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宝积部·涅槃部 >> 文章正文
 
-0313 11.P0751 阿閦佛国经 (2卷)〖后汉 支娄迦谶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4858   【字体:

大正藏 No. 0313 阿閦佛国经

后汉 支娄迦谶译

2卷

阿閦佛国经卷上

后汉月支国三藏支娄迦谶译

发意受慧品第一

闻如是。一时佛在罗阅只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比丘千二百五十人俱。皆阿罗汉也。生死已断无复有结。悉坏牢狱。已得自在意。已善解智慧。为度诸天龙王。皆为之伏。所作已办。诸当为者已脱重担。便得所有用正慧解。意得自在所度无极。独阿难未也。尔时贤者舍利弗。起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善哉天中天。昔者诸菩萨求无上正真道者。行德号发意。便得至号。是诸菩萨。以仪哀念安隐诸天及世间人。为作安谛。多所安隐。于众人民。以仪故哀念安定。以大身于世间无盖。哀伤诸天及人。今现在及过去诸菩萨摩诃萨。为现光明。乃至法之明为作照明。令至佛光明。而无有名。若有求菩萨道者。当如昔者诸菩萨摩诃萨所愿。及行明照并僧那。令入德号以闻者。当如是学奉行之。学如是者。即为成阿惟越致及无上正真道也。佛言善哉。贤者舍利弗。所问甚善。汝乃问过去诸菩萨摩诃萨所愿及行照明并僧那。令至所号。念诸当来菩萨令受取之。谛听是舍利弗。善思念之。为汝解说过去诸菩萨摩诃萨所施行。舍利弗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舍利弗。有世界名阿比罗提。其佛名大目。于彼为诸菩萨摩诃萨。说法及六度无极之行。尔时贤者舍利弗心念言。我欲问如来天中天。何所是阿比罗提世界。及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为诸菩萨摩诃萨说法及六度无极之行者乎。时佛即知贤者舍利弗心所念。告舍利弗言。东方去是千佛刹有世界名阿比罗提。其佛名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为诸菩萨说法及六度无极之行者乎。时有比丘。从坐起正衣服。右膝著地。向大目如来。叉手白大目如来言。唯天中天。我欲如菩萨结愿学所当学者。如是舍利弗。其大目如来。告其比丘言。如结愿学诸菩萨道者甚亦难。所以者何。菩萨于一切人民及蜎飞蠕动之类。不得有嗔恚。如是舍利弗。其比丘白大目如来言。天中天。我从今以往。发无上正真道意。以意劝助而不离之。用愿无上正真道也。当令无谀谄所语至诚所言无异。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若于一切人民蜎飞蠕动之类。起是嗔恚。第一意若发弟子缘一觉意。第二唯意念淫欲。第三若发意念睡眠念众想由誉。第四发意念狐疑。第五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若我发意念杀生者。第一若发意念盗取他人财物。第二若发意念非梵行者。第三若发意念妄言。第四若发意念悔恨。第五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若我发意念骂詈。第一若发意念恶口。第二愚痴。第三若发意念绮语。第四若发意念邪见。第五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

佛语舍利弗。其比丘如是。为以被是大僧那僧涅。菩萨摩诃萨初发是意。乃于一切人民蜎飞蠕动之类。意无嗔怒。亦无恚恨也。舍利弗。尔时其菩萨摩诃萨。用无嗔恚故。名之为阿閦。用无嗔恚故住阿閦地。其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亦欢乐作是名。四天王亦欢乐为是名。天帝释及梵三钵。亦欢乐作是名。佛语舍利弗。其阿閦菩萨摩诃萨。白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言。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不离愿。为无上正真道者。不奉行如今所语。常不舍得律行迹。不发萨芸若意。而欲念成佛者。世世不常作沙门。世世不常著补纳之衣。世世作沙门以三法衣不具。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唯天中天。我发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世世不常为人说法。世世不常作法师。世世所说事。不有无所挂碍高明之行。世世不有无量高明之智。世世作沙门不常行分卫。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世世作沙门已不常在树下坐。世世不常精进行三事。何等三。一者经行。二者坐。三者住。世世若发意念罪本。妄语欺人诽谤谗言。世世为女人说法。及食饮因缘。若起想著笑为说法者。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世世若举手说法。世世见余菩萨不发佛心。世世若发意念。供养外异道人舍诸如来。世世若在坐上听法。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世世若发意念。我当布施与某。不布施与某。世世若发意念。我当于某处立福施。于某处不立福施。世世若发意念。我常持法施与某。不持法施与某。世世见孤穷。用其人故不分身命。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我世世于诸菩萨所意无有异。至无上正真最正觉也。

佛语舍利弗。尔时其比丘如是。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为作保任。若如来为作保任者。诸天阿须伦世间人民亦为作保任。尔时大目如来为作保任。时诸天阿须伦世间人民。亦为作保任。佛言。若复有比丘菩萨摩诃萨。以是色像僧那。求无上正真道者。皆当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也。佛语舍利弗。其阿閦菩萨。白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令我成最正觉时。其刹所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若有罪恶者及谗罪恶者。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复次天中天。我当修行乃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令我佛刹诸弟子一切皆无有罪恶者。我当修佛道至令佛刹严净。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我若于梦中失精。乃至成最正觉。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复次天中天。我当修行乃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令我佛刹中。诸菩萨出家为道者于梦中不失精。唯天中天。我发是萨芸若意。审如是愿。为无上正真道者。世间母人有诸恶露。我成最正觉时。我佛刹中母人有诸恶露者。我为欺是诸佛世尊诸不可计无央数不可思议无量世界中。诸佛天中天今现在说法者。是为菩萨法事如意所念行。佛亦为如应说法。佛语舍利弗。尔时有一比丘。谓阿閦菩萨摩诃萨。乃作是结愿。若使不退转者。当以右指案地令大震动。尔时阿閦菩萨。应时承佛威神。自蒙高明力乃令地六反震动。阿閦菩萨摩诃萨所感动。如语无有异也。佛语舍利弗。若有菩萨欲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者。当学阿閦菩萨摩诃萨行。菩萨摩诃萨以学阿閦菩萨行者。不久亦当即取佛刹土。当复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也。

尔时贤者舍利弗问佛言。天中天。阿閦菩萨摩诃萨初发意时。有几何天在会中。佛告舍利弗。阿閦菩萨初发意学时。三千大千世界中四天王天帝释及憋魔梵三钵。一切皆向阿閦菩萨。叉手说是语。昔所不闻是僧那。诸天闻以便说言阿閦菩萨成无上正真道。若有人生其佛刹者。是人福德不小也。贤者舍利弗白佛言。未曾闻余菩萨摩诃萨以是色像学僧那。我亦不见亦不闻。如阿閦菩萨摩诃萨。及天中天。为作如是之名。佛言如是也。舍利弗。少有菩萨摩诃萨以是色像。学僧那及无上正真道。如阿閦菩萨摩诃萨。于是舍利弗。陂陀劫中诸菩萨摩诃萨。其德不及阿閦菩萨摩诃萨之功德也。佛语舍利弗。尔时其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授阿閦菩萨无上正真道决。汝为当来佛。号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成慧之行。而为师父。安定世间。无上大人。为法之御。天上天下尊佛天中天。亦如提洹竭佛授我决。时佛语舍利弗。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其三千大千世界皆为大明。譬我亦如是。授无上正真道决时。其三千大千世界皆为大明。复次舍利弗。其阿閦菩萨摩诃萨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其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动。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得萨芸慧时。三千大千世界。为六反震动。复次舍利弗。阿閦菩萨摩诃萨授无上正真道决时。是三千大千世界中诸药树木。一切皆自曲低。向阿閦菩萨作礼。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是三千大千世界诸药树木。一切皆自曲低向我作礼。复次舍利弗。其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其三千大千世界中。诸天龙鬼神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一切皆向阿閦菩萨。叉手而作礼。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三千大千世界。诸天龙鬼神揵陀罗阿须轮迦留罗真陀罗摩睺勒。皆向我叉手作礼。

复次舍利弗。其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遍三千大千世界。诸妊身女人皆安隐产。盲者得视。聋者得听。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是三千大千世界。诸妊身女人皆安隐产。盲者得视。聋者得听。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遍三千大千世界中人非人皆烧香。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遍三千大千世界中人非人皆烧香。贤者舍利弗白佛言。阿閦菩萨摩诃萨乃有是无极之德。佛告舍利弗。阿閦菩萨摩诃萨不但有功德。不独大目如来授其决。如是不可称说无央数功德。得度无极。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诸天阿须伦世间人。其意皆安隐悉得其时。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诸天阿修罗世间人意。皆得安隐悉得其时。复次舍利弗。其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和夷罗鬼神常随后护之。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和夷罗鬼神常随我后行。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诸天阿修罗世间人。以天华天香供养之。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诸天阿修罗世间人。以天华天香来供养。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二十亿人及三十亿诸天。发无上正真道意。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皆授其决。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其地大动自然生优钵华。莲华。拘文华。分陀利华布其地。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大地自然生优钵华莲华拘文华分陀利华布其地。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若干百天人。若干千天人。若干百千诸天人住于虚空。以天衣用散阿閦菩萨上。即说是言。菩萨摩诃萨。当度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也。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尔时诸天阿须罗世间人民相爱。剧父母哀其子。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时。诸天阿修罗世间人民相爱。剧父母哀其子也。

复次舍利弗。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真道决时。其三千大千世界中诸天及人民。承佛威神。皆闻授阿閦菩萨决。如是舍利弗。昔授菩萨决时。其此国中人民。一心布施为福德快饮食。若有求索者。已所喜而施与。譬我亦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时。是三千大千世界中诸天及人民。皆承佛威神闻授决时。如是舍利弗。昔此国中人民。一心布施为福德快饮食。若有求索者。已所喜而施与。复次舍利弗。其大目如来。授阿閦菩萨摩诃萨无上正觉道决时。诸欲界天悉鼓天伎乐供养。舍利弗。是阿閦菩萨摩诃萨授决时之功德行。贤者舍利弗白佛言。难及天中天。如来无所著正觉。诚谛说之。不可思议诸佛佛之境界。不可思议诸神神之境界。不可思议诸龙龙之境界。不可思议诸龙之境界乃从阿閦菩萨摩诃萨初发意。学受得此功德。天中天。是阿閦菩萨摩诃萨授决时。亦不可思议。是时贤者阿难。谓贤者舍利弗。阿閦菩萨摩诃萨初发意。学僧那及得号如是也。舍利弗谓阿难言。是皆有因缘所致。阿閦菩萨摩诃萨初发意。学僧那及德号。今佛当广解说之。时佛告舍利弗言。阿閦菩萨初发是意时。可令虚空有异。我所结愿不可使有异。被僧那僧涅乃如是。佛语舍利弗。如阿閦菩萨摩诃萨所被僧那僧涅。宝英菩萨摩诃萨。亦从阿閦菩萨学行。舍利弗。无央数菩萨。不能及知阿閦菩萨所被僧那僧涅。甚坚积累德行乃如是。舍利弗。其阿閦菩萨。以成无上正真道也。最正觉今现在阿比罗提世界。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行菩萨道时。世世人求手足及头目肌肉。终不逆人意也。舍利弗。阿閦如来从初发意。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不中有头痛。亦无风气上隔之病。舍利弗是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昔行菩萨道时。甚难及未曾有之法。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世世见如来一切常奉梵行世世亦作。是名阿閦菩萨。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所至到处目常见诸天中天生于彼。佛言舍利弗。譬如转轮王得天下。所从一观复至一观。足未曾蹈地。所至常以五乐自娱得自在至尽寿。如是舍利弗。阿閦如来行菩萨道行。世世常自见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常修梵行。于彼所说法时。一切皆行度无极。少有行弟子道。彼所行度无极为说法。有立于佛道者。便劝助为现正。令欢喜踊跃。皆令修无上正真道。便发是大尊意。彼说法时诸所德本以愿持。作无上正真道。我持是德本愿无上正真道。成最正觉时。说法令我佛刹中诸菩萨摩诃萨。佛说法时承佛威神皆受讽诵持之。讽诵已是诸菩萨摩诃萨。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意常乐诸佛天中天。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我亦如是。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即住于兜术天得一生补处之法。佛复语舍利弗。如是诸菩萨摩诃萨从兜术天。自以神力下入母腹中。从右胁生。菩萨生堕地时地为大动。以修行有是应。菩萨在母腹中时。都无有臭处。亦无恶露。亦无不可意。时佛语舍利弗。譬如神通比丘。若入绞露精舍。于虚空中游行周匝虚空中行。于绞露精舍无所触碍。如是舍利弗。菩萨入母腹中时。如在虚空中游观周匝无所触碍。亦无臭处。其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如是。我亦如是。行无上正真道时。一切皆破坏魔事。我如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阿閦佛刹。求菩萨道及弟子道者。皆破坏诸恶。降伏众魔一切皆尽。其佛刹人民。不复作魔事。我当修是佛道至得出家学道。佛语舍利弗。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昔行菩萨道听说法时。其身不生疲极。意亦不念疲极。舍利弗。阿閦如来昔求菩萨道听说法时。如是好法。令我佛刹中诸菩萨摩诃萨。好法如是。

阿閦佛刹善快品第二

贤者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是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昔行德号时。以成号阿閦如来。甚善天中天。愿佛当复广说其佛刹之善快。所以者何。若有求菩萨道者。闻知彼佛刹之善快。及阿閦如来所现行教授。若复有求弟子道未得度者。闻彼佛刹之善快。及阿閦如来所现教授。恭敬清净之行。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所问甚善。汝问佛义快乃如是。念阿閦佛刹之善快。阿閦如来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其三千大千世界皆为大明。地六反震动。阿閦如来成最正觉时。其三千大千世界中诸人民。七日不食饮。亦不妄食饮。亦不妄谀谄。身亦无疲极之想。如是也。俱想念安隐。好喜相爱敬。欢喜意以得时念。尔时诸人民诸欲天。皆弃秽浊思想。所以者何。用阿閦如来昔时愿所致得是德号。其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人民。叉手向阿閦如来。其佛刹如是。无央数佛刹。不及是阿閦佛刹之善快。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之所愿而有持。诸菩萨摩诃萨所愿有持者。佛佛刹便善快。

佛语舍利弗。我昔行菩萨道时。如所愿今自然得之。阿閦如来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时。其三千大千世界诸人民得天眼者。未得天眼者。皆见其光明。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所愿而有持。佛复语舍利弗。阿閦如来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往诣佛树时。诸憋魔不能发念。何况当复能往娆萨芸若慧。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所愿而有持。复次舍利弗。阿閦如来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得萨芸若慧时。无央数那术亿百千诸天人。于虚空住。以天华天栴檀杂香天捣香伎乐。供养散阿閦佛上。供养已。其天华天香天捣香天栴檀香天杂香。悉于虚空中合住。化成圆华盖。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所愿而有持。阿閦如来光明皆照明三千大千世界常明。阿閦如来光明悉蔽日月之光明。及一切诸天光明皆令灭。使人民不复见日月之明。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所愿而有持。

贤者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昔行菩萨道时。以被是大僧那僧涅。乃作是愿。佛言。昔行菩萨道时。若干百千人不可复计。无央数人积累德本。于无上正真道持是积累德本。愿作佛道及净其佛刹。如所愿欲严其佛刹。即亦具足其愿。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树以七宝作之。高四十里周匝二十里。其枝叶旁行四十里。其枝下垂。其栏楯绕树。周匝五百六十里。阿閦如来于其树下得萨芸若慧。佛语舍利弗。如世间巧人鼓百种音乐。其声不如阿閦佛刹中梯陛树木之音声。风适起吹梯陛。树木相叩作悲声。佛语舍利弗。听说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刹中之净快。谛听善思念之。今当为汝说之。贤者舍利弗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佛言。阿閦如来刹中无有三恶道。何等为三。一者泥犁。二者禽兽。三者薜荔。一切人皆行善事。其地平正生树木。无有高下。无有山陵溪谷。亦无有砾石崩山。其地行足蹈其上即减。这举足便还复如故。譬如綩綖枕头枕其上即为减。这举头便还复如故。其地如是。其佛刹无有三病。何等为三。一者风。二者寒。三者气。其佛刹人。一切皆无有恶色者。亦无有丑者。其淫怒痴薄。其佛刹人民。皆悉无有牢狱拘闭之事。一切皆无有众邪异道。其刹中树木常有花实。人民皆从树取五色衣被。众共用著之。其衣被甚姝好无败色者。

佛语舍利弗。人民所著衣香。譬如天华之香。其饭食香美。如天树香无有绝时。诸人民著无央数种种衣被。其佛刹人民。随所念食。即自然在前。譬如舍利弗。忉利天人。随所念食即自然在前。如是其刹人民。随所念欲得何食。即自然在前。人民无有贪于饮食者。复次舍利弗。其佛刹人民所卧起处。以七宝为交露精舍。满无有空缺处。其浴池中有八味水。人民众共用之。其水转相灌注。诸人民终不失善法行。譬如舍利弗。玉女宝过逾凡女人不及。其德如天女。如是舍利弗。其佛刹女人德。欲比玉女宝者。玉女宝不及其佛刹女人。百倍千倍万倍亿倍。巨亿万倍不与等。人民以七宝为床。上布好綩綖。悉福德致自然为生。舍利弗。是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昔行菩萨道时所愿而有持。阿閦佛以福德所致成佛刹如是比。佛复语舍利弗言。其刹中人民饭食胜于天人饭食。其食色香味。亦胜天人所食。其刹中无有王。但有法王佛天中天。佛言舍利弗。譬如郁单越天下人民无有王治。如是舍利弗。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佛刹无有王。但有阿閦如来天中天法王。譬如忉利天帝释。于坐这发念。诸天便来受其教。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佛刹之善快。其刹人民不从淫欲之事。所以者何。用是阿閦如来真人法御天中天所致。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愿所致。令佛刹善快。

尔时有异比丘。闻说彼佛刹之功德。即于中起淫欲意。前白佛言。天中天。我愿欲往生彼佛刹。佛便告其比丘言。痴人汝不得生彼佛刹。所以者何。不以立淫欲乱意者。得生彼佛刹。用余善行法清净行。得生彼佛刹。佛语舍利弗。阿閦如来佛刹。有八味水。是诸人民所为。悉共用之。人民意念。欲令自然浴池。有八味水满其中。用人民故。即自然有浴池。有八味水满其中。意念欲令水转流行。便转流行。意欲令灭不现。即灭不现。其佛刹亦不大寒。亦不大热。风徐起甚香快。是风用诸天龙人民故。随所念风便起。若一人念。欲令风起自吹。风即独吹之。意念不欲令风起。风便不起。风起时不动人身。风随人所念起。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佛刹之善快。如昔时所愿。佛语舍利弗。阿閦如来佛刹女人。意欲得珠玑璎珞者。便于树上取著之。欲得衣被者。亦从树上取衣之。舍利弗。其佛刹女人无有女人之态。如我刹中女人之态也。舍利弗。我刹女人态云何。我刹女人。恶色丑恶舌。嫉妒于法。意著邪事。我刹女人有是诸态。彼佛刹女人无有是态。所以者何。用阿閦如来昔时愿所致。佛复语舍利弗。阿閦佛刹女人。妊身产时身不疲极。意不念疲极。但念安隐亦无有苦。其女人一切亦无有诸苦。亦无有臭处恶露。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时愿所致。得是善法。其佛刹无有能及者。舍利弗。阿閦佛刹人民无有治生者。亦无有贩卖往来者。人民但共同快乐安定寂行。其佛刹人不著爱欲淫侄。以因缘自然爱乐。其刹风起吹梯陛树。便作悲音声。舍利弗。极好五音声不及阿閦佛刹风吹梯陛树木之音声也。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佛道时所愿而有持。佛语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欲取严净佛刹者。当如阿閦佛昔行菩萨道时。所愿严净取其刹。佛复语舍利弗。阿閦佛刹无有日月光明所照。亦无有窈冥之处。亦无有挂碍。所以者何。用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光明。皆照三千大千世界常明。譬如绞露精舍坚闭门风不得入。好细涂以白垩之。持摩尼宝著其中。其珠便以光明照。其中诸人民昼夜承其光明。如是舍利弗。其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光明。常照三千大千世界。舍利弗。绞露精舍者。谓是阿比罗提世界也。摩尼宝者谓是阿閦如来也。摩尼宝光明者。谓是阿閦如来之光明也。精舍中人者。谓是阿閦佛刹中人民安乐者也。

佛语舍利弗。阿閦如来行所至处。于足迹下地。自然生千叶金色莲华。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所愿而有待。贤者舍利弗问佛言。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入殿舍时。自然生千叶金色莲华耶。为在所至处自然生乎。佛告贤者舍利弗。阿閦如来若入郡国县邑。所至到处。亦等如入殿舍时也。亦自然生千叶金色莲华。若善男子善女人。意念欲令入殿舍足下自然生莲华者。皆使莲华合聚一处便合聚。意欲令上在虚空中承佛威神。其莲华用人民故。便上在虚空中。而罗列成行。佛复语舍利弗。其三千大千世界乃如是。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若遣化人到他方异世界。彼亦自然生。以佛威神所致。其三千大千世界。以七宝金色莲华而庄严之。

阿閦佛国经弟子学成品第三

佛复语舍利弗。阿閦如来说法时。于一一说法之中。不可计无央数人。随律之行至。有作阿罗汉道证者。如是比无央数诸弟子聚会。及复得八惟务禅者。阿閦如来佛刹诸弟子众不可复计。佛语舍利弗。我都不见持计者与挍计。巨能计数其众会者也。以脱重担离于牢狱。远于波头犁。阿罗罗犁。阿比舍犁。阿优陀犁。如是舍利弗。众会不可计数诸善男子。是弟子智慧无央数不可计众。在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道也。若懈怠者得须陀洹为七生七死。于是说法时。其人为不得上持为七生七死。阿閦如来说法时。第一说法作须陀洹道证。第二说法作斯陀含道证。第三说法作阿那含道证。第四说法作阿罗汉道证者。其佛刹。谓是善男子为懈怠。用不一坐听法。作阿罗汉道证故。其刹须陀洹。不复七上下生死。便于人间坐禅。得三昧须陀洹。即于彼自以威神力作阿罗汉道证。其刹斯陀含不复往还世间。以弃众苦便于彼得三昧斯陀含。便于其刹自以威神力作阿罗汉道证。其刹阿那含。不复上生波罗尼蜜和耶越天。便于彼自以威神力作阿罗汉道证。其刹阿罗汉不上下。便于彼至无余泥洹界般泥洹。其刹说沙门四道。如是至令得道住。佛言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法自在者不复失学住。亦不失学余事。如是于不学地便般泥洹也。无所学地。谓是阿罗汉地。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刹诸弟子学成无有粗立。在上好要处者。谓是阿閦如来刹弟子众阿罗汉也。生死已断所作而办。所当为者以脱重担。便得所有尽坏勤苦牢狱之事。以中正解复知八维无禅。阿罗汉行八维无禅。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刹弟子之善行。是为阿罗汉之功德所为福行。其刹以三宝为梯陛。一者金。二者银。三者琉璃。从忉利天下至阎浮利地。其忉利天。欲至阿閦如来所时。从是梯陛下。忉利天人。乐供养于天下人民言。如我天上所有。欲比天下人民者。天上所有大。不如天下及复有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也。

佛语舍利弗。忉利天人乐供养天下人民。天下人若上至忉利天者。便不乐供养忉利天人。所以者何。我天下佛说经。如我天下所有。于是天上无也。不如我天下所有我天下乐供养有佛。忉利天见天下人民。天下人遥见忉利天宫殿。譬如此刹天下人遥见日月星辰殿舍。如是舍利弗。其佛刹天下人。遥见诸天宫殿如是。及欲行天承佛威神所致。是为阿閦如来佛刹所有善快。佛复语舍利弗。阿閦如来佛刹。三千大千世界皆说法四辈弟子。满三千大千世界无空缺。阿閦佛刹弟子意不念。今日当于何食。今日谁当与我食。亦不行家家乞。时到饭食便办满钵自然在前。即取食食已。钵便自然去。其刹饭食如是。诸弟子不复行求衣钵也。亦不裁衣。亦不缝衣。亦不浣衣。亦不染衣。亦不作衣。亦不教人作。以佛威神所致。同共安乐自然生。阿閦如来不为诸弟子说罪事。如我为诸弟子说十四句法。阿閦如来不为诸弟子说如是之法。所以者何。其刹无有行恶者。阿閦佛不复授诸弟子戒。所以者何。其佛刹人无有短命者。亦无蔽恶人。无有秽浊劫。亦无有诸结。无有秽浊。见其刹以除诸恶秽浊。

佛复语舍利弗。阿閦佛说法时。诸弟子便度于习欲。所以者何。已弃于恶道故。其刹众弟子终无有贡高憍慢。不如此刹诸弟子于精舍行律。其刹弟子无有作是行者也。所以者何。舍利弗。用其人民善本具故。所说法悔过各得其所。其刹不说五逆之事。一切皆断诸逆已。诸弟子不贪饮食。亦不贪衣钵。亦不贪众欲。亦不贪著也。为说善事。所以者何。用少欲知止足故。舍利弗。阿閦佛不复授诸弟子戒。如我于此授诸弟子戒。所以者何。其刹无有恶者。是诸弟子但以苦空非常非身以是为戒。其刹亦无有受戒事。譬如是刹正士。于我法中剃除须发。少欲而受我戒。所以者何。其阿閦佛刹诸弟子。得自在聚会无有怨仇。舍利弗。阿閦佛刹诸弟子不共作行。便独行道不乐共行但行诸善。其刹无有过精进者。亦不可见懈怠者。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佛刹出家诸弟子之德行。

佛语舍利弗。阿閦如来。为诸弟子说法时。弟子不左右顾视一心听经。中有住听经者。身不知罢极。中有坐听经者。身亦不知罢极。意亦不念罢极也。阿閦如来于虚空中说法时。诸弟子悉听之。是时得神足比丘。未得神足比丘。承佛威神。皆于虚空中行而听法。是诸弟子于虚空中以三品作行。何等三。一者住。二者经。三者坐。中有坐般泥洹波蓝坐居而般泥洹者。诸弟子皆般泥洹时地即为大动。般泥洹已诸天人民共供养之。中有阿罗汉。身中自出火还烧身而般泥洹。中有阿罗汉般泥洹时。自以功德行如疾风中有。譬如五色云气于空中行便不复知处。中有弟子自以功德便没去不复知处。般泥洹如是。中有般泥洹时。于虚空身中放水其水不堕地便灭不现。其刹如是清净。令身灭不现。其刹如是清净。令身灭不现而般泥洹。诸弟子般泥洹如是也。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昔行菩萨道时所愿而有持成无上正真道。诸弟子以是三品般泥洹。复次舍利弗。阿閦如来佛刹诸弟子。无央数不可计诸弟子。少有不具足四解之事者。多有得四解事具足者。诸弟子少有不得四神足安隐行者。多有得四禅足安隐行者。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佛刹诸弟子所成德行。贤者舍利弗白佛言。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佛刹。诸弟子所行。皆无极也。

阿閦佛国经卷上

阿閦佛国经卷下

后汉月支国三藏支娄迦谶译

诸菩萨学成品第四

尔时贤者舍利弗心念言。佛已说弟子所学成。愿佛当复说诸菩萨所学成。所以者何。皆当学成是诸菩萨所照光明。时佛即知贤者舍利弗心所念。即告舍利弗。其阿閦如来无所著等正觉佛刹。有若干百菩萨。若干千菩萨。若干亿菩萨。若干亿百千菩萨。大会如是。佛语舍利弗。诸菩萨摩诃萨于阿閦佛所下须发。皆承佛威神悉受法语讽诵持之。如我于是所说法由为薄少耳。阿閦佛所说法无央数不可复计。比我所说法。百倍千倍万倍亿万倍不在计中。舍利弗。是为阿閦如来昔行菩萨道时所愿。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时。令我佛刹诸菩萨。我说法时。令诸菩萨皆承佛威神。悉受讽诵持之。佛复语舍利弗。尔时诸菩萨摩诃萨皆承佛威神。受所说法讽诵持。是诸菩萨摩诃萨自生意念。欲从其刹至他方世界。俱至诸如来所听所说法。为诸佛世尊作礼讽诵之。复重问意解。为诸佛作礼讽诵已。重问意解已。便复还至阿閦如来所。佛语舍利弗。是陂陀劫中当有千佛。甫始四佛过。菩萨摩诃萨欲见是诸佛者。当愿生阿閦佛刹。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往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即当得住弟子缘一觉地。所以者何。其有因缘见如来者及众僧。为以断弊魔罗网去。得近弟子缘一觉及佛地。当得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其人为以成如来。为以见诸菩萨摩诃萨之事。菩萨生阿閦佛刹者。其行皆住清净。为行诸法。为在诸法士。为以住于法。为佛道不可动转。复当坚住阿惟越致。佛语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往其刹者等辈。得入诸佛住。其菩萨为得觉意入无恐惧。觉意菩萨。合会于智慧度无极在所各同义。见世尊知所住。其佛刹诸菩萨摩诃萨。在家者止高楼上。出家为道者不在舍止。佛告舍利弗。阿閦佛说法时诸菩萨摩诃萨。承佛威神皆受法语讽诵持之。其不出家菩萨摩诃萨不面见佛所说时。在所坐处承佛威神皆亦闻法语。闻已即受讽诵持之。其出家菩萨摩诃萨。身自面见佛说法时。及所行至坐处。亦承佛威神皆闻。闻已即受讽诵持。是菩萨摩诃萨。终亡已后俱持法语。所至生诸佛刹续念之。舍利弗。是为阿閦佛之善快。所以者何。如昔所愿自然得之。

佛语舍利弗。若有一世菩萨摩诃萨。欲见若干百佛。若干千佛。若干万佛。若干亿那术百千佛。当愿生阿閦佛刹。菩萨已生阿閦佛刹者。便见若干百佛。若干千佛。若干亿万佛。若干亿那术百千佛。当于其刹种诸德本。当为无央数百千人。无央数百千亿人。无央数亿那术百千人说法。亦当令种德本。佛言舍利弗。若菩萨摩诃萨于是陂陀劫中。皆供养诸所佛天中天。衣被饭食床卧具病瘦医药供养。以便出家学道。悉于是诸佛天中天。下须发为沙门。若复有菩萨摩诃萨。不知于阿閦佛刹一世合会行度无极得福多。佛言舍利弗。是福德善本行具足。百倍千倍万倍巨亿万倍不与等。舍利弗。是为阿閦佛刹之善快。佛语舍利弗。若一世菩萨于是世界他方世界终亡。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皆得阿惟越致。所以者何。其佛刹无有憋魔事在前立。憋魔亦不娆人。佛言舍利弗。譬如人咒力语咒毒咒蛇。除其毒便放舍。其力不可胜。救无央数人恐畏。其蛇亦不恐人亦不娆触人。如是其人。但以前世禅三昧行故。自以功德得灭于蛇毒。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昔求菩萨道时。行愿德本如是乃得佛道。消除于憋魔毒不复娆人。阿閦佛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时。憋魔不能复来娆。亦不能复娆诸菩萨摩诃萨及凡人。一切皆不复娆三千大千世界中人。如是先坐三昧寂定。以自威神。生和耶越致天。于彼以前世因缘行广普。亦于和耶越致天。以因缘三昧。以自威神寂寞。以是比于彼说法。炎天闻之。闻已便得信欢喜。来供养诸弟子。炎天言。乃作是无所著。知止足空闲处作行。其刹诸魔。教人出家学道。不复娆人。舍利弗。是阿閦佛刹德之善快。夜初鼓时先哀念人民。欲令度脱诸菩萨及学弟子并凡人安隐寂寞行。

贤者舍利弗白佛言。唯天中天。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三千大千世界。持用布施得生阿閦佛刹者。其人不当惜也。便当布施。所以者何。其人不复堕弟子缘一觉道。所以者何。其人即为立不退转地。从一佛刹复至一佛刹。目常悉见诸佛。皆悉讽诵佛道行。当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常当见若干百佛若干千佛若干亿那术百千佛。于彼积德本。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以是故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三千大千世界布施。得生阿閦佛刹者。其人当欢喜与。便安隐至其佛刹。佛言如是。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为安隐得生阿閦佛刹。譬如出金地无有砾石亦无草木。中有紫磨金。人便取其金。于火中试消合。以作诸物著之。如是舍利弗。阿閦佛刹诸菩萨摩诃萨。清净微妙住清净共会。是诸菩萨摩诃萨行也。其有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皆一种类道行悉等。诸菩萨当成如来。其人以过诸弟子缘一觉地。是谓为一类道。无有众邪异道。菩萨欲得一类者。当愿生阿閦佛刹。舍利弗。是菩萨摩诃萨为成阿惟越致阿閦佛为受决。以我不欲遣菩萨摩诃萨至阿閦佛所。譬如舍利弗。转轮王遣使者。至诸小王所。使持王宝物来。于是闻王遣使者。令诸小王来。便愁忧涕泣。用王宝物故。夫人婇女及太子。闻以宝物故皆畏王。便往至大王所居城。垣坚止顿其中得安隐。不复恐见怨家谷贵苦。如是舍利弗。我不欲遣诸菩萨至阿閦佛所。譬如彼王以宝物故。令诸夫人婇女及太子同等愁忧视。求菩萨道人。当如大王城所有宝处太子为无有恐难。观诃閦佛刹当如大王。憋魔见求菩萨道者。如是不复娆乱。譬如王边臣难当。如是舍利弗。魔及魔天官属。不能当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譬如孤寡恐惧之人畏对家。便往至城中即安。对家人无奈之何。所以者何。是人已离于对人得安隐处故。如是舍利弗。诸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为以断魔及魔天之道。其三千大千世界憋魔及魔天不复娆求菩萨道及弟子道人。及阿閦佛刹魔及魔天不复起魔事亦不复娆。复次舍利弗。若有菩萨。往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其人不复为魔天之所娆也。所以者何。阿閦佛昔行菩萨道。便作是愿德本。令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使我佛刹诸魔及魔天。无有起魔事娆乱者。譬如人饮毒。复饮除毒药。其饮食便消其毒不行。以等愿故。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昔时作是愿德本。乃至其佛刹诸魔及魔天子。不复起事娆乱。其佛刹所有德等乃如是。尔时贤者舍利弗心念言。愿欲见其佛刹及阿閦佛并诸弟子等。于是佛即知舍利弗心所念。即令如其像三昧正受神足行。承佛所致。贤者舍利弗。于其座中。见阿閦佛刹及弟子等。

尔时佛告舍利弗言。汝宁见阿閦佛及诸弟子并佛刹不。对曰。唯然见之。天中天。云何舍利弗。汝意所知。宁复有胜阿閦佛刹诸天及人不。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我不复知有城郭能胜者也。其刹诸天及人民无有邪道。但有正道耳。极相娱乐。所以者何。我见其佛刹。皆以天物快饮食相娱乐。阿閦佛在中央。遍为诸弟子说法。譬如天中天。人在大海中央。不见东方山树木之际。亦不见南西北方树木之际。如是天中天。阿閦佛刹诸弟子。不可得东方涯。亦复不可得南西北方之涯。如是思惟。闻法身亦不动摇。天中天。于是思惟。定身便不动摇。阿閦佛刹诸弟子。听法身不动摇坐定。如是听法身亦不动摇。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是三千大千世界满七宝。持施与布施已。得生阿閦佛刹者。当欢喜与其人便得安隐生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所以者何。其人如是得为阿惟越致。譬如天中天。有人持王书及粮食。以王印封书往至他国。其人行至他国县邑。中道无有杀者。亦无有能娆者。独自往还无他。佛言如是也。舍利弗。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甫当生者。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生阿閦佛刹者。皆得阿惟越致。便见无上正真道。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皆讽诵佛道事。常乐于佛天中天。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是间须陀洹道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是适等耳。所以者何。须陀洹以断截恶道住于道迹。如是天中天。若有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是人皆现断恶道。不复在弟子缘一觉地。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当乐于佛。天中天及弟子。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也。佛言如是。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生阿閦佛刹者。为以现过弟子缘一觉地。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皆讽诵诸佛道事。皆面见诸如来。至成无上正真之道最正觉。譬如舍利弗。须陀洹度脱异道恶法。得道无有异。如是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往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其皆不复离无上正真道。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皆讽诵诸佛道事。常乐于佛天中天无上正真道。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贤者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是间斯陀含住往来地。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是这等耳。天中天。是间阿那含住不复还地。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是这等耳。天中天。是间阿罗汉住无所著地。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是这等耳。

佛告贤者舍利弗言。莫得说是语。所以者何。是间菩萨摩诃萨受无上正真道决。菩萨生阿閦佛刹者。是这等耳。复次舍利弗。是间菩萨摩诃萨坐于佛树下。菩萨生阿閦佛刹者。是这等耳。所以者何。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为现如来。憋魔不复能动摇。过弟子缘一觉地。从一佛刹复游一佛刹。常皆随诸佛之教令。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

尔时阿难心念言。我欲试须菩提知报我何等言。贤者阿难。问贤者须菩提言。唯须菩提。为见阿閦佛及诸弟子等并其佛刹不。须菩提谓阿难言。汝上向视。阿难答言。仁者须菩提。我已上向视上皆是虚空。须菩提谓阿难言。如仁者上向见空。观阿閦佛及诸弟子等并其佛刹当如是。尔时贤者舍利弗问言。如属天中天所说。是间菩萨摩诃萨受决。菩萨生阿閦佛刹者。是这等耳。天中天。以何故等而等。佛告舍利弗言。用法等故而等。

阿閦佛国经佛般泥洹品第五

尔时贤者舍利弗心念言。佛已说阿閦佛昔者行菩萨道时德号。复说佛刹之善快。亦复说诸弟子及诸菩萨所学成愿。佛当复说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有何感应。天中天。于是佛即知舍利弗心所念。便告舍利弗言。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是日一切三千大千世界诸郡国。变化作化人而说法。所可说者。如前所说法。时人民复行阿罗汉道不复上下。便令住阿罗汉道。阿閦佛般泥洹时。有菩萨摩诃萨。名众香手。当授是众香手菩萨决。号曰羞洹那洹波头摩(汉言金色莲华)。

如来无所著等正觉。复次舍利弗。其金色莲华佛之刹所有善快。亦当如阿閦佛刹之善快所有安谛。金色莲华佛所有众弟子。亦当如阿閦佛。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当大动摇皆悉遍三千大千世界。声上闻阿渐货罗天。乃复至闻阿迦尼吒天。阿閦佛般泥洹时当有是瑞应。

复次舍利弗。阿閦佛刹诸好药树木。皆曲向阿閦佛般泥洹所作礼。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诸天及人民持华香杂香捣香。供养散其身上。供养已。其诸天人民华香杂香捣香及余宝。上至虚空四十里成圆华盖。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其三千大千世界。诸天龙鬼神揵陀罗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皆向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是人民及诸天以佛威神所致。悉见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诸天及人民昼夜常愁忧言。阿閦佛般泥洹大疾。为己亡人民娱乐。不复得乐所欲。意愁忧言。阿閦佛般泥洹大疾亡失人民安隐。意愁忧言。亡天下眼。佛语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其人皆为以受决。从一方复至一方。共等辈游行。若干百千等辈共游行。菩萨摩诃萨当见若干百千如来。当见无数佛。当见无数萨芸若。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是世界若他方世界终亡。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其人亦与众等俱游行。以佛威神所致萨芸若故。为阿惟越致。菩萨摩诃萨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皆为离魔罗网。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至法行在者。诸菩萨摩诃萨生阿閦佛刹者。亦当与等辈游行。求索阿閦佛昔时愿。然后当生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便当讽诵八百门。讽诵已。皆当讽诵诸法。便有上微妙阿閦佛刹。诸菩萨摩诃萨。得念行住八百门。我当生阿閦佛刹。亦当讽诵八百门。讽诵已。皆当复讽诵诸法见上妙句。如是谛受之。菩萨摩诃萨。阿閦佛现在及般泥洹时。说法等无异。佛刹等如来所示现。从阿惟越致。至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复次舍利弗。阿閦佛身中自出火。还烧身已便作金色。即碎若芥子。不复还复。讫已便自然生。譬如舍利弗。有树名坻弥罗。若发段段断已不复见。自然生。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身破碎不复见。还自然生。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其身骨坐处见自然。譬如有山碎破其山不复见。自然还其处。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其骨自破碎其身骨不复见。还自然。时一切三千大千世界人民。皆供养其身。以七宝作塔。其三千大千世界。当以七宝塔及叶金色莲华而庄严。复次舍利弗。阿閦佛刹诸菩萨摩诃萨当作礼。有瑞应乃如是。自然诸宝于其处在前住。其有菩萨摩诃萨。往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当见佛意无乱。命过时一切诸天人当供养其身。诸天及人民。愿发起是供养其身。菩萨摩诃萨自以功德。稍于虚空疾行。都不复知其处。譬如舍利弗。持草木著火中熏烟而行。其烟上于虚空中。亦于虚空中而行。亦于虚空中都灭。不知所至处。其佛刹诸菩萨摩诃萨法身如是。复次舍利弗。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寿命尽临寿终时。见余菩萨摩诃萨。他方世界坐佛树下时。是诸菩萨摩诃萨临寿终时瑞应。复见余菩萨入母腹中。时亦复见余菩萨摩诃萨从母右胁生出。时行七步。时见在婇女中相娱乐。时见余菩萨摩诃萨出家学道。时见余菩萨坐佛树下降伏魔得萨芸若慧。时见他方世界诸佛天中天转法轮。时佛言舍利弗。阿閦佛刹菩萨临寿终时。以是比有自然瑞应。复次舍利弗。阿閦佛摩诃般泥洹时。佛所说法。当住至若干百千劫。贤者舍利弗问佛言。天中天。以何等数佛所说法。住至百千劫。佛告舍利弗言。二十小劫为一劫。是为数佛所说法住百千劫。复次舍利弗。其法灭尽时。一切三千大千世界。当大照明。其地当大动。其法不是憋魔及魔天之所灭。亦不是天中天弟子所灭。诸比丘稍乐寂往还是。稍寂共往还已。俱行不复大听闻法。不听闻已。亦不大承用。复不得大精进。法师比丘。于法教亦寂说法少。以是故法稍灭尽。稍稍不见。尔时贤者舍利弗问佛言。云何天中天。菩萨摩诃萨用何等德行故。得生阿閦佛刹。佛告舍利弗。是菩萨摩诃萨。当学阿閦佛昔求菩萨道时行。当发如是意愿。令我生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复次舍利弗。菩萨行布施度无极。积累德本。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诫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忍辱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精进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菩萨行一心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彼佛刹。菩萨行智慧度无极。持愿无上正真道。得在阿閦佛边。菩萨摩诃萨用是故得生彼佛刹。

复次舍利弗。诃閦佛光明。皆炎照三千大千世界。我当愿见是。见已令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当复自炎照其佛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我当见阿閦佛刹。无央数不可计诸弟子见已。我亦当作如是行。令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时。使有无央数诸弟子。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阿閦佛刹。有若干百菩萨。若干千菩萨若干百千菩萨。我当见是诸尊菩萨。寂寞观行。我当学之。当于处处晓了知之。我当与同学等无差特。当与是一等类俱在一处。欲具大慈大悲用佛故沙门义故。无辟支佛义。无有弟子之行。无有弟子意。无有缘一觉意。谛住于空。无有恶道法。于诸佛名等。诸如来名等。萨芸若名等。于诸法名等。于众僧名等。常念诸名等。如诸菩萨摩诃萨。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名得生阿閦佛刹。何况合会诸度无极善本。持愿阿閦佛刹。合会众善本已。便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何况合会诸度无极众善本。便得生阿閦佛刹。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

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欲生阿閦佛刹者。当念东方不可计诸佛天中天。善法品等因缘。诸佛天中天所可说法。念其无有等者。令我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当复说法如是。如诸佛天中天。念其众弟子因缘等。我何时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亦当有无央数不可计诸弟子众。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当念三事。当晓了念是三大事。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念是三大事合会德本。为一切众生作迹念持愿。作无上正真道。用一切众生故愿三事。善男子善女人。菩萨摩诃萨。愿无上正真道。不可限一切众生。若有人来。以器欲限取虚空。来已谓言。善男子持善本。与我共分之。佛言舍利弗。若使善本有色者。一切众生。便可以器满限取虚空。不可竟是善本以器取。如是舍利弗。愿善本于无上正真道。是亦不可以器取。如是谓为萨芸若善本。若有念三事善本。便转得三宝。若有菩萨摩诃萨念是三事善本愿。皆见善法。菩萨行三事善本愿。降伏众魔及官属。所向欲念生何佛刹。即得生其佛刹。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亦如是。四维亦如是。若有菩萨摩诃萨。念是三事善本积累。以持作劝助。劝助已持愿向阿閦佛刹。其人即得生其佛刹。

佛告舍利弗。若干百佛刹。若干千佛刹。若干百千佛刹。如是佛刹之善快。诸佛刹之善快空耳。阿閦佛刹亦如是。我当见其佛刹之善快。见是以我亦当取。如是比佛刹之善快。当劝助若干百菩萨。若干千菩萨。若干百千菩萨为现正。令欢喜踊跃上及阿閦世尊等。菩萨摩诃萨用是行故得生阿閦佛刹。若有菩萨摩诃萨。专发是意向阿閦佛。若使不行者如是为欺。专发是意便得生阿閦佛刹。譬如有城中无市无有园浴池及万物。亦无有象马。亦无有往来中者。云何舍利弗。其城宁有疆王在其中止不。是城德为最下。如是为快不。强王在大城。其城有善德万物。如是城为最上也。如是舍利弗。于是我三千大千世界佛刹力之善快。如我佛刹为下耳。是不为上好也。是间我佛刹所有之善快。如是舍利弗。若菩萨欲净其佛刹之善快者。欲取者。当如是清净取之。如阿閦佛昔行菩萨道时。所取清净佛刹之善快。复次舍利弗。于是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令人民在须陀洹道。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道。复教令在辟支佛道。我所教授诸弟子。及余弟子皆共合会。当令在阿閦佛刹诸弟子众边。百倍千倍万倍亿百千倍。巨亿万倍不与等。但说解脱者无有异。我诸弟子。及弥勒佛所有诸弟子。及复余弟子皆复共合会。当令在阿閦佛刹诸弟子众边。是亦百倍千倍万倍。亿万倍不与等。所以者何。阿閦佛一一说法时。人民得道者不可复计。佛言舍利弗。置我诸弟子。复置弥勒佛诸弟子。于陂陀劫中。诸佛天中天所有诸弟子。及余得道弟子。复共合会。当令在阿閦佛刹诸弟子众边。百倍千倍万倍亿万倍巨亿万倍不与等。但说解脱者无异人。

尔时贤者舍利弗白佛言。如天中天所说。如我所知。当观其佛刹为阿罗汉刹不为凡夫之刹也。所以者何。彼阿罗汉甚众多。佛言。如是舍利弗。彼刹阿罗汉生死已尽者甚众多。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星宿不可计亦不可知多少。阿閦佛一一说法时。得阿罗汉者不可计。如是舍利弗。一一聚会时。不可计无央数人得阿罗汉道。三千大千世界中星宿可知数。阿閦佛刹是诸天人民。以天眼见光明。用积累德本。阿閦佛刹三千大千世界。是诸人民善男子善女人。昼夜往至阿閦佛所。若有闻是德号法经。闻已即受持讽诵者。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前世为皆已闻见阿閦佛昔求菩萨道时。所以者何。若有闻是德号法经。即有信者。是阿閦佛德号法经。十方等世界佛刹求菩萨道。及求弟子道之人。悉受讽诵持说之。他方佛刹诸阿惟越致菩萨摩诃萨住及余菩萨。亦说阿閦佛所结愿。及生阿閦佛刹者。甫当生者。东方亦如是。南方西方北方上方下方等十方亦如是。一切诸佛刹求菩萨道人。皆受是德号法经。讽诵持说之。阿惟越致菩萨摩诃萨住。复有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及余菩萨亦如是说阿閦佛所结愿及生其佛刹者甫当生者。如是舍利弗。阿閦佛阿比罗提世界住。炎照十方等诸求菩萨道之人。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讽诵阿閦佛德号法经。闻已即持讽诵愿生阿閦佛刹者。临寿终时。阿閦佛即念其人。所以者何。傥憋魔得其便即转所愿如来故念之。其善男子善女人不复转会。当得所愿及无上正真道。若有他异因缘。无能娆害者。如是火刀毒水是亦不行。若复有挝捶者是亦不向。亦不畏人非人。其人如是等见护。便生阿閦佛刹。

佛言。譬如舍利弗。日宫殿远住遥炎照天下人。如是阿閦佛远住。炎照他方世界诸住菩萨摩诃萨。譬如得天眼比丘远住遥见色之光。如是舍利弗。阿閦佛远住遥见他方世界诸住菩萨摩诃萨。见其颜色形类。譬如神通比丘远住知他人意所念。如是舍利弗。阿閦佛远住遥知他方世界诸住菩萨摩诃萨意。譬如神通比丘远住遥以天耳闻声。如是舍利弗。阿閦佛远住遥闻他方世界诸菩萨摩诃萨语。及生其刹者。是善男子善女人阿閦佛知其名字及种姓。若有受是德号法经讽诵持者。舍利弗。是人为见阿閦佛。当知是人临寿终时。阿閦佛即为其人。贤者舍利弗白佛言。难及天中天。诸佛世尊。谛嘱累诸菩萨摩诃萨。佛言如是。舍利弗。诸佛天中天。谛嘱累诸菩萨摩诃萨。所以者何。菩萨谛受嘱累者。便为谛受一切众生已。譬如转轮王。若有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十第二十不可计诸仓。中有稻米大麦小麦及种种谷。谷贵时便出令谷贱。如是舍利弗。菩萨如来记竟。菩萨摩诃萨未成最正觉时。譬如谷贵。已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便安隐说法如谷贱。是故诸佛天中天。谛嘱累诸菩萨摩诃萨。佛言。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闻已即受讽诵持。虽不愿生阿閦佛刹者。当知是菩萨摩诃萨。为比阿惟越致。若有菩萨摩诃萨。受是阿閦佛德号法经。持已受讽诵。为若干百人若干亿百千那术人解说之。当令若干亿那术百千人积累德本。是人如所积德本。其菩萨是德本不可计。是菩萨摩诃萨德本众多。已便坐无上正真道。佛言。舍利弗。若有菩萨摩诃萨。欲疾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者。当受是德号法经。当持讽诵。受持讽诵已。为若干百若干千若干百千人解说之。便念如所说事。即得大智慧。其罪即毕。以得是大智慧。其罪毕已。其人自以功德。便尽生死之道。佛告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求弟子道者。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便当受持当讽诵。受持讽诵已。为若干百人若干千人若干百千人解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是法经。自以功德即自取阿罗汉证。佛言。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专持说是德号法经。是人如是便舍等正觉。自以功德取阿罗汉证。佛语舍利弗。是阿閦佛德号法经。终不至痴人手中。当至黠人手中。佛言。舍利弗。是善男子善女人。是德号法经至其手中者。为见如来已。譬如舍利弗种种诸宝其价甚重。从大海采来者。云何舍利弗。从大海采种种宝当先至谁手中。舍利弗言。天中天。当先至国王若太子左右手中。佛言。如是舍利弗。是阿閦佛德号法经。当先至菩萨手中及阿惟越致。复次舍利弗。菩萨摩诃萨闻是阿閦佛德号法经。便受持讽诵。讽诵已。

即当专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贤者舍利弗白佛言。是阿閦佛德号法经。薄德之人终不得闻受持讽诵。所以者何。天中天。不能得阿惟越致故。

佛告贤者舍利弗。审如是。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持金银满是天下。以布施愿言我持是使闻阿閦佛德号法经。薄德之人终不得闻是经。亦不得受持讽诵。菩萨摩诃萨闻阿閦佛德号法经者。为成阿惟越致行。闻已受持讽诵。是故专得无上正真道行。佛语舍利弗。二生补处。三生补处等正觉。求弟子道人所不能及。若有闻阿閦佛德号法经受持讽诵。为若干百人若干千人若干百千人说之。譬如舍利弗转轮王以福德自然生七宝。如是舍利弗。阿閦佛昔愿所致。我为说是德号法经。若有菩萨摩诃萨说是德号法经。若复有菩萨摩诃萨闻是经。甫当闻者亦福德所致。佛语舍利弗。阿閦佛德号法经。于是陂陀劫中所有诸佛天中天皆当说是经。如是令无缺减安谛。亦如我所说。若有菩萨摩诃萨。欲疾成无上正真道最正觉者。当受是阿閦佛德号法经。当持讽诵说之。当令广普。若是德号法经在郡国县邑。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讽诵。其菩萨摩诃萨。有是经为护郡国县邑。其有受是德号法经。当持讽诵。复出家学道离罪。菩萨摩诃萨。当令居家学道者知之。所以者何。善男子善女人。党不能究竟是德号法经。佛语舍利弗。若远郡国县邑有行是经菩萨摩诃萨。当往至彼。当受是经讽诵持说。善男子善女人虽不讽诵。但有是经卷当说供养之。若不得经卷者便当写之。若使其人不与是经卷持归写者。菩萨便就其家写之。若使善男子善女人言。自饿写者自饿写之。若言经行写当经行写之。若言住写当住写之。若言坐写当坐写之。

阿閦佛国经卷下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