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814   【字体:

大慧普觉禅师住福州洋屿庵语录卷第八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入庵示众。恁么恁么。理随事变。不恁么不恁么。事得理融。恁么中不恁么。宽廓非外。不恁么中却恁么。寂寥非内。寂寥非内也。观法界于一尘之中。宽廓非外也。见一尘遍法界之内。无始无终无前无后。无古无今一时清净。便恁么去。止宿草庵且在门外。何故。犹是教乘极则。未是衲僧本分事。直须恁么中不恁么。不恁么中却恁么。直下便捏到这里直得三世诸佛诸代祖师天下老和尚无摸[打-丁+索]处。更说甚么内。说甚么外。说甚么理。说甚么事。说甚么法界。说甚么一尘。以拂子击禅床一下云。若向这里证得去。在内不寂在外不常。在无不减在有不增。不住两头不居中位。干峰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睦州盏子落地楪子成七片。有甚么过。良久喝一喝云。任大也须从地起。更高争奈有天何。复举。僧问岩头。三界竞起时如何。头云。坐却著。僧云。未审师意如何。头云。移取庐山来。即向汝道。师云。岩头古佛向万仞崖头垂手。镬汤炉炭里横身。盖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谈。今日若有人问云门。三界竞起时如何。只向他道。快便难逢。未审师意如何。移取云门山来。即向汝道。

创庵林司法为考大祥请示众。福城东有大长者。居福城东海屿上。于不思议尘劫中。承事供养无数佛。善哉长者世希有。如优昙华时一现。发启广大真实心。创无佛处阿兰若。若昔智人建梵刹。折草插地即成就。此心坚固等须弥。或赞或毁不摇动。魔王军众数甚多。睹兹殊胜自摧伏。长者视身如浮云。变灭须臾不长久。当生佛国时节来。撒手便行不回顾。有子遵义起其家。志愿身心俱及第。仁者则寿语不诬。当知今亦未尝死。我来居是阿兰若。不见长者生遗恨。故说此偈聊发扬。同住如来寂灭海。

示众。以字不成八字。非烁迦罗眼不能窥。一毛头上重拈出。忿怒那吒失却威。

示众。一句中具三玄门。一玄门有三要路。临济小厮儿。只具一只眼。四方八面来。只打中间底。卒风暴雨时。向古廓里亸得过。兴化老冻脓。全未梦见在。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是时人窠窟。赵州古佛。直得五年分疏不下。灼然鹅王择乳。素非鸭类。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揭却脑盖换却眼睛。汝等诸人。不用钻龟打瓦。百丈被马祖一喝。直得三日耳聋。作么生图度。切忌停囚长智。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含元殿里休问长安。莫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既然如是。向这里说。高高峰顶立。深深海底行。得么。香象渡河截流而过得么。如金翅擘海直取龙吞得么。既不许恁么。如今不免且作死马医。蓦拈拄杖卓一下云。太阳溢目。万里不挂片云。超佛越祖之谈。已为扫来填沟塞壑了也。且道。清平木杓笊篱井索钱贯。雪峰辊毬禾山打鼓。毕竟向衲僧分上。成得个甚么边事。还委悉么。莫待是非来入耳。从前知己反为仇。复卓一下喝一喝。

善友请示众。心空及第无阶级。直下忘怀罪性空。一念廓然三际断。千差万别尽圆通。

示众。针锋头上透天关。著意忘怀两不堪。直下早逾千万劫。即今成佛未同参。所以雪峰道。望州亭与汝相见了也。乌石岭与汝相见了也。僧堂前与汝相见了也。若是灵利汉。聊闻举著。剔起便行。更不周由者也。还委悉么。出头天外看。谁是我般人。

陈氏为考妣忏塔请示众。普贤身相无有二。八万四千毛孔刹。一一毛孔一如来。一一如来一塔庙。舍利坚固金刚身。虚空可坏此不朽。女子陈氏报劬劳。一一塔庙一瞻礼。满足八万四千拜。尽诸毛孔无有遗。所获功德不可量。正与普贤行愿等。用严慈父及慈母。遍及法界诸有情永离苦海证菩提。悉得心空超彼岸。

福州洋屿庵语录(终)

泉州小豁云门庵语录。

入庵示众。举波斯匿王问世尊。胜义谛中还有世俗谛否。若言其有。智不应一。若言其无。智不应二。一二之义。其义云何。世尊答曰。汝于过去龙光佛所。曾问此义。我今无说。汝亦无闻。无说无闻。是名一义二义。师云。大小释迦老子。被个俗汉等闲拽转鼻孔。直得分疏不下。今日或有人问云门。胜义谛中还有世俗谛否。若言其有。智不应一。若言其无。智不应二。一二之义。其义云何。且作么生支遣。良久云。插一枝草建梵刹。破妄想尘出经卷。饶益广大诸有情。成就无边希有事。蓦拈拄杖卓一下云。梵刹已建。妄想尘已破。大经卷已出。顿渐偏圆权实半满。一一分明。种种法门种种方便。种种智慧种种因果。种种殊胜种种行愿种种庄严。只在檀越给事一毛端上以妙明心印一印印定。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即今成佛不假修治。非但檀越给事如是。乃至过现未来微尘诸佛诸代祖师。古往今来一切知识天下老和尚舌头。亦以此印印定。无异无同。一一妙明。一一具足。修如是行。成如是事。满如是愿。获如是福。无古无今。无终无始。无成无坏。无悟无迷。如是了达。如是证入。如是究竟。亦只在檀越给事一毛端上。不异善财入弥勒楼阁。尘沙法门一时顿证。无量功德遍处庄严。如帝网交光互相融通。互相摄入互为主伴。一一周匝一一无偏。普令无数善心不善心众生。睹诸殊胜皆发。无上正等菩提之心生希有想。非但檀越给事如是。云门今日亦如是。非但云门与给事如是。现前僧俗大众一一平等一一无差一一如是。正当恁么时。且道。是胜义谛耶。是世俗谛耶。是有耶是无耶。是一义耶是二义耶。是说耶是无说耶。是智耶是无智耶。是闻耶是无闻耶。试断看。若断得出。檀越给事。建大宝坊。作大佛事。功不唐捐若断不出。云门为蛇画足去也。掷下拄杖拍禅床云。透过铁围山。北斗面南看。

浴佛示众。末后一句子。声前露裸裸。盖天盖地盖声盖色。黄面老子得个一著子。便道。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及至初生。则震动一切世界网。便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大师子吼道。天上天下惟我独尊。为一大事因缘故。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殊不知。数千年后被个跛脚阿师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贵图天下太平。且道。释迦老子过在甚么处。莫是指天指地开大口么。莫是不合鼓弄人家男女么。莫是开佛知见示佛知见悟佛知见入佛知见么。若恁么商量。不唯谤他释迦老子。亦乃辜负云门大师。到这里若知云门落处。即知自己落处。且道。落在甚么处。良久云。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复举。僧问五祖。如何是佛。祖云。露胸跣足。如何是法。云大赦不放。如何是僧。云钓渔船上谢三郎。师云。此三转语。一转具三玄三要。四料拣四宾主。洞山五位云门三句。百千法门无量妙义。若人拣得。许尔具一只眼。

结夏示众。今日是众僧结制之辰。云门庵比丘宗杲。与赤肉团上无位真人现前清净大众。以法界为伽蓝。同诸菩萨九十日内安居其中。跳金刚圈吞栗棘蓬。作梦中佛事。降镜里魔军。三业清净六根明洁。身四威仪无诸过患。悬契如来一百四十大愿。绍三宝种永不断绝。苟能如是修证。如是安居。是大丈夫汉。是真出家儿。不须谨守蜡人如鹅护雪。其或未然。赵州东壁挂葫芦。莫道不疑好。拍禅床下座。

示众。云门昨日昼寝。梦乘一叶轻舟。泛东大洋海。骑新修佛殿。入蝼蚁穴中。迤逦行到十字街头万人丛里。见一队强项衲僧。口里谈玄演妙。举古明今。说灵云见桃华悟道。香严闻击竹明心。雪峰连年辊毬。禾山长时打鼓。事存函盖合。理应箭锋拄。方作此梦。忽然被人惊觉。元来却是喜通聚三上座鞋履作声。云门虽然眼开。犹在梦中未惺。三上座近前作礼曰。请和尚来日为众说禅。云门梦里应渠曰诺。今日击动法鼓。大众上来。且道。说个甚么即得。昨日梦说禅。如今禅说梦。梦时梦如今说底。说时说昨日梦底。昨日合眼梦。如今开眼梦。诸人总在梦中听。云门复说梦中梦。良久云。驴唇先生开口笑。阿修罗王打勃跳。海神失却夜明珠。擘破弥卢穿七窍。三人上座请谈禅。平地无风浪拍天。禅禅不用思量卜度。非干文字语言。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岩头刬之则曰。是句非句。临济用之则曰。三要三玄。禅禅吞却栗棘蓬。透出金刚圈。休论赵州老汉庭前柏树子。莫问首山新妇骑驴阿家牵。但请一时放下著。当人本体自周圆。召大众云。且作么生说个周圆底道理。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喝一喝。

解夏示众。衲僧相见莫疑猜。布袋结头今日开。露柱著衫南岳去。灯笼脱帽上天台。蓦拈拄杖云。只有云门木上座。终年无去亦无来。有时独靠古屏畔。觑破门前下马台。掷下拄杖下座。

示众。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遇贵则贱。遇贱则贵。筑著磕著。没处回避。南岳天台去路通。君向西兮我向东。风从虎兮云从龙。喝一喝云。拈起簸箕别处舂。熨斗煎茶铫不同。

示众。举僧问云门。如何是道。门云。透出一字。师云。透出一字却不相似。急转头来张三李四。下座。

示众。举教中道。生灭灭已寂灭现前。师云。真生无可生。真灭无可灭。寂灭忽现前。虾蟆吞却月。

示众。举僧问赵州。百骸俱溃散。一物镇长灵时如何。州云。今朝又风起。师云。今朝又风起。闹处莫插觜。触著阎罗王。带累阴司鬼。

示众。举法眼问觉铁觜。近离甚处。觉云。赵州。眼云。承闻赵州有柏树子话是否。觉云无。眼云。往来皆谓。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上座何得道无。觉云。先师实无此语。和尚莫谤先师好。师去。若道有此语。蹉过觉铁觜。若道无此语。又蹉过法眼。若道两边都不涉。又蹉过赵州。直饶总不恁么。别有透脱一路。入地狱如箭射。毕竟如何。举起拂子云。还见古人么。喝一喝。

示众。举青原思和尚问六祖。当何所务即不落阶级。祖云。汝曾作甚么来。思云。圣谛亦不为。祖云。落何阶级。思云。圣谛尚不为。何阶级之有。祖深器之。师云。莫将闲话为闲话。往往事从闲话生。

示众。举庞居士问灵照女。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作么生会。照云。这老汉头白齿黄。作这个见解。居士云。尔作么生。照云。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师云。庞居士先行不到。灵照女末后太过。直饶齐行齐到。若到云门。一坑埋却。且道。过在甚么处。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

示众。举云门云百草头上道将一句来。众无语。自代云俱。圜悟老师云札。师云普。复云。俱札普日轮午。李将军射石虎。虽然透过那边。枉发千钧之弩。

示众。举僧问赵州。四山相逼时如何。州云。无路是赵州。师云。无路是赵州。老将足机筹。关南并塞北。当下一时收。

李参政请示众。举裴相国入寺。见壁间画像。问院主云。壁间是甚么。主云。高僧。裴云。形仪可观。高僧在甚么处。主无语。裴云。这里莫有禅僧么。时黄檗在众。院主云。有一希运上座。颇似禅僧。裴遂召黄檗。举前话似之。檗云。但请问来。裴云。形仪可观。高僧在甚么处。檗召相公。公应诺。檗云。在甚么处。裴于言下领旨。师云。裴公将错就错。脱尽根尘。黄檗信口垂慈。不费心力。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虽然如是。黄檗只有杀人刀。且无活人剑。今日大资相公或问云门。形仪可观。高僧在甚么处。云门亦召云。相公。相公若应诺。云门即向道。今日堂中特谢供养。

示众。举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僧云。和尚莫将境示人。州云。我不将境示人。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师云。庭前柏树子。今日重新举。打破赵州关。特地寻言语。既是打破关。为甚么却寻言语。当初将谓茅长短。烧了元来地不平。

蔡郎中请示众。聊闻举著便承当。好肉无端已剜疮。著眼机轮上头看。方知两两不成双。蓦拈拄杖云。见之不取。千载难忘。三世诸佛诸代祖师天下老和尚。被云门拄杖子一口吞尽。一大藏教填沟塞壑。正当恁么时。设使德山棒如雨点。临济喝似雷奔。还如毡上翻筋斗。靴里动指头。有甚么用处。恁么说话。太杀压良为贱。不识好恶。或被一个不惜性命底衲僧出来掀倒禅床喝散大众。也怪他不得。即今还有么。如无。云门据款结案去也。卓拄杖一下。复举。裴相国捧一尊像。胡跪于黄檗前云。请师安名。檗云。裴休。裴应诺。檗云。与汝安名竟。裴作礼云。谢师安名。师云。裴公黄檗。可谓如水入水。似金博金。虽然如是。检点将来。不无渗漏。今日蔡郎中。或捧一尊像。请云门安名。即向道。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若云谢师安名。即向道。下坡不走快便难逢。

储大夫请示众。彻骨彻髓道一句。三要三玄绝遮护。竺干四七例皆迷。震旦二三浑未悟。我说是言非正邪。当机觌面休回互。殷勤为报云台公。俊鹰不打篱边兔。

俊上座请示众。拈拄杖卓一下云。文殊普贤观音弥勒。又卓一下云。迦叶阿难寒山拾得。又卓一下云。只恁么全是中全非。又卓一下云。不恁么全非中全是。如来说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放过一著。文俊上座好与三十棒。且道。是赏他是罚他。掷下云。具眼衲僧。试定当看。

示众。举外道问佛。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良久。外道赞叹云。世尊大慈大悲。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外道去后阿难问佛。外道有何所证而言得入。世尊云。如世良马见鞭影而行。雪窦云。邪正不分。过由鞭影。师云。邪正两分。正由鞭影。

示众。即心即佛莫妄求。非心非佛休别讨。红炉焰上雪华飞。一点清凉除热恼。

示众。行不到处说不难。说不到处行不难。行说难到不难到。拈却门前大案山。所以道。灵锋宝剑。常露现前。亦能杀人亦能活人。进前则丧身失命。退后则瓦解冰销。不进不退。上无冲天之计。下无入地之谋。正当恁么时。作么生是衲僧转身一路。还委悉么。好手手中呈好手。红心心里中红心。

示众。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南门西门北门。僧云。不问这个。州云。尔问赵州聻。师云。这僧问赵州。赵州答赵州。得人一马还人一牛。人平不语水平不流。会么。受恩深处宜先退。得意浓时便好休。

为圜悟和尚举哀拈香。指真云。这老和尚。一生多口搅扰丛林。近闻已在蜀中迁化了也。且喜天下太平。云门昔年虽曾亲近。要且不闻他说著个元字脚。所以今日作一分供养。点一盏茶。烧此一炷香。熏他鼻孔。即非报德酬恩。只要辱他则个。召大众。云既不闻他说个元字脚。又无恩德可报。何故特地作这一场笑具。还委悉么。冤有头债有主。偶因失脚倒地。至今怨入骨髓。遂烧香。

当晚小参。举僧问长沙。南泉迁化向甚么处去。沙云。东家作驴西家作马。僧云。未审意旨如何。沙云。要骑便骑要下便下。师云。今日或有人问云门。圜悟老师迁化向甚么处去。即向他道。入阿鼻大地狱去也。未审意旨如何。饮洋铜汁吞热铁圆。或问。还救得也无。云救不得。为甚么救不得。是这老汉。家常茶饭。

善友请示众。妄心颠倒造诸业。回趣真乘即忏摩。真妄两头俱透脱。海南东畔是新罗。

示众。举百丈凡参次。有一老人。常随众听法。众人退老人亦退。忽一日不退。丈遂问。面前立者复是何人。老人云。某甲非人也。于过去迦叶佛时。曾住此山。因学人问。大修行底人。还落因果也无。对云。不落因果。五百生堕野狐身。今请和尚。代一转语。贵脱野狐身。老人遂问。大修行底人。还落因果也无。丈云。不昧因果。老人于言下大悟。便脱野狐身。师云。不落与不昧。半明兼半晦。不昧与不落。两头空索索。五百生前个野狐。而今冷地谩追呼。喝一喝云。座中既有江南客。休向樽前唱鹧鸪。

示众。举道吾与渐源。至一家吊慰。源拊棺云。生耶死耶。吾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源云。为甚么不道。吾云。不道不道。回至中路。源云。和尚快与某甲道。若不道打和尚去。吾云。打即任打。道即不道。师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公案两重一状领到。露刃吹毛截断纲要。脱却鹘臭衫。拈了炙脂帽。大坐当轩气浩浩。喝一喝。下座。

施主供养罗汉示众。丹霞烧却木佛。翠微供养罗汉。一人左手抬。一人右手按。宾主既历然。吾道一以贯。师子独游行。岂复求侣伴。团圞擘不开。打鼓普请看。虽不直分文。倾国不肯换。遂鸣指三下云。苏卢[口*悉]哩萨婆诃。

端午示众。拈拄杖举云门大师道。从上诸圣。为甚么不到这里。莲华峰庵主道。古人到这里。为甚么不肯住。师云。二尊宿。折东篱补西壁。抱桥柱澡洗。把缆放船即不无。要且无为人底道理。云门即不然。未到这里教伊到。已到这里教伊头破脑裂。且道。还有为人处也无。良久云。一二三四五。虚空阙处补。五四三二一。当门书大吉。好手挥斤去。鼻泥。衲僧机妙安能识。蓦然识百草头边露消息。且作么生是露底消息。唵部临唵齿临。急急如律令。卓一下。

示众。举僧问睦州。一言道尽时如何。州云。老僧在尔钵囊里。又问云门。一言道尽时如何。门云。裂破。师云。或有人问山僧。一言道尽时如何。这漆桶。

示众。举僧问云门。达磨九年面壁。意旨如何。门云。念七。师云。念七念七。全无消息。背看分明。正观难识。既是正观。为甚么难识。可知礼也。

示众。举庞居士问马大师。不昧本来身。请师高著眼。大师直下觑。士云。一种没弦琴。唯师弹得妙。大师直上觑。居士礼拜。大师归方丈。居士随后至方丈云。适来弄巧成拙。师云。且道。是马大师弄巧成拙。庞居士弄巧成拙。还有缁素得出者么。若缁素不出。癞马系枯桩。直饶缁素得出。也是虾蟆口里一粒椒。

示众。举庞居士云。心如境亦如。无实亦无虚。有亦不管。无亦不拘。不是圣贤了事凡夫。师云。白的的清寥寥。水不能濡火不能烧。是个甚么。切不得问著。问著则瞎却尔眼。以拄杖击香台一下。

示众。举古德云。佛法也大有。只是舌头短。师云。向道莫行山下路。果闻猿叫断肠声。

蔡春卿荐考请示众。举洛浦示众云。孙膑收铺去也。有卜者出来。时有僧出曰。请和尚一卜。浦云。汝家爷死。僧无语。法眼代拊掌三下。师云。这僧没兴死却爷。又被他人拊掌。信知祸不单行。福无双至。然洛浦善卜。法眼善断。若子细思量。爻象吉凶。二老一时漏逗。既占得火风鼎卦。何故断作地火明夷。云门即不然。蓦拈拄杖云。孙膑门下死却郎罢。连卓三下云。会么。内属艮宫。再求外象。又卓三下云。千灵万圣。万圣千灵。莫顺人情。复卓一下云。吉凶上卦。

屏山居士刘宝学请示众。大根大器大丈夫。不越一念了大事。三世诸佛立下风。此人堪作如来使。三世诸佛既立下风。为甚么却作如来使。良久云。铁轮天子寰中敕。须信官差不自由。

江给事请开佛光明。师执笔云。教中道。清净慈门刹尘数。共生如来一妙相。一一诸相莫不然。是故见者无厌足。又道。如来眼有大人相。名自在普见云。以众妙宝而为庄严。摩尼宝光清净莹彻。普见一切皆无障碍。既然如是。为甚么却要他人点眼。还有道得底么。若也道得。非独为黄面老子出气。亦使遍法界众生悉沾利益。若道不得。听取一颂。举头忽睹明星现。因兹眼病见空华。遂以笔点云。今日还渠旧光彩。碧眸炯炯照尘沙。

泉州小溪云门庵语录卷第八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