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史传部 >> 文章正文
 
-2077 51.P0469 续传灯录 (36卷)〖〗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42496   【字体:

续传灯录卷第四目录

大鉴下第十一世

·

谷隐聪禅师法嗣三十五人

·金山昙颖禅师 洞庭慧月禅师

·仗锡修己禅师

·大乘德遵禅师

·竹园法显禅师

·永福延照禅师

·景清居素禅师

·仁寿嗣珍禅师

·云门显钦禅师

·永庆光普禅师

·驸马李遵勖居士

·英公夏竦居士(已上十二人见录)

·龙华齐岳禅师

·石门守进禅师

·谷隐可宗禅师

·栖隐自然禅师

·承天[(工*凡)/言]元禅师

·湖州上方新禅师

·翠峰普禅师

·凤皇了同禅师

·寿宁慧灵禅师

·云门灵毅禅师

·安乐通照严禅师

·袭亲圆慧禅师

·广教了同禅师

·苏州泗洲秘禅师

·双林已禅师

·疏山古禅师

·普明澄禅师

·福胜集禅师

·广德远禅师

·普照和尚

·杭州觉圆上座

·文康公王曙居士

·谷隐薛大头和尚(已上二十三人无录)

神鼎諲禅师法嗣十四人

·开圣宝情山主

·妙智光云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夹山子英禅师

·潭州龙兴禹禅师

·随州善光兰禅师

·枕峰清契禅师

·鳌口政禅师

·永康延超禅师

·德山怀宥禅师

·灵芝子政禅师

·蒙阳希誉禅师

·龙兴慧牧禅师

·高田法明禅师

·灵岩文智和尚(已上十二人无录)

广慧琏禅师法嗣七人

·华严道隆禅师

·慧力慧南禅师

·广慧德宣禅师

·文公杨亿居士(已上四人见录)

·华严明禅师

·佛迹云皎禅师

·云台己亲禅师(已上三人无录)

梁山岩禅师法嗣一人

·梁山善粪禅师(见录)

道吾诠禅师法嗣一人

·天平契愚禅师(见录)

归宗柔禅师法嗣九人

·罗汉行林禅师

·天童新禅师

·功臣觉轲禅师

·天童清简禅师(已上四人见录)

·护国法端禅师

·雪窦清禅师

·富乐智静禅师

·古田道成禅师

·崇圣道珍禅师(已上五人无录)

百丈恒禅师法嗣三人

·西贤澄湜禅师

·万寿德兴禅师

·云门知永禅师(已上三人见录)

抚州崇寿稠禅师法嗣四人

·云台令岑禅师

·资国圆进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净土惟素禅师

·天童子凝禅师(已上二人无录)

云居锡禅师法嗣四人

·般若从进禅师

·清化志超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净众先禅师

·法济海蟾禅师(已上二人无录)

慈云谧禅师法嗣一人

·谷隐法全禅师(无录)

石霜诚禅师法嗣一人

·岳麓圭禅师(无录)

罗汉仁禅师法嗣一人

·龙潭从晓禅师(无录)

续传灯录卷第四

大鉴下第十一世

谷隐聪禅师法嗣

润州金山昙颖达观禅师。杭州丘氏子。首谒大阳玄禅师。遂问。洞山特设偏正君臣意明何事。阳曰。父母未生时事。师曰。如何体会。阳曰。夜半正明天晓不露。师罔然。遂谒谷隐举前话。隐曰。大阳不道不是。秖是口门窄满口说未尽。老僧即不然。师问。如何是父母未生时事。隐曰。粪墼子。师曰。如何是夜半正明天晓不露。隐曰。牡丹花下睡猫儿。师愈疑骇。一日普请。隐问。今日运薪邪。师曰然。隐曰云门问僧。人搬柴柴搬人如何会。师无对。隐曰。此事如人学书。点画可效者工否者拙。盖未能忘法耳。当笔忘手手忘心乃可也。师于是默契。良久曰。如石头云。执事元是迷。契理亦非悟。隐曰。汝以为药语为病语。师曰。是药语。隐呵曰。汝以病为药又安可哉。师曰。事如函得盖。理如箭直锋妙。宁有加者而犹以为病。实未喻旨。隐曰。妙至是亦秖名理事。祖师意旨智识所不能到。矧事理能尽乎。故世尊云。理障碍正见知。事障续诸生死。师恍如梦觉曰。如何受用。隐曰。语不离窠臼。安能出盖缠。师叹曰。才涉唇吻便落意思。尽是死门终非活路。住后示众曰。才涉唇吻便落意思。尽是死门俱非活路。直饶透脱犹在沉沦。莫教孤负平生虚度此世。要得不孤负平生么。拈拄杖卓一下曰。须是莫被拄杖瞒始得。看看拄杖子穿过尔诸人髑髅。[跳-兆+孛]跳入尔鼻孔里去也。又卓一下。僧问。经文最初两字是甚么字。师曰。以字。曰有甚么交涉。师曰。八字。曰好赚人。师曰。谤斯经故获罪如是。问一百二十斤铁枷教阿谁担。师曰。老僧。曰自作自受。师曰。苦苦。问和尚还曾念佛也无。师曰。不曾念佛。曰为甚么不念佛。师曰。怕污人口。上堂众集定。首座出礼拜。师曰。好好问著。座低头问话次师曰。今日不答话便归方丈。上堂。山僧门庭别。已改诸方辙为文殊拔出眼里楔。教普贤休嚼口中铁。劝人放开骼(枯驾切)蛇手。与汝斫却系驴橛。驻意拟思量。喝曰捏捏参。上堂。山僧平生意好相扑。秖是无人搭对。今日且共首座搭对。卷起袈裟下座。索首座相扑。座才出。师曰。平地上吃交。便归方丈。上堂。三世诸佛是奴婢。一大藏教是涕唾。良久曰。且道三世诸佛是谁奴婢。乃将拂子画一画曰。三世诸佛过这边。且道一大藏教是谁涕唾。师乃自唾一唾。上堂。秤锤井底忽然浮。老鼠多年变作牛。慧空见了拍手笑。三脚猢狲差异猴。上堂。五千教典诸佛常谈。八万尘劳众生妙用。犹未是金刚眼睛在。如何是金刚眼睛。良久曰瞎。上堂大众集定。有僧才出礼拜。师曰。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僧便问。如何是时节因缘。师便下座。问如何是向去底人。师曰。从归青嶂里。不出白云来。曰如何是却来底人。师曰。自从游紫陌。谁肯隐青山。问如何是夺人不夺境。师曰。家里已无回日信。路边空有望乡牌。曰如何是夺境不夺人。师曰。沧海尽教枯到底。青山直得碾为尘。曰如何是人境两俱夺。师曰。天地尚空秦日月。山河不见汉君臣。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夺。师曰。莺啭千林花满地。客游三月草侵天。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伸手不见掌。曰忽遇仙陀客来又作么生。师曰。对面千里。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临济。曰恁么则谷隐的子也。师曰。德山。问如何是长法身。师曰。拄杖六尺。曰如何是短法身。师曰。算子三寸。曰恁么则法身有二也。师曰。更有方圆在。上堂。诸方钩又曲饵又香。奔凑犹如蜂。抱王因圣。这里钩又直饵又无。犹如水底捺葫芦。举拄杖作钓鱼势曰。深水取鱼长信命。不曾将酒祭江神。掷拄杖下座。

苏州洞庭翠峰慧月禅师。僧问。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时如何。师曰。脱却笼头卸却角驮。曰拶出虚空去。处处尽闻香。师曰。云愁闻鬼哭。雪压髑髅吟。问和尚未见谷隐时一句作么生道。师曰。步步登山远。曰见后如何。师曰。驱驱信马蹄。

明州仗锡山修已禅师杭州人。与浮山远公游。尝卓庵庐山佛手岩。后至四明山心独居十余载。虎豹为邻。尝曰。羊肠鸟道无人到。寂莫云中一个人。尔后道俗闻风而至遂成禅林。僧问。如何是无缝塔。师曰。四棱著地。曰如何是塔中人。师曰。高枕无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舶船过海赤脚回乡。

唐州大乘山德遵禅师。问谷隐曰。古人索火意旨如何。曰任他灭。师曰。灭后如何。曰初三十一。师曰。恁么则好时节也。曰。汝见甚么道理。师曰。今日一场困。隐便打。师乃有颂曰。索火之机实快哉。藏锋妙用少人精。要会我师亲的旨。红炉火尽不添柴。僧问世界圆融一句请师道。师曰。团团七尺余。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鼻大眼深。上堂。上来又不问。下去又不疑。不知是不是。是即也大奇。便下座。荆南府竹园法显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好手画不成。问如何是道。师曰。交横十字。曰如何是道中人。师曰。往往不相识。

彭州永福院延照禅师。僧问。如何是彭州境。师曰。人马合杂。僧以手作拽弓势。师拈棒。僧拟议。师便打。

安吉州景清院居素禅师。僧问。即此见闻非见闻。为甚么法身有三种病二种光。师曰。填凹就缺。问承和尚有言。寰中天子敕。塞外将军令。如何是塞外将军令。师曰揭。曰其中事如何。师曰蹴。曰莫便是和尚为人处也无。师弹指一下。问远远投师乞师一接。师曰。新罗人打鼓。曰如何领会。师曰。舶主未曾逢。问如何是末上一句。师曰。金刚树下。曰如何是末后一句。师曰。拘尸城边。曰向上更有事也无。师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师曰。波旬拊掌呵呵笑。迦叶抬头不识人。

处州仁寿嗣珍禅师。僧问。知师已得禅中旨。当阳一句为谁宣。师曰。土鸡瓦犬。曰如何领会。师曰。门前不与山童扫。任意松钗满路岐。上堂。明明无悟有法即迷。日上无云丽天普照。眼中无翳空本无花。无智人前不得错举。参。

越州云门显钦禅师。上堂。良久曰。好个话头。若到诸方不得错举。便下座。

果州永庆光普禅师。初问谷隐。古人道。来曰大悲院里有斋意旨如何。曰日出隈阳坐。天寒不举头。师入室次隐曰。适来因缘汝作么生会。师曰。会则途中受用。不会则世谛流布。曰未在更道。师拂袖便出。住后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蜀地用镔铁。

驸马都尉李遵勖居士汴州人。谒谷隐问出家事。隐以崔赵公问径山公案答之。公于言下大悟。作偈曰。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直趣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公一日与坚上座送别。公问。近离上党得届中都方接麈谭。遽回虎锡指云屏之翠峤。访雪岭之清流。未审此处彼处的的事作么生。座曰。利剑拂开天地静。霜刀才举斗牛寒。公曰。恰值今日耳聩。座曰。一箭落双雕。公曰。上座为甚座著草鞋睡。座以衣袖一拂。公低头曰。今日可谓降伏也。座曰。普化出僧堂。公临终时膈胃躁热。有尼道坚谓曰。众生见劫尽。大火所烧时。都尉切宜照管主人公。公曰。大师与我煎一服药来。坚无语。公曰。这师姑药也不会煎得。公与慈明问答罢泊然而终。语见慈明传中。

英公夏竦居士字子乔。自契机于谷隐。日与老衲游。偶上蓝溥禅师至。公问。百骸溃散时那个是长老自家底蓝曰。前月二十离蕲阳。公休去。蓝却问。百骸溃散时那个是相公自家底。公便喝。蓝曰。喝则不无。毕竟那个是相公自家底。公对以偈曰。休认风前第一机。太虚何处著思惟。山僧若要通消息。万里无云月上时。蓝曰。也是弄精魂。

神鼎諲禅师法嗣

荆南府开圣宝情山主。僧问。如何是开圣境。师曰。三乌引路。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二虎巡山。

天台山妙智寺光云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东篱黄菊。曰意旨如何师曰。九日重阳。

广慧琏禅师法嗣

东京华严道隆禅师。初参石门彻和尚。问曰。古者道。但得随处安闲。自然合他古辙。虽有此语疑心未歇时如何。门曰。知有乃可随处安闲。如人在州县住。或闻或见千奇百怪。他总将作寻常。不知有而安闲。如人在村落住。有少声色则惊怪传说。师于言下有省。门尽授其洞上厥旨。后为广慧嗣。一日福严承和尚。问曰。禅师亲见石门。如何却嗣广慧。师曰。我见广慧。渠欲剃发使我擎凳子来。慧曰。道者我有凳子诗听取。乃曰放下便平稳。我时便肯伊。因叙在石门处所得。广慧曰。石门所示如百味珍羞。秖是饱人不得。师至和初游京客景德寺。日纵观都市归常二鼓。一夕不得入。卧于门之下。仁宗皇帝梦至寺门见龙蟠地。惊觉中夜遣中使视之。睹师熟睡鼻鼾。撼之惊矍问名归奏。帝闻名道隆乃喜曰。吉征也。明日召至便殿问宗旨。师奏对详允。帝大悦。后以偈句相酬唱络绎于道。或入对留宿禁中礼遇特厚。赐号应制明悟禅师。皇祐间诏大觉琏禅师。于化成殿演法。召师问话。机锋迅捷。帝大悦侍卫皆山呼。师即奏疏举琏自代。禁林待问秘殿谈禅。乞归庐山。帝览表不允。有旨于曹门外建精舍延师。赐号华严禅院。开堂僧问。如何是道。师曰。高高低低。曰如何是道中人。师曰。脚瘦草鞋宽。师年八十余示寂于盛暑。安坐七日手足柔和。全身塔于寺之东。

临江军慧力慧南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铁牛不吃栏边草。直上须弥顶上眠。曰恁么则昔日汝阳亲得旨。临江今日大敷扬。师曰。礼拜了退。问如何是佛。师曰。头大尾小。曰未晓玄言乞师再指。师曰。眉长三尺二。曰恁么则人人皆顶戴见者尽攒眉。师长嘘一声。僧拍一拍便礼拜。师曰。一任[跳-兆+孛]跳。

汝州广慧德宣禅师。僧问。祖祖相传传祖印。师今得法嗣何人。师曰。仲氏吹埙伯氏吹篪。曰。恁么则广慧的子首山亲孙也。师曰。椽堆里坐地不打阇梨。

文公杨忆居士字大年。建宁人。幼举神婴及壮负才名。而未知有佛。一日过同僚见读金刚经。笑且罪之。彼读自若。公疑之曰。是岂出孔孟之右乎。何佞甚。因阅数板懵然。始少敬信。后会翰林李公维勉令参问。及由秘书监出守汝州。首谒广慧。慧接见公。便问。布鼓当轩击。谁是知音者。慧曰。来风深辨。公曰。恁么则禅客相逢秖弹指也。慧曰。君子可八。公应喏喏。慧曰。草贼大败。夜语次慧曰。秘监曾与甚人道话来。公曰。某曾问云岩谅监寺。两个大虫相咬时如何。谅曰。一合相。某曰。我秖管看。未审恁么道还得么。慧曰。这里即不然。公曰。请和尚别一转语。慧以手作拽鼻势曰。这畜生更[跳-兆+孛]跳在。公于言下脱然无疑。有偈曰。八角磨盘空里走。金毛师子变作狗。拟欲将身北斗藏。应须合掌南辰后。复杼其师承密证。寄李翰林曰。病夫夙以顽憃获受奖顾。预闻南宗之旨。久陪上国之游。动静咨询周旋策发。俾其刳心之有诣。墙面之无惭者。诚出于席间床下矣。矧又故安公大师每垂诱导。自双林灭影只履西归。中心浩然罔知所止。仍岁沉痾神虑迷恍。殆及少间再辨方位。又得云门谅公大士见顾蒿蓬。谅之旨趣正与安公同辙。并自庐山云居归宗而来。皆是法眼之流裔。去年假守兹郡。适会广慧禅伯。实承嗣南院念。念嗣风穴。穴嗣先南院。南院嗣兴化兴化嗣临济。临济嗣黄檗。黄檗嗣百丈。丈嗣马祖。祖出让和尚。让即曹溪之长嫡也。斋中务简退食之暇。或坐邀而至。或命驾从之。请扣无方蒙滞顿释。半岁之后旷然弗疑。如忘忽记。如睡忽觉。平昔碍膺之物嚗然自落。积劫未明之事廓尔现前。固亦决择之洞分。应接之无蹇矣。重念先德率多参寻。如雪峰九上洞山三到投子遂嗣德山。临济得法于大愚终承黄檗。云岩多蒙道吾训诱。乃为药山之子。丹霞亲承马祖印可。而终作石头之裔。在古多有于理无嫌。病夫今继绍之缘实属于广慧。而提激之自良出于鳌峰也。欣幸欣幸。公问广慧曰。承和尚有言。一切罪业皆因财宝所生。劝人疏于财利。况南阎浮提众生以财为命。邦国以财聚人。教中有财法二施。何得劝人疏财乎。慧曰。幡竿尖上铁龙头。公曰。海坛马子似驴大。慧曰。楚鸡不是丹山凤。公曰。佛灭二千岁。比丘少惭愧。公置一百问请广慧答。慧一一答回。公问李都尉曰。释迦六年苦行成得甚么事。尉曰。担折知柴重。公因微恙。问环大师曰。某今日忽违和。大师慈悲如何医疗。环曰。丁香汤一碗。公便作吐势。环曰。恩爱成烦恼。环为煎药次公叫曰。有贼。环下药于公前叉手侧立。公瞠目视之曰。少丛林汉。环拂袖而出。又一日问曰。某四大将欲离散。大师如何相救。环乃槌胸三下。公曰。赖遇作家。环曰。几年学佛法。俗气犹未除。公曰。祸不单行。环作嘘嘘声。公书偈遗李都尉曰。沤生与沤灭。二法本来齐。欲识真归处。赵州东院西。尉见遂曰。泰山庙里卖纸钱。尉即至公已逝矣。

梁山岩禅师法嗣

鼎州梁山善冀禅师。僧问。拨尘见佛时如何。师曰。莫眼华。问和尚几时成佛。师曰。且莫压良为贱。曰为甚么不肯承当。师曰。好事不如无。师颂鲁祖面壁曰。鲁祖三昧最省力。才见僧来便面壁。若是知心达道人。不在扬眉便相悉。

道吾诠禅师法嗣

相州天平山契愚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杖鼓两头打。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镇州萝卜石。含茶居士问。法无动摇时如何。师曰。尔从潞府来。士曰。一步也不曾蓦。师曰。因甚得到这里。士曰。和尚睡语作么。师曰。放尔二十棒。官人问。无邻可隔为甚么不相见。师曰。怨阿谁。师廊下行次。见僧以拄杖示之。僧便近前接。师便打。

归宗柔禅师法嗣

南康军罗汉行林祖印禅师。僧问。天垂甘露地涌七珍。是甚么人分上事。师曰。谢汝相报。曰恁么则佛子住此地。即是佛受用去也。师曰。更须仔细。上堂才坐。忽有猫儿跳上身。师提起示众曰。昔日南泉亲斩却。今朝耶舍示玄徒。而今卖与诸禅客。文契分明要也无。良久抛下猫儿。便下座。

明州天童新禅师。僧问。如何是密作用。师曰。何曾密。问心径未通时如何。师曰。甚么物碍汝。问求之不得时如何。师曰。用求作么。曰如何即是。师曰。何曾失却。问如何是天童境。师曰。云无人种生何极。水有谁教去不回。

杭州功臣觉轲心印禅师。僧问。祖师不在东西山。未审在什么处。师曰。且讨。问如何是天真佛。师曰。争敢装点。

明州天童清简禅师钱塘张氏子。师为事孤洁。时谓之简浙客。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不欲向汝道。曰请和尚道。师曰。达磨不可再来也。师晚居雪窦而终。塔于寺之东南隅。

百丈恒禅师法嗣

庐山栖贤澄湜禅师建宁人。僧问。赵州石桥度驴度马。三峡石桥当度何人。师曰。虾蟆蚯蚓。曰恁么则物物尽沾恩。师曰。踏不著。问仙洞昨朝师唱罢。栖贤今日请师宣。师曰。来日又作么生。曰未审如何领会。师曰。箭过新罗。问如何是佛。师曰。张三李四。问古人斩蛇意旨如何。师曰。犹未知痛痒。问此是选佛场心空及第归。学人如何得及第归。师曰。不才谨退。晚参众集。师曰。早晨不与诸人相见。今晚不可无言。便下座。问毗目仙人执善财手见微尘诸佛。秖如未执手时见个甚么。师曰。如今又见个甚么。上堂良久曰。幸好一盘饭。不可糁椒姜。虽然如此试唼啖看。便下座。

苏州万寿德兴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大众一时瞻仰。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师曰。汝且自为。乃曰。问答俱备其谁得意。若向他求还成特地。老僧久处深山比为藏拙。何期今日入到万寿门下。可谓藏之不得。既藏不得分明露现。未审诸人阿谁先见。如有见处出来对众吐露个消息。良久曰。久立珍重。

越州云门雍熙永禅师。僧问。师子未出窟时如何。师曰。且莫哮吼。曰出窟后如何。师曰。退后著。问如何是古佛径路。师曰。谁不履践。问如何是学人休心息意处。师曰。拗折住杖得也未。问心王出敕时如何。师曰。更宣一遍看。问如何是决定义。师曰。不可执著。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此意不小。

崇寿稠禅师法嗣

泉州云台山令岑禅师本州蔡氏子。僧问。如何是云台境。师曰。前山后山。曰如何是境中人。师曰。瞌睡汉。

杭州资国圆进山主本州人。僧问。丹霞烧木佛意旨如何。师曰。招因带果。问庭前柏树子意旨如何。师曰。碧眼胡僧笑点头。问古人道。东家作驴西家作马意旨如何。师曰。相识满天下。

云居锡禅师法嗣

台州般若从进禅师。僧问。古涧寒泉时如何。师曰切忌饮著。曰饮著又如何。师曰。丧却汝性命。

越州清化志超禅师杭州董氏子。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汝是甚么人。曰莫便是也无。师曰。是即没交涉。

续传灯录卷第四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