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事汇部·外教部·目录部 >> 文章正文
 
-2121 53.P0001 经律异相 (50卷)〖梁 宝唱等集〗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3544   【字体:

经律异相卷第二(欲色天人天部下)

梁沙门僧旻宝唱等集  ·帝释从野干受戒法一

·帝释受不报戒修罗攻之继以五缚二

·帝释应生驴中从胎而殒还依本身三

·悉鞞梨天子先身布施四

·日天王问日月往行五

·忉利天命将终七瑞见遇佛得生人中六  ·天人手出甘水济五百贾人七

·三十三天应生猪中转入人道八

·天女坐花资生之具尽从花出九

·天宝女口密十  ·天女闻鹿牛弹琴下悉歌舞十一

帝释从野干受戒法一

昔比摩国从陀山有一野干。为师子所逐堕一丘野井。已经三日开心分死。自说偈言。


  一切皆无常  恨不饭师子

  奈何罪厄身  贪命无功死

  无功已可恨  复污人中水

  忏悔十方佛  愿垂照我心

  前世诸恶业  现偿皆令尽

  从是值明师  修行尽作佛

帝释闻之。与八万诸天追寻所在飞到井侧。曰不闻圣教久幽冥无导师。向说非凡语愿为宣法教。答曰。天帝无教训。大不识时宜。法师在下自处其上。初不修敬。而问法要。帝释垂天衣接取野干叩头忏悔。天帝言曰。忆念我昔曾见世人欲闻正法。先敷高坐庄饰清净后请法师。诸天即各脱天宝衣积为高座。野干升座曰。有二大因缘。一者说法开化天人福无量故。二者为报施食恩故岂得不说。天帝白曰。得免井厄功报应大。云何说法报恩不及此耶。答曰。生死其宜。各有其人。有人贪生。有人乐死。有愚痴人。不知死后更生。违远佛法。不值明师。杀盗淫欺。惟恶是与。如此之人。贪生畏死。死堕地狱。有智慧人。奉事三宝。遭遇明师。改恶修善。孝养父母。敬事师长。眷属和从。谦敬下物。如斯之人。恶生乐死。死生天上。

帝释曰。如尊所诲。全其躯命。无功夫者。愿闻施食施法。野干答曰。布施饮食。济一日之命。施珍宝物。济一世之乏。增益生死。系缚因缘。说法教化。名为法施。能令众生出世间道。一者得罗汉。二者辟支佛。三者佛道。此三乐人。皆从闻法。如说修行。又诸众生。免三恶道。受人天福乐。皆由闻法。是故佛说。以法布施。功德无量。天帝曰。师今此形。为是业报。应化身耶。答曰。是罪业报。非应化也。天人曰。我意谓。是菩萨圣人应现济物。方闻罪果。未知其故。愿闻因缘。野干曰。昔生波罗奈波头摩城。为贫家子。刹利种姓。幼怀聪朗。特好学习。至年十二。随逐明师。在于深山。辛苦奉事。翘勤不懈。师亦晨夜。切磋教授。不失时节。经五十年。九十六种。经书谶记论。医方咒术。瞻相吉凶。灾异祸福。靡所不达。高才智慧。名闻四远。乃自思惟曰。今获济拔。皆由和上教化之恩。其功难报。家既贫乏。无可供养。唯当卖身以报师恩。师曰。山居道士。乞食自存。正无所乏。何用毁卖贵身为供我也。子今成就智慧辩才。当转教化天下人民。为法灯明。教化之功。岂不足报于我之恩。遂住山中。乞食自资。不久国王崩。群臣集国内学士五百余人。讲论七日。胜者为王。是贫家子。享受王位。尽国财力。供养师及父母。后安陀罗国。与摩罗婆耶国。共相诛罚多年不克。安陀罗王。召其群臣。当作何方。得摩罗婆耶国。诸臣答曰。唯有波罗奈波头摩国。

王出生寒贱。奉持十戒。不犯外欲。虽有宫女。年并长宿。捡括国中。不问豪贱。选择名女。足一百人。年少端正。能悦意者。赍持重宝。并诸婇女。以相贡献。彼若纳受。从其借兵。并力攻战。无往不伏。即随臣计。时悉献上。王大欢喜。简阅强兵百万。以送助之。百日苦战。死者过半。摩罗婆王。悉被刑斩。方得乃胜。由此美女。忘失本志。奢淫著乐。不理国政。百官群僚。相与作乱。良民之子。掠为奴婢。风雨不时。饥饿满道。异方怨敌。遂来侵掠。从是其国。遂致亡没。生地狱中。受众楚毒。籍先学慧力。自识宿命。心自悔责。改往修来。须臾舍寿。生饿鬼中。复加忏谢。修念十善。须臾舍寿。受野干身。犹识先缘。复行十善。近逢师子。堕此井中。开心分死。冀得生天离苦受乐。由汝接我。违失本愿。方经辛苦。何时当免。是故我说。汝济我命。无功夫也。

吾所以入衣得出者。一不违天志愿。志愿不遂。生大苦恼。施人苦恼。在在所生。求愿不得。二为诸天欲得闻法。若人吝法。世世所生。聋盲喑哑。诸根闭塞。生于边地。痴騃无知。若生好处。情识闇钝。所学不成。自致苦恼。三为通法化。开悟天人。即为法施。法施之利。能令众生知死有生。作善获福。为恶受殃。修道得道。转身所生。智慧明了。常识宿命。若生天上。为诸天师。若生人间。为金轮王。十善化世。智慧光明渐渐增长。成菩萨行。至无生忍。财施如灯。但明小室。法施若日远照天下。时天帝释与八万天从受十善法。先以十方便调伏诸根。谓六波罗蜜慈悲喜舍。时天问曰。今还天宫。和上何时舍此罪报得生天上。野干曰。克后七日当舍此身生兜率天。汝等便可愿生彼天。多有菩萨说法教化。七日命尽生兜率王宫。复识宿命行十善道(出未曾有经上卷)。

帝释受不报戒修罗攻之系以五缚二

过去世时。有天帝释。白佛言。我今受戒。乃至佛法住世。尽我形寿。有恼我者。要不反报。加恼于彼。时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闻天帝释受如是戒。闻已执持利剑逆道而来。时天帝释遥见。即遥告言。阿修罗住。缚汝勿动即不得动。帝释言汝若约誓不作乱者然后当放。阿修罗王即说偈言。


  贪欲之所趣  及嗔恚所趣

  妄言之所趣  谤毁贤圣趣

  我若娆乱者  趣同彼趣趣

释提桓因复告言。放汝令去随汝所安。往诣佛所具以白佛。佛言。善哉(出天帝释受戒经)。

帝释应生驴中归依三宝从胎而殒还依本身三

昔者天帝释五德离身自知命尽。当生陶家受驴胞胎。愁忧自念。三界之中济人苦厄唯有佛耳。驰往佛所稽首伏地至心归命佛法圣众。未起之间其命忽终便入驴母胎中。时驴解走破坏坏器。其主打之寻时伤胎。其神即还入故身中。五德还备。复为天帝。佛赞善哉。殒命之际归命三尊。罪对已毕不更勤苦。佛为说偈。

帝释闻之达罪福之变。解兴衰之本。遵寂灭之行。得须陀洹道(出法句譬喻经第三卷)。

悉鞞梨天子先身布施四

时悉鞞梨天子白佛言。我自过去世时国王名悉鞞梨。于四城门普施为福。城内交道皆亦布施。时第一夫人言。王大作福德而我先。王言城东门外布施作福悉皆属汝。诸子复言。城南门外所作施福悉皆属汝。时有大臣复白王言。城西门外所作施福悉皆属汝。时诸将士复白王言。城北门外相与。时诸庶民复白王。王答言。于其城内四交道头所作施福悉属汝等。尔时国王夫人大臣将士庶民悉皆惠施。于诸功德我先所作。惠施功德于兹则断。时我所使诸作福者还至我所为我作礼而白我言。大王当知。诸修福处夫人王子大臣将士及诸庶民。各据其处行施作福。大王所施于兹则断。我时答言。诸方岁输应入。我者分半入库半于彼惠施。我先长夜如是惠施常得可爱念可意福报。常受快乐无有穷极。以斯福业果报入大功德聚。譬如五大河合为一流。所谓恒河无有人能量。其河水百千万亿斗[百*斗]之数。功德果报不可称量。悉得入于大功德聚。时悉鞞梨天子闻佛所说。欢喜礼足即没不现(出悉鞞梨天子诸佛说偈经)。

日天王问日月往行五

日天王与无数天人来诣佛所稽首言。以何等行得为日天照四天下。复以何缘而为月天照除夜冥。佛言。有四事。一常喜布施。二修身慎行。三奉戒不犯。四然灯于佛寺。若于父母沙门道人皆殖光明。又身口意行不杀等十善。佛言。又有四事得为月王。一布施贫匮。二奉持五戒。三恭事三尊。四冥设灯光于君父师寺(出超日明三昧经下卷)。

忉利天将终七瑞现遇佛得生人中六

昔忉利宫有一天。寿命垂尽有七种瑞。一者项中光灭。二者头上华萎。三者面色变。四者衣上有尘。五者腋下汗出。六者身形变。七者离本坐。即自思惟。寿终之后下生鸠夷那竭国疥癞母猪腹中作豚。甚豫愁苦不知当作何计。有天语言。今佛在此为母说经。唯佛能脱卿之罪耳。即到佛所稽首作礼未及发问。佛告天子。一切万物皆归无常。汝素所知何为忧愁。天具白佛。佛言。欲离豚身当诵三自归。如是日三。天从佛教晨夜自归。却后七日天即寿尽。下生维耶离国作长者子。在母胞胎日三自归。始生堕地亦跪自归。其母勉身又无恶露。母傍侍婢怖而弃走。母亦深怪。堕地即语。谓之荧惑意欲杀之。退自念言。我少儿子。若杀此儿父必罪我。徐白长者杀之不晚。母即收儿往白长者。产男堕地便长跪叉手自归三宝。阖门怪之谓之荧惑。父言。止止。此儿非凡人。世人百岁不晓自归三尊。况初堕地而能称南无佛。好养视之慎无轻慢。儿遂长大年向七岁。与其辈类于道边戏。遇舍利弗目连。儿前礼之众圣惊怪小而能礼。儿言。道人不复见识。具说天上遇佛复见识。我本在天上应生恶道。遇佛慈愍教令自归故得为人。比丘即为咒愿言。折梨只儿语目连等及舍利弗。愿以我言因请世尊诸菩萨僧并及仁等也。受而归去具白父母。愿办其供令具甘美。父母爱之从其所言。异其年幼开发大意。又奇所作探识宿命。为极珍妙尽世名味。供具精细过逾儿意。佛及众僧各作神足来至儿舍饭。佛为说经。儿及父母内外亲属皆得阿惟越致(出折伏罗汉经)。

天人手出甘水济五百贾人七

昔有导师。与五百贾人共行作估。到大旷野饥渴困极。归命世尊及释梵四王怖懅无计。于时道师登高远望。见有林木飞鸟往趣冀当有水。俱共奔走不久得至。唯见树木周匝生草其地清洁。导师故谓贾人等。咸共穿地取水必当可得。适共议已。时有天人遥从天上瞻此导师及五百人困乏水浆。如申臂顷来到其所住于树上。申其右手从五。指间流出八味甘美之水。供于导师及五百人。各各取用而无穷尽皆得饱满。所以者何。宿命亲亲俱种恩福。故使天人念之来下以给美水各得安隐(出譬喻经第三卷)。

三十三天应生猪中转入人道八

昔三十三天命欲终时。有五瑞应现在前。华萎。衣裳垢秽。腋下汗出。玉女减少。不乐本座。譬如身生疥[癈-(弓*殳)+虫]痈疮。三十三天有一天子。生五异瑞愁忧呻吟。时帝释闻之问言。于彼天宫是何等天愁忧呻吟。天子答言。有一天子现五瑞应。善哉为彼天子。释提桓因往诣其所语言。何为愁忧呻吟。乃拍髀为答言。有异灾怪。释提桓因为说偈言。


  一切行无常  生者必有尽

  夫生辄有死  此灭为最乐

天子言。我不闻此。释提桓因言。一切恩爱皆有别离。天子言。云何而不怀忧。今此天宫种种五欲皆当别离。命终即生罗阅城猪胎。所食者是粪。方为屠脍所杀。我今见此是以怀愁耳。时释提桓因语天子言。汝今自归命佛法僧。所以然者。佛说偈言。


  诸有归命佛  不趣三恶道

  受福天人间  后逮涅槃界

天子叉手便作是言。世尊一切智。彻视见观。愿见救济。我今归命佛归命法归命比丘僧。遂不处猪胎。生罗阅只城第一长者家。见便欢喜不能自胜(出增一阿含第十九卷)。

天女坐花资生之具尽从花出九

有一天女。坐一莲花上纵广百由旬。此花独妙殊于余者。所欲资生之具随念皆从花出。进止随身。目连问言。作何善行受报如此。天女答言。迦叶佛灭度后。遗全身舍利。与佛诸弟子建七宝塔。高广四十里。时我作女人出见宝塔中像。信敬情发念佛功德。脱头上花奉献于像(出杂藏经)。

天宝女口密十

自在天王天有宝女名曰善口。于一语中显出百千娱乐音声。于彼一一音声中。复出百千音声。佛子当知。一善口声。出生无量声。随其所应悉令开解(出华严经第二十九卷)。

天女闻鹿牛弹琴下悉歌舞十一

过去世时。拘萨罗国有人弹琴。名曰鹿牛。行息中野有六广大天宫。天女来语鹿牛言。阿舅阿舅为我弹琴。我当歌舞。鹿牛鼓琴六天歌舞。第一歌辞曰。


  若男子女人  胜妙衣惠施

  施衣因缘故  所生得殊胜

  施所尽妙物  生天随所欲

  见我居宫殿  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  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  回向中中最

余天辞粗相类(文多不载)鹿牛亦礼。礼竟天忽然不现(出过去弹琴人经)。

经律异相卷第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