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本缘部 >> 文章正文
 
-0203 04.P0447 杂宝藏经 (10卷)〖元魏 吉迦夜共昙曜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13711   【字体:

大正藏 No. 0203 杂宝藏经

元魏 吉迦夜共昙曜译

10卷

杂宝藏经卷第一(有九缘)

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昙曜译

十奢王缘

王子以肉济父母缘

鹦鹉子供养盲父母缘

弃老国缘

佛于忉利天上为摩耶说法缘

佛说往昔母迦旦遮罗缘

慈童女缘

莲华夫人缘

鹿女夫人缘

(一)十奢王缘

昔人寿万岁时。有一王。号曰十奢。王阎浮提。王大夫人。生育一子。名曰罗摩。第二夫人。有一子。名曰罗漫。罗摩太子。有大勇武。那罗延力。兼有扇罗。闻声见形。皆能加害。无能当者。时第三夫人。生一子。名婆罗陀。第四夫人。生一子。字灭怨恶。第三夫人。王甚爱敬。而语之言。我今于尔所有财宝。都无吝惜。若有所须。随尔所愿。夫人对言。我无所求。后有情愿。当更启白。时王遇患。命在危惙。即立太子罗摩。代己为王。以帛结发。头著天冠。仪容轨则。如王者法。时小夫人。瞻视王病。小得瘳差。自恃如此。见于罗摩绍其父位。心生嫉妒。寻启于王求索先愿。愿以我子为王。废于罗摩。王闻是语。譬如人噎既不得咽。又不得吐。正欲废长。已立为王。正欲不废。先许其愿。然十奢王。从少已来。未曾违信。又王者之法。法无二语。不负前言。思惟是已。即废罗摩。夺其衣冠。时弟罗漫。语其兄言。兄有勇力。兼有扇罗。何以不用。受斯耻辱。兄答弟言。违父之愿。不名孝子。然今此母。虽不生我。我父敬待。亦如我母。弟婆罗陀。极为和顺。实无异意。如我今者。虽有大力扇罗。宁可于父母及弟。所不应作。而欲加害。弟闻其言。即便默然。时十奢王。即徙二子。远置深山。经十二年。乃听还国。罗摩兄弟。即奉父敕。心无结恨。拜辞父母。远入深山。时婆罗陀。先在他国。寻召还国。以用为王。然婆罗陀。素与二兄。和睦恭顺。深存敬让。既还国已。父王已崩。方知己母妄兴废立。远摈二兄。嫌所生母所为非理。不向拜跪。语己母言。母之所为。何期勃逆。便为烧灭我之门户。向大母拜。恭敬孝顺。倍胜于常。时婆罗陀。即将军众。至彼山际。留众在后。身自独往。当弟来时。罗漫语兄言。先恒称弟婆罗陀义让恭顺。今日将兵来。欲诛伐我之兄弟。兄语婆罗陀言。弟今何为将此军众。弟白兄言。恐涉道路。逢于贼难。故将兵众。用自防卫。更无余意。愿兄还国。统理国政。兄答弟言。先受父命。远徙来此。我今云何。辄得还返。若专辄者。不名仁子孝亲之义。如是殷勤。苦求不已。兄意礭然。执志弥固。弟知兄意终不可回。寻即从兄。索得革屣。惆怅懊恼。赍还归国。统摄国政。常置革屣于御坐上。日夕朝拜问讯之义。如兄无异。亦常遣人。到彼山中。数数请兄。然其二兄。以父先敕十二年还。年限未满。至孝尽忠。不敢违命。其后渐渐年岁已满。知弟殷勤屡遣信召。又知敬屣如己无异。感弟情至。遂便还国。既至国已。弟还让位。而与于兄。兄复让言。父先与弟。我不宜取。弟复让言。兄为嫡长。负荷父业。正应是兄。如是展转。互相推让。兄不获已。遂还为王。兄弟敦穆。风化大行。道之所被。黎元蒙赖。忠孝所加。人思自劝奉事孝敬。婆罗陀母。虽造大恶。都无怨心。以此忠孝因缘故。风雨以时。五谷丰熟。人无疾疫。阎浮提内。一切人民。炽盛丰满。十倍于常。

(二)王子以肉济父母缘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尔时阿难。著衣持钵。入城乞食。见一小儿。有盲父母。乞索得食。好者供养父母。粗者便自食之。阿难白佛言。世尊。此小儿者。甚为希有。乞得好食。用奉父母。择粗恶者。而自食之。佛言。此未为难。我过去世中。供养父母。乃极为难。阿难白佛言。世尊。过去之世。供养父母。其事云何。佛言。乃往过去。有大国王。统领国土。王有六子。各领一国。时有一大臣名罗睺求。计谋兴军。杀彼大王及其五子。其第六小子。先有鬼神。来语之言。汝父大王及诸五兄。悉为大臣罗睺求之所杀害。次欲到汝。王子闻已。即还家中。妇见王子颜色忧悴。不与常同。而问夫言。汝何以尔。夫答妇言。男子之事不得语汝。妇言。王子。我今与汝生死共同。有何急缓而不见语。夫答妇言。适有鬼神。来语我言。汝父大王及与五兄。悉为他杀。次来到汝。以是忧惧。莫知所适。夫妇作计。即共将儿。逃奔他国。持七日粮。计应达到。惶怖所致。错从曲道。行经十日。犹不达到。粮食乏尽。困饿垂死。王子思惟。三人并命。苦痛特剧。宁杀一人。存二人命。即便拔剑。欲得杀妇。儿顾见父。合掌白言。愿父今者。莫杀我母。宁杀我身。以代母命。父用儿语。欲杀其子。子复白言。莫断我命。若断我命。肉则臭烂。不得久停。或恐其母不得前达。不断我命。须臾削割。日日稍食。未到人村。余在身肉。唯有三脔。子白父母。此肉二脔。父母食之。余有一脔。还用与我。掷儿放地。父母前进。时释提桓因。宫殿震动。便即观之。是何因缘。见此小儿作希有事。即化作饿狼。来从索肉。小儿思惟。我食此肉。亦当命尽。不食亦死。便舍此肉。而与饿狼。释提桓因。即化作人。语小儿言。汝今割肉。与汝父母。生悔心不。答言不悔。天言。汝今苦恼。谁当信汝不生悔心。小儿于是。即出实言。我若不生悔心。身肉还生平复如故。若有悔者。于是即死。作此言已。身体平复。与本无异。释提桓因。即将其子并其父母。使得一处。见彼国王。心大悲喜。愍其至孝。叹未曾有。即给军众。还复本国。释提桓因。即渐拥护。作阎浮提王。尔时小儿。我身是也。尔时父母。今日父母是也。佛言。非但今日赞叹慈孝。于无量劫常亦赞叹。诸比丘白佛言。世尊。过去世中。供养父母。其事云何。佛言。昔迦尸国王土界之中。有一大山。中有仙人名睒摩迦。父母年老。而眼俱盲。常取好果鲜花美水。以养父母。安置闲静无怖畏处。凡有所作。举动行止。先白父母。白父母已。便取水去。时梵摩达王。游猎而行见鹿饮水。挽弓射之。药箭误中睒摩迦身。被毒箭已。高声唱言。一箭杀三人。斯痛何酷。其王闻其声。寻以弓箭。投之于地。便即往看。谁作此言。我闻。此山中有仙人。名睒摩迦。慈仁孝顺。养盲父母。举世称叹。汝今非睒摩迦也。答言。我即是也。而白王言。今我此身。不计苦痛。但忧父母年老目冥。从今饥困。无人供养耳。王复问言。汝盲父母。今在何许。睒摩迦指示王言。在彼草屋中。王即至盲父母所。睒摩迦父。时语妇言。我眼瞤动。将非我孝子睒摩迦有衰患不。妇复语夫。我乳亦惕惕而动。将非我子有不祥事不。时盲父母。闻王行声索索。心生恐怖。非我子行。为是谁也。王到其前。唱言作礼。盲父母言。我眼无所见。为是谁礼。答言。我是迦尸国王。时盲父母。命王言坐。我子若在。当以好华果奉上于王。我子朝往取水。迟晚久待不来。王便悲泣。而说偈言。


  我为斯国王  游猎于此山

  但欲射禽兽  不觉中害人

  我今舍王位  来事盲父母

  与汝子无异  慎莫生忧苦

盲父母。以偈答王曰。


  我子慈孝顺  天上人中无

  王虽见怜愍  何得如我子

  王当见怜愍  愿将示子处

  得在儿左右  并命意分足

于是。王将盲父母。往至睒摩迦边。既至儿所。捶胸懊恼。号啕而言。我子慈仁。孝顺无比。天神地神。山神树神。河神池神诸神。说偈而言。


  释梵天世王  云何不佐助

  我之孝顺子  使见如此苦

  深感我孝子  而速救济命

时释提桓因。宫殿震动。以天耳闻盲父母悲恻语声。即从天下。往到其所。而语睒摩迦言。汝于王所。生恶心也。答言。实无恶心。释提桓因言。谁当信汝无恶心也。睒摩迦答言。我于王所有恶心者。毒遍身中即尔命终。若我于王无恶心者。毒箭当出身疮便愈。即如其言。毒箭自出。平复如故。王大欢喜。踊跃无量。便出教令。普告国内。当修慈仁孝事父母。睒摩迦从昔已来。慈仁孝顺。供养父母。欲知尔时盲父者今净饭王是。尔时盲母者。摩耶夫人是。睒摩迦者。今我身是。迦尸国王。舍利弗是。时释提桓因。摩诃迦叶是。

(三)鹦鹉子供养盲父母缘

佛在王舍城。告诸比丘言。有二邪行。如似拍鞠。速堕地狱。云何为二。一者不供养父母。二者于父母所。作诸不善。有二正行。如似拍鞠。速生天上。云何为二。一者供养父母。二者于父母所作众善行。诸比丘言。希有世尊。如来极能赞叹父母。佛言。非但今日。于过去世。雪山之中。有一鹦鹉。父母都盲。常取好花果。先奉父母。尔时有一田主。初种谷时。而作愿言。所种之谷。要与众生而共啖食。时鹦鹉子。以彼田主先有施心。即常于田。采取稻谷。以供父母是时田主按行苗行。见诸虫鸟揃谷穗处。嗔恚懊恼。便设罗网。捕得鹦鹉。鹦鹉子言。田主先有好心。施物无吝。由是之故。故我敢来。采取稻谷。如何今者。而见网捕。且田者如母。种子如父。实语如子。田主如王。拥护由己。作是语已。田主欢喜。问鹦鹉言。汝取此谷。竟复为谁。鹦鹉答言。有盲父母。愿以奉之。田主答言。自今已后。常于此取。勿复疑难。佛言。鹦鹉乐多果种。田者亦然。尔时鹦鹉。我身是也。尔时田主。舍利弗是。尔时盲父。净饭王是。尔时盲母。摩耶是也。

(四)弃老国缘

佛在舍卫国。尔时世尊。而作是言。恭敬宿老。有大利益。未曾闻事。而得闻解。名称远达。智者所敬。诸比丘言。如来世尊。而常赞叹恭敬父母耆长宿老。佛言。不但今日。我于过去无量劫中。恒恭敬父母耆长宿老。诸比丘白佛言。过去恭敬。其事云何。佛言。过去久远。有国名弃老。彼国土中。有老人者。皆远驱弃。有一大臣。其父年老。依如国法。应在驱遣。大臣孝顺心所不忍。乃深掘地。作一密屋。置父著中。随时孝养。尔时天神。捉持二蛇。著王殿上。而作是言。若别雄雌汝国得安。若不别者。汝身及国。七日之后。悉当覆灭。王闻是已。心怀懊恼。即与群臣。参议斯事。各自陈谢。称不能别。即募国界。谁能别者。厚加爵赏。大臣归家。往问其父。父答子言。此事易别。以细软物。停蛇著上。其躁扰者。当知是雄。住不动者。当知是雌。即如其言。果别雄雌。天神复问言。谁于睡者。名之为觉。谁于觉者。名之为睡。王与群臣。复不能辩。复募国界。无能解者。大臣问父。此是何言。父言。此名学人。于诸凡夫。名为觉者。于诸罗汉。名之为睡。即如其言以答。天神又复问言。此大白象。有几斤两。群臣共议。无能知者。亦募国内。复不能知。大臣问父。父言。置象船上。著大池中。画水齐船深浅几许。即以此船。量石著中。水没齐画。则知斤两。即以此智以答。天神又复问言。以一掬水。多于大海。谁能知之。群臣共议。又不能解。又遍募问。都无知者。大臣问父。此是何语。父言。此语易解。若有人能信心清净。以一掬水。施于佛僧及以父母困厄病人。以此功德。数千万劫。受福无穷。海水极多。不过一劫。推此言之。一掬之水。百千万倍。多于大海。即以此言。用答天神。天神复化作饿人。连骸拄骨。而来问言。世颇有人饥穷瘦苦剧于我不。群臣思量。复不能答。臣复以状。往问于父。父即答言。世间有人。悭贪嫉妒。不信三宝。不能供养父母师长。将来之世。堕饿鬼中。百千万岁。不闻水谷之名。身如太山。腹如大谷。咽如细针。发如锥刀。缠身至脚。举动之时。支节火然。如此之人。剧汝饥苦。百千万倍。即以斯言。用答天神。天神又复化作一人。手脚杻械。项复著锁。身中火出。举体燋烂。而又问言。世颇有人苦剧我不。君臣率尔。无知答者。大臣复问其父。父即答言。世间有人。不孝父母。逆害师长。叛于夫主。诽谤三尊。将来之世。堕于地狱。刀山剑树。火车炉炭。陷河沸屎。刀道火道。如是众苦。无量无边。不可计数。以此方之。剧汝困苦。百千万倍。即如其言。以答天神。天神又化作一女人。端政瑰玮。逾于世人。而又问言。世间颇有端政之人如我者不。君臣默然。无能答者。臣复问父。父时答言。世间有人。信敬三宝。孝顺父母。好施忍辱精进持戒。得生天上。端政殊特。过于汝身。百千万倍。以此方之。如瞎猕猴。又以此言。以答天神。天神又以一真檀木方直正等。又复问言。何者。是头。君臣智力。无能答者。臣又问父。父答言易知。掷著水中。根者必沈。尾者必举。即以其言。用答天神。天神又以二白草马形色无异。而复问言。谁母谁子。君臣亦复无能答者。复问其父。父答言。与草令食。若是母者。必推草与子。如是所问。悉皆答之。天神欢喜。大遗国王珍琦财宝。而语王言。汝今国土。我当拥护。令诸外敌不能侵害。王闻是已。极大踊悦。而问臣言。为是自知。有人教汝。赖汝才智。国土获安。既得珍宝。又许拥护。是汝之力。臣答王言。非臣之智。愿施无畏。乃敢具陈。王言。设汝今有万死之罪。犹尚不问。况小罪过。臣白王言。国有制令。不听养老。臣有老父。不忍遣弃。冒犯王法。藏著地中。臣来应答。尽是父智。非臣之力。唯愿大王。一切国土。还听养老。王即叹美。心生喜悦。奉养臣父。尊以为师。济我国家一切人命。如此利益。非我所知。即便宣令。普告天下。不听弃老。仰令孝养。其有不孝父母。不敬师长。当加大罪。尔时父者。我身是也。尔时臣者。舍利弗是。尔时王者。阿阇世是。尔时天神。阿难是也。

(五)佛于忉利天上为母摩耶说法缘

佛在舍卫国。告诸比丘言。我今欲往忉利天上。夏坐安居。为母说法。汝诸比丘。谁乐去者。当随我去。作是语已。即往忉利天上。在一树下。夏坐安居。为母摩耶及无量诸天说法。皆获见谛。还阎浮提。诸比丘言。希有世尊。能为其母。九十日中。住忉利天。佛言。非但今日。我过去时。亦曾为母。拔苦恼事。时诸比丘。而白佛言。过去所为其事云何。佛言。往昔久远。雪山之边。有猕猴王。领五百猕猴。时一猎师。张网围捕。猕猴王言。汝等今日。慎勿恐怖。我当为汝破坏彼网。汝诸猕猴。悉随我出。即时破网。皆得解脱。有一老猕猴。担儿脚跌。堕于深坑。猕猴王觅母。不知所在。见一深坑。往到边看。见母在下。语诸猕猴。各自励力。共我出母。时诸猕猴。互相捉尾乃至坑下。挽母得出。离于苦难。况我今日。拔母苦难。尔时拔免深坑之难。今复拔母三恶道难。佛告诸比丘。拔济父母。有大功德。我由拔母。世世无难。自致成佛。以是义故。诸比丘等。各应孝顺供养父母。

(六)佛说往昔母迦旦遮罗缘

佛时游行。到居荷罗国。便于中路一树下坐。有一老母。名迦旦遮罗。系属于人。井上汲水。佛语阿难。往索水来。阿难承佛敕。即往索水。尔时老母。闻佛索水。自担盥往。既到佛所。放盥著地。直往抱佛。阿难欲遮。佛言莫遮。此老母者。五百生中。曾为我母。爱心未尽。是以抱我。若当遮者。沸血从面门出。而即命终。既得抱佛。鸣其手足。在一面立。佛语阿难。往唤其主。其主来至。头面礼佛。却住而立。佛语主言。放此老母。使得出家。若出家者。当得罗汉。主便即放。佛告阿难。付波阇波提比丘尼。使度出家。不久即得阿罗汉道。比丘尼中。善解契经。最为第一。诸比丘疑怪。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系属于他。复以何缘。得阿罗汉。佛言。迦叶佛时。出家学道。以是因故。得阿罗汉。当于尔时。为徒众主。骂诸贤圣胜尼为婢。以此因缘。今属于他。五百生中。恒为我母。悭贪嫉妒。遮我布施。以是因缘。常生贫贱。非但今日拔其贫贱。诸比丘言。不审于过去世。拔济贫贱。其事云何。佛言。过去世时。波罗捺国。有一贫家。母子共活。儿恒佣作。以供养母。得少钱财。且支旦夕。尔时其子。即白母言。我今欲与诸贾客等远行商估。其母然可。于是发去。儿发去后。贼来破家。劫掠钱财。并驱老母。异处出卖。儿既来还。推觅其母。即知处所。多赍钱财。勉赎其母。即于本国。而为生活。资财满足。倍胜于前。尔时母者。今迦旦遮罗是。尔时儿者。我身是也。我当尔时。已拔母苦。

(七)慈童女缘

昔佛在王舍城。告诸比丘。于父母所。少作供养。获福无量。少作不顺。获罪无量。诸比丘白佛言。世尊。罪福之报。其事云何。佛言。我于过去久远世时。波罗奈国有长者子。名慈童女。其父早丧。钱财用尽。役力卖薪。日得两钱。奉养老母。方计转胜。日得四钱。以供于母。遂复渐差。日得八钱。供养于母。转为众人之所体信。远近投趣。获利转多。日十六钱。奉给于母。众人见其聪明福德。而劝之言。汝父在时。常入海采宝。汝今何为不入海也闻是语已。而白母言。我父在时。恒作何业。母言。汝父在时。入海取宝。便白母言。我父若当入海采宝。我今何故。不复入海。母见其子慈仁孝顺。谓不能去。戏语之言。汝亦可去。得母此语。谓呼已定。便计伴侣。欲入海去。庄严既竟。辞母欲去。母即语言。我唯一子。当待我死。何由放汝。儿答母言。先若不许。不敢正意。母已许我。那得复遮。望以此身立信而死。许他已定。不复得住。母见子意正。前抱脚哭。而作是言。不待我死。何由得去。儿便决意。自掣手出脚。绝母数十根发。母畏儿得罪。即放使去。共诸商贾。遂入于海。达到宝渚。多取珍宝。与诸同伴。便还发引。时有二道。一是水道。一是陆道。众人皆言从陆道去。即从陆道。时彼国法。贼来劫夺。若得商主。诸商人物。皆入于贼。不得商主。虽获财物。商主来还。尽归财物。以是之故。是慈童女。恒出营别宿。商人早起。来迎取之。一夜大风。商人卒起。忘不迎取。商主于后。即不得伴。不识途径。见有一山。便往至上。遥见有城。绀琉璃色。饥渴困乏。疾走向之。尔时城中。有四玉女擎如意宝珠。作倡伎乐。而共来迎。四万岁中。受大快乐。于是自然。厌离心生。便欲舍去。诸玉女言。阎浮提人。甚无反复。共我生活。经四万岁。云何一旦舍我而去。不顾其言。便复前行。见颇梨城。有八玉女。擎八如意珠。亦作伎乐。而来迎之。八万岁中。极大欢乐。生厌恶心。复舍远去。至白银城。有十六玉女。擎十六如意珠。如前来迎。十六万岁。受大快乐。亦复舍去。至黄金城。有三十二玉女。擎三十二如意珠。如前来迎。又三十二万岁。受大快乐。亦欲舍去。诸玉女言。汝前后所住。常得好处。自此已去。更无好处。不如即住。闻是语已。而自念言。诸玉女等。恋慕我故。作是语耳。若当前进必有好处。即便舍去。遥见铁城。心生疑怪。而作是念言。外虽是铁。内为极好。渐渐前进。并近于城。亦无玉女来迎之者。复作念言。城中甚似极大快乐。是故不及来迎于我。转转前进。遂入铁城。门关已下中有一人头戴火轮。舍此火轮。著于童女头上。即便出去。慈童女。问狱卒言。我戴此轮。何时可脱。答言。世间有人。作其罪福。如汝所作。入海采宝。经历诸城。久近如。然后当来代汝受罪。此铁轮者。终不堕地。慈童女问言。我作何福。复作何罪。答言。汝昔于阎浮提。日以二钱。供养于母。故得琉璃城。四如意珠。及四玉女。四万岁中。受其快乐。四钱供养母故。得颇梨城。八如意珠。八玉女等。八万岁中。受诸快乐。八钱供养母故。得白银城。十六如意珠。十六玉女。十六万岁。受于快乐。十六钱供养母故。得黄金城。三十二如意珠。三十二玉女。三十二万岁。受大快乐。以绝母发故。今得戴铁火轮。不曾堕地。有人代汝。乃可得脱。又问言。今此狱中。颇有受罪如我比不。答言。百千无量。不可称计。闻是语已。即自思惟。我终不免。愿使一切应受苦者尽集我身。作是念已。铁轮即堕地。慈童女语狱卒言。汝道此轮。不曾有堕。今何以堕。狱卒嗔忿。即以铁叉。打童女头。寻便命终。生兜术陀天。欲知尔时慈童女者。即我身是。诸比丘当知。于父母所。少作不善。获大苦报。少作供养。得福无量。当作是学。应勤尽心奉养父母。

(八)莲华夫人缘

佛在舍卫国。告诸比丘。若于父母若复于佛及弟子。所起嗔恚心此人为堕黑绳地狱。受苦无量。无有边际。诸比丘问佛言。世尊。敬重父母。若于父母。不生敬重。作少不善。其事云何。佛言。过去久远无量世时。雪山边有一仙人。名提婆延。是婆罗门种。婆罗门法。不生男女。不得生天。此婆罗门。常石上行小便。有精气。流堕石宕。有一雌鹿。来舐小便处。即便有娠。日月满足。来诣仙人窟下。生一女子。华裹其身。从母胎出。端正殊妙。仙人知是己女。便取畜养。渐渐长大。既能行来。脚蹈地处。皆莲华出。婆罗门法。夜恒宿火。偶值一夜火灭无有。走至他家。欲从乞火。他人见其迹迹有莲华。而便语言。绕我舍七匝。我与汝火。即绕七匝。得火还归。值乌提延王游猎。见彼人舍。有七重莲华。怪而问之。尔舍所以有此莲华。即答王言。山中梵志女来乞火。彼女足下生此莲华。寻其脚迹到仙人所。王见是女端正殊妙。语仙人言。与我此女。便即与之。而语王言。当生五百王子。遂立为夫人。五百婇女中。最为上首。王大夫人。甚妒鹿女。而作是言。王今爱重。若生五百子。倍当敬之。其后不久。生五百卵。盛著箧中。时大夫人。捉五百面段。以代卵处。即以此箧。封盖记识。掷恒河中。王问夫人言。为生何物。答言。纯生面段。王言。仙人妄语。即下夫人职。更不见王。时萨耽菩王。在于下流。与诸婇女。游戏河边。见此箧来。而作是言。此箧属我。诸婇女言。王今取箧。我等当取箧中所有。遣人取箧。五百夫人。各与一卵。卵自开敷。中有童子。面目端正。养育长大。各皆有大力士之力。竖五百力士幢。乌提延王。从萨耽菩王常索贡献。萨耽菩王。闻索贡献。愁忧不乐。诸子白言。何以愁恼。王言。今我处世。为他所陵。诸子问言。为谁所陵。王言。乌提延王。而常随我。责索贡献。诸子白言。一切阎浮提王。欲索贡献。我等能使贡献于王。王以何故。与他贡献。五百力士。遂将军众。伐乌提延王。乌提延王。恐怖而言。一力士。尚不可当。何况五百力士。便募国中能却此敌。又复思忆。彼仙人者。或能解知。作诸方便。往到仙人所。语仙人言。国有大难。何由攘却。答言。有怨敌也。王言。萨耽菩王。有五百力士。皆将军众。欲来伐我。我今乃至。无是力士。与彼作对。知何方计。得却彼敌。仙人答言。汝可还求莲华夫人。彼能却敌。王言。彼云何能却。仙人答言。此五百力士。皆是汝子。莲华夫人之所生也。汝大夫人。心怀憎嫉。掷彼莲华所生之子。著河水中。萨耽菩王。于河水下头接得养育。使令长大。王今以莲华夫人。乘大象上。著军阵前。彼自然当服。即如仙人言。还来忏谢莲华夫人。共忏谢已庄严夫人。著好衣服。乘大白象。著军阵前。五百力士举弓欲射。手自然直不得屈申。生大惊愕。仙人飞来。于虚空中。语诸力士。慎勿举手。莫生恶心。若生恶心。皆堕地狱。此王及夫人汝之父母。母即按乳。一乳作二百五十岐。皆入诸子口中。即向父母忏悔。自生惭愧。皆得辟支佛。二王亦自然开悟。亦得辟支佛。尔时仙人即我身是。我于尔时。遮彼诸子。使于父母不生恶心。得辟支佛。我今亦复赞叹供养老父母之德也。

(九)鹿女夫人缘

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告诸比丘。有二种法。能使于人疾得人天。至涅盘乐。有二种法。能使于人速堕三恶。受大苦恼。何等二法。能使于人疾得人天至涅盘乐。佛言。一者供养父母。二者供养贤圣。云何二法。速堕三恶受大苦恼。佛言。一者于父母所。作诸不善。二者于贤圣所。亦作不善。诸比丘白佛言。世尊。速成善恶。其事云何。佛告诸比丘。过去久远无量世时。有国名波罗奈。国中有山。名曰仙山。时有梵志。在彼山住。大小便利。恒于石上。后有精气。堕小行处。雌鹿来舐。即便有娠。日月满足。来至仙人所。生一女子。端正殊妙。唯脚似鹿。梵志取之。养育长成。梵志之法。恒奉事火。使火不绝。此女宿火。小不用意。使令火灭。此女恐怖。畏梵志嗔。有余梵志。离此住处。一拘屡者(秦言五里)。此女速疾。往彼梵志。而求乞火。梵志见其迹。迹有莲华。要此女言。绕我舍七匝。当与汝火。若出去时。亦绕七匝。莫行本迹。异道而还。即如其言。取火而去。时梵豫国王。出行游猎。见彼梵志。绕舍周匝。十四重莲华。复见二道有两行莲华怪其所以。问梵志言。都无水池。云何有此妙好莲华。答言。彼仙住处有一女。来从我乞火。此女足迹。皆生莲华。我便要之。若欲得火。绕舍七匝。将去之时。亦复七匝。是以有此周匝莲华。王寻华迹。至梵志所从索女看。见其端正。甚适悦意。即从梵志。求索此女。梵志即与王。王即立为第二夫人。此女少小。仙人养育。受性端直。不解妇女妖[薩/女]之事。后时有娠。相师占言。当生千子。王大夫人。闻此语已。心生妒忌。渐作计校。恩厚招喻鹿女夫人左右侍从。饶与钱财珍宝。尔时鹿女。日月满足。便生千叶莲华。欲生之时。大夫人以物瞒眼。不听自看。捉臭烂马肺。承著其下。取千叶莲华。盛著槛里。掷于河中。还为解眼而语之言。看汝所生。唯见一段臭烂马肺。王遣人问。为生何物。而答王言。唯生臭烂马肺之物。时大夫人而语王言。王喜到惑。此畜生所生。仙人所养。生此不祥臭秽之物。王大夫人。即便退其夫人之职。不复听见。时乌耆延王。将诸徒从夫人婇女。下流游戏。见黄云盖。从河上流。随水而来。王作是念。此云盖下。必有神物。遣人往看。于黄云下。见有一槛。即便接取。开而看之。见千叶莲华。一叶有一小儿。取之养育。以渐长大。各皆有大力士之力。乌耆延王。岁常贡献梵豫王。集诸献物。遣使欲去。诸子问言。欲作何等。时王答言。欲贡献彼梵豫国王。诸子各言。若有一子。犹望能伏天下使来贡献。况有我等千子。而当献他。千子即时将诸军众。降伏诸国。次第来到梵豫王国。王闻军至。募其国中。谁能攘却如此之敌。都无有人能攘却者。第二夫人。来受募言。我能却之。问言。云何得攘却之。夫人答言。但为我作百丈之台。我坐其上。必能攘却。作台已竟。第二夫人。在上而坐。尔时千子。欲举弓射。自然手不能举。夫人语言。汝慎莫举手向于父母。我是汝母。千子问言。何以为验得知我母。答言。我若按乳。一乳有五百岐。各入汝口。是汝之母。若当不尔非是汝母。即时两手按乳。一乳之中。有五百岐。入千子口中。其余军众。无有得者。千子降伏。向父母忏悔。诸子于是和合。二国无复怨仇。自相劝率。以五百子。与亲父母以五百子。与养父母。时二国王。分阎浮提。各畜五百子。佛言。欲知彼时千子者。贤劫千佛是也。尔时嫉妒夫人瞒他目者。交鳞瞽目龙是。尔时父者。白净王是。尔时母者。摩耶夫人是。诸比丘白佛言。此女有何因缘。生鹿腹中。足下生莲华。复有何因缘。为王夫人。佛言。此女过去世时。生贫贱家。母子二人。田中锄谷。见一辟支佛。持钵乞食。母语女言。我欲家中取我食分与是快士。女言。亦取我分并与母即归家。取母子二人食分。来与辟支佛。女取草采华。为之敷草坐。散华著上。请辟支佛坐。女怪母迟。上一高处。遥望其母。已见其母。而语母言。何不急疾。鹿骤而来。母既至已。嫌母迟故。寻作恨言。我生在母边。不如鹿边生也。母即以二分食。与辟支佛。余残母子共食。辟支佛食讫。掷钵著虚空中。寻逐飞去。到虚空中。作十八变。时母欢喜。即发誓愿。使我将来恒生圣子。如今圣人。以是业缘。后生五百子。皆得辟支佛。一作养母。一作所生母。以语母鹿骤对言因缘。生鹿腹中。脚似鹿甲。以采华散辟支佛故。迹中一百华生。以敷草故。常得为王夫人。其母后身。作梵豫王。其女后身。作莲华夫人。由是业缘。后生贤劫千圣。以誓愿力。常生贤圣。诸比丘。闻是语已。欢喜奉行。

杂宝藏经卷第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