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经疏部 >> 文章正文
 
-1736 36.P0001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 (90卷)〖唐 澄观述〗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62664   【字体: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第二

唐清凉山大华严寺沙门澄观述

疏。广大即入于无间尘毛包纳而无外者。第二广狭自在无碍门。上句大能入小。下句小能容大。虽有即入意取广狭。无间谓小。小之则无内。以无内故无有中间。无外谓大。大之则无外。无外即是广大之身刹。即入无内之尘毛。故名广狭无碍。若即若入。皆得广狭无碍。经云。金刚围山数无量。悉能安置一毛端。欲知至大有小相。菩萨以是初发心。至大有小相。即广狭无碍也。又云。能以小世界作大世界。大世界作小世界等。

疏。炳然齐现犹彼芥瓶者。即第三微细相容安立门。一能含多即曰相容。一多不杂故云安立。炳者明也。微细有三。一所含微细。如琉璃瓶盛多芥子。炳然齐现。不相妨碍非前非后。此即如来不思议境界经说。然有两本。一本云白芥子。一本即但云芥子。今依此本。谓一法称性。含容皆尽故。一切法随所含理。现在一中亦是缘起。实德无碍自在。致使相容。非天人所作。乃得安立。如八相中一一相内即具八相。名为微细。二约能含微细。三约难知微细。

疏。具足同时方之海滴者。第四同时具足相应门。如大海一滴。即具百川之味十种之德。故随一法摄无尽法。及下九门以此一门为其总故。同时明无先后。具足所摄无遗。言十德者。十地经云。一次第渐深。二不宿死尸。三余水入中皆失本名。四普同一味。五具无量珍宝。六深难得底。七广大无量。八大身所居。九潮不过限。十普受大雨。涅槃经云。如人入大海。浴则为己用诸河之水。称此而修。一行之内德不可尽。

疏。一多无碍等虚室之千灯者。第五一多相容不同门。由一与多互为缘起。力用交彻故。得互相涉入。是曰相容。不坏其相故云不同。如一室内千灯并照。灯随盏异。一一不同。灯随光遍。光光涉入。常别常入。经云。一中解无量。无量中解一。了彼互生起。当成无所畏。此之灯喻亦可喻于相即。直就光看。不见别相唯一光故。

疏。隐显俱成似秋空之片月者。第六秘密隐显俱成门。如八九夜月半隐半显。正显即隐。正隐即显。不同晦月隐时无显。不同望月显时无隐。以一摄多。则一显多隐。以多摄一。则多显一隐。一毛摄法界。则余毛法界皆隐。余一一毛互相摄入。隐显亦然。然其半月。非但明与暗俱。而亦明下有暗。暗下有明。如东方入正定。为一半明。西方从定起。为一半暗。而东方入处。即于东起。如明下有暗。西方起处即于西入。如暗下有明。故称秘密隐显俱成门。

疏。重重交映若帝网之垂珠者。第七因陀罗网。境界门。如天帝殿珠网覆上。一明珠内万像。俱现诸珠尽。然又互相现。影影复现。影重重无尽故。千光万色虽重重交映。而历历区分。亦如两镜互照。重重涉入。传曜相写。递出无穷。

疏。念念圆融类夕梦之经世者。第八十世隔法异成门。即离世间品。菩萨有十种说三世。谓过去说过去。过去说现在。过去说未来。现在说过去现在说平等。现在说未来。未来说过去。未来说现在。未来说无尽。三世说一念。前九为别。一念为总。故名十世。以三世相因互相摄故。一念具十。以显无尽故。一念即无量劫。无量劫即一念。普贤行品云。无量无数劫。解之即一念。知念亦无念。如是见世间。如一夕之梦经于数世。摄论云。处梦谓经年。觉乃须臾顷。故时虽无量。摄在一刹那。离世间品云。如人睡梦中。造作种种事。虽经亿千岁。一夜未终尽。故庄生梦蝴蝶假寐百年。事类广矣。

疏。法门重叠若云起长空者。第九托事显法生解门。言重叠者。意显一多不相碍故。随一一事有多法门。以随一事即是无尽法界。法界无尽故事亦无尽。回向品云。此华即从无生法忍之所生起等。意明一切因生一果。一果即具一切因故。非是托此别有所表也。

疏。万行纷披比华开锦上者。第十诸藏纯杂具德门。至相十玄中。有此名也。然有二意。故贤首改为广狭自在无碍门。一者若以契理为纯。万行为杂即是事理无碍。非事事无碍。设如菩萨大悲为纯。尽未来际唯见行悲。余行如虚空。若约杂门即万行俱修者此二门异。亦不成事事无碍。二者。如一施门。一切万法皆悉名施。所以名纯。而此施门。即具诸度之行。故名为杂。如是纯之与杂不相障碍故名具德。则事事无碍义成。而复一中具诸度。诸度存即名相入门。若诸度泯。复似相即门。故不存之。改为广狭。今以至相但约行为小异。此段略无主伴故。复出之以成十义耳。言比华开锦上者。意取五彩之线。华色虽异一一之线。皆悉通过。通喻于纯。异喻于杂。故常通常异。名为无碍。不同绣画但异。不通上之十玄略陈大格。广如向下义分齐中。

疏。若夫高不可仰。则积行菩萨曝鳃鳞于龙门下。第七成益顿超。文有十义。初有二义。总显高深。明权小莫测。后八正明成益顿圆。又前二高深。反显成益。明权小不测。由昔无因反劝众生令信仰故。后八顺显成益。谓能顿能圆令必受故。今初即第一明高远。若泰华倚天岷峨拂汉。难仰其顶故。论语云。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积行菩萨者。出现品云。设有菩萨。于无量百千亿那由他劫。修行六波罗蜜。修习种种菩提分法。若未闻此如来不思议大威德法门。或时闻已不信不解不顺不入。不得名为真实菩萨。以不能生如来家故。若得闻此如来无量不思议无障无碍智慧法门。闻已信解随顺悟入。当知此人生如来家等。如鱼登龙门。若得登者即化为龙。如入华严之机也。若登不过者。曝鳃鳞于龙门之下。如假名菩萨。即权教次第修者。

疏。深不可窥则上德声闻杜视听于嘉会者。第二彰深妙也即法界品。初舍利弗等五百声闻。彼叹德云。悉觉真谛皆证实际。深入法性永出有海。依佛功德离结使缚。住无碍处。其心寂静犹如虚空。于诸佛所永断疑惑。于佛智海深信趣入。释曰即上德也。在逝多林如来嘉会而不见闻。名杜视听。杜犹塞也。在目曰视。在耳曰听。虽在会下如聋如盲。故云杜视听也。故经云。尔时上首诸大声闻舍利弗。大目犍连。摩诃迦叶。离波多。须菩提。阿[少/兔]楼驮。难陀。劫宾那。迦旃延。富楼那等。诸大声闻在逝多林。皆悉不见如来神力。如来严好。如来境界。如来游戏。如来神变。如来尊胜。如来妙行。如来威德。如来住持。如来净刹。亦复不见不可思议菩萨境界。菩萨大会。菩萨普入。菩萨普至。菩萨普诣。菩萨神变。菩萨游戏。菩萨眷属。菩萨方所。菩萨庄严师子之座。菩萨宫殿。菩萨住处。菩萨所入三昧自在。菩萨观察。菩萨频申。菩萨勇猛。菩萨供养。菩萨受记。菩萨成熟。菩萨勇健。菩萨法身清净。菩萨智身圆满。菩萨愿身示现。菩萨色身成就。菩萨诸相具足清净。菩萨常光众色庄严。菩萨放大光明宝网。菩萨起变化云。菩萨身遍十方。菩萨诸行圆满。如是等事悉皆不见。何以故善根不同故。本不修习见佛自在诸善根故。本不赞说十方世界一切佛刹清净功德故。本不称叹诸佛世尊种种神变故。本不于生死流转之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本不令他住菩提心故。本不能令如来种性不断绝故等。上来先列人。即是上德声闻。次明不见等。即杜视听也。何以故下。释不见因劣者。不见犹未为深。上德不知方为玄妙。

疏。见闻为种八难超十地之阶下。文有八段。正显成益圆遍之相。此第一段明见闻益。亦名为种益。即随好品。地狱天子三重顿圆及初地云。虽住海水劫火中。堪受此法必得闻。其有生疑不信者。永不得闻如是义。不信不闻翻显信。闻则成利益。海水是龙。畜生趣摄。劫火是天。火灾及初禅生在二禅光音等天。长寿天难。于此得闻。兼上地狱天子。已有三难。佛会神鬼亦闻三涂足矣。火灾之时兼佛前佛后。人天道异已兼办聪。亦不拣北州聋者目视。盲者耳闻故。八难具矣。皆容闻经为种之义。超十地之阶。正在地狱天子。举重摄轻。阿鼻地狱尚得顿圆。忝在人伦岂不留听。故随好光明功德品。佛告宝手菩萨言。佛子。菩萨足下有千辐轮相。名光明普照王。此有随好。名圆满王。常放四十种光明。中有一光。名清净功德。能照亿那由他佛刹微尘数世界。随诸众生种种业行欲乐皆令成熟。阿鼻地狱极苦众生遇斯光者。皆悉命终生兜率天。既生天已天鼓发声。广为说法。乃至云。尔时诸天子闻说普贤广大回向得十地故。获诸力庄严三昧故。以众生数等清净三业。悔除一切诸重障故。即见百千亿那由他佛刹微尘数七宝莲华。一一华上。皆有菩萨。结跏趺坐。放大光明等。乃至以华散菩萨上。又云。其诸香云普雨无量佛刹微尘数世界。若有众生身蒙香者。其身安乐乃至云灭八万四千诸烦恼。结云。如是知已成就香幢云自在光明清净善根。释曰。此即一重得十地。次云。若有众生见其盖者。种清净金辋转轮王一恒河沙善根。释曰。此即第二重得十地也。后文云。是菩萨摩诃萨住清净金辋转轮王位。放摩尼髻清净光明。若有众生遇斯光者。皆得菩萨第十地位。成就无量智慧光明。得十种清净眼乃至十种清净意。具足无量甚深三昧。释曰。此即第三重得十地也。

疏。解行在躬一生圆旷劫之果者。第二解行益。七十八经。慈氏赞善财云。余诸菩萨于无量百千万亿那由他劫。乃能满足菩萨愿行。乃能亲近诸佛菩萨。此长者子。于一生内则能净佛刹。则能化众生。则能以智慧深入法界。则能成就诸波罗蜜。则能增广一切诸行。则能圆满一切大愿。则能超出一切魔业。则能承事一切善友。则能清净诸菩萨道。则能具足普贤诸行。及大威光太子。亦是一生圆多劫之果。上二皆明证速。又此经宗。明三生圆满。一见闻生。二解行生。即上二句。三证入生。即下二句。

疏。师子奋迅众海顿证于林中者。第三顿证益也。第六十经初云。尔时世尊知诸菩萨心之所念。大悲为身。大悲为门。大悲为首。以大悲法而为方便。充遍虚空。入师子频申三昧。旧经云奋迅。奋迅之义。就师子说。其义便故。至第六十一经。初普贤开发后。如来眉间放光照故。时逝多林菩萨大众。悉见一切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佛刹。一一微尘中各有一切佛刹微尘数诸佛国土。种种名。种种色。种种清净。种种住处。种种形相。如是一切诸国土中。皆有大菩萨。坐于道场师子座上成等正觉。菩萨大众前后围绕。诸世间主而为供养等。乃至云。是故皆得入于如来不可思议甚深三昧。尽法界虚空界大神通力。或入法身。或入色身。或入往昔所成就行。或入圆满诸波罗蜜。或入庄严清净行轮。或入菩萨诸地。或入成正觉力。或入佛所住三昧无差别大神变。或入如来力无畏智。或入佛无碍辩才海。即顿证林中。广说以十能入入此所入。

疏。象王回旋六千道成于言下。即第四超权益。即六十一经。末会之初。六千比丘会。身子令六千比丘观文殊十德。六千请往欲见文殊。身子令见。尔时文殊师利童子。无量自在菩萨围绕。并其大众。如象王回观诸比丘。故云象王回旋。言六千道成于言下者。比丘兴愿。文殊令发十种无疲厌心。时诸比丘闻此法已。则得三昧。名无碍眼见一切佛境界。得此三昧故。悉见十方无量无边一切世界诸佛如来及其所有道场众会。皆悉见彼十方世界一切诸趣所有众生。亦悉见彼十方世界种种差别。亦悉见彼一切世界所有微尘。亦悉见彼诸世界中一切众生。所住宫殿以种种宝而为庄严。及亦闻彼诸佛如来种种言音演说诸法。文词训释悉皆解了。亦能观察彼世界中一切众生诸根心欲。亦能忆念彼世界中一切众生前后十生。亦能忆念彼世界中过去未来各十劫事。亦悉见彼诸佛如来十本生事。十成正觉。十转法轮。十种神通。十种说法。十种教诫。十种辩才。又即成就十千菩提心。十千三昧。十千波罗蜜。悉皆清净。得大智慧圆满光明。得菩萨十种神通柔软微妙。住菩提心坚固不动。尔时文殊师利菩萨。劝诸比丘住普贤行。住普贤行已入大愿海。入大愿海。已成就大愿海。以成就大愿海。故心清净。心清净故身清净。身清净故身轻利。身轻利故得大神通无有退转。得此神通故不离文殊足下。普于十方一切佛所悉现其身。具足成就一切佛法。释曰。此即道成也。一三昧中有十通用。皆圆益也。

疏。启明东庙智满不异于初心者。第五成智益。启明东庙者。即第六十二经云。尔时文殊师利菩萨劝诸比丘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已。渐次南行经历人间至福城东。住庄严幢娑罗林中。往昔诸佛教化众生大塔庙处。释曰。此即东庙。时福城人闻文殊师利童子在庄严幢娑罗林中大塔庙处。无量大众从其城出来诣其所。下别列中。有五百优婆塞。五百优婆夷。五百童男。五百童女。善财是一。下文殊师利独观善财。既观察已安慰开喻。而为演说一切佛法。乃至云说此法已。殷勤劝喻增长势力。令其欢喜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又令忆念过去善根。作是事已。复于其处为诸众生随宜说法。然后而去。尔时善财童子。从文殊师利所闻佛如是种种功德。一心勤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随文殊师利而说偈言等。即启明东庙也。言智满不异于初心者。即第八十经初。智照无二相。经云。是时文殊师利。遥申右手。过一百一十由旬。按善财顶。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善男子。若离信根心劣忧悔。功行不具退失精勤。于一善根心生住著。于少功德便已为足。不能善巧发起行愿。不为善知识之所摄护。不为如来之所忆念。不能了知如是法性。如是理趣。如是法门。如是所行。如是境界。若周遍知。若种种知。若尽源底。若解了。若趣入。若解说。若分别。若证知。若获得。皆悉不能。释曰。了知法性下。即是智满。若离信心则不能得。反显前义由信心故。则得不离初发之心。则信智无二。若约不动智为初。即前后二智无二也。

疏。寄位南求因圆不逾于毛孔者。第六成位益。谓其善财初见文殊。寄十信位。德云至瞿波寄三贤十圣位。摩耶已下并寄等觉。后见普贤便得因圆不逾毛孔。文云。时善财童子。又见自身在普贤身内。十方一切诸世界中教化众生。又云。是善财童子。从初发心乃至得见普贤菩萨。于其中间所入一切诸佛刹海。今于普贤一毛孔中一念所入诸佛刹海。过前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倍。如一毛孔一切毛孔悉亦如是。又云。善财童子。于普贤菩萨毛孔刹中。或于一刹经于一劫。如是而行。乃至或经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劫。如是而行。亦不于此刹殁于彼刹现。念念周遍无边刹海。教化众生令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当是之时善财童子。则次第得普贤菩萨诸行愿海。与普贤等。与诸佛等。一身充满一切世界刹等。行等。正觉等。神通等。法轮等。言辞等。音声等。力无畏等。佛所住等。大慈悲等。不可思议解脱自在悉皆同等。释曰。此即毛孔中因圆也。

疏。剖微尘之经卷则念念果成者。第七显因成果益。即出现品大经潜尘喻。经偈云。如有大经卷。量等三千界。在于一尘内。一切尘亦然。有一聪慧人。净眼悉明见。破尘出经卷。普饶益众生。佛智亦如是。遍在众生心。妄想之所缠。不觉亦不知。诸佛大慈悲。令其除妄想。如是乃出现。饶益诸菩萨。又经云。应知自心念念常有佛成正觉。何以故。诸佛如来不离此心成正觉故。念念相应则念念成矣。

疏。尽众生之愿门则尘尘行满者。第八成就行愿益。谓菩萨发心化尽生界。生界若尽大愿方终。生界无穷大愿无尽。故十地品云。若众生界尽我愿乃尽。而众生界不可尽故。我此大愿善根无有穷尽。今众生界虽无有尽。而等有经卷故。普贤开之。要令尽无尽之众生为大愿矣。言尘尘行满者。菩萨大悲不可尽故心量难思。为一众生于一尘中经无量劫。修行万行心不疲倦。尘尘皆尔。生生尽然。方显愿行无穷尽也。文殊菩萨赞善财云。汝遍一切刹微尘等诸劫。修行普贤行成就菩提道。

疏。第八真可谓常恒之妙说下。结叹宏远。于中分二。先当相显胜。后对他显胜。今初四句。初句。佛说明常恒之说。前后际而无涯故。二通方之洪规者。明其普遍。无有一国不说此法故。明是通方不同随宜之教有说不说。三称性之极谈者。显其深也。一一称理故。一文一句不可尽故。普贤大士语善财云。我法海中未有一文一句非是舍施无量转轮王位而求得者。四一乘之要轨者。明其要妙。谓于一乘之中是别教一乘。不共之旨。圆因之门。成佛之妙故。

疏。寻斯玄旨却览余经下。二对他显胜。先法后喻。初法可知。后喻之中文有二喻。初其犹之日丽天夺众景之曜者。即智明映夺喻。初升谓日。谓之杲日。丽者著也。此经犹如杲日。杲日既升。众景夺曜。景犹明也。即大明流空。繁星夺曜。斯经大阐。众典无辉。后须弥横海落群峰之高者。即高胜难齐喻。须弥即是此经。群峰即是余经。设七金铁围。方余高广比妙高之出海。并落其高。以俯望群峰如培塿故。

疏。第九是以菩萨搜秘于龙宫下。感庆逢遇。于中二。一明弘阐源由。二正明感遇。今初。谓龙树菩萨五百年外。方入龙宫搜求得斯玄奥之典。事如别传及纂灵记。言大贤阐扬于东夏者。正取觉贤兼余大德。谓智严。法业。日照。实叉等。阐扬斯典。言于东夏者。谓葱岭之东。地方数千里。谓之神州大夏。而上云是以者。由上深妙故。搜以阐之。故龙树入于龙宫广见。无数偏诵此经者。以玄妙故。故智论詺。为大不思议经。而诸大德皆见此经。一文一句竭海墨而莫书。一偈一光破地狱之剧苦。是以诸师尽命弘传耳。

疏。顾唯正法之代尚匿清辉幸哉像季之时偶斯玄化等者。二正明感遇。于中亦二。先对昔自庆。后对今自庆。今即初也。谓五百年前即当正法。斯经清辉。隐匿龙宫之内。时人不闻。何幸像法垂末之年。遇斯玄微之化。生居像末应合悲伤。反顾前不闻经。未惭正法之代。故自庆也。此依不灭正法一千年故。今为像末。以今去大师涅槃一千八百六十年故。又按。大集月藏分。第一五百年解脱牢固。第二五百年禅定牢固。第三五百年多闻牢固。第四五百年塔寺牢固。第五五百年斗诤牢固。今居塔寺之末。将邻斗诤之时。翻闻难思之经。碎身莫酬其庆。

疏。况逢圣主得在灵山竭思幽宗岂无庆跃者。第二对今自庆。此庆有三。一庆时。二庆处。三庆所修。初即况逢圣主。谓明时难遇。今值圣明天子。敷陈五教高阐一乘。列刹相望钟梵交响。故得闲居学肆探赜玄门。斯一幸也。二得在灵山者。庆处也。清凉灵山三千之最。文殊大圣诸佛祖师。金色虽在东方。住处即为金色。大圣虽周法界。摄机长在此山。感应普周。若百川影落。清凉长在。犹素月澄空。万圣幽赞于五峰。百只传庆于千古。况大孚灵鹫标乎圣寺之名。一介微僧得在居人之数。此之庆幸爰愧多生。斯再幸也。三竭思幽宗者。庆所修也。大方广佛华严经。即毗卢遮那之渊府。普贤菩萨之心髓。一切诸佛之所证。一切菩萨之所持。包性相之无遗。圆理智而特出。不入余人之手。何幸捧而持之。积行菩萨犹迷。何幸探乎幽邃。亡躯得其死。所竭思有其所归。幸之三也。岂无庆跃结上三也。其犹溺巨海而遇芳舟。坠长空而乘灵鹤。庆跃之至手舞何阶。是故感之庆之。唯圣贤之知我也。

疏。第十题称大方广佛华严经者。即无尽修多罗之总名。下略释名题。以下第九门中广释。故此云略。于中有三。先双标经品二目。二双释二目。后双结上二。今初。先标经目。谓若从略至广。展演无穷。难思教海不离七字。故云无尽修多罗之总名。标经题也。后世主妙严品第一者。即众篇义类之别目者。标品目也。众篇即三十九品。品者。义类不同。今当其一故云别目。

疏。大以旷兼下。二双释二目。先释总题。后释品目。今初。下有十门。释其七字。字各十义。今但略举。当字释之。然此七字略有六对一经字是教。上六字是义。即教义一对。二严字是总。上五是别。即总别一对。三华为能严。上四皆所严。即能所一对。四佛是所严所成之人。上三皆所严之法。即人法一对。五广者是用。上二皆体。即体用一对。六方者是相。大者是性。即性相一对。故此七字即七大性。大者体大。方者相大。广者用大。佛者果大。华者因大。严者智大。经者教大。则七字皆大。七字皆相等。今各以二义释之。大以旷兼无际者。旷兼明其包含。约广遍释大故。涅槃云。所言大者。其性广博犹如虚空。故下经云法性遍在一切处。一切众生及国土。三世悉在无有余。亦无形相而可得也。二无际者。约其竖论则常故名大。涅槃云。所言大者。名之为常。故下经云法性无作无变易。犹如虚空本清净。诸佛境界亦如是。体性非性离有无。然渊府不可以拟其深妙故。寄大以目之。实则言思斯绝。故下经云。法性不在于言论。无说离说恒寂灭。诸佛境界不可量。为悟众生今略说。

疏。方以正法自持亦二义者。一方者正也。二方者法也。并持自性。通上二义。谓恒沙性德即是相大。并无偏伪。故称为正。皆可轨持。目之为法。故下经云。凡夫无觉解。佛令住正法。诸法无所住。悟此见自身。

疏。广则称体而周者。此即用大。用如体故无不周遍。然亦二义。由体有二义故。一者能包。二者能遍。犹如虚空包含万象遍至一切处今用称体之包。则一尘受世界之无边。二称体之遍。则刹那弥法界而无尽。上之三字。即体相用无有障碍。为所证之法界也。

疏。佛谓觉斯玄妙者。亦有二义。一者能觉。佛陀梵言。此云觉者故。二者所觉。即上大方广。斯为玄妙之境故。云觉斯玄妙。斯即此也。即此上大方广耳。若别说者。觉上用者。觉世谛也。觉上体者。觉真谛也。觉上相者。觉中道也。三谛相融三觉无碍。为妙觉也。

疏。华喻功德万行者。此亦二义。一感果华。喻万行。因成佛果故。或与果俱。或不与俱。俱如莲华表因果交彻故。不俱如姚李。不坏先因后果故。二严身华喻诸位功德。必与位位果俱故。故下经云。若见华开。当愿众生神通等法如华开敷。若见树华。当愿众生众相如华具三十二。

疏。严谓饰法成人者。严亦二义。一以万行饰其本体。即严上大方广。如莹明镜。镜虽本净非莹不明。二以万行功德。成佛果之人。若琢玉成器。又饰本体。似铸金成像。以行成人。如巧匠成像。

疏。经乃注无竭之涌泉下。唯经举四义。然亦唯二。谓贯与摄。涌泉即是所摄义味。常乃通于上三。一注无竭之涌泉者。此言犹通诸教。二贯玄凝之妙义。以总就别。别贯华严玄妙义故。凝谓凝湛。严整之貌也。三摄无边之海会者。即是摄义。无边海会局此经众。拣余众故。四作终古之常规者。即是常义。余处释云。常乃道轨百王。今亦以通就别。别属此经。法眼常全无缺减故。常恒之说非随宜故。终古无忒可得称常。释题竟。

疏。佛及诸王并称世主下。释品名。此释世主。世谓世间。即三世间。一谓众生世间。二器世间。三智正觉世间。主谓君主。即佛及诸王。地神水神林神山神。即器世间主。天王龙王夜叉王等。即众生世间主。如来即智正觉世间主。亦总化上二。遍统前三。故云并称世主。

疏。法门依正俱曰妙严者。此严亦说三种世间法门为能严。唯局于主。依正所严通三世间。众生及佛俱通正故。谓诸世间主。各得法门自严己众。即众生世间严并用。严佛亦智正觉严。佛成正觉是自法门。是故能令其身充满一切世间。其音普顺十方国土菩萨众中。威光赫奕等。即智正觉世间严。其地坚固金刚所成。上妙宝轮及众妙华。清净摩尼以为严饰等。即器世间严。器世间严通二法门。一佛力令严。是佛自严。二能感者观见。即是众海法门严。是故总云法门依正俱曰妙严。三世间严并胜余教。故标妙严以为品目。后斯经下。双结二目。上文明不释。已上用当同诸经之序分。余如下说。

自下第二。归敬三宝。请威加护。有十六句。大分为三。初有八句。正归敬三宝。次有六句。请威加护。后有二句。回施众生。初中分二。初句总明。余皆别显。今初。归命二字。显能归相。三业普周。归向依托无尽三宝。但云命者。以人所宝重莫过身命。今将仰投。十方已下所归分齐。十方横遍。三际竖穷。极通横竖。就别显中三宝即为三别。初三句归佛。次二句归法。后二句归僧。初中又二。前之二句总归诸佛。后之一句别归本师。初中尘刹有其二义。一所依处。谓一一尘中诸刹土故。佛所严刹等尘数故。又尘约微细。刹通粗细。二即尘数如来。圆谓圆寂。明谓智明。即菩提涅槃。亦无德不圆。无法不照故。上二字自利。调御师者。通利自他。十号之一。巧摄有情号。法界亦二义。一成上依处。上云尘刹。似当约事。今云法界义兼事理。佛身充满于法界故。又充满法界无穷尽故。二者该后称。法界之功德大悲云故。功德者。亦圆明中别义。即十力无畏十八不共。百四十种无尽之德。大悲普覆。无心含润。故喻于云。毗卢一句别归本师。乘恩重故。四字标名。三字赞德。上云功德。总该无尽。今云大智。别语最胜。顺于光明遍照义故。大智深广故喻于海。又诸佛举悲。本师语智。影略以明。悲智深广故。悲亦称海。大悲深广故。智亦如云。含润法雨故。又前云功德。此云大智。成二严故。无尽功德不出二故。所住下二句归法。言所住者。蹑前起后。所以蹑者。显同体故。但归别相不会理故。然三宝有三相。一同相。二别相。三住持相。今通依之。初同相者。此有三义。一约以事就义门。则别相之上。各有三宝。一佛体之上。有觉照义。名为佛宝。轨则义边。名为法宝。违诤过尽。是名僧宝。即以无漏法界功德为体。二法上有三者。法有觉性即是佛宝。轨持即是法宝。法体无违即是僧宝。三僧上三者。观智为觉为佛宝。轨则为法宝。在众无违。无违众生故名为僧。今举佛所住以明法者。即约佛上论同体也。理是佛所住。教从佛所流。两重相依。二约会事从理门。三宝皆依真故。今举佛法皆归真性。略不言僧。三约以理融现门。心性本觉。即是佛宝。恒沙性德。皆可轨持。即是法宝。此恒沙性德。性相不二。和合名僧宝。由此一门故。令如来住真法性。若无此者何所住也。三门虽异并称同体。故净名云。佛即是法。法即是众。是名三宝。皆无为相与虚空等。是故若就觉义并称佛宝。轨则而言无非法宝。冥符和合莫不皆僧。义说有三。不可为一。然无别体。岂为异耶。故云同相。二别相者。即如前科。佛则横该一切竖彻十身。法则通四。略举理教。上句是理。下句是教。僧虽该摄偏语大乘。是故但举文殊普贤。三住持三宝者。十身之中有力持身即住持佛。其修多罗即住持法。住持之僧含菩萨中。然三三宝。通于诸乘有其胜劣。以义料拣。归胜非劣。一理统之。三三无异。故并皆归敬。显敬无遗。三一一。下二句归僧。初句明处。一一微尘中。有一切诸佛。菩萨众围绕故。况一一佛所难思。普贤住普贤位。莫不皆尔。下句举人。偏举二者。以是海会之上首故。表理智故。诸言不一则无所不该。第二我今下。请威加护。六句分三。初二句请归之意。意欲释经故。然通显归意。乃有众多总相而言者。三宝吉祥。一切众生最胜良缘。有归依者。能办大事。生诸善根。离生死苦。得涅槃乐故。又一切经。初有六成就。令物信故。佛灭度后。凡诸弟子所有著述。皆归三宝示学有宗。不自专己。离过失故。请威加护令契合故。上句自谦智劣。等彼一毛。下句赞法广深。同真法界。一毛度空。乍可知量。凡智测法何能穷尽也。次愿承下。二句愿加护相。上句明加。下句明益。今初。未能深入三昧。外感佛加。但请同体之慈。希沾胜益。下句益中句句冥符。愿始末无违。而言冥者。亦谦辞也。末得显加。且希冥契。使凡心凡笔暗合圣心。三俾令下。二句著述所为。使令法眼圆满化尽含生故。贤首品云。彼诸大士威神力。法眼常全。无缺减也。第九回向不愿成佛。唯愿等于普贤者。良以普贤该因彻果。佛前佛后皆悉有故。普贤即是诸佛根本故。法界体故。故金刚顶经。十方诸佛礼普贤者。亦斯义矣。然著述所为。但愿大法弘通众生利乐。即悲智大意。曲论别为。乃有多缘。以斯经乃诸佛所证。根本法轮。诸教标准。此方西域无不仰遵。而圣后所翻文词富博。贤首将解。大愿不终。方至第十九经。奄然归寂。苑公言续于前疏。亦刊削之。笔格文词不继先古。致令后学轻夫大经。使遮那心源道流莫挹。普贤行海后进望涯。将欲弘扬。遂发慨然之叹。若有过不说。是非浑和。岂唯掩传者之明。实乃拥学人之路。若指其瑕类出彼乖差。岂唯益是非之情。实乃黩心智之境。余故抚心五顶。仰托三尊。不获已而为之也。以斯别意略有十焉。一圣旨深远。各申见解故。二显乎心观。不俟参禅故。三扶昔大义。不欲掩人故。四剪截浮词。直论至理故。五善自他宗。不妄破斥故。六辨析今古。新旧义殊故。七明示法相。显经包含故。八广演玄言。令悟心要故。九泯绝是非。不妄破斥故。十均融始末。首尾可观故。初一为总意。后九为别意。指昔瑕疵。疏中欲掩是非。传者须知得失。诸徒诚请。难以违之。长时弘宣。不繁数述。恐迷宗滞迹。竞作是非耳。

第一圣旨深远各申见解者。此为总意。谓佛法冲深。随人智慧有深浅故。斯亦为遮外难。恐有难言。世路以多岐亡羊。学者以多途丧志。纯源莫二。枝派转多。旧疏新章。益汩真性。何以屋上枷屋。床上安床。昔已有之何要改作。故下十意皆通此疑。今之初意正答斯难。特由圣旨深远随见不同。各呈其能以光法施。昔可尚也。安更有词。故五百比丘各说身因。佛许无非正说。三十二菩萨共谈不二。异见同归。故下经云。无边海会。各入解脱之门。境界万差。同趣如来智海。故海慧菩萨云。如来境界无有边。各随解脱能观见。是以西域东。夏释论解经。经有多家论文。论有诸师解释。如析金杖。金体不殊总收百川。溟渤弥大。故或登地菩萨。或加行贤人。或当代时英。或如来悬记。皆思拔群伍。智出众情。而所见不同。并传于世。各申其美。共赞大猷。依之修行无不获益。今亦仰攀胜德。以尽专精。握管窥天。滴流足海。复何怪焉。

第二显示心观不俟参禅者。以经虽通诠三学。正诠于定。皆是如来定心所演。故经云。汝所说者。文语非义。我所说者。义语非文。况华严性海不离觉场。说佛所证海印三昧亲所发挥。诸大菩萨定心所受。昔人不详至理。不参善友。但尚寻文。不贵宗通。唯攻言说。不能以圣教为明镜。照见自心。不能以自心为智灯。照经幽旨。玄言理说。并谓雷同。虚己求宗。詺为臆断。不知万行令了自心。一生驱驱。但数他宝。或年事衰迈。方欲废教求禅。岂唯抑乎佛心。实乃翻误后学。今皆反此。故制兹疏。使造解成观即事即行。口谈其言。心诣其理。用以心传心之旨。开示诸佛所证之门。会南北二宗之禅门。撮台衡三观之玄趣。使教合亡言之旨。心同诸佛之心。无违教理之规。暗蹈忘心之域。不假更看他面。谓别有忘机之门。使彰乎大理之言。疏文悬解。更无所隐。难可具陈。

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第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