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经疏部 >> 文章正文
 
-1796 39.P0579 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 (20卷)〖唐 一行记〗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3095   【字体:

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卷第十

沙门一行阿阇梨记

息障品第三之余

秘密主若说诸彩色诸漫荼罗彼尊尊色。先佛所说者。谓本尊各有形色。下当更说之。如上说随本位而作事业。今复说色也。谓于会中所有诸尊。若见其黄色即应坐金轮中。白即坐水轮。赤火黑风也。次下有色字梵音别。此是形相也。如见寂然貌即须坐圆檀等。类而说之。应一一依教而画。是古佛所说。其道玄同非我故说。欲令众生起决定信也。秘密主。未来世当有众生。劣慧不信闻此说。以先无信根故。闻此而能不信也。无慧疑增多者以此众生等钝根少智信不具。故闻此甚深之事不能晓了。更增疑网。此即说为障所由也。如是真言画及持诵等。一一皆有深意。尽是如来不思议事。如人得如是药。即能升空或入火等。此但众缘合故决定不虚。非是不虚。非是诸人所应筹量说其所以也。如此画色等。若依法不疑。乃能深入法界不思议境。此唯信者得入。若欲以心数卜量。云何得知所以而不疑耶。如世人得药飞空。此事汝尚不胜能具解。而心愚轻毁。谓非如来真空无相之法。徒自伤也。闻唯坚住不修。彼自损损他。如是说有外道法等。如是非佛说者。是人虽闻此法。不能决定信心。如说修行而求现验。以不能故而生谤言。云何以如是著相之法。而能成菩提。此必是外道等说。非佛法也。如人得天甘露。但当决心生信而服之。自见现验。口不服之而求白日升天。以不得仙知故。而谤此药。当知非智人也。故彼无智人如是作解。一切智佛一切法已得自在众生利。此已字亦云通达。是正义也。谓具方便无事不解之义。已彼先此一切说。梵音回互也。上文已明诸佛。今此下句。方云先佛作如是说。已彼此一切说利益求者。彼愚夫不知诸法相空。一切诸法相说。常当住真言业作。善无疑者。此意言。如来具一切智。于诸法中而得自在。以众生劣慧。未堪顿说如来自体不思议力用故。作此画色等方便。令诸众生随所作者。能满所求而得利益。所以然者。以诸众生未解诸法空相。是故于无相中而作有相方便说之。若人得佛深意者。当住真常住之行。诸有所作皆。入理体同于一切智智之心。如是无疑虑者。一切障法无得其便也。

普通真言藏品第四

尔时执金刚中。金刚手为上首。菩萨中普贤等为上首。于佛毗卢遮那稽首。于大悲胎藏生大漫荼罗王。如所通达法界清净门。各各广语句真言说乐欲佛请者。是诸菩萨金刚。为欲圆满成就此法故。各各稽首大日如来已。于自心以通达清净法界法门。各各乐欲自陈说之。所以然者。如是大漫荼罗王清净法界之体是。一一菩萨。各从一门而得自在。称其所解而广说之。若有众生。从彼一门而进行者。不久即得同彼菩萨。此诸菩萨。皆是大日如来内证之德。为欲广开是知见门故。一一菩萨各演一门也。尔时佛彼执金刚及菩萨。无尽法尔加持告。诸善男子。说如所通达法界。众生界净除真言句者。时佛随彼所请。以此无尽。或可云无害或可云不动或。可云不坏。以下义为正也。如人论堕负不可复救。复有人能离彼过失他不能伏。不坏义如此也。无尽庄严自在之力。法然所得无功用力。而普加持彼诸大众。然后告言。善男子今可说之。如汝自所通达法界之门。为欲净除一切众生界虚妄之垢。悉令同彼真法界无尽藏故。各当自说真言之句也。时普贤菩萨。即于佛庄严境界三昧住。无碍力真言说者。诸菩萨中彼为上首。于此佛境界庄严法门而得自在。即时入此三昧也。佛境界者。此是诸佛自证真实境界。非声闻等所能及之。如法花方便品中所说。庄严者。即是如来自证之体。体有无量德。德各无量名。以无量庄严而自庄严也。此即是不思议离名字法。云何在此定中。而得有言说耶。谓彼菩萨住此三昧故得无碍力。从其自心面门发种种光。光中说此真言也。

三曼多(等也)奴[王*曷]多(进义也去也往也)微啰阇(微是离也啰阇是尘垢也谓除一切障也)达摩你阇多(上句法也。下三字生也何等法生谓从诸法体性而生也)摩诃摩诃(上声摩是第五字遍一切处谓大空也空中之大名为大空故重言之更无可得为等比者故名为大重空之中更无比也)

此意言。等者即是诸法毕竟平等也。进者是逝义。谓佛善逝而成正觉。然此平等法界无行无到。云何有来去耶。次即释言。以能离垢除一切障。即是胜进之义。无行而进最为善逝也。以如是进行能成法生。即是从平等法性而生佛家也。故次言大中之大。即等等无碍证中大空。大空者佛境界也。然此真言以诃字为体。诃者喜也。所谓修行菩萨修也。若众生从此法门。而受持读诵或观照者。即同普贤之门。不久能得佛境界庄严三昧自在之力。时弥勒菩萨。住于普遍大慈发生三昧自心说者。普谓平等。遍满一切法界也。称于法界而生大慈。能遍与一切众生正法之乐。是彼所入门也。如其自所进达。入于三昧而说真言。故言自心说也。说义亦如上。

阿誓单阇邪(此谓无能胜也阇邪是胜阿是无)萨缚萨埵(一切众生也)阿奢也(心性也谓彼先世所习行诸根性欲)奴竭多(知也谓能了知众生诸根性行)

然此真言以阿字为体。即是本不生义生。者生老病死一切流转之法彼。即体常自不生是阿字义也。以知诸法自性不生。是故诸一切众生为无有上胜。上无等也。又能知法体不生故。达鉴群机一切心性。无所不了现觉。随彼所应得者而成就之。即是慈中之上。遍施众生无有穷尽也。是故若有众生。能通达受持读诵此法。行行者不久即同弥勒之行也。

尔时虚空藏菩萨。入清净境界三昧自心说者。所谓住此三昧。能知自心本性清净。了达如是清净法界之境。即是大空之秘藏也。又此虚空藏。即是大悲胎藏。能长养成就菩提。之心也。

阿(长)迦奢(是虚空义也)三曼多(等也谓一切法等于虚空也)奴竭多(了知也)吠质怛缆(二合)(杂色衣也。是种种奇妙显色之义也)嚩(伐)啰(衣也)驮(是执持义也)啰(被著也此德生即是被种种衣也)

此真言以阿(长)字为体阿(长)本不生体。今此阿(长)是第二声。即是空义。以本不生故同于虚空也。即是一切法皆等于虚空。自得如是了知也。杂色衣。即是种种万德庄严法门。若人能证此空三昧。即能万德庄严其身。如净虚空明睹显色也。余准前说 尔时除一切盖障菩萨。入悲力三昧真言说者。即是法性之悲。以自在力能除一切众生一切盖障。于此障中而得自在能住此盖障中又能除之。即是如来大悲也。

阿(引)(降伏义。摄伏义此是真言体也。阿字本不生长声第二字是金刚三昧又加不动之点是降伏义也)萨埵系多(有情利益也)骠庾竭多(发起也起生也)呾缆呾缆(二合)(怛即多字如如义也缆有罗字是无垢义加一点是么字即是大空入证也)缆缆(中罗字无尘义。加一点即是大空证也)

此真言意云。体于如如。以此自在之力。而除一切尘垢之障盖。证于空也。空中之空即大空义。此相微细难遣。处处说破无明三昧。净除自体之惑相。故重言之。缆缆二字。又更重言之也。又相释者。以住(&SD-A648;字故。能为一切众生。作大饶益发生此性除去众垢也。)若有众生入此真言门者。不久即同彼菩萨之德也。凡观照时。唯以本体一字为主。持诵则具言也。此即是种子之字。又凡诸字次第相释如先有恶字。以次字皆转释之。准上字门中 不遍不名为普也。以此普眼而观众生。故名观自在者。入此三昧已。从其心出种种光。光中现是法门真言也。

萨嚩怛他竭多(即是一切如来谓十方三世诸佛)嚩路吉多(观也。同彼佛所观故名诸如来之观即平等观也。即是普眼观也)迦嚧尼么也(体也。所谓大悲为体也犹如金人以彼自体纯是金故名为金人此菩萨亦尔纯以大悲为体)啰啰啰(啰是尘义入阿字门即是无尘也。所以三重者谓除凡夫尘障也)

吽。是恐怖义以大猛威自在之力怖彼三重尘障令得除净而同佛眼。惹。此最后字是种子也。诸字皆为释此字义。即生不生是阇字义也。

或以初萨字为体。亦同用之。是惊觉义也。吽字中有诃字。是欢喜义。上有大空点。是三昧。下有三昧画。此中下画字亦三昧。二三昧中行也。三世诸佛皆同此观。故名等观也。

得大势亦入此三昧与观音同。由是彼眷属故。髯髯是生义。所以有二重者。上是烦恼障生次是所知障生。入阿字门即是二生举体皆不生也。上有点是大空义谓除二障得大空生也。娑字是真言种子之体。娑是不动义。不动住动之法即有生灭。凡物有生灭者。即有住动之相。故经云。动不动法皆是不安之相。傍加二点同于涅槃。即是坚住义。已离二障同于大空。坚住此位如诸佛住。即是大势位也。如世人有大官位多诸财力。威伏多人名为有势之人。此势即是位也。言度二生同于佛生。即是如来之位。得此大位大势。故名得大势也。

次多罗尊亦是观自在眷属。所入三昧亦同前说。

迦卢拏(是悲义也所谓悲者)陀婆(二合)费(生也。谓从悲者而生。悲者即是观音此菩萨从彼尊眼中生也。犹见诸法实相名为普眼所谓见于如如之体。从此眼三昧生也)多[口*(肄-聿+余)]多唎尼(多[口*(隸-木+匕)]是度义然此真言。以初多字为体。两多字中初字也)

多是如如之义。傍一点是阿字。所谓如如之行也。啰字是尘。六尘即是生死大海。观此如如之理性故。一切诸尘劳。即同于如本来不生。即是度大海义。能度此等生死大海。即是于诸法得度也。重言者。释梵云极度。自得度已。又普度一切众生。名为极度。若人自未得度而得度人。则不应尔。若自度又能度人。斯有是处也。次多字即是如来之体。观于如如而度尘劳大海。得成如来之自体也。如大本中有五百多罗尊。皆从观音眼生。皆是阿弥陀姊妹三昧也。

次毗俱胝入三昧如前。

萨婆陪也(一切恐怖义)哆罗(二合)萨你(又是恐怖也)吽(引)吽(亦是恐怖义也)萨颇(二合)吒也(残害也破障)莎诃

所以重说恐怖者。前是有畏。后是无畏。一切众生皆有恐怖以未得无畏处故。然于此中而生怠慢。我执自高。故恐怖彼。令离有畏而得无畏。由恐怖彼令得无怖。故重说也。残害即是破一切障也。然此真言以多啰字为体。诸字皆为释此。多是如如。罗是尘。傍角一点是阿。阿即行也。诸尘劳体同于如如。以此如如之行。能折伏摧灭一切生死见慢我执之幢。即大摧伏义也。佛大会中。时诸金刚现大可畏降伏之状。状如无有能伏之者。时观音额皱中现此菩萨。西方谓额上皱文为毗俱胝。如今人忿时额上有皱也。此菩萨现身作大忿怒之状。时诸金刚皆生怖心。入金刚藏身中。时彼毗俱胝进至执金刚藏前。时彼亦大怖畏。入如来座下而言。愿佛护我。时佛谓彼毗俱胝言。姊汝住。时毗俱知即住已白佛。唯佛所教敕我当奉行。尔时诸金刚怖畏亦除。皆大欢喜而作是言。此大悲者。而能现此大力威猛。甚希有也。此中秘意当问之。次白住处菩萨。当存本梵音。

怛他竭多(如来也)毗舍也(境界也。如来境界。所谓如如)三婆吠(从彼生也)钵头摩(二合)(白花也)摩利你(以波头摩为鬘。因以为名也。即是。此利你是处义住义也)

然此真言。以初怛字为体。即是如如也。如如即是诸佛境界。我今从彼而生也。白者即是菩提之心。住此菩提之心。即是自住处也。此菩提心从佛境界生也。常住于此能生诸佛也。此是观音母。即莲花部主也。次马头菩萨。

吽(恐怖义也)佉陀(是啖食义。谓啖诸障也。然此真言。以佉字为体。佉字空也。傍角点是行。陀是授与义)

所谓空者。即是诸法实相。犹行此行而得实相之果。复常以此而授与人也。今言啖食。即是以此空行。啖一切能障菩提法也。

畔阇(畔是欲色三界。阇是生也。合说二字。即是顺坏义也)萨普吒也(普破碎令尽也。谓以此空行破一切法。遍无有余也)

除诸法实相。余皆是障菩提法也。以食啖坏破此悉尽故。得成猛威大势也。此菩萨是莲花部明王也。次地藏菩萨真言。时此菩萨入不可坏金刚行三昧。金刚者即是菩提之心。此菩提心即是不可坏。依此进行是金刚行也。

诃诃诃(上诃字是真言体也诃是行义。亦是笑义喜义。入阿字门即离喜。喜者即生灭法)

所以有三。者即三乘行也。此菩萨以种种法门利益众生也。

苏多奴(苏是善。多奴是子义。所谓善子也。是轻安义也)

犹善能行此利益有情之行。真是佛子。从善性而生。故名善子。从佛而生。故名佛子也。此菩萨即能说种种三乘行门。利益众生。如十轮广说。次文殊入佛加持神力三昧。此加持三昧如上毗卢经初说也。

醯醯(是呼召义)俱摩啰迦(是童子义。即是呼。召令忆本愿也)

又俱是摧破之义。摩啰是魔眷属。所谓四魔。此真言以么字为体。即是大空之义。证此大空摧坏一切魔也。

毗目吃底(二合)钵他悉体(二合)多(解脱道住者。谓呼此童子住于解脱道者。即是诸佛解脱。所谓大涅槃也)娑么啰娑么啰(忆念忆念也)钵啰底若(先所立愿也)

此真言意云。醯醯童子住解脱道者。忆念本所立愿也。一切诸佛法身成佛。入身口意秘密之体。一切有心无能及者。然忆本愿故以自在之力。还于生死救度众生。此真言意亦尔。此童子久已法身成佛。故请其。以忆本愿而度众生也。由请菩萨本愿。若有见闻触知忆念我者。皆于三乘而得毕定。乃至满一切愿。此菩萨久已成佛。所谓普见如来。或云普现如来。以大悲加持力示童子身也。

次金刚无胜三昧。更无等比名为无胜。由现觉诸佛金刚之体能持诸佛智故。名执金刚。归命诸金刚者。金刚即诸佛智印也。即诸佛之别名也。

战荼(极恶也。恶中之极也。谓示形状暴恶无有过者。乃至啖食一切世间令无有余。恶中之极也)摩诃卢瑟拏(此是大忿怒也极恶之中而又忿怒甚也即是谓佛第一威猛。残害世间尽其巢穴。令入法界归于金刚之界)吽(引)

此真言体也。无怖畏义也。诃是行。上一点是大空。下画是定。所谓大空行三昧。即是大金刚三昧之异名。以能降伏更无胜者故也。

次金刚母所谓忙莽计。忙言母义。莽计亦是多义。即一切金刚之母。诸金刚智慧从此生也。

怛[口*履](二合)吒(轻)怛[口*履](二合)吒(轻)

此中以上怛[口*履]字为体。多是如如义。啰是离尘垢义。伊是三昧也。即是如如无垢三昧。诸金刚智慧由此生也。吒字不成是半体。破坏体不成即是死义。由此三昧杀无明住地人也。已杀无明住地故。若衍底(丁以反)是胜义。亦是生义。如了达如如。垢障净除得无胜之生。故为众母。无胜而生。即是生诸金刚。金刚是无胜者。亦是生诸无胜人也。此无胜生亦名甘露生也。

次金刚琐真言。

畔陀畔陀也

此嚩字由谓下有娜字。以此字加于嚩上。以此娜字即是大空之点也。若上缚著点。即次陀字不须加娜也。此中以畔字为心。是缚义即金刚缚也。畔陀是遍护之义。是遍一切处以结彼也。遍一切处结彼者。即是结彼法界体也。&SD-E470;一点是遍一切处义。已了达法界金刚之体结彼令不坏。是结护义也。

暮吒暮吒也(是牢固义已作金刚之缚缚上更缚令其牢固)拔折啰嗢婆吠(是金刚生也。从金刚界而生。也。即是诸佛金刚智生也)萨嚩多啰钵啰底诃底(此是诸无能害也。如金刚宝体一切无能害者。犹识达此金刚体性。金刚之缚固体密致故无能害也金刚缚即是无间隙真如也)

次忿怒月压金刚真言。

缬唎(二合)

以上缬利字为心也。缬唎是摄召之义。亦是召请之义。有诃字是行。有啰字是离尘垢。加上画是三昧义也。两点在傍即同涅槃。此是具足诸佛功德。愿我亦然也。次吽字是恐怖义。为速满此诸佛功德。以牢强转进离垢三昧同于涅槃之行。大怖一切诸魔皆令退散也。

伴吒(是叱呵之义。即诃叱一切魔障令灭没也)

次金刚针真言。

萨缚达摩(一切法也。以上萨字为种子体)抳(上)鞞陀你(是穿义也)拔折啰苏只(金刚针也)伐啰弟(胜愿也)

此意言针是利智之义。以此如金刚铳利之智贯达之。法无不穿。慧达法性意。是金刚针义也。所谓穿彻无明至实相际。

次一切持金刚真言时十佛刹尘数金刚。同入金刚无胜三昧。犹如金刚手无异。亦于自心出不思议光。光中现此真言。当知余眷属准有也。吽吽吽。以初字为体。亦是大空行三昧也。此三昧即是大金刚无胜之行人也。入此三昧故名大空。行三昧也。三字是众多义。一切众生多金刚同说故合三字也。

伴吒伴吒伴吒(诃障之义与上同也。私谓再说者谓诃三障也)

髯髯阇是生义。上有一点是大空也。已破诸障。当得大空之生。即是诸佛生也。金刚智生。即是诸佛法身之生。如央掘经生此不生之身。即其义也。

次诸奉教者说此真言。此谓专在本尊之侧。承命往来随有所作者也。亦同上诸金刚。入大金刚无胜三昧而说真言。此一切诸部奉教。同用此真言也。

醯醯(上醯字是种子也。亦是呼召义)

此诃是行是喜。中有翳字是三昧。重道者谓行极行。言极定也。

紧只啰曳(入)细(何不速也。此是约敕之义如人处分使令。何不速为此事而稽迟也)蚁哩(二合)痕拏(二合)蚁哩(二合)痕拏(二合)(执持守义。谓持上所说金刚行三昧。第二重说此语是守护义既执持执持之。又守护。不令散失使不为诸障所逼夺也。令金刚行三昧速成也)佉驼佉驼(是啖食义。食诸烦恼又极啖食令尽。故重说也。私谓食界内界外烦恼。故重说)钵唎补啰也(是充满也。谓极啖食而令满足。谓满行人所有胜愿而令满足。第一愿者。为金刚行三昧也)萨缚枳迦啰喃娑嚩(二合)补啰(二合)底染(长声。谓本所立愿也。随彼先所立愿应当满足也。上句云满此下句云本所立愿。相连也)

通三部使者用之。

次释迦如来入于宝处三昧。宝从彼出名为宝处。犹如大海出种种宝。若至彼洲。则随意所须无所不足也。佛入此三昧已。从其面门出种种光。光中现此真言。乃至普遍一切佛刹。余真言当知皆如此说也。

萨缚讫隶奢(一切烦恼也)泥苏驮娜(摧伏也。通上句云摧伏一切烦恼也)萨缚达么(一切法也)嚩势多补啰钵多(二合)(得自在也。通上句云于诸法中而得自在也。以除诸障故得自在也)伽伽那(虚空也)娑摩(平声中有阿声)娑么(娑么无等义。即是等同虚空也。是行等空无边清净也。于一切自在无碍。同于名字也下句与阿相连是无等也。不等者即是二乘。以有所阙故名无等。即是施权之意)

然此真言。初萨字为体。娑者是漏义亦是坚义。入阿字门即无漏无坚。若有坚牢。即是生灭坏破之法。若令同于阿字。此坚本来不生。即是诸法之中。而得自在等于虚空。能为一切宝洲也。私谓释迦以大悲力。于周体密致犹如金刚一阐底等。亦令破坏此见而入佛法。施其大宝之愿。岂非于诸法中而得自在。能破一切坚牢也。

次豪相真言者。此是如来无量功德之所成就以为庄严。此是功德之聚。故作三昧女形也。是释迦眷属。亦入宝处三昧而说此真言耳。

皤啰提(与愿也能与一切众生愿也)皤啰补啰(二合)钵底(谓云愿得。即是得愿也。如人有宝乃能与人。由我自已成就此愿故。能自在施人悉令充足)

吽此心是种子也。诃字是行同于大空下。有邬字是三昧上。点即大空行三昧也。凭此进修得至宝所故。能自在与人令满所愿也。

次一切佛顶者。一切佛顶谓十佛刹土微尘数佛之顶。顶是尊胜之义最在身上也。即是十八佛不共法之别名。此本尊形像。一同释迦具足大人之相。唯顶内髻作菩萨髻形为异也。亦住宝处三昧而说此真言。

鑁(无敢反)鑁鑁(以上第一字为种子。是缚义也。入阿字门即是无缚之义。又缚是言语道断之义。字上有点同于大空也已成就极。令成就。故三说之。极令成就清净也)

[合*牛]是恐怖之义。以威猛之力。遍破诸缚同于大空。泮吒是不生义。犹体坏不令生。故必当死。谓破诸法无所不遍悉令永不复生。同于大空诸佛解脱。即入佛不共法之顶也。

次无能胜真言。是释迦之眷属。亦入宝处三昧如上而说真言。此是释迦化身。隐其无量自在神力。而现此忿怒明王之形。谓降伏众生而尽诸障也。

地[口*陵](二合)地[口*陵](二合折廉反)

以初字为体以初第一字陀[口*陵](二合)为种子。陀是法界义。啰是尘障诸垢之义。若入阿字门即是无尘障。即是法界。当知即同法界故。更于何处而有尘耶。此即大空之义。若人住此三昧。则一切盖障无不破坏。重说者极破尘障之义也。故以说无尘三昧。所谓陵字门。次说驲陵(二合)字是三昧即是诸障不生而得大空生也。此种子字有种种定慧庄严。故能于生死中而得自在。坐佛树下摧破四魔兵众也。无能胜即无不可破坏之义也。

次无胜明妃。作女形也。说此真言入三昧如前说。

阿波(入)啰誓帝(无能胜也)阇演帝(胜之别名。即是战胜之义。能降伏他之义也)多雉帝(摧伏胜竟之义。也此中荼字是战义。佛坐道场以斯定力。与四魔共战而得大势。无能损者。由此三昧力也。以第三字为种子)

次地神真言。地能持万物。一切万物依之生长。当知即是佛心。犹如来心能持万物。深入持本三昧而说真言也。亦是释迦方便化身耳。

钵[口*栗](二合)体毗曳(二合)(地神名也。即以彼名而作真言。若人诵持修习。不久亦得如来心地也以真言第三字。为种子字是离言说义。中有伊声是三昧。入此离名言三昧即证心地。此三昧名普载为三昧。以同大地故也。末后毗曳字是缚义也。即衍。那是处义。翳是三昧。亦是指物之声。即指彼真言之体也。由此离言心地三昧故。于离系之乘而得进行也)

次毗纽天有众多别名。即是那罗延天别名也。是佛化身。三昧同前毗瑟纽(二合)费(即以本名作真言也)。以第一字为种子。毗是空义。瑟纽是进义生义。乘空而进。所谓此天乘迦娄罗鸟而行空中也。私谓释迦于五部佛中乘迦娄罗坐。即是虚空进行之义也。

次噜捺啰。亦佛所化身。是摩醯首罗之化身也(亦名伊舍那)噜驮啰(二合)也(即以本名为真言也)以噜字为心。驮啰是授与之义。犹自多有能惠他人。所谓诸乘乘即已也字义也。自通达如是宝乘。能遍施一切众生。噜即无尘垢三昧。自得此三昧复以施人也。

次风神真言。亦佛化身也。三昧如前。皤(平)也吠(平即以本名为真言也)以皤字为体也。吠是缚义。入阿字门是无缚之义。即解脱也。傍有阿字之点。即行也。第三吠字是无言说之义。又加伊字是三昧耶也。是诸乘。以无碍乘而度一切。

次美音天。是诸天显咏美者。与乾闼婆稍异。彼是奏乐者也。

萨罗萨伐(二合)底曳(二合)(即美音之名也)

以初萨字为体是坚义。若有坚住即有生住异灭之相。入阿字本来无坚。则无成坏故也。余字皆为释此。私谓以此妙音悦可众生。言辞柔软悦可众心令得欢喜者。说无坚令知无常。验得如来坚固之法也。

次泥哩底。是罗刹主。亦佛化身也。

啰(垢也)吃刹(二合)娑(食也。娑是坚义。都是能啖义)

彼常啖食众生。如来亦尔。能食一切尘障之有情无有厌足也。提钵底曳。提字有驮声即是法界。加伊是三昧。所谓法界三昧也。钵底名住。住此法界三昧名为妙住也。观一切垢障即是法界入于法界。即是能啖入腹之义。最后曳字是乘也。此乘者速疾无比也。处门体种子字。

次焰摩王真言。亦佛化身也。

毗缚萨缚(二合)哆也(亦以本名为真言也。以初字为体更问之。所谓无。缚三昧也)

毗嚩是坚固住义。亦是除诸缚也。谓以理除缚不以非法也。埵字中有多声即是如如。萨字有坚固义也。也字是乘。乘此如如之乘而进于行。傍有阿字之点即是行也。乘相如如而进行者。即是去成正觉也。

次死生真言。此是阎罗明王也。亦为成就大悲发生漫荼罗故。随所通达而说此真言。

没[口*栗]底(二合)吠(此即死义也死是杀义断。其根本名之为杀。由本意愿我断一切众生命根命根即是无始无明诸烦恼也)

一切众生断彼令尽无有余。即是杀也。此明于死法门而得自在。即佛所现化。非真杀一切众生也。以初没字为种子。

次黑夜神真言。此即阎罗侍后也。

迦(平)罗啰(引。都名黑也)底哩(二合)曳(平声。即夜也)

以初迦字为体(作也)以夜暗之中多有恐怖及诸过患。为欲除彼无明黑暗中。长夜诸障垢等怖畏。故说此真言也。

次阎罗王七母。有七姊妹。此七母名准余经。皆以本名作真言也。今说总者如左。

摩怛哩(二合)弊(去也)也(二合。摩怛哩是等义。等是非一众多之义。谓七姊妹等也)

以初摩字为种子。是无我义也。

次释提桓因。

释迦啰(二合)也(即字名也)

释迦是百福德义。以因中曾百度修福。所谓一百遍作大无遮施会普施众生。故得成此胜生。以初释字为种子。因以为名也。是止息义。止息诸障。障既息已增益其福。迦罗是增进也。又奢(入)即是奢摩他也。常以深言利益诸天。故心为真言。亦佛化生也。

次嚩噜拏龙王真言。此是大海中龙也。诸龙王同此真言。

阿半(脯其反水也)钵多(某也)也(助声也)

以于水中而得自在故名水主。以初阿字为种子也。

次梵天真言。为欲成彼大悲胎藏亦如上说也。

补啰(二合)阇(一切生也)么多曳(主也)

即是众生之主也。一切众生因梵天故。名一切众生主。能生一切有情故也。以补啰(二合)字为种字也。补是第一义。啰是障垢。于胜义中即障无障。一切圣者皆从此生故。主生主也。亦是佛化身。

次日天子真言。

阿(本不生也)地(与也)多邪(二合)也(日也)

以初阿字为种子。即本不生义也。自通达此理而授与人。即是常利益众生。义犹如彼日也。世人谓日为常利益众生者。

次月天子真言。

战(不死也)达啰(即月名也。以初字为体)

若不死者则亦不生。不生不死者是名甘露。世人以月能除毒热烦恼同于甘露。故以为名。一切甘露之味无过净月三昧也。

次诸龙真言 前是龙王。此是一切诸龙是通用也。

迷迦(云也)扇你(吃啖也)曳

此释为啖云也。是黑暗。即诸众生垢障。能啖诸障而得自在。故以为名也。以初迷字为体。即我义也无我也。

次难陀跋难陀守门二龙王真言。

难徒(以初难字为体。是观义也。即观离观而住于中。自通达已以利众生也)拔难陀庾(拔字声势有邬波者)

邬是越也。自越诸法生死流转住于最胜处。以此护持世间。故以为名也。

右上释迦眷属罄了。皆是住于宝处三昧。以佛化身。为欲成就大悲藏而说真言。

时毗卢遮那佛自教迹不空悉地乐欲一切菩萨母明妃。说者自教迹者。即是法佛自证之教。即秘密平等教也。为于此中诸为修行者皆悉不空。不空是不唐捐义。随彼力能皆向法身之理。即同彼佛故云不空也。如上诸菩萨说真言各欲引摄同类行者。若有修行即同于我。今法佛自说明妃真言。若有修行者。即从虚空眼而生法身。如我无异也。

伽伽娜(以初字为心。伽是无去来义。又伽伽娜是空也。所谓诸佛大空也)皤啰(愿也)落乞叉(二合相也)努(大空也。此愿胜上。即同虚空一相清净。无边不可分别也)伽伽娜(空也)三迷(等也。如上大愿如虚空相。与虚空等也)萨皤都(一切处也)竭多(更无比也。谓此等虚空空愿遍一切处。皆无有与为等比心。上有阿声相连)陛萨啰(坚不可坏)三婆吠(从生。也谓从不可坏而所生)阇嚩(二合)罗(光英明义也。由住无去无来之行。成大威光无与为比也)娜母(归命也。由住斯法故我归命也)阿穆伽喃(不空者也。所归命我为归命)

真言首归命普遍诸佛者。以一切之名犹自普遍。如指东方一切佛。即不遍十方。为简此少分一切故。云普遍诸佛。他放此。一切佛菩萨母虚空眼竟。时佛又复一切为障者息故。火生名三昧证。说此大摧障真言。此有威势能除一切修真言者种种障难。乃至佛在道树。以此真言故。一切魔军无不散坏。何况世间诸障也。又此障略有二障。一者内障。谓从自心而生。其类甚多不可详说。二者外障。谓从外事而生亦甚多。皆能摧灭也。

战荼(极恶也。所谓暴恶之中又甚暴恶也)摩诃嚧瑟拏(大忿怒也)萨颇吒也(破坏也)[合*牛](恐怖也)怛啰迦(坚固也)唅(平)鑁(无甘反)

用后二字为种子。诸句义皆成就此也。初战荼者。战是死义。入阿字门即是本无生死义也。荼是战义。以此无生死大势之主。即与诸四魔战也。次么是我义。入阿字门即无我亦是空也。诃是喜义亦是行也。嚧瑟者有啰字是垢障。有邬声是三昧也。即奢么他谓三昧也。拏是空义。第五字即大空三昧也。萨是坚义。颇是法义。了知世间如聚沫故易破败也。傍有阿字之点即行也。吒是战义能敌障怖令破也。也是乘义也。[合*牛]是大空行三昧如上说。怛(是如如也)啰是无垢也。迦是作也。谓一切法无作也。唅字诃是行义。又有阿声是怖魔障金刚三昧也。点即大空也。以此大空不动动行。大怖一切魔障也。鑁字么是我义。入阿字门即无我也。又以此大空无我三昧。而怖畏众魔。以此字亦有阿声及点也。诃嚧唅鬃四字皆有阿声。即是重重怖魔。极怖内外二障之义也。若圣者不动主真言了。

次降三世明王真言。皆是毗卢遮那如来。住于法幢高峰观加持三昧。如初序品中说也。如来说此二明。皆是彼法佛三昧。为令行人从初发菩提心。守护增长令生成佛果圆。终不退失不堕在非道者。即不动明王是也。为降伏世间难调众生故。即降三世明王是也。相次说之。所谓三世者。世名贪嗔痴。降此三毒名降三世。又由如过去贪故今受此贪报之身。复生贪业受未来报。三毒皆尔。名为降三世也。复次三世者名为三界。谓毗卢遮那如来。始从有顶迄至下地。从上向下相次。一一天处皆化。化无量眷属大天之主。今胜彼天百千万倍。彼怖未曾有。更有何众生而胜我耶。乃至以法而降伏之。即次第而下。以能降伏三世界主故。名降三世明王也。

诃诃诃(诃是行义是喜义。此三行者。即是三乘人行也。此字行即此三行本来不生。由本不生故即越此三行。是为佛行也)毗萨么(二合)曳(此是奇哉怪哉之义也。如佛常教。以慈对治于嗔。以无贪治贪。以正见治邪见今乃以大忿嗔而除忿嗔。以大贪除一切贪。此则最难解难信。故言怪哉也)萨嚩怛多揭多(一切诸佛也)毗舍也(境界也)三婆嚩(生也。谓从诸佛境而生也佛境者所谓诸法实相。从此实相而生故号为降三世也)帝(入)[口*(隸-木+士)](二合)路迦也(二合)(此是三世也)吠阇也(此是降胜之义也)[合*牛](义同上说)惹(呼召惊觉之义也。若诵此。能遍入一切众生之心而惊觉之。令障尽等于法身之佛也)

然此真言。以此帝[口*(隸-木+士)]字为体。上有多声即是如如之义。啰是垢障。有伊声即是三昧。以如如之体即是本来不生。以不生故。即垢障亦自本来不生。称此理而修定慧俱足。故能降伏三世也。

次声闻真言。

醯都(因也)钵啰(二合)底也(二合缘也)也毗揭多(离也)羯磨(业)泥社多(生也)[合*牛](怖障也)

通释云离因缘生也。生由于业。离生即由离业也。初醯(有诃声是行是喜。即声闻行也三昧伊声声闻定也)次都字(有多声。即声闻所入如如也。亦有邬声三昧)次钵字(声闻所见第一义也)次啰字(小乘所对六尘也)帝也(乘如之义也。即是声闻所乘之义也)毗(有嚩声是缚也。伊声三昧也)揭多(离也)余以类广说之。怖障义如上所说。但以声闻行为异。此是法佛大悲愿力为利有情。于三昧中而现声闻缘觉真言。若众生应以此法入道者。令从此门入大悲藏也。

次缘觉真言。

嚩(言语道断义也。即是如上所说缘觉证极无言说界也。自从此中得证。复以此法利益众生。自己通达。亦以此法利他也)

如上说。声闻缘觉以句法为真言。今以一字者。此是宗极之要。即彼极修行住处故。用一字也。

次诸佛菩萨心真言。

萨嚩勃驮(一切佛也)菩提萨埵(菩萨也)诃[口*栗](二合)娜耶(心也)[帝*也]毗舍祢(入也此总释言入一切诸佛菩萨心也)娜么(归命)萨嚩毗睇(与愿也谓与一切智智之愿也。萨是坚义。能离诸坚也离非坚也)

上啰是垢下嚩是缚也。毗是言语道断。又有三昧也。睇是授与义。伊声是三昧也犹自足故则与人。犹自得一切智智故。能以此愿与人也。当此是诸佛之心。帝也(二合)此字为种子。与上句阿声相连。正以此阿声为种子体也。即本不生义也。

次普世天等诸心真言。

嚧迦嚧迦(世间也。即是暗冥之义。所谓无明也。此字侧皆有阿声。即本无义也。无暗即是真明也。阿嚧迦是明)迦啰也(作也。所谓是照义。作明也。以作明相。现此八部等普之身。而除彼暗使作明行。作是明令世间明也)萨缚提婆(天也)那伽(龙也)夜乞叉(如字也)健闼缚(如字)阿修罗(如字)揭露荼(乐主)紧那罗(乐声)摩呼罗伽(如字)你(等诸部摄)诃[口*栗]驮夜娜夜(二合心也)迦沙也(摄也。此八部等心而令作明也)费只多罗(二合)揭帝(种种行也。亦是巧色之义随类示现一切可爱乐身名巧色也。亦是杂色义。以种种行种种杂色法。门而除世间之暗。即诸明中无比之义也)

以最初路字为种子也。

次一切诸佛真言。

萨缚他(一切也)毗末底(无慧也。以无慧故名之为疑。此字正释为疑也)毗结啰拏(除也。此色尘叶之义如人除弃秽名为除弃也)达摩驮都(法界也。谓除一切无慧。皆令住于法界也)涅阇多(生也。此涅字即是大空三昧。从此而生。即是法界生也)参参诃(此三字者皆是种子也。萨是坚义。犹除此坚固为最胜生也。点是入三昧。如二乘入于涅槃。此即是坚固义。乃至若有坚者。即是生住之相故。一切动法皆是不安。犹极除此。都有重空三昧之义。诃即此行。所谓如来行)

次守护者真言。此即是不可越。正为难持(谓力持义观瞻不可得也亦有难降伏义)法佛奉教者常在内门右边也。名为不可越使者。诸佛三昧耶威力。不可过越也。金刚之戒奉以行之。一切不敢违越也。亦名无能见者。由此奉教者威猛炽盛如百千日无敢视者。犹如初生小儿不堪仰视日轮。故以为名也。常在佛内门。有所教命如说而行。故名奉教者。

奴达哩沙(此是其名。即是不可视越义也。驮达是法界有罗声是无垢。奢即奢磨他也)摩诃嚧瑟拏(大忿怒也)佉佗也(吃也。谓啖一切妄相烦恼也。以佉字为种子。诸字皆为释此。即空义也。陀即与义。也是乘义也)萨缚怛他揭多(一切如来也)瞻(长声呼之。是教敕也。与前句阿声连)俱嚧(作也。即令行如来教敕也。随所教敕而作不相违。可瞻受教敕义也)

次相对守门者真言。

醯(呼召也)摩诃[言*本][口*栗](二合极也)战荼(大忿怒暴恶也。是极忿义)阿鞞目佉(相对也准前守门)萨[口*栗](二合)诃拏(二合摄取也)佉陀也(食吃也。亦以佉字为种子)紧只罗曳细(何不速也)三么耶(如前解)么努萨么(二合)啰(忆念也。谓忆念三摩耶也。由忿怒甚。不可观拟不可观视。与前相对故为名也)

奉诸佛教敕以不可得空。食啖食一切著相众生。难可化度降伏者令无有余。即是大忿怒义也。

次结大界真言。如佛所说。更有无量持明。恐更有持真言者等。以不结护故。能破法事损持诵人。故设结界之法。由结界故。乃至诸持明亦不能破坏。犹比丘结界作法事。在界外比丘虽作法不能障破也。随方皆遍也。

萨嚩多罗(二合)努揭底(一切方处所也。谓十方皆须结遍)畔陀也死曼(母减反。上句结下句界也。此意云一切方处所结界也)摩诃三昧耶(大三昧耶也。即以此大三昧耶而结诸界)你啰社(二合)底(从生也。谓从大三昧耶生也)萨末(二合)啰拏(奴皆反。忆念也。谓忆念一切佛教也)阿钵啰(二合)底诃底(无有能害也。亦云无挂碍也。亦是无能坏也。由结界故无能坏也)驮迦驮迦(光威也由光威故成界驮是法界。迦作也。言法界体离诸作离作即是法界也)遮啰遮啰(遮是灭义。谓生灭迁移也。罗是垢障也。句亦是行。平声。是遍往十方结也。亦是行即是来去也。重称之即是极来之义此是急来也)畔陀畔陀(释句是结义也。上是能义下是空。犹无能邪破等于虚空。以此结界故无能坏也)娜奢(上声十也)你膻(方也。即是结十方也)萨缚怛他揭多(一切佛也)奴壤多(教也。是一切诸佛之教。前所念令忆念也)钵啰(二合)嚩啰(所证也)达摩(法也。即诸佛所证之法也)罗(入)陀(获也证也得也)毗阇曳(即无能胜也。于诸障中为胜。即不可败坏)薄伽筏底(此是真言主也。叹世尊德也)毗俱[口*(隸-木+士)](除也。能除垢也初劝除。亦是劝念令作)毗俱丽(前句除有相垢也。正是莫作正是除也。后句除离相之垢即是除一切障也)隶(种子也)噜(长引)补[口*梨](句义是宫也处所也。以真法除垢相。即是诸佛所住之宫。令同此界也)

更加微炬丽字也。但以此最后句中隶字为种子。罗是相。加此翳声即是三昧。具一切相而离诸相。此是界之体相也。以下说种子字(从一字能生多故名种子也)。

恶(菩提种子也。凡持诵者。皆有此心希求无上菩提故先说此字。从此生一切法也。即菩提心也) 阿(行也。即是修菩提行之种子成就福智故) 暗(成菩提种子也。前字是菩提心。更加上点即是大空证此大空是成菩提) 恶(涅槃种子。也傍有二点者皆急呼之是诃声也。是除遣之义。遣诸垢是入涅槃也) 诃(去声降三世也。诃是行。加阿声是极行。以此除遣诸行。则是不行一切行。故有除遣义以此能降三世也) 悍(不动主也。诃是行。阿声又是行点即大空。由住是位能降一切。为菩提心作大护也) 阿(除盖障也。阿是障。傍有二点即是除。遣此即除盖障义也) 娑(上观自在也。娑是诸漏傍有二点即是诃除遣诸漏无漏之观故自在也)

缚(金刚手也。缚义。傍有二点即是除诸缚也。此是金刚种子也) 瞒(文殊师利也。本体即是空。上又点又是空。所谓大空也。越十八空名为大空住空之位名为大空即是大般若也) 严(虚空眼也。伽是去来离去来。法即同大空故加点也) 嚂(一切佛菩萨。皆从是中来法界也。啰是垢。上有点是。离垢同于大空。是法界义也) 欠(大勤种子也。佛坐道场伏诸魔。故一切天人号为大勤勇也即毗卢遮那也。佉是空义上点是大空以大空净一切空也) 髯(水自在菩萨也。由从水生名水自在。即菩萨名也。大本中有之今此漫荼罗位不言安置处。当详。阇是生义除诸生灭同于大空也) 耽(多罗尊也。多是如如也。如如之性即同大空) 勃[口*履](毗俱知也。婆即三有。哩是三昧于三有中而得自在。傍有二点除遣三有也) 参(得大势也。娑是诸漏。同于观音种子。而上有点。言此诸漏即同大空也) 半(自处。观音部母也。跛是第一义体犹如虚空也) 含(马头也。诃是行。加大空即大空之行也) 阎(耶输陀罗。即莲花部明妃。也是乘义。上有点者。言是乘清净同于大空也) 参(宝掌菩萨种子。同大势至以宝处为定也。以宝为手。故宝从彼生也。亦有常义也亦有作义也) 髯(光网菩萨。即文殊眷属义亦同前) 婆(上。释迦也。婆是三有。傍有二点。即是除遣三有义也) [合*牛]吒蓝(上诃是行。下邬是三昧。上点是大空也) 蓝(下吒是战敌。啰是垢。傍邬声三昧。上有大空)

右三佛顶种子。同前以次配之。

邻(白伞也罗是相。上点相同大空也) 苫(社是障也。是怨敌相对义。一切有对法。同于大空无胜劣也) 赐(信反最胜佛顶也。娑是坚固。离坚非坚即是大空。又有三昧也) 怛[口*憐](二合)(多是如如。啰是垢。又有三昧及大空义此火聚也) 诃啉(二合)(诃是行。啰是垢邬是三昧。点是大空此是除盖障佛顶)

右五佛顶种子。

耽含半含阎(如如也。上有空。即如如不可得同于大空也) [合*牛](行也。入阿字即行无行又空) 微(入。第一义也离第一义也) 枳履(行也离行也) 你履(一切乘也。即乘无乘体同于空)

此五字是世明妃种子字。虽是佛化相同世间。谓天等也。遍一切所有明妃。随取其一。

吽(无能胜种子三昧) 微(缚此地神种子字也) 枳(作三昧) 履(离相三昧) 相离(文殊使者计设尼也因发结端严妙得名) 你(定空) 履(施者也定相也。陀是施也。于无相中能满一切愿也)

此邬波计设尼也(空定)弭履相如。前(此文殊使者。名质多也么是空是我。下罗是相。犹有相故有我。离相故无我。亦文殊师利定也)。

系(喜行) 履相(文殊使者财慧也。即是能满一切愿皆令喜也。更有一使名阿迦沙尼。是呼召取物使者。经中少种子字未得。)

右文殊五使也。每一使各有一奉教。同种子字同使者了。

次除疑怪菩萨。

诃娑难(行行离空。又大空。所谓法甘露也)

总句是喜义(是欢喜踊跃义)。

次一切无畏施。

罗娑难(垢如上。犹此字义故有畏。若入阿字门能除一切畏也)

总句是味也(以无上真实法味满一切愿)。

次除一切恶趣。

持懵(法界缚)娑难(如上总句是破碎义也。如人手执物击物令破)

次愍惠(从哀愍一切得名)。

微(缚。三昧伊声是定)诃(喜)娑(坚)难(如上总句。以种种善巧方便。令众生欢悦至是处也。增长积聚义) 谄(大慈生菩萨种子也。此慈极大。无比。从此慈中生也。乘也是去来义离去来同大空也) 阎(此大悲缠菩萨种子字。由大悲故自缠其心。故得名此) 缢(除一切热恼菩萨也。能除三毒热恼是极三昧义也。邬亦极三昧义也) 污(此不思议慧菩萨也。以不思议慧除无慧也施也由自有故得慧与人) 滩(奢摩他。又大空宝生菩萨也。犹能生一切法宝故。得名) 衫(此宝手菩萨也。如如意殊在手能满一切人愿。此菩萨亦尔。故得名也 俨也。第五字是空又大空也) 噞(此持地也。犹如大地持万物佛地持众。生此菩萨亦尔也。以此字义持一切也) 髯(染字也。亦第五字又大空经本缺菩萨名。检前) 汔(颇是聚沫不坚义。了一切法自相如是同于大空。)

此宝印手菩萨种子也。

赧(坚固意菩萨也。空又空也即是坚意菩萨空内即息垢也) 邻(虚空慧也。如空无边无碍。是菩萨慧亦如是也) 含(虚空无垢也。此慧如空清净无垢。行因于空行成就已等同于空) 空(如如惠来 句者蝎底是去。谓去成正觉 至于如如如) 檗丹(清净慧也空垢) 地嚂(行慧心常以是慧利益众生) [合*牛](安慧也。常住是慧以利众生故得名也)

句云无怖畏也。安住是慧犹如金刚山定也。

地(法界)室唎(二合)(止定无垢)唅(行空)没蓝(缚垢空)

此四字诸奉教者。通同随取其一字用。

吃沙(二合)(作止)拏(二点是恐怖令除战)啰(点是极战令彼怖是大胜也)阎(如如无垢达一切乘)剑(作与非作皆离。以何得离由体大空故也随取一种子字欠此多第三)

右六字如上所说十佛刹尘数菩萨种子也。随用一字即得通用之耳。凡诸真言中。随取初中后字用为种子皆得也(观察取宗要之字耳)。

次净居天真言。

摩奴啰摩(意悦也。由受种种乐故)达摩三婆缚(法生也。此佛所化生。非关世天垢言从法生也)费婆缚(随有三种也三亦种子也)迦他那(说也。通上云随其有所说也。随彼法生以解之法为众生说法也)三种子三(亦种子坚与不坚皆离。体同于空极令空故重字)

次罗刹真言。即用彼方言为真言也。

吃嚂(心也)计[口*履](兼三字乃种子也)

中有二迦二啰。即是能食一切业垢。二医字三昧也。重说者重净也。

次荼吉尼真言 此是世间有造此法术者。亦自在咒术。能知人欲命终者。六月即知之。知已即作法。取其心食之。所以尔者。人身中有黄。所谓人黄犹牛有黄也。若得食者。能得极大成就。一日周游四域。随意所为皆得。亦能种种治人。有嫌者以术治之。极令病苦。然彼法不得杀人。要依自计方术。人欲死者去六月即知之。知已以术取其心。虽取其心然有法术。要以余物代之。此人命亦不终。至合死时方坏也。大都是夜叉大自在。于世人所说大极。属摩诃迦罗。所谓大黑神也。毗卢遮那以降伏三世法门。欲除彼故化作大黑神。过于彼无量示现。以灰涂身。在旷野中以术悉召一切法成就乘空履水皆无碍诸荼吉尼。而诃责之。犹汝常啖人故。我今亦当食汝。即吞啖之。然不令死彼。伏已放之。悉令断肉。彼白佛言。我今悉食肉得存。今如何自济。佛言听汝食死人心。彼言人欲死时。诸大夜叉等知彼命尽。争来欲食。我云何得之。佛言为汝说真言法及印。六月未死即能知之。知已以法加护勿令他畏得损。至命尽时听汝取食也。如是稍引令得入道。故有此真言。

诃唎(二合)(诃定行唎垢)诃(行)

除彼邪术之垢也。

次药叉女真言 能啖世间能食诸业垢等恶。是夜叉义(乘)。

药(如上)吃叉(二合)(言语断定)尾(施乘)你夜(二合)(乘)达(法界)[口*履](无垢定)

句义云持夜叉明者心是。用彼方言作咒也。

次毗舍遮真言(翻是。极苦楚义。此辈多是饿鬼也)。

比(第一义定)旨(死)比旨(极第一义灭也)

亦是随方言作之。

次部多真言 此是夜叉之类也。

喁(去空)缢(定)喁缢(极也)懵(我坚)散宁(空定也)

次阿修罗真言。各各别为种子字。随取其一。

啰(垢)吒(战)啰吒(重言也)持懵(二合)耽(法界无缚犹如虚空)没啰(二合)(如犹空)没啰(二合)(言语道断离诸垢也)

句中有染欲嗔言。谓除彼多欲嗔故说也。

次摩睺罗。亦种子字随取其中。

[卄/(阿-可+辛)/木](来去)啰(垢也)蓝(相也谓生死)[卄/(阿-可+辛)/木](缚)啰(垢)蓝(相也)

次紧那罗真言。

诃(喜)佉(行)散(坚也所谓我报也)难(空又空上句也)微(缚定)诃散难(如上下句也)

此句义。上句是欢喜。下句是与人欢喜义。由能除我执而坚而证大空。是故踊跃无量。既自得已亦能与人也。诸人真言。各是种子字也。

壹(定)车(去。影像傍有阿声行也)钵(第一义)嚂(尘即大空)么(无我即大空)弩(空又空也伊声是空)么(空)曳迷(乘人定)莎诃(同上)

右诸真言别相竟。

次毗卢遮那说真言心者。以如上诸真言等。随一一中。则有根本真言心真言随心真言。如是等无量无边不可知数今总说诸真言之心。即此阿字是也。此是诸法本不生义。若离阿声则无余字。即是诸字之母。即一切真言生处也。谓一切法门及菩萨等。皆从毗卢遮那自体自证之心。为欲饶益众生。以加持力而现是事。能实即体不生。同于阿字之法体也。此字于真言中最为上妙。是故真言行者。常当如是受持也。是故一切真言住于阿字。犹住此故诵之即生也。右普通真言藏品竟。此中真言通一切处用。下诸法中各是别行也。

世间成就品第五

第三经云。尔时世尊复告金刚手秘密主言。谛听谛听者。前已问佛。[尒-小+(恭-共)]腾前答之。故无问自说也。如真言教法。成就彼果者。谓真言行人如于法教。依于正教而修法行。此行善成得悉地果。佛意言。若有众生欲得成就如上大果者。先当依此品次第而修行之。即是最初发足处也。当字字相应。句句亦如是。作心想念诵。善住一洛叉。初字菩提心者。如上一一字各有字义。从此字入实相门。即真言字也。又此诸字合而成句。则有句义。此句正诠实相之体也。是故持真言行者。必令字字相应句句相应也。或住心种子之字。或想真言令成轮像。或如鬘形或如系珠。明净无垢。循环相续无有间断。如是令现前明了已。想此真言轮。明白如淳净乳。次第流注无有断绝。从口中而入。从上向下遍洒下品。头尾相接牵入此中。身心流布灌身分。以此因缘。能令行者身心诸障悉得清净。所谓一洛叉者此是隐语。梵音别意。即是一见义也。令心住此境一缘不乱。字字相应句句亦相应。想此一一字。明白净彻如净明珠。一一字皆又明了。遍有光鬘次第不断。而注其心如甘露灌洒。如是一缘之时。假使有种种障起。或作大可畏像。诸散心人见者狂乱。或作大声。假使山王亦可破碎。有如是事时。行者住真踊健菩提之心。一缘不动无有取舍。故名住于一见。若不如是者。虽经百年诵满千万落叉。犹不得成就。何况一落叉耶。复次此字者。即是菩提心。由一一字即是入实相门。皆得法界之体。所云字者。梵云阿刹蓝。阿是不坏义即是净菩提心也。如此行门为净菩提心故。若不除垢。本尊三昧无由现前。故行者令一一字。与净菩提心相应也。第二名为声。句想为本尊。而于自处作者。又当观想字字句句真言之声。如前次第相续轮环不断。一一声相明了。如铃铎风梵之音次第不断。而入其身遍。其体内。以此因缘。能令身心扫除垢浊。如火起时诸尘悉净。亦当心一境善住不乱。假使有种种境界。亦如前说也。又句中义者即是本尊之体。先想本尊明了。次即自观己身同于本尊。令内外明了也。字真言观即是真言身。声真言观即是真言主。句义观即是真言之体。即真言心也。句是义趣所归趣处也。即本尊心也。身语意净三事清净平等。犹如内有明眼外观净境。又无暗障。三事等故明了现前。以此三事等故。身口意皆住一见。众缘具故则有成就之乐也。此三事等明见本尊。故当于自处作也。又即自观其身亦同本尊。以三事等故名世间成就。尔时本尊及诸菩萨等。随想而现随念而至随问而答。然后入修学出世真言之行。不如此者。徒捐其功无有益也。第三句当知。即诸佛胜句。行者观住彼。极圆净月轮。于中谛诚想。诸字如次第者。次当观佛即观本尊。随彼所欲为事。各有像类法门。如色即有白黄赤等。坐起身印之形。随所欲作事而极观之。如欲寂心息灾。即观息灾之像。既得成就明了无碍。又想月轮圆明清净。观字轮在此轮明净心中。如前成就。此即净菩提心义也。由三业平等清净。能见诸佛相。净菩提心与念佛三昧相应。明了无碍。唯独自明了余人所不见也。云于中谛诚想者谓观圆明本尊及字。谛了分明无有隐昧。名谛了分明也。云中置字句等。而想净其命即。是如上先观字观声观本尊(或去句更问)然后观佛。佛即本尊也。随彼所有缘者而观之。皆是佛普门之身。故无异相。同名佛也。先作是三种观。都合方成种子。以为子故必当得果。次观本尊为欲成果也。如人有种子者种之良田。方便将养为成果。故云是成种子。已为成一切智智之果故。观佛也。行者初观之时忽暂与相应。犹如电光暂得见道。尔时不应生著。所以然者。如西方有一阿阇梨弟子。作此观时忽暂相应。心生贡高而向余同学说之。彼即谓之若见法者即是成果。夫真言果者。即具一切种慧。我昨造得偈颂汝能知乎。若汝于此近事犹不能达。当知诸佛境界未可通达也。所以说此事者。若人见字明了之时。由与法相应故。必当身心有异。先来愚钝乃得总持。随闻一句通达无量义趣。说不穷尽。况为我慢等过所动。而生高慢取著心耶。是故行者。当离如是法爱勿令自退也。又行者观本尊时初忽见。随灭不应爱味取著或生忧悔。但当一心行之久自谛了分明。若见尊时诸有所想自然成就。圆光月轮及字等。随念而现洞然明彻。若见字者字外皆有光炎。犹明火焰明净无比。或作字轮如前所说。亦于轮上具有光明随心成就。乃至观此圆明。欲小便小欲大便大。乃至周遍十方佛刹皆悉周遍。或欲睹见十方诸佛无量无数色像言语所演秘藏见神通事。皆得明见。譬如善巧金师得好真金。百练清净柔软无垢。随意所为随心而成一切无碍。此名持诵之果。又所谓出入息者。如世人息。入身复出出已复入。无有断绝间隙。此入观见字轮圆明亦复如是。从本尊心念念流入其身。犹如入息。复从自许身心之中念念流出。入于本尊之心。念念心无间犹如出息。如是念念周环无穷。即是真言行人之出入息也。如是出入息流注身心。净诸垢秽渐得诸根清净。又随事而观字轮种子之色。如息灾白降伏青黑等类。可以类知。如是作是亦能随心成办诸事也。又经中所云。命者所谓风也。风者想也想者念也。如是命根出入息之想虽复净妙。犹是想风所成。亦当净之。所云彼等净除已。作先持诵法者所云阿字者。以一切种子皆从阿字而生。若观种子相即不观阿。若并观者即有二相。是故但观阿字为一切种子。以一切法不出阿字门故。斯谓先观种子别相。次至此中。一一须入阿字门。若入阿字门。即见本不生理体也。如是见已即三业皆通。以身通故。普见色身随类普见所喜见身。以语通故。能以一音遍至十方佛刹。亦能普应一切众生语言差别。以心通故。乃至一切众生心所动作心。所戏论无不明了知之。亦能知诸如来秘密之事。即是究竟六根清净成种智也。修真言行者。先承事一月念诵。谓一月之中。先当作如此如上观之。又秘释者一岁十二月而成。还复本际得其元本。亦如菩萨十二地。即十住等妙之觉。犹如十二月。故此中得一月之分。即是入初住地。一一句字或本尊等。随一一谛了成就无有障垢。故云一一句相应也。行者前方便者。如是观行之时。若以一花献佛。至心回向。愿令此通达一一句中解也。并下文花遍十方一切刹土普作佛事。尔时应念即成。乃至香食等事。一一如是广说。设天大旱或有种种灾患。尔时行人一花供养。愿令此旱得除降注大雨。或愿诸患自息无不应时成就。复以此一一功德回向菩提。普施一切众生。如此菩提大愿亦当成就。何况余事也。前云一月者即是心与一境相应也。一一句通达者。谓前观字轮观声轮及本尊种子。一一明了现前无有错谬。名通达一一句也。先观佛得成即见圆明随一得成余即成就谓观本尊明了之时。圆明字轮等相自然成就。此月即是月喻三昧。法性清凉乃能普现众生心水之中。非如世间月也。但借心为喻耳。但随一成余者自成。然所以具说者。至下文各有用处故。须具明观月法用也。诸佛大名称。说此先受持者。即是最初成就种子也。次当随所有。奉涂香花等者。谓能以一花普遍法界。乃至愿力因缘。能除众生种种苦恼。如普门常所说。岂是一花而能成就如是力愿耶。为成正觉故。回向自菩提者。当知即是自心菩提种子。明净显现自在之力用也。次云此中释两字深义。如是于两月。真言当无畏者。即是及于悉地义。今此是大用耳。第二月也。第一月谓成种子故。第二月谓成位故。次满此月已。若成世行者入持诵者。若成世间说者。即是初一月持诵。次一月于世间法中而得成就。谓种种药物以法成之。能得闻持一闻不忘。乃至力通明行皆得善成。于大空而得自在。若出世义说。即是随其成就之时。能满一切所愿。所谓山峰牛栏者。观义。作成就时如于山。即与中道山相应。一一事皆与理相应也。谓不动名山。即是大菩提心。在此菩提心最究极之地故名山峰。如人登山下观万物莫不明了。此法性山亦尔。下观法界圆照无碍也。牛栏者牛是五净所生。能却秽除障成就清净之事。以牛净所养故。细草丰茂自然滋长。此菩提心牛栏亦尔。能防妄想分别之过净诸心地。以大悲水洒之平等地。所生功德任运成长也。两河义上已说之。两河者谓流注不绝。是生死流又心心寂灭趣于法性大海。是出世流。于此中间。是中道妙住之境。堪造妙成就也。言四道中者。谓四圣谛道中也。一室者。谓除诸境分别在于如如之行。以此为室也。大天室者。所谓涅槃之室。以此成办菩提自在力也。若不入如是大天之室。云何能成自在力耶。曼荼罗义如上说之。四角为作金刚三股之象。周匝相接名金刚宫。若作秘说者此是大智莫能坏者。以彼金刚妙智。结金刚界护菩提心故。所作皆办也。作护谓以降伏三世明及不动明。而护诸事。若理说者。此降伏三世不动明王。即是大菩提心。堪能守护一切众生令彼善根自在成就也。药物力成者。谓空青苏油牛黄等。随事成办。如余处说之。理说者即是身口意成就。所谓三业无尽庄严之藏奋迅示现。成就法界众生也。佛法法尔。先以事中成就。然后用净慧大空而观察之。即是出世成就也。药及与心成就之时。有上中下相。日出为上夜半为中初夜为下。于此时中有相。当知随事即知是上中下成也。初夜是初入未证之义。半夜是菩提心义。谓从此以从背暗向明。然犹未即是大明也。至日出是成相。犹如大日普照世间也。于此时中。或有[合*牛]声。或种种鼓声。或大地动。或闻妙音声种种妙相。人所乐闻悦可其意。或在空中或在坛中。若有是相。当知即是世悉地成也。若理说者。一一法合之处得果。谓三乘之果。或转法轮得大势。乃至长寿寿量无数。胜进游于虚空净眼明照。净了无碍净心遍智耳。已上成就世间品竟。

大毗卢遮那成佛经疏卷第十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