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事汇部·外教部·目录部 >> 文章正文
 
-2122 53.P0269 法苑珠林 (100卷)〖唐 道世撰〗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64520   【字体:

法苑珠林卷第四

西明寺沙门释道世撰

日月篇第三(此有一十三部)

·述意部

·星宿部

·日宫部

·月宫部

·寒暑部  ·照用部

·亏盈部

·升云部

·震雷部  ·击电部

·降雨部

·失候部

·地动部

述意部第一

若夫世界未成之前。二仪尚昧。众生贮粮之后。三光乃昭。动宝意之深慈。启吉祥之幽思。御阳精而流曜。澄阴魄而腾晖。驰风驿而运行。应旋玑而合度。纪寒暑于三际。系朝夕于四洲。虽历象于上天。亦表征于下土。至若德契元良驱轮黄道。义乖鱼水转镜玄途。三舍可回。奖善言而效祉。五重时现。示恶兆而肃奸。仰鉴玄文。俯躬惩劝。日月之用。其大矣哉。

星宿部第二

如大集经云。尔时娑伽罗龙王。白殊致罗婆菩萨言。大士。是星宿者本谁所说。谁作大星小星。谁作日月。何日之中何星在先于虚空中复谁安置。三十日十二月年云何为时。系属何处。姓何字谁。何善何恶何食施。若为是昼是夜。日月星宿复若为行等。汝于诸圣中第一最尊。愿愍我龙具足解说。我等闻已脱苦奉行。尔时殊致罗婆菩萨告诸龙言。过去世时此贤劫初有一天子。名曰大三摩多。端正少双才智聪明。以正行化常乐寂静。不乐爱染常乐洁身。王有夫人多贪色欲。王既不幸无处遂心。曾于一时见驴群命根相出现。欲心发动脱衣就之。驴见即交。遂成胎藏。月满生子。头耳口眼悉皆似驴。唯身类人。而复粗涩驳毛被体。与畜无殊。夫人见之心惊怖畏。即便委弃投于厕中。以福力故处空不坠。时有罗刹妇。名曰驴神。见儿不污念言福子。遂于空中接取洗持。将往雪山乳哺畜养。犹如己子等无有异。及至长成教服仙药。与天童子日夜共游。复有大天亦来爱护。此儿饭食甘果药草。身体转异。福德庄严大光照曜。如是天众同共称美。号为佉卢虱吒(汉言)胪唇大仙圣人以是因缘。彼雪山中并及余处悉皆化生种种好华好果好药好香种种清流种种好鸟。在所行住普皆丰盈。以此药果滋益因缘。其余形容粗相悉转。身体端正。唯唇似驴。是故名为驴唇。仙人。是驴唇仙人学于圣法。经六万年翘于一脚。日夜不下无有倦心。天见大仙如是苦。时诸梵众及帝释天。并余上方欲色界等。和合悉来礼拜供养。乃至龙众修罗夜叉一切云集。所有仙圣修梵行人。皆来到此驴圣人边。都设供养已合掌问言。大仙圣人欲求何等。唯愿为我诸天说之。若我能即当相与。终不吝惜。尔时驴唇闻是语已。内心庆幸。答诸天言。必能称我情所求者。今当略说。我念宿命过去劫时。见虚空中有诸列宿日月五星。昼夜运行守常度。为于天下而作照明。我欲了知分别。识解暗瞑故不惮劬劳。此贤劫初无如是事。汝等一切诸天龙神。怜我故来。愿说星辰日月法用。犹如过去置立安施造作便宜善恶好丑。如我所愿具足说之。一切天言。大德仙人。此事甚深非我境界。若为怜愍一切众生。如过去时愿速自说。尔时佉卢瑟吒仙告一切天言。初置星宿昴为先首。众星轮转运行虚空。告诸天众说昂为先首。其事是不。尔时日天而作是言此昴宿者。常行虚空。历四天下恒作善事饶益我等。知彼宿属于火天。是时众中有一圣人名大威德。复作是言。彼昴宿者我妹之子。其星有六形如似剃刀。一日一夜历四天下。行三十时。属于火天。姓鞞耶尼。属彼宿者祭之用酪。

复次置毕为第二宿。属于水天。姓颇罗堕。毕有五星形如立叉。一日一夜行三十五时。属毕宿者祭用鹿肉。

复次置觜为第三宿属于月天。即是月子。姓毗梨伽耶尼。星数有三形如鹿头。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觜宿者祭根及果。

复次置参为第四宿。属于日天。姓婆私失絺。其性大恶多于嗔忿。止有一星如妇人黡。一日一夜。行三十五时属参宿。者祭用醍醐。

复次置井为第五宿。属于日天。姓婆私失絺。共有两星形如脚迹。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井宿者。以糠米华和蜜祭之。

复次置鬼为第六宿。属岁星天。岁星之子。姓炮波那毗。其性温和乐修善法。其有三星犹如诸佛胸满相。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鬼宿者。亦以糠米华和蜜祭之。

复次置柳为第七宿。属于蛇天。即姓蛇氏。止有一星如妇人黡。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柳星者祭用乳糜。

右此七宿儅于东门。

复次置南方第一之宿。名曰七星。属于火天。姓宾伽耶尼。其有五星形如河岸。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七星者。宜用糠米乌麻作粥祭之。

复次置张为第二宿。属福德天。姓瞿昙弥。其星有二形如脚迹。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张宿者。将毗罗婆果以用祭之。

复次置翼为第三宿。属于林天。姓憍陈如。其有二星形如脚迹。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翼星者。用青黑豆煮熟祭之。

复次置轸为第四宿。属沙毗梨帝天。姓迦遮延。蝎仙人子。其星有五形如人手。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轸星者。作莠稗饭而以祭之。

复次置角为第五宿。属喜乐天。姓质多罗延尼。乾闼婆子。止有一星如妇人黡。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于角者。以诸华饭而用祭之。

复次置亢为第六宿。属摩妒罗天。姓迦旃延尼。其有一星如妇人黡。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亢星者。当取菉豆和苏蜜煮以用祭之。

复次置氏为第七宿。属于火天。姓些吉利多耶尼。一日一夜行三十五时。属氏宿者。取种种华。作食祭之。

右此七宿儅于南门。

次复置西方第一之宿。其名曰房。属于慈天。姓阿蓝婆耶尼。房有四星形如璎珞。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房宿者。以酒肉祭之。

次复置心为第二宿。属帝释天。姓罗延那。心有三星形如大麦。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心星者。以糠米粥而用祭之。

次复置尾为第三宿。属猎师天。姓迦遮耶尼。尾有七星形如蝎尾。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尾星者。以诸果根作食祭之。次复置箕为第四宿。属于水天。姓模叉迦栴延尼。箕有四星形如牛角。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箕宿者。取尼拘陀皮汁祭之。

次复置斗为第五宿。属于火天姓模伽逻尼。斗有四星如人拓地。一日一夜行四十五时。属斗宿者。以糠米华和蜜祭之。

次复置牛为第六宿。属于梵天。姓梵岚摩。牛有三星形如牛头。一日一夜行于六时。属牛宿者。以醍醐饭而用祭之。次复置女为第七宿。属毗纽天。姓帝利迦遮耶尼。女有四星如大麦粒。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女宿者。以鸟肉祭之。

右此七宿儅于西门。

次复置北方第一之宿。名为虚星。属帝释天。娑婆天子。姓憍陈如。虚有四星其形如鸟。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虚星者煮乌豆汁而用祭之。

次复置危为第二宿。属多罗拏天。姓单那尼。一日一夜行十五时。属此危宿者。以糠米粥而用祭之。

次复置室为第三宿。属蛇头天。蝎天之子。姓阇都迦尼拘。室有二星形如脚迹。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室宿者。以肉血祭之。次复置壁为第四宿属林天。婆娄那子。姓陀难阇。壁有二星形如脚迹。一日一夜行四十五时。属壁星者。以肉祭之。

次复置奎为第五宿。属富沙天。姓阿瑟吒排尼。奎有一星如妇人黡。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奎宿者。以酪祭之。次复置娄为第六宿。属乾闼婆天姓阿含婆。娄有三星形如马头。一日一夜行三十时。属娄星者。以大麦饭并肉祭之。

次复置胃为第七宿。属阎摩罗天。姓跋伽毗。胃有三星形如鼎足。一日一夜行四十时。属胃宿者。以糠米乌麻及以野枣而用祭之。

右此七宿儅于北门。

此二十八宿有五宿。行四十五时。所谓毕参氐斗壁等。二十八宿。言义广多难得深趣。不具宣。我今略说是宿时。同闻诸天皆悉欢喜。尔时佉卢瑟吒仙人。于大众前合掌说言。如是安置日月年时(此置日月年时经向一卷。以文多故不录之)大小星宿。何者名为有六时耶。答曰。正月二月名暄暖时。三月四月名种作时。五月六月名求降雨时。七月八月名物欲熟时。九月十月名寒冻之时。十一月十二月合此。十二月大雪之时。是十月分为六时。又大星宿其数有八。所谓岁星荧惑星镇星太白星辰星日星月星荷逻候星。又小星宿有二十八。所谓从前昴至胃诸星是也。我作如是次第安置。汝等皆得见闻于意云何。尔时一切天人仙人阿修罗龙及那罗等。皆悉合掌咸作是言。如今天仙于天人间最为尊重。乃至诸龙及阿修罗无能胜者。智慧慈悲最为第一。于无量劫不忘怜愍一切众生。故获福报一切天人之间无有如是智慧之者。如是法用更无众生能作是法。皆悉随喜安乐我等。善哉大德安隐众生。是时佉卢瑟吒仙人复作是言。此十二月一年始终。如此方便大小星等。刹那时法皆已说竟。又复安置四天大王。于须弥四方面所各置一王。是诸方所各饶众生。是时一切大众皆称善哉。欢喜无量。是时天龙夜叉阿修罗等日夜供养。复于后过无量世。更有仙人。名伽力。出现于世。后更别说置于星宿。小大月法时节要略(见如经说)今且列二十八宿。所属不同各有灵卫。故大集经云。尔时佛告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释提桓因四天王言。过去天仙云何布置诸宿曜辰摄护国土养育众生。大梵天王等而白佛言。过去天仙分布安置诸宿曜辰。摄护国土养育众生。于四方中各有所主。东方七宿。一者角宿。主于众鸟。二者亢宿。主于出家求圣道者。三者氐宿。主水生众生。四者房宿。主行车求利。五者心宿。主于女人。六者尾宿。主洲渚众生。七者箕宿。主于陶师。南方七宿。一者井宿。主于金师。二者鬼宿。主于一切国王大臣。三者柳宿。主雪山龙。四者星宿主巨富者。五者张宿。主于盗贼。六者翼宿。主于商人。七者轸宿。主须罗吒国。

西方七宿。一者奎宿。主行船人。二者娄宿。主于商人。三者胃宿。主于婆楼迦国。四者昴宿。主于水牛。五者毕宿。主一切众生。六者觜宿。主鞞提诃国。七者参宿。主于刹利。

北方七宿。一者斗宿。主浇部沙国。二者牛宿。主于刹利及安多钵竭那国。三者女宿。主鸯伽摩伽陀国。四者虚宿。主那遮罗国。五者危宿。主著华冠。六者室宿。主乾陀罗国输卢那国及诸龙蛇腹行之类。七者壁宿。主乾闼婆善乐者。大德婆伽婆。过去天仙。如是布置四方诸宿。摄护国土养育众生。

尔时佛告梵王等言。汝等谛听。我于世间天人仙中。一切知见最为殊胜。亦使诸曜辰摄护国土养育众生。汝等宣告令彼得知如我所分国土众生。各各随分摄护养育。分国多少各属二十八宿。

问曰。此之诸星形量大小云何。答曰。依增一阿含经云。大星一由旬。小星二百步。楼炭经云。大星围七百里。中星四百八十里小星二十里。星是诸天宫宅。瑜伽论云。诸星宿中。其星大者十八拘卢舍。其中者十拘卢舍。最小者四拘卢舍。

述曰。若依内经。此诸星宿并是诸天宫宅。内有天住。依报所感福力光现。若依俗书。即云是石。故宋时星落。殒星如石。或云非星。是天河石落。故俗书云。天河共地河相连。故河内时有石落。如须弥象图山经云。天空有河名耶摩罗。于虚空中行。久有大石小砂。时有漏失即执为星此非正经。是俗所造妄述流行。非是佛说。

唐贞观十八年十月丙申后。汾州并州文水县两界天大雷震。空中云内落一石下。大如雉觜。脊高腹平。其文水县丞张孝静共汾州官同奏。当时西域摩伽陀菩提寺长年师来到西京。内外博知。

敕问。答云。是龙食二龙相诤。故落下如石。准此而言。何必天落即云是星。夫遥天之物非凡度量。令人难知莫若天地。俗云。天为精气。日为阳精。星为万物之精。儒教所安也。星有坠落乃为石矣。精若是石不可有光。性又质重。何所系属。一星之径大者百里。一宿首尾相去数万。百里之物数万相连。阔狭从斜常不盈缩。又星与日月光色同耳。但以大小差别不同。然而日月又当石耶。石既牢蜜鸟兔焉容。石在气中岂能独运。日月辰宿若皆是气。气体轻浮当与天合。往来环转不得背违。其间迟疾理宁一等。何故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各有度数移动不均。宁当气堕忽变为石。地既滓浊。法应沉厚。凿土得泉乃浮水上。积水之下复有何物。江河百谷从何处生。东流到海何为不溢。归塘尾闾渠何所到。沃焦之石何气所然。潮约去还谁所节度。天汉悬指那不散落。水性就下何故上腾。天地初开便有星宿。九州未画。列国未分。翦疆区野。若为躔次。封建以来谁所制割。国有增减星无进退。灾祥祸福就中不差。悬象之大。列星之伙。何为分野止系中国。昴为旄头匈奴之次。西胡东夷雕趾交趾独弃之乎。以此而求迄无了者。岂得以人事寻常抑必宇宙之外乎。

凡人所信惟耳与目。自此之外。咸致疑焉。儒家说天自有数义或浑或盖。乍穹乍安。计极所周苑维所属。若有亲见不容不同。若所测量宁足依据。何故信凡人之臆说。疑大圣之妙旨。而欲必无恒沙世界微尘数劫乎。而邹衍亦有九州之谈。山中人不信有鱼大如木。海上人不信有木大如鱼。汉武帝不信弦胶。魏人不信火布。胡人见锦不信有虫食树吐丝所成。吴人身在江南不信有千人毡帐。及来河北不信有二万石船。皆实验也。如世有祝师及诸幻术。犹能履火蹈刃种瓜移井。倏忽之间千变万化。人力所为尚能如此。何妨神通感应不可思量。宝幢百由旬座化成净土踊生妙塔乎。

又王玄策西国行传云。王使显庆四年至婆栗阇国。王为汉人设五女戏其五女传弄三刀加至十刀。又作绳伎。腾虚绳上著履而掷。手弄三仗刀楯枪等。种种关伎杂诸幻术。截舌抽肠等。不可具述。

日宫部第三

依起世经云。佛告诸比丘。日天宫殿纵广正等五十一由旬。上下亦尔。以二种物成其宫殿。正方如宅。遥看似圆。何等为二。所谓金及玻璃。一面两分皆是天金成。清净光明。一面一分是天玻璃成。净洁光明。有五种风吹转而行。何等为五。一名为持。二名为住。三名随顺转。四名波罗呵迦。五名将行。彼日天宫之前别。有无量诸天于前而行。行时各常受乐皆名牢行(依长阿含经云。日天宫墙及地薄如华葩。为五风所持也)又日宫殿中有阎浮檀金。以为妙辇舆。高十六由旬。方八由旬。庄严殊胜。天子及眷属在彼辇中。以天五欲具足受乐。日天子身寿五百岁。子孙相承皆于彼治。宫殿住持满足一劫。日天身光出照于辇。辇有光明复照宫殿。光明相接出已照曜遍四大洲及诸世间。日天身辇及宫殿有一千光明。五百光明傍行而照。五百光明向下而照。日天宫殿常行不息。六月北行。于一日中渐移北向六俱卢舍(依杂宝藏经有五里)未曾暂时离于日道。六月南行。亦一日中渐移南向六俱卢舍。不差日道。日宫殿六月行时。月天宫殿十五日中亦行尔许。

月宫部第四

如起世经云佛告比丘。月天子宫殿纵广正等四十九由旬。四面垣墙七宝所成。月天宫殿纯以天银天青琉璃而相间错。二分天银清净无垢光甚明曜。余之一分天青琉璃。亦甚清净。表里映彻光明远照。亦为五风摄持而行(五风如前)月天宫殿依空而行。亦有无量诸天宫殿。引前而行恒受快乐。于此月殿亦有大辇。青琉璃成。舆高十六由旬。广八由旬月天子身与诸天女在此辇中。以天种种五欲功德。和合受乐随意而行。彼月天年月寿五百岁。子孙相承皆于彼治。然其宫殿住于一劫。彼月天子身分光明照彼青辇。其辇光明照月宫殿。月宫殿光照四大洲。彼月天子有五百光向下而照。有五百光傍行而照。是故月天名千光明。亦复名为凉冷光明。

又何因缘月天宫殿渐渐现耶。佛答。此月三因缘。一背相转。二青身诸天。形服璎珞一切悉青。常半月中隐覆其宫。以隐覆故月渐而现。三从日天宫殿有六十光明一时流出障彼月轮。以是因缘渐渐而现。

复何因缘是月宫殿圆净满足。亦三因缘故令如是。一尔时月天宫殿面相转出。二青色诸天一切皆青。当半月中隐。于十五日时形最圆满光明炽盛。譬如于多油中然火炽炬。诸小灯明皆悉隐翳。如是月宫十五日时能覆诸光。三复次日。宫殿六十光明。一时流出障月轮者。此月宫殿十五日时圆满具足。于一切处皆离翳障。是时日光不能隐覆。复何因缘。月天宫殿。于黑月分第十五日一切不现。此月宫殿于黑月分十五日最近日宫。由彼日光所覆翳故一切不现。复何因缘名为月耶。此月宫殿于黑月分。一日已去乃至月尽。光明威德渐渐减少。以此因缘名之为月(西方一月分为黑白。初月一日至十五日。名为白月。十六日已去至于月尽。名为黑月。此方通摄黑月合为一月也)复何因缘月宫殿中有诸影现。此大洲中有阎浮树。因此树故。名阎浮洲其树高大影现月轮。又瑜伽论云。由大海中有鱼鳖等。影现月轮。故于其内有黑相现(衣西国传云。过去有兔。行菩萨行。天帝试之索肉欲食。舍身火中。天帝愍之取其燋兔置于月内。令未来一切众生举目瞻之。知是过去菩萨行慈之身)。

寒暑部第五

依起世经云。复何因缘夏时生热。佛言。日天宫殿六月之间向北行。时一日常行六俱卢舍。未曾舍离日所行道。但于其中有十因缘。所有光明照触彼十种山令其生热。复何因缘有诸寒冷。日天宫殿六月已后渐向南行。复有十二因缘能生寒冷。于须弥山佉提罗迦山二山之间。有须弥海。阔八万四千由旬。周回无量。其中众华悉皆遍满香气甚盛。日天光明照触彼海。此是第一寒冷因缘。第二伊沙陀罗山。第三游乾陀山。第四善现山第五马片头山。第六尼民陀罗山。第七毗那耶迦山。第八轮围大山。第九阎浮洲中所有诸河流行之处。日天照触。故有寒冷。第十瞿陀尼洲诸河倍多。第十一弗婆提诸河倍多。第十二郁单越诸河倍多。此之十二诸河流水。日天光明照触寒冷(前之生热十二次前八山外。第九是空中去地万由旬。有夜叉宫殿。第十是四。大洲山合为第十四)。又立世阿毗昙论。问言。云何冬寒。云何春热。云何夏时寒热。是冬时水界最长未减尽时。草木由湿未萎干时。地大湿滑。火大向下。水界上升所以知然深水最暖浅水则冷。寒节已至日行路照炙不久。阳气在内食消则速。以是事故冬时则寒。云何春热时水界长起减已尽。草木干萎。地已燥圻。水气向下。火气上升。何以知然。深水则冷浅水则热。冬时已过日行内路照炙则久。身内火羸故春热。云何夏时冷热。是大地八月日中恒受照炙。大云降雨之所洒散地气蒸郁。若风吹时蒸气消已。是时则寒。若风不起。是时则热。是故夏中有时寒热(西方四月为一时。但立春夏冬故不立秋。故立三时殿也)又起世经云。以何因缘有诸河水流于世间。佛告比丘。以有日故有热。有热故有炙。有炙故有蒸。有蒸故有汗湿以汗湿。故一切山中汗流为水以成诸河。

照用部第六

依长阿含经云。劫初长成时天地大闇。有大黑风吹大海水。开取日以照天下。著须弥半安日道中。行旋绕四天下照烛众生。又起世经云。尔时世间便成黑暗。是时忽然出生日月及诸星宿。便有昼夜年岁时节。尔时日天升大宫殿。从东方出绕须弥山半腹而行于西方。没已还从东出。尔时众生复见日天从东方出。各相告言。诸仁者。还是日天光明宫殿。再从东出。右绕须弥当于西没。第三见已亦相语言。是天光明流行此也。故有如是名字出。又智度论云。日月方圆五百由旬。而今所见不过如扇。处处经云。佛语阿难。人眼所见。知四十二万由旬人眼所见。又立世阿毗昙云。云何为夜。云何为昼。因日故夜。因日故昼。欲界者自性黑暗。日光隐故。是则为夜。日光显故。是则为昼。又起世经云。佛告诸比丘。若阎浮洲日正中时。弗婆提洲日则始没。瞿耶尼洲日则初出。郁单越洲正当半夜。若瞿耶尼洲日正中时。此阎浮洲日则始没。郁单越洲日则初出。弗婆提洲正当半夜。若郁单越洲日正中时。瞿耶尼洲日则始没。弗婆提洲日则始出。阎浮洲中正当半夜。若弗婆提洲日正中时。郁单越洲日则始没。阎浮洲中日则初出。瞿耶尼洲正当半夜。

佛告比丘。若阎浮洲人所谓西方瞿耶尼人以为东方。瞿耶尼人所谓西方郁单越人以为东方。郁单越人所谓西方弗婆提人以为东方。弗婆提人所谓西方阎浮洲人以为东方。南北二方亦复如是。

亏盈部第七

依立世阿毗昙论云。云何黑半。云何白半。由日黑半。由日白半。日恒逐月行。一一日相近四万八千八十由旬。日日相离亦复如是。若相近时日日月圆被覆三由旬。又一由旬三分之一。以是事故十五日月被覆则尽。是日黑半圆满。日日离月亦四万八千八十由旬。月日日开三由旬。又一由旬三分之一。以是事故十五日月则开净圆满。世间则名白半圆满。日月若最相离行。是时月圆。世间则说白半圆满。日月若共一处。是名合行。世间则说黑半圆满。若日随月后行日光照月光。月光粗故被照生影。此月影还自翳月。是故见月后分不圆。以是事故渐渐掩覆至十五日覆月都尽。随后行时是名黑半。若日在月前行。日日开净亦复如是。至十五日具足圆满。在前行时是名白半。

又起世经。问言。复有何因缘。于冬分时夜长昼短。佛答比丘。日天宫殿过六月已渐向南行。每于一日移六拘卢奢。无有差失。当于是时日天宫殿在阎浮洲最极南垂。地形狭小日过速疾。以此因缘。于冬分时昼短夜长。复何因缘。于春夏时昼长夜短。佛答云。日天宫殿过六月已渐向北行。每一日中移六俱卢奢无有差失。异于常道。当于是时。在阎浮洲处中而行。地宽行久所以昼长。以此因缘。春夏昼长夜分短促。

智度论云。如阿鞞跋致品中所说。日月岁节者。日名从旦至旦。初分中分后分。夜亦有三分。一日一夜有三十时。春秋分时十五时属昼。十五时属夜。余时增减。若五月至昼十八时。夜十二时。十一月至夜十八时。昼十二时。一月或三十日半。或三十日。或二十九日半。或二十七日半。有四种月。一者日月。二者世间月。三者月月。四者星宿月。日月者三十日半。世间月者三十日。月月者二十九日。加六十二分之三十。星宿月者。二十七日加六十分之二十一。闰月者从日月世间月二事中出。是名十三月。或十三月名一岁。是岁三百六十六日。周而复始。菩萨知日中分时。前分已过。后分未生。中分无住处。无相可取日分。空空无所有。到三十日。时二十九日减。云何和合成日月。无故云何和合而为岁。以是故。佛言。世间法如幻如梦。但是诳心法。菩萨能知世间日月岁和合。能知破散无所有。是名巧分别(依经人多薄福日月灾变。或有赤日赤月。种种征恶。具如经说)。

升云部第八

依起世经云。于世间中有四种云。一白二黑三赤四黄。此四云中若白色云者。多有地界。若黑色云者。多有水界。若赤色云者。多有火界。若黄色云者。多有风界。有云从地上升在虚空中一俱卢奢。二三乃至七俱卢奢住。或复有云上虚空中一由旬。乃至七由旬住。或复有云上虚空中百由旬。乃至七百由旬住。或复有云从地上虚空千由旬。乃至七千由旬住。乃至劫尽。长阿含经云。劫初时有云得至光音天(依经云亦多种。或有五色庆云而现。或有赤云黑云种种而现不可尽说。备如仁王经等具述)。

震雷部第九

依起世经云。佛告诸比丘。或有外道来问汝云。何因缘故虚空中有是声耶。汝应答云。有三因缘更相触故。云聚空中有音声出。何者为三。一云中风界与地界相触著故。便有声出。二于云中风界与彼水界相触著故。即便声出。三于云中风界与彼火界相触著故。即便声出。所以者何。譬如树枝相揩即有火出。此亦如是(依经雷亦多种。或有雷车鼓鬼神桴打手击。故俗云称为天鼓于中亦有罪恶多者霹雳而死。见受报也)。

击电部第十

依起世经云。佛告诸比丘。或有外道来问汝云。何因缘故虚空中忽生电光。汝应答云。有二因缘云中出电。何等为二。一东方有电名曰无厚。南方有电名顺流。西方有电名堕光明。北方有电。名曰百生树。二者或有一时东方所出无厚大电与彼西方堕光明电相触相对相磨相打。以如是故从彼虚空云聚之中。出生大明。名曰电光。或复南方顺流大电与彼北方百生树大电相触相对相磨相打。以如是故出生电光。譬如两木风吹相著。忽然火出还归本处(依经或先有雷无电。或先有电后雷。相击火出霹雳人物也)。

降雨部第十一

依分别功德论云。雨有三种。一天雨。二龙雨。三阿修罗雨。天雨细雾。龙雨甚粗。喜则和润。嗔则雷电。阿修罗为共帝释斗亦能降雨。粗细不定(依经雨亦多种或有无云而雨。或有先云而雨。或有因龙而雨。或有不依龙而雨寔由众生自业所感。具如经说也)。

失候部第十二

如起世经云。佛告诸比丘。有五因缘能障碍雨。令占师不测增长迷惑。记天必雨而更不雨。何者为五。一于虚空中云兴雷作。伽茶伽茶瞿厨瞿厨等声。或出电光。或复有风吹冷气至。如是种种皆是雨相。诸占察人及天文师等。悉克此时必当降雨。尔时罗睺阿修罗王从其宫出。便以两手撮彼雨云掷置海中。此是第一雨障因缘。占者不知而竟不雨。第二有时虚空起云。云中亦作伽茶等声。亦出电光。复有风吹冷气来。时占者见相克天降雨。尔时火界增上力生。即于其时雨云烧灭。此名第二雨障因缘。占者不知。而遂不雨。第三有时虚空中起云。云中亦作伽荼等声。亦出电光。复有风吹冷气来。时占者见已记天必雨。以风界增上力生。则吹云掷置于彼迦陵伽碛中。或置诸旷野中。或置摩连那碛地。此名第三雨障因缘。占者不知而遂不雨。第四有诸众生为放逸污清净行故。天不依时雨。第五为阎浮提人。有不如法悭贪嫉妒邪见颠倒故。天则不雨(此二作法并同前说。长阿含经亦同相似也)以此因缘。相师迷惑占雨不定。增一阿含经云。日月有四重翳使不得放光明。何等为四。一者云。二者风尘。三者烟。四者阿须伦。使覆日月不得放光明。比丘亦有四结。覆蔽人心不得开解。一者欲结。二者嗔恚。三者愚痴。四者利养。覆蔽人心不得开解。四分律亦有四种喻同前。一者淫欲。二者饮酒。三者捉钱宝。四者邪命。有此四法亦令佛法不明了。故颂曰。


  火气上升烟  云气叇崿云

  神龙吐津雾  扬埃坋人尘

  酒为放逸门  淫为生死源

  金银生患重  邪命坏戒根

地动部第十三

依佛般泥洹经云。阿难叉手问佛。欲知地动几事。佛语阿难。有三因缘。一为地倚水上。水倚于风。风倚于空。大风起则水扰。水扰则地动。二为得道沙门及神妙天。欲现感应故。所以地动。三为佛力自我作佛前后。已动三千日月万二千天地无不感发。天人鬼神多得闻解。

又大方等大集念佛三昧经云。一切大地六种震动。一动遍动等遍动。二震遍震等遍震。三涌遍涌等遍涌。四吼遍吼等遍吼。五起遍起等遍起。六觉遍觉等遍觉。是六各三合十八相。如是东涌西没。西涌东没。南涌北没。北涌南没。中涌边没。边涌中没。

又立世阿毗昙论云。佛告富楼那。复有大神通威德诸天。若欲震动大地即能令动。若诸比丘有大神通及大威德。观地大相令小小相令大。欲令地动亦能震动。令地动有风名鞞岚婆。此风常吹俱动不息。风力上升。有风下吹。亦有傍动。是风平等圆转相持。又智度论云。地动有四种。一火二龙。三金翅鸟。四天二十八宿等。又诸罗汉诸天等亦能地动。又增一阿含经云。佛在舍卫城告诸比丘。有八因缘而地大动。此地深六十八千由延。为水所持。水依虚空。或复是时虚空风动而水亦动。水动地便大动。是初动也。若比丘得神足所欲自在。观地如掌。能使地大动。是二动也。若复诸天有大神足有大威力。能使地动。是三动也。若复菩萨在兜术天。欲降神下生。是时地动。是四动也。若菩萨自知在母胎中。地为大动。是五动也。若菩萨知满十月当出母胎。地为大动。是六动也。若菩萨出家于道场坐。降伏魔怨。终成等觉。地为大动。是七动也。若未来于无余涅槃界而般涅槃。地为大动。是八动也(依经地动。亦有多种或有地动圣人出世。有山动四果圣人出世。或有诸佛菩萨出世。或动一世界。多世界亦有薄福众生感得地动损破。依正两报具如经说也)述曰。自下略叙俗书天地初分阴阳形变之意。谓有五重。一元气。二太易。三太初。四太始。五太素。

第一元气者。依河图曰。元气无形匈匈蒙蒙。偃者为地。伏者为天。礼统曰。天地者。元气之所生万物之祖。

皇甫士安帝王世纪曰。元气始萌谓之太初。三五历纪曰。未有天地之时。混沌如鸡子。溟涬始可蒙鸿滋分。岁起摄提元气启肇。

帝系谱曰。天地初起溟涬蒙鸿。即生天皇。治万八千岁以木德王。

列子曰。夫有形者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张虔注曰。天地无所从生。而自然生)故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变而为一。一变而为七。七变而为九。九者变之究也。乃复变而为一。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也。故易上系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其吉凶也。

春秋感精符曰。人主与日月同明。四时合信。故父天母地兄日姊月(父天于圆丘之礼也。母地方泽之祭也。兄日于东郊姊月于西郊也)春秋说题辞曰。天之为言填也。居高理下为人经群阳精也。含为太一。分为殊名。故立字一大为天。

春秋繁露曰。天有十端。天为一端。地为一端。阳为一端。阴为一端。土为一端。人为一端。金为一端。木为一端。水为一端。火为一端。凡十端。天亦喜怒之气。哀乐之心。与人相副。以类合之。天人一也。春喜气故生。秋怒气故杀。夏乐气故养。冬哀气故藏。四者天人同有之。尔雅曰。穹苍苍天也(李巡曰。古时人质仰视天形。穹隆而高其色苍苍。故曰穹苍也)春为苍天(李巡曰。春万物始生。其色苍苍。故曰苍天也)夏为昊天(李巡曰。夏万物壮其气昊昊。故曰昊天也)秋为旻天(李巡曰。秋万物成熟皆有文章。故曰旻天旻天文也。郭景纯曰旻犹愍。愍万物雕落也)冬为上天(李巡曰。冬阴气在上万物伏藏。故曰上天。郭景纯曰。言时无时在上。临下而已)广雅曰。天圆广南北二亿三万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东西短减四步。周六亿十万七百里二十五步。从地至天一亿一万六千七百八十一里半。下度之厚与天高等。

孝经周天七。衡六间曰。周天有七衡。而六间者。相去万九千八百三十三里三分里之一合十一万九千里。从内衡以至中衡。从中衡以至外衡。各五万九千五百里。

洛书甄曜度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又度为千九百三十二里。则天地相去十七万八千五百里。论衡曰。日一日行一度。一度二千里。日昼行千里。舒疾与骐驎之步相类也。

白虎通曰。日行迟。月行疾。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日月径千里。又计日行路。有其内外。从极北至极南。相去九百九十由旬。经一百八十日。日行从内至外。又经一百八十日。日行从外至内。是故名行。言日行六十里者。由轮大故。日迟天行。以行迟故。唯六十里。是故一年有十二月。六月北行。六月南行。总有三百六十度行路也。白虎通曰。月所以满缺。何归功于日也。三日成魄。八日成光。二八十六转而归功。晦至朔旦。受符复行也。月有大小何天左旋。日月右行。日行迟。月行疾。月及日为一月。至二十九日未及七度。即须三十日过七度。日不可分。故乍小明。有阴阳即有闰月。何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十二月日不匝十二度。故三年一闰。五年再闰也。明阴不足阳有余。闰者阳之余也。

徐整长历。日月径千里。周围三千里。下于天七千里。尚书者。灵曜之日光照三十万六千里。又地说书日月照四十五万里。

列子曰。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一小儿曰。我以日始出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一小儿以为日初出时远而日中时近也。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其中才如槃盖。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一小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孔子不能决也。两小儿笑曰。孰谓汝多智乎。

桓谭新论曰。余小时闻闾巷言。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近日中时远。一儿以日初出远日中时近。长水校尉关子杨。以为天去人上远而四傍近。以星宿昏时出东方其间甚疏相去丈余。夜半在上视之甚数相去唯一二尺。日为天阳。火为地阳。地阳上升。天阳下降。令置火于地。从傍与上诊其热。远近不同乃差半焉。日中在上当天阳之衡。故热于始出。从太阳中来故凉。西在桑榆大小虽同。气犹不如清朝也。

论衡曰。夫日月不圆。视若圆者。去人远也。夫日火精。在地水火不圆。在天火何故独圆。日月在天犹五星。五星犹列星不圆。光曜若圆。何以明之。春秋之时星霣宋都。视之如石。石也不圆。是知日月五星亦不圆也。

论衡曰。儒言。日中有三足乌。日者火也。乌入中焦烂。安得如立。然乌日气也。

诗推度灾曰月三日成魄。八日成光。蟾蝫体就穴鼻始萌(宋均注曰决鼻兔也)春秋演孔图曰。蟾蝫月精也。春秋元命包曰。阴精为月。日行十三度。常诎任而受(受阳精也)受明精在内。故金水内景。河图始开曰。黄泉之埃上为青云。赤泉之埃上为赤云。白泉之埃上为白云。玄泉之埃上为玄云(淮南又载)河图括地象曰。昆仑山出五色云气。

易说卦曰。巽为风。挠万物者莫疾风。风以动之。河图帝通纪曰。风者天地之使也。

尔雅曰。四气和为通正。谓之景风(李巡曰景风太平之风也)。南风谓之颽风。东风谓之谷风。北风谓之凉风。西风谓之太风。焚轮谓之颓(郭朴注曰风从上下)。扶摇谓之焱(从上下也)。风与火为忳(音屯忳盛貌也)。因风为飘。日出而风为暴。风而雨土为霾(音埋)。阴而风为曀。易稽览图曰。降阳为风。降阳之动不鸣条。

易说卦曰。震为雷动万物者莫大于雷。河图帝通纪曰。雷天地之鼓也。

左传曰。藏冰以时则雷出震。弃冰不用则雷不发而震。

春秋元命包曰。阴阳合而为雷。

师旷占曰。春雷始起其音柏柏格格。其霹雳者。所谓雄雷旱气也。其鸣依音。音不大霹雳者。所谓雌雷水气也。师旷占曰。春分雨雷有音。如雷非雷。音在地中。其所住者。兵起其下。无云而雷名曰天狗。行不出三年其国凶。

河图始开图曰。激阳为雷。

易稽览图曰。阴阳和合其电耀耀也。其光长。春秋元命包曰。阴阳激为电。史记天官书。电者阴阳之动也。

谷梁传曰。隐公曰霆雷(谓急雷今之霹雳也)。

尔雅曰。疾雷为霆霓(郭朴注曰。雷之急激者谓之霹雳也)说文曰。震霹雳振物也。

释名曰。霹雳折也。震战也。所击辄破。若攻战也。异苑曰。沙门释慧远栖神庐岳。尝有游龙翔其前。远公有怒以石掷中。仍腾跃上升。有倾风飙烨。公知是龙之所兴。登山烧香会僧齐声唱偈。于是霹雳回向投龙之石。云雨乃除。异苑曰。乞伏虏凶虐暴恶。尝中霹雳。其挺引身出外。题背四字表其凶匿。国少时为涉去所弃。

颂曰。


  日月长悬  天曜常晖  昼金夜玉

  孰与玄期  出则晃朗  没已还晞

  亏盈隐显  晦朔旋玑  星辰列位

  福寿灵威  圣人建立  随业增徽

  云龙相会  升降分离  击动雷电

寒暑应时

法苑珠林卷第四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