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7 47.P0713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 (20卷)〖宋 绍隆等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0580   【字体: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八

宋平江府虎丘山门人绍隆等编

上堂八

岁旦上堂。元正启祚打开门户。万物维新天地同春。应时纳祐不落窠臼罄无不宜。万世一时孟春犹寒。伏惟。首座大众。起居万福。乞火和烟得。担泉带月归。复云。新年头有佛法。正是土上加泥。新年头无佛法。又成当面蹉过。到个里佛法世法有无新旧。一时拈向一边。且不落夤缘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乾坤一合地糊饼。日月两轮天气鞠。

施主舍法衣上堂云。迦叶携坐鸡足峰。老卢持过大庾岭。如今披向宝华座。孤光迥迥高峰顶。且道。是同是别。锦衣公子贵。林下道人高。

上堂云。大众。众手共淘金。人人皆有得。霜风袭四围。天华满衣裓。大赏不论功。虚空长逼塞。分身千百亿。弥勒真弥勒。复云。入水须斩蛟。入山须擒虎。才方扑帝钟。便击涂毒鼓。一箭落九乌。一捻千钧土。诸圣和不齐。腊月二十五。

舒禅师周祥上堂。大众。去年今日一语翁。泥牛入海无消息。今年今日铁斧老。优昙钵华现筹室。油云出没太虚空。动静去来那有迹。须信雪晴天地春。金乌依旧从东出。

上堂。大众。天上月圆万像历然。地下月半触途成现。见不见。包裹十虚尚余半。闻不闻。透脱圆通彻本根。玉漏铜壶催不得。乾坤大地一枝灯。一处圆融一切处。无边刹海更峻层。

上堂云。透脱祖师关不知物迁变。一念可万年。一条真白练。千差眼底亲。万化镜中现。蓦要入三门。等闲骑佛殿。复云。夜雨渍深春。莓苔色染人。溪边芳草碧。华与柳条新。气味浓于酒。风光软胜絪。灵云觅不得何处悟天真。

上堂云。日面月面胡来汉现。有时放行有时把断。世法佛法打成一片。若作一片会。遇贵即贱。不作一片会。麦里有面。复云。三世诸佛不知有。一一面南看北斗。狸奴白牯却知有。戴角擎头狮子吼。四棱蹋地又团圞。八角磨盘空里走。拟推寻劈脊搂。拈得鼻孔失却口。为问普化一头驴。何似紫胡一只狗。

上堂云。有句无句超宗越格。如藤倚树银山铁壁。及至树倒藤枯。多少人失却鼻孔。直饶收拾得来。已是千里万里。只如未有与么消息时。还透得么。风暖鸟声碎。日高华影重。

上堂云。大众。久雨不晴今日晴。乾坤大地放光明。墙壁瓦砾说佛法。露柱灯笼著眼听。敢问诸人。作么生听得。乃云亲。复云。释迦老子道。知幻即离。横身万里不作方便十分成现。离幻即觉。须弥倒卓亦无渐次眼中出刺。忽若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且作么生知。扇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且作么生觉。正恁么时还委悉么。十方刹海金刚座。万煆炉中铁蒺藜。

上堂。僧问。日面佛月面佛。意旨如何。师云。翻来覆去看。进云。金乌急玉兔速又作么生。两重公案。进云。只如道三世诸佛六代祖师同一舌说。未审同那一舌说。师云。便是同也截断了也。进云。未审将什么截。师云。将无舌底。进云。草贼大败。师云点。师乃云。大众。月生一。快鹰俊鹞趁不及。月生二。德山临济失巴鼻。月生三。文殊普贤特地参。忿怒那吒把须弥。一擘百杂碎。折脚铛子撞破无底篮儿。大悲千手一只手中一只眼也提不起。无言童子却解道。前三三后三三。还委悉么。万仞峰头都放却。多年破衲太[毯-炎+監]毵。

上堂云。大众。傅大士道。须弥芥子父。芥子须弥爷。山水坦然平。敲冰来煮茶。曾闻傅大士乃弥勒大士化身。看他通个消息。不妨著实。山僧今日土上加泥。亦有个颂子。须弥纳芥不容易。芥纳须弥匹似闲。长河搅著成酥酪。轻轻击透祖师关。

举。丹霞裕长老为人入室上堂云。大众。摩醯首罗揭示顶门正眼。摩竭陀国全提向上钳锤。壁立万仞绝承当。孤光烁破四天下。所以道。杀人刀活人剑。将错就错。上古之风规。亦是今时之枢要。和泥合水。若论杀人刀不存毫末。活人剑横尸万里。须知杀中有活擒纵人天。活中有杀权衡佛祖。直饶说得杀活倜傥分明。山僧更问尔。觅剑在。正恁么时见么。万仞悬崖垂只手。高峰共唱太平歌。复云。赵州道。赵州南石桥北。观音院里有弥勒。祖师留下一只履。直至如今觅不得。诸人要知落处么。问取丹霞和尚。

结制上堂。二千年前佛制诸方遵行为例。九旬之内安闲共作鬼家活计。且如何是鬼家活计。猢狲入布袋。复云。九旬结袋口。安居解脱道。水乳自和同。万缘无所挠。栗棘蓬快吞。金刚圈猛跳。共透衲僧家。顶[寧*頁]上一窍。

上堂。金色头陀衣粪扫。鞠多尊者运神通。火星迸入新罗国。大象牵藏藕窍中。

五月旦日上堂云。铁树[髟/龍]松石牛哮吼。火云亘天长万丈。金乌普照大光明。直得东海鲤鱼振鬣扬鳞。南国波斯呈桡舞桌。文殊普贤不敢说理说事。德山临济不敢行棒行喝。正恁么时会么。拄杖拟吞三世佛。灯笼百解泻明珠。复云。释迦老子道。若有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悉皆消殒。五祖和尚又云。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筑著磕著。山僧即不然。若有一人发真归源。十方虚空锦上铺华。

上堂云。新月如钩轻云映火。山前麦熟筐里蚕缲。田夫戢戢栽苗。柳岸垂垂之线。风调雨顺盗贼消禳。我辈林下之人。一饷非常庆快。才作此语。蓦地有个符使。出来道。山前诸处五瘟行疫病太甚。欲就和尚觅个神符。往前驱逐。山僧遂以拄杖画一圆相与之。瞥然不见。逡巡却来道。五瘟疫鬼已驱。向他方世界去也。只有一事待请益和尚。此灵验神符从何处得来。山僧劈脊便打。当下灭迹消声。因行掉臂。成个颂子。五月五日天中节。赤口毒舌尽消灭。五月五日五时书。放下蛇头捋虎须。

上堂云。迥无依倚超宗越格。非佛非心万仞壁立。桑树上著箭。柳树上汁出。

上堂云。粥足饭足饱柴饱水。庐陵米价高。山前麦熟走。尽乾坤刹海。都卢是个自己。撮向眉毛眼睫间。直得放光动地。不是如来禅。亦非第一义。更说甚衲僧巴鼻。争如撒手悬崖去却药忌。且唱个啰啰哩哩。参。

上堂。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旋风车上定盘星。百尺竿头吹筚栗。咦复举。云门一日示众云。和尚子莫妄想。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时有僧出云。学人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时如何。云门以手划一划云。佛殿为什么从这里去。师拈云。似地擎山如石含玉。透得过者尽在无尽藏中。透不过者未免搏量。只如云门以手划一划云。佛殿因什么从这里去。又且如何。一叶落知天下秋。

蒋运使寄云居山三大字。仍请升座云。法法圆融心心虚寂。大包无外文彩已彰。细入无间眼莫能观。所以道。万法是心光。诸缘唯性晓。本无迷悟人。只要今日了。今日便与么。坐断报化佛头。唤什么作心。唤什么作性恁么说话已是截断诸根了也。且作么生是截断诸根处。放一线道通个消息。还委悉么。大旱得甘雨。大热得清凉。复有颂云。众峰盘屈屋耽耽。天上泓澄雨碧潭。渴骥怒猊三大字。高踪千古振名蓝。

住南康军云居真如禅院。送化主上堂云。火不待日而热性相类。风不待月而凉气相合。独树不成林。单丝不成线。建大厦非一木之能。济巨川非一桌之力。所以道众毛成毬。聚铁成斧。要须内外相应宾主知容。自然气类相同羽毛相似。正与么时如何。八万四千非凤毛。三十三人入虎穴。复有颂云。三十余员云水客。诸方分化力行持。山门庶事浑依赖。正是金毛奋迅时。

上堂云。有句无句已绝誵讹。非色非心直超路布。到个里有启口分也无。莫道是勤上座口似匾檐。设使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出来。辩似悬河机如掣电。未免亡锋结舌。何故。只为风头太硬。然虽如此。若向个里直下承当得去。如龙得水似虎靠山。有丈夫志气。具绝罗笼手段。所以道。杀人刀活人剑。则这边那边向上向下有事无事佛界魔界一时坐断。忽有人问。未审刀剑在什么处。委悉么。从前汗马无人识。只要重论盖代功。复举。僧问云门。树凋叶落时如何。云门云。体露金风。师云。云门眼似流星机如掣电。拈得将来不妨奇特。如今忽有人问山僧。树凋叶落时如何。只向伊道。千山云雾卷。一望见前村。

上堂云。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大丈夫俱决烈志气。慷慨英灵。踏破化城直截承当。外不见有一切境界。内不见有自己。上不见有诸圣。下不见有凡愚。净裸裸赤洒洒。一念不生桶底剔脱。岂不是心空。到个里还容棒喝么。还容玄妙理性么。还容彼我是非么。直下如红炉上一点雪相似。岂不是选佛场中擎头戴角。虽然如此。子细检点将来。犹涉阶梯。且不涉阶梯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千圣不留无朕迹。万人丛里夺高标。复有颂云。住山只贵众和谐。表里通明应整齐。折脚滥儿幸无恙。相凭出手共提携。

上堂云。清秋晴色苗稼丰登。四海晏清万民乐业。林下之士歇意休心。直下当阳坐断报化。饥餐渴饮倦卧闲行。无事无为得大自在。当阳一句不可重宣。回避不行直须漏泄。还委悉么。八月秋何处热。复云。昨夜梦登楼。蓦然得个时节因缘。今朝举似大众。四野迥澄澄。端如坐少林。云笼高岳顶。月在碧波心。

中秋上堂云。只恁么透得。已是涉泥水。何堪更廉纤。没头又没嘴。到个里也须是个似大死底人却活始得。还委悉么。棒头能取证。喝下绝承当。复云。光景急如梭。贤明争柰何。千林凋败叶。一雁度秋河。风急砧声远。山高月色多。谁当此时节。解唱紫芝歌。

退院上堂云。七处住持三十载。今朝方作地行仙。上蒙圣主从卑愿。亭毒之恩远似天。见可而进知难而退。权柄在手舒放非他。住既无心动亦非我。所以二六时中与他同得同证同出同入。岂有心于彼此。何有象于去来。所以道。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正当与么时。还委悉么。林间萧散处。世外一闲人。复有颂云。禅月昔年曾有语。山僧师范作良谋。如斯标致虽清拙。大丈夫儿合自由。

小参一

住成都府天宁寺小参。师示众云。正令已行十方坐断。千圣出来亡锋结舌。虽然如是。事无一向。还有同生同死底衲僧么。时有僧问。勿谓无心便是道。无心犹隔一重关。如何是一重关。师云。十重也有。进云。如何是关中主。师云。放过一著。进云。作何面目。师便喝。师乃云。只恁么早多事也。如今直饶举一则语。尽古今言教一时明得。正是和泥合水。拈一件物。尽大地一时见透。亦是好肉上剜疮。看他从上得底人。口如腊月扇直得醭生。心如枯木纵逢春夏未曾变动。不是强为任运如此。岂要尔举古明今抛沙撒土。今夜事不获已。将错就错。与诸人打葛藤去也。还知此事么。尽十方界穷虚空际。无丝毫透漏。是个金刚眼睛更无外物。所以寻常与兄弟道。尔才观色早塞却眼。才听声早塞却耳。才嗅香早塞却鼻。才吐气早塞咽喉。才动转早塞却身。才起念早塞却意。六根门头净裸裸赤洒洒。只是不肯回光返照。看他古人于先德言下契证通个消息也。不妨亲切。水潦被马祖一踏。起来呵呵大笑云。百千法门无量妙义。只向一毫头上识得根源去。岂不快哉。临济在黄檗三度设问。吃六十棒。及至大愚面前不觉道。元来黄檗佛法无多子。似此得处。岂不惊群。诸公还曾消息么。若也翻覆参详。实是得个入处。始知二六时中行住坐卧动转施为。一一超古越今无间无断。与他从上祖佛把手共行。寻常只守闲闲地。不起毫发凡圣情量。更有什么得失可疑生死可出。似此说话。可谓对诸公面前。无梦说梦无事生事。忽有个忍俊不禁出来。喝散大众拽下绳床。痛打一顿。也怪他不得。然虽如是。也须是实到这个田地始得。如今还有恁么人么。山僧甘吃一顿。且要与此人相见。有么有么。如无。山僧今夜失利。

示众云。祖师心印直截当机。凛若剑锋明如皎日。当台辉赫枞尔现前。还有互相平展底么。僧问。世尊久默斯要。及至末后为什么独召饮光密传法眼。师云。正是龙头蛇尾进云。一点水墨两处成龙。师云。带累山僧进云。苦瓠连根苦。甜瓜彻蒂甜。师云灼然。进云。也是乌龟吃生菜。师云取性。乃云。欲知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苟或时节未至。理地未明。便乃业识茫茫无本可据。敢问诸公。即今是什么时节。莫是黄昏时节么。莫是小参时节么。莫是坐立俨然时节么。莫是说禅说道时节么。莫是万像交参时节么。莫是心境一如时节么。若与么儱侗。且喜没交涉。今夜诸公在此权立片时。山僧不惜眉毛。确实评论这一段时节去也。只如诸人在此听山僧鼓两片皮。用作时节正堕常情须。知山僧不曾说一字。诸人不曾闻一言。诸人与山僧。各各有一段大事。辉腾今古迥绝知见。净裸裸赤洒洒。各不相知各不相到。透声透色超佛越祖。若能退步就已。脱却情尘意想记持分别露布言诠。闻见觉知是非得失。直下豁然。瞥地便与古佛同。一知见同一语言同一手作同一体相。非唯与诸圣同。亦乃与历代宗师天下老和尚同。下至四生六道醯鸡蠛蠓无不皆同。不被前尘所惑知解所挠。不畏生死不爱涅槃。放旷平常随时任运动静施为无非解脱。能转一切境界。能使一切语言。非唯诸人分上如此。至于古人无不皆由此个时节得入。岂不见。赵州初参南泉悟平常心是道后。来有问西来意。便对曰。庭前柏树子。以至镇州出大萝葡头。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非唯赵州。德山得此时节入门便打。临济得此时节入门便喝。睦州得此时节便道现成公案放尔三十棒。俱胝一指头上用此时节。鸟窠吹布毛处见此时节。以要言之。古来宗师无不皆用此个时节。只如法眼曾举参同契云。竺士大仙心。遂云。无过此语也。向下中间也只是应时应节说话。至最后谨白参玄人。光阴莫虚度。乃云。住住恩大难酬。设使粉骨碎身亦报此恩不得。岂不是知此时节方恁么说。如今若未有发明处去。只虚度光阴。若参得彻底分明去。二六时中管取。无丝毫许落虚。非唯二六时中。下至百千亿劫尽未来际。悉不落虚。只如山僧说恁么时节。还得谛当也未。复云。梦也未曾梦见在。且道。还有为人处也无。若善参详。只这一句亦不虚设。有个山颂举似大众。秋深天气爽。万象共沉沉。月莹池塘静。风清松桧阴。头头非外物。一一本来心。直下便荐取。切莫更沉吟。

示众云。当轩有路直下坦平。惯战作家便请单刀直入。有么有么。良久云。诸人既是藏锋。山僧不免作一场独弄杂剧去也。未恁么前是第二头。正恁么时是第三首。饷间恁么去。只是随波逐浪。如今且向随波逐浪处。与诸人商量。还盖覆得么。还有一法与他为伴侣么。所以道。他能成就一切法。能出生一切法。一切诸佛依之出世。一切有情因他建立。六道四生以他为本。只如诸人即今在此座立。悉皆在他光中显现。还见得他么。若也见得。直下无一丝发隔碍。无一丝发道理。更有什么见闻觉知为缘为对。但恐自家不能返照。所以生疑。寻常不是向诸人道。千言万言但只识取一言。千句万句但只识取一句。千法万法但只识取一法。识得一万事毕。透得一无阻隔。直下脱却情尘意想。放教身心。空劳劳地。于一切时遇茶吃茶遇饭吃饭。天但唤作天。地但唤作地。露柱但唤作露柱。灯笼但唤作灯笼。一切亦然。二六时中只么。平常无一星事。虽然如是。若有个无事怀在胸中亦未得自在。有个有事亦未得自在。直须有事也无无事也无。无二亦无犹在半途。若是聊闻举著。入骨入髓信得及底人。闻恁么说话。大似热碗鸣声。寻常间说个禅字。便去河边洗耳。等闲地不著。便偶然道著个佛字也。须漱口三日。宁可生身入地狱。永劫受沈轮。向镬汤炉炭里煮炸。终不肯将佛法作解会。亦终不起佛见法见。佛见法见尚自不起。何况更起世间情想分别妄缘诸业。且作么生见得此人。作么生亲近得此人。有具眼底么出来道看。如无。待三二十年后。山僧换却骨头。别与诸公通个消息。

示众云。大道本来无向背。拟心凑泊已差池。吒呀卓朔能哮吼。即是金毛。师子儿。还有恁么底出众相见。僧问。如何是定乾坤句。师云。唯我独尊。进云。横身当宇宙去也。师云。好与三十棒。僧云便请。师云。许尔大胆。进云。是何言欤。师云。直待雨淋头便打。乃云。眹兆未分已成露布。言诠才立特地乖张。虽然第二义门且不是和泥合水。大众。还知此事么。座断千差路。不立一纤尘。巍巍堂堂暐暐瞱瞱。盖天盖地。应声应色。不与千圣同途。不与万法为侣。卷舒自在无执无拘。若也见得。可以向百草头上纵横。声色堆里坐卧。言诠莫能及。比况莫能得。知不可知识不可识。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不是圣不是凡。不是有不是无。不是是不是非。不是得不是失。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到这里如何称提。如何举唱。山僧直得口似匾檐。无理可伸无词可说。然虽如是。官不容针私通车马。放一线道。有个商量。竖起拳云。还见么。诸佛以之出世。祖师以之西来。历代宗师以之接物利生。天下老师以之钳键衲子。其把定也。乾坤失色日月无光。尽大地人丧身失命。其放行也。岩谷生光森罗显焕。随长随短随有随无。处处皆真头头露现。且道。把住好放行好。三十年后逢人不得错举。

示众云。独桌扁舟泛五湖。钩头时复得嘉鱼。如今四海清如镜。还有金鳞上钓无。负命者出众相见。僧问。过去佛也恁么。见在佛也恁么。未来佛也恁么。未审和尚如何。师云。恁么是个什么。僧云。正是恁么。师云。虾跳不出斗。进云。请和尚道出斗底句。师云。扁舟已过洞庭湖。乃云。动则影现觉则冰生。不动不觉死水里平沈。既动既觉未免伤锋犯手。到这里且作么生举唱。且作么生为人。然虽如是。尽法无民。古者道。这一片田地分付来多时也。我立地待尔构去。还知落处么。威音已前空劫那畔。这一片田地巍然不动。及乎四生浩浩万象腾腾。世界迁流死生变化。这一片田地亦巍然不动。以至三灾劫坏毗岚风起。吹散大地犹如微尘。这一片田地亦巍然不动。诸佛出世祖师西来。正为发明这一片田地。从上宗师天下老宿。千方百计施设方便。无不尽力提持这一片田地。虽然如是。终未有人解当头道著。还构得么。八面坦平四方清肃。万法不能盖覆。千圣不敢当前。若构得去。一了一切了。一成一切成。一见一切见。一得一切得。所以道。一尘才举大地全收。一毛头师子。百亿毛头一时现。但为妄情执著。无透脱期。甘处凡流不能径截。苟或放得下。无一法当情。无一物附心。荡荡无拘自然。如水上按葫芦相似。触著便转捺著便动。拘牵不回惹绊不得。动静语默盖天盖地。明眼汉没窠臼。却物为上逐物为下。若论战也个个力在转处。更有什么高低可疑是非可畏。上门上户咬人火急。岂不是英灵特达底汉。众中还有恁么底么。出来证据。令人长忆李将军。万里天边飞一鹗。

示众云。道无方所明之在人。法离见闻断之在智。若能顿舍从来妄想执著。于一念顷顿悟自心顿明自性。不染诸尘不落有无。自然法法成见。然虽此事不可造次领会。须是发大丈夫慷慨特达之志。不顾危亡不拘得失。存个长久铁石身心。逢境遇缘不变不异。时时著眼体究。不论岁月以悟为期。祖师门下不比教家。只要直截根源。于一言下领取。与诸圣同体同用大解脱。任运施为无不见性。至于杂乱狂慧思量分别。有一丝毫斩不断。则无趣入之期。教中尚道。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又云。以有思惟心。测度如来圆觉境界。如取萤火烧须弥山终不能著。祖师道。但尽凡情别无圣量。凡情尽处圣量见前。直须顿歇妄缘。无念无为放教虚静。千圣万圣未有不从此门而得入者。只在存诚坚固努力向前。但办肯心必不相赚。珍重。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第八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