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803   【字体:

大慧普觉禅师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四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上堂。僧问。壁立万仞还许商量也无。师云。壁立万仞不许商量。进云。也知和尚赤心片片。师云。既知更问个甚么。进云。恁么则真个壁立万仞去也。师云。吃饭咬著一粒沙。进云。若然者。却许学人进前三步也。师云。尔不会却退后三步始得。乃云。摩竭提国犹在半途。少室峰前全无巴鼻。谈玄说妙好肉剜疮。举古明今抛沙撒土。争似饥餐渴饮闲坐困眠。从从教四序推移。都不干预我事。虽然如是。也须实到这个田地始得。只如实到这个田地底。如何亲近。喝一喝云。炙疮瘢上不可更著艾炷去也。

上堂举。南泉示众云。文殊普贤昨夜三更相打。每人与二十棒。趁出院也。赵州出众云。和尚棒教谁吃。泉云。王老师过在甚处。州乃作礼。师云。南泉无过。口能招祸。赵州礼拜。草贼大败。径山不管。结案据款。文殊普贤。且过一边。

上堂。僧问。今佛放光明。助发实相义。如何是放底光明。师云。尔吃粥来么。进云。学人已吃粥了也。师云。还见么。进云。未审还当得也无。师云。元来不见。乃云。今佛放光明。助发实相义。拈起拄杖云。过去诸佛现在诸佛未来诸佛。尽在径山拄杖头上。同时放大光明。照十方法界。直得山河大地万象森罗一时稽首。作么生是实相义。卓一下云。向下文长付在来日。

上堂举。僧问同安。如何是和尚家风。安云。金鸡抱子归霄汉。玉兔怀胎向紫微。僧云。忽遇客来将何只待。安云。金果早朝猿摘去。玉华晚后凤衔来。师云。同安家风不妨奇怪。径山家风又且不然。或有人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即向他道。齐时一钵和罗饭。禅道是非都不知。忽遇客来将何只待。蒸饼不托。

解夏上堂。拈拄杖云。百二十日夏。日日无空缺。露柱逞神通。灯笼呈丑拙。彻不彻。却来棒头为汝决。卓一下。

上堂。僧问。心佛俱亡时如何。师云。卖扇老婆手遮日。乃云。心佛不二。物我一如。若实得一如。则不见有物我之名。若实得不二。则不见有心佛之相。既不见有心佛之相。则全心即佛。全佛即心。既不见有物我之名。则全物即我。全我即物。苟于日用二六时中。如是证入。则若心若佛。若我若物。七颠八倒。悉得受用。便能拈一茎草。作丈六金身。将丈六金身。却作一茎草。直饶如是。切忌向径山门下过。椎折尔腰莫言不道。

上堂举。教云。更以异方便。助显第一义。师拈拄杖卓一下云。这个是异方便。那个是第一义。掷下云。大虫裹纸帽。好笑又惊人。

上堂举。镜清问玄沙。学人乍入丛林。乞师指个入路。沙云。还闻偃溪水声么。清云闻。沙云。从这里入。镜清于此得个入处。五祖师翁云。果是得入。一任四方八面。若也未然。辄不得离却这里。师云。若要真个得入。直须离却这里。下座。

双槐居士郑禹功。为佛灯禅师入塔请升座。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佛灯法兄禅师。二十年持此吹毛。活人天眼。离相离名。摧邪显正。横拈倒用。不犯锋铓。一周佛事已圆。直是光前绝后。乃顾视大众云。今日一会。正是佛灯禅师再秉吹毛。为诸人入泥入水全提时节。还有知恩者么。若有功不浪施。其或未然。径山不免葛藤。更举一个古话。昔日疏山和尚造寿塔了。监院来白疏山。山问。尔将多少钱与匠人。监院云。一切在和尚。疏山云。为将三钱与他。为将两钱与他。为将一钱与他。若道得。与吾亲造塔。监院无对。时罗山和尚在大岭住庵。监院到彼。罗山问。甚处来。监院云。疏山来。罗山云。近日有何言句。监院遂举前话。山云。还有人道得磨。院云。未有人道得。山云。尔却回举似疏山道。大岭闻举云。若将三文钱与匠人。和尚此生决定不得塔。若将两文钱与匠人。和尚与匠人共出一只手。若将一文钱与匠人。带累匠人眉须堕落。监院回举似疏山。山便具威仪。望大岭礼拜叹云。将为无人。大岭有古佛。放光射我此间。却谓监院曰。汝去向大岭道。犹如腊月莲华。监院复持此语举似罗山。山曰。早已龟毛长数丈。师云。诸人还知二老落处么。其或未然。径山今日将古人今人。搅成一块去也。疏山一文两文三文。双槐居士凑成二百千。已为佛灯陈谢匠人了也。免致溢监院走来走去问他别人。腊月莲华一朵甚是希奇。佛灯禅师收归窣堵波中。要作丛林标格。龟毛数丈。分付天并禅师。随时受用。敢问大众。且道径山还在里许也无。良久云。数声清磬是非外。一个闲人天地间。

上堂。僧问。有佛处不得住时如何。师云。住则挆根。进云。无佛处急走过时如何。师云。起动阇梨。进云。教学人向甚么处行履。师云。脱却笼头卸却角默。进云。三千里外逢人不得错举时如何。师云错错。问一百二十日夏已满出门。或有人问。如何是径山道底。且作么生答他。师云。径山曾道甚么来。进云。争奈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师云。尔作么生会。僧喝一喝云。三十年后大有人笑在。师云。何必三十年后。即今大有人笑尔。乃云。寻常向尔诸人道。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不得向举起处承当。不得向意根下卜度。不得下语。不得良久。或有人问。毕竟如何。向他道。也无毕竟。也无如何。正当恁么时。四楞塌地掇在诸人面前眼办手亲底一逴逴得。便能罗笼三界提拔四生。其或未然。自是尔诸人根性迟钝。且莫错怪径山好。

上堂举。肇法师云。诸法不异者。岂曰续凫截鹤夷岳盈壑。然后为无异者哉。云门大师道。长者天然长。短者天然短。又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乃拈起拄杖云。拄杖不是常住法。师遂拈起拄杖召大众云。剜出眼里睛。甚么处见肇法师不异底法。敲出骨中髓。甚么处见云门大师常住底法。掷下云。分身两处看。下座。

上堂。僧问。我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时如何。师云。五味钻秤锤。进云。何故外扬家丑。师云。尔为甚么舌头拄地。进云。却被和尚引著。师便打。问干峰示众云。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意旨如何。师云。骆驼尾上钓冬瓜。进云。还许学人转身吐气也无。师云。许尔转身。尔如何吐气。僧进前嘘一声。师云。这弄泥团汉。进云。只如云门道。人从天台来却往径山去。又作么生。师云。老鼠吃盐。进云。恁么则知他滋味。师云。速礼三拜。乃云。久雨不曾晴。豁然天地清。祖师门下事。何用更施呈。

上堂举。僧问云门。如何是正法眼。门云普。又僧问风穴。如何是正法眼。穴云瞎。师云。二尊宿答一转话。还有优劣也无。若道有优劣。真个瞎。若道无优劣。真个普。毕竟如何。云在岭头闲不彻。水流涧底太忙生。

张侍郎至上堂。僧问。大颠为韩文公趁却首座。意旨如何。师云。鲇鱼上竹竿。一日一千里。进云。学人未了。乞师垂慈。师云。更要第二杓恶水在。进云。只如首座也扣齿三下。过在甚么处。师云。过在扣齿处。进云。莫谤他首座好。师云。尔见个甚么道理。便恁么道。进云。谁知远烟浪。别有好思量。师云。尔莫谤径山好。进云。今日侍郎或问。和尚春秋多少。又且如何。师云。向他道百十二岁。进云。唤作谤径山得么。师云。尔又谤侍郎也。乃云。古人道。我宗无语句。实无一法与人。恁么道。早是通身浸在屎窖里了也。那堪更蹋步向前如之若何。问向上向下三要三玄银碗里盛雪北斗里藏身意旨如何。岂不是屎窖傍边更掘屎窖。虽然如是。若于屎窖中。知些气息。方知三世诸佛历代祖师天下老和尚古往今来一切知识。尽在屎窖里转大法轮。其或未然。切忌向屎窖里著到。

上堂举。马祖与西堂南泉百丈。中秋玩月次。祖指月云。正当恁么时如何。西堂云。正好修行。百丈云。正好供养。南泉拂袖便行。祖云。经入藏禅归海。唯有普愿独超物外。师云。还知四大老落处么。若也未知。听取一颂。国清才子贵。家富小儿娇。大家出只手彼此不相饶。

上堂。僧问。具足凡夫法。凡夫不知时如何。师云。好个消息。进云。具足圣人法。圣人不会时如何。师云。也好个消息。进云。未审是甚么消息。师云。见人空解笑。弄物不知名。进云。若不得流水。还应过别山。师云。修山主来也。问一人在孤峰顶上。无出身之路时如何。师云。好个消息。进云。和尚为甚么一向壁立万仞。师云。尔试向壁立万仞处道一句看。进云。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作黄金。师云。且缓缓。乃云。一人在孤峰顶上无出身路。一人在十字街头亦无向肯。不是释迦文亦非维摩诘。若向这里识得渠面目。方识得修山主道。具足凡夫法凡夫不知。具足圣人法圣人不会。圣人若会即是凡夫。凡夫若知即是圣人。还有识得者么。若识得去。凡夫圣人孤峰顶上。十字街头只在这里。若未识得。放待冷来看。

上堂举。僧问五祖师翁。牛头未见四祖时。为甚么百鸟衔华献。祖云。富与贵是人之所欲。见后为甚么不衔华献。祖云。贫与贱是人之所恶。师云。师翁恁么答话。虽则善赴来机。争柰语惊时听。径山亦有两转语。要与师翁相见。牛头未见四祖时。为甚么百鸟衔华献。茅屋上安鸱吻。见后为甚么不衔华献。佛殿里掘东司。

上堂僧问。语默动静总不干涉。非语默动静亦不干涉时如何。师云。自作自受。师云。直饶恁么也不干涉。师便打。乃云。佛与众生本无异相。只因迷悟遂有殊途。虽曰殊途。且迷时此个不曾迷。悟时此个不曾悟。所以道。譬如虚空体非群相。而不拒彼诸相发挥。苟能如是见得。方信道。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是真实语。是不诳语。若信得及受用无穷。若信不及亦在里许。

上堂。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若是个吃饭知饱饮水知渴底衲僧。不消云门出来打个之绕。既不许云门打个之绕。只今还有吃饭知饱饮水知渴底么。直饶有也是黄龙精。

上堂。僧问。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时如何。师云。鳝鱼走入油瓮里。进云。将谓胡须赤。更有赤须胡。师云。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进云。只如傅大士向鱼行酒肆里接人。未审和尚向甚么处接人。师云。向一切处接人。进云。未审接得几个。师云。只尔一个漆桶不会。乃云。空手把锄头。饭里有巴豆。步行骑水牛。蹴著脚指头。人从桥上过。赚杀多少人。桥流水不流。却较些子。若恁么提得去。方信道。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俱不识。拍禅床下座。

上堂。僧问。总不恁么来时如何。师云。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进云。如斩一綟丝。一斩一切断。师云。家富小儿娇。进云。机轮转处作者犹迷。师云。机轮向甚么处转。进云。鹧鸪啼处百华香。师云。引不著。进云。和尚向甚么处见普化。师云。普化在甚么处教我见。进云。箭穿红日影。方是射雕人。师云。也则引不著。乃云。箭穿红日影。方是射雕人。且道箭未离弦红日影边。还有这个消息也无。箭既离弦。这个消息落在甚么处。若也知得落处。一镞破三关。分明箭后路。其或未然。且归弩下避。

上堂举。僧问芭蕉。不落诸缘。请师直指。蕉云。有问有答。师云。芭蕉虽善用剑刃上事。子细检点将来。大似日中逃影。辜负这僧。今日或有人问径山。不落诸缘请师直指。只向他道。猩猩虽能言。毕竟是畜类。

上堂。僧问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则且置。只如九年面壁。明甚么边事。师云。横身当宇宙。谁是出头人。进云。只履西归还端的也无。师云。不端的。进云。也知和尚惯用此机。师云。是。僧便喝。师亦喝。乃云。适来善修一喝。惊天动地。径山随后一喝。全无巴鼻。若向无巴鼻处会得。便解将一条断贯索。穿却天下人鼻孔。若向惊天动地处承当。自己鼻孔却被别人将一条断贯索穿却。正当恁么时。如何免得此过。咄咄咄没处去没处去。

上堂。僧问。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学人上来。请师举一。师云。六六依前三十六。进云。未审还真实也无。师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僧礼拜。师乃云。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只如镇州萝卜头。未审灵照篮中。还著得也无。若向这里下得一转语。昨日有人从天台来。却往南岳去。若下不得。雪峰道底。

上堂举。僧问六祖。黄梅意旨甚么人得。祖云。会佛法人得。僧云。和尚还得否。祖云。我不得。僧云。和尚为甚么不得。祖云我不会佛法。师召大众云。还见祖师么。若也不见。径山为尔指出。蕉芭蕉芭有叶无了。忽然一阵狂风起。恰似东京大相国寺里。三十六院东廊下北角头。王和尚破袈裟。毕竟如何。归堂吃茶。

上堂。僧问。古人道。如人上树。口衔树枝手不攀枝。脚不蹋树。未审还有答话分也无。师云。答话了也。轮云。学人问树上话。和尚为甚么向树下答。师云。只为尔在树下问。进云。谩得大众眼么。师云。灼然谩不得。进云。只如树子未生消息未动。香严向甚么处。得这个话头来。师云。向尔漆桶里得来。进云。只如和尚道。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还有为人处也无。师云无。进云。恁么则却成虚设。师云。虚设。乃云。如人上树。口衔树枝。手不攀枝。脚不蹋树。树下有人问西来意。答他则丧身失命。不答他。又违他所问。是时香严才恁么道。便有个傍不肯底。唤作虎头上座。出众云。树上即不问。树下道将一句来。师云险。香严呵呵大笑。师云险。径山这。两险。有一险如天普盖。似地普擎。有一险料掉没交涉。还有拣得出者么。若拣得出。非唯亲见香严。亦使虎头上座无安身立命处。如无。径山将现成公案。为尔诸人下个注脚。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

上堂。僧问。教中道。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狗子既无佛性。唤甚么作真法。师云。只这无佛性。便是真法。进云。据学人见处。又且不然。师云。尔试杜撰看。僧礼拜。师云。只这礼拜。便是杜撰。乃云。是真精进。是名真法供养如来。狗子既无佛性。唤甚么作真法。山僧道。只这无佛性。便是真法。诸人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灵山一会俨然未散。若信不及。直待当来问弥勒。

上堂举。僧问赵州。承闻。和尚亲见南泉。是否。州云。镇州出大萝卜头。又僧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云居舜老夫道。镇州萝卜大。青州布衫重。要会个中意。鸡向五更啼。师云。云居恁么道。大似熟处难忘。若是径山即不然。镇州萝卜从来大。青州布衫斤两明。衲子聚头求的旨。却似蚊虻咬铁钉。

上堂。僧问。仰山道。神通游戏即不无。尊者佛法须还老僧始得。未审他据个甚么道理。师云。只知开口笑。不觉舌头长。进云。恁么则今日却被和尚笑也。师云。扬声止响作么。进云。神通游戏则不无。尊者佛法须还径山始得。师云。还见径山么。进云。少卖弄。师云。有眼如盲。乃云。神通游戏。仰山灼然不会。佛法要妙。罗汉灼然不知。虽然彼此不相知。要且各各无欠少。既无欠少。长者长法身。短者短法身。圆者圆法身。方者方法身。便恁么悟去。方知长者不是长。短者不是短。圆者不是圆。方者不是方。既总不是。却唤甚么作法身。喝一喝云。洎合停囚长智。

圣节上堂。拈香罢。忽雷震骤雨。遂云。震法雷击法鼓。布慈云兮洒甘露。即今法雷已震。法鼓已击。慈云已布。甘露已洒。事上也合。理上也合。事理既合。且作么生话会。下座与大众。到大佛殿。启建乾龙圣节。

上堂举。洞山问三峰庵主。汝名甚么。主云。道膺。山云。何不向上道。主云。若向上道。则不名道膺。洞山深肯之。师云。道膺向上道则不名道膺。既不名道膺。唤作向上处则不可。既不是向上道。且作么生契得洞山意。良久云。智者聊闻猛提取。莫待须臾失却头。

雪窦持和尚至上堂。僧问。仰山道。东寺师叔若在。慧寂不受寂寞。只如今日雪窦和尚得得到来。未审如何只待。师云。古之今之。进云。若恁么非唯径山不受寂寞。亦乃一千七百大众有赖。师云。尔见个甚么道理。进云。如两镜相照。洞无瑕翳。师云。打破镜来。与尔相见。进云。只如两口一无舌。即是吾宗旨。又作么商量。师云。抱桥柱澡洗把缆放船。进云。若是临济宗旨又作么生。师云。合取狗口。乃云。仰山道。东寺师叔若在。慧寂不受寂寞。仰山只知有己。不知有人。径山即不然。雪窦师叔若在。天下衲僧不受寂寞。何故不见古雪窦有言。寒木在握兮全机可笑。秋水横按兮半提可灭。使八极顶目者不自争衡见斯人兮驾御昂蘖。

上堂。今朝四月初一。衲僧放下楖栗。虽然不许默照。须要人人面壁。既不许默照。为甚么却须面壁。不见白云师翁有言。多处添些子。少处减些子。

浴佛上堂。芭蕉无耳闻雷开。葵华无眼随日转。释迦老子亦无生。每岁今朝浴一遍。既无生又浴个甚么。有条攀条。无条攀例。

上堂。僧问。道无方所。明之在人。法离见闻。断之在智。不起一念。还有佛法也无。师云无佛法。进云。为甚么无佛法。师云。为尔住在那一念中。进云。和尚向甚么处见学人那一念。师云。起也。乃云。不起一念。未是诸人放身命处。一念才生。如龙得水。似虎靠山。全体恁么来。全体如是住。便恁么领得去。更买百二十緉草鞋行脚始得。为甚么如此。我王库内无如是刀。

张侍郎请升座。僧问。十方同聚会。个个学无为。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时如何。师云。题目道甚么。进云。分明在目前。师云。柱撰禅和如麻似粟。进云。争柰一等共攀仙桂树。要折蟾宫第一枝。师云。这汉今日他白。进云。虽然如是。今夏定作禅状元。便礼拜。问侍郎见处何似去年。师云。今年去年只隔三百六十年。进云。莫谤侍郎好。侍郎无这个消息。师云。既无这个消息。了因又乱道作甚么。进云。借人口说一两句。又且何妨。便礼拜。师乃云。借人口说得底。不干自己事。自己胸襟流出底。傍观者有眼如盲。有口如哑。便恁么领略得。作禅状元也不难。直饶如是始入得径山门。未入得径山室。若入得径山室。禅状元始用得著。禅状元才用得著。儒状元便用不著。敢问大众。前面为甚么用得著。后面为甚么却用不著。乃顾视左右云。还知径山落处么。若知径山落处。禅状元即是儒状元。儒状元即是禅状元。即今拈却禅与儒。且道。当面一句作么生道。要知死底张宣教。便是活底状元爷。

结夏上堂。文殊三处安居。志公不是闲和尚。迦叶欲行正令。未免眼前见鬼。且道。径山门下今日事作么生。下座后大家触礼三拜。

上堂举。僧问云门。如何是透法身句。门云。北斗里藏身。师云。云门老人恁么道。只答得法身句。未答得透法身句。今日或有人问径山。如何是透法身句。即向他道。蟭螟眼里放夜市。大虫舌上打秋千。

上堂。今朝又是端午节。文殊善财忙不彻。杀人活人药不灵。自添脑后三斤铁。蓦拈拄杖卓一下云。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遂掷下云。是甚么铁蛇钻入土。

上堂举。马祖令智藏驰书上当山国一祖师。祖师开缄。见一圆相。即时索笔于中点一点。南阳忠国师闻云。钦师犹被马师惑。师云。马师仲冬严寒。国一孟夏渐热。虽然寒热不同。彼此不失时节。忠国师为甚么却道。钦师犹被马师惑。还委悉么。无风荷叶动。决定有鱼行。下座。

上堂举。国师道。语渐也返常合道。论顿也不留眹迹。云门云。拈槌竖拂弹指时节。若检点将来。也未是无眹迹。师喝一喝示。寐语作甚么。遂举起拂子。复弹指云。径山即今举拂弹指。若向这里觅眹迹。入地狱如箭射。

上堂举。道吾示众云。高不在绝顶。富不在福严。乐不在天堂。苦不在地狱。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师云。径山即不然。高在绝顶。富在福严。乐在天堂。苦在地狱。谁知席帽下。元是昔愁人。

上堂举。睦州问秀才。先辈治甚经。才云治易。州云。易中道。百姓日用而不知。不知个甚么。才云。不知其道。州云。作么生是道。才无语。州云。果然不知。师云。秀才虽然无语。默契睦州。只是少末后一著。径山当时若见睦州道果然不知。但抚掌呵呵大笑。管取睦州不相亏。

大慧普觉禅师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四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