。诸摩诃衍经多说空义。佛告迦叶。一切空经是有余说。唯有此经是无上说。非有余说故。若尔彼第三时既不明空。何得名初。以未显一极故。特由此义加分教名。故云有不成佛。故名为分。

疏。三终教等者。疏文有三。初立名。次第。性二乘下立理释名。后上二下。结前生后。二中亦对第二教二义。由前定性二乘及一阐提皆不成佛。故名为分。亦名为始。今既尽理所以名终。立实教名双对前二。非唯说空复说中道妙有。故称实理。既非分成亦名称实。

疏。四顿教等者。初正立。次释名。后解妨。今初。言一念不生即是佛者。即心本是佛体。妄起故为众生。一念妄心不生。何为不得名佛。故达摩碑云。心有也旷劫而滞凡夫。心无也刹那而登正觉。下经云。法性本空寂。无取亦无见。性空即是佛。不可得思量。

疏。不依地位下。二释名。先正释。下引二经。思益经文文显易了。楞伽经语略而未周彼经第四先长行云。大慧。于第一义无次第相续。说无所有妄想寂灭法。颂中有七偈。后二偈。明不立地位。十地则为初。初则为八地。第九则为七。七亦复为八。第二为第三。第四为第五。第三为第六。无所有何次。解曰。初之七句以义配同。最后一句据理都泯。十地则为初者。同证如矣。初则为八地者。初地不为烦恼所动。同不动矣。第九为第七者。第九同第七无生忍矣。七亦复为八者。纯无相观与八同矣。第二为第三者。同信忍矣。第四为第五者。同顺忍矣。第三为第六者。第三地中获三慧光。第六地中得胜般若。同慧义矣。无所有何次者。结上经文。于第一义无次第相续等。今疏上句略举约义同中一句之要。下句即据理都泯。义已略周。正意在于下句。而言等者。等余经文。

疏。不同前渐下。上约当法立名。此下对他受称。不同二三之渐教。不同第五之圆教。故立此名。则圆顿义异。不同天台圆即是顿。

疏。顿诠此理下。解妨难。此有二难。一者刊定记难和尚云。上所引经。当知此并亡诠显理。复何将此立为能诠。若此是教。更何是理。今为通此。故云顿诠此理。故名顿教。谓所诠是理。今顿说理。岂非能诠。夫能诠教。皆从所诠以立。若诠三乘即是渐教。若诠事事无碍即是圆教。岂以所诠是理。不许能诠为教耶。何得难言更何是理。迷之甚矣又复难言。若言以教离言故与理不别者。终圆二教岂不离言。若许离言总应名顿。何有五教。若谓虽说离言不碍言说者。终圆二教亦应名顿。以皆离言不碍言故。今疏不救者。以贤首不如此立。何用救耶。但用一句之言。诸难皆破。故知形虽入室。智未升堂。亦由曾不参禅。致使全迷顿旨。疏。天台所以不立下。通第二难。谓有问言。此之五教摸榻天台。初即藏教。二即通教。三即别教。第五名同天台既不立顿。何用此中别立。故今释云。若全同天台何以别立。有少异故所以加之。天台四教皆有绝言。四教分之故不立顿。贤首意云。天台四教绝言。并令亡筌会旨。今欲顿诠言绝之理。别为一类之机。不有此门。逗机不足。即顺禅宗者。达磨以心传心。正是斯教。若不指一言以直说即心是佛何由可传。故寄无言以言。直诠绝言之理。教亦明矣。故南北宗禅。不出顿教也。

疏。五圆教下。文中有二。先正立。后指经。既是当经。义理分齐。一门广说。故不释耳。又亦大同诸师圆教故。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第八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