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诸宗部 >> 文章正文
 
-1998b47.P0943 B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 (1卷)〖宋 道谦编〗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166   【字体:

大正藏 No. 1998B 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

宋 道谦编

1卷

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

参学比丘道谦编

洞山广道者梓州人。丛林号广无心。初游方问云盖智和尚。兴化打维那意旨如何。智下绳床展两手吐舌示之广打一坐具。智云。此是风力所转。又持此语问石霜琳和尚。琳云。尔意作么生。广亦打一坐具。琳云。好一坐具。只是尔不知落处。又问真净。净云。尔意作么生。广亦打一坐具。净云。他打尔也打。广于此大悟。真净因作颂云。丈夫当断不自断。兴化为人彻底汉。已后从他眼自开。棒了罚钱趁出院。

慈明琅琅大愚等数人辞汾阳。相让不肯为参头。汾阳云。此行不可以戒腊推。听吾一颂。天无头吉州城畔展戈矛。将军疋马林下过。圆州城里闹啾啾。慈明出班云。楚圆何人敢当此记莂。遂领众拜辞。

湛堂准和尚初参真净。净问近离甚处。准云大仰。夏在甚处。准云大沩。净云。甚处人事。准云。兴元府。净展两手云。我手何似佛手。准罔措。净云。适来只对一一灵明天真。及乎道个佛手便成窒碍。且道病在甚处。准云。某甲不会。净云。一切现成更教唯会。

暹道者久参雪窦。窦欲举住金鹅。暹闻之夜潜书偈于方丈壁间即遁去。偈曰。不是无心继祖灯。道惭未厕岭南能。三更月下离岩窦。眷眷无言恋碧层。又曰。三十余年四海间。寻师择友未尝闲。今朝得到无心地。却被无心趁出山。暹后出世开先。承嗣德山远和尚。续通雪窦书。山前婆子见专使欣然问曰。暹首座出世。为唯烧香。专使曰。德山远和尚。婆子诟骂曰。雪窦抖擞屎肠说禅为尔。尔得恁么辜恩负德。

云居舜老夫。常讥。天衣怀禅师说葛藤禅。一日闻怀迁化。于法堂上合掌云。且喜葛藤桩子倒了也。秀圆通时在会中作维那。每见诃骂不已。乃谓同列曰。我须与这老汉理会一上。及夜参又如前诃骂。秀出众厉声曰。岂不见圆觉经中道。舜遽曰。久立大众伏惟珍重。便归方丈秀曰。这老汉通身是眼。骂得怀和尚也。

湖南小景淳有才学。曾著无缝塔铭。大通本禅师用其语。答无缝塔话云。烟霞生背面。星月绕檐楹。淳居岳麓寺。律身精进。偶一夜经行殿陛失脚被颠。傍僧掖起。昏懵不晓人事。至于平生所著文字。亦不能晓。兜率照禅师。初游方过岳麓。闻老宿言淳事。照惊曰。我此生参禅不明心地亦如淳也。偶一失跌尚如此。况隔阴耶。

吕大申公执政时。因休沐日。预化疏请言法华斋。翌日果到府第坐于堂上。申公将出见之。自念曰。拜则是。不拜则是。言大呼曰。吕老子。尔好劳攘快出来。拜也好。不拜也好。申公拜敬之。斋毕问未来藏否。言索笔大书毫州二字与之。不言所以。后罢相知毫州治叠文字次。忽见二字在前。始悟前谶也。

真净和尚退洞山。游浙至滁州琅琅起和尚处。因众请小参。真净贬剥诸方异见邪解。无所忌惮。下座见起和尚云。堂头在此赖是别无甚言语。起云。尔也得也。二人相顾大笑而去。

叶县省和尚严冷枯淡。衲子敬畏之。浮山远天衣怀在众时。特往参扣。正值雪寒。省诃骂驱逐。以至将水泼旦过。衣服皆湿。其他僧皆怒而去。惟远怀并叠敷具整衣。复坐于旦过中。省到诃曰。尔更不去我打尔。远近前云。某二人数千里。特来参和尚禅。岂以一杓水泼之便去。若打杀也不去。省笑曰。尔两个要参禅。却去挂搭。续请远充典座。众苦其枯淡。省偶出庄。远窃钥匙取油面作五味粥。粥熟省忽归赴堂。粥罢坐堂外令请典座。远至首云。实取油面煮粥。情愿乞和尚责罚。省令算所直估衣钵还讫。打三十拄杖出院。远舍于市中。托道友解免。省不允。又曰。若不容归。秖乞随众入室。亦不允。一日出街次。见远独于旅邸前立。乃云。此是院门房廊。尔在此住许多时。曾还租钱否。令计所欠追取。远无难色。持钵于市化钱还之。省又一日出街见之。持钵归为众曰。远真有意参禅。遂呼其归。

汾阳无德禅师。一日谓众曰。夜来梦。亡父母觅酒肉纸钱。不免徇俗置以祀之。事办于库堂。设位如俗间礼。酌酒行肉化纸钱讫。令集知事头首散其余盘。知事辈却之。无德独坐筵中饮啖自若。众僧数曰。酒肉僧。岂堪为师法耶。腰包尽去惟慈明大愚泉大道等。六七人在耳。无德翌日上堂云。许多闲神野鬼。秖消一盘酒肉两陌纸钱断送去了也。法华经云。此众无枝叶。唯有诸贞实。下座。

真净和尚游方时。与二僧偕行到谷隐。薜大头问云。三人同行必有一智。如何是一智。二僧无语。净立下肩。应声便喝。薜竖拳作相扑势。净云。不劳再勘。薛拽拄杖趁出。薛见石门慈照禅师。

云顶山敷禅师。成都府帅请就衙内升座。时有乐营将。出礼拜。起回顾街前下马台云。一口吸尽西江水即不问。且请和尚吞却街前下马台。师展两手唱云。细抹将来。乐营将于此有省。

自庆藏主者。蜀人。丛林知名。遍参真如晦堂普觉诸大老。游庐阜入都城。见法云圆通禅师与秀大师偕行到法云。秀得参堂。以庆藏主之名达圆通。通曰。且令别处挂搭。俟此间单位空即令参堂。庆在智海。偶卧病。秀欲诣问所苦。而山门无假。乃潜出智海见庆。庆以书白圆通。道秀越规矩出入。圆通得书知之。夜参大骂。此真小人。彼以道义故拚出院来讯汝疾。返以此告讦。岂端人正士所为。庆闻之遂掩息。丛林尽谓。庆遭圆通一诟而卒。

抚州明水逊禅师。在法云侍者寮时。道林琳禅师挂搭。方丈特为新到茶。逊躬至寮请之。适琳不在。有同行与琳联案曰。汝去俟渠来。我为汝请。逊去。僧偶忘之。斋后鸣鼓会茶。琳不到。圆通问曰。新到在否。趣请之。琳到。圆通令退坐榻立。众前责曰。山门特为茶。以表丛林礼数。因何怠慢不时至。琳曰。适闻鼓声。忽内逼。趋赴不前。圆通呵曰。我鼓又不是巴豆。击著尔便屎出。逊前白云。是某忘记请之。某当出院。时同行出众曰。不干侍者与新到事。是某不合承受。为渠请偶忘记。某当代二人出院。圆通高其风义。并宥之。

诸方尊宿示灭。全身火浴得舍利极多。唯真净禅师舍利大如菽。五色晶莹而又坚刚。谷山祖禅师。真净高弟也。多收敛之。盛以琉璃瓶。随身供养。妙喜游谷山。尝试之。置于铁砧举槌击之。砧槌俱陷。而舍利无损。岂非平昔履践明。白见道超诣所致耶。

贤蓬头。江州人。沩山真如和尚会中角立者。见地明白机锋颖脱。有超师之作。但行业不谨。一众易之。真如结庵于方丈后。令贤独处。唯通小径从方丈前过。不许兄弟往还。后二年。举首众。立僧秉拂。说法有大过人处。一众由是改观。后往郢州兴阳。数载道大行。示寂。肉身不坏。圜悟和尚在沩山目击其事。妙喜游兴阳。尚及见其肉身。

湛堂准和尚。兴元府人。真净之的嗣。分宁云岩虚席。郡牧命黄龙死心禅师。举所知者。以补其处。死心曰。准山主住得。某不识他。秖见有洗钵颂甚好。郡牧曰。可得闻乎。死心举云。之乎者也。衲僧鼻孔。大头向下。若也不会。问取东村王大姐。郡牧奇之。具礼敦请。准亦不辞。平生律身以约。虽领徒弘法。不易在众时。晨兴后架。秖取小杓汤洗面。复用濯足。其他受用。率皆类此。才放参罢。方丈行者人力便如路人。扫地煎茶皆躬为之。有古人风度。真后昆良范也。

法云佛照杲禅师。尝退居景德铁罗汉院。殿中有木罗汉数尊。京师苦寒。杲取而烧之。拥炉达旦。次日淘灰中得舍利无数。诸座主辈。皆目之为外道。盖佛照乃丹霞辈流。非俗眼所能验也。

延平陈了翁。名瓘。字莹中。自号华严居士。立朝骨鲠刚正。有古人风烈。留神内典。议论夺席。独参禅未大发明。禅宗因缘多以意解。酷爱南禅师语录。诠释殆尽。唯金刚与泥人揩背。注解不行。尝语人曰。此必有出处。但未有知之者。谚云。大智慧人面前有三尺暗。果不诬也。

慈照聪禅师。首山之子。咸平中住襄州石门。一日太守以私意笞辱之。暨归众僧迎于道左。首座趋前问讯曰。太守无辜屈辱和尚如此。慈照以手指地云。平地起骨堆。随指涌一堆土。太守闻之。令人削去。复涌如初。后太守全家死于襄州。又僧问。深山岩崖中。还有佛法也无。照云有。进云。如何是深山岩崖中佛法。照云。奇怪石头形似虎。火烧松树势如龙。无尽居士爱其语。而石门录独不载二事。此皆妙喜亲见。无尽居士说。

庐山李商老。因修造犯土。举家病肿。求医不效。乃净扫室宇。骨肉各令斋心。焚香诵炽盛光。咒以禳所忤。未满七日。夜梦。白衣老人骑牛在其家。忽地陷旋旋没去。翌日大小皆无恙。志诚所感。速如影响。非佛力能如是乎。

颙华严。圆照本禅师之子。因吃颠有省。作偈曰。这一交这一交。万两黄金也合消。头上笠腰下包。清风明月杖头挑。富郑公常参问之。一日见上堂左右顾视忽契悟。以颂寄圆照曰。一见颙师悟入深。因缘传得老师心。江山千里离云隔。目对灵光与妙音。郑公罢相居洛中。思颙示诲。请住招提。闻颙入境躬出迓之。临登车。司马温公适至。问相公何往。郑公曰。接招提颙禅师。温公曰。某亦同去。联镳出郭。候于邮亭久之。忽见数十担过。温公问谁行李。荷担者应曰。新招提和尚行李。温公遂索马归。郑公曰。要见华严。何故先归。温公曰。某已见他了。竟先还妙喜尝见李仪中少卿言之。

舜老夫住庐山栖贤。槐都官守南康。因私忿民其衣。净因大觉琏禅师。尝入舜室。闻舜还俗。遣人取归净因。让正寝居之。自处偏室。仁宗数召琏。入内问道。竟不言舜事。偶一日。嘉王取旨出净因饭僧。见大觉侍舜之旁甚恭。归奏仁宗。召对便殿。见之叹曰。道韵奇伟。真山林达士。于扇上书云。赐晓舜依旧为僧。特旨再住栖贤。仍赐紫衣银钵盂。舜罢栖贤日。以二庄力舁轿。至罗汉寺前。二力相谓曰。既不是我院长老。不能远去。弃轿而归。暨舜再来。令人先慰谕二力曰。尔当时做得是。但安心不必疑惧。舜入院上堂颂曰。无端被谮枉遭迍。半年有余作俗人。今日再归三峡寺。几多欢喜几多嗔。

舜老夫一日举。盐官和尚唤侍者。将犀牛扇子来。侍者云。扇子已破。官云。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侍者无对。舜云。三伏当时正须扇子。为侍者不了事。虽然如是。盐官太絮。何不大家割舍。侍者当时若见盐官道扇子既破还我犀牛儿来。便向道。已飏在搕[打-丁+(天/韭)]堆上了也。

翠岩真点胸。尝骂舜老夫说无事禅。石霜永和尚令人传语真云。舜在洞山悟古镜因缘如此。岂是说无事禅。尔骂他。自失却一只眼舜闻之作颂云。云居不会禅。洗脚上床眠。冬瓜直儱侗。瓠子曲弯弯。永和尚亦作颂曰。石霜不会禅。洗脚上床眠。枕子扑落地。打破常住砖。舜一日上堂云。黄昏后脱[革*(卄/(ㄇ@人)/戊)]打睡。晨朝起来。旋打行缠。夜来风吹篱倒。普请奴子劈筏缚起。下座。

五祖会中有僧名法[門@豕]。入室次祖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僧云法[門@豕]。即不然。祖以手指云。住住法[門@豕]即不然作么生。[門@豕]于言下有省。后至东林宣秘度和尚室中尽得平实之旨。[門@豕]一日持一枝花。绕禅床一匝。背手插于香炉上曰。和尚且道。意作么生。宣秘累下语。[門@豕]不诺。经两月日遂问[門@豕]曰。尔试说看[門@豕]曰。某甲秖将花插香炉上。是和尚自疑。别有什么事。

佛眼禅师在五祖时圆悟举临济云。第一句下荐得。堪与佛祖为师。第二句下荐得。堪与人天为师。第三句下荐得。自救不了。一日忽谓圆悟曰。我举三句向尔。以手指屈曰。此是第二句。第三句已说了便走。圆悟举似五祖。祖曰。也好聻。眼乃辞五祖。参归宗真净和尚去。后祖谓圆悟曰。归宗波澜阔弄大旗手段远到彼。未必相契。未数日有书抵圆悟曰。北到归宗偶然漏网。闻云居清首座作晦堂真赞曰。闻时富贵见后贫穷。颇疑著他。及相见果契合。逾年复还祖山。众请秉拂。却说心性禅。祖曰。远却如此说禅。也莫管他。圆悟和尚尝参蕲州北乌牙方禅师。佛鉴和尚尝参东林宣秘度禅师。皆得照觉平实之旨。同到五祖室中。平生所得一句用不著。久之无契悟。皆谓。五祖强移换他。出不逊语忿然而去。祖云。汝去游浙中。著一顿热病打时。方思量我在。圆悟到金山。忽染伤寒困极。移入重病闾。遂以平生参得底禅试之。无一句得力。追绎五祖之语乃自誓曰。我病稍间即径归五祖。佛鉴在定慧。亦患伤寒极危。圆悟甦省经由定慧。拉之同归淮西。佛鉴尚固执。且令先行。圆悟亟归祖山。演和尚喜曰。汝复来耶。即日参堂。便入侍者寮。经半月偶陈提刑解印还蜀。过山中问道。因语话次。祖曰。提刑少年曾读小艳诗否。有两句颇相近。频呼小玉元无事。秖要檀郎认得声。提刑应喏喏。祖曰。且子细。圆悟适自外归侍立次。问曰。闻和尚举小艳诗。提刑会么。祖曰。他秖认得声。圆悟曰。秖要檀郎认得声。他既认得声。为什么却不是。祖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聻。圆悟忽有省。遽出去见鸡飞上栏干鼓翅而鸣。复自谓曰。此岂不是声。遂袖香入室通所悟。祖曰。佛祖大事非小根劣器所能造诣。吾助汝喜。祖复遍谓山中耆旧曰。我侍者参得禅也。佛鉴和尚自浙中归祖山。踌躇不肯挂塔。圆悟曰。我与汝相别才逾月。比今相见时如何。鉴曰。我只疑尔这些子。遂参堂。一日同圆悟侍祖。因游山话次举。东寺和尚问仰山。汝是甚处人。仰山曰。广南人。寺曰。我闻广南有镇海明珠。曾收得否。山曰收得。寺曰珠作何色。仰曰。白月即现黑月即隐。寺曰。何不呈似老僧。仰山叉手近前曰。慧寂昨到沩山被索此珠。直得无言可对无理可伸。顾谓佛鉴曰。既曰收得。逮索此珠时。又曰无言可对无理可伸。是如何。佛鉴无语。忽一日谓圆悟曰。仰山见东寺因缘。我有语也。东寺当时只索一颗珠。仰山当下倾出一栲栳。圆悟深肯之。

刘宜翁尝参佛印。颇自负甚轻薄真净。一日从云居来游归宗至法堂。见真净便问。长老写戏来得几年。净曰。专候乐官来。翁曰。我不入这保社。净曰。争柰即今在这场子里。翁拟议。净拍手曰。虾蟆禅秖跳得一跳。又坐次指其衲衣曰。唤作什么。净曰禅衣翁曰。如何是禅。净乃抖擞曰。抖擞不下。翁无语。净打一下云。尔伎俩如此。要勘老僧耶。

洪州奉新县慧安院门临道左。衲子往还黄龙泐潭洞山黄檗无不经由。偶法席久虚。太守移书宝峰真净禅师。命择人主之。头首知事耆宿辈皆惮其行。时有渊首座。向北人孤硬自立。参晦堂真净。实有契悟处。泯泯与众作息。人无知者。闻头首知事推免不肯应命。白真净曰。惠渊去得否。真净曰。汝去得。遂复书举渊。渊得公文即辞去。时湛堂为座元。问渊曰。公去如何住持。渊曰。某无福。当与一切人结缘。自负栲栳打街供众。湛堂曰。须是老兄始得。遂作颂饯之曰。师入新吴诱携群有。且收驴脚先展佛手。指点是非分张好丑。秉杀活剑作师子吼。应群生机解布袋口。拟向东北西南。直教珠回玉走。咸令昧已之流顿出无明窠臼。阿呵呵。见三下三。三三如九。祖祖相传佛佛授手。渊住慧安逐日打化。遇暂到。即请归院中歇泊。容某归来修供。如此三十年风雨不易。鼎新创佛殿轮藏罗汉堂。凡丛林所宜有者。咸修备焉。黄龙死心禅师访之。渊曰。新长老。汝常爱使没意智一著子。该抹人。今夜且留此。待与公理会些细大法门。新惮之谓侍者曰。这汉是真个会底。不能与他剺牙劈齿得。不若去休。不宿而行。渊终于慧安阇维后。六根不坏者三。获舍利无数。异香满室累月不绝。奉新兵火残破无孑遗。独慧安诸殿嶷然独存。岂非愿力成就神物护持耶。今诸方袖手领现成受用者。闻渊之风得不愧于心乎。

法云杲和尚。遍历诸家门庭。到圆通玑道者会中。入室次。举赵州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意作么生。杲曰。恩大难酬。圆通大称赏之。后数日举立僧秉拂。机思迟钝。哄堂大笑。杲有惭色。次日特为大众茶。安茶具在案上。惭无以自处。偶打翻茶具。瓢子落地跳数跳。悟得答话。机锋迅捷无敢当者。复至真净处。因看祖师偈云。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豁然大悟。后出世时。上堂小参常谓人曰。和尚绍圣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悟得方寸禅。又言。和尚熙宁三年丈帐。在凤翔府供申。当年陷了华山一十八州。尔辈茄子瓠子那里得知。诏住法云。开堂日。中使捧御香至。要语录进呈。时洪觉范在会下。令侍者请来编语录云。且看老和尚面。觉范编次呈之。读毕谓曰。若要了死生底禅。须还和尚。若是攒花簇锦。四六文章闲言长语。须是我洪兄始得。法云平生气吞诸方孩抚时辈。盖所得有大过人处。乃敢尔也。

师因湛堂和尚示寂。请觉范状其行实。又得龙安照禅师书为绍介。特往荆南谒无尽居士求塔铭。初见无尽。无尽立而问曰。公秖恁么。著草鞋远来。对曰。某数千里行乞来见相公。又问年多少。对曰。二十四。又问。水牯牛年多少。对曰两个。又问。什么处学得这虚头来。对曰。今日亲见相公。无尽笑曰。且坐吃茶。才坐又问远来有何事。遂起趋前云。泐潭和尚云寂茶毗。眼睛牙齿数珠不坏。得舍利无数。山中耆宿皆欲得相公大手笔作塔铭激励后学。得得远来冒渎钧听。无尽曰。被罪在此。不曾为人作文字。今有一问问公。若道得即做塔铭。道不得即与钱五贯。裹足却归兜率参禅去。遂曰。请相公问。无尽曰。闻准老眼睛不坏是否。答曰是。无尽曰。我不问这个眼睛。曰相公问什么眼睛。无尽曰。金刚眼睛。曰若是金刚眼睛。在相公笔头上。无尽曰。如此则老夫为他点出光明。令他照天照地去也。师乃趋阶云。先师多幸。谢相公塔铭。无尽唯唯而笑。其略曰。舍利孔老之书无闻也。先佛世尊灭度。弟子收舍利起塔供养。赵州从谂舍利多至万粒。近世隆庆闲百丈肃。烟气所及皆成舍利。大抵出家人。本为生死事大。若生死到来不知下落。即不如三家村里省事汉。临终付嘱一一分明。四大色身诸缘假合。从本以来舍利岂有体性。若梵行精洁白业坚固。灵明廓彻预知报谢不惊不怖。则依正二报毫牦不差。世间粗心于本分事上。十二时中不曾照管微细流注。生大我慢。此是业主鬼来借宅。如此而欲舍利流珠诸根不坏。其可得乎。

福严置和尚东川人。初游方见真如和尚发明正见。在沩山知客寮立僧。因语言过失。乞退作园头。以赎其罪。真如云。汝福薄。事园供众乃所宜也。终二年求替辞真如。要参真净五祖去。真如云。遍历诸方先圣遗范。汝行勿迟。首造洞山室中相契。真净举领众立僧。久之又至四祖宣和尚会中。时时到五祖相见。祖勘辨果有过人处。五祖谓四祖曰。置首座丛林达士。何不举他首众。四祖如其言。五祖亦上堂称其知见作略。有李修撰帅长沙四祖以书荐之。未几福严虚席。平普融复荐人。帅曰。当先应副四祖。但寻书未见不识名字。因对客坐次。有鼠从架上拖一轴书送在面前。收视之乃四祖举置首座书。帅异之遂敦请。

泐潭深和尚。河东人。真净之子。有悟侍者。偶在知客寮。见掉下火柴头忽然有省。直上方丈通所悟。深和尚喝出。自尔失心。引绳于延寿堂东司自缢。夜后常在藏院知客寮东司三处出没。移鞋度瓶。一众苦之。湛堂游浙回充首座。闻其事。中夜故入延寿堂东司抽脱。壁灯微明忽然扑灭。方脱衣。悟便提水瓶至。湛堂云。未要且待我脱衣。脱衣罢便接瓶子去。当时悟自缢间抽脱。须臾又送筹子来。及出唤云。接瓶去悟才接。捉住摸其手。或似软或似硬。问曰。汝是悟侍者么。汝便是当时在知客寮。见掉下火柴头有省处底么。参禅学道秖要知本命元辰下落处。汝在藏殿移端首座鞋履。岂不是汝当时悟得底。又在知客寮移枕子。岂不是汝当时悟得底。逐夜在此与人提瓶度水。岂不是汝当时悟得底。因甚不知落处。秖管在这里恼乱大众作么。我明日劝大众为汝看藏经。裒钱设粥追悼汝。汝当别求出离。不得滞著于此。言讫乃推一推。如瓦砾塔子倒。索然有声。由是绝迹。湛堂一臂冷如冰。逾半月方平复。盖非人附阴而至。冷气侵人如此。

许知可。毗陵人。尝获乡荐。省闱不利而归。舟次吴江平望。夜梦。白衣人谓曰。汝无阴德所以不第。知可曰。某家贫无资可以遗人。白衣曰。何不学医。吾助汝智慧。知可辄寤。归践其言。果得卢扁之妙。凡有病者。无问贵贱。诊候与药不受其直。病夫填门无不愈者。后举又中乡评。赴春官舣舟平望。梦前白衣人相见。以诗赠之曰。施医功大。陈楼间阻。殿上呼胪。唤六作五。思之不悟其意。后登第唱名。本第六。因上名殿试不禄。遂升第五。乃在陈楼之间。方省前谶也。

佛光无碍禅师。自苏州永安赴诏。住大相国寺慧林禅院 慧恭皇后。尝于帘下。见登对罢乘空而去。自尔以太官所进 御膳供养复令取禅师所食之余还宫。又以地锦制法衣。自缀禅牌赐之。以表奉法之诚。冬月赐红锦帐子乃至服饰器皿之类。光遂以宫中所赐法衣。回施法云佛照禅师。法云复寄与洪州宝峰湛堂和尚。书云。地锦法衣与师弟。行先师之道。湛堂示寂。留镇山门。至今犹存。

照觉禅师。自泐潭移虎溪。乃赴王子淳观文所请。开堂后。百废并举。升堂小参入室无虚日。尝言。晦堂真净同门诸老。秖参得先师禅不得先师道。师曰。盖照觉以平常无事不立知见解会为道。更不求妙悟。却将诸佛诸祖德山临济曹洞云门真实顿悟见性法门为建立。楞严经中所说山河大地皆是妙明真心中所现物。为膈上语亦是建立。以古人谈玄说妙为禅。诬誷先圣聋瞽后昆。眼里无筋皮下无血之流。随例颠倒恬然不觉。真可怜悯。圆觉经云。末世众生希望成道无令求悟。唯益多闻增长我见。又云。末世众生虽求善友。遇邪见者未得正悟。是则名为外道种性。邪师过谬非众生咎。岂虚语哉。所以真净和尚小参云。今时有一般汉。执个平常心是道。以为极则。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并是依草附木。不知不觉一向迷将去。忽若问他我手何似佛手。便道是和尚手。我脚何似驴脚。便道是和尚脚。人人有个生缘。那个是上座生缘。便道某是某州人事。是何言欤。且莫错会。凡百施为。秖要平常一路子以为稳当。定将去合将去。更不敢别移一步。怕堕落坑堑。长时一似生盲底人行路一条杖子。寸步抛不得紧把著凭将去。晦堂和尚谓学者曰。尔去庐山无事甲里坐地去。而今子孙门如死灰。良可叹也。

佛照杲和尚。初住归宗。专精行道未尝少懈。深夜修敬罢。坐于僧堂地炉中忽见二僧入堂。一人厖眉雪顶。一人少年。皆丰姿颀然。杲心喜自谓曰。我座下有如此僧。须臾二人出堂。杲袭其后见入佛殿中。杲亦随入。灯影荧煌。炉中尚有火。杲炷香礼佛。二僧复出。亦袭其后至佛殿前。偶失所在。自念。忘却香匣在殿内。回身取时见殿门扃钥。遂唤直殿行者守舜开门。舜取钥匙开门。见炉中香烟未散。香匣在宝阶上。自不谕其故。妙喜亲见佛照说。时守舜在旁。犹指以为证。

大丞相吕公蒙正。洛阳人。微时生绪牢落。大雪弥月。遍干豪右少有周急者。作诗其略曰。十谒朱门九不开。满身风雪又归来。入门懒睹妻儿面。拨尽寒炉一夜灰。可想也。途中邂逅一僧。怜其穷窘延归寺。给食与衣。遗镪遣之。才经月又罄竭。再谒僧。僧曰。此非久计。可移家属住院中房廊。食时随众给粥饭。庶几可以长久。吕如其言。既不为衣食所困。遂锐志读书。是年应举获乡荐。僧买马雇仆。备衣装津遣入都下。省闱中选。殿试唱名为大魁。初任西京通判。与僧相见如平时。十年遂执政。凡遇郊祀。有所俸给并寄阁 太宗一日问曰。卿累经郊祀。俸给不请何耶。对曰。臣有私恩未报上诘之。遂以实对上叹曰。僧中有如此人。令具名奏闻。赐紫袍加师号。以旌异之。吕计所积俸数万缗。牒西京令僧请上件钱。修营寺宇并供僧。其寺元是铁马营 太祖 太宗二圣生处 太祖朝已建寺。忘其名。其僧乃寺主也。

太宗别赐钱重建三门。赐御书额度僧。吕公逐日晨兴礼佛。祝曰。不信三宝者愿不生我家。愿子孙世世食禄于朝外护佛法。犹子夷简申国公。每遇元日拜家庙罢。即焚香发广慧琏禅师书一封加敬重之。申公之子公著。亦封申国公。元日发天衣怀和尚书。右丞好问。元日发圆照禅师书。右丞之子用中。元日发佛照杲禅师书。其家世忱信痛敬。抑有自来矣。故录之以警后世。

保宁勇禅师二上足。处清处凝。同参白云端禅师。凝在侍者寮最久。端有膈气疾。凝常煨芦菔。以备无时之需。端作傅大士讲经因缘颂曰。大士何曾解讲经。志公方便且相成。一挥案上俱无取。直得梁王怒眼睛。举为凝曰。努底是什么。此一句乃为凝说老婆禅也。凝以为亲闻。故缀于颂下。后住舒州天柱山。清住龙舒太平。有大机辩。五祖演和尚畏敬之。清谓凝曰。吾弟禅。乃是为老和尚煨芦菔换得底。

政和间有熊秀才。鄱阳人。游洪州西山过翠岩。长老思文嗣佛印元禅师。亦是鄱阳人。遣二力抬篮舆至净相。所经林壑阴翳。偶见一僧。貌古神清。厖眉雪顶。编叶为衣。坐于盘石。如壁间画佛图澄之状。熊自谓曰。今时无这般僧。尝闻亮座主隐于西山。疑其犹在。出舆踧踖而前问曰。莫是亮座主么。僧以手向东指。熊方与二力随手看。回顾失僧所在。时小雨初歇。熊自登石视。坐处犹干。踌躇四顾太息曰。夙缘不厚。虽遇犹不遇也。

开先暹和尚。为归宗南禅师作禅床铭曰。明珠产蚌凉兔怀胎。观此禅床证道之媒。南次为归宗作铭曰。放下便稳。开先深肯之。

宣州兴教坦禅师。温州牛氏子。世业打银。因磨洗银瓶次忽有省。遂出家受具游方。为琅玡广照之嗣。怀禅师住兴教。坦为第一座。及怀受别请。欲举坦继住持。时刁景纯守宛陵。怀恐刁涉外议。乃于观音前祝曰。若坦首座道眼明白堪任住持。愿示梦于刁学士。刁夜梦牛在兴教法座上。怀凌晨辞州。刁举夜所梦。怀大笑。刁问其故。怀曰。坦首座姓牛又属牛刁就座出帖请之。坦受请升座。有雪窦化主省宗。出问。诸佛未出世。人人鼻孔辽天。出世后为什么杳无消息。坦云。鸡足峰前风悄然。宗云。未在更道。坦云。大雪满长安。宗云。谁人知此意。令我忆南泉。拂袖归众。更不礼拜。坦云。新兴教今日失利。便归方丈。坦令人请宗至云。适来错只对一转语。人天众前何不礼拜盖覆却。宗云。大丈夫膝下有黄金。争肯礼拜无眼长老。坦云。我别有语在。宗乃理前语。至未在更道处。坦云。我有三十棒。寄尔打雪窦。宗乃礼拜。

圜悟和尚初在沩山。一日真如和尚问曰。如何。悟云。起灭不停。如曰。可知是博地凡夫。老僧三十年在里许。秖得个相似。次见晦堂。堂曰。我住院十二年不会。如今方会。脚尖头也踢出个佛。悟后住昭觉。有长老问。刘铁磨到沩山问答。并雪窦御街行颂。未审此意如何。悟曰。老僧更参四十年也不到雪窦处。长老叹曰。昭觉和尚犹如此说。况余人耶。

钱弋郎中。访真净说话久。欲登溷。净令行者引从西边去。钱遽云。既是东司。为什么却向西去。净云。多少人向东边讨。师云。恶。便是赵州问投子。不许夜行投明须到。亦不如此语好。

南康诸山相会。佛印后至。真净问曰。云居来何迟。印曰。为著草鞋从归宗肚里过。所以迟。净云。却被归宗吞了。印云。争奈吐不出。净云。吐不出。即屙出。

真净和尚。有时遽唤侍者。将老和尚来。侍者将南禅师真展开。净以手加额云。不是这老和尚。岂能如此。辄颦蹙半饷却戒收之。每每如此。潜庵源和尚每见南禅师真即泪下。师每岁得时新。必先供佛及圜悟。然后敢尝。谓左右曰。非佛与老和尚。我安得如此。

李和文都尉。请琅玡觉和尚。注信心铭。琅玡大写一句。下面小写一句。文和一见大称服。

舜老夫。一日问秀圆通。闻尔见怀和尚是否。秀云是。舜云。有何言句。秀云。有投机颂曰。一二三四五六七。万仞峰前独足立。夺得骊龙颔下珠。一言勘破维摩诘。舜云。不好。别有什么言句。秀云。一日有长老来参。怀举拂子云。会么。长老云。不会。怀云。耳朵两片皮。牙齿一具骨。舜叹云。真善知识。从此服膺。

筠州黄檗泉禅师。初习百法论。讲肆有声。更衣南询。见真净和尚于洞山。有悟道颂。其略曰。一锤打透无尽藏。一切珍宝吾皆有。机锋迅发莫有当者。真净尝叹曰。惜乎先师不及见。后上堂说法。不起于座而示寂灭。真净之言益验。

三佛在五祖时。尝于一亭上夜话归方丈。灯已灭。五祖乃于暗中曰。各人下转语。佛鉴对曰。彩凤舞丹霄。佛眼曰。铁蛇横古路。佛果云。看脚下。五祖云。灭吾宗者。乃克勤尔。

草堂侍立晦堂。晦堂举风幡话问草堂。堂云。迥无入处。晦堂云。汝见世间猫捕鼠乎。双目瞪视而不瞬。四足踞地而不动。六根顺向首尾一直。然后举无不中。诚能心无异缘。意绝妄想。六窗寂静端坐默究。万不失一也。

清素首座。闽人。依慈明十三载。年八十寓湖湘鹿苑。未始与人交。人莫知之。偶从悦首座处州人。与之邻居。悦因食蜜渍荔枝。素过门。悦呼曰。此老人乡果。可同食也。素曰。自先师亡后。不得此食久矣。悦问曰。先师为谁。素曰。慈明也。悦乃疑骇。遂馈以余果。稍稍亲之。素后问曰。子所见何人。悦曰。洞山文和尚。又曰。文见何人。悦云南和尚。素曰。南匾头见先师不久。后法道大振如此。悦益异之。一日持香诣素作礼。素避曰。吾以福薄。先师受记不许为人。于是经月余。怜悦之诚乃曰。子平生知解。试语我看。悦具通所见。素曰。可能入佛。不能入魔。又曰。末后一句始到牢关。如是半载。素方印可。仍戒之曰。文示子者。皆正知见。吾虽为子点破使子受用自在。恐子离师太早。不能尽其道。他日切勿嗣吾。后出世嗣真净。乃兜率悦是也。

云居悟和尚在龙门时。有僧被蛇伤。佛眼问曰。既是龙门。为什么被蛇咬。悟即应曰。果然现大人相。后传此语到昭觉圆悟云。龙门有此僧耶。东山法道未寂寥尔。

草堂与师邂逅于临川。韩子苍请师过私第。问曰。清公如何。师云。向闻其拈庞居士问马大师不与万法为侣因缘。清云。鱼龙虾蟹向甚处著。若如此亦浪得其名。子苍持此语达草堂。堂曰。公向他道。譬如一人船行。一人陆行。二人俱至。师闻此语。乃曰。草堂得也。

须菩提解空第一。生时家室尽空。世尊才升座。须菩提便出众云。希有世尊。且道。见个什么道理。便恁么道。天亲菩萨作无量偈。只赞希有二字。圆悟禅师云。一句是一个铁橛。故六祖闻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便悟去。

圆悟佛眼佛鉴。同在五祖。一日相谓曰。老和尚秖是干嚗嚗地。往往说心说性不得。因请益佛身无为不堕诸数。祖曰。譬如清净摩尼宝珠映于五色。五色是数。摩尼是佛身。圆悟谓二老曰。他大段会说。我辈说时费多少工夫。他秖一两句。便了分明。是个老大虫。祖闻之乃曰。若说心说性。便是恶口。又曰。猫有歃血之功。虎有起尸之德。所谓驱耕夫之牛。夺饥人之食。若不如是。尽是弄泥团汉。

师一日谓赵巨济曰。老和尚忽退去。别有人来教尔禅。这一转因缘。怎生会。那一转又如何会。便将热屎泼记取。

师在云居作首座。一日到西积庄。遇一暂到。从圆通来云。因看首座颂女子出定话。有个悟处。特来求首座印证。师云。你去不是。僧云。某甲未说见处。为什么道不是。师再三摇手云。尔去不是不是。僧懡[怡-台+羅]而退。圆悟一日到首座寮因说。密印长老四年前。见他恁么地。乃至来金山升座。也秖恁么地。打一个回合了。又打一个回合。秖管无收杀。如何为得人。恰如载一车宝剑相似。将一柄出了。又将一柄出。秖要般尽。若是本分手段。拈得一柄便杀人去。那里秖管将出来弄。时有僧闻得谓师曰。某前日因看他小参语录。便知此人。平日做得细腻工夫。所以对众秖管要吐尽。一段了又一段不肯休。师曰。事不如此。如龙得半盏水。便能兴云吐雾降霔大雨。那里秖管去大海里辊。谓我有许多水也。又如会相杀人。持一条锵。才见贼马。便知那个定是我底。近前一锵杀了贼。跳上马背便杀人去。须是恁么始得。

大愚芝和尚会中有僧。日诵金刚经一百遍。芝闻得令侍者请至。问曰。闻汝日诵金刚经一百遍。是否。僧云是。芝云。汝曾究经意否。僧云不曾。芝云。汝但日诵一遍。参究佛意。若一句下悟去。如饮海水一滴便知百川之味。僧如教。一日诵至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处。蓦然有省遂以白芝。芝遽指床前狗子云。狗子聻。僧无语。芝便打出。

师云。大凡参禅。不必有机锋便言我是。昔云盖智和尚。道眼明白。因太守入山憩谈空亭。问如何是谈空亭。智云。只是个谈空亭。太守不喜。遂举问本慕顾本云。只将亭说法。何用口谈空。太守乃喜。迁本住云盖。若以本较智则大远。乃知真实事。不可以机锋取。宝峰元首座。亦有道之士。答话机锋钝。觉范号为元五斗。盖开口取气。炊得五斗米熟。方答得一转语。

师云。今时人只解顺颠倒。不解顺正理。如何是佛。云即心是佛。却以为寻常。及至问如何是佛。云灯笼缘壁上天台。便道是奇特。岂不是顺颠倒。

师云。张无尽见兜率悦却讥晦堂。有颂曰。久向黄龙山里龙。到来只见住山翁。须知背触拳头外。别有灵犀一点通。当时诸方莫不叹服。山僧后来见得。惜乎无尽已死。彼云。须知背触拳头外。别有灵犀一点通。若将此颂要见晦堂。不亦远乎。灵源和尚尝有赞云。三问逆摧。超玄机于鹫岭。一拳垂示。露赤体于龙峰。闻时富贵见后贫穷。年老浩歌归去乐。从教人唤住山翁。黄鲁直闻而笑曰。无尽所言灵犀一点。此藞苴为虚空安耳穴。灵源作赞分雪之。是写一字不著画五祖云。三乘人出三界狱。小果必藉方便。如穴地穿壁及自天窗中出。唯得道菩萨。从初入地狱。先与狱子不相疑。一切如常。一日寄信去。觅得酒肉与狱子吃。至大醉取狱子衣服行缠头巾。结束自身。却将自己破衣服。与狱子著。移枷在狱子项上。坐在牢里。却自手捉狱子藤条。公然从大门出去。参禅人须是恁么始得。

五祖云。世人似发疟一般。寒一上热一上。不觉过了一生矣。

范县君号寂寿道人。在城都参佛果。果教渠看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什么。不得下语。不得开口。看来看去。无入头便觉凄惶。乃问佛果云。此外有何方便令某甲会去。果云。有个方便。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寿于此有省。乃云。元来得恁么近。

兜率悦和尚。首众于庐山栖贤。时洪帅熊伯通。请住龙安兜率。悦设三问。以问学者。一曰。拨草参玄只图见性。即今上人性在什么处。二曰。识得自性方脱生死。眼光落地时作么生脱。三曰。脱得生死便知去处。四大分离向什么处去无尽有三颂酬之。其一曰。阴森夏木杜鹃鸣。日破浮云宇宙清。莫对曾参问曾晢。从来孝子讳爷名。其二曰。人间鬼使符来取。天上花冠色正萎。好个转身时节子。莫教阎老等闲知。其三曰。鼓合东村李大妻。西风旷野泪沾衣。碧芦红蓼江南岸。却作张三坐钓矶。悦住兜率五年。一日说偈曰。四十有八。圣凡尽杀。不是英雄。龙安路滑。奄然而化。

梁山观和尚会下。有个园头参得禅。众中多有不信者。一日有僧去撩拨他。要其露个消息。乃问园头。何不出问堂头一两则话结缘。园头云。我除是不出问。若出须教这老汉下禅床立地在。及梁山上堂。果出问曰。家贼难防时如何。山云。识得不为冤曰识得后如何。山云。贬向无生国里。曰莫是他安身立命处也无。山云死水不藏龙。曰如何是活水里龙。山云兴波不作浪。曰忽然倾湫倒嶽时如何。梁山果然从法座上走下把住云。阇梨莫教湿著老僧袈裟角。师云。须知悟底人与悟底人相见。自然纵夺可观。

湛堂和尚云。禅和家。乍入众时。初发心菩萨与佛齐肩。一年之外到佛腰边。恰如个琉璃瓶子相似。元初空裸裸地。净洁洁地。却著了半瓶不净洁底水。摇得来在里面。丁丁当当只管响。忽然著本色人。向他道。尔这瓶子本自净洁。却被这些恶水在里面。又不满秖管响。要得不响。须是依前倾出飏却荡洗了。却满著一瓶好水便不响。因甚不响。盖谓满了。

严阳尊者见赵州。有僧问。如何是佛。云土块。如何是法。云地动也。如何是僧。吃粥吃饭。又问。如何是新兴水。云前面江里。师云。似这般法门。恰似儿戏相似。入得这般法门。方安乐得人。如真净和尚拈提古今。不在雪窦之下。而末流传习。却成恶口小家。只管问。古人作么生。真如又如何下语。杨岐又如何下语。尔管得许多闲事。瘥病不假驴驼药。若是对病与药。篱根下拾得一茎草。便可疗病。说什么朱砂附子人参白术。

真净会下。有昭泰首座到五祖。祖见举真净语录。乃赞云。此是大智慧人。师云。老南下尊宿。五祖只肯晦堂真净二老而已。自余皆不肯他也。五祖为人。如绵里一柄刀相似。才拶著便将咽喉。一刺刺杀尔去也。若是真净。脚上著也即脚上杀尔。手上著也即手上杀尔。咽喉上著也即咽喉上杀尔。

驸马都尉李公遵勖。得心要于石门聪禅师尝作二句颂。寄发运朱正辞。时许式为淮南漕。朱以李颂示许。请共和之。颂曰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朱曰。雨催樵子还家。许曰。风送渔舟到岸。又请浮山远禅师和曰。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通身虽是眼睛。也待红炉再煆。锄麑触树迷封。豫让藏身吞炭。鹭飞影落秋江。风送芦花两岸。诸公见大敬之。李乃自和曰参禅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直趣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今唯传后一颂而已。

佛鉴和尚。初受舒州太平请。礼辞五祖。祖曰。大凡住院。为己戒者有四。第一势不可使尽。第二福不可受尽。第三规矩不可行尽。第四好语不可说尽。何故。好语说尽人必易之。规矩行尽人必繁之。福若受尽缘必孤。势若使尽祸必至。鉴再拜服膺而退。后鉴辞灵源。源云。住持当以拄杖包笠悬挂方丈屋壁间。去住如衲子之轻则善矣。

徐师川。同佛果到书记寮。见果顶相。师川指云。这老汉脚跟未点地在。果云。瓮里何曾走说鳖。川云。且喜老汉脚跟点地。果云。莫谤他好。

乌龙长老。访凭济川说话次云。昔有官人问泗州大圣。师何姓。圣云。姓何。官云。住何国。圣云。住何国。此意如何。龙云。大圣本不姓何。亦不是何国人。乃随缘化度耳。凭笑曰。大圣决定姓何住何国。如是往返数次。遂致书于师。乞断此公案。师云。有六十棒。将三十棒打大圣。不合道姓何。三十打济川。不合道大圣决定姓何。若是乌龙长老。教自领出去。

无尽居私第日。适年荒。有道士辈。诣门教化食米。无尽遂劝各人诵金刚经。若诵得一分。施米一斗。如诵毕施米三石二斗。化渠结般若缘。故云。财法二施。每遇僧又劝念老子。使其互相知。有观其护教之心。直如是尔。

廖等观。知潭州善化县时。有一婆每日诵金刚经。于街市乞食。夜则归宿山阿。忽数日不见行乞。群鸦噪集于其止处。令人往视之。见怀金刚经傍岩而化。群鸦负土以覆之。师升堂举此。时廖知县亦在座下。

师一日到明月庵。见壁间画髑髅。凭济川有颂云。尸在逗里。其人何在。乃知一灵。不居皮袋。师不肯。乃作一颂云。即此形骸。便是其人。一灵皮袋。皮袋一灵。

张无尽丞相。十九岁应举入京。经由向家。向家夜梦人报曰。明日接相公。凌晨净室以待。至晚见一穷揩大著黄道服。乃无尽也。向礼延之。问秀才何往。无尽以实告。向曰。秀才未娶。当以女奉洒扫。无尽谦辞再三。向曰。此行若不了当。吾亦不爽前约。后果及第。乃娶之。初任主簿。因入僧寺。见藏经梵夹齐整。乃怫然曰。吾孔圣之教。不如胡人之书人所仰重。夜坐书院中。研墨吮笔。凭纸长吟。中夜不眠。向氏呼曰。官人夜深。何不睡去。无尽以前意白之。正此著无佛论。向应声曰。既是无佛。何论之有。当须著有佛论始得。无尽疑其言遂已。及访一同列。见佛龛前经卷。乃问曰。此何书也。同列曰。维摩诘所说经。无尽信手开卷。阎到此病非地大亦不离地大处。叹曰。胡人之语。亦能尔耶。问此经几卷。曰三卷。可借归尽读。向氏问。看何书。无尽曰。维摩诘所说经。向氏曰。可熟读此经然后著无佛论也。无尽悚然异其言。由是深信佛乘。留心祖道。后为江西漕。遍参祖席。首谒东林照觉总公。总诘其所见处。与己符合。乃印可之曰。吾有得法弟子住玉溪。乃慈古镜也。亦可与语。无尽复因按部过分宁。诸禅迓之。无尽到先致敬玉溪慈。次及诸山。最后问兜率悦禅师。悦为人短小。无尽曾见龚德庄说。聪明可人。乃曰。闻公善文章。悦大笑曰。运使失却一只眼了也。某临济九世孙。对运使论文章。政如运使对某论禅也。无尽不然其语。乃强屈指曰。是九世也。又问。玉溪去此多少。曰三十里。曰兜率聻。曰五里。无尽是夜乃至兜率。悦先一夜梦日轮升天。被悦以手抟取。乃说与首座云。日轮运转之义。闻张运使非久过此。吾当深锥痛札。若肯回头。则吾门幸事。首座云。今之士大夫受人取奉。惯恐恶发别生事也。悦云。正使烦恼。只退得我院。别无事也。无尽与悦语次。称赏东林。悦未肯其说。无尽乃题寺后拟瀑轩诗。其略云。不向庐山寻落处。象王鼻孔谩辽天。意讥其不肯东林也。公徐语及宗门事。悦曰。今日与运使相陪人事已困。珍重睡去。至更深悦起来与无尽论此事。焚香请十方诸佛作证。东林既印可运使。运使于佛祖言教有少疑否。无尽曰有。悦曰。疑何等语。曰疑香严独脚颂德山托钵因缘。悦曰。既于此有疑。其余安得无耶。只如言末后句。是有耶是无耶。无尽曰有。悦大笑。遂归方丈闲却门无尽一夜睡不稳。至五更下床触翻蹋床。忽然省得。有颂曰。鼓寂钟沈托钵回。岩头一拶语如雷。果然秖得三年活。莫是遭他受记来。遂扣方丈门云。某已捉得贼了。悦曰。赃物在甚处。无尽无语。悦云。都运且去。来日相见。翌日无尽遂举前颂呈之。悦乃谓无尽曰。参禅只为命根不断。依语生解。如是之说。公已深悟。然至极微细处。使人不觉不知堕在区宇。悦后作颂证之云。等闲行处步步皆如。虽居声色宁滞有无。一心靡异万法非殊。休分体用莫择精粗。临机不碍应物无拘。是非情尽凡圣皆除。谁得谁失何亲何疏。拈头作尾指实为虚。翻身魔界转脚邪涂。了非逆顺不犯工夫。无尽邀悦至建昌。途中一一伺察。有十颂叙其事。悦亦以十颂酬之。时元祐八年八月也。

夹山璘石霜琳。久依佛日才禅师。罢参后同游上江至黄龙。见南和尚上堂小参。琳不谕其旨。遂求入室。璘怒之。遂殴一顿而去。琳后大悟。机锋颖脱。凡说法颇类真净。而于真净不相识。住石霜以颂送僧见真净后句云。憧憧四海参禅者。不到新丰也是痴。

生肇融睿。乃罗什法师之高弟。号四依菩萨。尝同罗什释维摩经。至不可思议品皆阁笔。盖此境界非心思口议。遂不能措一词。如李长者论。入华严法界词分句解皎如日星。泮然无疑。若非亲遇了缘。安能如此。

宣州明寂珵禅师。遍见前辈尊宿。如琅玡雪窦天衣。皆承事请法。出世嗣兴教坦和尚。坦嗣琅玡。后迁太平州瑞竹。退居西堂。师初游方从之。请益雪窦拈古颂古。珵令看因缘。皆要自见自说不假其言语。师洞达先圣之微旨。程尝称于众曰。杲必再来人也。复游郢州大阳。见元首座洞山微和尚坚首座。微在芙蓉会中首众。坚为侍者十余年。师周旋三公座下甚久。尽得曹洞宗旨。受授之际皆臂香。以表不妄付授。师自惟曰。禅有传授。岂佛祖自证自悟之法。弃之依湛堂。一日湛堂问曰。尔鼻孔因什么今日无半边。对曰。宝峰门下。湛堂曰。杜撰禅和。又一日于妆十王处。问曰。此官人姓什么。对曰。姓梁。湛堂以手自摸头曰。争奈姓梁底少个幞头。对曰。虽无幞头鼻孔仿佛。湛堂曰。杜撰禅和。又看经次。问曰。看什么经。对曰。金刚经。曰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为什么云居山高宝峰山低。对曰。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堂曰。尔做得个座主使下。一日问曰。杲上座。我这里禅。尔一时理会得。教尔说也说得。教尔做拈古颂古小参普说。尔也做得。秖是有一件事未在。尔还知么。对曰。甚么事。湛堂曰。尔秖欠这一解在。[囗@力]若尔不得这一解。我方丈与尔说时便有禅。才出方丈便无了。惺惺思量时便有禅。才睡著便无了。若如此。如何敌得生死。对曰。正是某疑处。后湛堂疾亟。问曰。和尚若不起此疾。教某依附谁。可以了此大事。曰有个勤巴子。我亦不识他。尔若见之。必能成就此事。若见他了不得。便修行去。后世出来参禅。

保宁勇禅师。四明人。初更衣依雪窦显禅师问道。雪窦呵为央庠座主。勇不意。堂仪才满。即抽单望雪窦山礼拜誓曰。我此生行脚参禅。道价若不过雪窦。定不归乡。勇至长沙云盖。参见杨岐会和尚。与白云端和尚为弟昆。后出世住保宁。勇道播丛林。果如其言。信人之志气。安可不立耶。

先黄龙所山主。架造院宇。一一合丛林体格。或者笑曰。和尚又不会禅。何用此为。龙云。自有说禅者来。院成。遂陈乞请积翠南禅师住持。后来先黄龙化去。南禅师一夜忽梦。有神人云。乞去守塔。南禅师不经意。一日坐方丈中。又见前所梦中人云。某甲愿乞守塔。南诘之。遂云。有交代人来。未几果塑像人至。南禅师令别塑土地。乃移旧土地。守先黄龙塔。

太瘤蜀僧。居众常叹佛法混滥异见锋起。乃曰。我参禅若得真正知见。当不惜口业。遂发愿礼马祖塔。长年不辍。忽一日塔放白光。感而有悟。后所至丛林。勘验老宿。过雪窦山前云。这老汉口里水漉漉地。雪窦闻其语意似不平。及太见雪窦。窦云。尔不肯老僧那。太云。老汉果然口里水漉漉地。遂摵一坐具便出。直岁不甘。中路令人殴打捐太一足。太云。此是雪窦老汉使之。他日须折一足偿我。后果如其言。太后至都下放意市肆中。有官人请归家供养。太屡告辞。官人确留之。愈加敬礼。每使侍妾馈食其前。一日偶官人至。太故意挑其妾。官人以此改礼。遂得辞去。不数日闹市中端坐而化。

太阳平侍者。预明安之室有年。虽尽得其旨。惟以生灭为已任。挤陷同列。忌出其右者。琅玡广照公安圆。鉴居众时。汾阳禅师令其探明安宗旨。在大阳因平密授。明安尝云。兴洞上一宗。非远即觉也。二师云。有平侍者在。明安以手指胸云。平此处不佳。又捏拇指叉中示之云。平向去当死于此耳。暨明安迁寂。遗嘱云。瘗全身十年无难。当为大阳山打供。入塔时门人恐平将不利于师。遂作李和文都尉所施黄白器物。书于塔铭。而实无也。平后住大阳。忽云。先师灵塔风水不利。取而焚之。山中耆宿切谏平。平云。于我有妨。遂发塔。颜貌如生。薪尽俨然。众皆惊异。平乃钁破其脑益油薪。俄成灰烬。众以其事闻于官。坐平谋塔中物不孝还俗。平自称黄秀才谒琅玡。琅云。昔日平侍者。今朝黄秀才。我在大阳时见尔做处。遂不纳。又谒公安。安亦不顾。平流浪无所依。后于三叉路口遭大虫食之。竟不免大阳了叉之记。悲哉。

峨嵋山白长老。尝云。乡人雪窦有颁百余首。其词意不甚出人。何乃浪得大名于世。遂作颂千首。以多十倍为胜。自编成集。妄意他日名压雪窦。到处求人赏音。有大和山主者。遍见当代有道尊宿。得法于法昌遇禅师。出世住大和称山主。气吞诸方不妄许可。白携其颂往谒之。求一言之鉴。取信后学。大和见乃唾云。此颂如人患鸦臭当风立地。其气不可闻。自是白不敢出似人。后黄鲁直闻之。到成都大慈寺。大书于壁云。峨嵋白长老。千颂自成集。大和曾有言。鸦臭当风立。

归宗宣禅师。汉州人。琅玡广照之嗣。与郭功甫厚善。忽一日南康守以事临之。宣令人驰书与功甫。且祝送书者云。莫令县君见。功甫时任南昌尉。书云。某更有六年世缘未尽。今日不奈抑逼何。欲托生君家。望君相照。乃化去。功甫得书。惊喜盈怀。中夜其妻梦寐仿佛。见宣入卧内。不觉失声云。此不是和尚来处。功甫问其故。妻答所见。功甫呼灯以宣书示之。果有娠。及生即名宣老。才周岁记问如昔。逮三岁白云端和尚过其家。功甫唤出相见。望见便呼师侄。端云。与和尚相别几年耶。宣屈指云。四年也。端云。在甚处相别。宣云。白莲庄。端云。以何为验。宣云。爹爹妈妈。明日请和尚斋。忽门外推车过。端云。门外什么声。宣作推车势。端云。过后如何。宣云。平地一条沟。甫及六岁。无疾而化。

海印信和尚嗣琅玡桂府人也。住苏州定慧寺。年八十余。平日受朱防御家供养。屡到其宅。一日朱问曰。和尚后世能来弟子家中托生否。师微笑诺之。及归寺得疾。数日而化。其迁化日。朱家生一女子。圆照本禅师时住瑞光。闻其事往访之。方出月抱出。一见便笑。圆照唤云。海印尔错了也。女子哭数声化去。

长芦福长老。道眼不明。常将所得施利。往上江斋僧。圆通秀禅师闻之。往验其虚实。适至见福上堂云。入荒田不拣。可杀颟顸。信手拈来草犹较些子。便下座。秀大惊曰。说禅如此。谁道不会。乃谓。诸方生灭。遂躬造方丈礼谒。具说前事。仍请益提唱之语。福依文解义。秀曰。若如此。诸方不谩道。尔不会禅。福不肯。秀曰。请打钟集众。有法秀上座在此。与和尚理会。福休去。

和州开圣觉老。初参长芦夫铁脚。久无所得。闻东山五祖法道。径造席下。一日室中垂问云。释迦弥勒犹是他奴。且道。他是阿谁。觉云。胡张三黑李四。祖然其语。时圆悟和尚为座元。祖举此语似之。悟云。好则好。恐未实。不可放过。更于语下搜看。次日入室垂问如前。觉云。昨日向和尚道了。祖云。道什么。觉云。胡张三黑李四。祖云。不是不是。觉云。和尚为甚昨日道是。祖云。昨日是今日不是。觉于言下大悟。觉后出世住开圣。见长芦法席大盛。乃嗣夫不原所得。拈香时忽觉胸前如捣。遂于痛处发痈成窍。以乳香作饼塞之。久而不愈竟卒。

王荆公。一日访蒋山元禅师。坐间谈论品藻古今。山曰。相公口气逼人。恐著述搜索劳役。心气不正。何不坐禅体此大事。公从之。一日谓山曰。坐禅实不亏人。余数年要作胡笳十八拍不成。夜坐间已就。山呵呵大笑。

王荆公。一日问张文定公曰。孔子去世百年生孟子。亚圣后绝无人何也。文定公曰。岂无人。亦有过孔孟者。公曰谁。文定曰。江西马大师坦然禅师。汾阳无业禅师。雪峰岩头丹霞云门。荆公闻举意不甚解。乃问曰。何谓也。文定曰。儒门淡薄。收拾不住。皆归释氏焉。公欣然叹服。后举似张无尽。无尽抚几叹赏曰。达人之论也。

任观察。内贵中贤士 徽庙极眷之。任倾心释氏。遍参知识。每自叹息曰。余幸得为人。而形体不全。及不识所生父母。想前世轻贱于人。招此报应。遂发誓。遇休沐还私宅。屏绝人事。炷香礼佛。刺血写华严经一部。每一字三拜。愿来世识所生父母。忽一日有客相访。任出迟。客怒云。人客及门。何故不出。任笑曰。在家中写一卷赦书。客诘其故。任以实对。遂取经示之云。此是阎老子面前。吃铁棒吞铁丸底赦书。客悚然惊骇。回舍亦自写一部。

五祖演和尚。依舒州白云海会端和尚。咨决大事深彻骨髓。端令山前作磨头。演逐年磨下收糠麸钱解典出息。雇人工及开供。外剩钱入常住。每被人于端处斗谍是非云。演逐日磨下饮酒食肉。及养庄客妇女。一院纷纭。演闻之故意买肉沽酒。悬于磨院。及买坯粉。与庄客妇女搽画。每有禅和来游磨院。演以手与妇女椰榆语笑。全无忌惮。端一日唤至方丈问其故。演喏喏无他语。端劈面掌之。演颜色不动。遂作礼而去。端咄云。急退却。演云。俟某算计了请人交割。一日白端曰。某在磨下除沽酒买肉之余。剩钱三百千入常住端大惊骇。方知小人嫉妒。时秀圆通为座元。受四面请。即请祖为第一座。

湛堂准和尚。因读孔明出师表。悟得做文章。有罗汉供疏云。梵语阿罗汉。此云无生。出三界二十五有尘劳。超分段生死。受如来付嘱。应供天人。福利一切群情。檀越宜兴供养。又作水磨记云。泐潭山。即马祖大寂禅师。昔与禅者辈选佛大道场。虽年代深远。而佛法未尝远也。但其间善知识。所见不同互有高下。故有远矣。如僧问马祖如何是佛。曰即心是佛。故观其所以。即知众生本来成佛无有高下。其高下在人不在法也。而况末代有我说法者。是故选佛求师。不得不审也。大宋元符戊寅岁。有汉中沙门意忠上座。寻师访道。选佛参禅。干木随身逢场作戏。然其场也戏乎一时。以其功也利益千古。于是革其旧制。郢人犹迷。徇器投机。变通在我。岂以绳墨拘其大猷。而为古人规矩之所限哉。是谓有子不可教。其可教者语言糟粕也。非心之至妙。其至妙之心在我。不在文字语言也。纵有明师密授。不如心之自得。故曰得之于心。应之于手。皆灵然心法之妙用也。故有以破麦也即为其硙。欲变米也即为其碾。欲取面也即为其罗。欲去糠也即为其扇。而规模法则。总有关棙。消息既通。皆不拨而自转。以其水也。一波才动。前波后波波波应而无尽。以其硙也。一轮才举。大轮小轮轮轮运而无穷。由是上下相应。高低共作。其妙用也出乎自然。故不假人力之所能为。而奇绝可观。玄之又玄。然后左旋右转。竖去横来。更相击触出大法音。皆演苦空无常无我诸波罗蜜。而闻者闻其心。见者见其性。以至嗅尝知觉。尽获法喜禅悦之乐。又何即以米面诸所须物。供香积厨而为二膳。饱禅者辈往来选佛者欤。

师云。今时兄弟。参佛果底。不肯见佛眼。见佛眼底。不肯参佛果。譬如众盲摸象。岂知二老之意耶。殊不知。佛眼便是有规矩底佛果。佛果便是无规矩底佛眼。若是要为人不瞎人眼。却来见佛果。若秖见佛眼。涅槃堂禅。自救即得。为人即不得。老南会下得底兄弟。便指教见真点胸盖手段苦辣为人自别也。

师一日云。今时参禅人。如蝇子相似。有些腥膻气味便泊。须是从头与他拈却到无气味处泊在。平地上从上来作家宗师能为人。惟睦州。见尔有坐地处。便刬却。从头秖是刬将去。

又一日云。宗师为人。只不得有落地处。若有落地处。便被学家在面前行也。

一日又云。尔但灰却心念来看。灰来灰去。蓦然冷灰。一粒豆爆在炉外。便是没事人也。

师在宝峰时元首座极见喜。一日请假往谒李商老。云一月日便归。后四十日方归。元见遽云。恶野了也。无常迅速。师不觉汗下。

师因读洞山悟道颂。遂疑云。有个渠。又有个我。成什么禅。遂请益湛堂。堂云。尔更举看。师遂举。堂云。尔举也未会。便推出。

圆悟云。达磨西来将何传授。师云。不可总作野狐精见解。又问。据虎头收虎尾。第一句下明宗旨。如何是第一句。师云。此是第二句。

师一日云。我这里无逐日长进底禅。遂弹指一下云。若会去便罢参。乃云。今时一般宗师为人。入室三五。遍辨白他不出。却教他说悟处。更问。尔见处如何。学人云。某见处说不得。却云。尔说不得。我如何见得尔去。若恁么地。如何为人。不见泉大道。到慈明。明云。片云生谷口。游人何处来。泉云。夜来何处火。烧出古人坟。明云。未在更道。泉便作虎声。明便打一坐具。泉推明向禅床上。明却作虎声。泉云。我见八十四人善知识。惟师继得临济宗风。看他恁么问答数句子。那里便是见他处。须是如此始得。

师云。山僧待人志诚。须是资质是始得。此是一超直入如来地。参禅须是直心直行直言直语。心言直故。始终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僧问云门。如何是佛。门云。干屎橛。拟议思量已曲了也。何况脱空耶。

因无碍。请师赞法海真。乃曰。上江老宿。大段笑下江。云门下却不笑觉印。盖他曾见保宁勇真净辈来。兼圆通曾见舜老夫浮山远。所以较别。如大小本夫铁脚辈。皆可笑也。盖法海嗣觉印。印嗣圆通。其辞曰。廓圆通门续云门派。燕坐胡床虎视百怪。佩毗卢印摧伏魔外。一句当阳电光非快。不动道场而入三昧。赞之毁之俱遭白癞。夫是之谓法海老人。能于一毫端。而游戏无边之法界。圆通尝在端和尚处作首座。受四面请。其时演和尚在海会作磨头。遂交代作首座。圆通迁栖贤。而演和尚交代住持四面也。端和尚尝颂古有一句云。日出东方夜落西。圆通改夜字作定字。端笑而从之。

五祖和尚一日云。我这里禅似个什么。如人家会作贼。有一儿子一日云。我爷老。后我却如何养家。须学个事业始得。遂白其爷。爷云。好得。一夜引至巨室。穿窬入宅。开柜乃教儿子入其中取衣帛。儿才入柜。爷便闭却复锁了。故于听上扣打令其家惊觉。乃先寻穿窬而去。其家人即时起来。点火烛之知有贼。但已去了其贼儿在柜中私自语曰。我爷何故如此。正闷闷中。却得一计作鼠咬声。其家遣使婢点灯开柜。柜才开。贼儿耸身吹灭灯推倒婢走出。其家人赶至中路。贼儿忽见一井。乃推巨石投井中。其人却于井中觅。贼儿直走归家问爷。爷云。尔休说。尔怎生得出。儿具说上件意。爷云。尔么尽做得。

师云。圆通秀禅师因雪下云。雪下有三种僧。上等底僧堂中坐禅。中等磨墨点笔作雪诗。下等围炉说食。予丁未年冬在虎丘。亲见此三等僧。不觉失笑。乃知前辈语不虚耳。

五祖和尚。初参圆照禅师。会尽古今因缘。惟不会僧问兴化。四方八面来时如何。化云。打中间底。僧礼拜。化云。我昨日赴个村斋。至中路被一阵狂风暴雨。却向古庙里亸得过。遂请益照。照云。此是临济门风。尔去问他儿孙。祖遂来参浮山远。请益此公案。远云。有个譬喻。恰似个三家村里卖柴汉。夯一条匾担了。却问中书堂今日商量甚事。祖云。恁地时大段未在。浮山远既年尊耳聩。遂指教参一个小长老。乃白云端也。老僧虽不识他。见他颂临济三顿棒因缘。见得净洁。可往咨决。祖从之。真净一日谓老黄龙云。白云端颂临济三顿棒。与某甲见处一般。南云。尔如何会他底。净便举颂。龙喝云。白云会。尔不会。

圆悟和尚。请益五祖。临济四宾主怎生。祖云。也秖个程限。是什么闲事。祖云。我这里恰似马前相扑。倒便休。

佛鉴平时参平实禅。自负不肯五祖。乃谓。秖是硬移换人。圆悟云。不是这道理。有实处尔看。我从前岂有恁么说话来。徐徐稍信。后来因举。森罗及万象。一法之所印。蓦然便道。祖师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于今诸方多是曲指人心说性成佛。

圆悟在五祖时。祖云。尔也尽好。只是有些病。悟再三。请问不知某有什么病。祖云。只是禅忒多。悟云本为。参禅因什么却嫌人。说禅祖云。只似寻常说话时。多少好。时有僧便问。因甚嫌人说禅。祖云。恶情悰。

五祖一日。问圆悟无缝塔话。悟罔然。直从方丈随至三门方道得。祖云。尔道得也。悟云不然。暂时不在。便不堪也。

师因入室退闲坐。忽云。今时兄弟。知见情解多。须要记闲言长语来这里答。大似手中握无价摩尼宝珠。被人问尔手中是什么。却放下拈起一个土块。可杀痴。若恁么。参到驴年也不省。

师一日云。我这里无法与人。秖是据款结案。恰如将个琉璃瓶子来。护惜如什么。我一见便为尔打破。尔又将得摩尼珠来。我又夺了。见尔恁地来。我又和尔两手截了。所以临济和尚道。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尔且道。既称善知识。为什么却要杀人。尔且看。他是什么道理。而今兄弟。做工夫不省这个。过在何处。只为要去明他。且如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恁么不恁么总不得。作么生是尔将一转语便去明得么。永明他不得。古人忒杀直截。尔不肯去直截处行。秖为分明极。翻令所得迟。

师一日云。我平生好骂人。因看玄沙语录。大喜他勘灵云。道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可谓壁立万仞。后来与灵云说话了。却云。尔恁么方始是彻。后头却恁么撒屎撒尿。却问圆悟如何。悟笑云。他后头却恁么地。我也理会不得。遂下来归到寮。方知玄沙大段作怪。遂举似圆悟。悟笑云。且喜尔知。晦堂云。今时诸方。多是无此药头。师云。切忌外人闻此粗言。

师因见老宿上堂云。我在老师会中。得个末后句。不免布施大众。良久云。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便下座。师云。山僧即不然。我在老师会中得个末后句。不免举似大众。便下座。

洞山宝禅师。嗣五祖戒和尚。庐州人。为人廉谨。尝在五祖主事。戒病令行者往库司取生姜煎药。宝叱之。行者白戒。戒令将钱回买。宝方取姜付之。后筠州洞山阙人。郡守以书托戒。举所知者主之。戒曰。卖生姜汉住得。遂出世住洞山。后移住归宗。一日扶杖出门。见喝道来问。甚官。吏云。县尉。令避路。宝侧立道左避之。忽见马跪不行。宝曰。畜生却识人。尉知是宝。再拜而去。复迁云居。一夜山神肩舆绕寺行。宝云。抬尔爷抬尔娘。抬上方丈去。神复舁归方丈。宝初行脚时。尝宿旅邸。为倡女所窘。遂让榻与之睡。宝坐禅明发。倡女索宿钱。宝与之。出门自烧被褥而去。倡女以宝告其父母。遂请归。致斋以谢。谓其真佛子也。尝作达磨祖师赞。最播丛林。琅玡觉和尚和之。今载正法眼藏。一僧问师云。某参禅不得。未审病在甚么处。师云。病在这里。僧云。某甲因什么却参不得。师云。开眼尿床汉。我打尔去。

怀禅师谓秀圆通曰。元青州庆福建并汝三人。克振吾宗。自余皆是随根受道。

兜率悦禅师。在道吾首众。时老智和尚居云盖。悦一日领数十衲子谒智。智与语未及数句。知悦所蕴深浅。笑曰。观首座气质不凡。奈何出言吐气如醉人耶。悦面热汗下。曰愿和尚不吝慈悲。复与语未几。又锥札之。悦茫然。遂领其徒咨闻入室。智笑曰。公首众说法人也。如某闻见不博。何益于公耶。再四恳之。智曰。老僧无福。道不取信于人。脱受首座礼拜。异日定取谤于某。竟不许。乃问悦曰。首座曾见法昌遇禅师否。曰曾看他语录自了。可以不愿见之。又问。曾见洞山文和尚否。曰关西子。没头脑。拖一条布裙作尿臭气。有甚长处。智曰。首座但向尿臭气参取。悦依教乃往洞山依止。未久深领奥旨。复往见老智。智曰。首座见关西子后。大事如何。悦曰。若不得和尚指示。洎乎蹉过一生。乃焚香礼谢。后出世嗣法洞山。居常诫其徒。叙其云盖指见洞山之语。汝等当以师事智和尚也。后智迁寂。是时照禅师住兜率。乃悦之高弟也。智后事尽得照主之。如师资礼。盖其不忘付嘱也。

师一日云。菩萨人眼见佛性。须是眼见始得。

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