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史传部 >> 文章正文
 
-2077 51.P0469 续传灯录 (36卷)〖〗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42458   【字体:

续传灯录卷第十一目录

大鉴下第十二世

·

云居舜禅师法嗣十五人

·蒋山法泉禅师

·天童澹交禅师

·崇梵余禅师

·慈云修慧禅师

·长耳子良禅师

·开元莹禅师(已上六人见录)

·衡山澄信禅师

·祥符晓儒禅师

·褒亲暕禅师

·善果怀演庵主

·观音元隐禅师

·祥符法周禅师

·西禅怀义禅师

·开平处良禅师

·慈云居慧禅师(已上九人无录)

大沩宥禅师法嗣五人

·归宗慧通禅师

·兴教慧宪禅师

·崇福清雅禅师(已上三人见)

·崇福贵安禅师

·大沩和尚(已上二人无录)

育王琏禅师法嗣二十三人

·佛日戒弼禅师

·天宫慎徽禅师

·径山维琳禅师

·临平胜因资禅师

·弥陀正彦庵主(已上五人见录)

·金山宝觉禅师

·安岩崇海禅师

·广慧利和禅师

·明仙道信禅师

·凤皇文喜禅师

·佛日道荣禅师

·万寿洪德禅师

·精严同定禅师

·宝云有馨禅师

·东禅智华禅师

·东禅智贤禅师

·极乐兴嗣禅师

·普先处忠禅师

·石门希仲禅师

·解空清瑞禅师

·五磊智环禅师

·显圣宗利禅师

·孙觉莘老居士(已上十八人无录)

灵隐知禅师法嗣二人

·灵隐正童禅师(见录)

·雪峰守超禅师(无录)

承天简禅师法嗣二人

·智者利元禅师

·瑞安僧印禅师(已上二人见录)

九峰鉴韶禅师法嗣一人

·大梅法英禅师(见录)

称心倧禅师法嗣一人

·慧日尧禅师(见录)

报本兰禅师法嗣二人

·中际可遵禅师

·法明上座(已上二人见录)

称心明禅师法嗣一人

·上蓝光寂禅师(见录)

承天宗禅师法嗣九人

·崇福了禅师

·承天守明禅师

·凤皇有从禅师

·大龙德全禅师

·海印法安禅师(已上五人见录)

·昆山昙玉禅师

·因胜师俊禅师

·法雨重俊禅师

·护国从利禅师(已上四人无录)

长芦福禅师法嗣六人

·广慧和禅师(见录)

·保宁真戒禅师

·长芦法海禅师

·寿宁楚韶禅师

·资福文雅禅师

·三祖慧云禅师(已上五人无录)

天衣和禅师法嗣二人

·菩提志专禅师(见录)

·菩提光用禅师(无录)

云居齐禅师法嗣五十六人

·云居契瑰禅师

·灵隐文胜禅师

·瑞岩义海禅师

·广慧智全禅师

·保福居喣禅师

·南明惟宿禅师

·清溪清禅师

·万杉广智禅师

·金鹅虚白禅师

·翠峰洪禅师

·上蓝普禅师(已上十一人见录)

·龙华悟乘禅师

·报恩行思禅师

·漳江昭远禅师

·兴国洪禅师

·杨岐居蕴禅师

·九峰子玄禅师

·鹅湖令新禅师

·云龙子才禅师

·三祖岳禅师

·云窦遇新禅师

·报本义圆禅师

·建山智杲禅师

·杨岐德海禅师

·上方子澄禅师

·化城会平禅师

·清化智聪禅师

·象田德圆禅师

·育王居素禅师

·圆通利柔禅师

·罗汉怀端禅师

·化城自颜禅师

·荐福臻禅师

·清化子昌禅师

·龙华有忠禅师

·显圣居耀禅师

·云居慧震禅师

·兴化善能禅师

·北禅觉宁禅师

·慧日达禅师

·甘露真禅师

·东禅清显禅师

·岳楚永柔和尚

·彬州文靖和尚

·明州智远和尚

·越州承雅和尚

·南岳彦诠和尚

·西蜀义诠和尚

·安德玄邃和尚

·玄寂义勋和尚

·饶州仁鉴和尚

·抚州保麟和尚

·南山省堂主

·正庆惠洪和尚

·鹿门慧昭山主

·苏州庆思和尚(已上四十五人无录)

功臣轲禅师法嗣四人

·尧峰颢暹禅师

·圣寿志升禅师

·功臣守如禅师(已上三人见录)

·宝华怀古禅师(无录)

栖贤澄湜禅师法嗣十一人

·兴教惟一禅师

·西余体柔禅师

·定山惟素山主

·福严省贤禅师

·仰山智齐禅师(已上五人见录)

·栖贤智通禅师

·石佛宗禅师

·东禅觉禅师

·雪窦惟则禅师

·西余荣禅师

·南岳福严和尚(已上六人无录)

罗汉林禅师法嗣十五人

·长芦赞禅师

·支提昭爱禅师

·灵峰道诚禅师

·仰山择和禅师

·崇胜道珍禅师

·富乐智静禅师

·慧力绍珍禅师

·太宁庆璁禅师(已上八人见录)

·何山晓禅师

·兴国慧禅师

·万杉懿宣禅师

·漳江昭达禅师

·罗汉齐因禅师

·崇胜楚齐禅师

·报恩传进禅师(已上七人无录)

凤栖卿禅师法嗣一人

·凤栖通禅师(无录)

万杉爽禅师法嗣一人

·法华德嵩禅师(无录)

永安楚禅师法嗣一人

·疏山重秀禅师(无录)

雪峰敦禅师法嗣一人

·雪峰善誉禅师(无录)

景清素禅师法嗣四人

·何山日俭禅师

·承天辩岑禅师

·承天自能禅师

·翠峰子渊禅师(已上四人无录)

乾明同禅师法嗣四人

·双池智常禅师

·含珠洞禅师

·普宁常莹禅师

·南台善圆禅师(已上四人无录)

续传灯录卷第十一

大鉴下第十二世

云居舜禅师法嗣

金陵蒋山法泉佛慧禅师。随州时氏子。僧问。古人说不到处请师说。师曰。夫子入太庙。曰学人未晓。师曰。春暖柳条青。问如何是急切一句。师曰。火烧眉毛。问祖师面壁意旨如何。师曰。撑天拄地。曰便恁么去时如何。师曰。落七落八。问二祖立雪齐腰意旨如何。师曰。三年逢一闰。曰为甚么付法传衣。师曰。村酒足人酤。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师曰。西瞿耶尼。曰出水后如何。师曰。泗洲大圣。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发长僧貌丑。曰未审意旨如何。师曰。闭户怕天寒。问南禅结夏为甚么却在蒋山解。师曰。众流逢海尽。曰恁么则事同一家。师曰。梦里到家乡。上堂。来不来去不去。脚下须弥山。脑后擎天柱。大藏不能宣。佛眼不能觑。诸禅德。渐老逢春解惜春。昨夜飞花落无数。上堂画一圆相以手拓起曰。诸仁者还见么。团团离海峤。渐渐出云衢。诸人若也未见。莫道南明长老措大相却于宝华王座上念中秋月诗。若也见得此夜一轮满。清光何处无。上堂。要去不得去。要住不得住。打破大散关。脱却娘生裤。诸仁者。若倒腊月三十日。且道用个甚么。良久曰。柳絮随风。自西自东。上堂。古人恁么南禅不恁么。古人不恁么南禅却恁么。大众还委悉么。王婆袗子短。李四帽檐长。圣节上堂。拈拄杖击法座一下曰。以此功德祝延圣寿。便下座。上堂。时人欲识南禅路。门前有个长松树。脚下分明不较多。无奈行人恁么去。莫恁去急回顾。楼台烟锁钟鸣处。师因雪下上堂。召大众曰。还有过得此色者么。良久曰。文殊笑普贤嗔。眼里无筋一世贫。相逢尽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见一人。上堂。快人一言快马一鞭。若更眼睛定动。未免纸里麻缠。脚下是地头上是天。不信但看八九月。纷纷黄叶满山川。师晚奉诏住大相国智海禅寺。问众曰。赴智海留蒋山去就孰是。众皆无对。师索笔书偈曰。非佛非心徒拟议。得皮得髓谩商量。临行珍重诸禅侣。门外千山正夕阳。书毕坐逝。

明州天童澹交禅师。僧问。临云阁耸太白峰高。到这里如何进步。师曰。但寻荒草际。莫问白云深。曰未审如何话会。师曰。寒山逢拾得两个一时痴。曰向上宗乘又且如何举唱。师曰。前言不及后语。上堂。也大奇也大差。十个指头八个罅。由来多少分明。不用赞龟打瓦。便下座。

建州崇梵余禅师。僧问。临济喝少遇知音。德山棒难逢作者。和尚今日作么生。师曰。山僧被尔一问。直得退身三步脊背汗流。曰作家宗师今日遭遇。师曰一语伤人千刀搅腹。僧以手画一画曰。争奈这个何。师曰。草贼大败。问恁么来底人师还接否。师曰。孤峰无宿客。曰不恁么来底人师还接否。师曰。滩峻不留舡。曰恁么不恁么则且置。穿过髑髅一句作么生。师曰。堪笑亦堪悲。上堂。直须向黑豆未生芽时构取。良久召大众曰。剑去久矣。

处州慈云院修慧圆照禅师。上堂。片月浸寒潭。微云满空碧。若于达道人。好个真消息。还有达道人么。微云穿过尔髑髅。片月触著尔鼻孔。珍重。

杭州南山长耳相子良禅师。僧问。六月休歇时如何。师曰。在家致仕。云忽遇客来如何只待。师曰。烂嚼清风饱餐明月。云学人有分也无。师曰。无下口处。乃曰。莺啼绿柳鹊噪花枝。于斯荐得触处光辉。更有一般道理。防萌杜渐居安虑危。是何言欤。

建州开元莹禅师上堂曰。有一面镜到处悬挂。凡圣不来谁上谁下。遂拈拄杖曰。这个是拄杖那个是镜。良久曰。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捷始应知。又曰。倏倏忽忽东涌西没。无害无伤穿皮透骨。平等应用非心非佛。拶破面门个是何物。古人无端谓辽天鹘。无眼者看取力口希咄咄咄。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大沩宥禅师法嗣

庐山归宗慧通禅师。僧问。如何是函盖乾坤句。师曰。日出东方夜落西。曰如何是截断众流句。师曰。铁山横在路。曰如何是随波逐浪句。师曰。舡子下扬州。问如何是尘尘三昧。师曰。灰飞火乱。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黄河水出昆仑嘴。问十二时中如何履践。师曰铁牛步春草。问只履西归当为何事。师曰。为缘生处乐。不是厌他乡。曰如何是当面事。师曰。眼下鼻头垂。上堂。心随相起见自尘生。了见本心知心无相。即十方刹海念念圆明。无量法门心心周匝。夫如是者何假觉城东际参见文殊。楼阁门开方亲弥勒。所以道。一切法门无尽海同会一法道场中。拈起拄杖曰。这个是一法那个是道场。这个是道场。那个是一法。良久曰。看看。拄杖子穿过诸人髑髅。须弥山拶破诸人鼻孔。击香台一下曰。且向这里会取。上堂。从无入有易。从有入无难。有无俱尽处。且莫自颟顸举来看。寒山拾得礼丰干。

安州大安兴教慧宪禅师上堂。我有一条拄杖。寻常将何比况。采来不在南山。亦非昆仑西嶂。拈起满目光生。放下骊龙缩项。同徒若也借看。卓出人中之上。击香台下座。

饶州崇福清雅禅师。僧问。如何是崇福境。师曰。磬敲寒月夜。香炷白云朝。云如何是境中人。师曰。僧是僧俗是俗。云向上更有奇特事也无。师曰。毗卢顶上金冠子。云重重蒙指示。千古为流芳。师曰。笑杀旁观者。

育王琏禅师法嗣

临安府佛日净慧戒弼禅师。僧问。如何是毗卢印。师曰。草鞋踏雪。曰学人不会。师曰。步步成踪。

福州天官慎徽禅师上堂。八万四千波罗密门。门门长开。三千大千微尘诸佛。佛佛说法。不说有不说无。不说非有非无。不说亦有亦无。何也离四句绝百非。相逢举目少人知。昨夜霜风漏消息。梅花依旧缀寒枝。

杭州径山无畏维琳禅师湖州人。初住大明。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不在然灯前亦非释迦后。云莫便是育王儿孙也无。师曰。神岳峰高尾闾水急。问如何是大明家风。师曰。神鸾顶上轩眉坐。黄鹄岫中昂首行。云未审意旨如何。师曰。会即便会觅甚意旨。僧珍重便去。师曰。听取一偈。榾柮火残飞白灰。老僧身上白如雪。地炉冥坐人不知。苍狖山西叫明月。久立。

杭州临平胜因资禅师。僧问。知师久蕴囊中宝。今日当场略借看。师曰。方圆无内外。丑拙任君嫌。云心月孤圆光含万像。师曰。莫将黄叶作真金。问菩提不可以心得。和尚从何而得。师曰。龊汉。乃曰。若论此事如日月丽天八方普照盲者不见。盆下不知非日月不明。乃当人障隔。若据祖师正令拟议千差。直须打透金锁玄关。一任纵横妙用。久立。

温州弥陀正彦庵主。一日礼拜雪窦良禅师。良问云。汝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主曰。有无且致。和尚是有主禅师无主禅师。良云。却被葫芦倒缠藤。主曰。道什么。良拟对。主拂袖便出。曰。见面不如闻名。良呵呵大笑。至晚入室。良不允。主乃有颂曰。金刀剃落青丝发。求佛求法亦求真。黄梅分付卢行者。师今授手与何人。

灵隐知禅师法嗣

临安府灵隐正童圆明禅师。僧问如何是道。师曰。夜行莫踏白。曰如何是道中人。师曰。黄张三黑李四。

承天简禅师法嗣

婺州智者山利元禅师。上堂拈拄杖曰。大用现前不存轨则。东方一指乾坤肃静。西方一指瓦解冰消。南方一指南斗作窜。北方一指北斗潜藏。上方一指筑著帝释鼻孔。下方一指穿过金刚水际。诸人面前一指成得甚么边事。良久卓一下曰。路上指奔鹿。门前打犬儿。

温州瑞安僧印禅师。僧问。如何是法身礼。师曰。头大耳小。云如何是法身用。师曰。南原耕罢者。牵犊负樵归。云恁么则三身不分也。师曰。大虫看水磨。乃曰。将心问佛如天远。以佛求心道转赊。若遇云门行正令。须教棒下识龙蛇。良久曰。具眼者看取。师于熙宁十年九月十三日沐浴更衣留偈曰。倚空灵剑冷光浮。佛祖魔军一刃收。带月吼风归宝匣。铁牛惊散曲江头。言讫趺坐而逝。茶毗敛骨获舍利五色。

九峰韶禅师法嗣

明州大梅祖镜法英禅师姓张氏。本州鄞县人。初住襄阳白马。开堂问答罢乃曰。至道无在岂无在也。至言无穷岂有穷也。得之则皎若目前。失之则毫厘有隔。是故虽一大藏教不为多言。一默毗耶岂曰无语。须知佛祖人天殊非本有。好恶长短亦非本无。直下荐得犹在半途。这个事须遇明眼证据。贫道今日功不浪旋。将此举扬上祝皇风。情与无情得无生忍。次居大梅。判宗留后仲爰一见道契。奏赐师名。上堂曰。祖师不会禅。诸佛不会道。学道与学禅。诸方闹浩浩。或以玉为尘。或以石为宝。参得一肚皮。特地生烦恼。不烦恼解会。何如入荒草。寄语参禅学道人。头边白发年年新。何如来与大梅老。相共开田博饭吃。一生参学事毕。珍重。又曰。三十六旬之始。七十二候之初。末后句则且置。秖如当头一句又作么生道。拈拄杖曰。岁朝把笔万事大吉。急急如律令。大众山僧恁么提唱。且道还有祖师意也无。良久曰。记得东村黑李四。年年亲写在门前。卓拄杖下座。又曰。春山笋蕨正蒙茸。好把黄梁彻晓舂。莫谓西来无此意。祖师浑在钵盂中。参。

称心倧禅师法嗣

彭州慧日尧禅师。僧问。古者道。我有一句待无舌人解语却向汝道。未审意旨如何。师曰。无影树下好商量。僧礼拜。师曰。瓦解冰消。

报本兰禅师法嗣

福州中际可遵禅师上堂。咄咄咄井底啾啾是何物。直饶三千大千也秖是个鬼窟咄。上堂。昨夜四更起来。呵呵大笑不歇。幸然好一觉睡。霜钟撞作两橛。上堂。禾山普化忽颠狂。打鼓摇铃戏一场。劫火洞然宜煮茗。岚风大作好乘凉。四蛇同箧看他弄。二鼠侵藤不自量。沧海月明何处去。广寒金殿白银床咄。上堂。八万四千深法门。门门有路超乾坤。如何个个踏不著。秖为蜈蚣太多脚。不唯多脚亦多口。钉嘴铁舌徒增丑。拈椎竖拂泥洗泥。扬眉瞬目笼中鸡。要知佛祖不到处。门掩落花春鸟啼。

邢州开元法明上座。依报本未久深得法忍。后归里事落魄。多嗜酒呼卢。每大醉。唱柳词数阕。日以为常。乡民侮之。召斋则拒召饮则从。如是者十余年。咸指曰醉和尚。一日谓寺众曰。吾明旦当行。汝等无他往。众窃笑之。翌晨摄衣就座大呼曰。吾去矣。听吾一偈。众闻奔视。师乃曰。平生醉里颠蹶。醉里却有分别。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言讫寂然。撼之已委蜕矣。

称心明禅师法嗣

洪州上蓝院光寂禅师。上堂横按拄杖召大众曰。还识上蓝老汉么。眼似木突口如匾担。无问精粗不知咸淡。与么住持百千过犯。诸禅德。还有为山僧忏悔底么。良久曰。气急杀人。卓拄杖下座。

承天宗禅师法嗣

饶州崇福了禅师上堂。僧问。大众云臻请师说法。师曰。青莲不惜亲分付。罕遇知音会破颜。云一句无私群心有赖。师曰。个中端的旨。沙界共流通。云若不临沧海焉知波浪宽。师曰。一滴曹溪水。时人被陆沈。乃曰。迟日和风柳皴桃绽。当万物发生之际。是般若流运之时。草木芬芳园林秀媚。且道无影树子抽条也未。遂拈拄杖云。看看。筑著梵王鼻孔。拶破帝释眼睛。尽大地全是山僧诸人无分。若也荐得尽大地全是诸人山僧无分。如或未然打鼓普请看。又曰。云拥奇峰水盈巨壑。横扁舟于古岸。钓皓月于波心。红尾锦鳞侬家末事。骊珠荆璞未足为珍。直饶撮土为金。何似转凡成圣。大众。贤愚凡圣古今条例。且道作么生转。良久曰。琉璃盏子人皆有。无著当时秖为粗。下座。

杭州承天守明禅师上堂曰。剑轮飞处好定纲宗。石火电光眼中著屑。所以曹溪拈拂已涉痕瑕。雪岭辊毬急须著眼。若是行脚上士本分禅流。纵教喝散白云冲开碧落。如斯受用又属建化门中。若也正令提纲。任是三头六臂底出来。也须倒退三千里。参。

湖州凤皇山护国仁王有从禅师。僧问。昙花已现人天仰。愿开金口副群机。师曰。白云垂碧落。无处不为霖。云便恁么会时如何。师曰。裂转鼻孔。云不因伸请问争辨我师机。师曰。用不著。问箭锋相拄笑杀衲僧。啐啄同时千山万水。不涉程途请师速退。师曰。一二三四五。云便是和尚为人处也无。师曰。堕崖落堑。云作家宗师。师曰。放汝三十棒。乃曰。宗乘一举海辨难诠。祖令当行要津无路。真如凡圣皆是梦言。佛及涅槃并为增语。据此诚实还可举扬也无。既升此座不可徒然。方便门中放一线道与诸人商量。且道。十二时中如何趣向。若向这里荐得。行住坐卧任运施为。见闻觉知随缘应用。尘尘弥勒刹刹善财。山河大地自己家风。妙明真心非增非减。若能如是方称大丈夫。久立。

鼎州大龙山德全禅师。僧问。如何是法身。师曰。声前拍不散。云学人便恁么时如何。师曰。句后觅无踪。

苏州昆山慧严海印法安禅师。僧问。柳垂堤畔花发林间如何显道。师曰。两彩一赛。云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师曰汝向什么处见灵云。云花开满树花落枝空。师曰。放汝三十棒。

长芦福禅师法嗣

金陵清凉广慧和禅师上堂曰。达磨祖师无端将一杓恶水泼在天下老宿头上。直得天下老和尚说禅说道南北纷纭。续焰传芳亘今亘古。山僧今日亲遭一杓摆脱无门。扬千古之玄风。振一时之轨范。良久曰。看看山僧将一杓恶水泼向诸人头上去也。还觉也无。如或不知。更看一杓。祖佛家风孰与知。西来消息若何为。殷勤为报未归客。月满秋天霜冷时。参。又曰。一日复一日。日日催人老。寒则且围炉。困乃和衣倒。奉报往来人。家中元有宝。家内不曾寻。拄棒缘门讨。任使讨过半。辛苦生烦恼。不如归去来。去却门前草。复曰。诸禅德。尽十方世界是草作么生去。归堂吃茶。又曰。多日天晴今朝下雨。大地山河无不皆普。三时打钟二时打鼓。处处分明头头荐取。复拈拄杖曰。诸禅德。还会么。三世诸佛尽在里许。拍禅床一下。

天衣和禅师法嗣

杭州护国菩提志专禅师。僧问。远离嘉禾胜境已届海昌道场。如何是不动尊。师曰。此去嘉禾不远。云恁么则往来无际。师曰。灵利衲僧。僧便喝。师曰。棒上不成龙。乃曰。说即天地悬殊。不说即眼睫里藏身。眉毛上[跳-兆+孛]跳。说与不说拈放一边。举拄杖云。且道这个是什么。良久曰。昼月冷光现。卓地计初成。卓一下下座。

云居齐禅师法嗣

南康云居契瑰禅师。僧问。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未审师还受也无。师曰。尔甚么处得来。曰恁么则不虚施也。师曰。却且提取去。问如何是佛。师曰。赞叹不及。曰莫秖这个便是么。师曰。不令人赞叹。

杭州灵隐文胜慈济禅师婺州刘氏子。僧问。古鉴未磨时如何。师曰。古鉴。曰磨后如何。师曰。古鉴。曰未审分不分。师曰。更照看。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莫讶荒疏。曰忽遇客来作么生。师曰。吃茶去。

明州瑞岩义海禅师霅川胡氏子。造云居法席。居问。甚么物恁么来。师于言下大悟。遂有颂曰。云居甚么物。问著头恍忽。直下便承当。犹是生埋没。出世住报本。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若到诸方。但道报本不解答话。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无忌讳。曰忽遇触忤又且如何。师曰。不解作客劳烦主人。问释迦掩室于磨竭。净名杜口于毗耶。未审如何示众。师曰。汝不欲我开谈。曰未晓师机。师曰。且退。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曰。这里无安排尔处。

明州广慧志全禅师杭州卫氏子。上堂僧问。如何是衲僧本分事。师曰。尔莫钝置我。僧礼拜。师曰。却是大众钝置阇梨。便下座。问贼不打贫儿家时如何。师曰。说向人也不信。僧曰。恁么则礼拜而退。师曰。得个甚么。

明州大梅保福居煦禅师温州周氏子。僧问。古人面壁意旨如何。师曰。但恁么会。曰未审如何领会。师曰。礼拜著。

处州南明惟宿禅师。僧问。法法不隐藏。古今常显露。如何是显露底法。师曰。见示大众。曰恁么则学人谨退也。师曰。知过必改。

荆州军清溪清禅师。僧问。古路坦然如何履践。师曰。尔是行脚僧。

庐州万杉广智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山家秖如此。问如何是西来的的意。师曰。大众总闻。问寂默为宗时如何。师曰。谩语。问如何是径截一路。师曰。迂回多少。问如何是最先一句。师曰。此问在后。问世尊拈花意旨如何。师曰。尔还荐得么。僧云。学人不会。师曰。多少分明。问世尊三昧迦叶不知。如何是世尊三昧。师曰。何处得这消息。问瑞雪满庭从何而降师曰。莫泄真机。问如何是无价宝师曰。甚处得来。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尽言只履西归去。问古人卷席意旨如何。师曰。何不礼拜归堂。问如何是文殊门。师曰。千圣皆从此入。僧云。入后如何。师曰。想尔不识。僧礼拜。师曰。灼然。师乃曰。世尊良久迦叶起来白槌。马师才升坐百丈出来卷席。可谓摩竭陀令已行。不可更教山僧重下注脚。然虽如是。久参高士莫讶周遮后学。上坐也须著些精彩。更若繁词恐不及。珍重。

明州金鹅虚白禅师。僧问。如何是直截一路。师曰。鸟道羊肠。问如何是一体。师曰。驼驴猪狗。僧云。恁么则四生六道去也。师曰。哑。

苏州翠峰山洪禅师。僧问。如何是翠峰境。师曰。秖闻莺鸟语。不见报春来。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堪嗟立雪僧。

洪州上蓝普禅师。相国夏竦问。百骸俱溃散。那个是长老主人。师曰。前月二十日离蕲阳口。

功臣轲禅师法嗣

苏州尧峰颢暹禅师。僧问。学人乍入丛林乞师一接。师曰去。问承教有言。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如何是平等法。师曰。尧峰高宝华低。曰恁么则却成高下去也。师曰。情知尔恁么会闻雷声。示众曰。还闻雷声么。还知起处么。若知起处便知身命落处。若也不知。所以古人道。不知天地者刚道有乾坤。不如吃茶去。问如何是道。师曰。夕死可矣。问如何是金刚力士。师曰。这里用不著。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也。师曰。苍天苍天。乃曰。秖如末后僧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也。山僧向他道苍天苍天。且道意落在甚么处。莫是悲伤迁逝痛忆道人么。若乃恁么评论。实谓罔知去处。要知去处么。更不用久立歇去。上堂。冬去春来楼阁门开。若也入得不用徘徊。诸上座。还向这里入得也未。若也入得。所以古人道。是处是弥勒无门无善财。若也入之未得。自是诸上座狂走。更不忉忉。久立珍重。

苏州吴江圣寿志升禅师上堂。若论佛法更有甚么事。所以道。古今山河古今日月古今人伦古今城廓。唤作平等法门绝前后际。诸人还信得及么。若信得及依而行之。久立珍重。

杭州功臣开化守如禅师。上堂召大众曰。还知道圣僧同诸人到这里么。既劳尊降焉敢稽留。久立珍重。

栖贤湜禅师法嗣

杭州南山兴教院惟一禅师。僧问。佛未出世时如何。师曰。白云数重。曰出世后如何。师曰。青山一朵。问如何是道。师曰。刺头入荒草。曰如何是道中人。师曰。干屎橛。曰大耳三藏第三度为甚么不见国师。师曰。脚跟下看。曰如何得见。师曰。草鞋跟断。

安吉州西余体柔禅师上堂。一人把火自烬其身。一人抱冰横尸于路。进前则触途成滞。退后即噎气填胸。直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今已不奈何也。良久曰。待得云消去。自然春到来。

真州定山惟素山主。僧问。如何是不迁义。师曰。暑往寒来。曰恁么则迁去也。师曰。啼得血流无用处。问达磨心印师已晓。试举家风对众看。师曰。门前有个长松树。夜半子规来上啼。问知师洞达诸方旨临机不答旧时禅。如何是新奇。师曰。若到诸方不得错举。曰学人殷勤于座右。莫不秖此是新奇。师曰。折草量天。问如何是定山境。师曰。清风满院。曰忽遇客来如何秖待。师曰。莫嫌冷淡。乃曰。若论家风与境不易酬对。多见指定处所教他不得自在。曾有僧问大随。如何是和尚家风。随曰。赤土画簸箕。又曰。肚上不贴榜。且问诸人作么生会。更有夹山云门临济风穴。皆有此话播于诸方。各各施设不同。又作么生会。法无异辙殊途同归。若要省力易会。但识取自家桑梓。便能绍得家业。随处解脱应用现前。天地同根万物一体。唤作衲僧眼睛。绵绵不漏丝毫。苟或于此不明。徒自竛竮辛苦。僧问。如何是佛。师曰。含齿戴发。曰恁么则人人具足。师曰。远之又远。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师曰。成家立业。曰见后如何。师曰。立业成家。问如何是定山路。师曰峭。曰履践者如何。师曰险。问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名为圆觉。流出一切清净真如菩提涅槃。未审圆觉从甚么处流出。师曰。山僧顶戴有分。曰恁么则信受奉行。师曰。依稀似曲才堪听。问十二时中如何得与道相应。师曰。皇天无亲唯德是辅。曰恁么则不假修证也。师曰。三生六十劫。

南岳福严省贤禅师僧问。如何是福严境。师曰。画也画不及。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师曰。且子细。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师曰。不因汝问我也不说。僧云。恁么则宝觉分枝去也。师曰。莫乱道。

袁州仰山智齐禅师初参諟禅师。諟问汝是甚处人。对曰。安州人。諟云。汝为甚么却不安。对曰。今日转见病源。諟云且道强惺惺。师遂礼拜。有颂曰。有口不能言。无舌能解语。惺惺犹是梦。何处有佛祖。

罗汉祖印行林禅师法嗣

真州长芦赞禅师。僧问。拈槌举拂即不问。如何是喝散白云底意气。师曰。吃棒。僧云。争奈人天大众何。师曰。罪不重科。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老僧奉圣旨开堂。僧云。恁么则天人群生类皆承此恩力。师曰。知恩方解报。问一棒打破虚。空时如何。师曰。费力。僧云。恁么则百杂碎。师曰。秖为终日区区。师乃曰。起动大众。若于佛法中也无可得伸剖。诸人尽是久参先德达佛知见。不可更教这里谈禅说道。实为举足动步不离道场。乃至林间宴坐经行无非佛事。良久曰。参。

福州支提昭爱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牛儿不识虎。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曰。臂长衫袖短僧云。忽遇客来如何。师曰。离中虚坎中满。

福州灵峰道诚禅师。僧问。祖祖相传传祖印。师今得法嗣何人。师曰。那个古人恁么道。僧云。秖如道吾有正法眼藏付嘱迦叶。又作么生。师曰。不妨具眼。僧云。千圣不传方是的。一言合道未为真。师曰。早是不合也。

袁州仰山择和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君子不废游。问如来藏中以何为佛事。师曰。香风吹萎花。僧云。皆因今日也。师曰。更雨新好者。问如何是佛。师曰。真书梵字。示众曰。法本不生今则无灭。无灭无生眼中金屑。古佛家风青天明月。

袁州崇胜道珍禅师僧问。如何是佛。师曰。更向什么处觅。僧云。莫秖这是。师曰。勿交涉。

绵州富乐智静禅师。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六耳不同谋。僧云。意旨如何。师曰。逢人但恁么举。

临江军慧力院绍珍禅师。僧问。金鸡未鸣时如何。师曰。是何时节。曰鸣后如何。师曰。却不知时。问师子未出窟时如何。师曰。在那里。曰出窟后如何。师曰。且走。

洪州大宁院庆璁禅师。僧问。道泰不传天子令。时人尽唱太平歌。未审师今意旨如何。师曰。山僧罪过。问如何是佛。师曰。须弥山。上堂。生死涅槃犹如昨梦。且道三世诸佛释迦老子有甚么长处。虽然如是莫错会好。拍手一下便下座。问承古有言。东山西岭青。未审意旨如何。师曰。东山西岭青。雨下却天晴。更问个中意。鹁鸠生鹞鹰。

续传灯录卷第十一(终)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