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838   【字体:

大慧普觉禅师住江西云门庵语录卷第七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结夏示众。有句无句如藤倚树。孟八郎汉便恁么去。机不到语不副。眼里著得百千万亿须弥山。耳里著得无量无边香水海。机副语语投机。眼里著沙不得。耳里著水不得。有般汉。闻恁么道。便道。见月休观指。归家罢问程。不知垂万里钩。驻千里乌骓。布漫天网打冲浪鲲鲸。若是虾蟆蚯蚓跛鳖盲龟。徒劳上钩徒劳入网。须是恁么人方知恁么事。所以道。杀人自有杀人刀。活人自有活人剑。有杀人刀无活人剑。一切死人活不得。有活人剑无杀人刀。一切活人死不得。死得活人活得死人。便能刮龟毛于铁牛背上。截兔角于石女腰边。不作奇特商量。不作玄妙解会。何须九旬禁足三月护生。谨守蜡人无绳自缚。须知尽十方遍法界无有如针锋许不是。各各当人安居之处。便恁么去。更有事在。敢问诸人。只如不死不活底人出来。且作么生杀作么生活。若杀不得活不得。佛法无灵验。直饶杀得活得。也未是作家。于衲僧分上了无交涉。且道衲僧有甚么长处。良久云。虽有一双穷相手。未曾低揖等闲人。喝一喝。

示众。恁么恁么。针札不入。不恁么不恁么匙挑不上。恁么中不恁么。鬼面神头。不恁么中却恁么。披毛戴角。阿呵呵。且道笑个甚么。我笑。昔日云门大师有时云。闻声悟道见色明心。观世音菩萨将钱买糊饼。放下手云。元来只是馒头。乃喝一喝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示众举。云门一日拈拄杖云。凡夫实谓之有。二乘析谓之无。缘觉谓之幻有。菩萨当体即空。衲僧见拄杖但唤作拄杖。行但行坐但坐。总不得动著。师云。我不似云门老人将虚空剜窟竉。蓦拈拄杖云。拄杖子不属有不属无。不属幻不属空。卓一下云。凡夫二乘缘觉菩萨。尽向这里各随根性悉得受用。唯于衲僧分上为害为冤。要行不得行。要坐不得坐。进一步则被拄杖子迷却路头。退一步则被拄杖子穿却鼻孔。只今莫有不甘底么。试出来与拄杖子相见。如无来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示众。过去诸如来。斯门已成就。拈拄杖左边卓一下云。且拈向左边。现在诸菩萨。今各入圆明。右边卓一下云。且拈向右边。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法。中间卓一下云。且拈向中间。二边浑莫立。中道不须安。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昨日有人从淮南来。不得江西信。报道。下江盗贼已平。云门山头种田博饭吃。问著禅道佛法。口似磉盘。乃喝一喝云。适来许多葛藤。向甚么处去也。又卓一下云。有利无利不离行市。

示众。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少盐酱。顶门具眼衲僧。到此如何趣向。然冤有头债有主。云门今日和泥合水。向炙疮瘢上更著艾炷。要与马师相见。遂以拂子面前画一画云。还见么。拆东篱补西壁。眼见则亲手揽不及。释迦弥勒换手椎胸。文殊普贤连声叫屈。喝一喝云。马面夜叉才稽首。牛头狱卒便擎拳。

示众。永嘉道。非不非是不是。差之毫厘失千里。是则龙女顿成佛。非则善星生陷坠。永嘉亲见六祖来。要且只在是非里。云门即不然。非不非是不是。仰面看天低头觑地。惺惺时直是惺惺。瞌睡时一向瞌睡。也无佛法可商量。亦无尘劳可回避。有时睡里惊觉来。元是猫儿捉老鼠。

示众。古人道。他人住处我不住。他人行处我不行。不是与人难共聚。大都缁素要分明。喝一喝云。犹有这个在。云门即不然。他人住处我亦住。他人行处我亦行。瞥喜瞥嗔无理会。新罗夜半日头明。且道与古人相去多少。试定当看。

示众。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南泉老人和身放倒。至今数百年来。其间无数善知识出世。未曾有一人为他扶起。云门今日拟将灯心拄须弥山。试为扶起看。遂拈拄杖云。南泉放倒云门扶起。放倒扶起有宾有主。明眼衲僧商量。切忌别作道理。既许商量。为甚么不许作道理。良久云。相骂饶汝接嘴。相唾饶汝泼水。卓一下。

示众。诸法本来绝待。触目且无拘碍。只因断臂觅心。便有人求忏罪。无文印子既成。付法传衣厮赖。致令卢老黄梅。坠石腰间舂碓。将谓有法与人。问著却言不会。引得后代儿孙。尽作韩卢逐块。虽欲扶竖宗乘。奈何东倒西傫。子细检点将来。直是令人叵耐。若也尽令而行。一击须教粉碎。有时静坐思量。就中也有可爱。且道有甚么可爱。深沙共修罗结亲。金刚与土地指。背喝一喝。

示众。拈拄杖卓一下云。细不通风。大通车马。突出当阳。孰辨真假。虚空有杷柄。无手人能把。跛驴蹋倒摘茶轮。草庵卸下琉璃瓦。又卓一下。

解夏示众。洞山万里一条铁。浏阳一击百杂碎。云门关字常现前。翠岩眉毛在不在。乃举拂子云。云门大师来也。还见么。击禅床云。一彩两赛。

示众。法法本来法。无法无非法。何于一法中。有法有不法。拈起拄杖云。这个是拄杖子。那个是本来法。又云。这个是本来法。那个是拄杖子。只今莫有断得出底么。若断得出。非唯自有出身之路。亦乃不受人谩。若断不出。云门饶舌去也。开口即失。闭口非丧。如是如是。遂卓一下云。一椎两当。复举起云。看看寒山拾得扫地。倒转苕帚柄把露柱。一摵勃跳上兜率陀天。触破非非想天人鼻孔。毗卢遮那如来忍痛不禁。走入云门拄杖子里藏身。云门一众呵呵大笑云。料掉没交涉。正当恁么时露柱与灯笼。画眉又增得多少光彩。良久云。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

示众。豁开正眼千圣罔测。其由一句全提万别千差路绝。识不可识智莫能知。非圣非凡非心非法。全体恁么来。全体如是住。不见毗耶示疾。文殊问言。居士所疾为何等相。维摩诘曰。我病无形不可见。又问。此病身合耶心合耶。曰非身合。身相离故。亦非心合。心如幻故。师云。身相既离。心亦如幻。谁是示疾者。谁是问疾者。还证明得么。若证明得。则诸人身病心病俱销。佛病法病齐遣。便能回三毒为三聚净戒。回六识为六神通。回烦恼为菩提。回无明为大智。便恁么去。犹是止啼之说。未为究竟。且究竟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幻人心识本来无。罪福皆空无所住。喝一喝。

示众。或是或非人不识。逆行顺行天莫测。隔山人唱鹧鸪词。错认胡笳十八拍。遂举拂子云。这个只是牦牛尾拂子。不得作是非逆顺商量。作么生识。作么生测。良久云。无人过价打与三百击禅床一下。

示众。入水不避蛟龙。渔父之勇也。陆行不避虎兕。猎夫之勇也。白刃临前视死若生者。将军之勇也。作么生是衲僧之勇。良久云。大胆驾头冲突过。小胆哀鸣告所由。喝一喝。

示众。有一人一生为善。有一人一生造恶。为善者一旦犯不与取戒。造恶者一念了悟自心。善人犯不与取戒。即名为贼。恶人了悟自心。即名为佛。二人同到。云门著那一人即是。著善人而却恶人。则是著贼而却佛。著恶人而却善人。则是怕恶而欺善。若二人俱著。则佛贼不分。若二人俱不著。则善恶不明。若决定指佛是恶人。则招谤佛之愆。入地狱如箭射。若指贼是善人。未有善人而做贼者。当人未具智眼在。到这里还有断得者么。若断不得。云门为诸人断却。贼是善人为。佛是恶人做。佛贼善恶人不出这两个。还会么。蓦拈拄杖面前画一画云。建昌纸贵一状领过。

示众。荆棘林中善卷舒。更于骊颔探神珠。南山鳖鼻活拈得。乘兴犹来捋虎须。如斯标致。未是作家。若到云门。不劳拈出。直须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方有小分相应。正当恁么时。不伤物义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但将饭向无心碗。自有人提折脚铛。

示众。拈拄杖云。休夸棒下无生忍。拨置当阳掣电机。未屙已前蓦提得。遂卓一下云。一击自然亡所知。喝一喝。

示众。才涉唇吻便落言诠。不落言诠即沉寂默。沉寂默则成诳。滞言诠则成谤。不语不谤不默不诳。须知向上别有一路子。明眼底知有。只是难近傍。遂拈拄杖云。拄杖子却近傍得。只是不知有。敢问大众。近傍得底不知有。知有底近傍不得。正恁么时。那个在前。那个在后。只今众中莫有不受人谩底么。试出来定当看。良久云。若不蓝田射石虎。几乎误杀李将军。卓一下。

示众。多时不说禅。口边生白醭。大众苦相煎。便登曲录木。匪论五家宗。不引传灯录。才开两片皮。业因招薄福。释迦干屎橛。达磨老臭秃。一人曲说直。一人直说曲。彼此大丈夫。肯受尔沸[尸@豕]。骂佛谤祖师。定入拔舌狱。佛祖生冤家。魔王真眷属。心地黑漫漫。口里水漉漉。似恁出家儿。定灭瞿昙族。腊月三十朝。大笑却成哭。召大众云。还识云门村叟么。曾闻一饱忘百饥。今日山僧身便是喝一喝。

示众举。僧问香严。如何是道。严云。枯木里龙吟。僧云。如何是道中人。严云。髑髅里眼睛。僧又问石霜。如何是枯木里龙吟。霜云。犹带喜在。如何是髑髅里眼睛。霜云。犹带识在。又问曹山。如何是枯木里龙吟。山云。血脉不断。如何是髑髅里眼睛山云。干不尽。遂有颂云。枯木龙吟真见道。髑髅无识眼初明。喜识尽时消息尽。当人那辩浊中清。圜悟老人云。一人透语渗漏。一人透情渗漏。一人透见渗漏。师云。诸人还拣得出么。若拣不出。不惜眉毛为诸人说破。香严透语渗漏。被语言缚杀。石霜透情渗漏。被情识使杀。曹山透见渗漏。被见闻觉知惑杀。分明说了。具眼者辩取。

示众举。提婆达多在地狱中。世尊令阿难传问云。汝在地狱中。可忍受否。云我虽在地狱中。如三禅天乐。世尊又令阿难传问。尔还求出否。云待世尊入地狱。我即出。阿难云。世尊是三界大师。岂有入地狱分。云世尊既无入地狱分。我岂有出地狱分。师云。既无出分又无入分。唤甚么作释迦老子。唤甚么作提婆达多。唤甚么作地狱。还委悉么。自携瓶去沽村酒。却著衫来作主人。

示众举。招庆问罗山。有人问岩头。尘中如何辩主。头云。铜沙锣里满盛油。意作么生。山召大师。庆应诺。山云。猕猴入道场。山却问明招。或有人问尔作么生。招云。箭穿红日影。师云。还会么。猕猴入道场。箭穿红日影。两个老古锥。担雪共填井。喝一喝。

示众举。招庆普请担泥次。中路按拄杖问。僧云。上窟泥下窟泥。僧云。上窟泥。庆打一棒。又问一僧。上窟泥下窟泥。僧云。下窟泥。庆亦打一棒。又问明招。招放下泥担叉手云。请师鉴。招庆便休师云。招庆虽然休去争奈明招不甘。云门当时若见他。放下泥担云。请师鉴。劈脊也与一棒。看他如何折合。

示众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云。河北。州云。河北有个赵州和尚。上座曾到彼么。僧云。某甲近离彼中。州云。赵州有何言句示徒。僧遂举吃茶话。睦州乃云。惭愧。却问僧。赵州意作么生。僧云。只是一期方便。睦州云。苦哉赵州。被尔将一杓屎泼了也。便打。后来雪窦云。这僧克由叵耐将一杓屎泼他二员古佛。师云。雪窦只知一杓屎泼他赵睦二州殊不知。这僧末上被赵州将一杓屎泼了。却到睦州。又遭一杓。只是不知气息。若知气息。甚么处有二员古佛。

示众举。僧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门云。糊饼。师云。云门直是好一枚糊饼。要且无超佛越祖底道理。

示众举。洞山云。须知有佛向上事。僧问。如何是佛向上事。山云。非佛。云门云。名不得状不得。所以言非。师云。二尊宿恁么提持佛向上事且缓缓。这里即不然。如何是佛向上事。拽拄杖劈脊便打。免教伊在佛向上桗根。

示众举。石门聪和尚云。十五日已前诸佛生。十五日已后诸佛灭。十五日已前诸佛生。尔不得离我这里。若离我这里。我有钩钩尔。十五日已后诸佛灭。尔不得住我这里。若住我这里。我有锥锥尔。且道正当十五日。用钩即是用锥即是。遂有颂云。正当十五日钩锥一时息。更拟问如何。回头日又出。师云。恢张三玄三要。扶竖临济正宗。须是恁么人始得。虽然如是。云门即不然。十五日已前。诸佛本不曾生。十五日已后诸佛本不曾灭。十五日已前尔若离我这里。我也不用钩钩尔。一任横担拄杖紧峭草鞋。十五日已后尔若住我这里。我也不用锥锥尔。一任拗折拄杖高挂钵囊。且道正当十五日。合作么生。乃云。十五日前后钩锥徒尔为。今朝是十五。正好用钩锥。且作么生用。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

示众举。白云祥和尚问僧。不坏假名而谈实相作么生。僧云。这个是椅子。白云以手拨云。将鞋袋来。僧无对。白云云。这虚头汉。云门闻云。须是祥兄始得。师云。云门扶强不扶弱。争奈怜儿不觉丑。这僧当时若是个汉。待他道将鞋袋来。便与掀倒禅床。直饶白云牙如剑树。口似血盆。也分疏不下。

示众举。石头问长髭。甚处来。髭云。岭南来。头云。大庾岭头一铺功德成就也未。髭云。成就久矣。只欠点眼在。头云。莫要点眼么。髭云。便请。头垂下一足。髭便礼拜。头云。子见个甚么便礼拜。髭云。如红炉上一点雪。师云。众中商量甚多。或云。无眼功德有甚点处。或云。莫要点眼么。待他道便请。好劈脊便打。若恁么未免秽污这功德。云门即不然。待这老汉垂下一足。但道起动和尚。

示众举。王大王向雪峰会里请晏监寺住鼓山。雪峰与孚上座送出门。回至法堂上乃曰。一只圣箭直射入九重城里去也。孚云。和尚是伊未在。峰曰。渠是彻底人。孚云。若不信。待某甲去勘过。遂往路中把住云。师兄向甚么处去。鼓山云。九重城里去。孚云。忽遇三军围闭时如何。山云。他家自有通霄路。孚云。恁么则离宫失殿去也。山云。何处不称尊。孚便回谓雪峰曰。好一只圣箭折却也。遂指前话。峰云。渠语在。孚云。这老冻脓。毕竟有乡情在。师云。众中商量道。甚么处是圣箭折处。云鼓山不合答他话。是圣箭折处。鼓山不合说道理是圣箭折处。恁么批判。非唯不识鼓山。亦乃不识孚老。殊不知。孚上座正是一枚贼汉。于鼓山面前纳一场败阙。懡[怡-台+羅]而归。却来雪峰处拔本。大似屋里贩扬州。若非雪峰有大人相。这贼向甚处容身。当时可惜放过。却成不了底公案。只今莫有为古人。出气底么。试出来。我要问尔。甚么处是圣箭折处。

示众举。明招向火次。僧忽问。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未审此四句。那句是宾。那句是主。明招拨开火云。尔向这里与我拈出一茎眉毛看。僧云。非但某甲。尽大地人丧身失命。招云。何故自把髻投衙。师云。这僧有头无尾。明招有尾无头。若人道得头尾圆全句。云门与尔拄杖子。

示众举。南泉坐次。一僧问讯叉手而立。泉云。太俗生。僧合掌。泉云。太僧生。僧无语。师云。合掌太僧生。叉手又俗气。总不恁么时。尊体无顿处。无顿处有巴鼻。唵苏噜苏噜悉唎悉唎。喝一喝云。是甚么。近来王令稍严。不许搀行夺市。

示众。三十年来弄马骑。今朝却被驴儿颠。就地拾得丽水金。拈起却是新罗铁。报诸人别不别。夜来雪压云门。冻得乌龟成鳖。

除夜示众。今夜唤明朝作来年。明朝唤今夜作去岁。既称来年今夜合来。既号去岁明朝合去。来年今夜不见来。去岁明朝定不去。既不来又不去。业识茫茫无本据。大圆镜里绝纤尘。个中岂著闲家具。是则是别又别。烁迦晃破秋天月。庞公不昧本来身。大似飞龙成跛鳖。尔诸人瞥不瞥灵利汉。须看时节。五九尽处又逢春。衲僧脑后三斤铁。喝一喝。

示众。夜来兔子赶大虫。天明走入无何有。月下珊瑚长数枝。万象森罗齐稽首。蓦拈拄杖云。拄杖子不唧[口*留]。渠侬却善分妍丑。李公烂醉绝倒时。元是张公吃村酒。报诸人急回首。切忌痴狂外边走。

示众。举麻谷持锡到章敬。绕禅床三匝振锡一下。卓然而立。师云。纯钢打就生铁铸成。敬云。是是。师云。锦上铺华三五重。谷又持锡到南泉。绕禅床三匝振锡一下。卓然而立。师云。已纳败阙了也。泉云。不是不是。师云。枷上更著杻。谷云。章敬道是。和尚为甚么道不是。师云。愁人莫向愁人说。泉云。章敬则是是。汝不是。此是风力所转。终成败坏。师云。试把火照看南泉面皮厚多少。复召大众云。云门恁么批判。且道。肯他不肯他。

示众。举南岳和尚遣僧问马祖云。作么生。祖云。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师云。云门即不然。夜梦不祥书门大吉。

示众。俊鹞不打篱边兔。猛虎终不食伏肉。毛头星现北斗前。把断天关并地轴。

示众。举僧问云峰。如何是心地法门。峰云。不从人得。僧云。不从人得时如何。峰云。此去衡阳不远。师云。云门即不然。如何是心地法门。不从人得。不从人得时如何。看脚下。

大慧普觉禅师住江西云门庵语录卷第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