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经集部 >> 文章正文
 
-0721 17.P0001 正法念处经 (70卷)〖元魏 瞿昙般若流支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69571   【字体:

正法念处经卷第三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生死品第二

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云何比丘次第舍漏。初舍不善法。次修行善法。正观思惟。修心正住。彼见闻知。或天眼见。彼比丘。初如是观。根尘相对。迭相因缘。一切世界。无始以来。生死轮转。彼如是观。此生因缘。境界大海。皆悉无我。唯有内心境界因缘。世间流转。如是最初修远离行。离愦闹处。乐空闲处。阿兰若处。山野林中。稻穰[卄/積]等。树下露地。冢间处住。则能系缚心之猿猴。以修习故。心则寂静。不乐聚落歌舞戏笑愦闹之处。亦不乐见长幼妇女。不乐多语。有二犍尼皆坏梵行。一是淫女。二多言说。皆悉舍离。既舍离已。心一寂静。彼人之心。能如是住。云何正观。初观何法。彼人初心。如是观察十八意行。能起善根。起不善根。起无记根。何等十八。所谓比丘正观察意。眼见色已。若喜意染。得不善报。若起忧意。离染欲意。则得善报。若起舍意得无记报。又复如是。耳闻声已。若喜意染。得不善报。若起忧意。离染欲意。则得善报。若起舍意。得无记报。又复如是。鼻闻香已。若喜意染。得不善报。若起忧意。离染欲意。则得善报。若起舍意。得无记报。又复如是。舌知味已。若喜意染。得不善报。若起忧意离染欲意。则得善报。若起舍意。得无记报。又复如是。身觉触已。若喜意染。得不善报。若起忧意。离染欲意。则得善报。若起舍意。得无记报。又复如是。意知法已。若喜意染。得不善报。若起忧意。离染欲意。则得善报。若起舍意。得无记报。以如是等十八意行三报因缘。世间生退。若彼比丘如是观察十八意行。得上初地。彼地夜叉见如是已。转复欢喜。次第传闻虚空夜叉。彼地夜叉虚空夜叉。彼二夜叉向四大王欢喜心说。彼四大王向四天王。欢喜说言。阎浮提中。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剃除须发。被服法衣。正信出家。既出家已离愦闹处。在寂静处。今复观察十八意行。已证彼法。彼四大王如是说已。四天王闻。转复增上欢喜心曰。魔分损减。正法朋长。彼四天王如是复向三十三天帝释天王欢喜说言。阎浮提中。次第乃至某善男子。某甲种姓。名字某甲。剃除须发。被服法衣。正信出家。离愦闹处。乃至冢间。如法观察十八意行。已证彼法。如法正住。彼四天王向帝释王如是说已。彼憍尸迦。三十三天帝释王闻心大欢喜。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如是比丘已如法观十八意行。得初地已。后复更证何者异地。彼见闻知。或天眼见。彼复次第观察四家。四者所谓慧家谛家舍家出家。云何比丘住于慧家。谓彼比丘如是观察自身正法。如是如实分分善知。此身中有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何者地界。地界二种。一内二外。何者为内。身中所有诸分名内。是内有觉。彼何者觉。与皮肉等和合则觉。所谓发毛爪齿等根。坚涩所摄。入内名觉。彼复何者。所谓发毛爪齿皮肉。筋脉骨髓。脾肾心肺。涕唾等处。生藏熟藏。小肠大肠肚胃头脑。如是身中。一切内分。坚涩有觉。名内地界。何者名为外地界耶。所有外地。坚涩不觉。名外地界。若内地界。若外地界。彼一和合。此界唯界。观此地界。无有作者。无有受者。非无因缘。无常无乐。无我无净。比丘如是观察慧家则得解脱。一切非我。亦无我所。亦无所我。如是地界如实正知。如实见已。心得离欲。如是比丘。则于慧家而得解脱。何者水界。水界二种。一内二外。何者为内。所有水数。皆水界相。所谓烂相。体中津润。涕泪涎唾脑血脂汁。凝脂髓胆。小便汗等。如是身中。有内水数。觉分所摄。名内水界。何者名为外水界耶。诸外水数湿润所摄。所谓不觉。不觉所摄。以不觉故。名外水界。若外水界。若内水界。彼一和合。此界唯界。观此水界。一切非我。亦非我所。亦非所我。如是水界。如实正知。如实见已。心得离欲。如是比丘住于慧家。何者火界。火界二种。一内二外。何者为内。身内所有种种分分。若火火摄。是内有觉。所谓身暖而不烧燃。所谓能消。何者能消。谓啖饮食。得味正乐。回转消化。如是身中。内及内分。若火火摄。是内有觉。名内火界。何者名为外火界耶。所有一切外火火数。若暖暖摄。不觉所摄。以不觉故。名外火界。若内火界。若外火界。彼一和合。此界唯界。观此火界。一切非我。亦非我所。亦非所我。如是火界。如实正知。如实见已。心得离欲。如是火界。非有作者。非有受者。何者风界。风界二种。一内二外。何者为内。身中所有若内内分。风数所摄。若轻轻动。觉分所摄。彼复何者。谓上行风。若下行风。若傍行风。若产等风。若如针刺。如刀所斫。邪分别风。有旋转风。如是等风。有八十种。动如虫行。如是等风。如是八十。于八十处分分行风。如是身内。分分处处。风数所摄。轻动成熟。有觉所摄。名内风界。何者名为外风界耶。所有外风。轻动数摄。和合无觉。名外风界。若内风界。若外风界。彼一和合。此界唯界。观此风界。一切非我。亦非我所。亦非所我。如是风界。无有作者。无有受者。如是如是。如实正知。如实见已。心得离欲。如是比丘证于慧家。

何者名为虚空界耶。虚空界者。亦有二种。一内二外。何者为内。谓此身中所有内分。内分虚空。虚空所摄。有觉知处。不普不遍。色动转处。饮食众味。转下消化。开张之处。又咽喉中。耳中眼中。鼻中虚空。舌处虚空。口内等空。口中舌动行处虚空。此等名为内虚空界。何者名为外虚空界。所有虚空。觉处不摄。不一切满。不一切遍。所谓树枝条叶间空。一切窟中诸所有空。山谷河涧。如是等中所有虚空。若外孔穴。如是名为外虚空界。若内色中摄虚空界。若外色中摄虚空界。彼一和合。此界唯界。观此空界。一切非我。亦非我所。亦非所我。如是如是。观虚空界。如实正知。如实见已。心得离欲。如是观已。则不放逸。此虚空界。一切非我。亦非我所。亦非所我。无有作者。无有受者。如是知已。心得离欲。

何者识界。谓十二入。内外和合。眼识见物。意识了别。如是耳鼻舌身意识。如是识界。意是根本。皆意识知。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行法意在前  意有力速疾

  先意动转已  则能说能行

  抖擞诸恶业  则能知退生

  谛知业果报  则得不死处

  能制一切根  乐利益众生

  诸根调寂静  是安隐比丘

  乘驾六根辇  能杀欲心怨

  勇智行兰若  能到寂静处

  阿兰若知足  卧地心安隐

  能抖擞恶法  如风散重云

  身业口业善  喜乐行善行

  谛见行恭敬  能破坏魔军

  欲等不能缚  心善而不贪

  多有慈悲意  出道住比丘

  境界是缚因  若不爱色等

  彼至胜寂静  到不苦恼处

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如是思惟。比丘观察十八意行。成就初地。谛知六界。得第二地。复念何法得第三地。彼见闻知。或天眼见。如实谛知。五受根故得第三地。云何谛知乐受欲生。彼如实知。如是次第知苦受生。知喜受生。知忧受生。知舍受生。有乐皆知。知触因缘。而生乐受。知乐受已。彼如实知。我知乐受。若彼比丘知触因缘而生乐受。于乐受触。不生贪乐。知乐受触。生乐受已。则乐受灭。彼乐受灭。则如实知。我乐受灭。彼如是念。我苦受生。因缘而生。彼知苦受。如乐受生。彼如是知。如说乐受触缘生等。此苦受中。如是广说。云何比丘知于喜受。共触因缘。生于喜受。云何比丘知于忧受。共触因缘生于忧受。若随顺观彼喜受已。喜受则灭。见其灭已。离喜受欲。若我喜受初生则灭。见其灭已。如实知受。心得离欲。如是忧受。如是广说。舍亦如是。彼如是知。得第三地。彼地夜叉。知已欢喜。次第上闻虚空夜叉。虚空夜叉闻四大王。彼四大王闻四天王。彼四天王向憍尸迦帝释王说。阎浮提中。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剃除须发。被服法衣。正信出家。得第三地。欲共魔战。减损魔分。长正法朋。彼既闻已。转复欢喜。彼憍尸迦帝释天王。即乘大象。其象名曰堙罗槃那。从大神通第一天众。到炎摩天。欢喜说言。阎浮提中。次第乃至某善男子。广说乃至得第三地。欲共魔战。损减魔分。长正法朋。彼炎摩天从帝释王如是闻已。转复欢喜。

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云何比丘得第三地。次第更修得第四地。彼见闻知。或天眼见。比丘欲得第四地者。如是观察。以触因缘。我乐受生。若彼乐因。乐因缘灭。寂静失没。则无乐受。以触因缘。我苦受生。如是舍离苦触苦受苦集苦等。诸苦因缘。彼如是知触因缘受。我受念念。共触而生。因触而生。彼于乐受心不生喜。不生喜乐不赞彼受。亦不多作。不生味著。如是苦受不能逼迮。不恼不乱。如是行舍。忆念正知。如是三受自余诸心。皆悉无染。一切舍离。如是舍者。清净鲜白。彼比丘如是心念。我今此舍。如是清净。如是鲜白。我今云何得虚空处。彼人如是悕望欲得虚空处行。如彼处心。我云何得。我已证舍。究竟坚固。我今此舍毕竟喜乐。常摄不离。我以此舍取虚空处。又我此舍。如是清净。如是鲜白。用取识处无所有处。用取非想非非想处。我悕彼处。如是正行。彼人如是正行非想非非想处。作如是念。我今此舍。依于彼处。如彼处法。令我得之。我以此舍喜乐彼处。用取彼处。正行非想非非想处。譬如世间善巧金师若其弟子。以生色金置于火中。以筒吹之。以手执钳。并[打-丁+毛]并吹。极令善调。彼生色金。调柔真净。光色明好。随所须用。一切造作。皆可赞叹。一切方土随所至处。无说过者。磨之无垢。不杂不涩。第一柔软。所作皆妙。光明净胜。映蔽余宝。然此巧师。若其弟子。知彼真金善巧能治。知是真宝。如是知已。随所忆念。欲作何等。令见之者皆生欢喜。即以作铃。若庄严身。若不见处。若眼见处。若作耳铛用庄严耳。若作璎珞用庄严咽。若以庄严供养经论。若作指环。环有印文用庄严指。若作金鬘。若作髻冠。以庄严髻。何处何处用以庄严。彼彼如是。相应善成。如是有智。善戒比丘。生如是心。我今此舍。如是清净。如是鲜白。如是正行。取虚空处。我则相应。我依此舍。系念彼处。喜乐彼处。用取彼处。我以此舍。行虚空处。如是识处无所有处。如是非想非非想处。如是忆念。我今此舍。云何得常不动不坏。不念念灭。彼思惟已。次复攀缘四无色处。彼舍非常。非是无常。非动不动。非常无常。彼如是知。彼虚空处。如是识处无所有处。如是非想非非想处。缘于彼处。非常无常。则于彼处心不喜乐。知不寂静无常动转。彼复观受。知受欲生。知受生已。知受欲灭。知受灭已。知眼触生。如是次第知耳触生。知鼻触生。知舌身意触受之生。彼既如是证知受已。复于此受。更深观察。眼触生受。欲生已生。及此受住。我悉知之。知我受灭。欲灭已灭。

又复知我耳触生受。我眼触受。已灭已没。已厌已弃。更不复来。此受灭已。次第复观耳触生受。缘苦缘乐。不苦不乐。耳触生受。如是如是。随顺观察。如是知已。则于耳受不生喜乐。知彼受已。离欲解脱。

耳触生受。如是灭已。观鼻生受。知鼻生受。鼻触因缘。我此受生。乐缘生乐。苦缘生苦。不苦不乐因缘。故生不苦不乐。如是如是。随顺观察。鼻触生受。如实正知。受则灭没。知受灭没。彼既灭已。知鼻缘生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我若后时。鼻缘生受。如是观察。亦如是生。生已复灭。

彼既灭已。观舌生受。后时生受。亦有三种。如前所说。次第乃至观意生受。亦有三种。彼既如是如实知受。得第四地。勤发精进。欲脱魔缚。彼地夜叉。知已欢喜。如是复向虚空夜叉欢喜心说。虚空夜叉向四大王。亦如是说。彼四大王向四天王。亦如是说。彼四天王向帝释王。亦如是说。彼帝释王向炎摩天。如是说言。阎浮提中。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剃除须发。被服法衣。正信出家。持戒精勤。如是次第如实知受。得第四地。如我今者。向天所说。魔分损减。正法朋长。彼炎摩天见帝释王乘彼白象堙罗槃那。彼炎摩天。如是见已心生欢喜。向帝释王如是说言。汝今帝释。阎浮提人。随顺法行。能生爱念。是汝所应。

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云何彼比丘舍魔缚已。观察舍受。彼见闻知。或天眼见。彼比丘如是谛观察受。眼识因缘。生不善受。彼受欲起第二善缘。不善受灭。善受得生。彼记缘灭。记受则灭。无记受生。如是次第耳触生受。鼻触生受。舌触生受。身触生受。意触生受。如是知受。善法满足。烦恼微薄。彼如是修。复细观受。彼观法受。法受共障。如灯光明日光能障。如是二受。障亦如是。善受既生。障不善受。应如是知。譬如灯明。第二灯明不能相障。又思量受。若以何受。共何等受。毕竟相障。彼见善受。共不善受。毕竟相障。譬如灯明。星宿光明二不相障。

又彼比丘思量观察。何受何受。何者何者。如是能坏。彼如是观无漏缘受。坏漏缘受。譬如火光能障雪光。又何者受。何者受胜。如是复起如是观察。彼不善受障于善受。后时复起。譬如昼日覆月光明。彼月光明。于夜闇中无能障覆。又彼比丘正思量受。多受和合。一受能障。胜彼多受。观彼多受。是世间受。彼一受者。是出世间无漏心受。此受为胜能障漏受。譬如夜中众多星宿。一月光明能障众星。又彼比丘随顺观察彼微细受。何者多受。谓眼耳鼻舌身所起。此是漏受。何者善发。彼观世间有漏受多。复非无漏。世间无力。如夜闇中星宿光明。于有月时不能善照。又彼比丘。观察彼受。我此受者几许时住。彼观我受生灭相住。譬如电光。又彼比丘如是观察。此义云何。眼受因缘生鼻受不。彼正观察。意根攀缘。其受则坏一切根受。譬如牛马驼驴水牛各各坏相。非一因缘。如是如是。五根所起。无始以来喜乐攀缘。非一境界。坏相境界境界根坏。譬如牛马驼驴猪等。彼比丘如是观受。得微细智彼比丘能于彼智。乐修多作。观乐受已。随顺观受。随顺观尽。如是忆念。我此受者。眼耳鼻舌身意所起。生从何来。灭何所至。彼比丘随顺观察。见受尽灭。思惟道理。如是观已。则知眼受生无处来灭无所至。我此眼受。本无今有。已有还无。我此眼者。无有来处。如海中水。灭无所至。如河下行到于大海。我此眼受。本无今有。已有还无。因缘而生。耳鼻舌身意受皆尔。譬如陶师若其弟子。因轮泥团人功势力。缘水缘杖而生于瓶。如是瓶者。非有处来。灭无所至。而此瓶者因缘而生。如是如是。因眼缘色。缘明缘空。缘于忆念而生眼受。所谓苦乐。不苦不乐。犹如彼瓶。若好因缘则生好瓶。若恶因缘。则生恶瓶。如是如是。若缘善缘。生善眼受。耳鼻舌身意等皆尔。若合善受。次第顺行则到涅槃。若不善因缘。不善眼受生缘欲嗔痴。于生死中堕于地狱畜生饿鬼恶道境界。彼比丘一切所有善行善果。随顺缚思观察彼受。无所依止。非有作者。非有因起。非无因起。亦非聚集。非常非色。非不念念。非颠倒法。比丘如是见此受阴则灭有爱。共喜乐生。垢恶之爱一切生死皆见无常。则于出道乐修多作。彼比丘如是修已。一切结断。远离诸使。何者为结。所谓爱结。障碍结。无明结。见结。生结慢结。断此诸结。何者为使。谓欲染使。及有染使。见使。障碍使。慢使无明使。思量结疑结妒结嫉结疑使。以此因缘。三有流转。行于三地。轮转三恶。三时随行。于三品中随三受熏。随三生转生死因缘又修行者。内心思惟。随顺正法。观察法行。云何彼比丘。觉知如是眼之因缘。彼如是观。眼者何因何缘而生。彼见闻知。或天眼见。业为眼因。眼因业生。如是转行。譬如世间尼居陀子。从子出生尼居陀树。树复生子。因缘系缚。如是如是。知因业生。业复转生。若生则有老死忧悲啼哭苦恼。如是业因。爱罥所缚。一切愚痴凡夫之人生死海中。如是轮转。以此因缘。一切爱想。若不作业。以无业故则无有爱。以无爱故则无有受。彼因缘者。譬如炷炉油火因缘则有灯焰。念念出生。比丘如是观察受因。谛观业因。业法业力。生一切受。炉者喻身。油者喻根。炷者喻受。欲嗔痴火。念念生焰喻念念智。明喻智慧。彼修行者。如是见知一切三界皆有此受。譬如金师若其弟子。得好真金则能造成妙庄严具。如是如是。彼巧作师。喻修行者。彼真金者喻善攀缘若善攀缘则有善业。得涅槃道。不善攀缘得不善业。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谛知因与缘  决定微细义

  喜乐解脱流  爱所不能使

  众生随业流  一切业中生

  业果系缚已  有中隘处行

  若离不善业  常喜乐善业

  如是修行者  如无垢月光

  彼能烧恶业  如火焚干草

  三界之光明  解脱诸恶法

  若人悕解脱  心不乐生死

  生死不能缚  如鸟飞虚空

  谛知受所从  善知受果报

  则得于解脱  彼谛知三界

  苦乐不能动  善恶不经心

  见世间如焰  彼修者普爱

  意常不错谬  恒乐于法行

  心乐比丘法  如是名比丘

  不乐数见亲  乐见于善人

  出家离舍垢  如是名比丘

  寂静于诸根  不贪著境界

  行视一寻地  如是名比丘

  不行他骂家  一向不贩卖

  不乐四出巷  如是名比丘

  不乐观歌舞  不乐饶人处

  乐住于冢间  如是名比丘

  唯取当日食  不取明日食

  食二分便罢  如是名比丘

  舍离妙好服  喜乐尘土衣

  食行俱相应  如是名比丘

  若不作世业  不望世业果

  不苦求所须  如是名比丘

  解脱于欲嗔  舍离痴心泥

  恶法不能污  如是名比丘

  已过一切结  舍离一切使

  解脱一切缚  如是名比丘

  游八分圣道  趣向涅槃城

  离恶意烦恼  如是名比丘

  坚意寂静根  舍离欲淤泥

  常一意正住  如是名比丘

  若已得地智  寂静心谛见

  知诸地善恶  如是名比丘

  漏法无漏法  皆因缘而生

  一切种种知  如是名比丘

  正直修梵行  寂静离懈怠

  早起净恭敬  如是名比丘

  乐修于定慧  复乐于四禅

  亦乐阿兰若  如是名比丘

  如鸟飞虚空  影则常相随

  若意顺正法  如是名比丘

  能杀诸烦恼  平等善意观

  善知出入息  如是名比丘

  若能次第知  谛见所修法

  善知道非道  如是名比丘

  得乐心不喜  遇苦则不忧

  忧喜心平等  如是名比丘

  若谛知老死  天修罗礼敬

  知众生善恶  如是名比丘

  衣钵常知足  不聚积财宝

  少欲而梵行  如是名比丘

  一食而离垢  不贪著诸味

  能舍于利养  如是名比丘

  行舍心悲心  舍离妒嫉恶

  已烧一切过  如是名比丘

彼比丘。内心思惟。随顺正法。如是观受。既观受已。得微细智。更深观察。眼触生受。攀缘顺行。如是观眼第二攀缘。相与共灭。我眼触受。攀缘已灭。声共攀缘。我生爱受。若不爱受生。心莫共灭。彼比丘以不愁绳。系缚彼心。在攀缘柱。彼受灭已。彼声攀缘共耳受灭。鼻缘于香而生鼻受。彼比丘复观鼻受。如是思惟。我鼻共香而生鼻受。若善不善。若记无记。我此鼻受。心莫共灭。彼比丘若观心坏。如是攀缘。数数习行。修取调心。善法熏心。无漏善法。尔时不动。舌攀缘味。此之攀缘。若善不善。若记无记。彼比丘证攀缘已。次观察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如是观已。思惟忆念。我此心者。为坏不坏。又复观察彼味攀缘所生之受。能破坏心。如是观已。以不愁绳系缚彼心。在攀缘柱。如行修取。心若如是。舌受味爱所不能劫。又彼比丘观彼身触。如是身触。共彼触受。缚攀缘柱。若善不善。若记无记。观彼触受。若心动坏复以缚于攀缘柱已。而调伏之。不复破坏。

又彼比丘次观察意。意缚法受。若善不善。若记无记。见受意坏。彼比丘以不愁绳。系缚彼心。在攀缘柱。而调伏之。则不破坏。彼比丘观六境界身入受已。谛知五受。得不尽处。彼以智灯。观眼触受。觉何者受。彼观意识。缘生此受。意缚心取。一切世间愚痴凡夫。以分别火而自烧燃。此无受者。唯行聚生。唯行聚灭。因缘所缚。眼触生受随顺观已。随顺而行。彼不能取。心不动转。不死不乱。又彼比丘观察耳受。何者耳受。谁觉此受。彼见意识。随顺系缚。如此耳受。意共系缚。依止彼意。此无作者。亦无受者。因缘而生。如是耳受。非有作者。非有受者。唯有行聚因缘势力。若生若灭。又彼比丘观察鼻受。谁觉此受。彼观察受。意识共缚。攀缘彼意。依止彼意。因彼因缘。随顺而生。唯有行聚。非有作者。非有受者。相续转缚。观鼻受已。离于受者。

又彼比丘次观舌受。谁觉舌受。观察此受。意识系缚。如是舌受。依止彼意。彼缚攀缘。彼因缘生。非有作者。非有受者。更无别物。唯有行聚因缘力生。又彼比丘观身触受。谁觉此受。此何谁受。如是观察意识系缚。如此身受。非有作者。非有受者。更无别物。唯有行聚因缘力转。

又彼比丘观察意受。谁觉意受。观察意受。意缘于法而生意识。三和合触。触共受生。譬如种种无量香物。众多和合则生善香。此善香生。非是一因此亦如是因缘和合。生一切受。非有作者。非有受者。譬如茎叶须馞等缘。莲华名生。彼非一因。如是依眼。缘色缘空。缘念缘明。生眼触受。依眼而生。如是受者。不从一生。非一物生。非一合生。非一相生。非聚集生。非应化生。彼比丘如是如是。谛求此受如是如是。生白净法。如甘蔗汁。器中火煎。彼初离垢。名颇尼多。次第二煎。则渐微重。名曰巨吕。更第三煎。其色则白。名白石蜜。此甘蔗汁。如是如是煎复更煎。离垢渐重。乃至色白。比丘如是缘器智火。以煎相续心甘蔗汁。初始禅观。如颇尼多。次复第二。则如巨吕。次复第三。如白石蜜。如是比丘心相续法。以智火煎。则成无漏鲜白之法。离垢不杂。出世法生。出于生死。鲜白离垢。犹如洗衣。

又彼比丘。更以异法。微细观受。眼触生受。有粗有细。垢重不轻。与痴相随。某众生受。彼某甲受。胜故能坏。余残少在。彼不依止。如是耳受鼻受舌受。身受意受。彼比丘如是修已。受观成就。魔军欲坏。彼地夜叉转复欢喜。如是上闻虚空夜叉。彼地夜叉虚空夜叉。闻四大王。彼地夜叉虚空夜叉彼四大王。闻四天王。彼地夜叉虚空夜叉及四大王并四天王。向帝释说。时帝释王。即乘白象堙罗槃那。向炎摩天欢喜心说。具足如前。彼炎摩天闻帝释说。心生欢喜。以种种色天宝妙鬘庄严之具香庄严身。乘种种乘。可爱声触味色香等。种种可爱。不可说乐。心大欢喜。炎摩天众。向兜率天四万由旬。七宝殿舍胜妙光明种种宫室。意分别城。一万由旬。名无漏乐菩萨坊巷。弥勒世尊住在彼处。有诸菩萨五百人俱。彼炎摩天到世尊所。心大欢喜。正天衣服在于一肩。右膝著地合掌礼已。合掌于额而作是言。天今当知。阎浮提中业地之处。依阎浮提某国某村某聚落中某善男子。如是种姓。如是名字。剃除须发。被服法衣。正信出家。持戒修行。恭敬尊长。获得第四求无漏善。谛见受地。破坏魔众。坚牢善作正法桥梁。开显白法。令彼魔分无有威力。天朋增长。有大势力。如我今者向天所说弥勒世尊如是闻已。向炎摩天。如是说言。天朋有力。魔分劣弱。正法朋长。烦恼缚缓。魔军战动。我闻欢喜。

正法念处经卷第三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