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法华部·华严部 >> 文章正文
 
-0263 09.P0063 正法华经 (10卷)〖西晋 竺法护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28132   【字体:

正法华经卷第三

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

信乐品第四

于是贤者须菩提。迦旃延。大迦叶。大目揵连等。听演大法得未曾有。本所未闻。而见世尊授舍利弗决。当得无上正真之道。惊喜踊跃咸从坐起。进诣佛前偏袒右肩。礼毕叉手瞻顺尊颜。内自思省心体熙怡。支节和怿悲喜并集。白世尊曰。唯大圣通。我等朽迈年在老耄。于众耆长佥老羸劣。归命众祐冀得灭度。志存无上正真之道。进力鲜少无所堪任。如来所讲我等靖听。次第坐定诸来大众。不敢危疲无所患厌。前者如来为鄙说法。已得于空无相无愿。至于佛典国土所有。于一切法无所造作。其诸菩萨所可娱乐。如来劝发多所率化。鄙于三界而见催逐。常自惟忖谓获灭度。今至疲惫。尔乃诲我以奇特谊。乐于等一则发大意。于无上正真道。而今大圣授声闻决当成正觉心用愕然怪未曾有。余得大利各当奉事。乃获逮闻如是品经。从过去佛常闻斯法。故初值遇。则我禄厚喻获妙宝。无央数妙意所至愿。现在于色而无所畏。珍琦鼓乐自然为鸣。而燃大灯照耀弥广。栴檀丛林芬蕴而香。唯然世尊。我岂堪任而说之乎。告曰可也。时诸声闻共白佛言。昔有一士离父流宕。亭他土二三十年。驰骋四至求救衣食。恒守贫穷困无产业。父诣异城。获无央数金银珍宝水精琉璃车磲马瑙珊瑚虎魄。帑藏盈满。侍使僮仆象马车乘不可称计。眷属无数七宝丰溢。出内钱财耕种贾作。子厄求食周行国邑城营村落。造富长者适值秋节。入处城内循行帑藏。与子别久忽然思见。不知所在自念一夫。财富无量横济远近。窃惟我老朽耄垂至。假使终没室藏骚散。愿得见子恣所服食。则获无为不复忧戚。其子侥会至长者家遥见门前。梵志君子大众聚会眷属围绕。金银杂厕为师子座。交露珠璎为大宝帐。父坐其中分部言教。诸解脱华遍布其地。亿百千金以为饮食。子觐长者色像威严。怖不自宁。谓是帝王若大君主。进退犹豫不敢自前。孚便驰走。父遥见子心用欢喜。遣傍侍者追呼令还。遑懅躄地。谓追者曰。我不相犯。何为见捉。侍者执之俱诣长者。长者告曰。勿恐勿惧。吾为子勤广修产业帑藏充实。与子别久数思相见。年高力弊父子情重将入家内。在于众辈不与共语。所以者何。父知穷子志存下劣不识福父。久久意悟色和知名又见琦珍。长者言曰。是吾子也以权告子。今且恣汝随意所奉。穷子怪之得未曾有。则从坐起行诣贫里求衣索食。父知子缘方便与语。汝便自去与小众俱。子来至此而再致印曰。至此宅有所调饰。父付象马即令粗习。假有问者答亦如之。当调车马严治宝物恣意赐与。父求穷子所可赈给。具足如斯。时子于厩调习车马缮治珍宝。转复教化家内小大。父于窗牖遥见其子所为超绝。脱故所著沐浴其身。右手洗之。以宝璎珞香华被服。光曜其体皆令清净。而告之曰。尔从本来何所兴立。何所系属。舍吾他行。勤苦饥寒。吾以耄矣以情相告。便时纳娶。嬉游饮食以康祚胤。吾所造业不可訾计。众宝具足子知之乎。求汝积年而恋恶友。今乃来归宜除瑕垢。吾有妙宝夜光明珠琦珍瑰异。皆为汝施。僮仆侍使男女大小。恣意所欲。一以相付。吾爱念汝。犹如国王幸其太子。诸尊声闻共白佛言。彼时穷子。播荡流离二三十年。至长者家乃得申叙。追惟前后游观所更心悉念之。时大长者寝疾于床知寿欲终。自命其子而告之曰。吾今困劣宜承洪轨。居业宝藏若悉受之。周济穷乏从意所施。辄备奉教喜不自胜。所行至诚不失本誓。父知子志身行谨敕。先贫后富益加欣庆。宗敬亲属礼拜耆长。父于国王君主大臣众会前曰。各且明听。斯是吾子则吾所生。名字为某。舍我流迸二三十年。今乃相得。斯则吾子吾则是父。所有财宝皆属我子。子闻宣令大众之音。心益欣然而自念言。余何宿福得领室藏。诸声闻等又白佛言。大富长者则譬如来。诸学士者则谓佛子。勉济吾等三界勤苦。如富长者还执其子度脱生死。于是世尊。有无央数圣众之宝。以五神通除五阴盖。常修精进在彼道教。志于灭度谓为妙印。殷勤慕求初不休懈。欲得无为意中默然。熟自思惟所获无量。于如来所承顺法行。遵修禅定而常信乐。谓观我等懈废下劣。而不分别不能志愿。此如来法珍宝之藏。于今世尊以权方便。观于本际慧宝帑藏。蠲除饥[飢-几+內]授大妙印。唯然大圣于今耆年。斯大迦叶从如来所朝旦印。当至无为。又世尊为我等示现菩萨大士慧谊。余党奉行为众说法。当显如来圣明大德。咸使畅入随时之谊。所以者何。世雄大通善权方便。知我志操不解深法。为现声闻。畏三界法及生老死。色声香味细滑之事。趣欲自济不救一切。离大慈悲智慧善权。禅定三昧乃知人心。不睹一切众生根原。譬如穷士求衣索食。而父须待欲使安乐。子不觉察。佛以方便随时示现。我等不悟。今乃自知成佛真子。无上孙息为佛所矜。施以大慧。所以者何。虽为佛子下贱怯弱。假使如来。睹心信乐喜菩萨乘。然后乃说方等大法。又世尊兴为二事。为诸菩萨现甘露法。为诸下劣志愿小者。转复劝进入微妙谊。譬如彼子与父别久。行道遥见。不识何人呼而怖惧。后稍稍示威仪法则乃知是父。佛亦如是。吾等不解菩萨大士。虽从法生为如来子。但求灭度。不志道场坐于树下降魔官属度脱一切。我辈自谓已得解脱。以是之故。今日睹闻未为成就。不为出家不成沙门。今如来尊现诸通慧。我等以获大圣珍宝。佛则为父我则为子。父子同体焉得差别。犹如长者临寿终时于大众前。宣令帝王梵志长者君子。今诸所有库藏珍宝用赐其子。子闻欢喜得未曾有。佛亦如是。先现小乘一时悦我。然今最后。普令四辈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天上世间一切人民。显示本宜。佛权方便说三乘耳。尚无有二岂当有三。是诸声闻皆当成佛。我等悦豫不能自胜。时大迦叶则说颂曰。


  我等今日  逮闻斯音  怪之愕然

  得未曾有  由是之故  心用悲喜

  又省导师  柔软音声  尊妙珍宝

  为大积聚  一处合集  以赐我等

  未曾思念  亦不有求  还闻弘教

  心怀踊跃  譬如长者  而有一子

  兴起如愚  亦不闇冥  自舍其父

  行诣他国  志于殊域  仁贤百千

  于时长者  愁忧念之  然后而闻

  即自迸走  游于十方  意常悒戚

  父子隔别  二三十年  与人恋讼

  欲得其子  便诣异土  入于大城

  则于彼止  立于屋宅  具足严办

  五乐之欲  无数紫金  及诸珍宝

  奇异财业  明珠碧玉  象马车乘

  甚为众多  牛畜猪彘  鸡鹜羠羊

  出内产息  贾作耕种  奴仆僮使

  不可计数  严办众事  亿千百类

  又得王意  威若国主  一城民庶

  委敬自归  诸郡种人  远皆戴仰

  若干种业  因从求索  兴造既多

  不可计限  势富如是  啼哭泪出

  吾既朽老  志力衰变  心诲思想

  欲得见子  夙夜追念  情不去怀

  闻子之问  意增烦惋  舍我别来

  二三十年  吾之所有  财业广大

  假当寿终  无所委付  计彼长者

  其子愚浊  贫穷困厄  常求衣食

  游诸郡县  恒多思想  周旋汲汲

  慕系啬口  征营驰迈  栽自供活

  或时有获  或无所得  缠滞他乡

  亦怀悒傶  志性褊促  荆棘劙身

  展转周旋  行不休息  渐渐自致

  到父所居  槃桓入出  复求衣食

  稍稍得进  至于家君  遥见势富

  极大长者  在于门前  坐师子床

  无数侍卫  眷属围绕  出入财产

  及所施与  若干人众  营从立侍

  或有计校  金银珍宝  或合簿书

  部别分莂  纪别入出  料量多少

  于时穷子  见之如此  倚住路侧

  观所云为  自惟我身  何为至此

  斯将帝王  若王太子  得无为之

  所牵逼迫  不如舍去  修己所务

  思虑是已  寻欲迸逝  世无敬贫

  喜穷士者  是时长者  处师子座

  遥见其子  心密踊跃  寻遣侍者

  追而止之  呼彼穷子  使还相见

  侍者受教  追及宣告  录召令还

  即怖僻地  心窃自惟  得无被害

  曷为见执  何所求索  大富长者

  见之起强  怜伤斯子  为下劣极

  亦不睹信  彼是我父  又复怀疑

  不审财宝  其人慰喻  具解语之

  有紫磨金  积聚于此  当以供仁

  为饮食具  典摄众计  役业侍使

  吾有众宝  蕴积腐败  委在粪壤

  不见饰用  子便多取  以为质本

  蓄财殷广  无散用者  其人闻告

  如是教敕  则寻往诣  奉宣施行

  受长者教  不敢违命  即入家中

  止顿正领  尔时长者  遥从天窗

  详观察之  知何所为  虽是吾子

  下劣底极  唯晓计算  调御车耳

  即从楼观  来下到地  便还去衣

  垢污之服  则便往诣  到其子所

  敕之促起  修所当为  则当与卿

  剧难得者  以德施人  案摩手脚

  醎醲滋美  以食相给  及床卧具

  骑乘所乏  于时复为  娉索妻妇

  敖黠长者  以此渐教  子汝当应

  分部之业  吾爱子故  心无所疑

  渐渐稍令  入在家中  贾作治生

  所入难计  所空缺处  皆使盈溢

  步步所行  鞭杖加人  珍琦异宝

  明珠流离  都皆收检  内于帑藏

  一切所有  能悉计校  普悉思惟

  财产利谊  为愚騃子  别作小库

  与父不同  在于外处  于时穷士

  心自念言  人无有此  如我库者

  时父即知  志性所念  其人自谓

  得无极势  即便召之  而亲视之

  欲得许付  所有财贿  而告之曰

  今我一切  无数财宝  生活资货

  聚会大众  在国王前  长者梵志

  君子等类  使人告令  远近大小

  今是我子  舍我迸走  在于他国

  梁昌求食  穷厄困极  今乃来归

  与之别离  二三十年  今至此国

  乃得相见  在于某城  而亡失之

  于此求索  自然来至  我之财物

  无所乏少  今悉现在  于斯完具

  一切皆以  持用相与  卿当执御

  父之基业  其人寻欢  得未曾有

  我本贫穷  所在不诣  父时知余

  为下劣极  得诸帑藏  今日乃安

  大雄导师  教化我等  睹见下劣

  乐喜小乘  度脱我辈  使得安隐

  便复授决  当成佛道  于今安住

  多所遣行  无数菩萨  慧力无量

  分别示现  无上大道  攀缘称赞

  亿垓譬喻  余等得闻  最胜诸子

  则便奉行  尊上大道  所当起立  视众眼目  当于世间  得成佛道

  而为圣尊  造业如斯  将养拥护

  于此佛法  讲说分别  最胜慧谊

  则为感动  一切众生  我等志愿

  贫心思念  假使得闻  于斯佛诲

  不肯发起  如来之慧  睹见最胜

  宣畅道谊  意中自想  尽得灭度

  不愿志求  如此比慧  又闻大圣

  诸佛国土  未曾有意  发欢喜者

  寂然在法  一切无漏  弃捐所兴

  灭度之事  由此思想  不成佛道

  常当修行  昼夜除慢  诸佛道谊

  最无有上  未曾劝助  志存于彼

  今乃究竟  具足最胜  得无为限

  当舍阴盖  长夜精进  修理空谊

  解脱三界  勤苦之恼  佛兴教戒

  则以具严  如是计之  无所乏少

  最胜所演  经身之慧  假使有人

  愿等佛道  为是等故  加赐法事

  由缘致斯  余徒钦乐  有大导师

  周旋世间  普悉观察  如此辈相

  诸恐惧者  令得利谊  求索劝助

  令我信乐  善权方便  犹若如父

  譬如长者  遭时大富  其子而复

  穷劣下极  则以财宝  而施与之

  大圣导师  所兴希有  分别宣畅

  善权方便  诸子之党  志乐下劣

  修行调定  而以法施  我等今日

  致得百千  未曾有法  如贫得财

  于佛教化  获道得宝  第一清净

  无复诸漏  长夜所习  戒禁定意

  执谊将护  世雄唱导  今日有获

  佛之大道  眷属围绕  修行无阙

  其有长夜  清净梵行  依倚法王

  深远之慧  而为具足  此尊德果

  日成微妙  无有诸漏  我等今日

  乃为声闻  还得听省  上尊佛道

  当复见扬  圣觉音声  以故获听

  超度恐惧  今日乃为  致无所著

  以无著谊  为诸天说  世人魔王

  及与梵天  为亲一切  众生之类

  何所名色  造立寂然  蠲除众生

  无亿数劫  于是所造  甚难得值

  计于世间  希有及者  今日无著

  烧罪度岸  修行为业  踊跃欢喜

  吾等归圣  以顶受之  所愿具足

  如江河沙  饮食衣服  若干巨亿

  诸床卧具  离垢无秽  用栴檀香

  以为屋室  柔软坐具  以敷其上

  若疾病者  无所药疗  今日供养

  安住广度  所施劫数  如江河沙

  所造立者  无能夺还  高远之法

  无量无限  其大神足  建立法力

  佛为大王  无漏最胜  堪任坚强

  常修牢固  安慰劝进  恒以时节

  未曾修设  望想福行  于一切世

  诸法中尊  皆为大神  最胜如来

  然大灯明  示无央众  知诸黎庶

  筋力所在  若干种种  所喜乐愿

  因缘百千  而顺开化  如来皆睹

  众人性行  他人心念  一切群萌

  以若干法  而致堕落  以法示现

此尊佛道

正法华经药草品第五

尔时世尊告大迦叶及诸耆年声闻。善哉所叹如实。审如所言。如来之德如向所喻。复倍无数不可思谊。无能计量劫之垓底。一一计数大圣所应。如来之慧无能限者。不有法想道地处所。莫能尽原。世尊普入一切诸谊。察于世间见众庶心。所度无极一切分别。皆使决了权慧之事。劝立一切度于彼岸。皆现普智入诸通慧。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所有诸药草木。竹芦丛林诸树小大。根本茎节枝叶华实。其色若干种类各异。悉生于地。若在高山岩石之间。丘陵堆阜溪谷坑坎。时大澍雨润泽普洽。随其种类各各茂盛。叵我低仰莫不得所。雨水一品周遍佛土。各各生长地等无二。如来正觉讲说深法。犹如大雨。大圣出现兴在世者。则为一切诸天人民阿须伦鬼神龙。显示威曜咸寻来至。皆现在前。为畅大音分别慧谊。大师子吼班宣景模。吾为如来使。天上天下诸天世人。未度者度。未脱者脱。未安者安。未灭度者令得灭度。于是世及后世所知而审。为诸通慧皆能普见。度诸度。脱诸脱。安诸安。未灭度者皆令灭度。悉来诣我。于时诸天人民阿须伦揵沓和迦留罗真陀罗摩睺勒一切云集。吾于讲法现其道谊。佛为道父分别道慧。佛语迦叶。于时黎庶无数亿垓。皆来听经。如来通见一切根本。大精进力如应说法。分别散告无量言教。不失本心咸令欢喜。安隐无患或得度世。终生善处恣其所好。各自然生。或习爱欲便为说经。或听受法离诸贪惑。转稍以渐遵诸通慧。因从本力如其能量。坚固成就平等法身。犹如大雨。普佛世界滋育养生。等无差特。如来演法一品如是。至解脱味离欲寂灭。入诸通慧。若听受持讽诵奉者。不自识省无所观念。所以者何。群生根本形所像类。如所想念。已念当念所可施行。以行当行所当行者。诸所因缘。所当获致所当说者。唯如来目悉知见之。在所现处住于其地。如雨等润药草丛林白黑青赤上中下树。世尊如之见一味已。入解脱味志于灭度。度诸未度究竟灭度。令至一土一同法味。到无恐惧使得解脱。化于众生使得信乐。苞育将护悉令普至于诸通慧。赞咏分别逮贤圣法。亦如向者迦叶所说。世尊欲重解谊所趣。以偈颂曰。


  吾兴于世间  仁和为法王

  为众生说法  随其所信乐

  意勇建大业  久立分别说

  群萌多受持  蒸庶无所言

  法王慧难解  闇冥设闻者

  众入怀狐疑  则弃所住处

  随其境界说  如本力所任

  又示余利谊  则为现正法

  譬如纯黑云  涌出升虚空

  普雨佛世界  遍覆于土地

又放大电[火*僉]  周匝有水气


  而复震雷声  人民皆欢喜

  阴蔽于日月  除热令阴凉

  欲放雨水故  时布现在上

  彼时普等雨  水下无偏党

  滂流于佛土  泽洽众塸域

  应时而降雨  激灌一切地

  旱涸枯溪涧  一切得浸渍

  惠泽无不到  众源皆涌溢

  深谷诸广野  林麓慉幽薮

  萌叶用青仓  药草无数生

  樛木诸丛林  滋长大小树

  众药咸茂殖  茎干华实繁

  随其本境界  皆令得蒙恩

  诸天树木  结根坑坎  陕隘迮处

  而生其中  如诸邪道  一切愚痴

  长益系缚  如象著绊  草刺棘树

芦苇[禾*曷][禾*曷]  茎节枝叶  及诸华实


  华实茂盛  多所饶益  蒙之恩雨

  药草滋长  从其种类  因本境界

  各各得服  饥渴饱满  如其所种

  各得其类  然其天雨  皆为一味

  告迦叶曰  佛亦如是  出兴于世

  譬如天雨  这现天下  为众说法

  以是诚行  示于众生  大仙以斯

  使人闻经  皆于诸天  人民前现

  佛为如来  圣中之尊  善权方便

  犹如天雨  吾当饱满  一切群萌

  愚騃之党  身形枯燥  除诸苦患

  得立大安  烧尽爱欲  获至灭度

  诸天人民  皆听我言  普悉当来

  诣佛大圣  吾为如来  世尊无伦

  有所导御  故出于世  为一切人

  分别说经  化无数千  众生之类

  又复示现  若干种谊  于彼若此

  常行平等  得至解脱  灭度无为

  或在门前  而说经典  则为造立

  道德之藏  诸等不等  皆令平等

  无有所憎  爱欲永除  未曾讲说

  无益之语  未常增惟  诸放逸缘

  以一切法  为众生说  假使众庶

  多不可计  为讲大典  不诡因缘

  行步所由  若复住立  在于座上

  而续三昧  譬如大龙  雨多所润

  普浸润斯  一切世间  寻兴慧云

  而降法雨  畅发微妙  应病与药

  常为众生  说贤圣谊  皆令奉戒

  如天阴凉  众人失言  及违诸行

  欲使近法  转渐调柔  使住疑者

  舍诸邪见  劝化导利  令净所睹

  舍置下劣  远众懈废  随其所趣

  而令入法  应时为说  如其心本

  令皆弃捐  顺师子行  世尊等演

  经法之雨  悉使得至  大尊佛道

  任其力耐  而令听受  若干道慧

  而化立之  从诸天人  志性所乐

  天帝释梵  转轮圣王  犹如于此

  诸小世间  诸药品类  各各异种

  碎小段段  诸所良药  迦叶且听

  吾悉当说  以能识慧  无漏之法

  便得无为  所在游行  神通三达

  亦复如是  斯雨定意  三昧诸药

  或有游诣  在于山岩  其人便得

  缘一觉乘  于彼修禅  清净之行

  是则名曰  为中品药  假使志愿

  上士美德  我当于世  逮成导师

  常精进行  志依一心  是则名曰

  为上尊药  设使欲为  安住之子

  恃怙慈心  而行寂然  疾得成道

  为人中尊  所谓树者  则喻于斯

  是等能转  不退转轮  建立神足

  根力之行  缘是长养  医药除病

  英雄度脱  无数亿人  随时示现

  于斯佛道  是则名曰  为大林树

  吾之所顺  善权方便  一切大圣

  亦复如是  最胜讲法  则为平等

  犹如庆云  普一放雨  神通无碍

  如此比像  若如众药  在于地上

  以见如是  微妙之谊  如来所建

  善权方便  假使分别  一善法事

  亦如天雨  至若干形  以佛法雨

  多所安隐  普润天下  有所成就

  观察其人  堪任所趣  佛之法诲

  景则一等  譬如放雨  堕草山岩

  及至中间  无有不遍  灌诸树木

  若大丛林  密云四集  天下丰羡

  设使世间  行慈愍法  常以经典

  饱满天下  以现世间  令普安隐

  天雨药草  华实茂盛  其药树木

  稍渐长大  是为罗汉  诸漏尽者

  诸缘觉品  处于林薮  我所说法

  无有尘垢  无数菩萨  志开总智

  周旋三界  一切普行  于众会中

  演此大道  犹如树木  日日滋长

  修进神足  专达四禅  若闻空慧

  心则解达  放出光明  无数亿千

  是为大树  而复滋茂  若诸声闻

  不至灭度  斯为世尊  第一最说

  若此分别  乃为讲法  犹如兴云

  而澍甘雨  渐渐长育  众药草木

  人民之华  不可称量  一时之间

  说因缘法  而为众人  现于佛道

  善权方便  佛谓言教  一切导师

  亦复如是  斯诸说法  为最究畅

  诸声闻等  皆当承是  缘斯之行

  当得佛行  此诸罗汉  如是无异

  世尊演谊  尽极于斯  化诸小乘

皆得佛道

佛复告大迦叶。如来所教等化无偏。譬如日明广照天下。光无所择照与不照。高下深浅好恶香臭。等无差特。佛亦如是。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五道生死菩萨缘觉声闻。慧无增减。随心所解各得其所。本无三乘缘行致之。迦叶白佛。设无三乘。何故得有菩萨缘觉声闻。佛言。譬如陶家埏埴作器。或盛甘露蜜。或盛酪苏麻油。或盛醲饮食。泥本一等。作器别异所受不同。本际亦尔一等无异。各随所行成上中下。迦叶又问。纵使别异。究竟合不。告曰。当合明者解之。譬若有人从生而盲不见日月五色十方。则谓天下无日月五色八方上下。有对说者其人不信。若有良医观人本病。何故无目。本罪所种。离明眼冥体瘿重病。何谓重病。风寒热癖是则四病。便心念言。斯人之疾。凡药疗之终不能愈。雪山有药能疗四病。一曰显二曰良三曰明四曰安。是药四名。于时良医愍伤病人。为设方便即入雪山。采四品药哺咀捣合。以疗其盲目便见明。又加针灸消息补写。斯人目睛内外通彻。睹日月光五色十方。尔乃取信寻自克责。我之盲冥。无所见闻自以为达。今眼得视。乃自知本愚蔽之甚也今睹远近高下无喻我者。时有五通闲居仙人。洞视彻听身能飞行。心能知人所念。自知所从来生死本末。而具语曰卿。莫矜高自以为达。仁在屋里自闭不出。不知外事。人念卿善恶。尚不能见十里五里。语言之音或二十里击鼓之音声犹不能闻。近一二里自不躇步。亦不能至自观未生胚胎所忆。亦不能识。有何通达。称无不见乎。今吾察卿身。冥中为明。明中为冥。其人问曰。作何方术得斯圣通。愿垂慧诲。仙人答曰。当入深山闲居独处。除诸情欲尔乃有获。即遵所训舍家岩燕。一心专精无所慕乐。则得神通尔乃自觉。察本所见不足言名。今得五通无所挂碍。甫自知本所见蔽闇。佛言。如是当解此喻。人在生死五道阴盖。不了本无则名曰痴。从痴致行从行致识。从识致名色。从名色致六入。从六入致更。从更致痛。从痛致爱。从爱致受。从受致有。从有致生。从生致老病死忧恼苦患。罪应集会故谓盲冥。是以世尊愍伤其人。升降三界轮转无际。不能自拔。观于众生心之根原。病有轻重垢有厚薄。解有难易。睹见远近。便见三乘。发菩萨心至不退转。无所从生径得至佛。犹如有目得为神仙。其良医者谓如来也。不发大意谓生盲也。贪淫嗔恚愚痴六十二见。谓四病也。空无想无愿向泥洹门。谓四药也。药行病愈则无有痴。名色六入所更痛爱受有生老病死忧恼苦患。皆悉除矣。志不作善亦不在恶。如生盲者还得两目。谓声闻缘觉生死已断。度于三界省练五道。自以通畅莫能喻者。临欲灭度佛在前住。诲以要法发菩萨意。不在生死不住灭度。解三界空十方一切如化如幻。如梦野马深山之响。悉无所有无所希望。无取无舍无冥无明。尔乃深睹。无所不达见无所见。见知一切黎庶萌兆。于是颂曰。


  譬如日光曜  遍照于天下

  其明无增减  亦不择好丑

  如来犹若兹  慧等殊日月

  普化于十方  亦不有增减

  若如彼陶家  埏埴作瓦器

  或盛甘露蜜  或受苏油食

  计泥本一等  为器各别异

  所受又不同  因盛而立名

  人本亦如是  无三界五道

  随行而随生  展转不自觉

  解空号菩萨  中住则缘觉

  倚空不解慧  则名为声闻

  譬如人生盲  不见日月光

  五色及十方  谓天下无此

  良医探本端  见四病阴盖

  慈哀怜愍之  入山为求药

  所采药奇妙  名显良明安

  哺咀而捣合  以疗生盲者

  消息加针灸  病愈目睹明

  见日月五色  乃知本淳愚

  人不了无本  坐堕生死径

  十二缘所缚  不解终始病

  世尊现于世  观察三界原

  因疾而随本  各各开化之

  了空则菩萨  意劣为缘觉

  畏厌生死苦  故坠于声闻

  自谓道德高  无能有喻者

  所睹极究练  无所忧弊碍

  犹如五通者  号名曰仙人

  愍而告之曰  卿故有蔽碍

  不能弘深奥  于愚则为明

  在内不见外  虽明故为愚

  数十里有声  耳则不得闻

  若人欲危害  不知彼所念

  欲至外数里  不躇步不到

  若生长大时  不识胎中事

  五事表里彻  尔乃为悉达

  何以忍贡高  自谓无等伦

  欲得五通者  当处于闲居

  精思专念道  尔能晓了此

  即寻奉所诲  舍家入深山

  一心无秽虑  便得成神仙

  若得至声闻  及获缘觉乘

  自谓慧具足  与佛等泥洹

  临欲灭度时  佛即住其前

  为现菩萨法  三达无挂碍

  智慧度无极  进善权方便

  度空无想愿  菩萨由是生

  四等心四恩  用开化黎庶

  解一切如化  幻梦野马影

  深山响芭蕉  三界无所有

  不执亦不舍  无愚亦无明

  不生死泥洹  悉等如虚空

  无见无不见  乃睹一切本

  当尔时所见  不造三界观

  一切普平等  所济无有量

正法华经授声闻决品第六

于是世尊说斯颂时。一切普告诸比丘众。吾尽宣告。此声闻比丘大迦叶者。曾已供养三千亿佛。方当供养如此前数。奉敬承顺诸佛世尊。禀受正法奉持宣行。竟斯数已当得作佛。世界曰还明。劫名弘大。佛号时大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为佛众祐。寿十二中劫佛灭度后。正法住二十劫。其像法者亦二十劫。其佛国土甚为清净。无有砾石荆蕀秽浊之瑕山陵溪涧。普大快乐。绀琉璃地众宝为树。黄金为绳连绵诸树。有八交道。诸宝树木常有华实。悉皆茂盛。其土菩萨无央数亿百千垓。诸声闻等亦不可量亿百千垓。其土无有魔事及诸官属。诸魔营从皆护佛法。常行精进无所违失。尔时世尊。欲重解谊。即说颂曰。


  我睹比丘  以佛明目  迦叶住此

  当成为佛  于将来世  无央数劫

  供养诸佛  圣中之尊  具足悉满

  三千亿佛  斯大迦叶  诸漏得尽

  便当越度  三品之行  当得佛道

  亲近法施  供养诸佛  天人之尊

  合集得至  无上大道  最于来世

  尊无上伦  为大圣道  无极神仙

  其佛国土  最胜第一  清净离垢

  若干显明  随意所欲  常可至心

  紫磨金色  珍宝庄严  复以珍宝

  成为树木  有诸道径  严八交路

  天人放香  自然流馨  彼时国土

  所有如是  若干种华  而为挍饰

  一切诸华  紫磨金色  出光音声

  以为法则  普常微妙  莫不见者

  诸菩萨众  亿千之数  志性调定

  逮大神通  诸圣哲等  奉方等经

  不可计数  亿百千垓  无有诸漏

  奉持志强  所有声闻  彼佛法胜

  假使天眼  欲计劫限  弟子之数

  不可称算  其佛当寿  十二中劫

  正法当住  二十中劫  像法亦立

  二十中劫  大光明佛  德当如是

于是贤者大目揵连。贤者须菩提。贤者摩诃迦旃延。等类同心侧立顶戴。瞻顺光颜目未曾眴。稽首足下战战兢兢。应时各各说斯之颂。而咨嗟曰。


  大雄无所著  释王无极人

  乃愍伤我等  赞扬宣佛音

  今以知余等  愍授我畴莂

  以甘露见灌  沐浴众祐决

  譬如饥馑时  丈夫得美膳

  虚乏叫唤求  有人手授食

  吾等咸欢喜  本为下劣乘

  违时舍众人  虚乏不得决

  设至平等觉  大圣不拜授

  于今处世伦  则不复饮食

  世尊见劝励  闻尊上音声

  唯垂见授决  尔能获大安

  大哀愿散疑  愍伤多所矜

  抚恤贫匮意  甘露诱示子

于是世尊。见诸耆旧心志所念。即复重告诸比丘众。比丘当知。此大声闻耆年须菩提。当复奉侍供养八千三十亿百千垓佛。在诸佛所常修梵行。积累功德具足究竟。竟后世时当得作佛。号称叹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为佛众祐。世界名宝成。劫曰宝音。普佛之土周匝悉遍。有诸宝树自然庄严。无沙砾石山陵溪涧。其树音声哀和柔雅。众庶产业不可称数。人所居跱馆宇若干。重阁交露有无央数声闻之众。欲计算者无能限量。悉识宿命。彼土菩萨亦不可计亿那术百千。其佛当寿十二中劫。灭度之后。正法当住二十中劫。像法亦立二十中劫。则坐虚空。为一切人讲说经法。开化无数百千菩萨。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今吾普告  诸比丘众  悉且明听

  佛所班宣  尊须菩提  是吾弟子

  当来之世  得成为佛  大圣所见

  至诚无虚  具足三十  那术垓千

  当于世间  遵修道行  常志求斯

  佛之要道  于彼来世  究竟行已

  颜色殊妙  相三十二  威曜巍巍

  紫磨金容  处世清净  多所愍哀

  国土快乐  所在显现  无数人见

  踊跃可意  悉当游行  诣诸世尊

  度脱群生  亿百千垓  诸菩萨众

  不可计量  而常广说  不退转轮

  在最胜教  诸根通利  皆当恭顺

  彼佛国土  诸声闻事  不可计量

  欲有限算  无能尽极  六通三达

  获大神足  脱门无碍  而处安隐

  计神足力  不可思议  我假使说

  诸佛尊道  诸天人民  如江河沙

  常当叉手  自归圣尊  其佛当寿

  十二中劫  正法当住  二十中劫

  像法亦立  二十中劫  世雄导师

劫数如是

尔时世尊重复宣告诸比丘众。比丘欲知坚固取要分别平等。是我声闻大迦旃延。后当供养奉侍八千亿佛。佛灭度后各起塔庙。高四万里。广长各二万里。皆七宝成。金银琉璃水精车磲马瑙珊瑚碧玉。香华杂香捣香缯彩幢幡供庙。如是过斯数已。当复供养二十亿佛。然后来世当得作佛。号曰还已紫磨金色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为佛众祐。国土严净平等无邪。名闻显现琉璃为地。若干种树众宝校饰。紫磨黄金为绳连绵。诸树华实茂盛华遍。佛土无有地狱饿鬼畜生。但有诸天人民众多具足充满。又诸声闻无数百千那术之众。诸菩萨等无数百千。庄严国土。其佛当寿十小劫。灭度之后。正法当住二十中劫。像法亦住二十中劫。于时世尊。即说颂曰。


  诸比丘众  皆听吾教  其佛音声

  当美柔软  尊迦旃延  为佛弟子

  当供养佛  若干导师  奉敬承顺

  恭恪无量  无数世人  不能称计

  若灭度后  当起庙寺  当以华香

  而供养之  然于后世  便得作佛

  国土清净  无有瑕秽  讲说发起

  亿千众生  具足开导  一切人民

  世界庄严  光照十方  当得作佛

  多所超喻  号紫金色  其德巍巍

  究竟群黎  亿百千垓  无数菩萨

  及诸声闻  满其佛国  无量难计

  常行精进  于佛法教  除断诸难

灭终始患

于是世尊。复告四部众会曰。今佛大圣宣告尔等。是我声闻尊大目揵连。当悉供养奉侍于八千佛。承顺世尊一切无量。诸佛灭度当起塔庙。七宝校成。金银琉璃水精车磲马瑙珊瑚真珠。高四万里广长二万里。若干殊好众宝之物。供养塔庙。及与香华杂香捣香。缯彩华盖幢幡伎乐之娱。过是数已。当复奉敬二百万亿佛。供养承顺。最后世时当得作佛。号还已金华栴檀香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为佛众祐。国土名意乐。劫曰乐满。其佛世界。快乐安隐清净鲜洁。绀色琉璃以为其地。诸树华实七宝合成。普以真珠众华庄校。平等端严众宝具足。诸大仙圣有亿百千。寂然而坐所谓无量。皆诸菩萨广说经法。其佛当寿二十中劫。灭度之后正法当住四十中劫。并计像法。尔时世尊则说颂曰。


  大目揵连  是吾弟子  弃捐仁行

  犹得自在  二百万亿  诸劫之数

  悉当供养  此诸佛教  普于诸佛

  常修梵行  而当志愿  斯诸佛道

  悉当奉侍  诸佛世尊  具以承事

  导师之众  皆当广普  执持圣教

  若干亿劫  百千之数  殷勤承顺

  不违大命  诸安住等  灭度之后

  以众七宝  兴立塔庙  为诸最胜

  建修上业  用栴檀香  以为柱梁

  众香伎乐  而供养之  然于后世

  事究竟已  言谈斐粲  人所宗仰

  多所愍哀  所为如此  当得作佛

  号金栴檀  其佛当寿  二十中劫

  安住所更  行德如是  当为菩萨

  讲说经法  于是劫数  分别雅谊

  最胜声闻  有无数千  亿百千数

  如江河沙  六通三达  得大神足

  于安住世  获致妙通  无数菩萨

  悉不退转  精进勇猛  有志智慧

  修行如应  顺斯佛教  不可计量

  若干千数  佛灭度后  弟子多学

  正法当住  流布十方  正法像法

  四十中劫  正法没尽  像法乃出

  是佛声闻  得大神足  佛皆劝立

  在大尊道  依倚大圣  不违真法

  于当来世  成佛自在

正法华经卷第三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