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阿含部 >> 文章正文
 
-0025 01.P0365 起世因本经 (10卷)〖隋 达摩笈多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13105   【字体:

大正藏 No. 0025 起世因本经

隋 达摩笈多译

10卷

起世因本经卷第一

隋天竺沙门达摩笈多译

阎浮洲品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在舍啰婆悉帝城迦利啰窟。尔时彼处众多比丘。饭食已皆出来集迦利啰堂。一时坐已。各生是念。同共议言。诸长老辈。未曾有也。今此世间。天地众生。所居国土。云何转合。云何转散。云何转散已而复还合。云何转合已而安住也。是时世尊。独在静窟。天耳彻听清净过人。闻诸比丘饭食已后。皆出聚集迦利啰堂。共作如是希有语言。世尊闻已。其日晡时出于禅定。从迦利啰窟中而起。行诣堂上。到堂上已。在诸比丘大众之前。依常敷座。俨然端坐。世尊坐已。知而故问。汝等比丘。向者议论说何语言。聚集而坐。时诸比丘。同白佛言。大德世尊。我等食后。诸比丘众。皆共至此迦利啰堂。集聚详议如是语言。诸长老辈甚奇希有。云何世间如是转合。云何世间如是转散。云何世间转散已合。云何世间转合已住。大德世尊。我等向者有是语言。是以集议斯事。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善哉善哉。诸比丘辈。汝等能尔如法信行。诸善家子。汝以信故舍家出家。若汝等辈。能作如是如法语言。共集坐者不可思议。汝等比丘集聚坐时。应修如是二种法行。各作事业。若论法义。若圣默然。不生怠慢。若能尔者。汝等当听如来所说如是之义。世间转合。世间转散。世间转散已而复还合。世间转合已而安住。作是语已时。诸比丘同白佛言。大德世尊。此是时也。修伽多此是三摩耶。若佛世尊。为诸比丘说如此义。诸比丘闻世尊所说。当如是持。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等比丘。谛听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次第而说。时诸比丘同白佛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尔时佛告诸比丘言。诸比丘。如一日月所行之处。照四天下。尔所四天下世界。有千日月。诸比丘。此则名为一千世界。诸比丘。千世界中。千月千日千须弥山王。四千小洲四千大洲。四千小海四千大海。四千龙种姓四千大龙种姓。四千金翅鸟种姓四千大金翅鸟种姓。四千恶道处种姓四千大恶道处种姓。四千小王四千大王。七千种种大树。八千种种大山。十千种种大泥犁。千阎摩罗王。千阎浮洲。千瞿陀尼。千弗婆提。千郁多啰究留。千四天王天。千三十三天。千夜摩天。千兜率陀天。千化乐天。千他化自在天。千诸摩啰天。千梵世天。诸比丘。彼梵世中有一梵主。威力最强无能降者。统摄千梵自在王领。云我能作能化能幻。云我如父于诸事中自作。如是憍大语言。即生我慢。如来不然。所以者何。一切世间各随业力现成此世。诸比丘。如此小千世界。犹如周罗(周罗者隋言髻也外国人顶上结少许长发为髻)。名千世界。诸比丘。尔所周罗一千世界。是名第二中千世界。诸比丘。如一第二中千世界。尔所中千一千世界。是名三千大千世界。诸比丘。此三千大千世界。一时转合。一时转合已而还复散。一时转散已而复还合。一时转合已而安住。如是世界周匝转烧。名为败坏。周匝转合。名为成就。周匝转住。名为安立。是为无畏一佛刹土众生所居。诸比丘。此大地厚四十八万由旬。边广无量。诸比丘。此之大地住于水上。水住风上。风依虚空。诸比丘。此大地下所有水聚。彼水聚厚六十万由旬。边广无量。彼水聚下所有风聚。彼风聚厚三十六万由旬。边广无量。诸比丘。其大海水最甚深处。深八万四千由旬。边广无量。诸比丘。其须弥山王。入海水中八万四千由旬。出海水上亦八万四千由旬。诸比丘。须弥山王。其底平正。下根连住大金轮上。诸比丘。其须弥山王。于大海中。下狭上广。渐渐宽大。端直不曲。牢固大身。微妙最极。殊胜可观。四宝合成。所谓金银琉璃颇梨。生种种树。其树郁茂。出种种香。其香远熏。遍满诸山。多众圣贤。最大威德胜妙天神之所住止。诸比丘。须弥山王。上分之中。四方有峰。其峰傍挺角出。各高七百由旬。微妙可喜。七宝所成。所谓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之所庄严。曲临海上。诸比丘。其须弥山下有三级。诸神住处。其最下级。纵广六十由旬。七重墙壁。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复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可喜端正。其树皆以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七宝所成。其诸墙壁各有四门。彼一一门有诸垒堞。具足庄严。重阁辈轩却敌楼橹台殿房廊。树林苑等。并诸池沼。池出妙华众杂香气。有种种树种种茎叶种种华果。悉皆具足。亦出种种微妙诸香。复有诸鸟。各出妙音。鸣声间杂。和雅清彻。其中分级。纵广四十由旬。所有庄严七重墙壁。栏楯铃网。多罗行树。可喜齐平。周匝端正。亦为七宝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之所挍饰。门观楼阁台殿。园池果树及以众鸟。皆悉具足。其上分级。纵广二十由旬。七重墙壁。乃至诸鸟。各出妙音。诸比丘。其下级中。有夜叉住。名曰钵手。其中级中。有诸夜叉。名曰持鬘。其上级中。有诸夜叉。名曰常醉。诸比丘。须弥山半。四万二千由旬中。有四大天王宫殿。诸比丘。须弥山上。有三十三诸天宫殿。帝释所住。三十三天。向上一倍。有夜摩诸天宫殿住。其夜摩天。向上一倍。有兜率陀诸天宫殿住。其兜率天。向上一倍。有化乐诸天宫殿住。其化乐天。向上一倍。有他化自在诸天宫殿住。其他化自在天。向上一倍。有梵身诸天宫殿住。其他化上梵身天下。于其中间。有魔波旬诸宫殿住。倍梵身上。有光音天。倍光音上。有遍净天。倍遍净上。有广果天。倍广果上。有不粗天。广果天上不粗天下。其间别有诸天宫住。名为无想众生所居。倍不粗上。有不恼天。倍不恼上。有善见天。倍善见上。有善现天。倍善现上。则是阿迦尼吒诸天宫殿。诸比丘。阿迦尼吒上。更有诸天。名无边虚空处天。无边识处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此等尽名诸天住处。诸比丘。如是之处。如是界分。众生所住。如是众生。若来若去。若生若灭。边际所极。是世界中。诸众生辈。有生老死堕在。如是生道中住。至此不过。是故说言娑婆世界无畏刹土。自余一切诸世界中。亦复如是。诸比丘。须弥山王北面有洲。名郁多啰究留。其地纵广十千由旬。四方正等。而彼人面。还似地形。诸比丘。须弥山王东面有洲。名弗婆毗提诃。其地纵广。九千由旬。圆如满月。彼间人面。还似地形。诸比丘。须弥山王西面有洲。名瞿陀尼。其地纵广八千由旬。形如半月。彼诸人面。还似地形。诸比丘须弥山王南面有洲。名阎浮提。其地纵广七千由旬。北广南狭。状如车箱。其中人面。还似地形。诸比丘。须弥山王北面。以天金所成。照彼郁多啰究留洲。东面以天银所成。照彼弗婆毗提诃洲。西面以天颇梨所成。照彼瞿陀尼洲。南面以天青琉璃所成。照此阎浮提洲。诸比丘。其郁多啰究留洲。有一大树。名庵婆啰。其本纵广七由旬。下入于地。二十一由旬。出高百由旬。枝叶垂覆五十由旬。诸比丘。其弗婆毗提诃洲。有一大树。名迦昙婆。其本纵广七由旬。下入于地。二十一由旬。出高百由旬。枝叶垂覆五十由旬。诸比丘。瞿陀尼洲。有一大树。名镇头迦。其本纵广七由旬。乃至枝叶覆五十由旬。而彼树下。有一石牛。高一由旬。以此因缘故。名瞿陀尼洲。诸比丘。此阎浮洲。有一大树。名曰阎浮。其本纵广。七由旬。乃至枝叶覆五十由旬。而彼树下。有阎浮檀金聚。高二十由旬。以金从于阎浮树下出生。是故名为阎浮檀。阎浮檀金。因此得名。

诸比丘。诸龙金翅。所居之处。有一大树。名曰拘吒赊摩利和。其本纵广七由旬。乃至枝叶覆五十由旬。诸比丘。阿修罗处。有一大树。名修质多啰波吒罗。其本纵广七由旬。乃至枝叶覆五十由旬。诸比丘。三十三天。有一大树。名波利夜多啰瞿比陀啰。其本纵广七由旬。下入于地二十一由旬。出高百由旬。枝叶覆五十由旬。诸比丘。须弥山下。其次有山。名佉提罗迦。高四万二千由旬。上广亦然。可喜端正。七宝合成。所谓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诸比丘。其须弥山。佉提罗迦二山中间。广八万四千由旬。周匝无量优婆罗。钵头摩。拘牟头奔荼利迦。搔揵地鸡遍覆诸水。诸比丘。次佉提罗迦外有山。名伊沙陀罗。高二万一千由旬。上广亦然。微妙可喜。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其佉提罗迦。伊沙陀罗二山中间。广四万二千由旬。周匝无量。优钵罗。钵头摩。拘牟头。奔荼利迦。搔揵地鸡。遍覆诸水。次伊沙陀罗外有山。名游揵陀罗。高一万二千由旬。上广亦然。可喜微妙。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其伊沙陀罗。游揵陀罗二山中间。广二万一千由旬。周匝无量。优钵罗。钵头摩。拘牟陀。奔荼利迦。搔揵地鸡。遍覆诸水。次游揵陀罗外有山。名曰善见。高六千由旬。上广亦然。可喜微妙。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其游揵陀罗。去于善见。二山中间。广一万二千由旬。周匝无量。优钵罗。钵头摩。拘拘牟奔茶利迦。搔揵地鸡。遍覆诸水。次善见外有山。名马半头。高三千由旬。上广亦然。可喜端正。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其善见及马半头二山中间。广六千由旬。周匝无量。优钵罗。钵头摩。拘牟陀。奔茶利迦。搔揵地鸡。遍覆诸水。次马半头外有山。名尼民陀罗。高一千二百由旬。上广亦然。可喜微妙。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马半头。尼民陀罗。二山中间。广二千四百由旬。周匝无量。优钵罗。钵头摩。拘牟陀。奔茶利迦。搔揵地鸡。遍覆诸水。次尼民陀罗外有山。名毗那耶迦。高六百由旬。上广亦然。微妙可喜。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尼民陀罗。毗那耶迦。二山中间。广一千二百由旬。周匝无量。种种杂华。乃至搔揵地鸡。遍覆诸水。次毗那耶迦外有山。名斫迦罗(隋言轮也)。高三百由旬。上广亦然。微妙可喜。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其毗那耶迦。及斫迦罗。二山中间。广六百由旬。周匝无量。四种杂华。及搔揵地鸡。遍覆诸水。去轮圆山。其间不远。边有空地。青草遍布。即有大海。其大海北有大树王。名曰阎浮树。身周围有七由旬。根下入地二十一由旬。高百由旬。乃至枝叶四面垂覆五十由旬。其边空地。青草遍布。次有庵婆罗树林。阎浮树林。多罗树林。那多树林各皆纵广五十由旬。间有空地。生诸青草。次有男名树林。女名树林。删陀那林。真陀那林。各皆纵广五十由旬。其边空地青草弥覆。次有呵梨勒果林。鞞醯勒果林。阿摩勒果林。庵婆罗多迦果林。各皆纵广五十由旬。次有可殊罗树林。毗罗果树林。婆那婆果林。石榴果林。各各纵广五十由旬。次有乌勃林。奈林。甘蔗林。细竹。林。大竹林。各广五十由旬。次有荻林。苇林。割罗林。大割罗林。迦奢文陀林。各广五十由旬。次有阿提目多迦华林。瞻婆华林。波吒罗华林。蔷薇华林。各广五十由旬。其边空地。青草遍覆。复有诸池。优钵罗华。钵头摩花。拘牟陀华。奔茶利迦华等弥覆。复有诸池。毒蛇充满。各广五十由旬。其间空地。青草遍覆。其次有海。名乌禅那迦。广十二由旬。其水清冷。味甚甘甜。轻软澄净。七重砖垒。七重间错。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外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微妙端正。七宝庄饰。乃至马瑙等七宝所成。周遍四方。有诸阶道。可喜端正。亦是七宝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所成。复有优钵罗。钵头摩。拘牟陀。奔茶利迦华。其华火色。即现火形。有金色者。即现金形。有青色者。即现青形。有赤色者。即现赤形。有白色者。即现白形。婆无陀色。现婆无陀形。华如车轮。根如车轴。华根出汁。色白如乳。味甘若蜜。诸比丘。乌禅那迦海中。有诸转轮圣王行道。上广十二由旬。诸比丘。阎浮提中。转轮圣王。出现世时。彼诸海道。自然涌现。共水齐平。诸比丘。乌禅那迦海。其次有山。名乌禅伽罗。诸比丘。其乌禅伽罗山。可喜端正。微妙可观。所有诸树。诸叶诸华。诸果诸香。及诸异草。种种鸟兽。但是世间所出之物。于彼乌禅伽罗山中。无不悉有。诸比丘。其乌禅伽罗山。如是可喜。端正可观。汝等应当如是善持。诸比丘。次乌禅伽罗有山。名曰金胁。诸比丘。金胁山中。有八万窟。彼诸窟中。有八万龙象。在中居住。皆悉白色。犹如拘牟头华。七枝拄地。并有神通。乘空而行。其顶赤色。犹如因陀罗瞿波迦虫。皆悉六牙。其牙纤利。杂色金填。诸比丘。过金胁山有山。名曰雪山。高五百由旬。广厚亦尔。其山微妙。四宝所成。金银琉璃及颇梨等。彼山四角。有四金峰。挺出各高二十由旬。于中复有众宝杂峰。高百由旬。彼山顶中。有阿耨达池。阿耨达多龙王。在中居住。其池纵广五十由旬。其水凉冷。味甘轻美。清净不浊。七重砖垒。七重板砌。七重栏楯。七重铃网。周匝围绕。可喜端正。乃至马瑙七宝所成。复有诸花。优钵罗。钵头摩。拘牟陀。奔茶利迦华。其华杂色。青黄赤白。华如车轮。复有藕根。大如车轴。汁白如乳。其味如蜜。诸比丘。其阿耨达多池中。有阿耨达多龙王宫。其殿五柱。微妙可喜。阿耨达多龙王。与其眷属。在中游戏。受天五欲。具足快乐。诸比丘。阿耨达池东有恒河。从象口出。共五百河。流入东海。阿耨达池南有辛头河。从牛口出。共五百河。流入南海。阿耨达池西有博叉河。从马口出。共五百河。流入西海。阿耨达池北有斯陀河。从师子口出。共五百河。流入北海。诸比丘。以何因缘。此龙名为阿耨达多耶。诸比丘。有三因缘。何等为三。诸比丘。阎浮洲中。有诸龙住。唯除阿耨达多龙王。其余诸龙。受快乐时。即有热沙。堕其身上。彼等诸龙。皆失天形色。现蛇形色。彼等诸龙。时受斯苦。阿耨达多龙王。无如此事。是名第一因缘。诸比丘。阎浮洲中。唯除阿耨达多龙王。其余诸龙。游戏乐时。有热风来。吹彼等身。即失天色。现蛇形色。有如是苦。阿耨达多龙王。无如此事。是名第二因缘。诸比丘。阎浮洲中。所有诸龙。游戏乐时。金翅鸟王。飞入其宫。彼等既见金翅鸟王。心生恐怖。以恐怖故。即失天色。现蛇形色。具受彼苦。阿耨达多龙王不尔。若金翅鸟。生如是心。我今欲入阿耨达多龙王宫殿。时彼金翅。以报劣故即自受苦。不能得入阿耨达多龙王宫殿。诸比丘。此是第三因缘。是故称言阿耨达多。诸比丘。雪山南面不远。有城名毗舍离。毗舍离北有七黑山。七黑山北。又有香山。其香山中。无量诸紧那罗。常有歌舞音乐之声。其山多有种种诸树。其树各出种种香熏。大威德神之所居住。诸比丘。彼香山中。有二宝窟。一名杂色。二名善杂色。微妙可喜。乃至玛瑙七宝所成。各皆纵广五十由旬。柔软滑泽。触之犹若迦栴连提迦衣。诸比丘。其杂色善杂色二窟之中。有一乾闼婆王。名无比喻。共五百紧那罗女。在中居住。具受五欲。娱乐游戏。行住坐卧。诸比丘。杂色善杂色二窟之北。有大娑罗树王。名为善住。其彼善住娑罗树王。别有八千娑罗树林。周匝围绕。时彼善住娑罗林下。有一龙象。居住其中。亦名善住。其色纯白。如拘牟陀花。七枝拄地。腾空而行。顶骨隆高。如因陀罗瞿波迦虫。其头赤色。具足六牙。其牙纤利。复有金沙。点于牙上。复有八千诸余龙象。以为眷属。其色悉白。如拘牟陀华。七枝拄地。乃至悉以金庄挍牙。其彼善住娑罗树王林之正北。为于善住大龙象王出生一池。名曼陀吉尼。纵广正等五十由旬。其水凉冷甘美。澄清无诸浊秽。乃至藕根。大如车轴。破之汁出。色白如乳。味甘若蜜。诸比丘。其曼陀吉尼池。周匝更有八千诸池。而自围绕。一一皆如曼陀吉尼池。彼八千池。亦复如是。诸比丘。其善住龙象王意中。若欲入曼陀吉尼池游戏乐时。尔时即念八千眷属诸龙象辈。时彼八千诸龙象等。亦起是心。我之善住龙象王。心念我等。我等今者当往善住王边。诸龙象到已。即在善住龙象王前。低头而住。

尔时善住大龙象王。即便诣向曼陀吉尼池。时彼八千诸龙象等。前后围绕。彼善住王。安庠而行。诸龙象辈。有持白盖覆其上者。又有龙象。以鼻持白摩尼珠拂。拂其上者。其前又有诸音乐神。歌舞作倡。在前导者。尔时善住大龙象王到已。即入彼曼陀吉尼池中。出没欢娱。游戏洗浴。纵心适意。受乐而行。中有龙象洗其鼻者。或有龙象摩其牙者。或有龙象揩其耳者。或有龙象灌其头者。或有龙象淋其背者。或有龙象摩其胁者。或有龙象洗其[月*坒]者。或有龙象洗其足者。或有龙象浴其尾者。或有龙象鼻拔藕根清净洗已。内于善住龙象口者。或有龙象以鼻拔取优钵罗钵头摩拘牟陀奔茶利迦华等。系著善住龙象王头上者。

尔时善住大龙象王。于彼曼陀吉尼池中。恣意随心。洗浴游戏。欢娱自在。受快乐已。啖诸龙象所与藕根。头上挍饰优钵罗等种种杂华。庄严讫已。从彼池出。上岸傍住。时彼八千诸龙象等。即各散入彼八千池。随意洗浴。游戏自在。受欢乐已。各皆啖食池内藕根。食已头上即以优钵罗等种种杂华。而自严饰。既系华已。皆悉聚会。集在善住龙象王边。到已周匝四面围绕。尔时善住大龙象王。与彼八千诸龙象等。前后导从。意欲还向善住娑罗树王之林。善住行时。诸龙象辈。或擎白盖。或有执持白摩尼拂。又有诸神。作诸音乐。引前而行。

尔时善住大龙象王。到于善住娑罗大林树王下住。随意卧起。时彼八千诸龙象等。亦各到彼八千娑罗树林之下。行住卧起自在安乐。时彼林中有娑罗树。其本或有周围六寻。有娑罗树。其本复有周围七寻八寻。或九或十。有娑罗树。其本周围十二寻者。其彼善住娑罗树王。其本周围有十六寻。于彼八千娑罗树林。所有萎黄堕落叶者。即有风来吹令外出。不秽其林。彼等八千诸龙象辈。所有便利秽污之时。有诸夜叉。扫除掷却。

诸比丘。若阎浮提。有转轮王。出现世时。而彼八千诸龙象中。有最小龙象。晨旦日日。来至转轮王前。供给承奉。因尔得名调善象王。又其善住龙象大王。或十五日旦起。诣向天帝释边。天前住立。承奉驱使。诸比丘。其彼善住龙象大王。有是神通。有是威德。虽复生于畜生之中。是龙辈类。乃有如是大威神力。汝等应当如是念持。

起世经郁多罗究留洲品第二上

诸比丘。其郁多罗究留洲。有无量山。彼等众山。有种种树。其树郁茂。出种种香。其香普熏。遍满彼处。生种种草。皆青绀色。右旋宛转如孔雀毛。香气犹如婆梨师迦华。触之柔软如迦旃连提。长可四指。下足则偃举脚还起。有种种树。树出种种茎叶华果。种种香熏种种诸鸟。各各自鸣。和雅微妙。彼等诸山。种种河流。诸道四散。平顺向下。渐渐安流。无有波浪。又不速疾。其岸不深。平浅易度。其水清净。众花覆上。广半由旬。遍满而流。彼等诸河两岸。皆有种种树林。随水映覆。种种香花。青草弥布。多诸杂果。众鸟皆鸣。又彼诸河两岸。悉有诸妙好船。杂色可喜。并是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七宝所成。

诸比丘。其郁多罗究留洲。土地平正。无诸荆棘坑坎稠林。亦无屏厕粪秽不净。及以礓石瓦砾等物。纯是金银。不寒不热。时节调和。又其地中。恒常润泽。青草弥覆。诸杂林树。叶常敷荣。华果成就。诸比丘。其郁多啰究留洲中。有诸树林。名曰安住。其树皆高六拘卢舍。叶蜜重垒。雨滴不漏。次第相接。如草覆舍。彼诸人等。在树下住。又诸香树。亦高六拘卢舍。或复有高五拘卢舍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其最小者。犹高半拘卢舍。悉有种种叶花与果。彼等诸树。随心所出种种香气。复有劫波树。亦高六拘卢舍。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如是最小。高半拘卢舍。悉有种种叶花与果。从彼果边。自然而出种种杂衣。悬在树间。又有种种璎珞之树。其树亦高六拘卢舍。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如是最小。半拘卢舍。悉有种种叶华与果。彼等诸果。随心而出种种璎珞。悬垂而住。又诸鬘树。其树亦高六拘卢舍。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如是最小。半拘卢舍。亦有种种叶花与果。彼等诸果。随心而出种种鬘形。悬著于树。又诸器树。其树亦高六拘卢舍。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如是最小。半拘卢舍。亦有种种叶华与果。其彼等果。随心而出种种器形。悬树而住。又有种种众杂果树。其树亦高六拘卢舍。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如是最小。半拘卢舍。皆有种种叶花与果。彼等诸果。随心而出种种众果。在于树上。其次又有音乐之树。其树亦高六拘卢舍。乃至五四三二一拘卢舍者。如是最小。半拘卢舍。亦有种种叶花与果。彼等诸果。随心而出众音乐形。悬在树间。其地又有不因耕种自然粳米。清洁白净。不为皮糩之所结裹。若欲成熟。是时自有诸敦持果而作铛釜。有诸火珠。不假薪然而自出焰。所欲作事种种成熟。诸饭食已。珠焰自息。更不炽然。诸比丘。其郁多啰究留洲。周匝四面。而有四池。其池名曰阿耨达多。各各纵广五十由旬。其水清凉。甜美轻软。香洁不浊。七重砖垒。七重板砌。七重栏楯。周匝围绕。七重铃网。复有七重多罗行树。周回围绕。杂色可喜。皆以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七宝所成。其池四方。各有阶道。杂色可喜。乃至马瑙七宝所成。有诸杂花。优钵罗。钵头摩。拘牟陀。奔茶利迦等。青黄赤白及缥色等。其华圆广。大如车轮。香气氛氲。微妙最极。有诸藕根。大如车轴。破之汁出。其色如乳。食之甘美。味甜如蜜。诸比丘。彼阿耨达多池四面。复有四大河水。随顺而下。正直而流。无有波浪。不疾不迟。其岸不高。平浅易入。水不奔逸。杂华弥覆。广一由旬。彼等诸河两岸。复有种种树林。交杂映覆。复出种种众妙香熏。种种草生。青色柔软。右旋宛转。略说乃至高如四指。脚下随下。步举还平。及诸鸟等。种种音声。其河两岸。又有诸船。杂色可喜。乃至车磲马瑙等宝之所合成。触之柔软。如迦旃邻提迦衣。

诸比丘。其郁多啰究留洲。恒常夜半。从彼阿耨达多四池之中。起大密云。周匝遍覆郁多啰究留洲及诸山海。悉遍布已。然后乃雨。八功德水。犹如构捋牸牛乳顷。所下之雨。如四指深。更不傍流。当下之处。即没地中。还彼半夜。雨止云除。上虚空中。悉皆清净。从海起风吹于凉冷。柔软甘泽调适。触之安乐。润彼郁多啰究留洲。普令悦泽。肥腻滋浓。如巧鬘师。鬘师弟子。作鬘成已。以水细洒。洒已彼鬘。光泽鲜明。如是如是。诸比丘。彼郁多啰究留洲。其地恒常悦泽肥腻。譬如有人以油酥涂。彼地润泽亦复如是。诸比丘。彼郁多啰究留洲。复有一池。名为善现。其池纵广一百由旬。凉冷柔软。清净无浊。七宝砖砌。略说乃至味甜如蜜。诸比丘其善现池东面有苑。还名善现。其苑纵广一百由旬。七重栏楯。七重铃网。七重多罗行树。周匝围绕。杂色可喜。七宝所成。乃至车磲及马瑙等。一一方面。各有诸门。而彼等门。悉有却敌。杂色可喜。七宝所成。乃至车磲及马瑙等。诸比丘。彼善现苑。平正端严。无诸荆棘丘陵坑坎。亦无屏厕礓石瓦砾诸杂秽等。多有金银。不寒不热。节气调和。常有泉流。四面弥满。树叶敷荣。华果成就。种种香熏。种种众鸟。常出妙音。鸣声和雅。复有诸草。青色右旋。柔软细滑。犹孔雀毛。常有香气。彼婆利师华。触之犹如迦旃邻提衣。足蹈之时。随脚上下。复有诸树。其树多有种种根茎叶华及果。各出种种香气普熏。诸比丘。彼善现苑。复有诸树。名为安住。其树出高六拘卢舍。其树叶密雨不能漏。树叶接连如草覆舍。彼诸人辈。多在其下居住止宿。有诸香树。诸劫波树。诸璎珞树。又诸鬘树。诸器物树。诸果树等。又有自然清净粳米成熟之饭。诸比丘。彼善现苑。无我无主。无守护者。其郁多啰究留人辈。入善现苑。入已游戏。受种种乐。随意欲行。或于东门南西北门。入其中已。游戏澡浴。受乐而行。随心欲行。去处即去。

诸比丘。其善现池。为郁多啰究留人辈。南边有苑。名曰普贤。其苑纵广一百由旬。七重栏楯。周匝围绕。诸比丘。其普贤苑。无守护者。唯郁多啰究留人辈。欲入普贤苑中。澡浴游戏受乐。彼等从东门南西北门。入已澡浴游戏受乐。已随心欲去处即去。

诸比丘。其善现池。为郁多啰究留人辈。西边有苑。名曰善华。其苑纵广一百由旬。七重栏楯。周匝围绕。略说乃至。如善现苑等无有异。亦复无有守护之者。唯郁多啰究留人辈。欲入善华苑澡浴游戏受乐。即从东门南西北门。入已澡浴游戏受乐。已随欲去处即去。诸比丘。其善现池北边有苑。名曰喜乐。纵广正等一百由旬。乃至无守护者。其郁多啰究留人辈。欲入喜乐苑澡浴游戏受乐。即从东门南西北门入。澡浴游戏受乐。已随欲去处即去。略说如前善现苑等。

诸比丘。其善现苑。接善现池东边有大河。名易入道。渐次下流。无有波浪。又不速疾。杂华覆流。广二由旬半。诸比丘。其易入道河两岸。有种种树覆。种种香薰。种种草生。略说乃至。触者柔软。如迦栴邻提迦衣。足蹈之时。四指下伏。举足之时。还四指起。有种种树。及种种叶华果具足。种种香熏。有种种鸟。各各自鸣。其易入道河两岸。有诸妙船。杂色可喜。七宝所成。金银琉璃颇梨赤真珠车磲马瑙等。庄严挍饰。

诸比丘。其善现池南。为郁多啰究留人辈。有大河流。名曰善体。渐次下流。略说犹如易入道河。此处所有种种。如彼无异。乃至诸船。杂色所成。柔软犹如迦栴邻提迦衣。诸比丘。其善现池西。为郁多啰究留人辈。有大河流。名曰如车。乃至略说。渐次而下。诸比丘。其善现池北。为郁多啰究留人辈。有大河流。名曰威主。渐次而下。略说乃至。两岸有船。七宝庄饰。柔软犹如迦旃邻提迦衣。其间有郁陀那伽他。


  善现普贤等  善花及喜乐

  易入并善体  如车威主河

诸比丘。其郁多啰究留人辈。欲入易入道善体如车及威主等河中。澡浴游戏受诸乐时。即皆至彼河之两岸。各脱衣裳。置于岸边。欲入水故。坐于舡上。乘向水中。澡浴身体。游戏受乐。彼等谁最在前出者。即取上衣自恣著已。随意而去。亦不专求。自许本衣。何以故。彼郁多啰究留人辈。无我我所。无守护者。又复彼等诣向香树。到香树已。是时香树。为彼等故。树枝垂下。为彼诸人。香树即出种种妙香。令手揽及。时彼等人。于彼树取种种众香。用涂身已。复各诣向劫波树下。到已其树亦复如前。树枝垂下。出种种衣。令彼诸人手所揽及。彼诸人辈。于彼树取种种妙衣。取已而著。著已转向诸璎珞树。到彼树已。为诸人辈。彼璎珞树枝亦垂下。为彼等故。彼璎珞树。如前树出种种璎珞。手所揽及。彼诸人辈。于彼树取种种璎珞。系著身已。诣向鬘树。到鬘树已。为彼等故。彼鬘树枝亦自垂下。时彼鬘树出种种鬘。令彼等人手所揽及。既于彼树取种种鬘。系著头已。诣向器树。到器树已。器树为彼枝亦垂下。手所揽及。随所欲器即取持用。诣向果树。到果树已。为彼等故。果树枝垂。为彼等故。彼之果树出种种果。手所揽及。彼等人辈。于彼树下。随所欲果称意而取。取已或有食其果者。或有搦取其汁而饮之者。食饮讫已。诣向音乐树林。到彼林已。为彼等故。彼音乐林枝亦垂下。为彼等出诸音乐器。手所揽及。彼等人辈。于彼树间。各随所须。众音乐器取已执持。其形微妙。其音和雅。欲弹则弹。欲舞则舞。欲歌则歌。如是受乐种种讫已。各随所之。欲去则去。

起世因本经卷第一

此经宋藏题为起世经。阇那崛多共达摩笈多译。进之为前经编入澄函。而丹藏题为起世因本经。达摩笈多译。却之为后经。今捡开元录丹藏为正。故题加因本二字。译除阇那崛多。却之为后经。为取函焉。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