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财童子 可移动书签
    譬如日月。独无等侣。周行虚空。利益众生。不作是念。我从何来。而至何所。诸佛如来。亦复如是。性本寂灭。无有分别。示现游行一切法界。为欲饶益诸众生故。作诸佛事。无有休息。不生如是戏论分别。我从彼来。而向彼去。  [-- 大方广佛华严经  2007年6月10日]        
 
您现在的位置: 佛教 大藏经 在线阅读全文检索 >> 大正藏·简体版 >> 密教部 >> 文章正文
 
-1340 21.P0661 大法炬陀罗尼经 (20卷)〖隋 阇那崛多译〗         
佛学大辞典在线  点击数:30281   【字体:

大法炬陀罗尼经卷第五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等译  ·四圣谛品第九

·忍校量品第十

·三乘教品第十一

四圣谛品第九

佛告阿难。尔时放光如来复告眉间白毫梵天言。梵天。汝今将非自以具足辩才问斯义耶。汝岂不知此菩提门顺诸圣谛乎。梵天言。世尊。云何名为顺于圣谛。佛告梵天。可不用此诸助道法与彼圣谛和合相应耶。梵天复言。世尊。如来所说四圣谛者。即是诸佛随顺次第而说。无异一切菩提觉法。佛如是说已。佛复告梵天言。汝知佛说四圣谛不。梵天言。世尊。我亦少知四圣谛义。佛言。梵天。汝云何知四圣谛义。梵天言。世尊。我所知者。谓苦圣谛。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圣谛。世尊。我如是知四圣谛义。佛言。梵天。汝言苦谛。其义云何。梵天言。世尊。我亲从佛闻如是说。非此五阴名苦谛乎。圣人观察除断我见证彼无我。以证知故。见此五阴如贼如怨。即便舍离五有生处。世尊。我如是知苦圣谛义。世尊。若我不闻佛所说者。我终不能作如斯说。何以故。如是义者唯佛证知。非我境界。所有疑惑。唯佛能断。所以者何。唯佛能知一切诸法无障碍故。如佛所说我如是知。世尊。我今欲闻四圣谛义。唯愿世尊为我解释。何故名圣。云何名谛。佛告梵天。所言谛者名之为实。实名一体。圣名方便。方便证知故名圣谛。梵天复言。世尊。云何名实。佛言。梵天。所言实者名顺随义。汝当谛听善思念之。吾今为汝分别解说。梵天。汝知诸阿罗汉得漏尽时所舍事不。梵天言。世尊。我不能知诸阿罗汉得漏尽时所舍之事。梵天。谛听吾为汝说。于有漏法一心厌离不受生死。是名为舍。是名漏尽。亦名毕竟。毕竟舍故住彼实中。一切舍故名之为实。梵天。所言圣谛即是五阴当知五阴是苦因缘。是故五阴名为怨贼。一切圣人如实观知。故能舍弃。以是义故名苦圣谛。是故世尊说此五阴为众苦本。名为怨家。亦名欺诳。圣人观察如实知故名为圣谛。复次梵天。言集谛者是无知灭。此集灭者。是佛世尊为诸贤圣方便而说。此若实者无有是处。何以故。梵天。所言集者即是虚妄。若是虚妄则不名灭。所言灭者则非虚妄。非虚妄者是为圣谛。言圣谛者谓阿利耶。阿利耶者名知五阴。圣人谛知诸阴非实。是故能舍名为圣谛。以舍著故名杀大怨。所有集者当知非实。若见集生是为常见。若见集灭是为断见。诸佛如来作如是说。非集非灭是为圣谛。此即名道。道者所谓真实之道。即诸圣人深达五阴。应如是知。复次梵天。趣求义故名之为道。梵天当知。譬如有人作是思念。我于过去作何等身。我于过去作如是身。彼二种念则是虚妄。更复思惟。我于过去从何所来。我于过去曾如是来。亦为虚妄。梵天当知。一切诸法皆是分别。无有真实亦复如是。是则名为清净道也。

大法炬陀罗尼经忍校量品第十

阿难。尔时彼放光佛复告眉间白毫梵天言。梵天。此陀罗尼法门宽大无边。今当为汝开显初问菩萨行法少分之事。当知如来方便密教。梵天。譬如商主为求宝故欲入大海。于先积集种种资装。所谓船桌帆桅生熟糇粮。凡是海中供用诸物。咸悉备之置于海岸。唱如是言。谁于今日欲入大海求诸所须以除贫乏。若有能者宜同此行。时众多人为求利故。若十二十乃至百千俱愿入海。时大商主见众已多。即自思念。是大众中。其有身羸力少怯弱小心。不堪经险难与终事。我应遣还。如是思已遂宣告曰。诸人当知。今此大海深阔无边。不可期以时月岁数而克回还。方复海中有八大难。何等为八。一者恶波。二者旋流。三者摩竭。四者错鱼。五者诸余大鱼。六者夜叉罗刹。七者恶风。八者恶龙。如是八难难可过度。脱当逢遇船坏命终。谁能堪忍无怖畏者。宜于今日共处此船。若疑不堪荷负险阻。各随意还。众人闻已多即退散。如是梵天。今此众中有无量人。闻此陀罗尼甚深法门宽大无边。心生惊恐。作如是念。此陀罗尼但说一句。无量岁数尚不能尽。若具说者谁堪听受。如是无量无边众生。或生退心。或起种种愚痴恶邪烦恼障碍。轮转生死。如是梵天。如来世尊为欲增长彼等众生诸根欲力。亦令成就不退转心故。如彼商主见诸商人怯弱不堪虑其败坏。明说海难乃至命终诸恐怖事遣还本所。梵天当知。彼大商主。能有如是密谋深智大方便力。如来亦尔。以大方便为此亿数诸菩萨众。欲开发彼无量无边亿那由他不可思议大智慧忍。而诸世尊所有不思议大智慧忍之所行处。但为阿毗跋致菩萨摩诃萨说。令得成就不退转忍。如是甚深大功德忍。一切众生无能知者。唯除深乐大乘法者。彼当能住如是忍中。

尔时眉间白毫梵天复白放光佛言。世尊。彼忍何故名为无量无边也。佛告梵天。是忍功德不可算数故言无量。不可穷尽故言无边。谛听梵天。譬如此阎浮提周遍充满无价众宝。于彼须弥山顶。复有一摩尼珠。名曰威花。以此满阎浮提无价众宝。与彼山顶一威花珠。本非称量宁可为比。复次梵天。置无价宝。假使此威华宝满四天下。彼须弥顶复有一宝。名释迦毗楞伽。以四天下满威华宝。亦不敌彼一毗楞伽也。复次梵天。置威华宝。假复聚积彼毗楞伽。上至有顶。犹亦不如补处菩萨。更有妙宝。名曰宝精。此宝能为补处菩萨诸庄严具。随彼菩萨凡所受用。欲入胎时而于母腹先为宫宅。菩萨然后从天降入受最后身。如是菩萨福德力故。感得此宝生身常用。菩萨身大宝亦随大。是宝能成无量福聚。从初发心乃至十地。诸功德聚是宝所生。梵天当知。如是胜宝过于一切世间出世间胜功德力所生之宝。复次梵天。彼出世无价功德大宝集大善根。开发教化胜出众宝。云何名为大功德聚及大善根。如是梵天。彼最胜上功德善根者。我先为汝说此法门一句之义。无有价量无有算数。出世胜宝差别说已。复次梵天。又以无价最胜宝故。今更引喻。梵天。譬如此阎浮提除去诸山及众瓦石。其地平正无有丘墟。自阎浮提地上至三十三天。满中诸人皆获初禅成就一心。名上凡夫。梵天。于意云何。彼得初禅胜上凡夫。心所念智所知之处。名为何等。梵天白言。世尊名为世间智慧境界。佛告梵天。于意云何。一须陀洹人心所念智所知之处。复名何等。梵言。世尊。名为出世智慧境界。佛言。梵天。假使满阎浮提胜上凡夫。尽其心力。能知一须陀洹人心智境不。梵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凡夫不知出世事故。如是梵天。一切凡夫尚不得知。云何能得称量言说。是故虽满此阎浮提已得初禅胜上凡夫。终不可比一须陀洹。梵天白佛。实尔世尊。何以故。彼诸凡夫唯得初禅。犹尚未得二禅已上乃至四空世间胜法。云何能知须陀洹等所知出世法也。梵天当知。是为第一无价众宝譬喻差别。复次梵天。置一天下胜上凡夫。假使满四天下皆是须陀洹。尽其智力。亦不能知一斯陀含心之所行智之所证。乃至不能思惟称量少分边际。梵天。是为第二胜宝譬喻差别。复次梵天。置四天下满须陀洹。假使满四天下皆斯陀含。终不能知一阿那含心之所缘智之所证。乃至满四天下诸阿罗汉。亦不能知一辟支佛心智境行。梵天。是为第三第四第五宝喻差别。复次梵天。置阿罗汉。假使满四天下皆辟支佛。共尽智力。若欲思量一生菩萨入母胎时心智境界证入次第大愿深忍问答演说及诸威仪。终不能知。不能思量。不能分别。不能听说。乃至不得彼法少分。唯除如来应供正遍觉乃能知耳。梵天。是为菩萨第六胜宝譬喻差别。复次梵天。此阎浮提满中天宝如上喻说。乃至须弥顶宝。名曰威花。我今为说此宝威光及以德用。更引诸喻显其少分。此言难信。唯除证者。梵天。若取威花胜宝。置于须弥山顶。是大海水深八万四千由旬。其下乃有诸龙宫殿住所及阿修罗迦楼罗等宫殿住处。所有众宝及大海中种种宝珠。彼大德龙神通力故。珍宝璎珞皆有光明。诸阿修罗虽多谄诈。神通璎珞亦有胜光。如是一切光明。若遇威花。众宝光明皆灭不现。梵天犹如日轮现时。悉能映蔽诸萤火光丧没不现。其事若此。梵天当知此日轮光绕须弥山。余方现时。彼山顶宝。于阎浮提作大照明。

尔时梵天白佛言。世尊。是威花宝从何而来。谁德所感。佛告梵天。大海最下有金刚际。于彼际下有一火聚。名为多日。光明炽盛。此即大铁围山根本出处。彼有金地名曰解脱。是威花宝从此而生。梵天复言。世尊。彼威花宝云何无价。佛告梵天。此四天下一切所有小大诸山树木丛林及诸药草皆悉炽然。遍烧欲界犹如劫尽。彼火盛时。若于梵宫取一威华宝。投置火内。如一念顷大火即灭。犹如大雨能灭小火。此宝威神亦复如是。梵天。此宝现时谁福所致。梵天复言。世尊。我以不知先问此义。是威华宝威力住处。唯愿善说令我得解。佛告梵天。如劫尽时。三千世界百亿天下。各随本所一切烔然。当于是时聚威花宝。置于梵宫。是宝威光。能令欲界诸天宫殿下及地狱凡所至处猛火即灭。皆得清凉如秋九月夜后分时。劫火皆灭能作清凉。亦复如是。梵天。是时众生以福尽故。诸摩尼宝隐没不现。众生无计能得是宝。彼威华宝不可得见。如辟支佛出世甚稀。

复次梵天。从海下至第四风界。彼有风轮名曰极駃彼风轮上有火轮界。名曰不坏。恒常炽然猛焰不绝。彼火轮上有一威花。安住在一摩尼宝上。以彼二宝威光德力。能持火轮炽然不绝。亦复能制令彼火轮不得烧坏大地诸方大铁围山须弥山王及大海水。如是一切皆以依彼威华宝珠及胜摩尼光明德力。乃得安住。

复次梵天。所言毗楞伽宝者。纯真金色善根所生。自然雕莹。乃能出过须弥山顶。忉利天处。夜摩天处。兜率天处。住于梵宫。菩萨从阎浮提生兜率已。善根力故。此宝自然生于箧中作降魔事。何以故。梵天。若有诸魔及魔眷属。发大恶心趣兜率天。作诸障碍坏乱菩萨。虽共尽力而不能动。所以者何。由此摩尼宝庄严具在菩萨颈。珠威力故所有魔事自然坏灭。魔王波旬深生忧恼。又是菩萨初从天降入母胎时。彼庄严具亦常随逐。乃至初生出家坐于道场菩提树下。彼宝恒在。是时魔王与其军众无量亿数。现百千种大恐怖事。奋其威猛诸斗战具。菩萨端坐寂然不动。破魔军已成等正觉。梵天当知。彼释迦毗楞伽胜摩尼宝。有如是力。何况菩萨处兜率时。魔王独能为障碍也。假使余天及兜率天。亦不能损。以宝常随菩萨身故。

时彼梵天复白佛言。世尊。彼释迦毗楞伽摩尼宝。唯有是德更有余力也。佛告梵天。彼宝威力乃有无量。非唯此也。梵天。此阎浮提纵阔七千由旬。其地形相北阔南狭。如婆罗门车。时彼天下有四王治处。何等为四。一者人王。二者蛇王。三者恶马王。四者恶龙王。梵天。此阎浮提毒蛇遍满。咸有嗔心尽吐毒火。更相[口*歔]螫己及他身皆为灰烬。当于彼时鸟兽及人。触此毒火即便丧灭。如是嗔毒诸恶龙等自相烧灭。况复余类。梵天。此阎浮提蛇毒充满。于意云何。如是蛇众可谓多不。梵天言世尊。甚多甚多。佛告梵天。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恶龙及诸龙王。有大神通。于虚空中起大重云。奋大电光。震大恶雷。放大霹雳。雨大雹雨。出种种声现种种威梵天。于意云何。如是龙众可谓大不。梵言。世尊。甚大甚大。佛告梵天。于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恶人恶马诸恶毒等。住于邪道。然后遣令触彼恶蛇恶龙恶马。乃至恶人皆起嗔心恶心恶力恶行恶事。乃至恶道具足。如是诸恐怖时。如是菩萨于兜率天。开发显示彼摩尼宝。令彼恶毒众生等见。众生睹已恶事消灭。世界清净恶心自息。柔软和顺慈爱欢欣。皆以见彼摩尼宝故。梵天当知。此释迦毗楞伽宝。乃有如是无量无边大威德力。若具说者终不可尽。

时彼梵天复白放光佛言。世尊。如佛先说。菩萨身宝名宝精者有何功德。唯愿开示令我等闻佛告梵天。汝今不应问斯大事。何以故。一生菩萨善根深重。凡诸果报。非彼世间所堪知见。所以者何。如是菩萨欲入胎时。是宝先导随菩萨身而作佛事。出时亦尔。是故此宝宝中最胜。乃有如是无量势力。汝等梵天。若知宝处。则往供养恭敬礼拜。不应问我有何功德。梵天白言。世尊。我于此义无复疑心。为诸众生故发斯问。欲令闻者生欢喜心。以是义故我咨世尊。如此问者。欲于将来具行佛事增长菩提世尊。是菩萨宝下阎浮提时。威德力故日月光明尚皆丧灭。而况星宿诸火光等能不灭乎。是故此宝最为殊特。常依菩萨摩诃萨所。一切梵天。应将是宝安置梵宫。尊重恭敬礼拜供养作希有事。世尊此宝光明能蔽日月星宿火光。令不复现。而彼日月星火等光无灭没者。皆是如来神力所为。不使世间常处暗冥。所以者何。如来世尊有大慈者。加被一切诸众生故。若无如来威神加者。乃至一切梵天光明亦皆失灭。佛告梵天言。加护者义何谓也。梵言。世尊。加护义者。以上被下劣依胜故。诸佛世尊一切诸事。胜出世间诸人天等。譬如日光出时诸萤火光悉皆失灭。如来威力若不加者。一切人天光明丧灭亦复如是。世尊。我于如来威神德力。无复疑心。何以故。我观如来心无厌足。是故我今为未来世诸众生等。敢问斯事。

佛告梵天。汝今颇知有诸外道五通神仙所得四禅四空三摩跋提入出心行不。梵天言。世尊。我今少知外道诸仙所得禅定三摩跋提。然此众中有未解者。来世众生复不能知。是故我今问如是义。欲令众生不知者知。亦令将来未解者解。

梵天。世间无有语言及义文句名字而能离此陀罗尼门修多罗者。梵天所有诸修多罗。或祇夜。或授记。一切他所问者。或有此三十七助菩提法所摄。乃至显说行者。皆悉入此妙陀罗尼深法门中。是以今此陀罗尼门。即为三世诸佛已说当说。我今现在亦复演说。若有人能如我所说。忆念受持是陀罗尼者。此人未来还得如我说如斯法。我于往昔亦曾供养恭敬尊重无量诸佛。彼诸佛等亦以此陀罗尼修多罗法门。教化成就无量亿数诸大菩萨摩诃萨众。

佛告梵天。我念过去无量亿劫。有佛世尊。名胜三昧如来应供正遍觉。出现于世。彼最后身所生之处。其父轮王名大精进。七宝具足统四天下。菩萨即是宝后所生第一太子。常处深宫。与八万四千众美女俱。如是诸女皆以种种名宝璎珞摩尼天珠。而为庄饰。前后围绕游观园林。无量妙音以娱菩萨。犹如帝释欢喜之园。然是菩萨有大人相。一切世间无能及者。梵天。菩萨后时问众女言。汝等谁有赤檀箜篌。如其有者今宜前进。时有一女以檀箜篌奉授菩萨。菩萨弹已作是思惟。如此声者。从何所来。为从弦生。为从柱出。为棍有耶。为檀作乎。如是思已知声无定。复作是念。我若不触即不出声。如是声者应从手出。作是念已。即便以手触于虚空。声亦不出。因此方知手无定声。知无定已即复思念。今此声者虚妄不实。假众因缘和合而有。彼诸众生甚大愚痴。常为无明迷惑所覆。不知见觉。耽著此声因为放逸。具造众恶堕三恶道。菩萨如是深厌离时。即入三昧。入三昧已。悉舍世间五欲众具。凡是所重如弃洟唾身升虚空。住虚空已复作是念。我今此身必定成佛。如是念时。即便获得大胜三昧三昧力故足步虚空诣菩提树。至树下已。结加端坐身不动摇。梵天。菩萨如是结加坐时。有一魔王名拘知舍住菩萨前以偈赞曰。


  丈夫速成佛  为世安乐故

  无忧甘露句  灭尽诸烦恼

佛告梵天。我于尔时作婆罗门。名速疾身。睹彼菩萨坐道树下将成正觉。内自思念。我今要当在菩萨前一心合掌恭敬而立。彼成佛时乃可休息。于是七日七夜住立。谛观更无余念。不念饥渴。不觉疲劳。亦无睡眠。过七日已。菩萨方证无上菩提转大法轮。梵天。我于尔时彼佛法中起增上信舍家出家。愿我当来亦成正觉。如今莫异。梵天。彼佛世尊知我发心精进勇猛堪能荷负无上菩提。便授我记。告言。仁者。汝于未来过无量劫。当得作佛。号曰放光如来应供正遍觉。汝最后身其所生父。转轮圣王名祭火光。即于生世舍家出家。修行未几成正遍觉。梵天。我于尔时与菩萨众十四人俱。我等并于十四年中。专精读诵此陀罗尼。彼胜三昧。如来于十四年中。有所宣说唯一法句。我等闻是法句义已。即时获得不退转忍。以此忍故。无复一切烦恼怖畏。梵天。时彼如来为十四菩萨。于十四年中教化成熟。令住不退转地。不坏不动犹如金刚。其心牢固众善熏心。于诸法中得不退转。时彼梵天。复白佛言。世尊。我今已知彼诸菩萨不退转行。犹未审知此陀罗尼修多罗说一句门。其义云何。佛告梵天。此修多罗一句门者。即如来藏。此一句门若具说者。假使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诸声及众音乐。所谓四天王声。忉利天声。夜摩天声。兜率天声。化乐天声。他化自在天声。乃至魔王宫殿一切诸声。皆为法音演兹一句犹不能尽。何以故。由一句门显示佛藏深宽大故。梵天。此如来藏宽大无量无际无边不可穷尽。若宣说者。令诸众生身心清净安隐快乐。昔所未得今悉得之。斯皆由波如来藏故。

大法炬陀罗尼经三乘教品第十一

佛告阿难。时放光如来于大众中。命一婆罗门子毗舍佉言。汝毗舍佉。若声闻人凡欲教化。云何能令他人欢喜。先当自净身口意业。发誓精进善学法义。常多思惟成就智慧。然后教他。令生欢喜增长善法。若不如是。不能令他于彼义中分别解说。应如是住如是念如是学。何以故。若无智慧即非善学。尚不自知况能教他。毗舍佉。譬如世间剪角特牛无有斗事。既不自护亦不护他。何以故。无斗具故。如是毗舍佉。若沙门婆罗门诸众生等不勤学者。不能思义。不如说行。不能为他谈说议论。何以故。无智慧故。但有憍慢增我所心。自他善法皆悉损减。是故有智慧者不起憍慢。无我所心我想不生。亦无执著不贪己身。何以故。见圣谛故不生烦恼。恶毒灭故无有诤论。离怨敌故无我所心。不自赞故除欲烦恼。不念余事唯观因缘。亦教他观十二因缘一切生灭。毗舍佉。是则名为声闻行人。善自防护身口意业。亦能教他远离三过。

复次毗舍佉。辟支佛人则不如是。无有说想。但自觉悟不能教他。所以者何。是人断绝大愿深行。唯乐寂静不愿化生。一向不能宣说诸法。亦不能说善恶业报。乃至生死过患涅槃安乐一切不说。唯观他心知有乐欲。即便普现神通变化。自在无碍令他信解。为物福田生大功德。随其所愿即能成满。胜声闻人。以得自在神通力故。毗舍佉。彼亦丈夫以于过去久远修习少欲知足。今如是行。如是业如是愿。以本愿故于佛法中但取少分唯现神通随宜利益。而实不能说法度人令他欢喜。毗舍佉。是人但以自觉彼法。是故不能说法教化。而彼亦有如是方便怜慜众生示现神通出生善根。世若无佛则住世间。若佛兴世便取灭度。是人出时无有师教。唯以自力出家修行。内心思惟而自证觉。是故胜彼声闻福田。毗舍佉。是为辟支佛所行事业。

复次毗舍佉。化众生耶。我今略说菩萨学处若诸菩萨自所学处。先观世间所有漏法。即见有为皆从缘起无暂时住念念自灭本性空寂。如是知已欲令一切生欢喜故。应先自行六波罗蜜。亦化众生令行六波罗蜜。令舍离悭著。彼若无物菩萨给与。教劝行施令心欢喜。又以持戒慰喻开示。如是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诸波罗蜜等。菩萨摩诃萨。常应勤行。亦令众生如是修学菩萨行已。身心欢喜。亦令众生身心欢喜。而彼菩萨乃至命尽。不舍如是勤精进心。又彼菩萨。以多慈悲精进力故。无量众生愿从其学。皆自思念。我等何时得如是行。毗舍佉。上至诸天犹皆乐彼丈夫所行。何况人也。是故汝等。应当勤学大丈夫行。

大法炬陀罗尼经卷第五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发愿读经·心得体会: (只显示最新5条。)