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法华部·华严部 >> 文章正文
 
-0263 09.P0063 正法华经 (10卷)〖西晋 竺法护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28128   【字体:

正法华经卷第七

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

安行品第十三

于是溥首大士白佛。唯大圣。此诸菩萨恭敬世尊。所当劝悦难及难及。何时应当为一切众说斯经典。佛语溥首曰。菩萨先处二法乃应讲经。一曰威仪。二曰礼节。何谓菩萨解知威仪。假使持心忍辱调柔。将护其意畏不自立。其志如地不见有人。不见有人而行法者。观自然相诸法本无。此诸法者众行之式。亦无想念。是谓威仪。何谓礼节。设令菩萨不与王者太子大臣吏民从事。不与外道异学交启。不尚世典赞叙音韶合偶习俗。不贪不学不与屠杀鱼猎弋射鸡鹜罗网贼害从事。不与歌乐游戏众会同处。不与声闻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从事。亦不亲近行礼问讯。不共止顿。不与同志经行烧香散华然灯。除其往至讲经会时。唯与讲会而共从事。纵有所说亦无所著。是为礼节。

又语溥首。菩萨大士不嫪家居宗室亲属。不殷勤思见内人女弱独说经法。亦不频数诣群从幼童男女。及余异人而说软语。所不当讲不为定意自赖说经。不与住立亦不同愿。亦不与一比丘尼独入房室。除念如来精进为行。纵为女人有说经缘。不于是中污染法味。不令受取而广谊理。不与沙弥比丘尼童子童女共在一处。常好燕坐绸缪好习辟屏闲居。是为礼节。又语溥首。菩萨大士。观一切法皆为空无。如所住立已堕颠倒。所立正谛常住如法。专秉身心不动不摇。不退不转蠲舍灭尽。不生不有无有自然。无为无数无所可有。逮无所有除诸言辞。不住无为无想不想。得伏诸想。假使菩萨。乙蜜观察斯一切法。款款修此所当行者。常住威仪礼节二事。世尊重解现此谊。而叹颂曰。


  若菩萨好乐  说此经典者

  于后当来世  勇猛无怯劣

  顺威仪礼节  善明清白行

  国王及太子  大臣寮属吏

  外道若异学  屠猎恶害品

  抑制交启习  不与通往返

  比丘放罗汉  除立于法律

  不与自大俱  复远犯禁者

  比丘比丘尼  调譺嘲话谈

  舍离清信女  不与无益言

  现在欲获法  常当止息非

  好住灭度地  是谓为威仪

  假使不肯往  咨问于道法

  为斯持法说  不怯无所著

  众生有癞病  若亲属宗室

  母人诸细色  悉当舍离去

  不与是等俱  而积殖德本

  当弃贩卖业  诸慢不恭敬

  弃捐诸住立  不为己身害

  若干种虫蚤  不习食啖肉

  蠲舍诸非法  喜嗔恚恨者

  所行乃如是  亦不与谈语

  不与强颜俱  及余自用性

  作行如是者  皆当屏除之

  明者设有缘  为女人说经

  而不独游行  不住于调戏

  设入出聚落  数数行求食

  将一比丘伴  常志念于佛

  佛故先示现  此威仪礼节

  其奉持斯典  则当勤行之

  上中下劣人  若不行法者

  无无常供养  一切皆至诚

  丈夫无想念  坚固行勇猛

  不知一切法  亦不见灭尽

  一切诸菩萨  是谓为威仪

  如常行礼节  且当听察之

  斯当讲说  无为之法  一切不兴

  亦无所生  建志常立  观采空谊

  此为明者  所行礼节  有所念者

  悉颠倒想  以无为有  用虚作实

  虽有所起  诸法无生  因想蹉踖

  而生诸有  心常专一  善修三昧

  建立于行  若须弥顶  所住如此

  普观诸法  是一切法  犹如虚空

  譬若虚无  等无坚固  不念取胜

  无所弃捐  诸法所处  无有常名

  是为明者  所行礼节  我灭度后

  若有比丘  敢能守护  如是法则

  无所怯软  心不起想  为无数人

  说此经典  其明哲者  所念以时

  若入屋室  所行若兹  观察诸法

  一切普净  宴然说谊  而不动摇

  国主帝王  及与太子  欲听闻法

  皆供养之  并余长者  及诸梵志

  立诸眷属  皆无所欲

又语溥首。如来灭度之后欲说此经。住于安隐已立安隐。不怀谀谄无眩惑心。乃说经法藏厌身怀。或载竹帛为他人说。亦不多辞亦无所生。亦不轻慢诸余比丘。为法师者亦不歌叹亦不毁呰。异心比丘为声闻者。未曾举名说其瑕秽。亦不诽谤。亦不仇怨意相待之。未曾毁呰居家行者。无所志愿。不建彼行亦无所想。行来安住而立谊要。往来周旋。若诣法会。自护己身行无有失。而说经法。若有请问。心无所猗。离声闻乘。有所发遣觉了佛慧。佛时颂曰。


  智者常安  住于佛道  先隐定坐

  尔乃说经  若当敷座  务令柔软

  若干种具  所置绮灿  体常儭著

  净洁被服  于七七日  而习经行

  犹如黑云  在于虚空  合集积累

  弘雅功德  所处之座  具足箧藏

  床足坚固  平坦显赫  无数坐具

[疊*毛]蓐綩綖  俨然正首  尊其视瞻


  安详升据  高广法座  而普等心

  为一切人  国主帝王  太子大臣

  及诸比丘  比丘尼众  清信高士

  及清信女  应所乐闻  为讲无量

  明智无限  次第剖判  为演种种

  微妙之谊  追逐侍后  请求问谊

  斯睿哲者  复为解说  而入神足

  柔顺之忍  其有听闻  悉得佛道

  斯智慧士  皆为一切  进却弃除

  懈怠疲厌  常以慈心  为众说法

  未曾起于  劳废之想  昼夜歌诵

  咏尊法训  分别演说  亿千垓喻

  普能劝悦  诸会者心  无敢生念

  欲危害者  若得供养  饮食之具

  床卧所安  衣服被枕  病瘦医药

  而无侥冀  不从众人  有所请求

  除其瞻劳  住庙精舍  欲令众庶

  悉解佛道  若一切人  来听经法

  我乃嘉豫  如获大安  佛灭度后

  若有比丘  宣扬经法  无所悕望

  无所妨废  不遭苦患  常察精进

  离于疾病  无能为彼  造怨怖事

  不被杖痛  无诽谤想  身无疲厌

  不有所患  其人住忍  得力如是

  其明智者  所处安隐  有所存立

  如佛言诏  若已咨嗟  亿百功德

  一切称誉  不能究竟

又语溥首。如来灭度后若有菩萨。于是经卷怀疑不了。若说教化闻不坚固。性不调和。见余菩萨求大乘者。为造虚妄而诽谤之。见声闻缘觉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若值菩萨。心为踌躇不即往见。其族姓子则远无上正真之道。而不得近佛天中天所在行处。假使究竟不蒙福力不成最正觉。菩萨行三乘犹如师子在于林树。若有犹豫自然远离。不乐所乐亦不不乐。若于众生修行慈力。至于如来兴大父想。见诸菩萨念如世尊。及诸处家未离尘秽。宽弘等敬礼节恭肃。净诸法谊无疑无结。严一切法谨慎安谛。钦顺平等不著经法。极有所乐亦无所至。所在昼夜敬护斯典。溥首。是为三法之行。菩萨观时然后乃说。造安隐行。不被烦恼亦不娆害。说是经法者。与同学者等心道友。若讲若闻信乐斯典。诵持书写载之竹帛。供养奉事德不可量。说以安住。则乃颂曰。


  若有嫉妒  怀难亿数  其法师慈

  当远憎恶  有明智者  不造贪著

  若欲读斯  正典摸者  未曾诽谤

  说人之恶  亦不堕非  诸疑邪见

  心常霍然  无有沉吟  以愍伤故

  得了此定  安住之子  亦能忍辱

  其人常屏  贡高自大  数数讲诵

  佛之典诰  未曾以此  持作懈倦

  其有菩萨  在十方者  愍伤众生

  于世兴行  顺造恭敬  学圣慧者

  皆当念之  是我世尊  思念诸佛

  两足之上  想诸菩萨  如想父母

  设有求道  无有情欲  弃捐吾我

  自大之想  假使听省  如是像法

  其明士等  当自慎护  所行安隐

  常得调定  将御佛道  救亿众生

又语溥首。如来灭度后。若菩萨大士。奉行斯典常以时节。其是比丘当行慈愍。向诸白衣出家寂志一切群生。行菩萨道者。常念过去世行大乘者善权方便演真谛谊。若听闻者。不知不了不悦不信不省不综。反自叹说我当逮得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威神足力而欲得飞。溥首当知。吾见斯等。佛灭度后。菩萨有四事说法而不诤怒。何等为四。为诸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所见奉敬。帝王太子大臣群寮郡国人民所见供养。长者梵志皆共承顺。虚空神明无数天子听所说经。天龙鬼神侍卫其后皆营护之。是为四。若入县邑还归室宇。昼夜悉来咨问经法。若为解说分别所归莫不欢喜。所以者何。溥首欲知。皆佛所建立加此经恩。去来今佛尽从斯生。亦护是典。若于忍界闻正法华品。服名听声者甚难值遇。溥首。譬有大力转轮圣王。威德弘茂顺化所领。诸余敌国未率伏者。不敢窥[門@俞]。若转轮王兴举军兵。当有所讨。不宾之臣欲距大邦。雄猛将士奋武克捷。莫不稽颡。王用欢悦断功定赏。封城食邑赐之土田。七宝珍奇象马车乘男女奴婢。元首效绩勋殊特者。王解髻中明珠赐之。所以者何。臣当国强华裔乃康。如来正觉亦复如是。为大法王无极道谛。自伏其心。以法教化。以德消害。以慧战斗。降诸法王无数之众。无量经典百千要谊。咸施群生无所秘蔽。诏平等城其见身魔。能与魔战以贤圣法。攻淫怒痴降魔官属。尽三界患至于灭度。所作克捷则大勇猛。于后无坏亦无有实。因由诸虚致斯世间。如处色像一切因缘。普诸世界古今以来。无有信此正法华经未曾畅说。所以说者。由诸通慧大慈所致。如大圣帝髻中明珠。以为世尊第一法要。缘是趣行。如来使闻深妙之典。往古来今诸行班宣。斯经为最消除一切缘起之患。犹如圣帝珍重爱护髻中明珠。久乃解出以赐元功。如来如是。夙夜宝护最妙无瑕。从是来久立诸法顶。今日加哀乃演散耳。世尊欲重显现要谊。而叹颂曰。


  今如来现  慈心之力  常愍众生

  群萌之界  安住咨嗟  最尊经卷

  故分别说  如斯典诰  最后世时

  志菩萨法  若使出学  及居家者

  若闻此经  慈心战栗  一切普现

  不得诽谤  吾本初始  得佛道时

  如今如来  现在之时  设能逮闻

  于是尊经  则便建立  亿权方便

  犹如势强  转轮圣帝  战斗降伏

  外异国王  得赐象马  车乘箧藏

  又加封邑  城郭郡土  或有得赐

  手足宝钏  微妙之色  紫磨金珍

  真珠夜光  车磲碧玉  种种殊别

  奇财妙异  若干诸物  各用赐之

  使一切众  踊跃惊喜  睹所立功

  怪未曾有  最后解髻  明月宝施

  佛亦如是  今为法王  忍辱之力

  无极慧音  常行慈愍  兴发哀护

  以法等化  一切世间  睹诸众庶

  忧恼之患  讲说经法  亿千之数

  晓知众生  所应方便  今日众生

  以为尽原  于时法王  无极大圣

  分别经卷  亿百千垓  以知黎庶

  志力猛慧  便说此经  如髻明珠

  最后世时  正典所处  一切诸法

  皆无及者  钦仰是经  未曾轻讲

  识练幽微  慧明者闻  吾以演现

  如是像法  佛灭度后  当恃怙之

  其有志求  斯尊道者  普当受决

  如佛所言  彼人未曾  有疵瑕欲

  无有疾病  众患之难  则于末后

  将来之世  便即逮成  无上真慧

  殊胜差特  普当具足  诸四部众

  亦复顺遇  若有闻者  除身诸漏

  怪其无为  悉叉手归  己身景曜

  所照光光  其奉行是  所获若此

  得成正觉  而转法轮  则睹弘摸

  及见最胜  梦中闻见  百福德相

  紫磨金色  佛所说经  设得闻已

  为众会说  及诸亲族  皆悉具足

  又复所护  一切除弃  若使卧寤

  所见如是  悉舍远离  而行出家

  皆得往至  于佛道场  便即处于

  师子之座  是为求道  所获利谊

  所谓七宝  悉归于斯  修此则奉

  最胜如来  已得佛道  存立惠施

  即转法轮  无有诸漏  为诸四辈

  而说经法  不可思议  亿千劫数

  分别讲说  无漏之法  教化无数

  亿垓众生  梦中所见  如斯色像

  灭度因缘  悉无生死  溥首当知

  常志道者  多所教化  不可限量

  最后末世  求斯尊法  分别广说

安住所演

正法华经菩萨从地踊出品第十四

于是他方世界八江河沙等菩萨大士。各异形服来诣佛所。稽首于地长跪叉手。白世尊曰。鄙之徒类来造忍界。欲闻斯典受持讽写。精进供养奉行如法。惟愿大圣垂心于我。如来灭度后。以正法华经加哀见付。世尊告曰。止族姓子。仁等无乃建发是计。今此忍界自有八江河沙等大士。一一大士各有眷属。如六十亿江河沙等菩萨大士。后末世时。皆当受持分布班宣。时此佛界周普无数亿百千垓诸菩萨众自然云集。颜貌殊妙紫磨金色三十二相严庄其身。在于地下摄护土界。人民道行倚斯忍界。闻佛显扬法华音声从地踊出。一一菩萨。与六十亿江河沙等诸菩萨俱。营从相随一心一行。无有差别。或半江河沙百千菩萨来者。或四十分江河沙。或五十分江河沙。或百分江河沙。或五百分江河沙。或千分江河沙。或百千分。或亿百千分江河沙等菩萨。各各朋党相随来。或复无央数亿百千菩萨眷属而来至者。或有二百人同行修菩萨道。或有百千各有眷属。或有千眷属。或五百眷属。或四百眷属。或三百眷属。或二百眷属。或百眷属。或五十眷属。或四十眷属。或三十眷属。或二十眷属。或十眷属。或五眷属。或四眷属。或三眷属。或二眷属。或一眷属。或独而至。不可称限。其数难喻从地踊出。或从上下。或四方来。至忍世界悉住空中。见于灭度多宝世尊能仁大圣。各处七宝树下坐师子床。寻稽首礼二如来至真等正觉。右绕三匝却住一面。或有菩萨。以若干品奇妙之谊。咨嗟二尊赞咏诸佛。从始已来假使具足。五十中劫不能究畅。能仁世尊为勤苦行。与佛别来亦复如是。四部众会。等无差特。亦复默然。尔时世尊。即如色像现其神足。令四部众悉得普见。又使念知此忍世界。诸菩萨众于虚空中。各各摄护百千佛土。诸菩萨众。皆满具足百千佛土。又此大众。有四菩萨以为元首。其名曰种种行菩萨。无量行菩萨。清净行菩萨。建立行菩萨。是为四。于无限无量尘数云集。大会菩萨之上最也。于是四菩萨大士。各与大众不可思议。部部住立。于世尊前叉手白曰。大圣体尊起居康强。蠲除众疾所行安耶。群生各各善顺律行。处于清凉无众患乎。此类将无兴坠险谷。时四菩萨大士。以偈赞曰。


  世雄阐光曜  所行康强耶

  救脱现在者  众行无患难

  众生善因室  决受谛清净

  得无起疲厌  宁受世吼命

尔时世尊告众大会诸菩萨曰。诸族姓子。佛所行安无疾无患。众庶各各悉受律行。善学道教不敢兴厌。欲至严净。所以者何。斯之品类。乃于往古诸平等觉。各各作行。是诸声闻。信乐吾教入于佛慧。又各各异三乘学者。住声闻乘。我悉立志入佛大慧。时诸菩萨而叹颂曰。


  善哉快世尊  我等悉劝助

  乃令众生一  善化微妙律

  欲得闻大圣  教命询深要

  听之欢喜信  乃入法供养

于是世尊。赞大会菩萨曰。善哉善哉。诸族姓子。诚如所云。如来所诏。各随权宜不违本旨。时弥勒大士。及余八亿恒沙菩萨俱举声。而叹颂曰。


  从古以来  未曾见闻  乃有尔所

  菩萨之众  从地踊出  住世尊前

  供奉归命  是等俦类  从何来乎

弥勒即知八亿恒沙菩萨心之所念。寻时叉手以颂问曰。


  无央数百千  于算巨亿载

  不可称限量  未曾见菩萨

  来诣两足尊  曷因是何等

  大通所从来  其像巨亿长

  一切志强勇  猛雄为大圣

  端正可钦敬  今为所从来

  世尊一一见  慧雅诸菩萨

  眷属无央数  犹如江河沙

  其数超江河  具足度佛法

  诸菩萨眷属  皆建正觉道

  如是群英伦  集会礼大圣

  具足满六十  百千江河沙

  其数过于彼  眷属无思想

  五百江河沙  或四或三百

  或二百江河  诸营从如是

  其限复殊此  或五或复十

  一一诸眷属  世尊大圣子

  斯众缘何来  至于导师所

  或四三或二  或一江河沙

  恒沙数各来  伴侣悉善学

  甚多不可限  除住空中者

  于亿百千劫  不可卒合聚

  半江或三分  或十或二十

  具足众立行  明哲众菩萨

  俱住于空中  其限不可量

  现别无彼此  亿劫行清净

  又无量异部  眷属不可议

  亿亿复超亿  或有半亿者

  或十或二十  五四三或二

  诸雄从眷属  无能筹量者

  身各自修行  寂寞乐等遵

  恬怕如虚空  别来者无限

  犹如江河劫  莫能有计者

  在精舍寂室  各从其方来

  一切天神圣  皆用尊故至

  诸菩萨雄猛  何从忽见此

  谁为彼说经  谁立于佛道

  为显何佛教  建立何佛行

  细微各可敬  普从四方来

  因明目神足  大慧忽然现

  于羸旷世界  能仁令充备

  仁贤诸菩萨  伦党自然至

  从生出已来  未见如斯变

  愿说其国土  大圣哀尽名

  十方所从来  各怀十八法

  吾未曾得见  如斯等菩萨

  我为最胜子  未曾见闻此

  今斯若干众  能仁愿说行

  菩萨无数千  百垓难可限

  诸亿千无量  本为何所处

  诸菩萨勇猛  志性不可量

  如是之等类  大雄愿说之

尔时他方世界无央数亿百千垓诸如来至真等正觉。普从十方诣能仁如来劝说法者。各各坐于七宝树下师子之床。是诸如来侍者。各各见诸菩萨无量大会部部变化。从地踊出。各各住立自问其佛。此诸菩萨大士之等。从何所来。不可计量无有边际。时彼诸佛。各各告其侍者曰。诸族姓子。且待须臾有菩萨名弥勒。为能仁如来所授决。当逮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自问能仁。如尔所怪。佛为一一分别谊归。悉静一心而俱听之。尔时佛告弥勒大士。善哉阿逸。仁者所问极大微妙优奥难量。且听且听。今吾说之。一切菩萨及诸会者。普当坚固。强猛力势于无上意。当知如来。慧见无底。诸大圣立境界无量。禅定智慧所乐自恣。莫能宣畅而剖判说。方便兴化不可限量。时佛颂曰。


  诸族姓子  皆听佛道  今吾所说

  慧柔和悦  若明达者  以为美香

  如来之慧  不可思议  皆当强意

  普存坚固  各建立志  一心平等

  大圣难值  愍哀世间  今当听受

  未曾有法  佛当建立  仁者诸党

  一切无得  生狐疑心  导师所诏

  令无有异  其慧平等

  安隐无特  安住所疗  法甚深奥  非心所思

  不可限量  今当讲说  无极因缘

  普共听之  义何所趣

世尊叹已告弥勒曰。班宣一切。阿逸。欲知此诸菩萨大士众会无量不可思议各各从地而踊出者。昔所不见皆集忍界。吾始逮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时。劝悦斯等立不退转。使成大道教授化立。族姓开士大士之众。处于下方而于其中。有所救护赞经讽诵。思惟禅定专察其归。欣然悦豫乐无为行。诸族姓子。志于恬惔不存远近。天上人间常应专修。转于法轮无为无会。好深神通法乐为乐。志愿精进求于佛慧。于时世尊而叹颂曰。


  今此无数  诸菩萨众  不可思议

  无能限量  造行亿数  不可限劫

  殖积神足  博问智慧  吾悉劝诱

  于大圣道  今佛一切  皆授其决

  斯诸菩萨  悉佛众子  皆为住止

  于吾国土  悉舍弃离  诸所习地

  一切皆处  闲居得度  斯诸佛子

  所行无为  精修学习  奉遵上道

  斯聪哲者  在于下方  今日故来

  摄护国土  昼夜精进  无有逸慢

  积累德行  分别佛道  常行勤修

  立于慧力  一切意坚  而无限量

  志常勇猛  思惟法典  普悉是吾

  达清净子  吾初逮成  为佛道时

  在于城中  若树无著  则便讲演

  无上法轮  劝立其志  于尊佛道

  今佛所说  至诚无漏  闻佛叹咏

  皆当信之  开化发起  此诸群英

  从久曩来  立尊正道

尔时弥勒大士。闻佛说彼菩萨之众。亿百千垓数难计会。心用愕如。怪未曾有。白世尊曰。云何大圣。处迦维罗卫释氏王宫为太子时。委国重位众女之娱。出适道场坐于树下。得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从来近近甫四十年。而所教化所度无量。乃复爰发诸佛境界。多所劝益所建权慧而不可议。今是菩萨大会之众。悉皆如来之所开导。部党部党众多无量。久修梵行殖众德本。供养无数百千诸佛。假使欲计成就已来劫数无限。弥勒又启。欲引微喻譬如士夫年二十五。首发美黑姿体鲜泽。被服璨丽端严殊妙。常怀恐惧见百岁子。其父谓言族姓子来。尔则我子。其百岁子谓二十五岁人是我之父。父则察知口自说言。是我之子。如是世尊。世俗之人所不信者。而令得信。佛亦如是。成佛未久。今有若干亿百千数。久修梵行长夜遵倚在于道慧。劝进现在无量之众。晓了坐定起立方便。成大神通聪明智慧。住于佛地习佛慧谊。于世希有建大圣力。世尊往古。亦复教化于斯品类。诱导建立于菩萨地。当成无上正真之道致诸正觉。悉行方便所作已办。今我以受信誓诚谛。探畅既往断析此谊。其唯如来。新学菩萨心怀犹豫。所不及知。如来灭后闻是经典。终不信也。以有犹豫不遵此法。亦不劝乐。当获罪衅。善哉世尊。现说此谊。其有狐疑于斯典者。当来末世诸学大乘。设使闻者令不沉吟。于是弥勒大士。于世尊前叹斯颂曰。


  譬如有人  现生老子  能仁至圣

  弃国捐王  生于城中  而得佛道

  导师近尔  布属鲜少  今此诸乐

  不退转子  无数亿劫  行救大众

  神足之力  住不可动  学智慧强

  靡所不入  今来至斯  在所开通

  如水莲华  悉无所著  威神尊重

  志超于世  住立恭肃  一切叉手

  诸菩萨众  如是色像  为如之何

  谁当信此  惟愿大圣  加哀示现

  剖判分别  如审谛谊  譬如有人

  而为士夫  年既幼少  发美且黑

  其人年岁  二十有五  而能产生

  百岁之男  养育澡洗  随时衣食

  是我等父  而为最胜  一切世间

  无有信者  幼稚年少  而生斯子

  如是世尊  我等无失  无数菩萨

  如来集会  心强智慧  又无所畏

  无数亿劫  所学审谛  志怀明哲

  其目通达  威神巍巍  显现端正

  而勇意猛  晓了法律  为雄导师

  所见咨嗟  而窜山岩  静行无为

  如虚空界  悉无所著  禅定精进

  为安住子  而心志求  于此佛道

  而何所人  当信此言  若于导师

  灭度之后  吾等于此  而无狐疑

  佛前目睹  则闻菩萨  于是之处

  初学罔然  将无菩萨  归于恶道

  云何劝发  化斯等伦  惟愿世尊

覼缕解决

正法华经如来现寿品第十五

尔时世尊。普告菩萨大众。三举声诏。诸族姓子。悉当信佛诚谛至教。勿得犹豫。时会菩萨弥勒大士。具余之众咸皆叉手白世尊曰。惟愿大圣。分别说之。我等悉信如来所诏。诸菩萨白佛而亦至三。于是世尊。见诸菩萨三称劝助欲令佛说。佛告诸菩萨曰。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佥曰受教。佛言。族姓子。如来建立如是色像无极之力。诸天龙神阿须伦世间人。各自知之各自念言。能仁世尊从释氏土。弃国捐王行至江边。就于道场坐于树下。逮得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又吾在昔从无数亿百千那术垓劫以来。已成至真等正觉矣。譬有无数五百千亿佛世界。所有土地满其中尘。若有士夫举取一尘。过于东方不可计会亿百千垓诸佛国土。乃著一尘。如是次取越尔所国土。复著一尘。如斯比类。取无数五百千亿佛界所有土地一切之尘。一一取布著诸佛国。悉令尘尽。于诸族姓子意中云何。有能计数此诸佛国。思惟筹算。宁知者乎。弥勒大会诸菩萨众悉白佛言。无能计者。天中天。所以者何。诸佛世界甚多无量不可思议。非心所及。假使一切声闻缘觉处贤圣慧。不能思惟知其数者。唯有世尊大圣之慧。乃能知耳。余无能及。正使我等不退转地诸菩萨。尚不能知。此诸佛世界不可限量。难得边际。于时世尊告大众曰。今吾宣布诏诸族姓子。如彼士夫取无数五百千亿佛界中尘。举一尘过于东方不可计会亿百千垓诸佛国土。乃著一尘。如是次。取越尔所国土复著一尘。如斯比类。取无央数五百千亿佛界所有土地一切之尘。一一取布著诸佛国。悉令尘尽。吾逮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已来其劫之限。过于尔所尘数之劫。诸族姓子等。见吾于此忍界讲法。复在他方亿百千垓诸佛世界而示现。皆悉称吾为如来至真等正觉锭光如来。以诸伴党若干之数而现灭度。诸族姓子。吾以善权方便。演说经典。现无央数种种瑞应。又如来悉知一切群萌。往来进止诸原根本。悉观其心而随示现。各为名号亦不灭度而说泥洹。顺诸众生瑕秽善恶。则为解演若干种法。诸族姓子。见无数品心性各异。所行不同德本浅薄。多所坏破而不信乐。故为说言。告诸比丘。这度终始方今出家。成平等觉从来未久。甫乃逮得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又如来成佛已来甚久。故佛说言。得佛未久。所以者何。欲化众生故。诸可说经皆已度脱。所可讲诏自现其身。为一切故建示所行。皆为天人喜造罪福。以故如来诸所讲演。皆实至诚非是虚妄。如来皆见一切三界。随其化现亦无所行。亦复不生亦不周旋。亦不灭度不实不有。亦不本无不知不尔。亦无虚实亦不三界如来所行不见三处。如来普观一切诸法。在于某处不失诸法。一切所说至诚不虚。众生苦恼不可称限。行若干种志性各异。思想诸念各各差别。欲令众生殖众德本。故为分别说若干法。又如来所当作者皆悉作之。现这得佛。成平等觉已来大久。寿命无量常住不灭度。又如来不必初始所说。前过去世时行菩萨法。以为成就寿命限也。又如来得佛已来。复倍前喻。亿百千垓。然后乃于泥洹而般泥曰所以者何。为众生故而教化之。故而示现行来久远。为无德类离于福祚。为贫窭行著于爱欲。缠诸见网而自覆盖。驱驰不定。如来故为现。发忨忨疾获之想。不起懈怠难得之虑。如来善权告诸比丘。勤苦作行乃得佛道诚谛不虚。以诸众生从无央数亿百千垓。乃见如来。以其匆匆所作不当故。汲恇汲无宁息。故言法难值如来难遇闻见。是已怪之难及兴难遭想。悲喜孜孜知佛希有。便多发意。乐在闲居而行精进。这不见佛而怀渴仰。见如来已。欢喜稽首造众德本。其不灭度者教令灭度。开化黎庶。缘是如来出现。说经而宣斯言。诚谛不虚。

譬如士夫而为医术。聪明智慧工巧难及。晓练方药知病轻重药所应疗。多有儿子若十至百。其医远行诸子皆在。不解谊理不别医药不识毒草。被病困笃皆服毒药。毒药发作闷愊反覆。父从远来。子在城中脑发邪想。父见诸子被病。起想这见父来。悉皆喜悦白言。父来。安隐甚善。我等自为食任信他言而服毒药。惟愿大人救济我命。时父见子遭苦恼患婉转在地。寻敕从人持大药来。药色甚好味美且香。和合众药与诸儿子而告之曰。速服上药甘香芬馥。假使诸子时服此药。其毒消灭病得瘳除。身体安隐气力康强。诸子不随颠倒[怡-台+龍]悷想者。见药嗅香。尝知其味。寻便服之。病即得愈毒药消灭。子性悷者。不肯服之。毒药除者。皆白父母。与我等药。病悉瘳愈。而蒙安隐。其邪想者。不肯服也。得见药色不喜香味。父医念言。今我此子愚冥不解。志性颠倒不肯服药。病不除愈或恐死亡。宁可以权饮诸子药。则设方便欲令速服。便告诸子。今我年老羸秽无力。如是当死。汝辈孚起。若吾命尽。可以此药多所疗治。服药节度汝等当学。假使厌病欲得安隐。宜服斯药。教诸子已舍诣他国。犹如终没。诸子闻父潜逝发哀。啼哭悲哀不能自胜。我等之父智慧聪明。慠不服药今者薨殪。兄弟狐露思慕殷勤。乃自克责存不顺教。甫便遵崇父之余业。谛观众药形色香味。自当攻疗不可轻戏。寻便服药深自消息。病即除愈。时父见子服药病愈。便复还现。佛语诸族姓子。如是医者善权方便。令子病愈。宁可诽谤。彼医所处为不审乎。诸菩萨白佛言。不也世尊。不也安住。佛言吾从无数不可计限亿百千劫。发无上正真道意。勤苦无量每行权便。示现教化发起群生。其父医者。谓如来也。诸儿子者。谓五道生死人也。父他行而不在者。谓如来未出于世。诸子入城服毒药婉转者。谓在三界三毒所缚婉转五道不能自济。父闻来还。谓佛如来行大悲哀。见三界人。或流五趣不能自出。故现世间。广说经法开化黎庶服药病愈。谓发无上正真道意。立不退转无所从生。或得声闻缘觉乘。不至究竟。视药形色香味不肯服者。谓六十二见诸堕邪者。见父年老留药教子舍之去者。谓诸黎庶疑受道教。故现灭度。留诸经法以教后世。四辈弟子讽诵学问。思佛功德发大道意。或得罗汉或得缘觉。佛见如是复还出世。一切众生皆是吾子。诸族姓子。如来行权非徒虚妄。于是世尊。欲重解谊显扬其事。而叹颂曰。


  不可思议  亿百千劫  欲得限量

  莫能知数  得佛已来  至尊大道

  常讲说经  未曾休懈  劝助发起

  无数菩萨  皆建立之  于佛道慧

  无数亿劫  开道众生  亿千垓数

  不可思议  而为示现  立于灭度

  以教化谊  导利众生  用权方便

  而现灭度  故为众人  演斯法典

  吾已自立  一切黎庶  分别群萌

  于彼之谊  其心颠倒  而不觉了

  欲立是等  佛宣畅说  设见于佛

  灭度之后  以若干物  而用供养

  又睹吾没  愁悒忧戚  若复见佛

  欢喜踊跃  假使质直  说至诚言

  众生之类  朽弃身体  然后如来

  合集众音  能自示现  显大佛道

  而于后世  分别此语  吾在于斯

  不为灭度  比丘欲知  佛权方便

  数数堪忍  现寿于世  及与异人

  眷属围绕  因而宣扬  于尊佛道

  诸贤得闻  佛出世间  又复导师

  余国灭度  观察众生  愁忧懊恼

  仓卒不见  其身相好  望想饥虚

  欲得见佛  然后乃为  分别经典

  不可思议  亿百千劫  吾常建立

  如此像谊  佛来至于  灵鹫之山

  自然床座  无量垓数  设使众生

  见是世界  水火灾变  劫烧天地

  当斯之时  吾此佛土  具足微妙

  柔软安雅  歌舞戏笑  无量安隐

  讲堂精舍  楼阁室宅  校饰庄严

  皆以七宝  药草树木  华实茂好

  自然雨华  心华众色  以散于佛

  及弟子上  诸人皆坐  馆室雷震

  或复好乐  发道意者  吾之国土

  建立常然  余人有见  劫如烧尽

  睹其世界  火甚可异  本以权便

  示现斯变  如来咨嗟  无央数亿

  佛之法尊  其为若兹  众生品类

  不肯听闻  然而喜造  殃衅之罪

  假使人民  柔软中和  其时佛兴

  出于人间  已见世尊  经法所诏

  则为显扬  清净谊理  佛来为人

  分别诫诲  说斯所造  往返之事

  假使如来  久久而现  然后乃为

  讲是经典  吾智慧力  圣达光明

  如是所见  不为薄少  前世所行

  无量劫数  慈心之品  平坦无求

  智慧明者  无得狐疑  弃捐犹豫

  勿怀结滞  所当列露  未曾班宣

  佛今散告  无复余谊  如医所建

  善权方便  开阐分别  示子方术

  现衰老死  其身续存  神变音声

  不终不始  受诸等友  而自由用

  世吼疗治  众生之病  开导痴騃

  令离愚冥  而现泥洹  亦不灭度

  何故殷勤  欲得现已  人常闇弊

  使意信乐  以放逸故  坠堕三处

  其心踊跃  欲令觉了  如来所诏

  常以知时  为其众生  而行智慧

  以何方便  而受道法  何因令获

从佛经教

世尊说是如来寿限时。则无央数不可思议众生。皆获利谊解脱至道。

正法华经卷第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