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本缘部 >> 文章正文
 
-0190 03.P0655 佛本行集经 (60卷)〖隋 阇那崛多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48654   【字体: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发心供养品中

阿难。彼普贤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月如来。阿难。彼月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分陀利如来。阿难。彼分陀利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无垢如来。阿难。彼无垢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证我如来。

阿难。彼证我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大雨如来。阿难。彼大雨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无畏如来。阿难。彼无畏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自光明如来。阿难。彼自光明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大力如来。

阿难。彼大力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日如来。阿难。彼日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秋光如来。阿难。彼秋光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热光如来。阿难。彼热光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相如来。阿难。彼相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无比如来。

阿难。彼无比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胜上如来。阿难。彼胜上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相上如来。阿难。彼相上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娑罗王如来。阿难。彼娑罗王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身上如来。

阿难。彼身上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无处畏如来。阿难。彼无处畏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化如来。阿难。彼化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寂定如来。阿难。彼寂定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胜王如来。

阿难。彼胜王如来成佛之处。其劫名贤。有三百佛皆同一号。号胜王如来。阿难。彼胜王如来。最在后佛。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一切事见如来。阿难。彼一切事见如来有三亿众声闻弟子。皆阿罗汉。

阿难。彼一切事见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无忧如来。阿难。彼无忧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龙上如来。阿难。彼龙上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阎浮上如来。阿难。彼阎浮上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尼拘陀如来。阿难。彼尼拘陀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广信如来。阿难。彼广信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救脱如来。阿难。彼救脱如来。复授一菩萨记。次当作佛号胜上如来。

阿难彼诸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各各次第。转相授记至于最后。胜上如来。我身悉皆供养承事。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彼等诸如来  释迦大师子

  以佛清净眼  一切皆睹见

  如是如来智  不思议佛行

  诸天诸人等  悉不能得知

  因果及佛智  诸法显现相

  唯诸佛境界  凡夫不能知

  所说诸佛名  显现诸佛行

  有大威德相  以佛眼普见

  若有智慧人  当欲求菩提

  应读此佛名  不久得作佛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我曾闻佛金口所说。闻已系心忆持不忘。所谓诸佛智。无有碍。无等等。无障碍。世尊。如来实知如是智不。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如来智慧。具足了知。是故知见无障无碍。如来欲作境界宽狭。念诸佛智。分齐少多。随意皆得。

尔时阿难复白佛言。世尊。犹如尊者阿尼卢豆。得净天眼。过于人眼。如是尊者阿尼卢豆。以净天眼能得见于一千世界。如来说言。我见无边。此义云何。佛时默然。如是再问。乃至过三。然后方答。

佛告阿难。汝莫以于声闻智慧欲比如来。何以故。我今以于清净天眼过于人眼。见此东方恒河沙数佛刹之中。诸菩萨等。初发道心。种诸善根。或见东方恒河沙数诸佛刹中。无量菩萨得受记别。或见东方恒河沙数佛刹之中。诸菩萨等。行菩萨行。或见无量诸菩萨等。于诸佛边修行梵行。后得生于兜率天宫。从兜率下入于母胎。或见菩萨从母右胁诞育而生。或见菩萨行童子法。或见菩萨在于宫内示行欲法。或见菩萨舍于转轮圣王之位出家修道。或见菩萨降四种魔。或见菩萨菩提树下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或见菩萨得菩提已受解脱乐。或见菩萨端坐思惟二种分别。或见菩萨转法轮时。或见菩萨为诸众生舍于寿命。欲入无余涅槃之时。或见菩萨般涅槃后。正法住世像法住世。久近多少延促之时。阿难。我如是见东方佛刹恒河沙等诸佛成道。及灭度后。正法像法。悉皆没尽。如东方刹。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也。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阿难。我念往昔过于无量无边阿僧祇不可数不可说劫。是时有一转轮圣王名曰善见。降伏四方。如法治世。彼王所统。悉皆丰乐。不行鞭杖。亦无杀害。兵戈偃息。如法化人。阿难。彼善见王所居住城。名阎浮檀。其城东西十二由旬。南北面各有七由旬。

阿难。彼阎浮城。清净庄严。殊特妙好。悉用四宝之所庄饰。黄金白银。颇梨琉璃。其外别更有七重城。彼城皆悉高于七寻。各厚三寻。而彼城头周匝皆有七重栏楯。彼诸栏楯雕刻精丽殊妙少双。亦用四宝之所成就。黄金白银。琉璃颇梨。若黄金栏。黄金钩柱。白银窗台。若白银栏。白银钩柱。黄金窗台。若颇梨栏。颇梨钩柱琉璃窗台。若琉璃栏。琉璃钩柱。颇梨窗台。而彼七重。一一城内。皆有七重宝多罗树。行列围绕。彼树枝叶花果。扶疏蓊郁敷荣。人所乐见。其树根茎。皆是四宝。黄金白银。颇梨琉璃金多罗树。金根金茎。银枝银叶。花果悉银。银多罗树。银根银茎。金枝金叶。花果悉金。若是颇梨为多罗树。颇梨根茎。琉璃枝叶。琉璃花果。若是琉璃为多罗树。琉璃根茎。颇梨枝叶。颇梨花果。彼多罗树。皆有罗网。其罗网间。悉悬宝铃。其诸铃网。皆七宝成。所谓金银琉璃车磲马瑙珊瑚颇梨。彼诸城外。有七重堑。周匝围绕。彼堑甚深。八功德水。湛然盈满。种种名花。所谓优钵罗花。波头摩花。拘勿头花。分陀利花。弥覆水上。彼诸堑底。皆是金沙。彼堑岸边周匝皆有七宝罗网。弥覆其上。阿难。彼阎浮城四面各有一十六门。彼诸城门。四宝所成。黄金白银。颇梨琉璃。金门银扇。银门金扇。若颇梨门。琉璃为扇。若琉璃门。颇梨为扇。彼诸城门。各各皆有却敌楼橹。层阁飞櫩垂珠罗网。亦以七宝之所庄严。微妙精奇。人所喜见。其诸城门。皆有七重四宝门障。安住不动。发起开闭。显曜光明。可爱可乐。所谓金银颇梨琉璃。彼诸城门。远观洞彻。门若开时。风自吹开。门欲闭时。风自吹闭。彼七重障。风若开时。门门相当。悉皆通见。门欲闭时。风自吹闭。七重门障。溘然还遮。阿难。彼阎浮檀城之处中。有一大池。名曰欢喜。彼池东西广一由旬。南北广半由旬。其池四岸。四重砖垒。彼砖端正。微妙可喜。四宝所成。黄金白银。琉璃颇梨。彼池四面。皆有阁道。而彼阁道端正可喜。亦为四宝之所合成。黄金白银。琉璃颇梨。黄金阁道。白银阶级。白银阁道。黄金阶级。琉璃阁道。颇梨阶级。颇梨阁道。琉璃阶级。彼阁道上。悉有却敌。而彼却敌严饰可喜。七宝所成。黄金白银。车磲玛瑙。珊瑚琥珀。及以琉璃。彼池四边。皆有构栏。端正可喜。亦皆四宝。所共合成。黄金白银。琉璃颇梨。其池东面。黄金构栏。其次南面。白银构栏。其次西面。琉璃构栏。其次北面。颇梨构栏。黄金构栏。黄金为柱。白银窗台。白银钩栏。白银为柱。黄金窗台。颇梨构栏。颇梨为柱。琉璃窗台。琉璃构栏。琉璃为柱。颇梨窗台。

阿难。彼欢喜池周匝围绕。有多罗树。七重行列。彼树间中。悉有罗网。七宝庄严。其罗网间。皆悬宝铃。多罗树外。有七重堑。端正可喜。然彼池中。有种种花。所谓优钵罗花。波头摩花。拘勿头花。分陀利花。其池岸上。有陆生花。所谓瞻婆华。阿陀目多华。婆利师花。揵陀婆利师华。彼欢喜池。八功德水之所充满。诸鸟渴时。皆得平饮。彼池水底。皆布金沙。七宝罗网。以覆池上。彼妙罗网。节节皆悬七宝之铃。阿难。彼阎浮城。街巷平整。其街两边。有多罗树。多罗树间。悉有罗网。其罗网间。节节皆悬七宝之铃。其七宝铃。微风吹动。出妙音声。令人乐闻。心生欢喜。譬如人作五种音乐。阿难。彼阎浮城。所有人民。皆悉纯直。彼诸人民。欲相娱乐。更无别音。闻彼铃声。即便欢喜。自然歌舞。更不忆念其余音乐。

阿难。彼阎浮城。常有种种微妙音乐。所谓钟铃蠡鼓琴瑟箜篌筚篥笳箫琵琶筝笛。诸如是等种种音声。复有无量微妙鸟音。所谓鸜鹆鹦鹉孔雀拘翅罗鸟命命鸟等。无量无边。种种诸鸟。皆出微妙殊异音声。无时暂息。地上皆散种种妙华。所谓优钵罗花。拘勿头华。波头摩华。分陀利花。及诸陆地。种种杂花。阿难。彼城无有苦恼逼切不如意事。一切备悉。无所减少。是物丰饶。饮食无乏。众味具足。悉满家居。无有空地。人民炽盛。威德巍巍。所住之城。譬如北方毗沙门王阿罗迦城。等无有异。阿难。时彼世中。有一佛出。名曰宝体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十号具足。阿难。彼宝体佛未得道前。作菩萨时。常乐清净。彼城人民。亦乐清净。时宝体佛居止侧近阎浮檀城。若于晨朝。欲行乞食。入于城邑聚落之中则有无量千万诸天。下来供养围绕侍卫宝体如来。欲入城时。足按城门时彼城内所有人民。皆悉为于诸天护持神通力故。供养于彼宝体佛故。扫除粪秽。香汤洒地。香泥涂地。散杂香花。满于地上。处处皆安妙好香炉。烧无价香。张悬种种幡幢盖等。如是无量供养之具。以用供养宝体如来。

尔时有一城外村人。共城内人。欲结婚娶。来入城邑。彼人见城。端严殊妙。世所希有。从小已来。眼所未睹。心大惊怪问于城内居住人言。此城今者欲作何事。彼城内人报村人言。此处有一如来出世。名曰宝体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不久欲入此城乞食。以如是故洒扫庄严。更复向于村人。广说如来功德无量无边。亦赞佛德。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十号具足。如是复叹法宝有德。如是复称僧宝有德。彼人闻于三宝功德。心生欢喜。踊跃无量。作如是念。宝体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希现于世。我今可诣宝体佛所。彼人内心作是念已。即共城邑诸聚落人。相将往诣宝体佛所。至佛所已。作如是念。若是如来得一切智。见我心者。应先共我语言慰喻。

时宝体佛知彼人心。于先即共彼村人语。时彼村人得彼如来于先语已。心生欢喜。踊跃无量。既满其愿。即请如来后日施食。时佛默然受彼人请。时彼村人得于如来受己请已。复生欢喜。速向自家。具办饮食。时四天王。及梵释等。诸天大众。赍持种种天诸供具。来献如来。时彼村人至于自家。其夜办具种种美食餐啖舐[口*束]可食之味。办具已讫。起明清旦于家地上。扫除清净。香泥涂地。以妙香水。重洒其上。复散种种杂妙好花。敷置床座。即遣使人往。白佛言。如来。若知时节至者。愿赴我家。时宝体佛于晨朝时。著衣持钵。与千亿众声闻比丘。前后围绕。至受请家。到彼家已。诸比丘等。各随大小。依次而坐。时彼村人见宝体佛安坐已讫。即将种种妙好饮食。自手擎持。以奉如来白言。世尊。唯愿诸佛及比丘僧。随意饱食。及诸大众。受食讫已。食不可尽。彼人生念。此百味食。既不可尽。必是如来威神德力。令使充溢。余食既多。我今可唤所看如来白衣人众。布施此食皆食饱满。然后我心得大欢喜。复生此念。希有希有不思议法。此宝体佛威德力大。令我眷属不唤自来佐助于我。我亦不曾借倩一人。又我亦复不用多功。众事一时皆得办具。时宝体佛饭食讫已。为彼村人如应说法。使其欢喜生希有心。安置彼人于正法中。及彼大众。皆闻说法。悉各欢喜。或得道者。乃至起还归向本处。

时彼村人闻宝体佛说法教化。听受法已。欢喜踊跃。心发弘誓。作如是言。愿我未来如似宝体如来所。得一切诸法。我皆具足。又愿我于大众之中。如是说法。令一切人欢喜信受。如今世尊宝体如来将比丘众。安庠而行。一种无异。时彼村人供养如来。具足尊重。恭敬心已。随佛向寺。剃除须发。舍俗出家。得成比丘。时彼宝体如来住世为诸众生。说法已讫。入般涅槃。涅槃之后。无量无边。天人众等。阇维佛身。复将无量供养之具。于阇维所而设供养。时彼比丘既闻如来入般涅槃。生大忧恼。作如是念。我今可往至阇维所。若至彼处。应得异法。是时比丘速疾往诣彼阇维所。到彼处已。即得异宝初得之时。谓彼珍宝不甚清净。少有尘垢。

尔时比丘细刮拭看。即知清净真琉璃宝价数直于百千两金。彼摩尼宝。安置之处。昼夜无异。夜如日现。一切房舍。一切院落。皆悉光明。是时天人。收彼宝体佛舍利已。起造于塔。时彼比丘亦生心念。我今可以此摩尼宝安置浮图承露盘上。作于宝瓶。生此念已。至于塔所。至彼所已。作如是念。我此摩尼宝珠。价直百千两金。我今以是摩尼宝珠。安于塔上。为彼如来是我之师。是故我今持此摩尼。置于塔上。彼摩尼宝光明。照于彼塔之上。无量千岁。而彼比丘复然无量种种灯明。足满千年。供养彼塔。恭敬尊重。满千年已。心常不舍念佛三昧。彼比丘持清净戒故。加复供养如来塔故。以是因缘。命终之后。在生死中。无量无边。百千万世。受于人天福乐果报。不曾坠堕于恶道中。

阿难。时彼比丘过于百千无量无数阿僧祇劫。复值一佛出现于世。号曰能作光明如来。时彼比丘供养于佛。修持禁戒。梵行清净。出家如前。复发此心。愿我未来。藉此功德。生生世世。莫生恶道。时作光佛知彼比丘心所愿已。即与授记。语言。仁者。汝于来世。过于百千无量无数阿僧祇劫。当得作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号曰然灯。彼然灯佛作菩萨时。于末后身。生兜率天。从兜率天。降神来下。从右胁入。托于母胎。住居十月。满十月已。一心正念。欲生之时。放于光明。照彼佛刹。皆悉遍满。

尔时菩萨。既将欲生。其母咨王。智者主言。大王当知。我意欲往园林之内游戏观看。王闻夫人如是语已。即出敕告城内大臣及诸豪富长者居士商贾人言。我今夫人。欲出园林观看游戏。汝等当家可各庄严城内街衢。悉令清净。所有秽恶瓦砾粪堆。并宜除却。办具香汤洒散于道。香泥涂地。以妙香华。布散其上。处处安置妙宝香炉。烧众名香。又复安置种种宝瓶。盛诸香水。著好净花。优钵罗华。波头摩华。拘勿头花。分陀利华。置于瓶内。处处安置芭蕉之树。随芭蕉树大小高下。各悬杂色种种幡幢。其诸幡幢。众色间杂。其幢树内。复各垂于七宝网罗。真珠璎珞。网罗节目。悉有宝铃。若夜净天。星辰出现。又于处处。悉各施悬众宝明镜。犹如日月。或悬种种杂色流苏。或处处垂金银宝带。彼城街巷。如是种种精丽庄严等。彼天神揵闼婆城。一种无异。时王夫人。共千左右。乘宝辇舆伎乐引导。种种音声。前后围绕。填满街巷。从宫殿出。四面观看。安庠而行。威德特尊。势力广大。处在众中。无与比者。向彼园林。既到园林。渐趣河岸。至河岸已。即上于船。游入河中。至中流已。忽然自有一大灯明。上下纵广。十二由旬。其灯明内。有莎草丛。高下四指。其色艾白柔软。犹如迦耶邻提。出妙香气。又如瞻婆波利师华。其园林内。出种种华及种种果。种种树木。天上人间。所有树木。名华美果。悉满此园。时菩萨母仰观虚空。安庠右手攀引树枝。枝即垂下。时王夫人。即以右手。捉于树枝。从右胁间。出一童子。端正可喜。名曰然灯。自然而合手十指掌。童子生时。放大光明。照彼佛刹。皆悉充满。天上即雨无量诸花。所谓曼陀罗花。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优钵罗华。波头摩华。拘勿头华。分陀利花。又雨无量旃檀散香。充满遍布十二由旬。复雨种种无量无边天诸伎乐。不鼓自鸣。又出无量歌赞音声。音声之内。言辞唱云。无量作灯明。无量作灯明。是彼菩萨瑞应之号。故称然灯。尔时然灯菩萨大士。诸根具足。相好圆满。无所乏少。日日长大。在于楼上。受五欲乐。然彼童子受五欲时。虽复欢乐。忽自生念。世间爱欲。虚幻暂时。须臾破坏。不久磨灭。思惟此已。从家内出。剃除须发。身服袈裟。得于出家。出家之后。欲求菩提。渐向树下。修习正觉。证正觉后。以佛眼观一切世间。即生此念。有谁最得初闻正法。即见世间空无化者。再观三观。亦见世间。无有闻法及可度人。彼佛在世。经三千年。独一无侣。端坐过于三千年后。彼然灯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作如是念。此众生辈。耽著五欲。放逸多时。迷荒无厌。我今当化令彼觉知。作是念已。从灯炷城出。住空中化作一城。名阎浮檀。于彼城内。化作种种琉璃诸屋。于其城外。又复化作种种七宝多罗之树。七重行列。七宝庄严。如上所说城庄严事。其城纵广东西南北。五千由旬。又其城内庄严之具。如忉利天。一种无异。彼城内人寿三千岁。此阎浮提诸众生等。悉遥观彼一切人民。受于欢乐。自恣五欲。悉见悉知。悉闻悉羡。

时然灯佛如是过于三千岁后。生是念言。我今可作神通变化令阎浮人生厌离想。

时阎浮人。见然灯佛所居之城四壁皆出猛火焰炽。生大恐怖。共相谓言。呜呼彼城。自然烧尽。不久渐灭。时阎浮提一切人民。诸根成熟。应得佛化。彼等人民。见彼化城。四面火起。炽盛烧然。怖畏惊恐求归依处。无救护者。欲求解脱。无能度者。发此言已。愿于彼城下来至此。或复此城上至于彼。我等一切当灭彼火。是时天龙夜叉乾闼婆人非人等。出于彼城。告我等言。何故此城自出火然。时彼城前。忽尔自然出三阁道。一金所成。二银所成。三颇梨成。其阁道间。各有杂宝多罗树行。彼多罗树。出大声云。汝等人辈。宜速聚集会于一处。若汝心欲见然灯佛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者。彼佛不久。欲下阎浮提。时阎浮提一切人民。皆悉往诣彼阁道所。见然灯佛。从城内出。于阁道下。时诸梵释四天王等。前后围绕。阎浮提人见彼佛已。皆大欢喜。各生是心。我等前者。欲睹如来。今已得见。复更生念。我各于先问佛是事。此城何故。如是火然。如来应为我等解释。时然灯佛。足蹈地已。其诸人民。悉各皆念。我独头面顶礼于佛而发是言。我得于先顶礼佛足。

时然灯佛坐师子座。坐已为彼众生说法。所谓赞叹布施之事。持戒之事。离欲之事。得漏尽法。说于出家功德之利。助清净法。如来见此阎浮提人。闻佛说法。信乐听受。生欢喜心。心意柔软。心得无碍。如来更复为说诸法。如往昔佛。知于众生机根说法。令其欢喜。所谓苦集灭道。世尊今复为阎浮人。具足说此四谛之法。时然灯佛初日说法。教化度脱。六百亿人。悉皆漏尽。证阿罗汉。心得自在。第二日化五百亿人。第三日化四百亿人。第四日化三百亿人。第五日化二百亿人。第六日化一百亿人。第七日化五十亿人。悉皆如上得阿罗汉。至于第二一七日内。教化度脱百一亿人。最后第三一七日内。复度七十五亿众生。悉得上利漏尽意解。成阿罗汉。彼然灯佛住世一劫。共诸比丘声闻弟子。为世间人作利益故(迦叶遗师作如是说)。

阿难。诸佛次第相传授记。其然灯佛初种善根。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转法轮。住世一劫。化众生故(摩诃僧祇师作如是说)。

阿难。其然灯佛为菩萨时。在于船上。虽受五欲。于世间中深生厌离。作如是念。我可坐船渡河彼岸。亦发此心。即生一大清净莲花。然灯童子于其华上。结加趺坐。坐已莲华即自还合。犹如象莲。时诸婇女求觅童子。莫知所在。即奏大王。

尔时大王遣使四方推求寻觅。东西南北不知其所。乃至四维亦不知处。然灯菩萨以天威德神通力故。在彼船上莲华台中。结加趺坐。而身不现。即得五通飞腾虚空。乃至向于菩提树下。得一切智。及转法轮说法。度脱六十八亿百千人。俱皆悉共住在于世间。教化众生(尼沙塞师作如是说)。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