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本缘部 >> 文章正文
 
-0190 03.P0655 佛本行集经 (60卷)〖隋 阇那崛多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47457   【字体:

佛本行集经卷第三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发心供养品下

尔时世尊在舍卫城。告阿难言。阿难。诸佛菩萨昼夜常说一切诸法。有四种摄而摄众生。何等为四。一者布施。二者爱语。三者利益。四者同事。

尔时阿难从座而起。整理衣服。偏袒右肩。合十指掌。右膝著地。而白佛言。世尊。如来往昔供养几佛。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何佛边种诸善根。为未来世求于菩提。佛告阿难。谛听谛受。善思念之。今当为汝说。彼如来诸佛名字。并及所种善根之处。

阿难。我念往昔。有佛出世。号曰然灯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于彼佛边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世无比。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莲华上。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最上行。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德上名称。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释迦牟尼。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曰帝沙。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曰弗沙。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见一切利。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毗婆尸。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曰尸弃。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毗沙门。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拘留孙。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乃至梵行。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拘那含牟尼。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乃至梵行。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次复一佛出现于世。号曰迦叶。我时供养彼佛世尊。种诸善根。乃至梵行。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阿难。我于弥勒菩萨之边。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有偈说。


  此佛大威德  离欲得寂静

  释迦牟尼佛  皆悉供养来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来供养彼等诸佛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将于何等供养之具。供养彼佛。种诸善根。求未来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告阿难。我念往昔。过无量世。有一国王。名曰降怨。是刹利种。绍灌顶位。其王福德。寿命极长。端政可喜。名称远闻。阿难。彼降怨王居住之处。有一大城。名曰莲华。彼王于此城中治化。安置宫殿。彼城东西十二由旬。其南北面经七由旬。土地调适。雨泽以时。五谷丰熟。无所乏少。多有人民。填满充塞。间无空处。园苑树林。华果具足。泉流池沼。水常湛然。街巷两边。皆安店肆。去来市买。无暂时停。犹如北方毗沙门城。名阿罗迦。东西南北。等无有异。彼莲华城如是庄严种种具足。阿难。彼降怨王有一豪富大婆罗门。名为日主。勇健强力。多饶财宝。象马奴仆。六畜牛羊。种种皆丰。无所乏少。其库藏内。纯是异类。黄金白银。真珠珍宝。车磲马瑙。珊瑚虎珀。悉皆备具。一如北方毗沙门王。阿难。时彼日主大婆罗门。特为彼王。心所爱重。恒相伴偶。不曾暂离。日日相见。无厌惓心。阿难。彼降怨王时有一事。将付日主婆罗门。判令好断决。日主如法分判已。后入彼王意。王于日主婆罗门所。倍生欢喜。分割半国。与婆罗门。封授为王。令其治化。时降怨王为彼日主婆罗门王。别更立城。名为埏主。东西南北。街衢巷术。城郭庄严。如莲华城。一无有异。阿难。彼日主王有一夫人。名为月上。阿难。然灯菩萨从兜率下。降神之时。于日主宫月上夫人右胁。入胎端坐。出生成道。说法化人。皆得阿罗汉果。如上因缘然灯菩萨本行经说。时然灯佛在彼二城。次第居住。说法度人。

时父日主常以四事。供养彼佛。尊重恭敬。如佛所叹。

阿难。其降怨王渐渐传闻。彼埏主城日主王宫。第一大妃月上夫人。生一童子。名曰然灯。端政可喜。世间无双。众相具足。譬如金像。童子生已。将诣相师国内大智婆罗门所。教令占相童子如是相貌云何。彼相师言。此童子者。福德庄严。若在家内为转轮王。化四天下。作大地主。具足七宝。一金轮宝。二神珠宝。三玉女宝。四者象宝。五者马宝。六主兵臣宝。七主藏臣宝。复有千子。悉皆端政。具丈夫相。能摧怨敌。威被大地。四海山林。无不降伏。国土安宁雨泽以时。五谷丰熟。人民安乐。无有苦恼。无有疾病。不用兵戈。如法治化。若舍出家。当得作佛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十号具足。名称远闻。阿难。彼童子舍家出家。乃至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及转法轮。名称远闻。如上所说。

时降怨王作如是念。希有世尊。出世甚难。时时一闻。复难睹见。是时降怨王即遣使人向日主所。作如是言。我今传闻王大夫人生好童子。众相具足。如上所说。我今欲请彼然灯佛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至我所住莲华之城。受我微供。王若遣来。彼此蒙益。如其不放我。当严备四种兵往。时彼使人。受是语已。往埏主城日主王所。具以此语白日主王。

时日主王闻此语已。怅怏忧愁。心怀不乐。时日主王集聚群臣。具以上事向而说之。汝等思惟。彼有是言。欲何报答。时诸群臣共白王言。大王当知。如此之事。还可咨问于然灯佛何以故。然灯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有大慈悲。时日主王报诸臣言。我心亦有如是忆念。时日主王共诸群臣。躬自往诣然灯佛所。乃至彼佛慰喻王言。大王安心。莫惊莫怖。莫生忧愁。何以故。我今亦欲游行他国。教化民人。慈愍一切诸众生故。

时然灯佛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游向彼国。化众生故。即共无量无数百千诸比丘众。相随而行。时日主王供养供给然灯如来。四事具足。无所乏少。在后随从。送佛到于自境界已。顶礼佛足。三匝围绕。泣泪而还。归于本宫。

时降怨王闻然灯佛来莲华城。及于无量声闻比丘百千之众。皆是漏尽大阿罗汉。闻已喜欢。严治道路。所有杂秽。悉使耘除。挍饰庄严。如上所说。乃至等彼乾闼婆城。一种无异。时降怨王出敕告示其城内外十二由旬。禁断一切所有人民。不听私卖。诸香花鬘。其有之处。我自采买。欲持供养彼然灯佛。时降怨王将四种兵。具大威德。从城而出。迎然灯佛。

佛本行集经受决定记品第二上

尔时彼国雪山南面有一梵志。名曰珍宝。父母清净婆罗门种。乃至先祖七世已来。不曾杂秽。无有人能辄敢讥毁。然其种姓皆为智者之所赞誉。又为其余诸导师等之所恭敬。三种行具。能教一切毗陀之论。四种毗陀皆悉收尽。又阐陀论。字论。声论。及可笑论。咒术之论。受记之论。世间相论。世间祭祀咒愿之论。具足备有大丈夫相。自生善家。复有五百善姓家儿。为其弟子。围绕供承。阿难当知。尔时珍宝婆罗门者。现今弥勒菩萨是也。时彼五百诸弟子等常从是师。读诵祭祀咒术之法。时彼五百弟子之中。有一大姓婆罗门子。号名为云。于彼众中。而作上首。众行具足。少小从师。时年十六。端政可喜。得善种生。父母清净。乃至七世。无有秽浊。无能讥呵。其家种族。乃至具足大丈夫相。世间无比。身黄金色。头发亦然。其声清净。如梵天音。从彼珍宝仙人之边。受诵咒术。捷利速疾。所得真正。一闻便领。语言辩了。字句分明。所有一切婆罗门家。种种咒术。工巧技能。皆悉洞解。解已语彼梵志师言。大师和上。我今习学。已尽和上所有德术。意欲还家。其和上。心恋云童子。不欲别离。即语之言。汝摩那婆。我有一论。名为毗陀。乃是往昔诸仙所说。一切外道婆罗门等。未曾知闻。况复得见及以教他。摩那婆言。唯愿和上。为我解说。

时彼梵志即复更教彼摩那婆秘要咒术。时摩那婆亦悉受得。复更重白彼梵志言。我今已得和上咒术方法尽解。复更何作。梵志复告摩那婆言。我婆罗门种姓相承。复有家法。若有弟子。从师学问。必须报恩。将诸财物以用布施。摩那婆言。和上为我解说家法。将何报恩。和上今心欲须何等。梵志语言。汝摩那婆。欲报我者。可将一好。清净伞盖革屣金杖。金三叉木。金瓶金钵。上下舍勒。五百金钱。如是与我。

尔时童子白梵志言。和上大师。我无如上所说之物可奉和上。请乞放我。四方求索。得即将来供养和上。梵志报言。汝若知时。当随所去。时云童子。顶礼师足。围绕三匝辞别而行。时云童子。闻有一处。去此雪山。五百由旬。其城名为输罗波奢。时彼城内有一种姓大婆罗门。名祭祀德。居住彼城。彼婆罗门大富饶财。甚足资产。彼祭祀德大婆罗门。欲为六万诸婆罗门。奉设一年无遮之会。备办六万布施之具。为一一人。人一伞盖一三叉木。革屣瓶钵。上下舍勒。及钱物等。供身之具。皆悉备足。别为上座一婆罗门。造于金柄。上妙伞盖。最胜革屣。纯金为杖。金三叉拒。金瓶金钵。上下舍勒。价数各直百千两金。五百金钱。一千牸牛。各并犊子。一牛一[(殼-一)/牛]得一斗乳。其牛角上。皆以金装。五百童女。皆珠璎珞。庄严其身。其诸女中有一童女。名曰善技。最为上首其般遮会年岁已满。唯一日在。

时云童子从雪山下。安庠而至输罗波城无遮会所。时彼六万诸婆罗门。遥见童子。即发大声。唱言善哉。是处善造此般遮会。今梵天至自来。受此般遮布施。时云童子语彼六万婆罗门言。汝等莫唤我作梵天。我是于人。实非梵天。婆罗门言。汝是阿谁。云童子言。汝可不闻。雪山南面。有一梵志。名曰珍宝。种种通达。教授门徒五百弟子。乃至如上次第所说。彼众之中有一上足弟子。名云。年始十六。智慧聪明。德术具足。与师无异。乃至其声如梵天音。汝等闻不。婆罗门等皆各答言闻。云童子言。即此身是。婆罗门众。既识知已。更复欢喜。发大声言。善哉善哉。善建立此无遮之会。得云童子来受此供。

时祭祀德婆罗门女。善技之身。及诸童女。楼上遥望见云童子端政少双。见已喜欢。向四方礼诸天诸神。心自密念。愿此童子。论议第一。胜旧上座诸婆罗门。令我远离此不善人。莫与如此不善之人共为夫妇。时云童子至于会所。围绕三匝。绕三匝已。至于上座婆罗门前。美言慰喻问言。仁者诵持何论。时此六万诸婆罗门同声共答云童子言。仁者莫问我此上座诵于何论何以故。今此上座可是我家婆罗门法咒术诸论悉皆诵持。云童子言。婆罗门辈。汝此上座。虽复诵念婆罗门家医方技艺。但我师资婆罗门学。别自有法。要须相问。汝等有论名先有不。时彼六万婆罗门众各共答言。我等此名尚未曾闻。何况得有。何况得诵。云童子言。我师法中。教我有此一毗陀论。名为先有。我亦诵得。时彼大会婆罗门言。请为解说。我等乐闻。时云童子。在于上座。敷设处立。以梵音声。诵彼先有毗陀之论。时会六万婆罗门众。欢喜踊跃。同声唱言。称适我心。称适我意。甚大欢喜。告云童子言。汝摩那婆。今可为我作于上座坐我座首。受我上座最胜之水。受我上座最初之食。时云童子推彼上座。令向下坐。即于胜座。承最初水。受于先食。食称意。食食讫已后。随其所须布施之具。依上座法。而为受之。其不须者。辞而不受。时祭祀德大婆罗门。心自念言。我今建此无遮之会。不依圣法。所有一切布施之物。不依圣教。何以故。此会达嚫所有一切布施之物。为云童子不领我意。具足而受。

时祭祀德大婆罗门。长跪咨白云童子言。大德童子。汝可受此我之布施一切之物。莫令我会施不具足。时云童子。语祭祀德婆罗门言。大婆罗门。汝善布施。众事具足。非是不善。此无遮会无有阙少。唯我须者。我今受之。所不须者。徒取无益。时彼上座旧婆罗门心生此念。我久时乞愿得如是布施之具。决望先取。云何今者为此幼岁摩那婆来。推我向下。夺我利养。若我生来所有一切持戒精进。苦行果报。是果报缘。生生世世。共此童子。相会集处。为其夺我利养之事。报此怨仇。终不相舍。阿难当知。尔时云童子者。我身是也。祭祀德者。现今檀陀波尼是也。时彼上座婆罗门者。即今提婆达多是也。阿难。以是因缘。提婆达多愚痴之人。往昔共我。世世生生。恒作怨仇。不相舍离。

时云童子。将其所得种种施物。欲向雪山以奉梵志。经诸聚落村邑国城。或住或行。如是观看。于后渐渐至莲花城。入彼城内。见城庄严。殊特妙好。不可思议。如上所说。即生是念。何故今者此莲花城。如是庄严不可思议。或当有人欲于此城作无遮会。或复祭祀诸星宿天。或作吉祥。或作福业。或是时节婆罗门会。或当是此城内人民。闻我名声。多解多知。谓言我来于此。欲共诸婆罗门。问难论义。而复无有一人念我。或复恭敬礼拜于我。时我即问彼一人言。仁者。此城何故庄严如是微妙。

尔时彼人即报我言。大智童子。汝可不闻。然灯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不久欲来此莲华城。说法教化。为是事故。我王降怨。约令人民。各使庄严。时诸人等。欲造福业。布设如是种种杂饰。拟欲供养然灯如来。阿难。我时生念。如我法中。有此言说。若人具足三十二相。彼人即有二种果报。若在家者。必定得作转轮圣王。若舍出家。修学圣道。必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名称远闻。威德自在。此是无疑。阿难。我于尔时更生是念。我今先应向此停住。供养礼拜然灯世尊。求于未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后别报梵志师恩。我又生念。将何等物。供养于佛。以何事业。种诸善根。尔时我心作是思惟。诸佛世尊。不尚钱财以为供养。唯法供养。圣所称誉。我未有法义无空见。今可买觅上妙好华。持以奉献。愿未来世得作于佛。我时即至一鬘师家。语彼人言。仁者可卖此花与我。尔时彼人报于我言。仁者童子。汝可不闻。降怨大王出敕告下。所有华鬘悉不听卖与于他人。何以故。王欲自取持供养佛。我闻彼人如是语已。复更至于余鬘师店。求索华买。彼还答我如前不异。如是处处买华不得。于街巷里。私窃访求。见一青衣取水婢子。名曰贤者。密将七茎优钵罗华。内于瓶中。从前而来。我见彼已。心生欢喜。即语之言。汝将此华。欲作何事。我今与汝五百金钱。汝可与我瓶内七茎优钵罗华。彼女复言。仁者童子。汝可不闻。然灯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今欲入城受此地主降怨王请。王于佛所。生尊重心。复欲建立诸功德故。宣令国内十二由旬。所有香油华鬘之属。不听一人私窃盗卖。若有卖者。唯王得买自将供养。以我比舍有一鬘师。名曰怨仇。彼有一女。私从我边取五百钱。即盗与我此七茎华。我既违禁。得于此华。自欲供养然灯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实不可得。时我复更语彼女言。善女所说因缘。我今已知。汝可取我五百金钱与我五茎优钵罗华。两茎还汝。尔时彼女即答我言仁者童子。汝取此华。欲作何用。我时报言。如来出世。难见观逢。今既遭遇。欲买此华上然灯如来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种诸善根。为未来世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时彼女复语我言。我观童子。内外形容。身心勇猛爱法精进。汝必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摩那婆。汝若许我未得圣道。于其中间。生生世世。为汝作妻。若汝得道。我当剃除出家学道。求阿罗汉。为汝弟子。修沙门行。若如是者。我今与汝此五茎华。不者不与。我时复更语彼女言。善女我今此身是婆罗门。种姓清净。通达四种毗陀之论。我毗陀中作如是说。若人欲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行菩萨行。彼人应于一切众生。生怜愍心安乐之心。所来求者。不应吝惜。乃至身命。亦须施人。况复所爱妇儿妻子。及余财物。不得悭贪。善女我今发愿求于菩提。为欲安乐诸众生故。怜愍救济一切众生。或有人来索我妻子。我以布施。汝爱恋心。若作障碍。则我割舍心愿不成。复于汝边。得无量罪。汝若作愿。能于彼时。一切所有资财宝物。我布施时。不作难者。我当许汝为我作妻。尔时彼女即语我言。摩那婆。假使有人。来向汝边。乞我身者。我亦不生悭贪之心。况复男女及余财物。我语彼女。必能如是。如汝所愿。许当来世与我作妻。是时彼女从我边受五百金钱。即授五茎优钵罗华。持以与我。其余两茎。为我布施与汝。同作未来因缘。复语我言。汝欲种植善根之处。将此二华散于其上。当愿共汝生生同处莫相舍离。时然灯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从外来入莲华城中。我时赍此七茎莲花。遥见佛来。渐渐至近。睹彼佛身。端政可喜。清净光明。照耀于世。调伏诸根。其心寂定。安住不动。六根澄静若琉璃池。进止威仪。犹如象王。复有无量百千万亿诸天大众。前后围绕。各散无量天诸杂华。及天无量栴檀末香。优钵罗华。波头摩花。拘勿头花。分陀利花。于然灯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上尊重供养。时降怨王备从羽仪四种兵众。出彼城门。迎然灯佛。尔时彼处聚集无量无边异类人及非人天龙八部诸鬼神等。所将香末种种杂花。以散佛上。无有一华堕落于地。并在然灯如来顶上虚空之中。成大宝盖。佛行随行。佛住随住。我时见彼然灯如来。生信敬心。生殷重心。生敬心已。将此七茎优钵罗花。散于佛上。发此愿言。若我来世得作佛时。如今然灯如来得法。及于大众无有异者。所散之华。住虚空中。花叶向下。花茎向上。当佛顶上。成于华盖。随佛行住。我见如是神通德力。倍复生于信敬之心。

阿难。时彼无量无边人众。各将无价妙好衣裳。布于道上。所谓微细迦尸迦衣。细白[疊*毛]衣。细刍摩衣。微妙细软拘周摩衣。及妙缯彩憍奢耶被。为欲供养然灯佛故。覆地令满。阿难。我于是时。见彼无量无边人众。将无价衣悉皆覆地。时我身上唯一鹿皮。我将鹿皮布于地上。而我鹿皮覆地之处。为彼人众恶骂嗔嫌。抴我鹿皮远掷他处。我生此念。呜呼世尊然灯如来。可不怜愍慈念我耶。生此念已。佛知我心。怜愍我故。

时然灯佛以神通力。变一方地。如稀土泥。时彼人众见此路泥。各各避行。无有一人入于泥者。我时行见速往泥所。见彼泥已。即生此念。如是世尊。云何令践此泥中行。若泥中行泥污佛脚。我今乃可将臭肉身于此泥上作大桥梁。令佛世尊履我身过。我时即铺所有鹿皮。解发布散。覆面而伏。为佛作桥。一切人民未得践过。唯佛最初蹈我发上。如是供养然灯佛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故。复生是念。愿此然灯如来世尊。及声闻众。足蹈我身及头发上。渡于此泥。复发此愿。愿未来世得作佛时。如今然灯如来无异。如是威德。如是势力。作天人师。又愿我今尽此身命。若然灯佛。不授我记。我终不起于此泥中。当是童子布身发时。是时大地六种震动。所谓东涌西没。西涌东没。南涌北没。北涌南没。中涌边没。边涌中没。

佛本行集经卷第三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