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史传部 >> 文章正文
 
-2036 49.P0477 佛祖历代通载 (22卷)〖元 念常集〗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7307   【字体:

佛祖历代通载卷第六

嘉兴路大中祥符禅寺住持华亭念常集

西晋

(一) 雷氏曰(宣景文武惠怀愍帝西晋四主五十二年)。

高祖宣帝懿(姓司马氏。王金德都洛阳。字仲达。河内温人也。高阳氏之后。祖隽颖川太守。父防京兆尹。帝乃防之次子。事魏忠烈。大有贤能。寿七十三崩。葬高原陵)。

景帝师(字子元。宣之长子。寿四十八。崩于许昌。葬峻平陵)。

文帝昭(字子上。景之母弟。寿五十五。崩于露寝。葬峻平陵)。

(乙酉) 武帝炎(字安世。文之长子。宽惠仁厚。好庄老之书。咸熙二年受魏禅降。封晋宾为陈留王。迁于邺。用天子仪卫之。帝自灭吴之后。奢侈纵恣。后宫殆将万人。尝乘华车至于所寝。己酉四月崩含章殿。寿五十五。葬峻阳陵)在位二十五年。改元大始。

(二) 吴孙皓始即位。改甘露元年。下令遍毁神祠被及梵宇。臣僚谏。先帝感瑞创寺。不可毁也。乃遣臣张昱往告康僧会。会挫其辞理辩锋出。昱不能屈。归以会才高闻。皓召至。问曰。佛言善恶报应。可得闻乎。会曰。明主以孝慈治天下。则赤乌翔而老人见。以仁德育万物。则醴泉冽而嘉禾茁。善既有应恶亦如之。故为恶于隐鬼得而诛之。为恶于显人得而诛之。易称积善余庆。诗美求福不回。虽儒典之格言。即佛教之明训。皓曰。然则周孔既明。安用佛教。会曰。周孔不欲深言。故略示其迹。佛教不止浅言。故详示其要。皆为善也。圣人唯恐善之不多。陛下以为嫌何也。皓无以酬之。遂罢。他日宿卫治圃得金像。皓使置秽处蒙不洁以为笑乐俄得肿疾昼夜呻吟。占者曰。坐犯神祠。祷诸庙不效。宫人有奉佛者曰。乃不请福于佛耶。皓仰视曰。佛神若是怪乎。曰佛之威灵视神如天渊。皓乃悟曰。吾以慢像致此耳。趣迎像龛而供事之。仍请会说法悔罪。会为开示玄要。并取本业百二十愿。分二百五十事。使皓行住坐卧增益善意。及授之五戒。少顷疾愈。由是奉会为师。崇饰寺塔。

(三) 太始元年。月氏国沙门昙摩罗奈。晋言法护。至洛阳。护学究三十六国道术。兼通其语。及自天竺大赍梵本婆罗门经达于玉门。因居炖煌。世号炖煌菩萨。后游洛邑及之江左。永嘉中随处译经。未尝暂停。时优婆塞聂承远执笔助翻。垂四百卷。及承远卒。其子道真者。询禀咨承法护。笔授外道真自译经六十余卷。时晋沙门释法炬法立支敏度及优婆塞卫仕度等。译出众经。外炬与立等每相参合。广略异同编次部类。凡一百四十余卷。复有沙门疆良娄至安法钦竺叔兰白法祖支法度等。各出众经。所以西晋已来宣译渐盛。

论曰。吴黄武初。陆绩有言曰。从今更六十年。天下车同轨书同文。及泰康改元而吴平天下一统。果如绩言。自是才二十载。至永宁之初。正道[圬-土+虛]颓群雄岳峙。赵王创基叛逆。篡主于朝张轨继请外迁。擅据凉土内外糜沸。仍渐乱阶。刘渊所以平阳。李雄因兹井络。怀帝蒙尘外郡。愍后播越长安。既道藉时兴而两都版荡。法由人显属二主恓惶。万姓崩离归信靡托。百官失守释种无依。时有沙门竺法护及释法炬等。忘身利物志在宏宣。匪惮苦辛阐法为务。护于晋世译经最多。且晋虽不文文才实著。翻传妙典日有赏音。所以礼乐衣冠晋朝始备。信源道种相资而兴焉。

(丙戌) 吴改宝鼎。

(丁亥) 大教东流二百年矣。

(己丑) 吴改建衡。

(壬辰) 吴改凤凰。

(乙未) 改咸宁○吴改天册。

(丙申) 吴改天玺。明年又改天纪。

(己亥) ○九月会公示疾而化。

(庚子) 改大康(灭吴) 右吴四主六十年(而晋并之天下一统)。

(四 壬寅) 会稽育王塔缘起。有刘萨诃。病死入冥见梵僧。指往会稽育王塔处忏悔。既稣出家名惠达。及至会稽遍求不见。偶一夜闻地下钟声。倍加诚恳。经三日忽从地涌出宝塔。高一尺四寸。广七寸。佛像悉具。达既见塔精勤礼忏。瑞应甚多。明州塔此其始也。

(五 庚戌) 惠帝衷改永熙(字正度。武次子。生而不惠。不辨菽麦。娶贾充女南风为后。淫虐酷残。诛灭大臣。致天下大乱。为司马越鸩于显阳殿。寿四十八。葬太阳陵)治十七年。

(六 辛亥) 改元康。又改永平。

道家三皇经。乃鲍静所撰十四纸也。彼曰。凡诸侯有此文者必为国王。大夫有此文者为人父母。庶人有此文者钱财自聚。妇人有此文者必为皇后。既犯国讳。永康中被诛。出晋史。后人改曰三洞。至唐二十年贞观间。吉州囚人刘绍妻王氏。有五岳真仙图及鲍静所撰三皇经。时吉州司法参军吉辨因检囚。于王氏处得之申省。敕令邢部郎中纪怀业等。追京下道士张惠元成武英等勘问。得在先道士鲍静所撰妄为墨本。非今元等所造。敕令毁除。追诸道士及百姓有此文者。其年冬并集得之。遂于礼部厅前悉焚之。

(甲寅) 瑞像到龟兹国(已上一千二百八十五年在西竺。是年始到丘慈。凡住六十八年)。

(七) 永平四年。天竺沙门耆域至洛阳。指沙门竺法渊曰。此菩萨从羊中来。指竺法兴曰。此菩萨从天中来。又曰。比丘衣服华丽大违戒律。非佛意也。望见帝都宫室曰。大略似忉利天宫。然人天殊分。疲民之力缮刻如此。不亦侈乎。未几而洛阳乱。域辞归天竺。数百人遮道。请中食乃行。域许之。明日百余家域分身同时赴之。家喜其来。及发迹洛南。域徐行而追者不及。即以杖画地曰。于此诀矣。是日有出长安者。见域在寺中。有贾胡湿登者。其夕会域宿于流沙。盖一昔万里沙门神迹。于此为湿云。初域来交广。并有灵异。既达襄阳。欲寄载过江。舟人见是胡僧。轻而不渡。及舡达岸域已前行。路见两虎。虎弭耳掉尾。域以手摩其头。虎下道而去。见者皆敬焉。

(庚申) 改永康。

(辛酉) 改永宁(正月赵王伦纂位遂诛之)。

十六国(自永宁之后所在分十六国五凉四燕二赵三秦大夏并蜀为十六)。

雷氏曰。张轨据凉号曰前凉。九主六七符坚侮亡。

李特据益号曰后蜀。六主四六桓温戮辱。

刘渊平阳号曰前赵。四主二六石勒平剿。

石勒襄国号曰后赵。六主三二冉闵除讨。

符健长安号曰前秦。五主四四姚苌反臣。

慕隽据邺号曰前燕。二主二二灭于符坚。

姚苌长安号曰后秦。三主三二刘裕即真。

乞伏金城号曰西秦。四主二八赫连使宾。

吕光姑臧号曰后凉。四主十三姚兴复强。

慕容山中号曰后燕。四主四二冯跋灭焉。

乌狐广武号曰南凉。三主十九炽盘僭王。

慕德广固号曰南燕。二主十一刘裕得天。

李皓炖煌号曰西凉。二主二四蒙逊威强。

蒙逊张掖号曰北凉。二主三九拓跋乃昌。

赫连朔方号曰大夏。二主二五魏有天下。

冯跋昌黎号曰北燕。魏灭。二主二十八年。是十六国杂晋魏间。

前凉张轨(字士彦。安定乌氏人。汉张耳十七代孙。永宁初凉州刺史。建兴年僭立为王。依晋王朔立十三年晋武太元灭)。

(壬戌) 改大安。

后蜀李特(字玄休。巴西宕渠人。其先廪君之裔。自氐羌之乱。随流人至蜀。自称益州牧。号蜀。改年建初)。

(癸亥) 蜀武帝雄(字仲隽。特第三子。母曰罗氏。是年罗尚杀特而立帝。二十年改元建兴。咸和八年生疡于头六日。而卒寿六十一)。

(甲子 五十) 改永兴。

前赵刘渊(字元海。新兴匈奴人。冒顿之后。初汉祖以宗女为公主。妻冒顿。约为兄弟。故子孙冒姓刘氏。都平阳六年改光熙)。

(丙寅) 改光熙○蜀改晏平。

(丁卯) 怀帝炽改永嘉(字礼度。武帝二十五子也。生而姿奇。后无罪为刘聪虏之。寿三十岁)治六年。

(戊辰) 赵改永凤。

(庚午) 赵和(字玄泰。渊之子。身长八尺。既立改年河瑞。未几为锐景斩于光极台矣)。

逍刘聪改称汉(字玄明。刘渊第四子。性极勇杰。承位自号昭武帝。改元光兴。在位八年。时河东大蝗食田。唯不食黍豆。靳准率人收埋之。哭声闻十余里。钻土复出。黍豆竟尽食矣)。

(辛未) 汉改嘉平。

(八 癸酉) 愍帝邺改建兴(字彦奇。武帝孙。吴王晏之子。初即位时。长安城中不盈百户。篙棘成林官无章服印绶。唯桑板署号尔。后被刘聪虏之。使帝戎服执戟前导。降封怀安侯遇害于洛。寿十八岁)治四年。

凉张寔(字安逊。在位五年。寿四十八。号昭公)。

(九) 吴中是年有维卫迦叶二佛石像。泛海而至。吴淞江沪渎口。遥见浮游道士巫师往迎。并风涛汹涌。吴县朱膺素奉正法。乃同数人共迎像。于是乘流自到。背有铭志。登舟其轻如羽。乃奉安通玄寺供养(今开元寺事载珠林)。

(甲戌) 日陨○三日并出西方○汉星陨平阳化肉。

(乙亥) 汉改建元。

(丙子) 汉改麟嘉。

东晋 雷氏曰(元明成康穆哀废简武安楚恭。东晋十一。一百四年)。

(十 丁丑) 元帝睿改建武(司马氏。王金德。迁都建邺。避愍帝名改建康。字景文。宣帝曾孙。琅玡王觐之子。生于洛阳。刘聪破洛。与王导南渡据江东。壬午崩内殿。葬平陵。寿四十七)治六年。

叙曰。经云。三界无常。有为非久。晋氏之基。魏室远系。乃诛曹爽而绝其宗。设帝策而陈其绩。金承土运历数在躬。平蜀而降大吴。升平而布宽政。文既允备武亦戢戈。百六奄臻王官失守。天下大乱莫匪斯焉。于时道俗崩离。朝不谋久。寄政江表法随代兴。沙门信士于是攸集。故就纪之。别号东晋。元帝者宣皇曾孙。恭王觐之子也。讳睿字景文。初生之辰。内有神光一室尽明。白毫生于日角之左。累官都督杨州诸军事左丞相。怀愍败后百官分离。或走江南。或为俘戮。长安失据帝幽平阳江东于时。忽有五日并出。都下劝睿宜称晋王。统摄万机以临亿兆。愍帝崩后遂即居尊。立元建武。因都建邺。避愍帝讳改名建康。先是泰康二年。吴旧将管恭作乱。太史伍振筮曰。恭即灭矣。然更三十八年。杨州当有天子。至是果如其言。又秦始时。望气者云。吴金陵山五百年后当出天子。始皇忌之。因发兵凿金陵山断。改称抹陵冀绝其王。凡自政至睿五百二十六年。有晋金行奄君四海。又时谣曰。五马浮渡江。一马化为龙。永嘉丧乱宗室中。唯琅玡西阳汝南南顿彭城五王。获济江表。而睿首基为帝。将知受命上感天灵。欲跨舆图下资地势。地负其势。始皇凿之而弗亡。天降其灵。刘曜歼之而莫尽。爰自建武至于元熙。凡十二主。一百四年。华戎道俗译经律论垂六百卷。而弘法之务至是特盛焉。

(戊寅) 改大兴。

前赵刘曜(字永明。刘元海族子。少孤贫。养于元海家而承位。十二年改光初元年)。

(己卯) 后赵石勒(字世龙。上党武乡人。其先匈奴别部也。年十四至洛阳。依笑上都门。王衍异之曰。胡雏声视有奇志。将为天下之患。遣人收之。会勒已去。后起兵据襄国一十五年。寿六十。勒初暴政。及见图澄钵长青莲之验。回心纳谏。延及子虎慕德推贤)。

(辛巳) 凉茂(字成逊寔之弟在位四年)。

(壬午) 改永昌。上忧崩。

(十一) 天竺沙门。吉友抵建康。丞相王导见之曰。我辈人也。太尉庾亮光禄周顗廷尉柏彝。一时名公皆造门结友。声名著搢绅间。尝对王导解带盘礴。尚书卞望之适至。友正容肃然。有问其故。对曰。王公风道期人。卞令轨度格物。吾正当以此应之耳。柏彝欲为友作目。久之未得。友曰尸黎密(此云吉友)可谓卓朗。彝绝叹以为尽品目之极。大将军处仲。闻友为诸公器重。心未然。及见不觉手足增敬。周顗为仆射。领选将入局。过友叹曰。为朝廷选贤。得如君真令人无愧耳。及顗殁友慰其孤。对灵作梵呗。清响凌云。又咒语千余言而去。王导尝戏之曰。外国有君。一人而已。友笑曰。使我如诸君。今日岂得在此。时以为名言。译孔雀经。梵名尸黎密。盖让王位出家。如吴泰伯然。

(十二 癸未) 明帝绍改太宁(字道畿。元之长子。敏有机断。故能以弱制强。克复大业。惜乎降年不永。未致太平崩。寿二十七。葬于平陵)治三年。

(乙酉) 凉骏(字公建。寔之子。立二十二年。寿四十)。

(十三) 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者。罽宾国人也。姓婆罗门。父寂行。母常安乐。初母梦得神剑。因而有孕。既诞拳左手。遇师子尊者显发宿因。密受心印。后适南天至中印度。彼国王名迦胜。设礼供养。时有外道。号无我尊。先为王礼重。嫉祖之至。欲与论议。幸而胜之以固其事。乃于王前谓祖曰。我解默论。不假言说。祖曰。孰知胜负。曰不争胜负。但取其义。祖曰。汝以何为义。曰无心为义。祖曰。汝既无心。安得义乎。曰我说无心。当名非义。祖曰。汝说无心。当名非义。我说非心。当义非名。曰当义非名。谁能辨义。祖曰。汝名非义。此名何名。曰为辨非义。是名无名。祖曰。名既非名。义亦非义。辨者是谁。当辨何物。如是往返五十九翻。外道杜口信伏。于时祖忽然面北合掌。长吁曰。我师师子尊者今日遇难。斯可伤焉。即辞王南迈。达于南天潜隐山谷。时彼国王名天德。迎请供养。王有二子。一凶暴而色力充盛。一和柔而长婴疾苦。祖乃为陈因果。王即顿释所疑。又有咒术师。忌祖之道。乃潜置毒于饮食中。祖知而食之。彼返受祸。遂投祖出家。祖即与受具。后六十载太子德胜即位。复信外道致难于祖。太子不如密多以进谏被囚。王遽问祖曰。予国素绝妖讹。师所传者当是何宗。祖曰。王国昔来实无邪法。我所得者即是佛宗。王曰。佛灭已千二百年。师从谁得邪。祖曰。饮光大士亲受佛印。展转至二十四世师子尊者。我从彼得。王曰。予闻。师子比丘不能免于刑戮。何能传法后人。祖曰。我师难未起时。密授我信衣法偈以显师承。王曰。其衣何在。祖即于囊中出衣示王。王命焚之。五色相鲜薪尽如故。王即追悔致礼。师子真嗣既明。乃赦太子。太子遂求出家。祖问太子曰。汝欲出家当为何事。曰我若出家不为其事。祖曰。不为何事。曰不为俗事。祖曰。当为何事。曰当为佛事。祖曰。太子智慧天至。必诸圣降迹。即许出家。六年侍奉。后于王宫受具羯磨之际。大地震动颇多灵异。祖乃命之曰。吾已衰朽安可久留。汝当善护正法眼藏普济群有。听吾偈曰。圣人说知见。当境无是非。我今悟本性。无道亦无理。不如密多闻偈再启祖曰。法衣宜可传授。祖曰。此衣为难故假以证明。汝身无难何假其衣。化被十方人自信向。不如密多闻语作礼而退。祖现于神变化三昧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德胜王创浮图而秘之。当东晋明帝太宁三年乙酉岁也。

(十四 丙戌) 成帝衍。改咸和(字世根。明帝长子。五岁即位。庾后临政。寿二十五)治十七年。

(十五) 三藏理法师名惠理。西竺人也。东晋咸和初。来游此土。至杭州见山岩秀丽曰。吾国中天竺灵鹫山之一小岭。不知何年飞来。佛在世时多为仙灵所隐。今此亦复尔耶。洞旧有白猿。遂呼之。应声而出。人始之信。飞来由是得名。师即地建两刹。先灵鹫后灵隐。常宴坐岩中。号理公岩。今瘗塔在焉。

(戊子) 赵改太和。

(庚寅) 后赵改建平。

(壬辰) 燕慕容皝立。

(癸巳) 蜀斑(字世文。雄兄之子。初署南平将军后立为太子。雄疾。斑侍。卒而立。一年复为雄子越杀之。寿四十一)。

赵弘(字大雅。勒之次子。立一年改元建熙。寿四十二)。

(甲午) 赵石虎(勒弘自立。尽杀勒种。改元建熙)。

(乙未) 改咸康○赵改建武。

蜀期(字世运。雄第四子。立三年改元玉桓。后自缢死。雄诸子皆为寿所杀)。

(丙申) ○后赵大旱。斗米直金一斤。

(戊戌) 蜀寿(字武考。骧之子。雄之弟。杀期自立。六年改元汉兴。国号汉)。

(十六) 咸康六年。成帝幼冲。庾冰以元舅辅政。奏沙门应尽礼王者。尚书令何充等议。不应致拜。下礼官详议。博士议与充合。而门下承冰风旨为驳。尚书令充仆射褚翌诸葛恢尚书冯怀戴广等奏曰。世祖武皇帝。以盛明革命。肃祖明皇帝。聪圣玄览。岂于时沙门不易屈膝。顾以不变其修善之法。所以通天下之志也。臣等谓。宜遵承先帝故事于义为长。冰固谓应尽敬。下制曰。夫万方殊俗神道难辩。有自来矣。达观旁通诚当无怪。况跪拜之礼。何必尚然。当后原先王所以尚之之意。岂直好此屈折而坐遘盘辟哉。良有以也。既其有以。将何以易之。然则名礼之设。其无情乎。且今果有佛耶无佛耶。有则其道固弘。无则义将安取。纵其信然。将是方外之事。方外之事岂方内所体。而当矫形体违常度易礼典弃名教。是吾所甚疑也。名教有由来。百代所不废。昧旦丕显后世犹殆。殆之为弊其故难寻。而今当远慕茫昧依稀未分。弃礼于一朝。废教于当世。使夫凡流傲逸宪度。又是吾所甚疑也。纵其信然。纵其有之。吾将通之于神明。得之于胸怀耳。轨宪宏谟固不可废之于正朝。凡此等类皆晋民也。论其才智又常人也。而当因所说之难辨。假服饰以凌度。抗殊俗之傲礼。直形骸于万乘。又是吾所弗取也。诸君并国器也。悟言则当测幽微。论治则当重。

(十七) 国典。苟其不然。吾将何述焉。充等重抗。表曰。臣等暗短。不足以赞扬圣旨。宣畅大义。伏省明诏震惧屏营。辄共寻详有佛无佛。固非臣等所能定。然考其遗文钻其旨要。五戒之禁实助王化。贱昭昭之名行。贵冥冥之潜操。行德在于忘身。抱一心之精妙。且兴自汉世迄至于今。虽法有隆衰而弊无妖妄。神道经久未有其比也。夫议有损也。况必有益。臣之愚诚。实愿尘露之微增润岱岳。区区之况上裨皇极。今一令其拜。遂坏其法。修善之俗废于圣世。习实生常。必致怨惧。隐之臣心窃所未安。臣虽愚蔽。讵敢以偏见疑误圣听。直谓世经三代人更明圣。今不为之制无亏王度。而幽冥之格可无雍滞。是以复陈愚诚。乞垂省察。冰犹以为不可。复下制曰。省所陈具情旨。幽昧之事诚非寓言所尽。然较略其大。人神常度粗复有分例用。大率百王制法虽文质随时。然未有以殊俗参治恢诞杂化者也。岂曩圣之不达。来圣之宏通哉。且五戒之才善粗拟似人伦。而更与世之略其礼敬服礼重矣。敬大矣。为治之纲尽于此矣万乘之君非好尊也。区城之民非好卑也。而尊卑不陈。王教不得不一二之则乱斯曩圣。所以宪章国体宜而不惑也。通才博采往往备其事。修之家可。以修之国及朝则不可。斯岂不远耶。省所陈。果亦未能了有之与无矣。纵其了。犹谓不可以参治。而况都无而当以两行耶。充等三上章执奏曰。臣等虽诚愚蔽不通远旨。至干干夙夜思循王度。宁苟执偏管而乱大伦。直以汉魏逮晋不闻异议。尊卑宪度无或暂亏也。今沙门之守戒专专。然及为其礼一而已矣。至于守戒之笃。亡身不恪。曷敢以形骸而慢礼敬哉。每见烧香祝愿。必先国家欲福裕之。备情无极已。奉上崇顺出于自然。礼仪之简盖是专一守法。是以先圣御世。因而弗革也。然天网恢恢疏而不失。臣等慺慺以为。不令致拜于法无亏。因其所利而惠之。使贤愚莫敢不用情。则上有天覆地载之施。下有守一修善之人。谨复陈其愚浅。愿蒙省察冰议遂寝。何充字次道。庐江潜人。魏光禄大夫宴之孙。少以文义见称。初为王敦掾。敦兄含守庐江贪污。敦尝于坐称之曰。家兄在郡定佳。庐江士人称之。充正色曰。充即彼郡人。所闻异此。敦默然。坐客皆为不安。充宴然自若。丞相庾亮尝荐之于明帝曰。何充器局方概。有万夫之望。若能总录朝端为老臣副。及充拜尚书令。推能用功不私树恩。世甚重之。初阮裕尝戏之曰。卿志大宇宙。勇迈前古。充审其故。裕曰。我图数千户郡。尚未能。卿图作佛不亦大乎。卒年五十有五。其后门世事佛甚精。厥孙尚之及点胤等。并建大义阐明佛法云。

(癸卯) 康帝岳。改建元(字世同。成之母弟。年二十一即位。庾亮为相专权。后崩式干殿。寿二十三。葬昌陵)治二年。

(甲辰) 蜀势(字子仁。寿之长子。身长七尺九寸。腰十四围。善俯仰。立五年改元太和。后死建康)。

(十八 乙巳) 穆帝聃。改永和(字彭祖。康之长子。二岁即位。母褚后临朝。寿十九崩于显阳殿。葬永平陵)在位十七年。

(丙午) 蜀改嘉宁。

(丁未) 凉张重华(字大临。骏次子。立七年。寿二十七)。

(戊申) 后赵佛图澄。谏杀太子宣。

(己酉) 后赵改太宁。即帝位。寻死而国乱。

前燕俊(姓慕容。字子英。祖名廆。字奕。昌黎棘城鲜卑人。其先有能之裔。世居北夷。邑于紫蒙之野。晋封燕王迁都龙城。生子皝俊。乃皝之次子也。居邺十一年。寿四十二岁)。

(十九) 天竺佛图澄至洛。自言百余岁。常服气自养。能积日不食。善诵咒役使鬼神。腹旁有孔以绵塞之。夜读书则拔绵出光照室。又每临溪从孔中出肠胃洗濯还纳腹中。能听铃音言吉凶。莫不奇验。会洛阳寇乱潜伏草野以观时变。时石勒屯葛陂多残杀。澄杖锡谒勒。勒命试以道术。澄取满钵水咒之。俄青莲花生钵中。光色耀目。勒由此神敬。延之军中。未几刘曜求战以决雌雄。左右以为未可。勒以访澄。澄曰。相轮铃音云。秀支替戾冈仆谷劬秃当。此羯语也。秀支军也。替戾冈出也。仆谷刘曜胡位也。劬秃当捉也。言军出捉得刘曜。又令童子洁斋三日。取麻油合胭脂。躬自涂于掌中。举手示童子。灿然有辉。童子惊曰。有军马。一人白皙以朱丝缚肘。澄曰。此即曜也。勒遂出战。果生擒刘曜。勒称赵王行皇帝事。敬澄弥笃。每举事必咨而后行。勒殂。弟季龙袭其位。徙都邺城。尤倾心事澄。下令衣以绫锦乘雕辇。朝会引见。常侍御史悉助举舆升殿。太子诸公扶翼而前。主者唱大和尚。坐者皆起。敕司空季农朝夕问候。时支道林闻之曰。澄公其以季龙为鸥鸟耶。及晋军侵淮泗。季龙怒曰。吾奉佛供僧返更致寇。佛无神矣。澄入见曰。陛下前身为商人。经罽宾寺设大会。会有六应真。吾其一也。有圣者曰。此檀越报尽为鸡乃王晋地。今陛下为天子。岂非奉佛供僧而致耶。疆场侵噬有国之常。何为怨谤三宝兴毒念乎。季龙悔谢。因问曰。佛法不杀。朕为天下掌生杀。恐违佛戒。澄曰。帝王事佛在恭俭慈忍。显赞法道不为暴虐不害无辜。民有为恶化之不悛者。其可不罚乎。但杀不可滥。刑不可不恤耳。尚书张离家富事佛。而所为不法。澄曰。事佛在清净无欲。君虽崇饰寺塔。而贪冒不已无益也。及将去世诣辞季龙。惊曰。大和尚遽弃我。国有难乎。澄曰。出生入死道之常也。修短分定无由增损。但道贵行全德贵不怠。苟德行无玷虽死如生。咸无焉千岁尚何益哉。然有可恨者。国家存心佛理建寺度僧。当蒙祉福而布政猛虐赏罚交滥。特违圣教致国祚不延也。季龙号恸呜咽。澄安坐而逝。后有沙门自雍州来。见澄入关以闻季龙。命发塳视之。唯块石存焉。季龙大恶之叹曰。石吾姓也。大和尚埋我而去。其能久乎。未几石氏果灭。澄度弟子数千万人。凡居其所。国人无敢向之涕唾。每相戒曰。莫起恶心。大和尚知汝。其道化感物如此。自大教东来。至澄而盛。

论曰。大觉琏禅师有云。妙道之意圣人尝遇之于易。由生民已来淳朴未散。则三皇之教简而素。春也。及情窦日凿。则五帝之教详而文。夏也。时与世异情随日迁。故三王之教密而严。秋也。至周衰先王之法坏礼义亡。迨为秦汉则无所不至。而天下至有不忍愿闻者。于是我佛世尊之教入东土。示以性命之理。教以慈悲之行。冬也。旨哉斯言。观澄公区区西来。当石勒季龙碜暴虓噬之际。而能悯物垂轨。示以玄言德祥。导以慈悲之行。卒使二暴革心道化融洽。於戏天有四时循环。以生成万物。而圣人之教。迭相扶持以化成天下。厥有以哉。

(庚戌) 赵石祗(三月即位。襄国改永宁。去帝号。刘显杀只。冉闵以显为大单于。称帝于襄国。引兵攻邺。败还。魏克襄国。杀显及公卿焚宫室。迁其民于邺。至辛亥国除)。

魏冉闵(杀石虎。子孙十八人。及胡羯二万人。壬子克襄国。杀刘显。后为慕容俊所灭。杀闵于遏。径山七里之内草木皆枯。半年不雨。祭之乃雨。国除)。

(辛亥) 前秦符健(字建业。洪第三子。洛阳临渭氏人。其先有扈之裔。父洪字广世。为西戎酋长。初住石虎。灭洪。有师十万。自称秦王。生健。背有草付字。改姓苻氏。僭立四年。都长安。改元皇始。寿二十九。而终)○符子朗(坚之兄。英洁不仕。著书二十篇。曰符子多赞释)。

世尊入灭一千三百年矣。

(壬子) 燕改元玺。

(甲寅) 凉张祚(改和平元)。

(乙卯) 符生(字长生。健第三子。立二年改元寿光。二十三为坚杀之)。

凉张玄靓立。

(丁巳) 改升平。帝加元服。

符坚(字永固。洪之子。雄武智略。尽有中原。以百万之众伐晋。为谢石所败。立二十七年。寿四十八终。改元永兴)。

燕改寿光。

(二十) 释涉公。本蜀人也。预言多验。游化至长安。时天大旱。坚命师祈雨。咒龙钵中。其雨沛然。恪加敬事。师不食五谷。日行五百里。是年示灭而岁复旱。坚谓秘书朱彤曰。涉公若在。岂使朕焦心于云汉哉。其思仰如此。

(己未) 秦改甘露。

(庚申) 燕慕容暐(字景茂。俊第二子。僭立十年。改元建熙)。

(二十一 辛酉) 沙门于法开。兰公徒弟也。善放光法华。尤精医法。尝值妇人在草危急。开曰此易治耳。主人宰羊欲祀神。开令取肉为羹进竟。因气针之。须臾羊瘼裹儿而出。或问。法师高明刚简。何以医术经怀。答曰。明六度以除四魔之病。调九候以疗风寒之疾。自利利人。不亦可乎。

(二十二 壬戌) 哀帝丕改隆和(字千龄。成之长子。即位修身。后断谷服长生药。过度中毒。崩于西堂。寿二十五。葬于安平陵)治四年。

栴檀瑞像(已上六十八年。在龟兹。此下一十四年。在西凉府)。

(癸亥) 改兴宁。

(甲子) 凉张天锡立(骏之少子。玄靓委政。与臣谋杀。自立。至丙子。为符坚所虏)。

(二十三) 是年哀帝。诏法师竺潜。讲般若于禁中。尝著屐至殿中。人聚观叹道德高风。初不省有市朝。时简文辅政。沛国刘惔尝遇潜于简文座中。嘲曰。道人亦游朱门乎。对曰。君自见朱门。贫道以为蓬户。及辞还剡山。支遁寓书求买沃州小岭归隐。潜答曰。欲来当给。未闻巢由买山而隐也。宁康二年卒。武帝下诏曰。法深理悟虚远风鉴清高弃宰辅之荣。袭染衣之素。山居世外笃勤匪懈。方赖宣道以济苍生。奄从迁谢用痛于怀。其赐缗钱十万。助建茔塔。潜字法深。凡中国敕葬沙门。自潜而始。

(二十四) 法师支遁字道林。与谢太傅安王右军羲之厚善。安守吴兴。以书抵遁。略曰。思君日积北辰尤甚。知欲还剡自治为之怆然。人生如寄耳。自顷风流得意事殆磨灭都尽。唯终日戚戚。迟君一来以晤言消遣之。一日千载也。及竺潜辞阙。有诏遁。继讲法于禁中。一时名士殷浩郄超孙绰柏彦表王敬仁和充王坦之袁彦伯。并与结方外交。天下想见其标致者刘系谒于白马寺。谈庄周以适性为逍遥。遁曰。不然。桀跖以残虐为性。岂亦逍遥乎。于是注逍遥篇。学者宗之。王蒙尝极精思作数百语。诣遁曰。与君别久。而君了不长何也。蒙惭汗曰。绛钵之王何也。郄超尝问谢太傅曰。遁谈何如嵇中散。太傅曰。嵇努力裁得半耳。又曰。何如殷浩。太傅曰。亹亹论辨恐当抗衡。超拔渊源殷有惭德。超后与亲旧书曰。林公神理所通玄拔独悟。数百年来绍隆大法。令真理不绝一人而已。太和二年。废帝海西公在位。遁抗表辞还山。有诏资给敦遣。诸公祖饯于征虏亭。蔡子叔者。先至近道林坐。适起而谢。万亟趋其处。子叔还合褥举万投诸地。万曰。几损我面。子叔曰。吾初不为卿面计。其为当时所慕如此。晚居山阴讲维摩。许询为都讲。遁通一义。众意询不能难。及询设难。又意遁不能通。而宾主之难相寻无穷。听者多言。自得遁旨。诘之辄失。著即色游玄圣不辩知等论。有遗其马者。畜之曰。吾爱其神骏耳。有遗其鹤者。纵之曰。冲天之物岂耳目玩哉。君子多其达。及卒戴逵过其塔叹曰。德音未远而拱木已繁。计神理绵绵不与气运俱尽也。

(二十五) 郗超字嘉宾。少有旷世之度。谈论义理精微。标志慕佛加好行檀。大将军桓温辟为参军。时王珣同府。珣为主簿。超美髯。珣身短小。府中语曰。髯参军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谢安王坦之诣温府。温先令超卧帐中。听其论事。俄风动帐开。安笑曰。郄生可谓入幕之宾矣。超喜隐遁。闻拂衣者。必为起屋具器用遗之。支道林每谓。其造微之功足参正始。甚重之。又与汰法师厚善。尝约先殁者。凡幽冥报应当以相报。俄而汰卒。一夕见梦曰。向与君约报应之事。今皆不虚。愿君无忘修德。以升济神明。超由是循道弥笃云。

(二十六 乙丑) 秦改建元。

(丙寅) 废帝奕(字延龄。哀之母弟。后大司马桓温。废为海西公。十月卒于吴。寿三十五)。

改太和在治五年。

(丁卯) 大教东被三百年矣。

(二十七) 释道安者姓卫。常山扶柳人。图澄之门学。家世英儒。早失覆荫。为表兄所养。早年读书一览无忘。十一出家而能日记万言。终为缁林奇表。宁康初。安于襄阳檀溪寺。建浮图铸铜像。能起自行。至方山而止。光明烛天倾都瞻拜。欢呼动山谷。秦主符坚送外国金饰倚像金缕结珠弥勒等。安每讲设以作证。一夕像光照室。视之顶有舍利焉。习凿齿襄阳高士。先以书通好。乃诣安自称曰。习凿齿。安曰。弥天释道安。相得欢甚。即以书抵谢东山。称安盖非常胜士。恨公不一见耳。孝武帝闻安名。诏曰。法师以道德照临天人。使大法流行。为苍生依赖。宜日食王公禄。所司以时资给。安固辞不受。未几符坚攻陷襄阳。得安而喜。谓左右曰。吾以十万师取襄阳。得一人半耳。左右问为谁。曰安公一人。习凿齿半人也。安入关。沙门万数皆随师姓而名。安曰。师莫如佛世也。应沙门宜以释为氏。及增一阿含经至乃云。四河入海无复异名。四姓出家同称释氏。遂与符合焉。世益重之。又蓝田得古鼎。容二十有七斛。腹有篆文。朝无识之者。有以问安。安曰。鲁襄公所铸也。由是符坚敕三馆学士有所疑皆师于安。国人语曰。学不师安义不禁难。时符氏东极沧海。西并龟兹。南包襄阳。北尽沙漠。唯建康未服。坚雅意欲取而有之。群臣谏不从。太尉符融者叩头请安。为苍生一言。安诺。及坚出东苑。命安升辇同载。仆射权翼进曰。臣闻天子法驾侍中陪乘。道安毁形宁可参厕。坚怒曰。安公道德可尊。朕以天下易舆辇之荣。未称其德。即诏翼扶安登辇。于是翼跪而掖之。坚顾谓安曰。朕将与公南游吴越。整六师以巡狩。登会稽以观沧海。不亦乐乎。对曰。陛下应天御世。富有八州居中而制四海。宜栖神无为与尧舜比隆。今欲以百万之师求厥田下下之土。东南地区势卑气厉。昔舜禹游而不返。始皇适而不归。以贫道观之。未见其可。平阳公懿戚石越重臣。皆忧国至深。其论可听。坚曰。非区域不广也。朕欲简天心明大运所在耳。顺时巡狩。且有格言傥如高论。则帝王无省方之文乎。安曰。必欲往。宜驻跸洛阳枕戈畜锐传檄江南。如其不服伐之未晚。坚不纳。太元七年坚自将步骑。百万次寿春。为晋徐州刺史谢玄所败。单骑遁还。安每疏经义必求圣证。一日感庞眉尊者降。安出所制似之。尊者钦叹以为尽契佛心。仍许以密助弘通。安识其为宾头卢也。因设日供祀之。今供宾头自安而始。门弟子通其业者数十人。知名于世有法遇者。传教长沙。门徒数百。有私饮者。遇纵而不举。安兼知之。即封荆以寄。遇抱荆而泣曰。董众无状而远遗师忧。于是俯伏躬受其谴。太元十四年正月晦日。安命其徒具浴。忽见异僧出入隙中。安以生处问之。僧指西北即云开见楼阁如幼出。曰彼兜率天也。是夕有敷百小儿。皆就浴而去。识者以为应真之侣也。二月八日跏趺而逝。安貌侻而姿黑。博学善词章。谚曰。漆道人惊四邻。左臂有肉方寸许隆起如印。时号印手菩萨。著僧尼轨范及法门清式二十四条。世遵行之。

论曰。法源滥触之初。由佛图澄而得安。由安而得远公。是三大士化仪轨则。或无以异。至于出处操尚。若相戾者何哉。大抵晋室渡江自明帝之后。当代时君虽无可称者。然而朝廷纪纲法度未始或亏。当是之际。故远公得以遂其高。天子临浔阳而诏不出山。若澄安二公。失身偏霸之朝。万一不区区俯仰曲徇其情。彼季龙符坚其肯容之高卧山林。而不为之屈耶。此古所谓易地皆然。三大士有之矣。孟轲氏称伯夷伊尹柳下惠。皆曰圣人者。良以其道通方而善趋时也。世谓澄安之操不逮远公。吾弗信矣。

(二十八) 孙绰字兴公。父楚有重望。绰博学美文辞。与高阳许询俱有高尚之志。初隐稽山放情山水。作遂初赋。以见志。友道林问绰曰。君何如许。答曰。高情远志弟子早已伏膺。然一咏一吟。许将生面。尝作天台赋。示友人范荣期曰。卿试以掷地当作金声。荣期曰。恐此金声非中宫商。然每至佳句。辄云。应是我辈语。于吾道多有论撰。具见弘明等集。年五十八卒。史臣称绰有匪躬之节。不徒文雅而已。

(二十九) 许询字玄度。高阳人。魏中领军允曾孙也。澡心学佛。甚为江左诸公卿仰慕。简文帝高其风。每月白风恬。思清言妙理必造焉。至其亹亹。简文不觉前席。达旦忘倦。帝谓亲友曰。玄度才情故未易有。刘真长为时谭宗。而与结清言友。每谓人曰。吾不见玄度几为轻薄令尹。又尝曰。清风明月何尝不思玄度。

(戊辰) ○王珣与弟珉舍宅为寺。今虎丘是也。

(庚午) ○符坚灭燕。

(三十) 晋司马桓温。末年奉法。有尼造之。温敬而不倦。浴必移晷。讶而私觌。见尼挥刃自割。截支分脔。有顷尼出。温以情问尼曰。君志若遂形当如之。时温方谋问鼎。闻此怅然乃止。尼遂辞不测所之(出感通录)。

(三十一 辛未) 简文帝昱(字道万。元之少子。神识怡畅。无济世之略。后崩于东堂。寿五十。葬高平陵)。

(三十二) 改咸安○是年慧星现。帝诏竺法旷禳之。旷曰。陛下当勤修德政以赛天谴。贫道当尽情。帝乃斋忏灾遂灭。

佛祖历代通载卷第六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