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a47.P0811 A大慧普觉禅师语录 (30卷)〖宋 蕴闻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812   【字体:

大慧普觉禅师云居首座寮秉拂语录卷第九

径山能仁禅院住持嗣法慧日禅师臣蕴闻 上进

秉拂。僧问。万锻炉中铁蒺藜。当涂佛祖不容伊。而今信手拈来用。未审如何话此机。师云。没这闲家具。进云。只如广敷此座。是闲不闲。师云。髑髅粉碎不知痛。进云。可谓铁鞭指出胡人路。拗曲由来为后人。师云。铁蒺藜在甚么处。进云拶。师云。笑杀衲僧。乃云。夷门昔日呈家丑。拈出无边栗棘蓬。今日瓯峰孤顶上。幸然无事又相逢。相逢即且置。其中事作么生。若有人道得一句。便请各自归堂。若道不得。打葛藤谩诸人去也。诸佛未出世时有。即今巴鼻一人人。顶门上辉大宝光。出世后消息全无。一个个脚跟下纵横十字。有佛处不得住。无佛处急走过。拶著不来。三千里外穿却鼻孔。到这里直饶置无边刹境于一毛头上。只这一毛头。从甚么处得来。纳百亿须弥卢于一粒粟中。只这一粒粟。又向甚么处安著。如是则易。不如是则难。休于言上觅莫向意中求。如是则难。不如是则易。识取钩头意。莫认定盘星衲僧拄杖子。拈得便行。切忌向平地上钉桩摇橹。所以道。神光不昧万古徽猷。入此门来莫存知解。只如一大藏教说权说实说顿说渐说有说无。乃至西天此土诸代祖师。古往今来一切知识。种种言语种种作用。且道。是知解耶。非知解耶。若定夺得出秉拂上座一场败阙。若定夺不出。泼第二杓恶水去也喝一喝云。是甚么。有照用无向背。只许老胡知。不许老胡会。睦州一向担板。赵州贵买贱卖。独有三圣瞎驴。至今遭人笑怪。须弥山突出诸人额角边。大海水灌入诸人鼻孔里。即且置。马大师道。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又作么生商量。还委悉么。多年历日无人问。蓦地拈来愁杀人。喝一喝。复举。岩头参德山。才跨门便问。是凡是圣。山便喝。头便礼拜。后有僧举似洞山。山云。若不是奯公。也大难承当。岩头闻云。洞山老汉不识好恶。错下名言。我当时一手抬一手搦。师云。猛虎不识阱阱中身死。蛟龙不怖剑。剑下身亡。岩头虽于虎阱中有透脱一路。向剑刃上有出身之机。若子细检点将来。犹欠悟在。只今还有为岩头作主底么。出来与杲上座相见。良久喝一喝拍一拍云。洎合停囚长智。

冬至秉拂。豁开户牖。妙手画难成。当轩者谁。抬眸已蹉过。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不是禅不是道。三世诸佛说不及。六代祖师传不到。便恁么去。只是个无孔铁锤。直饶出得荆棘林。未免死于平地上。所以道。言无展事语不投机。承言者丧滞句者迷。可中有个出情尘超物外。不承言不滞句。百草头上荐得祖师。闹市里识得自己。直下如龙得水。似虎靠山。脚跟下正好朝打三千暮打八百。何故。我王库内无如是刀。若是出格道流。必不作这般去就。虽然如是。尽法无民。今夜放一线道。与诸人相见。举起拂子云。君子道长。画一画云。小人道消。滴水一滴冻。节令不相饶。狸奴白牯鼻绳断。水底藏身被火烧。击禅床一下。复举。本仁示众云。寻常不欲向声前句后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声不是声。色不是色。有僧问。如何是声不是声。仁云。唤作色得么。僧云。如何是色不是色。仁云。唤作声得么。僧礼拜。仁云。且道。为尔说答尔话。若人辩得。许尔有个入处。师云。本仁将一穿云居子。换却天下人眼睛。却被这僧将一条断贯索。不动干戈穿却鼻孔。后来舜老夫拈云。本仁既已入草。这僧又落深村。然则阳春雪曲。时人难和。村歌社舞。到处与人合得著。师云。舜老夫是则也是。未免随搂摗。秉拂上座。不惜眉毛。为诸人说破。声不是声。色不是色。马后驴前神出鬼没。雪曲阳春和不齐。村歌社舞且淈[泳-永+盾]。以拂子击禅床云。这个决定不是声。复举起云。这个决定不是色。且毕竟是个甚么。喝一喝云。此时若不究根源。直待当来问弥勒。

韩德全朝议请秉拂。僧问。达磨西来将何传授。师云。不可总作野狐精见解。进云。如何是粗入细。师云。香水海里一毛孔。进云。如何是细入粗。师云。一毛孔里香水海。进云。和尚为甚么却颠倒。师云。从来有些子。问三脚驴子弄蹄行时如何。师云。蹋断赵州略彴子。乃云。作么作么。击开无尽藏。如是如是。抹过太虚空。恁么不恁么。直下便透。犹是扶篱摸壁。立地死人。更拟进步向前。如何若何。正是外道邪魔。灭胡种族。即今莫有吾家种草么。有则出来为众出气。如无。更看涂灰抹土一上。妙性圆明离诸名相。本来无有世界众生。因妄有生。因生有灭。生灭名妄。灭妄名真。喝一喝云。释家老子当时若下得这一喝。免得漏逗。何故。既是圆明离相。毕竟妄从何起。真从何生。生从何来。灭从何去。若也见得彻去。山河大地万象森罗四圣六凡。情与无情不消一捏。便见冰销瓦解。到这里也无禅也无道。也无心也无性。也无玄也无妙。露裸裸赤洒洒没可把。便恁么去。更买草鞋行脚三十年。也未梦见衲僧气息在。且道。衲僧有甚么长处。良久云。激电烁开顶门眼。隔溪猿叫一声寒。复举。雪峰问僧。近离甚处。僧云。覆船。峰云。生死海未渡。为甚么覆却船。僧无语。归举似覆船。船云。何不道渠无生死。僧再至雪峰。峰再举前话问僧。僧云。渠无生死。峰云。此不是汝语。僧云。是覆船恁么道。峰云。我有二十棒。寄与覆船。二十棒老僧自吃。要且不干阇黎事。师云。作家宗师。天然犹在。虽然如是。也是作贼人心虚。是则不干这僧事。二十棒何须自吃。但更添二十棒。只打覆船便了。且道。渠过在甚么处。老老大大不合与人代语。

岁节秉拂。僧问。旧岁已去新岁到来。还有不涉新旧者也无。师云有。进云。那个是不涉新旧者。师云。诸佛菩萨畜生驴马。进云。今夜小出大遇去也。师云。我已无端入荒草。尔又跳入屎坑里。进云。彼此不著便。师云。果然随我来。乃云。百尺竿头进一步。甚么处得这。消息来。万仞峰前露一机。堕在时人窠窟里。莫妄想放下著。绝伎俩处便肯承当。鼻孔索头在我手里。所以南泉道。牵牛向溪东放。不免食他国王水草。牵牛向溪西放。亦不免食他国王水草。不如随分纳些些。总不见得。杲上座随分纳些些去也。良久云。释迦掩室于摩竭。耕地种蒺藜。净名杜口于毗耶。锢鏴著生铁。须菩提唱无说以显道馊饭祭闲神。释梵绝听而雨华果有领受者。直饶向上一路千圣不传。硬紏紏活鱍鱍。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见师也。是隔靴抓痒。总不恁么。落在无事界中。且作么生通得个机关。应得个时节去。蓦拈拄杖卓一下云。还委悉么。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孟春犹寒终而复始。释迦老子是系驴橛。一大藏教是破故纸。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超佛越祖之谈。未语已前向诸人。脚跟下蹉过了也。毕竟如何。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又卓一下。复举僧问镜清。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清云有。僧云。如何是新年头佛法。清云。元正启祚万物咸新。僧云。谢师答话。清云。山僧今日失利。又僧问明教。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教云无。僧云。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为甚么却无。教云。张公吃酒李公醉。僧云。老老大大龙头蛇尾。教云。山僧今日失利。师云。二尊宿。一人向高高峰顶立不露顶。一人向深深海底行不湿脚。是则也是。未免有些誵讹今夜或有人问杲上座。新年头还有佛法也无。只向他道。今日一队奴仆在茶堂里。村歌社舞弄些神鬼。直得点胸尊者恶发把钵盂峰。一掷掷过恒河沙世界之外。惊得憍陈如怕怖慞惶。倒骑露。柱跳入担板禅和鼻孔里。撞倒舒州天柱峰。安乐山神忍俊不禁。出来拦胸搊住云。尊者尔既称阿罗汉。出三界二十五有尘劳。超分段生死。因甚么有许多无明。被这一问。不胜懡[怡-台+羅]。却回佛殿里。第三位打坐。依旧点胸点肋道。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自云。住住。杲上座他问新年头佛法。为甚么一向虚空里打筋斗。说脱空谩人。良久云。杲上座今夜失利。

熊伯庄请秉拂。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释迦老子在摩竭提国。三七日内启口无由。达磨大师对梁武帝。尽力提持。只道得个不识。若也一向坐却去。尽大地更无一人发真归源。先圣幸有第二义门。何妨于中通一线路。所以道。真如净境界。一泯未尝存。能随染净缘。遂成十法界。乃举起拂子云。这个拂子。与过去诸佛未来诸佛现在诸佛。同一悲智。同一行愿。同一慈力。同一眼观。同一耳听。同一鼻嗅。同一舌尝。同一身触。同一意思。随宜说法。为诸大菩萨说六波罗蜜。令其各证无生法忍。为声闻缘觉说十二缘生四谛真理。令其各得八解六通证寂灭乐。为诸天众说一切诸行皆悉无常。一切乐具悉皆衰谢。令其各得出离三界。为诸人众说不昧因果法。令其各各修十善道永净三业。为阿修罗众说无我法。令其舍离憍慢放逸安住忍地。为诸地狱极苦众生说罪性不在内外中间。令其一念顿超十地。为诸饿鬼傍生说永断根本无明法。令其舍离饥渴热恼生人天中。拂子如是随宜说如是法。一大藏教也不增一字。也不减一字。诸人还信得及么。若信不及。却听拂子重说偈言。遂击禅床一下云。是圣是凡俱解脱。巍巍三界独称尊。复举。僧问睦州。经头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审是甚么字。州弹指一下云。会么。僧云。不会。州云。上来讲赞无限胜因。虾蟆勃跳上天。蚯蚓蓦过东海。师云。这僧只问经头一字。睦州尽将善知众艺差别字轮。以龙龛手鉴唐韵玉篇。从头注解。撒在这僧怀里。这僧也不妨奇特。直下便肯承当。且道。甚么处是他承当处。听取个注脚。以字不成八字。不是弹指。未终普天匝地击开四十二般若波罗蜜门。参透华严会中善知众艺。教内教外一时收。世出世间皆周备。无边罪咎如火销冰。无量胜义如恒沙聚。更有个末后句。坚牢库藏永收藏。总属山前熊伯庄。

秉拂。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且道。即今是甚么时节。莫是坐底坐立底立么。莫是春雨如膏春云如鹤么莫是香烟合匝灯烛荧煌么。莫是僧俗交参同会一处么。若恁么。只见一边。须知微尘诸佛出世降王宫坐道场转法轮降魔军度众生入涅槃。总不出这个时节。诸人若信得及。无边刹境。自他不隔于毫端。十世古今。始终不离于当念。若信不及。说老婆禅去也。佛不远人。即心而证。猕猴弄黐胶。法无所著。触境皆如。枯桩系癞马。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浑家送上渡头船。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吐出野狐涎。再服平胃散。可中有个汉。向未屙已前。蓦跳得出。高高处观之不足。低低处平之有余。可以高超三界独步大方。可以截生死流据佛祖位。便恁么去。止宿草庵且居门外。何故。不见古人道。善言言者言所不能言。善迹迹者迹所不能迹。迹所不能迹无迹。言所不能言无言。既无言又无迹。云门手中扇子。勃跳上三十三天。筑著帝释鼻孔。东海鲤鱼打一棒。雨似盆倾。毕竟是何宗旨。喝一喝云。山断疑休去。峰高又起来。复举。龙牙颂云。一切名山到因脚。辛苦年深与袜著。而今年老不能行。手里把个破木杓。白云端和尚云。龙牙老人可谓熟处难忘。师云。端和尚恁么道。大似以己方人。杲上座即不然。家贫难办素食。事忙不及草书。

结夏秉拂。声前迥迥一路子。黄面瞿昙不知一句。明明百草头。碧眼胡儿罔措。闹浩浩处静悄悄。静悄悄处闹浩浩。直下如王宝剑。谁敢当头拟犯。锋铓横尸万里。更说甚么。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更说甚么香象渡河彻底截流而过。更说甚么全明全暗双放双收。须知恁么来者寸丝不挂。恁么去者堆山积岳。将错就错。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九十日内和泥脱墼。到这里若有转身一路。则不守自家活计。岂遵先圣轨仪。所以道。全锋敌圣罕遇知音。同死同生万中无一。且道。同死同生底。是甚面目。蓦拈拄杖云。赵州和尚来也。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卓一下云。百杂碎。没缝罅。明眼衲僧盲聋喑哑。金刚水际藏身。非非想天走马。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尽大地是个解脱门。是人知有。且道。石室行者蹋碓。因甚么忘却移脚。良久喝一喝。复举。三圣道。我逢人即出。出则不为人。兴化道。我逢人即不出。出则便为人。真净和尚云。这两个老古锥。窃得临济些子活计。各自分疆列界。气冲宇宙。使明眼人只得好笑。师云。真净老人大似欺诬亡没。杲上座即不然。豁开三要三玄路。坐断须弥第一峰。且道。在三圣分上耶。在兴化分上耶。具眼者辩取。

秉拂僧问。古镜未磨时如何。师云。火不待日而热。进云。磨后如何。师云。风不待月而凉。进云。么与未磨时如何。师云交。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意作么生。师云。钉钉胶黏。乃云。诸祖要妙。非竞辩而求。激扬铿锵以摧异见。所以德山入门便棒。石火迸青天。临济入门便喝。旱雷轰宇宙。不是目前法。亦非向上机。恁么不恁么。便跳得出。正在葛藤窠里。合作么生评议。合作么生话会。不可说大机大用大解脱。净裸裸赤洒洒没可把了便休。还得也无。不见风穴和尚道。设使言前荐得。犹是滞壳迷封。纵饶句下精通。未免触涂狂见。若是本色衲僧。当下领略。便能向声色头上座。声色头上卧。文殊自文殊。解脱自解脱。泥我甚么碗。良久云。惊群须是英灵汉。敌圣还他师子儿。选佛若无如是眼。假饶千载又奚为。以拂子击禅床一下。复举。百丈再参马祖侍立次。祖竖起拂子。丈云。即此用离此用。祖挂拂子于旧处。良久云。尔他后开两片皮。将何为人。丈取拂子竖起。祖云。即此用离此用。丈亦挂拂子于旧处。祖便喝。后黄檗到百丈。一日辞欲礼拜马祖去。丈云。马祖已迁化也。檗云。未审马祖有何言句。丈遂举再参因缘云。我当时被马祖一喝。直得三日耳聋。黄檗闻举不觉吐舌。百丈云。子已后莫承嗣马祖否。檗云不然。今日因师举。得见马祖大机之用。且不识马祖。若嗣马祖。已后丧我儿孙。师云。百丈被喝。直得三日耳聋。黄檗闻举不觉吐舌。百丈疑其承嗣马祖。后因临济三度问佛法大意。三度打六十棒。便与三日耳聋出气临济始觉。如蒿枝拂相似。敢问大众。既是师承有据。因甚么用处不同。会么。曹溪波浪如相似。无限平人被陆沈。

施主看藏经请秉拂。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拈起拄杖云。释迦老子来也。在杲上座拄杖头上。现妙色身。普告大众云。毗卢藏中有大经卷。量等三千大千世界。书写三千大千世界中事。悉尽无余。我以清净天眼。观彼大经卷在一微尘内。今夜对人天众前。设大方便。破彼一尘。出此经卷。饶益有情去也。卓一下召大众云。一尘已破。大经卷已出。有顿有渐。有权有实。有半有满。有中有边。有理有事。有果有因。百千法门无量妙义。世出世间一切诸法。尽在里许。诸人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出三界越苦海。尽未来际悉得受用。若信不及。释迦老子却入拄杖里去也。乃举起云。若唤作释迦老子。又是拄杖。若唤作拄杖。又是释迦老子。释迦老子穿过拄杖。拄杖穿过释迦老子。正当恁么时。是顿耶是渐耶。是权耶是实耶。是半耶是满耶。是中耶是边耶。是理耶是事耶。是因耶是果耶。是释迦老子耶。是拄杖耶。喝一喝云。顿也不可得。渐也不可得。权也不可得。实也不可得。半也不可得。满也不可得。中也不可得。边也不可得。理也不可得。事也不可得。因也不可得。果也不可得。释迦老子也不可得。拄杖也不可得。一尘亦不可得。大经卷亦不可得。现今说法者亦不可得。听法者亦不可得。只这不可得。亦不可得。遂以拄杖画一画云。画断葛藤。复举起云。正当恁么时。作么生是各各当人鼻孔。良久云。千圣不知何处去。倚天长剑逼人寒。复卓一下。复举。昔有一婆子。施财请赵州和尚转大藏经。赵州下禅床绕一匝云。转藏已毕。人回举似婆子。婆云。比来请转一藏。如何和尚只转半藏。师云。众中商量道。如何是那半藏。或云。再绕一匝。或弹指一下。或咳嗽一声。或喝一喝。或拍一拍。恁么见解。只是不识羞。若是那半藏。莫道赵州更绕一匝。直饶百千万亿匝。于婆子分上只得半藏。设使更绕须弥山百千万亿匝。于婆子分上亦只得半藏。假饶天下老和尚亦如是绕百千万亿匝。于婆子分上也只得半藏。设使山河大地森罗万象。若草若木。各具广长舌相。异口同音。从今日转到尽未来际。于婆子分上亦只得半藏。诸人要识婆子么。良久云。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

为高庵悟和尚挂真。拈真[巾*(穴/登)]示众云。莲华峰顶真实说。三塔归来重泄机。两处路头俱剔脱。刹尘无不尽光辉。光辉则是人知有。且道。高庵老人本来面目何在。还委悉么。生佛未具世界未形。直是眉目分明。十分显露。有人向这里识得。便与此老把手共行。不向[巾*(穴/登)]子上搏量名貌。其或未然。云门不免随例颠倒去也。遂展开云。还见么。这个若是则有两个这个若非当面蹉过。不蹉过没两个。祖堂无位次安排。痴兀轩中且闲坐。

云居首座寮秉拂终

室中机缘

师问僧。岩头才跨德山门便问。是凡是圣。德山便喝。岩头礼拜。意作么生。僧云。好个消息。师云。那里是好处。僧便喝。师云。尔这一喝。未有主在。出去。

问僧。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尔作么生会。僧云领。师云。领尔屋里七代先灵。僧便喝。师云。适来领而今喝。干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甚么事。僧无语。师便打出。

问僧。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时如何。僧珍重便行。师呵呵大笑。次一僧入。师云。我适来问这僧。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时如何。他珍重便行。尔道他会不会。僧拟问讯。师便打出。

问僧。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僧云。无面目汉。师云。适来有个师僧如此道了。打出去也。僧拟议。师便打。

问僧。国师三唤侍者。意旨如何。僧云。鱼行水浊。师云。莫[尸@豕]沸。僧无语。师便打。

问僧。马大师道。自从胡乱后三十年。不曾少盐酱。意作么生。僧云。随家丰俭。师云。好个随家丰俭。只是尔不会。僧拟议。师便喝出。

僧请益云。不知某甲死后向甚么处去。师云。尔只今是生是死。僧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师云。这渐源奴。僧拟议。师便打出。复问一僧。适来这僧纳一场败阙。尔还知么。僧云知。师亦打出。

问僧。香严上树话。尔作么生会。僧云。好对春风唱鹧鸪。师云。虎头上座出众云。树上即不问。未上树。请和尚道。又作么生。僧云。适来向和尚道了也。师云。好对春风唱鹧鸪。是树上语树下语。僧无对。师便打。

问僧。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作么生。僧云总得。师云。抛却甜桃树。缘山摘醋梨。

问僧。尔道禅。还受教也无僧云。万里一条铁。师云。争奈观音院里有弥勒。僧拟议。师便打出。

僧请益夹山境话。道声未了。师便喝。僧茫然。师云。尔问甚么。僧拟举。师连打喝出。

问僧。道不用修。但莫污染。如何是不污染底道。僧云。某甲不敢道。师云。尔为甚么不敢道。僧云。恐污染。师高声叫云。行者将粪箕苕帚来。僧茫然。师便打出。

师才见僧入。便云。不是出去。僧便出。师云。没量大人被语脉里转却。次一僧入。师亦云。不是出去。僧却近前。师云。向尔道不是。更近前觅个甚么。便打出。复一僧入云。适来两僧不会和尚意。师低头嘘一声。僧罔措。师便打云。却是尔会老僧意。

问僧。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尔作么生会。僧云。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某甲只恁么会。师高声云。抱取猫儿来。僧无语。师便喝出。

问僧。我前日有一问在尔处。尔先前日答我了也。即今因甚么瞌睡。僧云。如是如是。师云。道甚么。僧云。不是不是。师连打两棒云。一棒打尔如是。一棒打尔不是。

师才见僧入。便云。诸佛菩萨畜生驴马。庭前柏树子。麻三斤。干屎橛。尔是一枚无状贼汉。僧云。久知和尚有此机要。师云。我已无端入荒草。是尔屎臭气也不知。僧拂袖便出。师云。苦哉佛陀耶。

师才见僧入。便云尔不会出去。僧便出。次一僧入。师亦云。尔不会出去。僧亦出。复一僧入。师云。适来两个上座。一人解收不解放。一人解放不解收。尔还辩得么。僧云。一状领过。师云。领过后别有甚么好消息。僧拍手一下便出。师云。三十年后悟去在。

问僧。尔名甚么。僧云法如。师云。僧堂佛殿如否。僧云如。师云。老僧被尔勘破。僧拟议。师便打。

问僧。还记得话头么。僧云。不记得。师云。尔来这里管甚么事。便打。

问僧。五祖道赵州狗子无佛性。也胜猫儿十万倍。如何。僧云。风行草偃。师云。尔也不乱说。却作么生会。僧无语。师云。学语之流。便打出。

师才见僧入。便云。释迦老子来也。僧近前。师云。元来不是。便打。次一僧入。师亦云。释迦老子来也。僧当面问讯便出。师云却似真个。

问侍者云。许多人入室。几人道得著。几人道不著侍者云。某甲只管看。师展手云。我手何似佛手。侍者云。天寒且请和尚通袖。便行。师随后打一竹篦云。且道。是赏尔是罚尔。

室中机缘卷第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