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本缘部 >> 文章正文
 
-0190 03.P0655 佛本行集经 (60卷)〖隋 阇那崛多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47459   【字体:

佛本行集经卷第七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俯降王宫品第五

尔时护明菩萨。冬分过已。至于最胜春初之时。一切树木诸华开敷。天气澄清。温凉调适。百草新出。滑泽和柔。滋茂光鲜。遍满于地正取鬼宿星合之时。为彼诸天。说于法要。悉令其心。爱乐欢喜。踊跃充遍不能自胜。诫劝诸天。使行此法。教令厌离一切有为生老病死求无上法。

是时护明菩萨大士。观彼天众。如师子王。欲下生时。其心安隐。不惊不怖。不畏不乱。复更重告诸天众言。汝等诸天一切当知。此我最后受后边身。是时菩萨。正念一心。从兜率下。如余诸天。舍天寿时。离五欲故。生大忧苦。忘失正念。菩萨下时。则不如是。菩萨下时。具足一切不可思议希有之法。护明菩萨。从天下时。时彼诸天。忆菩萨故。一时号哭。呜呼苦哉。呜呼苦哉。我等既失护明菩萨。我从今去。永更不复得闻正法。减损我等功德之利。生死根本今益增长。时净居天。告彼一切诸天众言。汝等今见护明菩萨欲下生时。莫生忧恼。何以故。彼下生时。必定当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还来至此天宫。为汝说法。犹如往昔毗婆尸佛尸弃如来。毗舍浮佛迦罗迦孙驮佛。迦那迦牟尼佛。迦叶如来。彼等诸佛。皆从此去。怜愍汝故。悉各还来。到此天宫。为汝说法。摄受汝等。今此护明菩萨大士。还如是来摄化于汝。如前不异。

尔时护明菩萨大士。于夜下生。当欲降神入于摩耶夫人胎时。时彼摩耶当其夜。白净饭王言。大王当知。我从今夜。欲受八禁清净斋戒。所谓不杀生。不偷盗。不淫逸。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无义语。又愿。不贪。不嗔恚。不愚痴。不生邪见。我当正见。诸如是等禁戒斋法。我当受持。我今系念。恒常勤行。于诸众生。当起慈心。

时净饭王。即报摩耶大夫人言。如夫人心。所爱乐者。随意而行。我今亦舍国王之位。随汝所行。而有偈说。


  王见菩萨母  从座恭敬起

  如母如姊妹  心不行欲想

时护明菩萨。一心正念。从兜率下。托净饭王最大夫人摩耶右胁。安庠而入。护明菩萨。正念正知。从兜率下。入母胎时。是时天人魔梵沙门婆罗门等。一切世间光明普照。复世界外黑闇之处。日月如是。有大势力。有大威神。如是幽隐光明不照德。不能及此菩萨光。悉能达照彼处。所有一切众生。各相谓言。云何此间。忽有众生。是时此地。六种震动。所谓东涌西没。西涌东没。南涌北没。北涌南没。边涌中没。中涌边没。如是乃至起觉吼等。十八种相。悉皆普现。次复有千须弥山王。皆悉震动。千尼民陀罗山王。千持威德山王。千佉罗伽陀山王。千毗那耶迦山王。千马头山王。千弥尼陀罗山王。千善见山王。千铁围山王。千大铁围山王。如是等山。悉皆震动。并及一切诸余小山。涌没低昂。嵬崔峨嵯。出大烟气。四千大海。及余诸池。浩汗奔涛。洪波沸涌。其四大河恒河辛头斯多博叉。及余诸水。皆悉逆流。一切丛林。一切树木。一切药草。一切时苗。皆悉肥浓。长养滋茂。其下乃至阿鼻泥梨苦恼众生。皆蒙快乐。

以是因缘。菩萨从于兜率初下。放大光照一切世间。幽昏黑闇悉令明著。欲为后时成佛道已。以四真谛智慧光明。普照一切愚暝众生。作先瑞相。菩萨初从兜率下时。大地六种十八相动。及诸山王。出大烟气。四千大海。涌沸涛波。是故如来为未来世诸恶众生。没在烦恼垢浊淤泥。佛成道已。欲拔出置于涅槃岸。

菩萨初从兜率下时。一切诸水。皆悉逆流。是故如来。为未来世诸恶众生。随顺没溺烦恼流者。佛成道已。说法度脱一切众生。令其反本逆生死流。菩萨初从兜率下时。悉能增长一切树木药草丛林。皆令肥腻滋茂之者。为未来世诸恶众生。未种善根。令种善根。已种善根。令得解脱。

菩萨初从兜率下时。乃至阿鼻地狱众生。皆受快乐。佛成道已。令诸众生。解脱苦恼。受于快乐。以是因缘。于先示现是等瑞相。

又复菩萨兜率下时。右胁入胎。自余众生。从产门入。佛得成道。为诸众生。说清净法。回邪入正。此是于先示现瑞相。

菩萨正念。从兜率下。托净饭王第一大妃摩耶夫人右胁住已。是时大妃。于睡眠中。梦见有一六牙白象。其头朱色。七支拄地。以金装牙。乘空而下。入于右胁。夫人梦已。明旦即白净饭王言。大王当知。我于昨夜。作如是梦。当入于我右胁之时。我受快乐。昔所未有。从今日后。我实不用世间快乐。此梦瑞相。谁占梦师。能为我解。

时净饭王。召一宫监内侍女人。而告之言。汝速疾来至外宣敕语我国师大那摩子。令急追唤八婆罗门大占梦师。所谓祭德。鬼宿德。自在德。毗纽德。梵德等。并老迦叶三子速来。时彼使人。白于王言。如大王敕。不敢违逆。是时使人奉大王命至宫门前。大声唱言。谁在门前。颇有入宫婆罗门不。时彼门前。有一当直婆罗门子。姓婆陀氏。名罗耶那(隋言屋室)。报于宫监内使人言。我在于此。其使人言。大王有敕。遣唤八大诸婆罗门能占梦者。所谓祭德迦叶子等。其使传告。乃至国师大那摩子承彼屋室使人之言。即便召唤八大占梦婆罗门师。及大那摩国师之子。同入宫中。时净饭王。告诸占梦婆罗门等。作如是言。昨夜夫人。有此异梦。是何瑞相。有何征感。时彼占梦婆罗门等。闻王语已善知诸相。善占梦祥。即具咨白净饭王言。大王善听所梦瑞相。我当具说。如我所见。往昔神仙诸天经书典籍所载。而说偈言。


  若母人梦见  日天入右胁

  彼母所生子  必作转轮王

  若母人梦见  月天入右胁

  彼母所生子  诸王中最胜

  若母人梦见  白象入右胁

  彼母所生子  三界无极尊

  能利诸众生  怨亲悉平等

  度脱千万众  于深烦恼海

尔时占梦婆罗门师。白大王言。夫人所梦。其相甚善。大王今者当自庆幸夫人所产。必生圣子。彼于后时。必成佛道。名闻远至。时净饭王。闻诸占梦婆罗门师说此颂已。心大欢喜。踊跃无量。不能自胜。时王备办无量肴膳。百味饮食。唼[口*束]舐啜。诸[麩-夫+并]果等。种种施设。彼婆罗门。自恣而啖。饭食讫已。时净饭王。复将无量钱财宝物。以用布施。

时净饭王。闻此相师占观妃梦云。是吉祥瑞相之后。即于其国迦毗罗城四门之外。并衢道头街巷阡陌。有人行处安大无遮义会之所。人来须者尽皆布施。须食与食。须饮与饮。须衣与衣。须香与香。须鬘与鬘。涂香末香。衣服床敷毡褥。房舍屋宅。牛羊象马。及车乘等。是人须者。皆悉与之。作如是等种种布施。悉为资益于菩萨故。设是供养。

尔时彼处。有一仙人。名阿私陀。能立外道种种诸义。以舍五欲。有大威神。有大德力。具足五通。常能到于三十三天集会之所。自在能入彼仙多住南天竺国遮槃低城聚落。名恒河怛。去彼不远。有一丛林。名曰增长。是时仙人。在彼林中。修学仙道。摩伽陀国。一切人民。咸皆谓。此阿私陀仙。是阿罗汉。摩伽陀国一切人民。贵敬彼仙。尊重承事。时彼仙人。有所知解。悉以教人。自知见已。教他令见。时彼聚落。有一童子。名那罗陀。彼那罗陀。年渐长大。至于八岁。其母将付阿私陀仙。令作弟子。时彼童子。供养恭敬。尊重师事阿私陀仙尽弟子礼。无暂休息。时彼仙人。在增长林。昼夜精进。摄心坐禅。及那罗陀童子一处。其那罗陀侍者童子。在仙人后侍立。执拂驱逐蚊虻。菩萨从于兜率陀天。正念下至净饭王宫。夫人右胁入于胎。时放大光明。遍照人天一切世界。复此大地。具足六种十八相动。时阿私陀。见未曾有希奇之事。异种光明。复见此地。六种震动。心大惊怖。毛孔悉竖。自心念言。今有何缘。此大地动。有何果报。时彼仙人。少时思惟。默然而住。正念正定思惟。知已心生欢喜。踊跃无量。不能自胜。作是唱言。希有大圣不可思议。世间当出大富伽罗。

菩萨初从兜率下时。入母右胁。受胎讫已。时有一天。名曰速往。至诸地狱。大声唱言。汝诸人辈。一切当知。菩萨今从兜率天下入于母胎。是故汝等。速发誓愿。愿生人间。地狱众生。闻此语已。所有众生。往昔已来。曾种善根。复造杂业。以恶强故。堕于地狱。彼等各各面相睹见。厌离地狱。复得光明。身心安乐。复得闻于速往世间诸天之声。舍地狱身。即生人中。所有三千大千世界。诸众生等。往昔已来。种善根者。皆来于此迦毗罗城。四面托生。

菩萨入于母胎讫已。时天帝释。及四天王。提头赖吒。及毗留勒叉毗留博叉毗沙门等。各相谓言。仁者当知。菩萨已从兜率天下入在母胎。我等今须拥护守视。莫令其余或人非人。恼乱菩萨。或觅其便。今此菩萨。唯是极大威德。诸天乃能守护。非是世间人所能守。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有此四种护持。具足无缺。此是于先守护瑞相。

世有众生。入母胎时。不能正念。或住母胎。亦复不能专心正念。或复生时。亦不正念。或有众生。入母胎时。能专正念。住于胎中。亦能正念。出胎之时。亦能正念。或有众生。入胎正念。住胎正念。出胎之时。不能正念。菩萨入胎。心亦正念。住胎正念。出胎正念。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说法教化。无忘无失。知于众生机根而说。此是往昔希有瑞相。菩萨在于母胎之时。常住右胁。不曾移动。自余众生。以不定故。或至右胁。或至左胁。以是因缘。其母患痛。受无量苦。菩萨在胎。处于右胁。不转不动。起立坐卧。不损母胎。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行菩提法。悉得成就。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胎。不惊不怖。得大无畏。恶物不染。所有不净。涕唾脓血。黄白痰癊。不能秽污。自余众生。在母胎时。种种不净。如琉璃宝。以天衣裹。置不净处。亦不染污。如是如是。菩萨在胎。一切不净不污不染。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于一切法。不染不著。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于母胎之时。其菩萨母。受大快乐。身不疲乏。自余众生。入于母胎。或复九月。或复十月。母受负重。身体不安。菩萨在胎。母若行坐若眠若起。皆得安乐。身不受苦。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正得诸通。及一切智。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胎。母受禁戒。心常奉持。戒行而行。自余众生。在母胎时。母行杂行。菩萨在胎。母持禁戒。不行杂行。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及声闻众。最胜持戒。于世间中。出大名闻。沙门瞿昙。持戒无比。持戒分胜。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胎。其母不生欲染之想。不为欲火之所恼乱。时菩萨母。恒行梵行。自余众生。入母胎时。不久其母。欲心炽盛。倍多于前。菩萨在胎。其菩萨母。于自夫边。犹尚厌离。不行淫欲。何况余人。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眼根善伏。善藏善护。善覆善熏。复能因此如上所知。为他说法。如是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乃至善熏。复能如是。令他断故。修习说法。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胎。其菩萨母。不贪异味。自余众生。在母胎时。其母贪嗜。不知厌足。菩萨在胎。其菩萨母。不患寒热。及以饥渴。不恼其身。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知四种食。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胎。其菩萨母。志习庶几。乐喜行檀。自余众生。在母胎时。其母悭贪。不喜布施。吝惜财物。

菩萨在胎。其母意乐。行于布施。心意开解。居自家内。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设不悭法。此是往昔于先瑞相。菩萨在胎。其菩萨母。常行慈悲。能于一切诸众生边。但是有识有命之类。悉皆愍念。自余众生。在于母胎。其母不仁。威德少故。行诸不善。恶口骂詈。

菩萨在胎。其菩萨母。恒于一切诸众生边。作大利益安乐之心。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能于一切诸众生边。行平等心。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胎。其菩萨母。如前端政。种种相貌。悉皆可喜。自余众生。在于母胎。其母损瘦。体不洪满。气力羸弱。倍于常人。菩萨在胎。其母常生欢喜之心。戒行威德。身色最胜。最妙最尊。此是菩萨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见身巍巍。不可瞻仰。体黄金色。众相庄严。此是往昔于先瑞相。

菩萨在胎。其母欲观于菩萨时。即见菩萨。在于胎中。身体洪满。诸根具足。譬如明镜鉴于面像。其母见已。欢喜踊跃。充遍于体。不能自胜。自余众生。在于母胎。被歌罗逻及阿浮陀之所覆蔽。而不能现。菩萨初入母胎之时。身体充满。五支五根。皆悉具足。此是菩萨未曾有法。

菩萨在胎。其菩萨母。所见众生。若男若女。被鬼所持。若得见于菩萨母者。一切魍魉。一切鬼神。皆悉远离。还得本心。若体旧有诸余杂病。或痿黄病。或风癫病。或痰癊病。或等分病。或余诸病。所谓白癞。丁疮。恶肿疥[癈-(弓*殳)+虫]。消瘦癕疽。癣瘘瘿肿。寒热。眼耳鼻舌。咽喉及头。一切诸病。所侵恼者。彼等众生。来至摩耶大夫人边。其大夫人。右手摩顶。摩其顶已皆得安乐。诸病悉除。若有重病。不能来见摩耶夫人。摩耶夫人。或取草叶。或取树叶。或取草茎。右手摩捋。送彼病人。其病人得此等诸物。或食或触。或置身上。即得断除一切诸病。便受安乐。身体轻便。菩萨在胎。有如是等。无量无边威神德力。未曾有法。

佛本行集经树下诞生品第六上

尔时菩萨圣母摩耶。怀孕菩萨。将满十月。垂欲生时。时彼摩耶大夫人父。善觉长者。即遣使人。诣迦毗罗净饭王所(摩诃僧祇师云摩耶夫人父名善觉)。奏大王言。如我所知。我女摩耶。王大夫人。怀藏圣胎。威德既大。若彼产出。我女命短。不久必终。我意欲迎我女摩耶。还来我家。安止住于岚毗尼中。共相娱乐。尽父子情。唯愿大王。莫生留难。乞垂哀遣。放来我家。于此生产。平安讫已。即奉送还。

时净饭王。闻善觉使作是言已。即敕有司。其迦毗罗城。及提婆陀诃。两间之中。平治道路。除却一切荆棘沙砾粪秽土堆。香汤洒地。持于种种杂妙花香。散于其地。又复光饰摩耶夫人。以诸种香。诸种花鬘。诸种璎珞。庄严其身。备诸音声。作唱伎乐。持大王力。大王威风。从诸宫内一切婇女。欲向其父善觉之家。于先遣使。往彼报知。令来迎接。是时摩耶大夫人。身安然端坐大白象上。时象背上诸天。化作微妙宝帐。摩耶夫人。坐宝帐里。诣其父家。到于提婆陀诃城内。是时摩耶夫人。初始欲向提婆陀诃城时。时净饭王。办具一万大力香象。皆被金鞍。七宝校饰。庄严其身。并悉精丽。备拟以送摩耶夫人。复有一万善好良马。皆绀青色。头黑如乌。皆悉被鬃。尾垂著地。真金鞦辔。鞍镫留羁。悉亦金饰。一切杂宝。庄严其身。复有一万妙好宝车。并驾四马。其车周匝张悬幡盖。及众宝铃。铿锵相和。如是办具。皆随摩耶夫人之后。复有二万劲勇力士。一人当千。威猛捷健。端政绝殊。能破强怨。身著铠甲。手执弓箭。刀杖斗轮。及诸戟槊。种种战具。随夫人后。复更别有一万宝车。十千妃嫔。皆坐其上。持诸璎珞种种衣服。庄严其身。左右围绕摩耶夫人。时净饭王。重更切敕宫监大臣。好加防卫。不听非司其余浪人逼近摩耶夫人之车。及诸妃嫔勿令杂合。唯遣童女。牵车进奉。如是次第。摩耶夫人。象乘处中。一万宝车。各各一妃。坐于其上。左右围绕。前后导从。摩耶夫人。最为上首。其外复有一万香象。一万力士。皆服铠甲。随后夫人左右前后。卤薄而行。皆各坐于香象之上。又复一万步行力士。亦著铠甲。手执种种戟槊诸仗。翼卫夫人。如是庄严。摩耶夫人。诣向父所。无量象马。皆悉嘶鸣。又有无量龙头大鼓。无量小鼓。种种乐器。出微妙音。无量庄严。无量威德。向于提婆陀诃之城。时彼善觉大臣长者。共自眷属。从城而出。逆前迎女。摩耶夫人。又持无量庄严之具。引夫人前。是时善觉大臣。有妻名岚毗尼。彼妇咨白夫善觉言。大圣释子。若当知时。诸释种族。各皆自有园果树林。遨游观瞻。至于其中。自相娱乐。我大圣子。今可造作清净园林。我等当共圣子娱乐。受于欢乐。时善觉释摩耶大妃夫人之父。于迦毗罗。及提婆陀诃。两城之间。近自境内。为妇造作一大园林。以善觉妇名岚毗尼。为彼造立此园林故。以是因缘。即名之为岚毗尼园。彼园树木。蓊郁扶疏。世间无比。其中多有种种花树种种果树。以为庄严。复有种种渠流池沼。种种杂树。无量无边。摩尼诸宝。遍满园苑。

尔时善觉释种大臣。于彼春初二月八日鬼宿合时。共女摩耶相随。向彼岚毗尼园。欲往观看大吉祥地。到彼园已。摩耶夫人。从宝车下。先以种种微妙璎珞。庄严其身。复以种种杂好熏香。用以涂拭。众多婇女。伎乐音声。前后围绕。安庠徐步。处处观看。从于此林。复向彼树。如是次第。周匝而行。然其园中。别有一树。名波罗叉。其树安住。上下正等。枝叶垂布。半绿半青。翠紫相晖。如孔雀项。又甚柔软如迦邻提衣。其花香妙。闻者欢喜。摩耶夫人。安庠渐次。至彼树下。

是时彼树。以于菩萨威德力故。枝自然曲。柔软低垂。摩耶夫人。即举右手。犹如空中出妙色虹。安庠频申。执波罗叉垂曲树枝。仰观虚空。时菩萨母摩耶夫人。立地以手攀波罗叉树枝之时。时有二万诸天玉女。往诣摩耶大夫人所。周匝围绕。合十指掌。共白摩耶大夫人言。


  夫人今生子  能断生死轮

  上下天人师  决定无有二

  彼是诸天胎  能拔众生苦

  夫人莫辞惓  我等共扶持

尔时菩萨。见于其母摩耶夫人。立地以手攀树枝时。在胎正念。从座而起。自余一切诸众生母。欲生子时。身体遍痛。以痛因缘。受大苦恼。数坐数起。不能自安。其菩萨母。熙怡坦然。安静欢喜。身受大乐。是时摩耶立地以手执波罗叉树枝讫已。即生菩萨。此是菩萨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无乏无疲。不劳不惓能拔一切烦恼诸根。割断一切诸烦恼结。犹如截于多罗树头。毕竟不生。无相无形。无后生法。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又复一切诸众生等。生苦逼故。在于胎内。处处移动。菩萨不然。从右胁入。还住右胁。在于胎内。不曾移动。及欲出时。从右胁生。不为众苦之所逼切。是故菩萨此事希奇。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尽其后际。修行梵行。永无有畏。常得快乐。无复诸苦。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菩萨初从母胎右胁正念。生时放大光明。即时一切诸天及人魔梵沙门婆罗门等。一切世间。悉皆遍照。乃至各各共相谓言。云何此处。忽有众生。此是菩萨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裂破无明黑闇之网。能出明净大智慧光。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菩萨初从右胁出已。正心忆念。时菩萨母。身体安常。不伤不损。无疮无痛。菩萨母身。如本不异。菩萨生时。种种资益。以是因缘。母无患苦。身口及心。无有一恼。譬如有一大身众生。有大威德。有大气力。卧于地上。宛转自扑。其地不损。若减若破。如是菩萨。在母右胁正念。生时其菩萨母。如是因缘。无疮无损。是时彼处。有一妇人。合掌咨白菩萨母言。大德夫人。生儿之时。身体得无痛苦已不。菩萨母言。以是大人威神力故。令我身体不觉痛痒。我今身体无缺无减。以是因缘。此是菩萨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行于梵行。不缺不减。具足不少。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菩萨初从母胎出时。无苦无恼。安庠而起。一切诸秽。不能污染。或屎或尿。黄白痰癊。或脓或血。皆不秽著。自余众生。出母胎时。诸恶杂秽。

菩萨不尔。不同于彼。诸众生类。一切诸秽。皆不染著。正心正念。安庠而起。从胎出生。譬如如意琉璃之宝。用于迦尸迦衣裹时。各不相染。如是如是。菩萨在于母胎之时。一心正念。安庠而起。清净出生。无一切秽。乃至脓血。屎尿臭处。不秽不染。此是菩萨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在于世间。住于世间。世所有法。世间秽浊。不污不染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菩萨初从母胎出时。时天帝释。将天细妙憍尸迦衣。裹于自手。于先承接。擎菩萨身。此是菩萨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创为娑婆世界之主。大梵天王。于先劝请如来说法。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菩萨初从右胁生时。四大天王。抱持菩萨。将向母前示其母言。世大夫人。今可欢喜。夫人生子。既得人身。诸天犹尚欢喜赞叹。况复于人。是故菩萨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无量众多。一切比丘。及比丘尼。诸优婆塞。及优婆夷。皆向如来。听受于法。依如来教。不违不背。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菩萨生已。立在于地。仰观于母右胁之时。口作是言。我此身形。从今日后。不复更受。于母胁中。不入胎卧。此是于我最末后身。我当作佛。此是菩萨希奇之事。未曾有法。如来得成于佛道已口作是言。我今生分一切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此是如来往先瑞相。

佛本行集经卷第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