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813   【字体:

大慧普觉禅师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二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大堂举白云端师翁道若端的得一回汗出也。便向一茎草上。现琼楼玉殿。若未端的得一回汗出。纵有琼楼玉殿。却被一茎草盖却。师云。一茎草上现琼楼玉殿。决定可信。琼楼玉殿被一茎草盖却。莫被他热谩。径山恁么道。为已得一回汗出者说。若未得一回汗出者。切不得疑著。

天申节上堂。稽首能度诸世间。无量殊胜福德聚。金轮统御四天下。普施群生安隐乐。还有知恩报恩底么。良久云。一年三百六十日。唯有今日最吉祥。

上堂举。百灵问庞居士。石头得力底句。还曾举似人否。士云。亦曾举似人。灵云。举似阿谁。士自点胸云。庞公。灵云。直是妙德空生。也赞叹不及。居士却问百灵。阿师石头得力底句。还曾举似人否。灵云。亦曾举似人。士云。举似阿谁。灵戴笠子便行。师云。这个话端。若不是庞公。几乎错举似人。虽然如是。百灵输他庞公一著。何故。当时若不得个破笠遮却髑髅。有甚面目见他庞公。

上堂。颠倒想生生死续。颠倒想灭生死绝。生死绝处涅槃空。涅槃空处眼中屑。涅槃既空。唤甚么作眼中屑。白云乍可来青嶂。明月难教下碧天。

上堂举。无著往台山礼文殊。殊问。大德从何方而来。著云。南方。殊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著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殊云。多少众。著云。或三百或五百。无著却问。和尚此间佛法如何住持。殊云。凡圣同居龙蛇混杂。著云。多少众。殊云。前三三后三三师云。径山当时若见。即向他道。和尚如此住持。极是不易。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喝一喝云。德山棒临济喝。今日为君重拈掇。天何高地何阔。休向粪扫堆上更添搕[打-丁+(天/韭)]。换却骨洗却肠。径山退身三步。许尔诸人商量。且作么生商量。掷下拄杖喝一喝云。红粉易成端正女。无钱难作好儿郎。

上堂。僧问。雪峰三上投子九到洞山。为甚么向鳌山成道。师云。屋里贩扬州。进云。后来住庵。有僧敲门。雪峰放身出云。是甚么。僧亦云。是甚么。还有优劣也无。师云。优则总优。劣则总劣。进云。为甚么雪峰低头归庵。师云。疑杀天下人。进云。僧举似岩头。头云。我当时若向伊道末后句。天下人不柰雪老何。作么生是末后句。师云。若不同床睡。焉知被底穿。进云。岩头道。雪峰与我同条生。不与我同条死。要识末后句。只这是。意旨如何。师云。杀人须是杀人刀。活人须是活人剑。乃云。古德道。青萝夤缘。直上寒松之顶。白云淡泞。出没太虚之中。万法本闲。唯人自闹。又教中道。凡夫见诸法但随于相转。不了法无相。以是不见佛。遂举起拂子云。这个是相。那个是无相。现今目前森罗万象眼见耳闻。悉皆是法。又何曾闹来。既不曾闹。教甚么物随相转。又举拂子云。这个是无相。又作么生了。既无可了却。向甚么处见佛。且道古德底是。教中底是。是又是。个甚么。若向这里分剖得出。释迦不先弥勒不后。虽然如是。未免被山僧拂子穿却鼻孔。复举拂子云。随相转也。被拂子穿却鼻孔。不随相转也。被拂子穿却鼻孔。见佛也被拂子穿却鼻孔。不见佛也被拂子穿却鼻孔。乃顾视大众云。且作么生免得此过。毕竟水须潮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击禅床下座。

上堂举。僧问米胡。自古上贤。还达真正理也无。胡云达。僧云。只如真正理。作么生达。胡云。当时霍光卖假银城与单于契书。是甚么人做。僧无语。师云。径山当时若作这僧。即下一转语。塞却这老汉口。且道下甚么语。良久云。若教容易得。便作等闲看。

上堂。山僧今日设粥供养大众。粥罢同到龙王殿念诵。念诵罢普请送彦化主茶毗。如此事多。若是祖师西来意。未有工夫说得。

上堂举。圜悟先师在夹山日。示众云。通身是眼见不到。通身是耳闻不及。通身是口说不著。通身是心鉴不出。通身即且置。或若无眼作么生见。无耳作么生闻。无口作么生说。无心作么生鉴。若向这里拨得一线路。便与古佛同参。且道参甚么人。师云。惜乎径山当时不在。若在点一把火照看这老汉面皮厚多少。即今或有傍不甘底出来道。和尚也是普州人。又作么生即向他道。西天斩头截臂。这里自领出去。

上堂。十五日已前。诸人道得著。径山道不著。十五日已后。径山道得著。诸人道不著。正当十五日。又作么生。良久云。普。

上堂。僧问。逼塞虚空时如何。师便喝。进云。文殊普贤来也。师云。逼塞虚空。甚处与径山相见。僧亦喝。师云。文殊普贤为甚么在尔脚跟下过。僧拟议。师便打。乃举。永嘉道。了了见无一物。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有老宿拈云。既无一物。了了见底是个甚么。师云。且道这老宿恁么道。还具眼也无。

上堂。月生一。铁轮天子寰中敕。月生二。丰干骑虎入闹市。月生三。蟭螟眼里巨鳌翻。蓦拈拄杖云。莫有同生同死底么。出来与径山拄杖子相见。良久云。见义不为何勇之有。掷下拄杖。

上堂。心生法灭。性起情亡。这里悟去捏怪。有甚么难。举起拂子云。看看。观音弥勒普贤文殊。尽向径山拂子头上聚头打葛藤。若也放开。从教口劳舌沸。若也把住。不消一击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上堂举。睦州问僧正云。讲得唯识论么。正云不敢。小年曾读文字来。州拈起糖饼。擘作两片云。尔作么生。正无语。州云。唤作糖饼是。不唤作糖饼是。正云。不可不唤作糖饼。州却唤沙弥来来。尔唤作甚么。弥云。糖饼。州云。尔也讲得唯识论。师云。僧正与沙弥。真实讲得唯识论。只是不知糖饼来处。睦州老人虽是一方善知识。若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毕竟理会不得。

上堂。三转法轮于大千。其轮本来常清净。天人得道此为证。三宝于是现世间。拈拄杖卓三下云。法轮已三转竟。作么生是三宝现世间底消息。良久云。我王库内无如是刀。又卓一下。

上堂举。佛昔敕五百尊者。降一毒龙。尊者各运神通。皆降不得。忽有异方一尊者到。佛敕令降。尊者于龙面前弹指一声。其龙便伏。师云。五百尊者神通。既与异方尊者一般。为甚么降龙不得。异方尊者神通。既与五百尊者一般。为甚么却降得。乃举拂子云。还会么。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击禅床下座。

陈榜眼至上堂。举教中道。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若见不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若不见吾不见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白云师翁颂云。堂前露柱久怀胎。长下孩儿颇俊哉。未解语言先作赋。一操便取状元来。师云。敢问诸人还知师翁落处么。若知落处便识得状元。若也未知。径山为尔指出。有利无利不离行市。放过一著。落在第二。

上堂。僧问。翠岩示众云。一夏与兄弟东说西话。看翠岩眉毛在么。意旨如何。师云。自首者原其罪。进云。保福道。作贼人心虚。又作么生。师云。驴拣湿处尿。进云。长庆道。生也。云门云关。又且如何。师云。一个破粪箕。对个秃苕帚。进云。后有老宿云。翠岩无风起浪。作么生见得。师云。作么见不得。乃云。廓然无圣不用踌躇。盖色骑声全承渠力。诸佛以此度生。衲僧以此为命。露裸裸赤洒洒没可把。行但行坐但坐。饥来吃饭寒来向火。直饶恁么。末称衲僧。不见白云师翁有言。有时碓嘴生华。有时佛面百丑。李公醉倒街头。自是张公吃酒。灯笼皱断眉头。露柱呵呵拍手。且道露柱拍手成得个甚么边事。参。

上堂。超然居士设粥。供养一堂龙象。吃了挂起钵盂。好个西来榜样。

圜悟和尚忌日。师拈香云。这个尊慈。平昔强项气压诸方。逞过头底颟顸。用格外底儱侗。自言。我能以木槵子。换天下人眼睛。殊不知。被不孝之子将断贯索穿却鼻孔。鼻孔索头既在径山手里。要教伊生也由径山。要教伊死也由径山。且道以何为验遂烧香云。以此为验。

上堂。去年人看中秋月。今年人看中秋月。今年人是去年人。去年月是今年月。还有人向这里著得一只眼么。若也著得。径山分半院与伊住。其或未然。归堂吃茶。

上堂。古者道。了得一万事毕。今朝是九月一。诸人作么生了。蓦拈拄杖云。不得唤作拄杖子。便了取好。既不唤作柱杖子。作么生了。掷下云。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上堂举。云门道。既知来处。且道甚么劫中无祖师。自代云。某甲今日不著便。师云。云门也是作贼人心虚。径山即不然。既知来处。且道甚么劫中无祖师。不图打草且要蛇惊。

上堂。今朝九月初五。天色半晴半雨。衲僧鼻孔眼睛。切忌和泥合土。乃顾视大众云。惺惺直是惺惺。灵利不妨灵利。等闲问著十人。五双不知落处。既惺惺又灵利。为甚么不知落处。不见道。事因叮嘱起。

上堂。拈拄杖示众云。迷底人唤这个作拄杖子。悟底人亦唤这个作拄杖子。虽迷悟之有殊。盖所见而无异。见既无异。则迷者从教迷。悟者从教悟。总不干这个事。又举起云。即今举起在诸人眼睛上。是迷耶是悟耶。是见耶是不见耶。是异耶是不异耶。喝一喝卓一下云。又是从头起。

刘参政请就天竺升座。僧问。高揖释迦不拜弥勒时如何。师云。梦里惺惺。进云。将谓和尚忘却。师云。尔记得试道看。进云。虽道不得。要且不失。师云。元来不会。进云。从上来事分付阿谁。师云。分付瞎汉。进云。临济一宗全凭渠力。师云。且喜不干尔事。问昔日七贤女游尸陀林。一女云。尸在这里。人向甚么处去。一女云。作么作么。当时齐悟无生法忍。如何是无生法忍。师云。拈却髑髅里底。进云。辉腾今古烁破乾坤。师云。这田库奴。进云。只如四主簿。即今在甚么处。师举起拂子云。在这里。进云。唯凭这个力。念念更无差。师云。摩竭令行传万古。乃云。拈提要妙掘地觅天。就理明真望空启告。直得心心不触物。念念绝攀缘。观法界于一微尘之中。见一微尘遍法界之内。尘尘尔念念尔法法尔。犹是教乘极则。未是衲僧放身命处。若识得衲僧放身命处。则出生入死得大自在。以生死为游戏之场。而不被生死之所留碍。其或不然。未免葛藤。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本来无有世界众生。因妄有生因生有灭。生灭名妄灭妄名真。乃顾视大众云。今日参政相公。为亡男主簿尽七之晨命。山僧升于此座。为众举扬。僧俗交参同临斯会。又是个甚么。若言是妄现。今说法听法历历孤明。复是何物。眼若是妄。将甚么观色。耳若是妄。将甚么听声。鼻若是妄。将甚么嗅香。舌若是妄。将甚么了味。身若是妄。将甚么觉触。意若是妄将甚么分别。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既不属妄。一真何依。其既无依。一道平等。到这里方知主簿。昔日虽生本不曾生。今日虽灭本不曾灭。既不生又不灭。更唤甚么作圆明妙性。真妄名相何处安著。还委悉么。腾身一掷太虚外。鼻孔依前搭上唇。下座。

上堂。佛真法身犹若虚空。以拂子击禅床一下云。应物现形如水中月。复举起云。释迦老子来也。还见么。若道不见。有眼如盲。若道见。且道。在拂子内拂子外拂子中。间直饶尔道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恁么见得分明。径山门下正好吃棒。击禅床下座。

上堂。盘山道。向上一路千圣不传。慈明道。向上一路千圣不然。径山道。向上一路热碗鸣声下座。

出乡归上堂。举肇法师道。动若行云止犹谷神。既无心于彼此。岂有象于去来。修山主道。去去实不去。途中好善为。来来实不来。路上莫亏危。师云。这二老汉。惜乎不与径山同时。若也同时。便与缚作一束。送在钱塘江里。何故古今山河古今日月古今人伦。寒则普天普地寒。热则普天普地热。去去来来动动静静。又有甚么过。或有个衲僧出来道。径山恁么说话。也好缚作一束。送在钱塘江里。山僧却热炙盏子点茶与伊吃。为甚么如此。大丈夫儿捋虎须。岂是分外。

上堂。千说万说。赞说毁说。安立说。随俗说。显了说。盖覆说。尽是碗跶丘。拈起拄杖云。争如直下识取这个。不被生死之所转。不被寒暑之所迁。或有个衲僧出来道。也只是个拄杖子。用识作甚么。今时有一种杜撰禅和。多作这般见解。掷拄杖下座。

上堂。腊月十五天降雪。为瑞为祥无空阙。文殊露出广长舌。普贤大士得一橛。如何是那一橛。看锢鏴著生铁。

上堂举。僧问赵州。毫厘有差时如何。州云。天地悬隔。僧云。毫厘无差时如何。州云。天地悬隔。师云。诸人要识赵州么。惯从五凤楼前过。手握金鞭贺太平。

上堂。拈拄杖云。今朝腊月二十五。诸方尽唱云门曲。径山随例和一声。乃卓一下云。还闻么。莫言楚石不当玉。

开山忌日上堂。今日一会。是当山国一大觉祖师。为诸人向一切处转无上法轮。全提底时节。直得大地六种十八相震动出大音声。诸天音乐不鼓自鸣。梵呗咏歌自然敷奏。诸天宝华同时而雨。正当恁么时。尘沙诸佛诸大菩萨。诸阿罗汉天龙八部诸鬼神等。各从他方而来集会。咸生欢喜踊跃称庆。同时发声而作是言。善哉希有大觉祖师。快说此法。我等悉来共作证明。证明即不无。如何是此法。良久云。云有出山势。水无投涧声。

岁旦上堂。去年今日也只是这个。前年今日也只是这个先前年今日也只是这个。外前年今日也只是这个。明年今日也只是这个。后年今日也只是这个。外后年今日也只是这个。更外后年今日也只是这个。且道这个是甚么。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应时纳祐庆无不宜。喝一喝云。俗气不除。

陈知县请升座。祖师道。通达本法心。无法无非法。悟了同未悟。无心亦无法。既无心又无法。却唤甚么作本法。本法又作么生通达。黄面老子云。心不妄取过去法。亦不贪著未来事。不于现在有所住。了达三世悉空寂。诸人还委悉么。若未委悉。分明为诸人注破。不住现在此名为定。不著未来此名为慧。不取过去此名为智。亦谓之如来禅。亦谓之祖师禅。苟能于日用二六时中。如是通达。如是了悟。则此定此慧此智。一一如空无有边际。定慧智既无边际。则当人日用神通光明亦无边际。神通光明既无边际。诸波罗蜜诸解脱门亦无边际。波罗蜜解脱门既无边际。此无住心亦无边际。无住心既无边际。径山今日以此无边际心。说此无边际法。奉为臣子陈亚卿。祝吾君寿地久天长亦无边际。正当恁么时。依时及节一句作么生道。举起拂子云。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我皇。下座。

上堂。正月十四十五。双径椎锣打鼓。要识祖意西来。看取村歌社舞。

徽宗皇帝大祥上堂。拈香罢乃就座云。身从无相中受生。犹如幻出诸形像。幻人心识本来无。罪福皆空无所住。从上诸圣。莫不皆从无所住处成就众生。于无所住处示现降神处胎十月。于无所住处示现诞生。于无所住处示现行七步。于无所住处示现处王宫。于无所住处示现出家。于无所住处示现行菩行。于无所住处示现坐菩提树下成等正觉。于无所住处示现降伏魔军。于无所住处示现坐道场转法轮度有情。于无所住处示现授诸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于无所住处作佛事已示现入般涅槃。召大众云。从上诸圣既如是示现。今日臣僧宗杲亦如是说法。只将如是之法。恭为徽宗圣文仁德显孝皇帝显肃皇后。用严仙驾。伏愿。不守自性普现尘中。坚密身同彼上人住不思议解脱海。下座。

上堂。即心是佛佛不远人。无心是道道非物外。三世诸佛只以此心说法。只以此道度生。以此道度生。无生可度。以此心说法。无法可说。无法可说是真说法。无生可度是真度生。当知三世诸佛亦如是。现前大众亦如是。乃举拂子云。还委悉么。复击禅床云。如是如是。

上堂。僧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师云。是个天上天下奈何不得底人。进云。为甚么却在径山座下。师云。家无小使不成君子。乃云。尘尘刹刹没一丝毫。日用堂堂现成活计。三世诸佛立在下风。诸代祖师魂飞胆丧。且道据个甚么道理。便得恁么奇特。还委悉么。若委悉去。一念万年万年一念。如未委悉。东者东边座。西者西边坐。

上堂。才方改岁贺新年。今朝又是二月一。入所证处没商量。摩诃般若波罗蜜。

上堂。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屋里坐。赵州和尚吐心吐胆。恁么告报了也。还有知恩报恩者么。便下座。

上堂。以拂子击禅床一下云。摩竭提国亲行此令。三世诸佛眼似鼻孔。衲僧分上成得个甚么边事。莫有道得底么。若有。四楞塌地道将一句来。若道不得。径山自道去也。便下座。

上堂。僧问。怀州牛吃禾。益州马腹胀。天下觅医人。炙猪左膊上。为复神通妙用。为复法尔如然。师云。也不是神通妙用。也不是法尔如然。进云。毕竟如何。师云。八尺眉毛颔下生。乃云。大道只在目前。要且目前难睹。欲识大道真体。不离声色言语。若即声色言语求道真体。正是拨火觅浮沤。若离声色言语求道真体。大似含元殿里更觅长安。总不恁么。毕竟如何。翡翠蹋翻荷叶雨。鹭鸶冲破竹林烟。

浴佛上堂。毗蓝园里不曾生。双林树下何曾灭。不生不灭见瞿昙。眼中又是重添屑。

结夏上堂。此日诸方丛林。莫不踞菩萨乘修寂灭行。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径山又且不然。从今日去九十日内。与诸衲子共吃无米饭。咬优昙根。饮不湿水。说睡梦语。且道恁么修行。与诸方结制。相去多少。良久云。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下座。

上堂。身口意清净。是名佛出世。身口意不净。是名佛灭度。我今为汝保任此事。终不虚也。且作么生是此事。又作么生保任。岂不见。僧问归宗。如何是佛。宗云。我向汝道。汝还信否。僧云。和尚诚言。安敢不信。宗云。即汝便是。僧云。如何保任。宗云。一翳在眼空华乱坠。师云。归宗放去太危。收来太速。这僧当时若拍手呵呵大笑一巡。归宗老汉向甚处著这面目。敢问诸人。而今合作么生。一气不言含有象。万灵何处谢无私。

上堂。四月二十五。久晴忽尔雨。竺土大仙心。东西密相付。这个犹是时节因缘。未是衲僧门下消息。且作么生是衲僧门下消息。良久云。北山老大虫。咬杀南山虎。

上堂举。高亭初参德山。隔江问讯。德山以手招之。高亭忽然开悟。乃横趋而去。更不回顾。后开法嗣德山。师云。高亭横趋而去。许伊是个灵利衲僧。若要法嗣德山。即未可。何故犹与德山隔江在。

上堂。何似生辽天鹘。万重云只一突。古人恁么说话。大似眼病见空华。径山即不然。何似生莫妄想。直饶透出古今也。是猢狲伎俩。

上堂举。刘禹端公上云居谢雨。问弘觉云。雨从何来。弘觉云。从端公问处来。端公遂礼三拜欢喜而退。行数步。弘觉召云。端公。端公回首。弘觉云。问从何来。端公无语。归家三日而死。师云。刘禹端公无语归家。三日而死。正爬著弘觉痒处。只是不知转身一路。当初待伊道问从何。来但依前礼三拜欢喜而退且教弘觉疑三十年。

上堂。拈起拄杖示众云。还见么。又卓一下云。还闻么。若道实见实闻。正是随声逐色汉。复举起云。还见么。又卓一下云。还闻么。若道不见不闻。正是避色逃声汉。毕竟如何。掷下云。鹤有九皋难翥翼。马无千里谩追风。

上堂举。鲁祖凡有僧来参。即面壁而坐。一日南泉至。亦面壁而坐。南泉遂于背上拍一掌。祖云谁。泉云。普愿。祖云。作甚么。泉云。也是寻常。师云。垂钩四海只钓狞龙。格外玄机为寻知己。南泉老人虽善别机。宜识休咎。要且未知鲁祖落处。如今莫有知得落处者么。切忌向鬼窟里卜度。

江令人请升座。生是死之生。死是生之死。两路坦然平。无彼复无此。既无生死又无彼此。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如天普盖似地普擎。一念相应一时清净。召大众云。既无生死。只如檀越给事。五十七年前是个甚么。五十七年后又是个甚么。良久云。大众一时高著眼。看我眉毛有几茎。

大慧普觉禅师住径山能仁禅院语录卷第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