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经疏部 >> 文章正文
 
-1796 39.P0579 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 (20卷)〖唐 一行记〗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3048   【字体:

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卷第九

沙门一行阿阇梨记

入漫荼罗具缘品第二之余


  又如彼龙王  恭敬礼时庆

  河滨众飞鸟  环绕而行列

  逮希有寂义  将摧诸有者

  汝今得同彼  作寂之嘉庆

此时菩萨。已到苦行源底知无义利。受牧牛女人乳糜已。于河中澡浴相好圆满。尔时去佛道渐近。有无量青雀之瑞。如本行经中广明。此鸟正名搡沙。形似青雀而小者。方俗间所谓仙人鸟也。菩萨澡浴已。思惟诸法本寂心。明见大菩提路生奇特心。自知必能以大势力摧坏诸有。是时复有无量无边吉庆之事兴于世间。汝今亦于秘密藏中。弃舍九十五外道中。种种疲劳形神无有义利之苦行。啖阿字一味乳糜。增益常命色力。以净法水灌浴其身。明识心王大道将诣毗卢遮那坐道场处。故云得同彼庆也。


  犹如婆伽婆  树王下时庆

  以慈心力故  破无量魔军

  种种随类形  遍天人世间

  汝今得同彼  作寂之嘉庆

世尊坐道场树下。降伏天魔成正觉时。一切世间出世间。有种种庆嘉之事。如天树王上春之月具足开敷。本行菩萨道时所有希愿已得如意。即便普现色身。遍于世界开化众生。又此中言魔军者。梵本正音博吃刍。是羽翼党援之义。今依古译会意言耳。汝今发菩提心。当知已得安坐佛觉沙啰树王根本之下。以如来加持神力遍伏魔军。若从此坚固不动。逮见心明道时。即是初发心中便成正觉。以除盖障三昧普现漫荼罗身。故云得同彼庆也。


  如善逝导师  住于波罗奈

  初转最无上  法轮嘉庆时

  奇特未曾有  世间时分尽

  汝今得同彼  作寂之嘉庆

世尊以十义故转正法轮。如花严等广说。梵云钵啰嚩娜睹嚩啰。是上妙义殊胜义。即是世间第一更无过上。故云最无上。复次世尊诸有所说。皆为大事因缘。故云最无上。一切世间初来未曾闻。亦不能转。故曰奇特未曾有。梵本正云奇希。今会意言耳。自度诸有。亦令无量众生住最后边身。乃至意生粗重之有亦令永尽。汝今亦尔。若于此生逮得除盖障三昧语言陀罗尼。起自在神通时。亦能如毗卢遮那而转法轮。故云得同彼庆也。


  如彼为利益  第一吉义庆

  福利所饶益  称赞诸圣众

  遍说具德尊  牟尼释师子

  汝今得同彼  作寂之嘉庆

梵本云系多翻云利益。次云吃[口*履]耶。此翻为利。迦啰儜翻为饶益。本名各异。传度者无以别之。譬如初哉首基肇祖元胎。虽复同归于始。然有小殊也。初句为利益。亦是令利益之义。结成叹佛偈。次句云第一吉义。结成叹法偈。次二句明供养修行所成胜果。总结叹僧偈。次二句结成总结释迦牟尼本行中七偈。以要言之。如是等一切功德。汝今已具得之也。世尊般涅槃时与成正觉时。无二无别。若就世谛。则云三界虚空众生福尽。是故晦而不言。然此中结会三宝及如来本行。即是大涅槃义也。此十一偈中具无量义。当广诸修多罗分别说之。恐妨说漫荼罗义故。今略明训诂而已。

金筹偈(梵本)

阿壤(引)曩(无智也)钵吒嚂(膜也)嚩瑳(佛子也)阿跛你啴(都根反决除也)尔乃(平声仁者也)萨哆(二合)嚩(为汝也)舍逻枳(去声善用筹也)昧(无害反)你也(二合)啰折窣都(医王也)曳(入)他路羯写(如世间也)昧(无害反)补啰(引声犹如也)。

佛子。佛为汝决除无智膜。犹如世医王善用于金筹。西方治眼法。以金为箸。两头圆滑中细。犹如杵形可长四五寸许。用时以两头涂药。各用一头内一眼中涂之。涅槃金箄亦此类也。一切众生心目。本有佛知见性。但以无智膜翳故。诸法实相不得明了现前。若令拙医救之。非徒无效而已。或更增其翳膜。或伤损目瞳。如来方便具足善用金筹者。则不如是。如郢匠运斧尽力除垢。然于不可伤处则不令伤。若豪发之间盈缩失度。则为断空所翳。不成无碍知见也。又此病眼目中见色之性。世间若有医王若无医王。法尔成就。但遇可治际会。则便开明。非筹药之功今始创造也。法莲有盲人譬喻。此中当广说之。一切诸佛种种异方便门。究其旨归悉皆意在于此耳。

明镜偈(梵本)

钵啰(二合)[口*底]嚩(微[摛-禸+儿]反像也)么莽耶(形也)达摩(法也)阿车(引澄也)输(上)驮(清净也)阿囊尾罗(不浊也)阿檗啰(二合)系耶(二合)曩(无执也)毗逻必夜(二合)室者(二合离言说也)系都(因也)羯么(业也)三母嗢婆(二合)嚩(引发起也一偈)翳文(如是也)壤怛嚩(引二合知也)伊[目*尹]瞒(引此也)达么(法也)[嗨-每+(臼/工)]娑嚩(二合)婆(去)嚩(引无自性也)曩囊微嚂(不浊也)矩噜(为也)萨怛嚩(引有情也)喇他(利也)莽赌嚂(无比也)勃驮喃(诸佛也)若多(生也)悉怛嚩(三合汝也)冒啰娑(心也)


  诸法无形像  清澄无垢浊

  无执离言说  但从因业起

  如是知此法  自性无染污

  为世无比利  汝从佛心生

梵本初句但云形像。然与无相法文势相连。意明法无形像也。性本净。犹如明镜澄然清净。无有秽浊而能普现众像。当知此像不从镜中生。不从外质生。不共生。亦非无因缘有。种种戏论皆不相应。亦复不可执取。但属众因缘耳。缘合不生缘离不灭。即言无常无断无去无来。当知即像是镜即镜是像。若能如是解时。即见诸法实相。知心自性本无染污也。以之如镜之心鉴如心之镜。故说心自见心心自知心。智之与镜无二无别。所以决去眼膜。正为观如此法界故自明之。若与此相应时。即于普门漫荼罗。得除盖障三昧。能为一切众生作无比利。或云无对或云无称。谓不可称量也。以能自生心佛家故。是名佛心之子。从心佛生故。曰汝从佛心生。

法轮法螺偈(梵本)

阿捺也(二合今日也)钵啰(二合)勃哩(二合)[口*底](已后也)路羯写(世间也)斫羯兰(二合轮反)沫(无割反)唎多(二合)也(轮转也)哆(引)演难(引救世者也)阿(引)布[口*束*頁]延(吹也)三漫多讷嚩(无害反二合普遍也)达么(法也)商佉(螺也)莽(无也)努哆嚂(上也一偈)曩(无也)谛怛啰(二合)建吃洒(二合彼虑也)尾末[口*底]喇嚩(二合异慧也)[嗨-每+(臼/工)]喇尾(二合)商计曩(无疑也)制哆娑(引心也)钵啰(二合)迦(引)奢也(开示也)娑嚩(二合)路计悉泯(二合世人也)瞒怛啰(二合真言也)遮唎邪(二合行也)曩演(道也)钵嚂(胜也二偈)医梵(如是也)吃[口*栗](二合)哆茸(作愿也)勃驮喃(诸佛也)邬跛迦(引)[口*履](恩德也)[口*底]拟(疑异反)也细喝(唱也差说也)谛遮(彼也)嚩驲啰(二合)驮喇(执金刚也)萨喇鞞(二合一切也)[口*落]吃铲(二合)[口*底](护也)怛嚩(汝也)萨婆奢(皆常当也三偈)


  汝自于今日  转于救世轮

  其声普周遍  吹无上法螺

  勿生于异慧  以无疑虑心

  开示于世间  胜道真言行

  常作如是愿  宣唱佛恩德

  一切持金刚  皆当护念汝

犹如字轮旋转相成共为一体。如字轮者印轮身亦然。是故解圆镜漫荼罗义时。即解秘密藏中转法轮义。转此法轮时。以一音声。普遍十方世界警悟众生。故曰吹大法螺也。梵音于普遍字中。即有声义有吹发义。又有令彼普遍闻义。异慧是分别妄想之慧。无疑心即是疑悔永尽住于实智。以住实智故。即能必定师子吼。开示人天无上真言行道法。汝若能发如是愿。于一切处一切时。为报正法大恩。宣布佛之恩德。即是如来所使。行如来事。是故一切持金刚皆护念汝也。复次汝之心王。于初法明道中。成佛转法轮时。已有无量无边金刚智印。周旋翼补共护持之。何况毗卢遮那究竟心王成佛时所有威势。故当为此法故发大精进也。

三昧耶偈(梵本)

阿你也(二合)钵啰(二合)勃哩(二合)[口*底](从今以后)谛嚩瑳(作佛子也)阿秕贰尾哆(不惜命也)迦罗儜多(半声故也)阿钵[口*履](不应也)[口*底]夜(二合)[歹*勇]系(舍也)萨达摸(正法也)菩提质哆(菩提心也)沫怛钵啰(舍离也一偈)莽(去)瑳(上)[口*履]延(悭也)萨婆达谜数(上声于一切法也)萨怛嚩(二合诸众生也)曩忙(勿也不也)系且者也多(半声利益行也)医帝(此也)三昧耶系(戒也)三勃台(佛也)啰(引)契也(二合引)哆(引说也)萨怛嚩(汝也)苏没啰(二合)哆(善住戒者二偈)曳他(犹如也)娑嚩(二合自身也)贰尾单(命也)落吃铲(平二合护也)怛他蕗吃铲(引二合亦护也)伊迷(如是也)怛嚩(二合)也钵啰(二合)抳钵你(二合首稽于也)虞嚧(引尊也)始史(二合弟子也汝也)室者啰絮瑜薄吉[口*底](恭敬也)嚩瑳啰(虔诚也三偈)阿[口*驃](毗庾反)闭耶(依教奉行也)萨坦(二合)多(诸有也)萨喇瞒(二合所作也)[嗨-每+(臼/工)]室旨(二合)帝(无也)囊(也)坦啰(疑虑也)坦莽(二合)娜(引心也判偈)


  佛子汝从今  不惜身命故

  不应舍正法  舍离菩提心

  悭吝一切法  不利众生行

  佛说三昧耶  汝善住戒者

  如护自身命  护戒亦如是

  应至诚恭敬  稽首圣尊足

  所作随教行  勿生疑虑心

前云耳语言告一偈者。犹如僧祇家授六念。萨婆多授五时法。以此验知曾受具戒以不。今此四戒如受具竟已略示戒相。当知即是秘密藏中四波罗夷也。如人为他断头命根不续。则一切支分无所能为。不久皆当散坏。今此四夷戒是真言乘命根。亦是正法命根。若破坏者。于秘密藏中犹如死尸。虽具修种种功德行。不久败坏也。第一戒不应舍正法者。为一切如来正教。皆当摄受修行受持读诵。如大海吞纳百川无厌足心。若于诸乘了不了义。随一切法门生弃舍之心。如声闻乘中。若对堪作法人。心生口言随舍一法。亦成舍戒。虽于具足毗尼不堕众数。然非犯戒之罪。今此秘密大乘。毕竟无有舍义故。则成重罪也。又此一切法门。皆是大悲世尊。于无量阿僧祇劫之所积集。为欲普门饶益一切众生故。而演说之。犹如字轮不可弃一。如声闻乘人随舍一事。犹固和合义断丧失律仪。何况摩诃衍耶第二戒不应舍离菩提心者。此菩提心。于菩萨万行犹如大将幢旗。若大将丧失幢旗时。即是三军败绩堕他胜处。故犯波罗夷也。有人虽爱重三乘法藏心不弃舍。然作是念。无上大乘种种难行苦行。非我所堪。且当于小乘中而取灭度。或云。我当广植善根供养三宝。长受人天福报。无上菩提是普贤文殊诸大人等之所行处。今我何能得之。如是等种种因缘。退菩提愿。即是自断命根。犯波罗夷罪。又此菩提心。毕竟无有可退义。故不同声闻法中。乃至放舍三归退为白衣外道者。佛亦慈悲爱愍听诈也。第三戒者于一切法不应悭吝者。有人虽不舍正法不离菩提心。然于正法悭吝。不肯观机惠施。亦犯婆罗夷罪。所以然者。因如来出世然后有是正法。乃至一句一偈。无非世尊丧舍身命为其僮仆然后得之。是一切众生父母遗财。非独为一众生故。而今窃为已有故。此秘密藏中。同于盗三宝物也。略说法有四种。谓三乘及秘密乘。虽不应吝惜。然应观众生量其根器而后与之。若辄尔说诸深秘之事。令生疑傍断彼善根。则于第四戒中犯波罗夷罪。其直尔悭财不肯惠施者。于十种方便戒中结犯。下品说之。第四戒勿于一切众生作不饶益行者。此是四摄相违法。四摄是菩萨具戒中四依。初受戒时。先当开示此遮难。若能奉行者方为受之。不能奉行。则非摩诃萨埵。不得为受。所以然者。菩萨发一切智心。本为普摄一切众生。为作三乘入道因缘故。而今反作四摄相违法。起众生障道因缘。一切众生亦同字轮之体。不得相离故。随损一一众生善根。或于彼舍饶益行。皆犯波罗夷罪。例如声闻法中。随舍七众一人。即是不和合义。断失具足律仪也。但随烦恼之心。造淫盗杀妄等。而未损彼三乘善缘。犹如声闻法中偷兰遮罪。是方便学处中摄也。次下是阿阇梨教戒之语。佛说三昧耶者。梵本兼有此字。言十方三世佛。共说此三昧耶。同行一如实道。更无异路。今漫荼罗中。一切集会现为证验也。梵云苏没啰多。翻为善住戒者。以其善住三昧耶故。亦名善住戒者。即是异门说佛子之名。如护汝父母生身所有躯命。今爱此法身慧命。亦当如是也。汝今以受具戒竟。当至诚于彼诸尊作礼而退。自今以后凡有所作。当具依真言法教如说行之。同彼新受戒者一切事业。先当问师。勿得卒心专檀令生恶邪疑悔也。复次阿阇梨说持明藏中二部戒本。一一皆是真言。可以成办诸事。如来以此加持诸弟子故。今此中诸偈亦尔。作法时当诵梵本。兼以字门而广释之。尔时金刚手。白佛言乃至同见佛世尊故。是因受具已竟。明真言门中无作功德也。如声闻法中若受具足戒竟。如淫盗杀妄等是一一学处。各于三千大千世界一一众生处。皆得无作功德。福河流注迄至命终。乃至不饮酒戒。于一切众生咽咽。皆生无作功德。坏生掘地戒。于一切草木自金刚际以来。一一微尘各生无作功德。以此因缘故。虽具诸结使凡夫。得与无学圣人。同在应供之数共秉圣事。今此秘密藏中。以初戒故。于十方三世一切正法藏中。皆生无作功德。由第二戒故。于十方三世一切菩萨行中。皆生无作功德法。由第三戒故。于十方三世一切度人门。皆生无作功德。由第四戒故。于十方三世一切众生及四摄事中。皆生无作功德。非独以一期为限量三千为境界也。又声闻一切律仪。因缘造作终。至无余涅槃归于灰断。今此菩萨律仪。本从一切智生。终趣萨婆若海。本末究竟等皆如金刚。又如声闻法中。虽有具足烦恼学无学等阶次不同。然所发无作律仪。则无优劣之异。今此菩萨律仪亦复如是。虽复最初发心乃至四十二地阶次不同。然一时普遍法界。发起无作善根。则与如来更无增减之异。复次如初发心时一切功德。即与如来等。从此以后经无量阿僧祇劫。于一念中恒殊进。转深转广不可思议。以此义故。名为秘密藏中无作功德也。以之经云。金刚手问此善男子善女人。入此大悲藏漫荼罗。获几所福德聚。佛言。从初发心乃至成如来所有福德聚。是善男子善女人福德聚。与彼正等也。此福非一切众生思量分别之所能及。唯有诸佛乃能知之。今但示其入处。欲令领会圆意故。云以此法门当如是知也。譬如轮王太子适在胎藏之中。已能持四天下使福德无减。八部群神皆宗敬之。何况绍灌顶位时所为利益。故佛言。由彼所有福德聚与如来等故。当知即是从佛口生佛心之子。其所在方。即为有佛施作佛事。犹如声闻经中佛说。随舍利弗之所游行。于彼方面我则无事也。一切众生所以供养亲近如来者。以能出生无尽福慧故。而今此善男子善女人所有福德聚。与如来正等。是故世尊以大悲故。嘱累一切众生。若乐于供养佛者。当供养此善男子善女人。若欲见佛者。即当观彼也。初入世谛漫荼罗时所有福德聚。与如来等。初入瑜伽深秘密漫荼罗时所有福德聚。又复与如来等。乃至广说。随入一一地位漫荼罗时。所生福德聚。皆悉与如来等。是中亦有差别亦无差别。以见如是金刚界故。名为金刚手。以见如是法界故。名为普贤。故此上手圣尊。与一切金刚菩萨众。皆共同声说言。我等从今以后。应当恭敬供养是善男子善女人。何以故同见佛世尊故。犹如轮王辅佐。以明识轮王种性故。见出兴世间多诸义利。欲令七宝常不隐没故。皆以至诚。礼敬胎中太子而卫护之。非以矫饰之辞也。瞿醯云。阿阇梨如上所说作护摩已。用净水洒诸弟子顶上。广示漫荼罗位。教彼大印及明王真言。令坐一处持诵之。次教以香花。供养本尊及余诸尊竟。次第而坐。师自诵般若经令彼听之。次为都说三昧耶戒。汝等从今日。常于三宝及诸菩萨诸真言尊。恭敬供养于摩诃衍经。恒生信解。凡见一切受三昧耶者。当生爱乐。于尊者所恒起恭敬。不应于诸尊所怀嫌恨心。及与信学外道经书。凡来求者随力施与。于诸有情恒起慈悲。于诸功德勤心修习。常乐大乘。于真言行勿得懈废。所有秘密之法无三昧耶者。不应为说。大略如此。余如供养法初品中广明。如是教授已。各各示彼本尊真言印所属之部。并为解说本曼荼罗。然后作最后护摩。护摩竟。更如法护身施诸方食。施毕洗手洒净。与诸弟子以香花等。次第供养一切诸尊。诚心顶礼并乞欢喜。复执阏伽。各各以本真言如法发遣。或依本教。或以漫荼罗主真言。一时发遣准同请法。诸供养食当施贫人。不应与狗乌等食啖。所有财物。阿阇梨应取随意受用。若不能用当施三宝。伞拂等施佛。涂香烧香等施法。衣瓶器等施佛及四方僧。若无僧当与七众。其弟子乃至少分不得用之。若用犯三昧耶。如彼广说也。尔时毗卢遮那。复观一切众会。告执金刚秘密主等以下。明漫荼罗法事时所要真言支分。阿阇梨宜应解了故。次说之也。将显示如来语密之藏故。复普观大众而加持之。如生身佛将发诚实言时。或示广长舌相遍覆其面。而告应度者言。汝经书中。颇见有如是相人而出虚妄语不。若摩诃衍中。或示舌相遍覆三千世界。今者世尊将说如来平等语故。明此语轮横竖皆遍一切法界。故曰广长语轮相。此相字。梵本正云漫荼罗。前已开示普门身漫荼罗。今复显示普门语漫荼罗。如如意珠寂然无心亦无定相。而能普应一切皆令称悦其心。故名巧色摩尼。复从巧色摩尼身。出巧色摩尼语。示巧色摩尼心。普雨法财。满法界众生种种希愿。如是应物之迹。常遍十方三世。以无量门植众德本。无穷已时。住不可害行。即是于一切事业中。皆悉不可留难不可破坏之义。故名三世无比力真言句。此是总说诸真言所出生处也。至下文所明大力大护等。即是从如意珠轮所生出称机之用。尔时一切大众。自知心器纯净。又蒙如来不思议加持故堪受大法。即时以无量门。各共同声请佛言。世尊今正是时。善逝今正是时。据梵本。前时名迦罗是长时之时。如一岁有三分等。后时名三摩耶是时中小时。如昼夜六时之中复更有小分等。如有人言。今正是东作之时遇获膏雨。宜趣时下种勿使失其机会。故重言之也。尔时世尊既受请已。将说大力大护明妃。故住于满一切愿出广长舌相。遍覆一切佛刹清净法幢高峰观三昧。此中言出者。梵本正翻当云发生。旧译或云奋迅。出此广长舌相。即是如来奋迅示现大神通力故。会意言之也。此三昧。于如来广长舌相遍满一切佛刹巧色摩尼普门大用中。最为上首。犹如大将之幢。故云清净法幢也。梵云驮嚩(二合)若。此翻为幢。梵云计都此翻为旗。其相稍异。幢但以种种杂彩摽帜庄严。计都相亦大同。而更加旗旗密号。如兵家画作龟龙鸟兽等种种类形。以为三军节度。有处亦翻为幢。故合言之。若具存梵本。当云清净法幢旗也。如大将于高峰之上建立幢旗。备见山川倚伏敌人情状。指麾百万之众。动止言一离合从心。以战必胜以攻必取。若拙将暗于事势又失幢旗。则人各异心败不旋踵矣。如是净菩提心。为万行幢旗亦复如是。住中道第一义谛山上。安固不动。以健行三昧普观十方。悉见无量度门材性优劣所应用处。及与诸地通塞正道因缘故。能得摄持无量功德普护一切众生。凡有所为不可阻坏也。尔时世尊作如是念。我从初发意以来。常以此勇健菩提心。护持正法及与众生。于种种难行苦行事中。犹如金刚无有退转。正为成就如是三昧。普护十方诸佛刹故。今我所愿皆已满足。作所应作正是其时。即时发遍一切如来法界。哀愍无余众生界音声。说此持明法句。若我所言诚实不虚者。其有诵持修习。令其势力与我无异。故名大力大护也。阿阇梨言。明是大慧光明义。妃者梵云啰逝。即是王字作女声呼之。故传度者义说为妃。妃是三昧义。所谓大悲胎藏三昧也。此三昧是一切佛子之母。此佛子者。即是清净法幢菩提心。如彼胎藏始从歌罗罗时。含藏覆护。令不为众缘所伤。渐次增长乃至诞育之。后犹固勤心守护而乳养之。是故说母恩最深难可报德也。从此三昧起者。入住出时皆是不思议法界。非如世间禅定。动寂相碍有退失间隙时也。

南么萨婆坦他(引)蘖帝[口*弊](毗也反一)萨婆佩野微蘖帝[口*弊](二)微湿缚目契弊(三)萨婆他唅(四)欠啰吃沙摩诃沫丽(五)萨婆怛他蘖多(六)奔昵也你(入)阇帝(七)[合*牛][合*牛] 怛啰磔怛啰磔 阿钵啰底诃帝 莎诃

初句归命一切诸如来。次句能除一切诸障恐怖等。是叹如来一切大力大护之德。又次句叹无量法门。毗湿嚩亦是巧义。所谓无量巧度门。即是法幢高峰观三昧普门业用。今欲说此明妃故。先归敬一切如来如是功德也。次云萨婆他。是总指诸佛如是功德。欲令同入一字门故。次有唅欠两字。正是真言之体。亦名种子。以下诸句皆转释此二字门。诃字是因义。所谓大乘因者即是菩提心。以一切因本不生故。乃至离因缘故。名为净菩提心。是成佛真因正法幢旗之种子。上加空点是入证义。所以转声云唅也。佉是大空。上加点转声为欠。即是证此大空名为般若佛母。正是明妃之义。于此虚空藏中含养真因种子。即是大护义也。复次佉字门。犹如虚空毕竟清净无所有。即是高峰观所知境界。诃字是菩提幢亦是自在力。以此二字相应故。犹如大将能破怨敌。又诃字门是菩提心宝。与佉字门虚空藏和合故。得成巧色摩尼。能满一切希愿。今此真言中阙此欠字。下文具有也。次句云啰乞叉即拥护义。如人恐怖厄难若恃怙有力大人。或得高城深池之固。则泰然无虑。彼诸怨敌虽以种种方便。无若之何。行人亦尔。依倚菩提心王。以般若胎藏为城郭。犹如虚空不可破坏。即是转释前义也。次句摩诃沫丽。翻云大力。诃字菩提心中。具足一切如来力。今与佉字合故。离诸系缚无复挂碍。如虚空中风自在旋转。故名大力。又诃字自在力。与佉字无量巧度门合故。犹如力士具足千种伎能。是故众人无能胜者。故名大力也。第七句释此大力所由。故云从一切如来功德生。言此大坚固力。本犹诸佛金刚种性生。又于无量劫以来。常以此诃字真因。具修法字万德。一一皆如金刚不可破坏。今众德已满诸力悉备。复当以此法幢高峰观三昧。大摧法界怨敌普护众生。次即发诚实语。所谓[合*牛][合*牛]字也。[合*牛]是恐怖彼声。所以重言之者。一摧外障一摧内障。复次外是烦恼障内是智障。若释字门。如来以何法恐怖诸障耶。谓即以此诃字门也。下三昧画即是具修万行。上有大空点即是已成万德。诃字即是法幢旗三昧。空点合故即是高峰观三昧。诃字是一切如来种子者。上点是明妃之母。下画是胎分日增。如是义故。适发声时魔军散坏也。次云坦啰吒。是叱呵慑伏之义。如师子奋怒大吼时众兽无不慑伏。亦重言者。是对根本烦恼随烦恼。乃至对治一切烦恼。界内烦恼界外烦恼也。末句云阿钵啰[口*底]诃谛。是无对无比力义。结持上文。以此因缘故。名为大力大护明妃也。莎诃是警觉诸佛令作证明。亦是忆念持义。如前已释。

经云。时一切如来及佛子众说此明已。即时普遍佛刹六种震动者。谓大日如来发此普遍法界声时。一切诸佛菩萨。以无二境界故。皆悉同声而共说之。今此所加持句威势具足。又以如来诚谛言故。即时十方佛刹六种震动。以明佛之大誓真实不虚也。六种震动义。余经具说其相。今依此宗秘密释中。六种谓贪嗔痴见慢疑六根本烦恼。一切众生心地。常为此重垢所持不能自起。今以世尊至诚之所感动。悉皆甲坼开散佛种萌生。故云六种震动也。尔时一切菩萨。见此浅略深秘二种地动因缘。无不心自开敷。得未曾有。以微妙偈称叹大日世尊。而经云。于诸佛前者。谓佛说此明时。十方世界诸菩萨等。各见彼佛前亦皆说之。是故同一音声俱时领解。即寄此文证成大护之威力也。领解偈中。诸佛甚奇特者。具存梵本。应言奇哉一切诸佛。说此大力护。即是一一世界诸菩萨。皆悉同时领解十方一切诸佛所说真言也。以十方诸佛共护持故。犹如金刚城重固高不可升。又环以汤池深不可越。是故一切诸作障不能侵陵也。由彼护心住者。谓诸行人能以此真言密印。守护身心而住。是故所有为障者。诸毗那夜迦恶形罗刹等自然退散也。又此住字若依梵音。亦在名。为镇在其心。若作深释者。言此净菩提心人。以此明妃实义护心而住。是故三种重障诸恶罗刹等皆悉驰散。不能伤彼善根。下至生心忆念时。亦有如是力势故。末句更结成也。

经云。薄伽梵广大法界加持。即于是时住法界胎藏三昧。从此定起。说入佛三昧耶持明者。梵音毗富罗是广大义。谓深广无际不可测量。如是诸法自体。名为毗富罗法界。诸佛实相真言实相众生实相。皆是毗富罗法界。以此更相加持故。名为法界加持。复次如男女交会因缘。种子托于胎藏而不失坏。即是相加持义。如是诸佛国王明妃和合。共生毗富罗种子。为大悲胎藏所持无有失坏。故名法界加持也。世尊普遍加持一切众生。皆作平等种子竟。即时入于遍法界胎藏三昧。观此一一种子。皆是莲花台上毗卢遮那。普门眷属无尽庄严。亦与大悲漫荼罗等无有异。而诸众生未能自证知。故名在圣胎俱舍。若出藏时。即是如来解脱也。世尊如是现观察已。即时从三昧起。说三昧耶持明。三昧耶是平等义是本誓义是除障义是惊觉义。言平等者。谓如来现证此三昧时。见一切众生种种身语意。悉皆与如来等。禅定智慧与实相身亦毕竟等。是故出诚谛言以告众生。若我所言必定不虚者。令一切众生发此诚谛言时。亦蒙三密加持。无尽庄严与如来等。以是因缘故。能作金刚事业。故名三昧耶也。言本誓者。如来见证此三昧时。见一切众生悉有成佛义故。即时立大誓愿。我今要从普门以无量方便。令一切众生皆至无上菩提。剂众生界未尽以来。我之事业终不休息。若有众生。随我本誓发此诚实言时。亦令彼所为事业。皆悉成金刚性。故名三昧耶也。言除障者。如来见一切众生悉有如来法身。但由一念无明故。常在目前而不觉知。是故发诚实言。我今要当设种种方便。普为一切众生决除眼瞙。若我誓愿必当成就者。令诸众生随我方便。说此诚实言时。乃至于一生中。获无垢眼盖障都尽。故名三昧耶也。言警觉义者。如来以一切众生皆在无明睡故。于如是功德不自觉知。故以诚言感动令得醒悟。亦以此警觉诸菩萨等。令起深禅定窟学师子频申。若有真言行人说此三昧耶者。我等诸佛亦当忆持本誓不得违越。犹如国王自制法已还自敬顺行之。故名三昧耶也。持明者梵云陀罗尼。明谓总持一切明门明行。乃至尽此三昧耶誓愿以来。终不漏失。故名入佛三昧耶持明也。

南么三漫多勃陀南阿三迷呾[口*履]三迷三么曳娑诃

初句自归命一切诸佛。如上释。次句云无等次云三等。连下句言之。即是无等三平等三昧耶也。复次阿是诸法本不生义。即是法界体性。娑是谛义。迷是三昧义。么是自证大空亦是我义。世尊证此三昧时。谛观一一众生心力普门漫荼罗皆等于我。是故更无待对无可譬类。名为无等也。三等为三世等三因等三业道等三乘等。即是转释前句。所以无等之意。呾[口*履]谓心如实相。一切尘垢本来不生。三世如来种种方便。悉皆为此一大事因缘故。即是除障之义也。结云三昧耶者。即是必定师子吼说诸法平等义故。立大誓愿当令一切得如我故。欲普为众生开净知见故。以此警觉众生及诸佛故。是故此三昧耶。名为一切如来金刚誓诚。若不先念持者。不得作一切真言法事也。世尊以遍满一切佛刹身语心轮。说此三昧耶已。一切诸佛子众无不闻之。既闻是已。于一切真言法中不敢违越。所以然者。若菩萨于众生诸法中。作种种不平等见。则越三昧耶法。若于此平等誓中。作种种限量之心。亦越三昧耶法。诸有所作随顺世间名利。不为大事因缘。亦越三昧耶法。放逸懈怠不能警悟其心。亦越三昧耶法。以越三昧耶故。有种种障生。自损损他无有义利。是故诸菩萨等。奉持此三昧耶如护身命。不敢违越也。

经云。时薄伽梵复说法界生真言者。世尊前入法界胎藏三昧时。见一切众生悉有菩提种子等同诸佛。故说入佛三昧耶持明。以此持明得入佛平等戒。即是托圣胎义也。尔时世尊复以普眼。谛观一切众生皆悉圣胎具足生在佛家。尔时无尽庄严亦复与如来等。从此三昧起已。即说法界生真言。又以普眼谛观见此一一众生金刚事业具足成就。尔时无尽庄严亦复与如来等。从此三昧起已。即说金刚萨埵真言。故此三种皆名三昧耶也。复次由入佛三昧耶故。于胎藏中不令夭折由法界生故。初出胎时离诸障碍。由金刚萨埵故。能转家业备诸伎艺。又以入佛三昧耶加持秘密中胎藏。以法界生加持金刚菩萨二重眷属。以金刚萨埵加持种种随类之形。入佛三昧耶如莲花藏。法界生如莲花敷。金刚萨埵如莲花成就复还为种。故此三种皆名三昧耶也。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达摩驮赌萨嚩婆嚩句痕

达摩驮睹是法界义。萨嚩婆嚩是自性。亦名本性。句痕是我义。其句义云我即法界自性也。以必定师子吼。言我及一切众生皆是法界自性。是平等义。我当设种种方便。令一切众生皆悉证知。是本誓义。以知我即法界自性故。能除一切分别开净知见。是除障义。诸佛唯愿忆持本愿故。令我此身即同毗卢遮那法界自性。是惊觉义。当以字门广释之。

南么三漫多伐折啰赧伐折啰呾么句痕

初句将说金刚萨埵真言。故归命一切金刚。即是从无量门持如来金刚智者。皆令忆持护念也。次句云伐折啰呾么句痕。谓我身即同金刚也。金刚即是法界自性。以成就大坚固力不可沮坏故。异门说为金刚。如来以普眼观一切众生金刚智体与我无异。是平等义。以众生不自觉知故。从无量金刚智门。作种种金刚事业。要摧如是大障令至实际。是本誓义。如是实际名为无垢眼金刚眼。即是除障义。以此师子吼声震动十方佛刹。即是警觉义。故名三昧耶也。复次真言行者。以初三昧耶故。得同如来秘密身口意平等之身。以第二三昧耶故。得同如来加持法界宫尊特之身。以第三三昧耶故。令此身土皆如金刚。与无量持金刚众而自围绕。佛说初三昧耶。为自受用故。第二三昧耶为成就法性身诸菩萨故。第三三昧耶为折伏摄受随类众生故。佛说初三昧耶为建立大悲胎藏漫荼罗故。第二三昧耶为作毗卢遮那阿阇梨事业故。第三三昧耶为执金刚弟子事业故。初三昧耶为加持如来眷属故。第二三昧耶为加持莲花眷属故。第三三昧耶为加持金刚眷属故。是故佛说三三昧耶也。次说金刚铠真言者。为庄严金刚萨埵身故。行人已发金刚誓愿。欲为一切众生摧灭诸障故。以牢强精进被服金刚甲胄。且如六波罗密一一如实相。皆如金刚不可破坏。又一一度中皆具五度。是故周体密致无有间隙。如六度者。三十七品十八空百八三昧五百陀罗尼等。皆当广说。以被如来金刚甲故。旋转六道出生入死。一切烦恼业苦所不能伤。若就浅略释者。由行人以此真言自加持故。一切诸天龙等。见皆同于金刚萨埵身。遍体皆被金刚甲胄。坚密无际光如猛焰。是故一切为障者。皆不能伤也。

南么三漫多伐折啰赧伐折啰迦嚩遮[合*牛]

伐折啰是金刚。迦啰遮名甲。如来以金刚眼普观众生。无不被此金刚甲胄。是故以诚实言而演说之也。以最初嚩字为真言体。嚩是诸法离言说义。若是戏论言说所行处。悉皆可破可转无有坚固。是故以嚩字为体。次字皆转释之。何故诸法离言说。以生不可得故。何故生不得。以自性清净故。自性清净即是金刚萨埵身也。次明甲义。若法是造作故所成。当知但有假名。从缘迁变尚不能自固其性。况能蔽捍六尘利箭耶。今观金刚体无尽庄严。皆悉离诸造作。是故坚固不坏。百非所不能干。是故名为金刚甲胄。末后[合*牛]字即是无所畏声。亦是自在力义亦是欢喜义。以定慧具足证此诃字门时。自知必能摧坏诸障普护众生。是故大欢喜也。次说如来眼真言者。如金翅鸟王威力具足羽翮完坚。又得极明利眼于虚空中。俯观大海如视镜像。则能随意自在搏获诸龙。当知真言行人亦复如是。以此如来净眼自加持故。漫荼罗海会当现其前。备见一切根缘及遮道法。由此金刚事业随意皆成。故次说之也。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怛他揭多斫吃刍尾也嚩路迦也莎诃

右句义中。怛他揭多斫吃刍是如来眼。次云尾也嚩路迦也是观义。言以如来眼观也。用最初多字为体。多是诸法如如义。以一切法本不生故。即此如如亦不可得。是故如来观一切法毕竟非如非异。虽不可见而亦明见。如诸佛者诸众生眼亦然。若行者说此真实语时。则蒙不思议佛眼加持。渐得眼清净也。

次有涂香等六种真言。皆是入漫荼罗修供养时所要故。于此品中说。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微输驮健杜纳婆嚩莎诃

右句义中。微输(上)驮是净义。健杜是香。纳婆嚩是发生义。所谓净香发生也。以句初微字为体。于嚩字上加伊字之画。是故转声为微。嚩字是金刚义离言说义。三昧是住义。如是定慧均等。即是住无戏论执金刚三世无障碍智戒。如是戒香。其性本寂无去无来。而常遍满法界。故名净涂香也。一切众生虽复等共有之。然以未发心故。此香未发。我今已用此戒香遍涂法身。故能净香普熏一切也。

次华真言。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摩诃妹呾[口*履]也毗庾檗帝莎诃

右句义中。摩诃妹呾[口*履]也。是大慈义。毗庾檗帝是生义。所谓大慈生义也。以昧字为真言体。即是莽字加三昧画。是故转声呼之。莽是心义我义。亦名大空。言此心莲花。为妄我所缠不得增长。今自证知心实相故。从慈悲藏中。八叶须蕊次第开敷。故曰从大慈生也。复次净菩提心树王种子。从慈悲地中。滋长茷盛开万德花。以方便故成实。故曰从大慈生也。当以字门广释之。

次烧香真言。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达摩驮赌弩檗帝莎诃

右句义中。达摩驮都是法界义。弩檗帝是随至义。亦是遍至义亦是逝义进不住义。译云遍至法界也。以句初达字为体。以众生界本不生故。乃至法界定相亦不可得。如是法界。深广无际不可度量。而瑜伽行人。恒殊胜进不休息故。身语心业悉遍如是法界。下至一花供养佛时亦遍如是法界。即是烧香义也。

次饮食真言。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阿啰罗迦罪罪沫邻捺娜弭沫邻捺泥摩诃沫履莎诃

右初云阿啰啰。是不可乐闻声不善声义。如人高声喧聒。令听闻者心不寂静。次云迦啰啰。是止前不善高声。是恬漠寂怕之义。此中正以法喜禅悦为食义。是故寄此言之也。若就字轮之相。阿是本初义。以有此本初则有二种尘垢。谓烦恼知障也。由此二种尘垢故。则有戏论喧聒之声。今以诸法本不生故。二种尘垢亦本不生。即是开甘露门成涅槃饭。故名阿啰啰。复次若人勤修万行。望得如是法味。以造作故二障还生。非是常命色力真甘露味。今以诸法无造作故。内证之味不从他得。如食乳糜更无所须。故云止前不善声也。沫邻捺娜弭者。凡西方享祭之食。上献诸佛下及神鬼通名沫[口*梨]。其句义云。我已饮食奉献也。次云沫邻捺泥者。此意言。受我所献食已。当还与我妙食。如世间人以肴膳奉施福田。为令今世后世饮食无乏。故今以无尽法食。加持世间之供养奉施诸尊。还当与我所愿。令常充足不死不生之味也。次云摩诃沫履者。即是于诸食中倍加广大丰美。以此料简上句。云我今所献及与所祈。皆在极无比味无过上味。不求有量之食也。

次灯明真言。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怛他揭多唎旨萨叵啰儜阿嚩婆娑那伽伽猱陀哩耶莎诃

右句义中。怛他揭多是如来。喇旨是焰明。次云萨叵啰儜是普遍。阿嚩婆娑娜是诸暗。伽伽猱陀哩耶是无限量等虚空。意言。如来焰光普遍诸暗。等同虚空无有限量也。此真言以句初多字为体。如于心之实相。即是毗卢遮那大智明。普照世间无所不遍。言诸暗者即是无明。以无明本不生故体即是明。是故如来光明普遍诸暗。言等虚空者。以无明等虚空无量故。如来智光亦等虚空无量。乃至老死如虚空无量故。如来智光亦如虚空无量。如十二因缘者。一切诸法亦如是说。如是决定义故。名为灯明真言。以此加持灯明而供养佛。即是诸供中最也。

次阏伽真言。

南么三曼多勃陀喃伽伽那娑摩阿娑摩娑诃

右句义中。伽伽那是虚空义。娑摩是等义阿娑摩是无等义。所谓等虚空无等也。如来法身。本性净故无分别故无边际故。等同虚空。然复有无量无边不思议功德。非彼虚空。所能譬喻。故云无等也。复次阿娑摩是不等义。不等者所谓二乘。今既等同虚空。又等此无等故云等虚空无等也。以最初伽子为真言体。众生界中来去亦不可得。法界中来去相亦不可得。以如来如去不可得故名为大空。以此大空性净之水。用浴无垢之身。是为阏伽真实之义也。

次下有四真言。亦是曼荼罗阿阇梨庄严之相。故于此品中说。

初如来顶相真言。

南么三漫多勃陀喃伽伽那阿难多萨发啰儜毗输驮达摩你阇多娑诃

右句义中。伽伽那阿难多是虚空无量。萨发啰儜是普遍。毗输驮是清净。达摩你阇多是法界生义。此言如来顶相。犹如虚空出过数量普遍清净。当知如是顶相。从法界胎藏生。非从世间父母胎藏生也。此真言亦以伽字为体。言如来髻相。无去来相同于大空。而一切众生以去来相观之。是故周于十方不能见其边际。若行者以必定心。自知我之顶相亦复如是。是名佛顶真言也。阿阇梨自作毗卢遮那时。解髻而更结之。若出家人应以右手为拳置于顶上。然后说此真言以加持之。则一切诸天神等。不能见其顶相也。

次如来甲真言。

南么三曼多勃陀喃伐折啰入嚩罗微萨普啰吽

右句义中。伐折啰入嚩罗是金刚光。微萨普罗是普遍义。言此金刚智光普遍一切。能除生死暗障。亦能映夺之者。则是如来甲义也。此真言以最后[合*牛]字为体。具足三解脱门。谓上有曩字空点是大空义。即是空解脱门。本体是诃字离因缘故。即是无相解脱门。下有邬字三昧画。以本不生故即是无作解脱门。如是三门。一切诸障所不能入。以此慧光遍严身故。名为如来甲也。捡密印。其中梵本似有残缺。疑此是金刚萨埵圆光真言。更当访余梵本。

次如来圆光真言。

南么三曼多勃陀喃入嚩罗摩履你怛他檗多[口*栗]旨[卄/娑]诃

右句义中。入嚩罗是焰光义。摩履你是鬘义。以焰为鬘轮环不绝。故名如来圆光也。次句云怛他檗多[口*栗]旨。是如来光明义。此是明白之光。梵音与焰鬘之光其名不同。正用此[口*栗]旨字为真言体也。上有啰声是尘垢义。下体遮字是迁变义。以入阿字门故。即是本无尘垢亦不迁变。即是如来常寂之光。又带伊字三昧声。言此常寂之光定慧具足。是故寂而常照照而常寂。阿阇梨以此加持身故。一切诸天神等。如来焰鬘遍被其体。威猛难睹犹如日轮。是故诸为障者不得其便也。

如来舌相真言。

南么三曼多勃陀喃摩诃阿摩诃(二)怛他檗多尔诃嚩(二合)萨底也(二合)达摩钵啰底瑟耻(二合)多[卄/娑]诃

右句义中。摩诃阿摩诃是大无大。义怛他檗多尔诃嚩是如来舌义此舌广长之相遍覆一切佛刹。故名为大。此大更无过上故。无可待对故。大相亦不可得故。名为无大。次云萨底也(二合)是谛。达摩是法。钵啰[口*底]瑟耻多是成就。译云成就实谛法也。如来无量劫来。常修真实谛语故。得此平等语轮。成就实谛之法。所发诚言必定无异。故以最后多字为真言体。明如来所有语言。常如实相无诳无异也。阿阇梨以此加持身故。转说法教皆如金刚。乃至能以一音遍诸佛刹。凡此诸真言等。皆当以字门广释之。

息障品第三

尔时金刚手。又复白佛毗卢遮那问世尊。云何曼荼罗画时。为障者得除息。真言等持诵者无恼害。云何持诵真言果彼云何。此毗卢遮那如来所加持故。金刚手承佛神力断大众疑。及为未来众生复发此问也。大毗卢遮那世尊言。善哉善哉大众生能发此说。为大利益诸众生故。我今当为开示一切随汝所问也。佛言障者自心生。由昔悭随顺。为彼因除故。菩提心此念。若分别除心思有。菩提心念忆。持诵者离诸过者。佛言。一切障法虽复无量。以要言之但从心生。又由行者过去世随顺悭法故。今世多有诸障。当知亦是从心因缘生也。当知彼悭贪等是诸障之因。若除彼因诸障自息。此中对治即是菩提心也。若念菩提心故。即是能除诸障之因也。又复一切诸障由分别生。此之分别由从妄心。思有者思即是障。谓心中烦恼随烦恼等。此中有字。梵音亦云生义也。心思有若能离诸分别。即是净菩提心。由行者忆念此心。即能离一切过也。意常思惟不动大有情。能除一切为障者。彼当结此密印者。此即是前所说不动明王。此是如来法身以大愿故。于无相中而现是相。护一切真言行者。若行者常能忆念能离一切障也。所谓不动者。即是真净菩提之心。为表是义故。因事立名也。此明王闭一目者。有深意也。以佛眼明鉴唯一而已。无二无三也。其印下当说之。秘密主风当诵阿字门。亦有意。正取阿字为身。以此本无之字门而作我身也。无我作诃字心诵。涂香点作地七点。此风先想诃字在中。加七点而后盖之也。方依嚩庾。以瓦碗盖合之。于此瓦器大众生弥卢思念。时时彼上阿字并点作。是风大缚继先佛所说。谓造立坛时。或有大风为障。以露地立法故。当须止之。当想此阿字遍于身分之内。此字作金刚不动色。谓真金色也。如是想已。又心诵诃字。于风方(西北也)用涂香于地。画作七小圆点。各如弹丸许大。如是作是用瓦器盖之。于瓦器心想。即是上想阿字。以此字为金刚山而押之也。三千大千诸须弥山。合为一体而盖其上。又当时时器上作此字。此阿是金刚不动义。加一点是遍一切处。令此金刚不动遍一切处。即是增广之义也。水障法当思惟啰字。遍于身内作赤色大力焰。即是火焰之鬘。从内身而出遍于身上如鬘也。作大力可畏恶形。手执大刀印。作嗔形已画地作云像。或作龙蛇之像。用刀印斩断其形云即散灭。以云是诸水之所因依故也。随所起障之方而作之。如雨从东来即于东方作也。或作金刚橛用止此风雨。其橛用佉陀罗木作独股金刚。以金刚真言加持之。想同一切金刚而以打之。亦随所在方面也。此应自身同于一切金刚。然后作之。作此橛是一股金刚。三股除边支股即是也。其小者名金刚针。或一切障息。复说念真言。大恶不动大力本漫荼罗中住。持诵者作漫荼罗。中作形像。于彼顶左脚蹋彼。当除息去死。无疑惑者。复更明异方便。方便除一切障也。即是前所说不动明王。此不动明王本漫荼罗。即是三角漫荼罗其中黑色是也。持诵者想己身作不动明王之像。又于此中作法有二意。一者想不动尊在圆中而蹋彼上。也二者想自身是不动尊。即以本真言印加之。而蹈其上也。三角中画彼为障者形。然后入中。以左脚蹈彼顶上。以大忿怒形加之。彼当应时退散。若彼违戾不受教不去者。乃至必自断其命根。是故持诵者。当生慈心念言。勿令彼断命也。然此中密意。所谓为障者。即是从心所生悭贪等法。能为行人作一切障事。今此不动明王。即是一切智智大菩提心。当知此心即是大力威猛。能永害一切随眼等过。令彼永断。即是死义也。如瑜伽所云说。佛初成正觉。大集会一切漫荼罗所摄三界之众。有摩醯首罗者。即是三千世界之主。住三千界之中。心慢故不肯从所召命。而作是念。我是三界之主。更有谁尊而召我耶。复作是念。彼持咒者畏一切秽。我今化作一切秽污之物。四面围绕而住其中。彼所施咒术何所能为。时不动明王承佛教命召彼。见其作如此事。即化受触金刚(即是不净金刚也)。令彼取之。尔时不净金刚。须臾悉啖所有诸秽令尽无余。执令彼来至佛所。彼复言尔等是夜叉之类。而我是诸天主。何能受尔所命耶。寻即逃归。如是七返。尔时不动明王白言世尊。此有情何故犯三世诸佛三昧耶法。当以何事治之。佛言即当断彼也。时不动明王即持彼。以左足蹋其顶半月中。右足蹋其妃首半月上。尔时大自在天寻便命终。即于尔时于闷绝之中。证无量法而得授记。于灰欲世界成佛号月胜如来。此皆秘语也。食一切秽。是啖彼恶业烦恼等垢秽滓渭之法。云命终者。是彼一切心法永断。入无生法性故于中得一切佛记。非是杀也。尔时诸天等。见三千世界天主。以不顺诸顺三昧耶故自取命终。一切敬畏自相谓言。天主尚尔我云何不往。即共诣佛所。于大漫荼罗中而得法利。时不动明王白佛言。此大自在天当更云何。佛言汝应起之。时不动明王即说法界生真言。尔时大自在者即复苏息。生大欢喜白言。甚希有也。我初召至已问佛。此夜叉是何等类我所不解。佛言是诸佛之主。我作是念诸佛一切之尊。云何以此而更为主耶。是我所不解。今乃知之。由此大王力故。令我现前得记作佛。当知实是诸佛之尊也。所以然者。大自在天三千世界之主。即是众生自心。所谓无始无明住地。于诸惑中而得自在。唯除大菩提心无能伏者。断其命已。即是于寂然界作证。所谓生者。即是起佛慧门。是故真言行者。应一一思惟诸佛密语也。又法用芥子及诸毒药。二种相和。作彼为障者形像而用涂之。令彼身如火烧速被中伤。故云速被着(惠略也惠命也)略乃至大梵等为障尚被着。何况余耶。又凡此法。皆是久持诵得成就者。解法则乃能作之。若但闻法。即求得如是用。无此理也。其佉陀木橛。必无此木。用苦练木乃至用宾铁。亦得耳。足是智足也。尔时金刚手白佛言。如我知佛世尊所说义。我亦如是知自漫荼罗位住。世尊尊主现威令作彼位。如是如来教敕不敢隐弊。何以故。以此佛三昧耶。一切诸真言所师。谓性住者。谓金刚手白佛言。此大力不动明王(即是尊主也)能作如是威猛之事。能为调伏。为传如来秘密之教令使。如本尊是佛部。即坐金轮中之类。若如是作必令有灵验。此之现威即是效验之语也。令作者。今谓若如是作必令有效也。诸生死中普得闻知。不敢隐弊此真言。是故持金刚者。大力威猛所不敢隐弊。谓此尊有灵验故所作善事皆成。诸为障者不敢隐弊如来所教敕也。应作事。此亦即是十方三世佛三昧耶。我等一切执金刚。亦应作所应作。随此三昧不敢失坠。何以故。此即是诸金刚姓。是故常住斯法。四姓等各各有家法。若失家法。则不名敬顺先祖父之教。世人名为恶子。今此大雄猛调伏难调宣布难信之教。是我金刚等家姓之法。所谓如来种家之家法也。是等真言门菩萨。修行等菩萨。本位住一切事作者。是金刚手以身劝勉行人之意。我等所应作事。若修行持真言者。亦当住此位。所谓如来家法。应以无量门降伏诸障。令如来法无敢隐弊也。此行人亦放诸尊。若欲作降伏。即须自身作不动尊住于火轮中等。佛言如是。秘密主如是如说。即是印可诚如汝所言也。

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卷第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