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经疏部 >> 文章正文
 
-1736 36.P0001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 (90卷)〖唐 澄观述〗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62526   【字体: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第七

唐清凉山大华严寺沙门澄观述

疏。二陈隋下。天台四教中二。先叙昔。后顺违。前中亦二。先师宗。后立教。师宗言陈隋者。故天台传云。陈隋二代。三帝门师。谓陈朝一帝。即是后主。隋有二帝。即文帝炀帝。炀帝为晋王时。即请为菩萨戒师。终于炀帝之时。故云陈隋二代。天台山名。举处辩人。僧名智顗。而言智者。帝为立号。美其德也。承南岳者。故韦虚舟传云。自佛教东流。秘密斯阐。思大师之所证。智者大师之所弘。故思大师一见。便云。昔日灵山同听法华。宿缘所追今复来矣。又入道场澄心云。非汝不证。非我不知。师资传芳。故并序耳。

疏。立四教云下。正立中二。先正立四教。后通相料拣。前中四教。即为四别。每教皆有三节。一立名。二所证。三所被。其四教所诠。即四种四谛。一生灭四谛。二无生四谛。三无量四谛。四无作四谛。广如四谛品。今初。一三藏教者立名。至下当释。

疏。此教明因缘下。辩所诠理。其因缘之言。通于四教。因缘故生灭。因缘故即空。因缘故假名。因缘故中道。因缘为主故。四教皆带之。言生灭四真谛理者。苦以逼迫为义。集以增长生死为事。道以除患为功。灭以累尽为名。有苦可知。有集可断。有灭可证。有道可修。迷则苦集生。而真道灭。悟则苦集灭。而正道生。有可生灭。故云生灭四谛。苦定是苦等。故得名真。

疏。正教下明所被。鹿苑初转法轮。俱邻五人见谛成道等。但有小乘得道。未有大乘得道。故言傍化为菩萨。智度论云。佛于阿含中虽为弥勒授记。亦不说种种菩萨行。故菩萨为傍也。

疏。二者通教等者。文分为三。初正立。二引证三解妨。初中亦有三段。初名即以同释通。故法华云。我等同入法性。肇公云。三乘同观性空而得道也。即三兽度河。一水无二耳。

疏。此教下。辩所诠。从缘生法。无性即空。非色败空。不要析破。故云即空。若约中论偈明四句。初教即因缘所生法。此教即我说即是空。第三亦名为假名。第四亦是中道义。故此云因缘即空。言无生四真谛者。第二种四谛也。谓解苦无苦。名为苦谛。解集无和合。名为集谛。解灭无灭。解道无道。四谛性空本无生灭。不同初教有可生灭。疏。是摩诃衍初门者。拣非深极。言初门者。以空遣有。未彰妙有中道义故。

疏。正为菩萨下。所被机。双明二空。故云正为菩萨。言傍为二乘者。初以空门遣荡小乘执心。令渐通泰。故云傍通。疏大品下。二引证。此双正名及所被机。既三乘当学故。是通教三同禀也。二乘既学即傍为也。云何欲得三乘。当学般若。如云了法无生名般若者。当声闻学无生。便云一切诸法皆悉空寂。无生无灭。无大无小。无漏无为。如是思惟。便于严土利他不生喜乐。但欲趣寂故成声闻乘。若闻无生。知从缘生故无生。从缘灭故无灭。无生无灭因缘之理。如是学者成缘觉乘。若闻无生。便知一切诸法。本自不生今则无灭。即生灭而无生灭故。不碍于生灭。灭恶生善。悲智兼济。成菩萨乘。同学一无生而成三乘故。若欲成自乘。当学无生般若。又如无所得是般若。罗汉得之。实无有法名阿罗汉。缘觉得之不得缘相。菩萨得之心无挂碍。以无所得能得菩提。故言三乘同禀般若。以此义推。则二乘人同学二空也。而云等者。具云欲得缘觉乘。当学般若波罗蜜。欲得菩萨乘。当学般若波罗蜜。此明般若能成一切道果也。

疏。然教理智断下。解妨难。谓有难云。此通别教名。皆智论中。共般若不共般若。以立。何不二名共教。三名不共教。而云通别耶。故今释云。通则上通别圆。下通二乘。远近俱通。共但共小。得近无远。故名通耳。别有二义。不名不共。次下当释。又言皆通者。上之八字。字各一义。一教通。二理通等。一教通者。三乘同禀因缘即空之教。二理通者。同见偏真之理。三智通者。同得巧度一切智。四断通者。菩萨界内惑断见思同也。五行通者见修无漏行同也。六位通者。从干慧地乃至辟支佛地。位法同也。七因通者。九无间同也。八果通者。九解脱二种涅槃界同也。通义虽八。因教方知。故名通教。余教例知。疏三别教者下。文中分二。先正释。后不名下。通妨难。初中亦三。立名可知。此教下。二明所诠。因缘假名当中论第三句。无量四真谛理。即第三四谛。言无量者。苦有无量相。非诸声闻缘觉所知。集灭道各有无量相等。

疏。的化菩萨下。三明所被机。即华严法界品意。

疏。不名不共下。二通妨难。初牒疑情。谓有难言。既言别即不共。便是智论不共般若。何不名为不共教耶。疏。兼欲下。解释以别有二义。一不共二乘义。如上说。二历别不融。故名为别。若云不共不兼后义。故云兼欲拣非圆故。疏。以一因下。出非圆之相。一因迥出者。对他显别。不同通教。三乘通修。今一道出离。迥超二乘。亦离二边。以显中道故。一果不融下。当法明别。一果不融者。果别谓三德。三身各不融故。不能一德一切德等故。历别而修者。当体以明因别。修布施时。非戒等故。初地不知二地功德等故。疏。不德因果圆融者。因果互望不融。不能因该果海果彻因源故。

疏。四圆教下。文中亦二。先正立。后对前结成。前中又二。先释义。后引证。前中亦三节。释名可知。

疏。此教下辩所诠。略无无作四谛之言。言不思议因缘二谛中道者。即论第四句。亦是中道义。而言不思议者。佛性中道故。又因缘即空故。不可作因缘思。即假故不可作空思即中道故不可作二思。即一而三。即三而一。为不思议。因缘二谛。即真俗二谛。中道即第一义谛。三谛义也。又融二谛即是中道。不似通教多约真谛。别教多约俗谛。言事理具足者。通多约理。别多约事。圆中举事乃是即理之事。举理乃是即事之理。无理不明无事不具。言不偏不别者。不偏。谓非偏真。不滞一边故。不别者。谓不历别。必须融摄故。余如大意合离中辩。

疏。但化下。三所被根也。最上利根。即圆融之机也。

疏。华严经云下。引证。即晋经。今当七十三。经云。佛为说修多罗。名圆满因轮。偈中云。彼佛知众根将熟。而来此会化群生。显现神变大庄严靡不亲近而恭敬。佛以一音方便说法灯普照修多罗。无量众生意柔软。悉蒙与授菩提记。义则大同。名有小异耳。

疏。别则教理等下。对前结成。谓别圆各有教等八事。别教八者。一教别。谓恒沙佛法。别教菩萨不通二乘。二理别者。藏识有恒沙俗谛之理也。三智别者。道种智也。四断别者。尘沙无知界外见修无明断也。五行别者。历劫修诸波罗蜜。自行化他之行也。六位别者。谓三十心伏无明。是贤位。十地发真断无明。是圣位。是谓别也。七因别者。无碍金刚之因别也。八果别者。解脱涅槃四德。异二乘也。圆教八义者。一教圆。正说中道。言教不偏也。二理圆。中道即一切佛法也。三智圆。一切种智也。四断圆。不断而断。无明惑断也。五行圆。一行一切行也。六位圆。从初住一地具足诸地功德也。七因圆。双照二谛。自然流入也。八果圆。妙觉不思议三德之果。不纵不横不并不别也。故云圆则教等皆圆。

疏。又此四教下。第二通相料拣。于中三段。一立教所因。然依中论三观之偈。而用此偈。有三重不同。一则一教之中各成三观。如前大意合离中辩。二四句各配一教。如向立教中明三离合。用之。以成四教。如今文是。如云从假入空。义同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从空入假者。义同亦为是假名。以连第二空句故。从假入中者。义同亦是中道义。以连上假名句故。今合初二句。成初二教。通用四句。为别圆两教。从假入空析体异者。谓观因缘假有之法皆悉空寂。云何知空。若云色者唯五根五境及无表色。此十一色合成色蕴。色蕴故空。又于此中一一推征。谓一眼色。从八微生。假合成色。析至极微。都无实色。故曰色空。此名析法成藏教也。若云因缘所生。即无自性。举体即空。不须析破。如净名云。色性自空。非色灭空。体达此色。有来即空。故云体法明空通教起也。从空入假等者。即三观逦迤故成别教。谓先观真谛本来空寂。出观入俗涉有化生。净佛国土等。故云从空入假。由入俗。故又多流散。次观中道动寂无二。远离空有动寂二边。三观不在一时。故名别教。三观一心等者。即空即假即中。即一而三。则三而一。非先非后。非一非三。亦如前大意合离中第四义辩。

疏。又此四教下。第二辩其所释。拣异余师。余师或云。般若是空教。法华是中道教。涅槃是常住教。此是圆教。此是偏教。局定一经。今则不尔。故云一部之中容有多故。而言容有者。不必具多。或一或二或三或四。故彼师云。三藏但。谓明小故。方等对。谓呼净名等为方等教。对小说大。般若带。谓带小说大。华严兼。兼别说圆。法华无复兼但对带。唯说圆教。但者唯一教。对则具四。如净名云。诸仁者。是身无常无强无力无坚。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等。即藏教也。迦延章云。不生不灭是无常义等。即通教也。富楼章云。无以秽食置于宝器。无以琉璃同彼水精。大非小分。即别教也。如须菩提章云。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不坏于身而起一相。不灭痴爱起于明脱等。皆即圆教。故具四也。般若部中唯有三教。无前藏教。已被诃破。不为彼故。华严兼者。以寄位修行。行布罗列。兼斯一分故。法华唯此一事实故更无余教。而涅槃十仙果证罗汉者。具于四教。若尔宁异方等。虽有四教而皆知常住。故得异前。垂入涅槃。意欲普收。故得具四。如文有之。

疏。又更以四种下。第三用四仪式。复成八教。谓一顿教。二渐教。三不定教。四秘密教。初即华严经。初成顿说故。二即始从鹿苑终至鹤林三乘一乘。并称为渐。若约化法顿教摄二。谓圆及别。渐教具四。谓藏通别圆。然此二教。本是刘蚪初立。以南中诸师加于不定。三教渐中初开有三。即是岌公。故云渐顿如岌公。后二即于不定教中开出。而与前不定不同。谓从一音异解中分成此二。净名云。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各各随所解。普得受行获其利。斯则神力不共法。释曰。各闻不同。即所说不定。谓闻大者知彼闻小。闻小者知彼闻大。即名不定。故云若互相知名为不定。若闻小乘。不知彼人闻大。闻大乘者。不知此人闻小。即名秘密。故云互不相知。谓闻大不知彼闻小。小即于闻大者为秘密。闻小不知彼闻大。大即于闻小者为秘密。此之二教所说化法。俱通藏通别圆故。顿中唯二化法。余三具四教法。是故以化仪取法。华严之圆。是顿中之圆。法华之圆。是渐中之圆。渐顿之仪。二经则异。圆教化法。二经不殊。大师本意判教如是。又詺圆教亦名为顿。故云圆顿止观。由此。亦谓华严名为顿顿。法华名为渐顿。以是顿仪中圆顿渐仪中圆顿故。

疏。此师立义下。第二辩顺违。复二。初聪明顺违。初顺。后但三藏教下。辩违。以名滥故。故静法与作四种过。一滥涉大乘失。以大乘亦有三藏。应名三藏教故。二大无三藏失。以彼不名三藏故。三特违至教失。彼云不得亲近小乘三藏学者。有小乘言拣异大乘故。明知三藏不唯属小。四有不定失。以小乘诸部有不立三故。如经量部。但立经律二藏故。有立五藏。成实三外立于杂藏及菩萨藏故。以有此四失故。总许其破。云名似小滥。正许初失。然下皆为通。

疏。所以尔者下。别为会释。于中三段。初别释藏教难。文有四节。以通五难。谓上四失之外。第五云何不立小乘。难言四节者。一出三藏名之所据。通违至教之失。及滥涉大乘失。谓大小乘论同立此名故。滥涉之失不在于己。若有难言。智论之内小乘之名随自宗语。三藏之称随他宗言。非共名也。故今释云。智论是随他名。成论小乘。云何亦名三藏。岂随他宗耶。即由上义不违至教。以罗什译经多依智论。小乘三藏为欲成文。二言双举。小乘之过不在三藏。但责其心小耳。故诃小乘。不责所诠三藏。

疏。初对旧医者。第二明立三藏所以。四教之初。敌对旧医之三故。须特立三藏。三又条然不同故。无滥涉大乘。所以偏从立号。亦犹五尘皆色。而色独得总名。故三藏虽通标总名。便为小乘别称。言旧医者。即涅槃第二。新旧二医之喻。旧医即喻外道。戒定慧者。然各有二。一邪。二正。旧邪戒者。谓鸡狗等。正戒者。谓十善道。旧邪定者。九十五种所说鬼神之法。或能知世吉凶现神变相也。正者。即四禅四无量四无色发五通是也旧邪慧者。因身边见。发诸邪智拨无因果。食粪裸形等也。正者。即因身边见发诸世智。说有因果诸善法也。今佛说三藏教。所明戒定慧。即是新医从远方来。晓八种术。如来所说。一戒者。即五种得戒。发一切律仪无作有作。如五部毗尼是也。二定者。即依八背舍入九次第定等。发六神通是也。三慧者。即是生灭四谛。破身边二见六十二见。发真无漏。成十一智三无漏根是也。此戒定慧。一切外道尚不闻名。况有其分。故云初对旧医等。言三事条然不同者。上对旧医下对通别圆教。由不同故立三藏名。即由此义诸部多明三藏。从多立名。非不定失。

疏。通教融三故下。第三明后三不称三藏所以。即正通大无三藏失。谓大乘虽有三藏。各有融拂等义。故不立名。非无其体。言通教意融三者。融至空寂故。故法句经云。若说诸持戒。无善无威仪。戒相如虚空。持者欲迷倒。若学诸三昧。是动非坐禅。心随境界流。云何名为定。无智无得方。名真智般若。无知如智双寂等。皆是意融三也。

疏。别教依一法性而显三者。以一法性统之。亦不得迢然有别。一一法门不离法性。故云。以知法性离五欲过故。随顺修行尸波罗蜜。以知法性无乱想故随顺修行禅波罗蜜。以知法性本有智慧光明无痴暗故。随顺修行般若波罗蜜等。疏。圆教三一无障碍者。即三而一。即一而三。非唯一体统之。一学之中摄三。皆尽。一行尚具一切。何况三耶。

疏。所以不名小乘下。第四明不名小乘所以。通第五难。谓有难言。何以不名小乘。强立三藏而招多失。故今通云。以有大乘故。不得名小。彼教之中亦有菩萨。谓是大乘。大乘之中望之。皆称三藏小教。言六度菩萨者。谓三僧祇耶别修六度。各有满时。皆是有漏未入见道。以无常狼伏贪爱羊。令烦恼脂消功德身肥。直至菩提树下。三十四心一时断结。以见谛十六心八忍八智。及非想一地修惑分为九品。各有九无间九解脱。成其十八。故有三十四耳。广如俱舍涅槃等说。言成真佛者。大乘说此断惑成佛。乃是八相化身。小乘谓为实成故。属小教。故涅槃中詺此执实。以为二乘曲见。

疏。故藏通别圆之义下。第二总释四教难。谓有难言。三藏教亦有通别圆义。乃至圆教亦有藏通别义。何以不得互名而局定耶。故今答云。四教虽皆四义互有余三义。傍不成本义。如三学大德禅师。虽有戒定慧但成禅义。以禅长故余但兼故。不尽妙故不名律法。余二亦然。言互有者。三藏教中亦通有无。常三乘同禀。亦别为菩萨说四弘六度。亦为菩萨说一切种智故。故藏教有三矣。通教有三者。亦说三藏故。应名三藏。亦说道种智故。应名别教。亦说一切种智。应名为圆教别教具三者。亦说三藏故。亦说无生空理故。亦说中道一切种智故。圆教亦说三藏故。亦说真空之理故。亦说历劫阶位修行故。亦应得有余三名。故总答云。虽则四教各傍兼有。核定不成。云何不成。初藏教通等不成者。虽有同禀无常。二乘一生得发真断结。菩萨三祇不证。故通义不成。虽为菩萨别说四弘六度。不诠别理不断别惑。由约生灭四谛而起于见。岂得称别。虽说一切种智者。菩萨因中不得即具种智。又此种智唯照二谛。不照中道。岂得称圆。是则核后三义不成。但成当教三藏义耳。通教三不成者。虽说三藏。一相无相故。又云。已得故虽说道种智。秖照界内俗。非如来藏恒沙功德故。虽说一切种智。秖照二谛。非照中道不思议二谛故。故核三教之义不成。但成通教义耳。别教三不成者。虽说三藏恒沙佛法。无量戒定慧。异生灭三故。虽说无生空理。是不可得空。非但是空二乘同见故。虽说中道一切种智。非初住发心即具一切种智故。故藏通圆三义皆不成。但成别义耳。圆教三不成者。虽说三藏。皆约真如实相佛性涅槃故。虽有真空之理。即佛性真空。二乘不知。何况得入。虽说历别阶位法门。无不与实相相应。一摄一切故。是则藏通别三义皆不成。但圆教义耳。故云核其定实。余三不成。但成当教中义耳。

疏。但判华严下。第三重通圆别二教。定其去取。以彼判诸经。云华严兼。谓兼别教。是则迷其行布。谓为别教。但取圆融。以为圆教。离成二教各失一边。合而融通方成了义。顺华严宗。由行布圆融二互相摄故。如前行位中辩。若与之者。则名异义同。故无大过。若夺之者。则失华严本意。故今不取。是故此段名定其去取。余义广在四教。要略已备。

疏。三唐初海东中。先正立。后顺违。前中二。先正立。然后三乘共学下。解释。是则未明法空成别。非四谛十二因缘等别。具明二空为通不取三乘共学故。前二依天台而有小异。以不共释一乘。非合三为一。

疏。然此下。辩顺违。先出义本。自言下。正辩顺违。良以自谦非摄一切故得无失。若有别理推在摄不尽中故。

疏。四贤首弟子下。亦二。先正立。后顺违前中五。一总以标举。二论云下。引论为据。三言四教下。正明所立。四初教谓下。别示其相。五广如下。结广从略。彼疏又明。此所立教。依所诠法性。以显能诠。初教法性全隐。次一法性分显。三即分隐。四即全显。法性虽一显有不同。故成四耳。若约乘收其第二教即是小乘。三即三乘中大乘。四即一乘。此亦多同光宅四乘。

疏。然今下辩顺违中。先别破。后结非。前中又二。先破初一。后破后三。今初。有邪正混杂过。若对教主下。遮救。恐有救言。若不识邪。安能知正。邪正对辩。则是皂白分明。故今遮云。若欲尔者。应总分邪正。然后于邪正中。方可分其大小等耳。故为立式如此。方先分三教。于儒教中方辩九流七经。于道教中方论道德之别。于佛教中方论大小权实。则无混滥。不然即如西域先分内外。外中方分六师或十宗等。等者。等取内教之中分大小等。言六师者。净名云。一富单那(名也)迦叶(姓也)。二末伽梨(名也)俱奢梨(母名也)子。三删阇夜(名也)毗罗胝(母名)子。四阿蓍多(名也)翅舍钦婆罗(弊衣也)。五迦罗鸠驮(名也)迦旃延(姓也)。六尼揵陀(名也)若提(母也)子。此六各起一见。一起断见言。一切法空。无君臣父子忠孝之道。二末迦梨俱舍梨子。起常见言。一切苦乐不由行业。性自有之。三起自然见。执道不须修。八万劫苦尽。即自然解脱。如转缕丸于高山顶。旋尽自止。立解脱因。谓解脱为因。非因计因。是邪因也。拨道不须修。是邪见也。四即苦行外道。自拔头发。五热炙身。即得解脱。非道计道。亦戒取也。五起边见。执一切法亦有亦无。不同佛法因缘故有无性故无。由执有即定性之有。即是常见。执无即定性之无。即是断见。断常乖中。合成边见也。六谓一切苦乐果报。皆由过业不藉现缘。前世业尽即苦尽。纵现修道亦不能断。此人信有前世业为因。非邪见拨无现缘。即是少分邪见。道能尽苦拨无不能。道计非道。亦是邪见。六师之计。具如涅槃。此六各起一见。如第六地引。

疏。又依涅槃为半满下。破后三教。然彼师之意。以真如有二分。具说二分为具分。唯说不变为一分。但明生空为半。具显二空为满。今难半满乃有二义。一若约第二义已称为满。不合唯得一分。若满中有一分义者。涅槃满字亦唯一分。则亦未满故云不应复有一分之言。一分之言。意在第三教也。二有救言。涅槃但约二空论半满。不约真如等者。则违涅槃。涅槃既云空者。所谓生死。不空者。所谓大般涅槃。何得言唯约二空。而论半满。是知二空。犹是涅槃半字。双照空不空。方为满耳。故彼经云。声闻之人但见于空。不见不空。菩萨见空及与不空。故疏云。岂彼不说妙有而诃空耶。故其所立下。总非也。

疏。一波颇三藏者。据般若灯论序云。中天竺三藏。波颇蜜多。唐言朋友。学兼半满。博综群诠。丧我怡。神搜玄养性。游方在念。利物为怀。故能附杙传身。举烟召侣。冒冰霜而越葱岭。犯风雪而渡沙河。时积五年。途经四万。以大唐贞观元年岁次娶嘴。十一月二十日。顶戴梵文至于京辇。昔秦征童寿苦用兵戈。汉请摩腾远劳蕃使。讵可方兹感应道契冥符。家国休祥德人爰降。有司奏见殊悦帝心。其年有敕。安置大兴善寺。仍请译出宝星陀罗尼经。般若灯论庄严论等。疏。阿含具云阿爰摩。此云教也。

疏。此释名局下。辩顺违。以上立义各指一经。一经之中。皆有四谛观行等。诸如华严涅槃皆有四圣谛品。广显其相。大乘等经非无观行等故。

疏。二贤首所立等者。以下文依之。故今略指。然昔来更有耆阇法师。立六种教。一因缘宗教。二假名宗教。三不真宗教。谓说诸法如幻化理。四真宗教。谓说诸法真空理故。五常宗教。说真理恒沙功德常恒等故。六圆宗教。如诸师今不序者。前四名即衍公四宗义。在立宗之初。第五同第五时。第六同诸师圆教。故略不引。又真宗说真空理。常宗说真理恒沙功德常恒。既真宗真理非常宗。应同无常。又三与四。但法喻之别。故并不引。上来此方立教竟。

第二序西域中。文分为二。先正序。后顺违。前中贤首起信论疏。初义理分齐中序之。于中二。一总序源由。二双释所立。今初。然真谛笈多波颇三藏。皆是西域。而躬亲在斯分教。故属此方所收。下二大德。本是西方分教。故云西域耳。那烂陀者。此云施无厌。然案唐三藏传。似智光乃戒贤弟子。而今云同时者。或恐名同人异。或是师资。不妨立义所宗复异。又准无行禅师书亦云。西方有二宗并行。一宗无著天亲。一宗龙树提婆。龙树之宗。玄标才举。则无著牵羊。翎羽暂腾。则陈那乱辙。则同时定有二宗。又案西域记。唐三藏初遇龙树宗师。欲从学法。师令服药求得长生。方能穷究。三藏自思本欲求经。恐仙术不成辜我夙愿。遂不学此宗。乃学法相之宗。若藏和上义分齐云。法藏于文明年中。幸遇中天竺国三藏法师地婆诃罗。唐言日照。于西太原寺翻译经论。躬亲问之。故有凭矣。

疏。戒贤远承下。第二双释所立。即为二别。二中文皆有五。一师资相承。二所凭经论。三正显所立。四彰了不了。五结成所凭。今初。戒贤中初。师资相承中。弥勒位极此为上古。无著初地此为中古。护法难陀未有得圣之文。但是当时英彦。化世未久故云近踵。

疏。依深密等者。二所凭经论。等取佛地等经瑜伽。等取对法显扬等法相之论。余并可知。

疏。立三种教下。三正显所立。于中先总后别。总中以法相大乘为了。则显法性为不了。唐三藏师宗者。具如西域记及三藏传广说。

疏。谓佛初下。别显三教。即为三别一一教中各有三定。一时定。谓有初时等故。二法定。谓有空等故。三经定。谓指阿含等故。三性等义至下当辩。

疏。具说三性三无性等者。此有两重。一约三性。则初时约依他说有。二约遍计说空。三具说三性。则遍计是空。依圆是有。以为中道。二者约三性皆有。约三无性皆空。第一时中说三性皆有。第二时中总说诸法皆悉无性者。约三无性密意说耳。故唯识云。即依此三性。立彼三无性。初则相无性。次无自然性。后由远离前所执我法性故。佛密意说一切法无性。谓若显了说。则双明三性三无性方是中道。故为尽理。

疏。是故于彼下。第四明了不了。然二宗义别。下说十种。且就深密。略有四义。一约三性三无性。二约心境空有。三约一乘三乘。四约成佛不成佛。即五性一性义。此中且约三性空有。论了不了。前第三时合约三性三无性论。余二门义略不明之。下别会中。隐显而出疏。此依深密下。第五结成所凭。

疏。二智光下。疏文亦五。同前标列。初师宗中文殊对弥勒。龙树对无著。青目清辩对护法难陀。护法难陀注唯识论。青目注中论。清辩亦注中论。造掌珍论。

疏。依般若等下。二所凭经论。般若等经等取涅槃法华等经。中观等论等取门论百论智论。

疏。亦立三下。三正立可知。疏。又初渐下。第四明了不了。上约心境空有。以立三时之教。今约三性空有。以明了不了义。盖影略耳。言以彼怖畏此真空者。小乘闻空。谓无物为空。如空泽之空。则毕竟都无。恐成断灭。若必无者。何有因果生死涅槃。徒事勤苦修有何益。故经云。宁起有见如须弥。不起空见如芥子许。故生惊怖。今存假名。但除其病而不除法。故存依他之假有。以接小心之劣机。

疏。后时下。第三时教缘生即空者。缘生即依他。依他即空。不存依他空遍计也平等一味者。空有一味。非空外说有。有外说空。空有相即故无异味。见空即是见有。见有即是见空。空有二体既同。何要偏留依他但空遍计。

疏。此三次第下。五结成所凭。般若灯论本颂。即中论五百偈。题云分别明菩萨释曰。分别即智。明即是光。人译异耳。释论称为般若灯者。照了般若。般若无此不可见故。又体即般若。照物如灯。大乘妙智经。未见经本。但依贤首引耳。或云即般若经。般若是智。摩诃是大。亦可妙故。又波罗蜜亦同妙义。

疏。然此二三时下。第二辩顺违。然藏和尚起信疏。问云。此二三时可和会不。自答云。无会无不会。无会者。各各为人悉檀。悉檀者。智论云义宗也。诸佛说故。并是圣教。随缘益物。何须会之。故云无会。言无不会者。即可会也。今会此义有其二门。一约摄生宽狭。言教具阙。以明了不了。二约益物渐次。显理增微。以明了不了。初中二。一约摄生宽狭者。深密宗中。初唯为小。次唯为大。此二时中狭故非了。第三时中普为发趣一切乘者。宽故为了。二约言教具阙者。初唯说小。次唯说大。各有所阙故非了义。于第三时具说三乘。具故为了。第二门内亦有二意。初约益物渐次者。谓妙智经意。初唯益小故非了义。次虽通益大小。不能令趣寂二乘得大菩提故。非了义。第三时中普得大益。方为了义。二显理增微者。初说缘生实有。次说假有故非了义。第三时中显理至空。会缘相尽故。为了义。依此会释二宗。各有了不了义。此贤首意。谓约初门。则法相宗为了。法性宗非了。若约后门。则法性宗为了。法相宗非了。既皆二义了。二义不了。于理则齐。今观贤首之意。多明法性。何者。有二义故。一以摄生宽狭。对益物渐次。则摄生宽为了。不及益物唯大为了。以言教具阙。对显理增微。则言教具为了。不及显理相尽为了。思之可知。二者言中虽云各有二了有二不了。深密宗中二种了义。亦成不了。何者。如摄生中。以第二时唯摄大为不了。第三时具摄为了者。则得纯金。何如杂铁。纯菩萨众。何如凡小同居。法华唯为菩萨。何如昔日被三。是故应云唯摄大机为了。总摄三根为不了。又如言教具阙中。以第二时不具为不了。第三具说三乘为了者。言皆阙典。应为不了。杂以无稽。应当是了。纯卖真金。应为贫士。瓦木杂货。应为富商。法华唯说一乘。何如昔开三异。是故应云唯说一极方为了义。杂说三乘即为不了。上二本是法相宗为了。今皆成不了。后二又或法性是了。则四不了皆属前宗。四种了义皆在法性。恐法相者。是非心生故。疏不引之。乃别谓和会耳。疏文分二。先总明顺违。后各别会释。今初分三。初总非前立。谓既俱圣教。不可受一非余。二互相违。不可二文双取。故云不能。二深密经意下。会释二经。恐有问言。若并不许。其如二经。有文如何会释。故今为显二经之意。各有所为。不可偏执。偏执则互相违。三得斯意下。结成和会。若得经意二家俱得。受一非余则二家俱非故。离之则两伤。合之则双美。

疏。然欲会二宗下。第二各别会释。于中三。初标列章门。次广会初二。后通略会释。今初十对。句各一对。皆先明法性。后辩法相。如云一乘三乘对。则一乘是法性。三乘是法相。余九例知。初二次下。广明。后八义分齐中具显。

疏。且初二义下。第二广会初二也。于中二。先双标二义。后别显二相。所以双明者。以初二义互相成故。谓若立五性为了。则三乘为了之义自彰。以有声闻缘觉二定性故。则成二乘。有菩萨性成菩萨乘。不定性人通成三乘。无种性人三所不摄。则人天乘收。则五乘亦具。若以一性为了。则一乘义成。等有佛性。故名一乘无不成佛。故涅槃云。佛性者名为一乘。

疏。如法相下。第二别显二相者。先法相宗中二。先标所宗。后故深密三时教下。引文成立。总为二段。一明三乘为了。一乘为不了。后明五性为了。成前三乘。前中引其二经。初引深密。虽明有性无性意成三乘。言初皆不成者。小乘中说独佛一人有大觉性。余不说有故皆不成佛。次一向成者。是第二时中唯说一乘。一切众生皆得成佛。为一向成。尽成则太过。尽不成则不及。故皆方便并为不了。以初未堪闻大一向抑故。第二时中劝令欣佛。一向扬故。第三时中依理正说。有性皆成非不及也。无性不成非太过也。故称实为了。上明三乘是了之证。又初二卷下。证一乘是权。后引胜鬘。亦但证一乘是权耳。

疏。大般若下。第二明五性为了。成前三乘。则显一性一乘皆非了。也。于中总五段。引经而三论附出。即分为五。一引般若说有五性。虽无第五。前四既有。无性必然。前三可知。第四云虽未已入正性离生者。谓不定性人未入见道。则容不定。若入见道。则名正定聚。不容不定。如入声闻见道。终无回心作菩萨人。言离生者。见惑过患。如生食在腹。若入见道。能离彼生。故云离生。至下更释。

疏。深密第二下。引深密经。于中二。初指同前文。后又云一切趣寂下。证有趣寂。若有趣寂。则五性义成。

疏。又十轮下。第三引十论。明定有三乘。以成五性。若无五性无三乘故。

疏。故楞伽下。第四正明五性。庄严瑜伽二论例同。

疏。善戒下。第五引善戒地持。立有二性以成前无性。故彼论云。种性有二。一有种性。二无种性。彼论释云。种性者。无始法尔六处殊胜。展转相续等。而言亦云者。全同楞伽。以前不引彼经所释故。今例释。不欲繁文耳。

疏。若法性宗下。疏文亦二。先标所宗。后法华下。引证成立。长分十段。一引法华。双明一乘一性。二引涅槃。明乘性相成。三重引法华。明无趣寂。四引涅槃第九。明无无性。五引经释论。结成正义。六广引诸经。遮救定性。七引涅槃。遮救无性。八引法华。遮救趣寂。九释胜鬘。会一乘方便。十以法华。结成破立。今初分二。先正立一乘。后立一性释成一乘。今初。十方佛土中等者。即第一方便品偈。上三句正立第四句释疑。言无二亦无三者。古有多说。大乘法师云。二即第二。三即第三。以菩萨乘胜故为第一。此即生公意。而未尽其旨。生公云。二者第二乘。三者第三乘。亦应无第一。第一不乖所以大故不无之。既无二三。一亦去矣。意云。今日一乘深有玄致。所以称大。所以大者。义理深也。昔三乘中大乘既未融。余二则立为权。若约悲智。万行不乖今日之一。故云不乖所以大故不无之。言既无二三一亦去者。昔说有三。二既不立。大岂独存。以不收二乘故。又权指故。亦同羊鹿。俱不得故。如光宅四乘中说。若天台等意无二者。无有声闻缘觉之二乘。无三者。总无昔日三乘。以皆非实故。宗说不同。任情去取。若望经意。但立一实为真趣。举二三皆悉不许。不论大小。如说世间此人独立。更无与比。非要别指张王二人。下句释疑。疑云。若唯有一。昔何说三。又华严经云。或有国土说一乘。或二或三或四五。如是乃至无有量。故今释云。若以如来方便。则多少皆得。十方国土及昔说有三。是方便耳。非真实也。又次下经云。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疏。又云初以三乘等者。此引第二经。重成三皆是权。若具引者。经云。如彼长者初以三车诱引诸子。然后但与大车宝物庄严安隐第一。然彼长者无虚妄之咎。如来亦复如是。无有虚妄。初说三乘引导众生。然后但以大乘而度脱之。释曰。此文皆明先三是权。后一为实。纵饶会二归一。亦是三为方便。唯一为实耳。

疏。以性唯一下。引其二文。明唯一性证成一乘。此句总以一性成一乘。若有多性容有多乘。既唯一性并同作佛故。唯一乘耳。疏。故云诸佛两足尊下。引证。初引第一未来佛章。故彼偈云。未来世诸佛。虽说百千亿。无数诸法门。其实为一乘。诸佛两足尊。知法常无性佛种从缘起。是故说一乘。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于道场知已。导师方便说。今但引两句。显诸法无性。成一性义耳。然上三偈。诸释不同。今直解经文。初一偈明当佛开权终归一实。故云其实为一乘。次偈释说一乘所以。以唯一性故。谓若有二性容有二乘。既唯一性故说一乘耳。知法常无性者。知即能证知。法谓所证知。法即色心等一切法也。常无性者。所证理也。即是真如无性之理。觉诸法故。云何常无性。谓色心等。从本已来性相空寂。非自非他。非即非离。湛然常寂。故曰无性。而言常者。谓本来即无。非推之使无。故曰常无性耳。佛种从缘起者。然有二义。一约因种。因种即正因佛性。故涅槃云。佛性者。即是无上菩提中道种子。此种即前常无性理。故涅槃云。佛性者。即是第一义空。无性即空义也。缘即六度万行。是缘因佛性。起彼正因。令得成佛。是故说一乘者。唯以佛性起于佛性。更无余性故说一乘。称理说也。体同曰性。相似名种。故关中云。如稻自生稻不生余谷。此属性也。萌干花粒其类无差。此属种也。二果种性。关中云。佛报唯佛其理不差。即性义也。说法度人类。皆相似此种义也。果之种性。缘真理生。故云从缘。故释此偈云。佛缘理生。理既无二。是故说一乘耳。意云。证理成佛。称理说一。此中知法常无性偈。全同出现。出现品云。如来成正觉时。于其身中普见一切众生成正觉。乃至普见一切众生入涅槃。皆同一性所谓无性。乃至云知一切法皆无性故。得一切智大悲相续救度众生。谓知无性。佛性同故。准于下经。以知无性。尚得一成一切皆成。况无不说一乘而度脱之。后偈又云。是法住法位等者。重释前偈。言是法者。即前所知之法。所以常无性者。由住真如正位故。由缘无性。缘起即真。由即真故。故上云无性。言法位者。即真如正位。故智论说。法性法界法住法位。皆真如异名。世法即如故。皆常住。谓因乖常理。成三界无常。若解无常之实即无常而成常矣。则常与无常二理不偏。故涅槃经况之二鸟。今于道场证知一切世间无常即真常理。犹悬镜高堂万像斯鉴。二而不二不可言宣。以方便力假以言说。一尚假说况有二三。故知前偈即一性之文。疏中略要但引一句耳。疏。又第三下。此引药草喻品证一性义。故彼经云。众生住于种种之地。唯有如来如实见之明了无碍。如彼卉木丛林诸药草等。而不自知上中下性。如来知是一相一味之法。所谓解脱相离相灭相。究竟涅槃常寂灭相。终归于空。今但略引二句。以此证知。则明三乘之人不知差别即一。唯佛究之无三无二。言解脱者。真解脱也。故第二经偈云。为灭谛故修行于道。离诸苦缚名得解脱。是人于何而得解脱。但离虚妄名为解脱。其实未得一切解脱。释曰。一切解脱即真解脱。真解脱者即一解脱味。故无二味安有三乘。故又云。常寂灭相。即性净涅槃。是上世间相常住也。故皆一性。

疏。涅槃亦云下。第二引涅槃明乘性相成。非但唯一性。故说一乘。经明一性即一乘也。即第二十七经云。善男子。毕竟有二种。一者庄严毕竟。二者究竟毕竟。一者世间毕竟。二者出世间毕竟。庄严毕竟者。六波罗蜜。究竟毕竟者。一切众生所得一乘。一乘者。名为佛性。以是义故。我说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一切众生实有一乘。以无明覆故不能自见。释曰。以皆有佛性故唯一乘。又佛性者。即是第一义空之理。理能运载。即是乘义耳。疏。师子吼者名决定说者。亦即第二十七经。师子吼品。释曰。若不宣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则是野干鸣。设千万年在于佛法。终不能作师子吼也。疏。三十三又云下。引证佛性即是一乘。非但因同果亦同也。亦师子吼品。彼明海有八德。下具合之。此合第三一味之义。经中但加标云三者一味。释如疏文。一甘露者。正显一味。甘露以喻涅槃。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第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